第8章 chapter 8

【书名: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 第8章 chapter 8 作者:江小绿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快穿之教你做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小侯爷[星际]快穿之打脸之旅妖怪公寓     翟秋和温闵行一直没有出来,温宝肆顾自坐在走廊长椅上,发呆地望着面前空气,仿佛不知道时间流逝般。

    不知过了多久,胃里传来隐隐饥饿,她方才从这种状态中解脱出来,木然的起身,挪动着僵硬的步伐朝病房门口走去。

    熟悉的三人立即闯入眼中,温樱已经醒来,虽然脸色依旧苍白,却不像之前在担架上那样可怕,毫无血色得仿佛下一秒就要死去。

    她正在小声和翟秋说话,看得出来是在刻意说笑哄她,翟秋端着杯子,动作温柔地小口给她喂着水,一边故意板着脸,一边又忍不住被她逗笑起来。

    她就是这样,想讨好一个人的时候谁都忍不住喜欢她,然而对于不喜欢的人时,也冷漠得让人心寒。

    温宝肆看着面前这其乐融融的一家人,驻足良久,始终没有勇气进去打扰。

    旁边医护人员进出,看到她时投来疑惑的目光,温宝肆在她出声之前,逃一般离开了这里。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下来,凉风扑面,夹杂着雨水的湿润,漆黑的夜里,地面湿漉漉的,远处树木影影绰绰,行人车辆不甚清晰。

    就如同她此刻一样,不知归路,无处安放。

    忽然无比怀念起了璃镇的烟雨朦胧,熟悉淳朴的邻里,热情单纯的玩伴,还有…待她如同亲生女儿的养父养母。

    被刻意封存记忆一瞬间流泻了下来。

    小时候在院子里玩乐的时光,跟着小伙伴上山下河弄得浑身脏兮兮,温柔的夕阳中,母亲一边帮她擦脸,一边责备时的模样。

    还有总是沉默寡言的父亲,在夜色中骑着三轮车从学校接她回家时的画面。

    强烈的冲动从心底膨胀开来,温宝肆拉紧了身上的外套,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冲进了黑夜中。

    脏乱的车厢,弥漫着泡面和不知名的味道。

    夜里十二点,窗外一片漆黑,车内还是亮如白昼,有些乘客昏昏欲睡,倚在晃荡不停的车厢上打着盹,还有些睁大眼睛,茫然盯着外头的一片浓黑。

    胃早已饿得没有知觉,匆匆出门给温樱买蛋糕,钱包里没带几张纸币,幸好证件都是随身携带。

    走得仓促,却正好赶上一班火车,淡季人不多,温宝肆买到了一张硬座票,慢车,将近二十个小时的车程。

    她闭上眼,靠在窗户上,有种解脱的快感,又有种茫然的悲伤。

    半梦半醒捱到天亮,此刻车程刚刚过半,去洗手间草草抹了把脸,没坐下多久,乘务员就推着餐车过来。

    第一顿饭,吃得有些干涩,温宝肆和着水一口口吞下去,麻木的胃总算有些舒缓。

    火车一路从北向南,温度渐渐增高,窗外也从阴云密布变成了艳阳高照。

    六月的南方,已经即将步入夏天,云朵是洁白的,天空是蔚蓝的,绿树如茵,红花艳丽,一切都是明亮又鲜活的样子。

    压抑低沉到谷底的心情,也一点点缓和了上来。

    温宝肆后知后觉自己的行为有多冲动,手机已经关机一整夜了,她花了身上为数不多的钱买了一个充电宝,屏幕电量一点点上升,却始终没有勇气按下开机键。

    中午,火车抵达终点,随着人流出站,眼前的画面熟悉又陌生,她只来过这里一次,是温闵行带着她离开的那一次。

    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去璃镇的班车,老旧的小巴士,半个小时发车一趟。

    温宝肆在破了洞的椅子上坐下,脱掉了身上的外套。

    t恤也皱巴巴的,洁白的颜色已经被摧残成了淡黄,等了一会,车子终于发动,风从布满灰尘的窗户中灌进来,给沉闷的大脑带来一丝清凉。

    一路颠簸,一直到下午两点,温宝肆方才抵达璃镇,小城砖瓦,流水风光,一切都是离开前的样子,熟悉,温暖,刻在骨子里的眷恋。

    她迫不及待的往烂熟如心的方向跑去。

    不过短短几分钟,便感觉过了漫长岁月,温宝肆望着熟悉的家门,弯腰把手抵在膝盖上大口喘气。

    紧张,兴奋,激动,近乡情怯,一股脑的情绪在身体里炸开,她抑制不住唇边的笑意,正欲提步上前时,看到了从门口出来的一对夫妇。

    无比熟悉的两道身影,刻在脑海中的两张脸。

    女人看起来气色不错,以往带着些沧桑的面容此刻多了某种光辉,一旁的男人紧紧扶住她,硬朗的脸上却布满柔和。

    温宝肆视线下滑,看到了女人已经无法忽视,高高隆起的肚子。

    温樱出事的那一刻她没有哭,被翟秋一把推开她也没有流泪,就算独自一人跨越大半个中国,历经颠簸,温宝肆也没有想过脆弱哭泣。

    然而在这一瞬间,泪水奔流不止,就像是源源不断般从眼里滑落,巨大的悲伤和难过快要夺走她的呼吸。

    视线已经变得一片模糊,狼狈得不像话,温宝肆再也支撑不住,转身跌跌撞撞的往来路跑去,隐约间,耳边听到了女人熟悉的呼唤。

    “肆肆——”

    与来时截然不同的心情。如果说之前是阴暗谷底中小心翼翼呵护着一朵娇艳的花,那现在就是彻底的心如死灰。

    温宝肆麻木的上车,下车,买票,在天边金色阳光的笼罩下,再次踏上了那趟火车。

    风尘仆仆,眼睛红肿,狼狈不堪。

    一上车,她就把头埋在了臂弯中,紧闭着眼,太阳穴却在隐隐作痛,搅和着心都开始痛了起来,温宝肆默默在外套上擦去眼底不知何时又蔓延上来的湿润,抬手捂住了心口。

    下火车已是凌晨四点,外头夜深雾重,整个城市都在沉睡之中,一出车站,就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不远处巨大的柱子旁,邵钰正倚靠在上面,双手环在胸前,目光烁烁的望着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相邻的书:北纬49度东经121度重生白垩纪时代帝明逼王的自我修养[综]我店宠物来自外星女主太有才华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