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chapter 2

【书名: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 第2章 chapter 2 作者:江小绿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快穿之教你做人快穿之打脸之旅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带着传承穿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小侯爷[星际]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望着面前这张几乎刻在心上的面容,温宝肆有些恍惚。

    身体和灵魂,都像是随着眼前人,不受控制的被拉扯进了那个酷暑午后。

    时间被拨回数年前。

    温宝肆记忆中第一次来到北城温家,是在十五岁那年。

    正值八月,铄石流金。

    整个北城像是笼罩着无形的蒸笼,空气闷得透不进一丝风,人处在里头,有种无力的窒息感。

    温宝肆看着前头那个伟岸的身影,整个人更加有种不真实的恍然。

    就在三天前,家里突然来了几个陌生人,和爸妈在屋子里不知道说了什么,出来之后,便神色复杂的指着其中一个男人,告诉她这是她的亲生父亲。

    如遭雷击也不足以形容那一刻的心情,温宝肆几乎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直到看到了那张dna报告。

    被掩盖多年的真相浮出水面,堪比电视剧里头的情节。

    养父养母无法生育,辗转求医多年,最后无计可施,只能出此下策,从人贩子手里接回了她。

    这些年家中虽清贫,但也算和睦,一家三口和绝大多数的家庭一样,平常又普通的过着每一天。

    温宝肆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朝夕相处了十年的父母,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那一刻,整个生活都翻天覆地。

    她像是一只小船,被巨大的海浪高高抛弃,又急速而下,身不由己,随波逐流,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

    前头那个人就是她认识几天的亲生父亲,温闵行。

    而她的母亲,则是听说生病,在家里休养难以出远门。

    将近两天的路程。

    从镇上坐汽车到市里,然后转火车到省会城市,最后才有飞机直达北城。

    一大早出发,第二天晌午才抵达。

    浑身黏腻不舒服,身上的衬衫都变得皱巴巴,鼻间仿佛还能隐约闻到一丝汗臭味。

    太阳热辣的在头顶照着,触目所及都是一片刺眼的亮白,影子在阳光直射下浓缩成了一小团。眼睛都快要睁不开。

    温宝肆看着前半步的那个人。

    他身影丝毫不见疲态,依旧笔直挺拔,露在外头的手臂强劲有力,轻松地提着她的行李,步伐稳健的往前走着。

    她轻轻吐了一口气,加快了脚步跟上。

    大概走了七八分钟,面前出现一栋洋楼。两层的旧式建筑,看起来像民国时期军阀的风格,透着历史的沧桑悠长。

    底下是个小院子,里头种着许多花草树木,很是茂盛漂亮。

    温宝肆跟在温闵行身后走了进去。

    门打开,堪称富贵堂皇的客厅闯入眼中,比起以前家中简陋的桌椅,面前的水晶吊灯和真皮沙发让她多了几分无措。

    中间,暖黄色欧式沙发上,坐着整整齐齐的一排人。

    听见门边响动,纷纷齐刷刷望了过来,目光直接越过前面的温闵行,带着热度落在温宝肆身上。

    正中坐着两位老人,眸中隐隐激动,右手边是位美貌贵妇,盈盈杏眼顾盼生辉,和温宝肆平日里照镜子时看到的一模一样。

    她们有着一样的眼睛。

    对视间,旁边突然传来两声咳嗽,那位妇人立刻移开目光,神色担忧的搂着旁边那位女孩,关切道:“樱樱,你没事吧。”

    “没事妈妈,喉咙突然有点痒。”她仰起头望了过来,有些苍白的脸上是脆弱的漂亮,精细小巧的五官,唇边勾起故作坚强的笑容,让人忍不住怜爱。

    这应该就是她的姐姐,在路上温闵行说过的。

    温宝肆至今还记得他说起时,脸上心疼又骄傲的神色。

    “她叫温樱,从小就身体不好,但是特别的要强,考试从来都是第一,小提琴拉得也不错,开过好几场演唱会。”

    欣慰的语气无比真切地回荡在耳边,温宝肆垂下眸子,目光落在脚下。

    光洁照人的地板上,踩着一双泛黄的鞋子,边缘还沾着泥土,和这里的一切都是如此格格不入。

    “这就是我们宝肆吧,这些年受苦了。”满头白发的老人拉着她的手,无比慈祥的笑容,温暖的热度从掌心传来。

    “我是奶奶…”苍老又慈爱的声音,轻而易举便驱散了阴霾。

    “奶奶好。”泛着凉意的手开始回暖,温宝肆咬了咬唇,有些羞涩的叫人,眼前的那双眸子立刻变得湿润。

    老人连连点头,拍着她的手感慨道:“哎哎,好孩子。”

    就这样安置了下来。房间在二楼,和温樱比邻,家具装饰无二,都是少女粉和各式各样的小玩偶。

    温宝肆打开衣柜,满满当当的一排衣服,各种各样的款式,尺码正是她穿的。

    洗了个澡,换掉了泛着汗味的衬衫,温宝肆躺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发呆似的望着窗外那棵茂盛浓翠的大树。

    日光泛滥,点点金色从枝丫树叶中透了出来,风一吹,光斑便不停闪烁,像是小时候和大人一起去看的皮影戏。

    神色渐渐恍惚,脑海中不受控制地想起在乡下的日子,酸楚一点点从心间蔓延开来,眼眶沉甸甸的。

    她吸了吸鼻子,正欲翻个身埋在被子里痛痛快快哭一场时,外头树叶突然簌簌响了起来。

    温宝肆憋住泪,抬眸望去,翠绿的枝叶间,蓦地出现了一张脸。

    视线被浅薄的泪水弄得有些模糊,她眨了眨眼睛,还未看清来人,旁边又冒出了另一张脸。

    “肆肆,你是肆肆吗?”

    刚冒出来的那张脸双眼发亮,盯着她轻声叫着,只是话音刚落,就被旁边那人拍了一巴掌。

    “这不是废话吗!今天温家就来了一个女孩子。”

    那人骂完,方才扭过头来,望着温宝肆小心翼翼的笑,讨好道:“肆肆,我叫唐尧,就住在旁边,小时候咱们一起玩过的,还记得吗?”

    温宝肆见状光明正大的打量了他几秒,方才轻轻摇了摇头。

    “我是祁沅,也住在旁边,小时候…”另一人立即激动地出声,话语间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渐渐消散。

    两人表情不约而同都低落了下来,像是愧疚难忍,又像是心疼自责。

    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模样,脸上稚气未脱,却都是长得顶好。肌肤白嫩光滑,像是上好的羊脂玉,眉目工整精致,唇红齿白。

    在日光的照射下,颜色更是无处遮挡,被身后翠绿枝叶一衬托,越发清朗隽秀。

    温宝肆生不起防备来,她慢慢下床,踩着拖鞋走到了窗边。

    榕树枝丫伸展得极开,几乎要抵到窗台来,两人坐在枝干上,和站在那里的温宝肆相隔不过咫尺。

    见她走近,呼吸骤然一紧。

    小时候胖墩墩的女娃娃已经长成了小姑娘。白色宽松的睡裙掩盖不住她纤细苗条的身材,一头整齐的黑发微湿,散在肩头。

    白白胖胖的脸颊变成了一张小巧的瓜子脸,额头饱满,杏眼和翟姨的一模一样,此刻有些浅红,湿漉漉的像是林溪间乍然望见生人的小鹿。

    说不清的情绪在心头蔓延。记忆中惦记挂念了多年的人活生生站在他们面前,还长得像一朵漂亮娇嫩的花儿。

    一时间,又是欢喜又是欣慰,又是愧疚,又是满足。

    唐尧和祁沅咧嘴傻笑着,呆呆望着她移不开眼。

    “让一下。”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不满的声音,两人方才如梦初醒,应了一声连忙让开身子,后头那人出现在温宝肆眼前。

    如同日光倾泻而下,明亮闪耀,又似一支舞曲开始,鼓声如擂。

    全然不同于之前看见那两张脸的平静,温宝肆目光落在他身上,情不自禁屏住了呼吸。

    精雕细琢的一张脸,跟唐尧和祁沅的俊秀不同,他的五官更像是被人一笔一笔细细描绘出来的一般,异常的好看精致。

    周身气质干净纯然,皮肤白得通透,精巧细致,就像是电视里放的那个小菩萨。

    两人对视了几秒,他微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唇慢慢上扬,露出一个温软开怀的笑容。

    清冽柔和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我是邵钰,你可以叫我阿钰。”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清香,是窗外那些茂盛绿叶间不知名的白色小花儿散发出来的。

    混合着他的嗓音,让人有些头昏目眩。

    到陌生环境的不适和忐忑,莫名就被冲淡缓解,温宝肆站在那里,咬唇微微抿弯了嘴角。

    “我是宝肆。”

    她当年被人贩子拐走时,手上戴着一个银镯子,上面就刻着宝肆两个字,因此这十几年来,姓虽跟从了养父,名却未变。

    而温姓对她,依旧还是生疏的。

    枝干轻轻抖动了起来,邵钰抬手抓住了乳白色木质窗框,起身一跃,从窗外跳了进来,正好落在温宝肆面前。

    她有些受惊的往后退了一步。

    少年修长的身姿舒展开来,不同于之前在树枝间的半蹲,温宝肆方才发现,他竟然比自己高了整整一个头。

    微张的唇还没来得及收起,整个人已经被揽入一个温热的怀抱,温宝肆抵在他肩头,腰间和脑后都被一只手轻按住。

    阳光和青桔的香味一涌而入,脸颊下干燥柔软的布料,透着少年陌生的体温。

    仿佛是轻叹了一口气,带着庆幸释然,说不出来的温柔缱绻。

    “肆肆,欢迎回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相邻的书:北纬49度东经121度重生白垩纪时代帝明逼王的自我修养[综]我店宠物来自外星女主太有才华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