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状元边关做伙夫(3)

【书名: 快穿之拯救人生赢家 第55章 状元边关做伙夫(3) 作者:决绝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丹宫之主山村名医七零年代美滋滋死亡万花筒我是大反派[快穿]盛世医香     “你那边应该有不少草药?”聂宣看向郑璃。

    “是。”郑璃点了点头。

    “你弄点止血的伤药给我, 我就教你认字。”聂宣抬眼看向自己面前这个瘦弱的军医。

    他认识这个一向独来独往的军医,知道他虽然医术不精,但喜欢囤草药。

    “你要伤药做什么?”郑璃闻言一惊——聂宣该不会受伤了吧?

    “没什么。”聂宣意有所指道:“不行就算了, 反正我们活不了多久了……”

    郑璃拿出一个小布袋给聂宣:“这个给你做拜师费, 至于伤药, 我手上没有。”止血的伤药金贵,上面压根就没有分下来多少,原主也没地儿采,早用光了。

    就连为数不多的活血化瘀的药,也快被她啃完了。

    聂宣接过袋子捏了捏就发现里面装着的,应该是一粒粒的粮食。

    他眉头一挑,奇怪起来。

    放在平时, 顾勇给他粮食跟他学认字并不奇怪, 但现在粮食多金贵他不信这人不知道!

    顾勇竟然给他粮食……他到底想做什么?

    聂宣看向郑璃, 突然意识到这人今天突然来找他搭话, 应该是别有用心的。

    这人根本就不想学认字,就像他其实没打算教一样——再这么下去命都要没了,他哪有那功夫教人认字?

    聂宣正这么想着,就听到郑璃道:“你说我们活不久了……为什么?”

    “那你给我粮食, 又是为什么?”聂宣把袋子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 闻到了一股麦子的香味。

    当初在京城,他顿顿□□细白面还嫌没滋味, 可现在……

    聂宣将那包麦子藏进怀里, 似笑非笑地看向郑璃。

    郑璃这时候也不隐瞒了:“我觉得戎人要打来了!”

    “好巧, 我也这么觉得。”聂宣微微一笑。

    他早知道,戎人怕是要打过来了。

    虽然来了这里之后,他一直安分地劈柴挑水,却也没忘了打听各种消息。

    京城的消息,他现在压根就打听不到,但戎人的消息他是打听的到的。

    这里的士兵,时常会谈论戎人。

    戎人那边之前一直挺乱的,但去年有个部落趁着雪灾,吞并了其他一些部落。

    这一年来,那个部落越来越大,但并不稳定……军营里的那些士兵幸灾乐祸觉得那位“天可汗”迟早被人背叛,他却已经被惊出了一声冷汗。

    如果他是那位天可汗,想要把持住壮大的部落让手下人跟自己一条心,那最好的法子就是发动战争来打大齐。

    这能让那些不听他的话的人“战死”,也能用抢来的粮食女人财物犒赏那些听他的话的人……何乐而不为?

    可惜,他不是那位天可汗,反倒是他要攻打的大齐这边的人。

    得知顾勇在附近遇到了戎人之后,他就紧张起来了,也开始给自己找退路。

    他之前在地上写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字……他是在画地图。

    他不想死,他还有大仇没报……

    他打算弄点粮食,然后做个逃兵。

    等以后……他已经毁了半张脸了,不如毁地更彻底一点,然后改名换姓投奔藩王去。

    大齐乱象丛生,好几个藩王拥兵自重眼睛紧盯着那至高无上的位置,他总能找到值得辅佐的人!

    郑璃并不知道聂宣的打算,只觉得这人不愧是自己老公,就是聪明。

    她挤到聂宣身边去:“戎人就要来了,你有没有法子应对?我不想死!”

    “你不想死,应该去找张校尉好好说道说道。”聂宣笑道。

    “我说了,但张校尉一点反应都没有!”郑璃道。

    她前天回来之后,立刻就去找张校尉了,说了很多话,差不多是明明白白地告诉张校尉戎人要来了。

    而张校尉,他应该是听懂了的。

    昨天郑璃来厨房这边,其实除了找聂宣,也是想看看张校尉会不会做点什么。

    军营里虽然缺粮,但并不是一点都没了。要是张校尉打算迎敌,怎么着都该给士兵加点伙食,然而……这几天军营里的吃食一如既往。

    “呵……其实张校尉也不是没有反应的,这两天他的亲卫队吃得挺好。”聂宣道。

    “什么?”郑璃一惊。

    “张校尉这几天带人去清点了粮食武器,他的亲卫队不仅伙食改善了,手上的武器也换了,我怀疑他要逃。”聂宣道。

    这是他分析出来的,而他原本打算跟在张校尉身后逃。

    他不是什么大善人,这事压根就没想告诉别人,可现在……带着顾勇一起也不是不可以。

    这人好歹懂点医术。

    “前些年,京中突然出现了许多新鲜玩物,不少有钱人为了这些玩物一掷千金,而折腾出这些玩物的人,为了能多弄些玩物出来,大把的粮食拿去养猪,又让人种各种产油的作物……”聂宣说到这里顿了顿,然后没有往下再说这个,反而道:“如今粮食减产,朝中怕是拿不出军粮来!”

    那个待在他堂兄的壳子里的妖怪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知道很多新鲜东西。

    他用味淡的米酒蒸馏出酒香浓郁,清澈无比的“白酒”来,却不想想,那一杯白酒,要白白消耗掉多少粮食!

    他用油脂做脂膏,做肥皂,却不想想,那油脂要从哪里来!

    百姓养了一年的猪,也不过薄薄一层猪油,够做几块肥皂的?而为了供应京中贵人足够多的肥皂,大家不得努力养猪,用粮食喂猪?

    前朝为了避免粮食不够,有专门的“禁酒令”,禁止民间酿酒,现在的大齐倒好,大把的粮食用来酿烈酒!

    郑璃听懂了聂宣的意思:“张校尉上面有人,朝中拿不出军粮的事情他应该是知晓的,既如此……”张校尉想要扔下那些累赘逃跑,也就正常了。

    “你倒是不笨。”聂宣跟顾勇交谈了一番之后,就发现顾勇这人极为聪慧,跟其他人截然不同。

    百姓大多过得浑浑噩噩,所思所想不过眼前之事,这边塞的百姓和士兵过多了朝不保夕的日子,更有很多人连自己的生死都不在乎。

    他们就跟那草原上的牛羊一样,有狼来了会骚乱一下,看到狼咬死了同类已经开吃,就继续麻木地吃草了……

    这样的人,聂宣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却也对他们无可奈何,因为他们很多人是压根就说不通的。

    眼前的顾勇,倒是与众不同。

    “我们现在要怎么办?”郑璃皱眉:“张校尉要是真的跑了,这军中的士兵,恐怕要被活活饿死!”

    聂宣诧异地看了郑璃一眼。

    他没想到顾勇竟然还惦记着军营里那些普通士兵。

    不过,这样子的顾勇,倒是让他更看重了。

    “你不想让营中士兵活活饿死的话,可以将此事告知他们。”聂宣道。

    这些士兵平常没什么血性,但如果知道他们所有人要一起饿死,他再煽动煽动,肯定会乱起来。

    到时候,他就能浑水摸鱼,弄些粮食逃跑了,说不定还能弄到一匹马。

    郑璃虽然管过公司,但从未遇到过这样的绝境,是有些束手无策的,压根想不到什么主意,现在听聂宣这么说……她觉得很有道理。

    “那我今天晚上,就跟人说去。”郑璃道。

    聂宣点了点头。

    两人说了许久的话,这时候,张校尉的小舅子已经开始准备饭食了。

    他冷着脸找到聂宣,就让聂宣去附近山上砍柴。

    “砍柴?”聂宣一愣。

    他如今就是个残废,只有左手能用,劈柴都困难哪里能砍柴?

    这人让他去砍柴……

    “要过冬了,营中缺柴火,大家都去砍柴了,你也去!”张校尉的小舅子道。

    聂宣这才发现,被安排了砍柴的活儿的人非常之多。

    这时候让人去砍柴……既可以把军营里的士兵打发出去,不让这些人发现张校尉的小动作,又能让这些人查探周围,看戎人是不是来了……

    聂宣点头应下了,然后两手空空出了军营。

    他用的厨房的斧头,早就被别人拿走了。

    郑璃借口要去找草药,跟着聂宣出去了。

    “眼下很多人在外面砍柴,你正好可以趁此机会,把张校尉的打算告诉他们。”聂宣看向郑璃。

    郑璃点了点头:“那你找地方休息一下,我去跟人说说。”

    “好。”聂宣应下了,又对郑璃道:“你的镰刀给我,我去割些灌木当做柴火,也好回去交差。”

    聂宣话是这么说的,但其实并不是真要砍柴,只是想要有把镰刀防身。

    郑璃并不知道聂宣的想法,听到聂宣这么说,只以为聂宣是怕被人为难……

    “我帮你砍柴。”郑璃道,她四下看了看,挑中一棵她胳膊大小的树,用脚一踹就踹断了,然后又用手掰断。

    她虽然没有实战经验,但大力药水已经在她身上起效果了,踹棵小树一点问题都没有。

    聂宣看到郑璃这么做,突然蹲下身体用手掰了掰那小树的枝丫。

    郑璃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这会儿盯上了另一棵树,正要故技重施。

    “你等等。”聂宣突然叫住了她。

    “有事?”郑璃问道。

    “你能踢断这棵树吗?”聂宣指着一颗碗口粗细的树问道。

    “我不知道……”郑璃道:“我试试。“

    郑璃说完,抬起脚就朝着那棵树踹去。

    她有心想要试试大力药水的效果,在聂宣面前还没有隐藏的想法,这时候用尽了全力。

    她的脚踹在树上,那棵树应声而断。

    郑璃瞧见这一幕满脸惊喜。

    聂宣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人,也同样惊喜万分。

    顾勇竟然还有这样的神力!

    他对顾勇印象不错,早已打算将顾勇收到手下,而现在……

    他发现,他能做的也许更多!

    “我力气很大。”郑璃朝着聂宣笑了笑,又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腿,因为高兴,都忘了给自己“变声”了。

    “你的声音是怎么回事?”聂宣眉头一皱。

    “咳咳……没事。”郑璃粗声道,她是不介意让聂宣知道自己其实是女子的,但现在不是时候。

    她现在太脏了……

    原主一直没有被人发现真实性别,其实也是有原因的——她一直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的。

    而郑璃现在,延续了她的风格……她也不得不延续,她真要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保管别人一眼就看出她是女人!

    原主虽然长相一般,但到底有点女性化。

    聂宣并未多想,只当顾勇是一时岔气,才会突然变了声音。

    他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要怎么利用顾勇这一身本事上面。

    “顾勇,你既然有这样的本事,就不能浪费了……我们换个计划。”聂宣很快就道。

    “什么计划?”郑璃问道。

    “这样……”聂宣慢慢说了起来。

    郑璃听得目瞪口呆。

    今天,军营里大半的士兵,都上山砍柴去了。

    虽然因为实在太饿,士兵们都提不起精神来砍柴,但他们并没有拒绝这个任务。

    他们平常是不能离开军营的,现在有机会出去是好事。

    到了外面,挖点野菜捉点虫子,总能弄到点可以下肚的东西,可在军营里……他们军营里,如今连老鼠都不光顾了!

    那些士兵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还有些在边关土生土长的人在跟人说哪种树皮能吃。

    更有人挖了草根,顾不得脏乱苦涩就往嘴里塞。

    至于打猎……打猎真要那么容易打到,张校尉肯定天天让他们去打猎了!

    众人正这么混着,突然有人朝着他们冲来:“戎人来了!戎人来了!快逃!”

    戎人来了?

    这些士兵立刻就跳了起来。

    他们连这么喊的人是谁都来不及去看,就往军营里逃去,一边逃,一边也这么喊起来:“戎人来了,戎人来了!快逃!”

    这个消息传播地非常非常快,没一会儿,那些出来“砍柴”的士兵,就有大半的人知道了,而他么知道之后,就一起往军营里逃去。

    他们习惯了待在军营里,以至于这时候都忘了,真要有大批戎人来了的话,其实自己一个人逃,指不定活着的几率更大。

    在森林里要找到一个人很麻烦,要端了一个军营……对戎人大军来说,其实很简单。

    士兵们一齐朝着军中逃亡,而这个时候军营里的人,也听到呼喊声了。

    聂宣和郑璃分析的没错,张校尉确实打算扔下军营里的士兵逃跑。

    他的亲兵都是他自己招募,和他同吃同住,完全跟普通士兵隔离开的,甚至很多全家签了卖身契给他,对他非常忠心。

    他这几天让他们吃好喝好,然后又让他们将军营里的粮食财务清算清楚,打算若是戎人来了,立刻就带他们逃跑。

    他其实也不想这样,但实在没有办法。

    他手底下虽然有一千多人,但得用的也就只有他那不到一百的亲兵,哪怕戎人只来了一百个人,他也干不过,既如此,自然是逃命要紧。

    张校尉早就打算好了,但他没想到戎人竟然来得这么快!

    看到那些上山砍柴的士兵全都惊慌失措地往回逃,张校尉也慌张起来,他再不多想,立刻就给自己的亲兵下令:“逃!快逃!”

    张校尉手底下的亲兵闻言,立刻就把军营里的二十匹马连同两只骡子牵了出来,让张校尉带人逃。

    张校尉一夹马腹,就往外冲去。

    “张校尉要扔下我们逃了!张校尉要逃了!”这时候,之前刚刚散布了谣言说“戎人来了”的郑璃和聂宣两个人,又喊了起来。

    没错,“戎人来了”这话,其实就是个谣言。

    戎人压根就没有来。

    但这些士兵太怕戎人了,一心逃跑,竟没人发现他们身后其实没有戎人。

    郑璃和聂宣这么做,只是为了让张校尉提前逃跑,然后拆穿张校尉的阴谋。

    那些出去砍柴的士兵听到“戎人来了”这个消息之后,就已经恐惧起来,现在听说张校尉要逃跑,更是绝望。

    他们这军营里,也就只有张校尉和他的亲兵有点战斗力,要是张校尉跑了,他们哪里打得过凶神恶煞的戎人?

    “别让张校尉跑了!只有他们能打戎人!”

    “拦住他们!让他们去打戎人!”

    “把大门堵上!”

    郑璃和聂宣混在人群里煽动周围的人。

    而那些绝望的士兵听到这些话,顿时就像是有了主心骨一样,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他们闹哄哄地挤在一起,竟是将军营的大门给堵了。

    当然,他们能堵了门,主要也是因为张校尉太贪心。他逃跑的时候还惦记着要带走粮食财物,可不就慢了?

    “快让开,我就是要出去打戎人的!”张校尉一鞭子打在一个士兵的脸上。

    那个士兵哀嚎起来,而他身边的人也怕了,想要让开。

    “他们不是去打戎人的,谁去打戎人会大包小包带这么多东西?”

    “他们是要逃!他们把粮食都带走了,我们就算不被戎人打死,也要饿死!”

    “不能让他们跑了!”

    ……

    郑璃和聂宣两个人又喊了起来。

    那些士兵在片刻的迟疑之后,一个个的眼睛都红起来。

    张校尉要是跑了,他们还有活路吗?

    要是面对的是戎人,这些士兵在长官都想跑的情况下,怕是一点战斗力都没有的,但现在他们面对的是张校尉。

    军营里关于戎人的可怕传言有很多,但张校尉跟他们一样是汉人,可没什么出奇的!

    大家一点都不怕。

    军营的大门口堵满了瘦骨嶙峋的士兵,不让张校尉离开。

    这会儿,甚至不用郑璃和聂宣说什么,他们就已经自发地嚷嚷起来。

    “马上驮了很多东西,那一定是粮食!”

    “我们把粮食抢过来,就能吃饱饭了!”

    “不能让张校尉把粮食带走!”

    ……

    之前红了眼睛的士兵,这会儿看到那些马驮着的东西,眼睛又变绿了。

    饥肠辘辘的他们甚至忘了后面有戎人这回事。

    张校尉的脸色却漆黑一片。

    他唯恐戎人过来,自己会逃不掉……

    张校尉也不甩鞭子了,拿着刀子就对自己的亲兵道:“我们闯出去!”

    张校尉话音刚落,他手底下的亲兵就举起刀子,朝着面前的士兵砍起来。

    这些士兵不管是装备还是武器,都比不上那些亲兵,还连饭都吃不饱,这时候哪里还有战斗力?好几个人应声倒地。

    换做平常,这时候这些人早就被吓怕了,肯定不敢再去阻拦张校尉,但今天……

    这群人觉得自己必死无疑,倒是一心拼命了!

    他们悍不畏死地朝着张校尉冲过去。

    “该你出手了。”聂宣看向郑璃。

    郑璃朝着张校尉冲过去,一拳打在张校尉的马上,竟是直接就把这匹马给打翻在地!

    马倒了,张校尉便也摔下了马,还惨叫了一声。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愣了。

    虽然有“射人先射马”的说法,但军营里马比人精贵多了……正因为这样,之前那些围着张校尉的士兵压根就不去攻击张校尉的马。

    现在,竟然有人打马!

    打马就算了,那么高大的马,竟然被他一拳打翻在地!

    所有人都愣了,有点反应不过来。

    郑璃的身影,在那些普通士兵的眼里,变得格外高大!

    而这个时候,郑璃又动了。

    她拿着一根木棍,眨眼间,就打翻了好几个亲兵,就连骑在马上的亲兵,都被她打落了!

    那些士兵看到这一幕,看着郑璃的表情完全变了!

    小顾大夫,竟然这么厉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快穿之拯救人生赢家相邻的书:次元世界的天道英雄联盟之奇迹时代某科学的精灵世界凉风与热花雕谋朝篡国血神游记异界之三国群英传危墙——围墙白银王者八年迷彩荒野之绝地求生我的大明新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