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状元边关做伙夫(2)

【书名: 快穿之拯救人生赢家 第54章 状元边关做伙夫(2) 作者:决绝

强烈推荐:死亡万花筒七零年代美滋滋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盛世医香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是大反派[快穿]     山路很不好走。

    地上满是枯枝落叶, 更有矮小的灌木和碎石拦路……郑璃深一脚浅一脚走了很久, 也就走出两里地。

    肩膀越来越疼,就算只是呼吸, 也会带动伤口一阵阵的疼。

    郑璃学过两年医术, 知道自己虽然没有什么大问题, 但骨头应该裂了……

    她现在需要好好休息,但在野外, 她肯定是休息不了的。

    当务之急,还是要回到军营里去。

    郑璃已经接收了原主的记忆。

    而原主……她是一个军医, 一个女扮男装隐藏在军队里的军医。

    原主的父亲是这北方边塞的一个大夫, 他的医术并不高明,但在这边关, 却也已经算得上不错了, 而援助的母亲,是个挺漂亮的女子。

    原主幼时,他们一家生活在一个县城里, 日子过得极为不错,一家和乐, 不想十五年前, 戎人南下,竟然攻破了这县城,然后狠狠地劫掠了一番……

    原主家里的粮食钱财全被抢走, 这也就算了, 原主的母亲也被捆走了。

    原主的父亲和妻子感情极好, 为了不让妻子被戎人绑走被戎人踢了几脚,伤了肺腑,之后,他又在戎人退去之后跟了上去,想要救回妻子。

    但他没能救回妻子,只在戎人驻扎过的地方捡到了妻子的尸体。

    原主的父亲吐了一口血,要不是原主尚且年幼,他说不定就跟着妻子去了。

    原主的父亲一边帮人看病,一边自己养伤,养了几个月才好了一点,然后就带着六岁的原主,搬去了另一个县城,不仅如此,他还让原主换了男子装束。

    “这世道,女子总是活得艰难,还不如就做个男人……”原主父亲当初说的这话,原主一直铭记于心。

    原主努力学做男人,跟着父亲学医,一学就是七年。

    她十三岁那年,她父亲油尽灯枯,就那么跟着她的母亲去了。

    原主埋葬了父亲,“子”承父业在这边塞小城当起了大夫。

    她年纪轻,医术也一般,找她看病的人并不多,但因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倒也能糊口,不想这么过了两年,附近的驻军死了军医,竟然直接就把她抢了去。

    十五岁的原主,就这么成了一个军医,在张校尉手底下讨生活。

    朝中有规定,军营里不得有女人,这边关男多女少,普通士兵更是沾不上女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原主若是被人发现其实是女子,一定会被军中如狼似虎的士兵给撕了!

    原主深知这一点,千般小心万般谨慎,靠着军医能有个小屋独自居住,总算将自己的性别瞒了下来。

    而今天,原主是出来“采药”的。

    边关苦寒之地,如今又是深秋,其实采不到什么草药,但多找找,多少能挖到一些野菜……

    军中的军粮已经很久没人送来了,近来军中士兵顿顿吃米糠煮的汤,全都饿得前胸贴后背,原主就是饿得受不了了,才仗着自己是军医能出来挖草药想要弄点野菜回去啃,却不想竟遇到了戎人。

    后来那些戎人追赶她的时候扯开了她的衣裳,还发现她其实是个女人。

    怪不得蛋蛋说只有这个身体能给她用……这军营里,就她这么一个女人!

    “蛋蛋,离军营还有多远?”郑璃又累又饿,喘着粗气问道。

    “主人加油!军营就在不远处了!”蛋蛋对郑璃道。

    “你早就这么说了……”郑璃叹了口气不怎么相信,但多少受了些鼓舞,加快了脚步。

    她跟着蛋蛋往前走,又走了一小时,这才终于看到了军营。

    然而,瞧是瞧见了,望山跑死马,真要过去估计还要走上一小时……

    郑璃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往前走去。

    原主一大早出的军营,郑璃回去的时候,却已经天黑了。

    这个军营里人不多,统共也就驻扎了一千多人,并且只有原主一个军医,因此那些将士全都认识原主,见到郑璃回去,守门的人就问:“小顾大夫,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原主姓顾,年幼时因为是女子,没起名字就“大丫大丫”地叫着,后来换了男装,她父亲才给她起名为顾勇,而军营里的人,则习惯叫她小顾大夫。

    她刚来军营的时候才十五岁,着实有点小。

    “我遇到戎人了。”郑璃学着原主刻意压低声音,用低沉的声音道。

    守门的士兵被吓了一跳:“什么?”

    郑璃很快就被带到了张校尉面前。

    时常有戎人越过边境劫掠,在边关遇到戎人,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这儿有军营!

    这边并无村庄就只有一个军营,戎人来做什么?

    郑璃把自己遇到的事情改头换面告诉了张校尉。

    她说自己出去采药,走到一半发现有几个戎人在窥探军营,就悄悄跟了上去,这才回来晚了,中间还不小心摔伤了。

    张校尉一点没怀疑,他面色越来越凝重,然后挥挥手,就让郑璃走了。

    “顾小大夫,你真的见到戎人了?那些戎人是不是青面獠牙,身长九尺的?”离开张校尉的屋子之后,把郑璃带到张校尉面前的那个守门人立刻就有人好奇地过来问道。

    其实在这边塞,是时常会见到戎人的,这军营里的老兵,更有不少人跟戎人交战过,但就算如此,依然有着很多跟戎人有关的不实谣言。

    比如说戎人各个都长得极为凶恶,青面獠牙身长九尺什么的。

    “见到了,他们跟我们一样两只眼睛一个鼻子,没什么特别的,但个子比你高一个头。”郑璃实事求是地说道。

    从原主的记忆来看,汉人百姓想要吃口肉很难,倒是戎人身为游牧民族会吃很多肉……戎人自然也就长得更高大。

    “这样啊……顾小大夫,你运气真好,竟然没有被发现……听说他们会吃人!”那人又道。

    “是吗……我受了伤,要休息了。”郑璃浑身难受,不想再跟这人说话,直接道。

    原主为了避免被人看出异状,本就是不怎么跟人打交道的,那个士兵见郑璃不肯再说虽有些遗憾,但习以为常,憨憨一笑就走了。

    等他走了,郑璃快步回到自己的住处。

    原主说是有个单独的住处,其实是住在军营放药材的仓库里了。

    这营地里就只有原主一个大夫,所有的药材都归原主管。

    当然,张校尉允许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他们这军营里其实没几样药材,仅有药材还都是原主带人挖的,而不是上头给的。

    郑璃刚进屋子,就闻到了一股药味。

    她学过西医,也学过心理学,但对中医了解不多,只闲暇时看过一些书……幸好她有原主的记忆在,倒也从那些药材里,给自己翻出了几样活血化瘀的药。

    这些药保存的并不好,药效失了很多,但郑璃没空介意。

    她这会儿累极,懒得熬药,干脆就生啃了一些,然后躺到了床上。

    她的床就在屋子的最里面,是几块木板铺成的,而木板上面,是厚厚的一层干草外加一床被子。

    这地儿布料奇缺,除了军官没人用床单,大家都是直接睡干草上面的,就连被子……

    原主的这被子非常小不说,里面塞的也是干草,外面也又盖了一层干草,好好的床铺弄得跟鸟窝一个样。

    没办法,他们不仅没有布,还没有棉絮可用。

    说起来,原主还算好的,好歹有床有被子,有些士兵什么都没有,是斜斜地在泥地上挖个洞,生火把里面烤干,然后铺点干草,睡在洞里的。

    郑璃钻进被子,又从自己的“草窝”里挖出一小包炒熟的麦子,然后往嘴里塞了一点,慢慢嚼。

    这是原主存下的粮食。

    朝不保夕的日子过多了,原主就有了个藏粮食的习惯。

    她到手的军饷,几乎全拿来买粮食了,她的被子里,就藏着几斤的炒麦子。

    这麦子是带着壳一起炒的,就跟现代的人喝的大麦茶差不多,不过原主可不用它泡茶,都是直接嚼了吃。

    带壳的麦子很粗糙,吃了拉嗓子,但大约是太饿了,郑璃觉得这麦子简直香得不行。

    她嚼了一把麦子,终于没那么饿了,这才沉沉睡去。

    郑璃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天光大亮。

    近来军营里断粮,士兵们也就免了操练,大家干躺着不动让自己饿起来慢一点,以至于都这会儿,军营里还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郑璃从床上起来,感到自己的手脚酸疼的厉害,肩上的伤口倒是没那么疼了。

    休息了一晚上,她终于有空考虑自己的处境。

    这个世界,是她做任务以来遇到的世界里最危险的一个,她现在一定要尽快养好伤,再尽快熟悉自己的力量,免得最后打起仗来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

    至于任务目标……

    昨天往军营里走的时候,郑璃除了接收原主的记忆以外,还把任务目标的情况弄明白了。

    她当时需要这些事情来转移注意力。

    这个世界的任务目标名叫聂宣。他出生于聂家,父亲是聂家的嫡长子聂青,捐了个五品闲职混日子的。

    聂家并不是什么大家族,聂青更是普通,但聂宣,他却自幼出众。

    他天资聪颖,年仅七岁就做出一首让人拍案叫绝的诗来,之后更是越来越出色,十二岁中秀才十五岁中举人,要是没有意外,他会在十八岁那年高中状元,然后官运亨通,一路做到首辅的位置。

    之后,他还主张变法,然后通过变法让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的大齐重新焕发了青春。

    他去世的时候,门人遍天下。

    这是个极为出色的人,当然这会儿,他的命运已经彻底变了。

    有个穿越者穿成了他的堂兄。

    这个穿越者熟知历史,起初一心想要跟他交好,然而正是因为这样,倒是被他看出了不对。

    聂宣发现,自己的堂兄似乎变了一个人。

    他被吓了一跳,但并没有跟别人说起这件事,只私底下告诫自己的堂兄,让他小心行事,不要太过张扬。

    聂宣觉得自己的堂兄做的一些事情,比如交好皇子,制作肥皂赚钱之类,有些太惹眼了,他怕堂兄会牵连家族。

    然而,他这样的劝诫,最后竟是让讨好了他很久,一直没有被他认可的穿越者对他记恨起来。

    那个穿越者起初想要抱他的大腿,后来却想要取代他了。

    这个穿越者很有些本事,不仅会做肥皂,还记下了□□……他配置出□□来,直接把聂宣炸伤了,又传出流言,说聂宣做了恶事,才会被雷劈。

    那□□毁了聂宣的容貌,炸碎了他的一只手,本就已经将聂宣的前途彻底毁去,又传出这样的流言来……

    聂宣一下子从天堂落到地狱。

    这也就算了,这时候,跟穿越者暧昧的当朝公主,还说聂宣轻薄他。

    聂宣直接就被发配充军了。

    他母亲疼他,为他打点了一番,他也就没有死在充军的路上,一路来到了这边关又进了军营。

    他身有残疾,当不了士兵,最后就被安排成了伙头兵。

    郑璃昨天知道来龙去脉的时候,差点被气坏,但事已至此,再气也没用。

    郑璃又嚼了一些草药,然后就往军营里做饭的地方走去。

    一路上,郑璃看到了很多躺地上晒太阳的士兵。

    这些士兵大多看了她一眼就不看了,满脸麻木,却也有人问她:“小顾大夫,听说你昨天看到戎人了?”

    郑璃随意跟他们扯了几句,就进了军营的厨房。

    管着厨房的,是张校尉的小舅子。

    这军营里全都是瘦子,这位倒是看着挺丰满……不过,他也仅仅只是丰满,称不上胖。

    “是小顾大夫啊……小顾大夫,咱们军营里吃饭,是过时不候的,你昨天没有过来领饭食,今天不可能补给你是。”张校尉的小舅子看到郑璃,只当她是饿得受不了了来要食物的,想也不想就道。

    “我知道……我来等今天的。”郑璃道,顺便扫视了一圈。

    “主人主人,任务目标在这里。”蛋蛋叫起来。

    郑璃顺着蛋蛋指点的位置看去,看到了半张熟悉的脸。

    至于为什么是半张……这人的另外半张脸,已经被毁了。

    被炸出来的坑坑洼洼的伤疤,让他的那半张脸瞧着尤为恐怖,郑璃要不是见多识广,怕是被会吓一跳。

    郑璃的心里又升起一股怒意来,但很快就把它压下了。

    聂宣应该就是秦融,又或者说周俊林唐谨南。

    这个世界的他,是最落魄也是最瘦弱的,不仅脸毁了,右手还只剩下大拇指和小指两个手指头。

    而这会儿,他正在劈柴。

    厨房这边,掌勺这是很好的活儿,能偷吃几口,这肯定是轮不上聂宣的。

    烧火呢?如今天气挺冷的,烧火暖融融的舒服的很,这活儿也轮不上聂宣。

    他就只能劈柴。

    郑璃虽然是军营里唯一的大夫,但其实并不受重视,就算有心帮忙,也帮不了。

    正是因为这样,她昨天才没有贸然过来,而现在……

    郑璃坐在某个正在生火的士兵身边,一边烤火,一边时不时看聂宣几眼。

    火堆边暖洋洋的,郑璃觉得自己身上的酸疼都消失了,同时,她又有些发愁。

    眼下军营里的情况太糟糕了。

    厨房里正在做士兵们的朝食。

    少量杂粮和本该用来喂猪的米糠被放进锅里,煮成一锅锅黑乎乎稀拉拉的汤,等煮完,张校尉的小舅子喊人来把这汤给搬走。

    十个人分一桶汤,这是有定数的。

    而只吃这么点东西……士兵们虽然还不至于饿死,却已经完全没有战斗力了。

    郑璃并不跟普通士兵一起吃,都是单独领一份的。许是看在她昨天什么都没吃的份上,张校尉的小舅子给她舀了一碗相对较稠的汤,还道:“你先吃,不够再添。”

    “多谢。”郑璃道。

    张校尉的小舅子嗤笑一声,不说话了。

    那米汤非常难喝,而郑璃虽然又添了点吃下,但也不过混了个水饱,怕是上个厕所就饿了……

    郑璃在厨房呆了一上午,生理问题亟待解决,就回了自己的房间,而她刚刚在房间里上过厕所,就有人来找她看病了。

    那人的头大了……

    这是饿出来的水肿……郑璃叹了口气,道:“我给你熬一碗药,你先喝了看看。”

    郑璃找了几样吃了之后不好也不坏的药材用来熬药,又偷偷抓了几十粒麦子碾碎丢进去,然后给那人吃了。

    她救不了太多人,只希望这人吃了这草药麦子汤,能支撑一段时间。

    这天傍晚,郑璃又去领了一回吃的。

    依旧是稀拉拉的米汤,压根吃不饱……天黑之后,郑璃啃了一把麦子,然后看向蛋蛋:“蛋蛋,我有事让你去做。”

    “主人,你要蛋蛋做什么?”蛋蛋好奇地问道。

    “我要你去监视那些戎人!”郑璃道。

    蛋蛋知道这个世界原本的走向,但那主要是跟京城有关的,至于边关……

    蛋蛋只知道边关一直不太平,后来,戎人还曾南下打到京城……是聂宣跟戎人和谈,才让戎人退走的。

    张校尉只是边关的一个小官,他们这伙驻军的人数也少,在原本的世界轨迹里,压根就没有提到他们,但郑璃觉得,他们怕是要倒霉。

    这军营里人都饿成这样了……那些戎人会不会想要来捡个便宜?

    郑璃交代过之后,蛋蛋就离开了。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郑璃又吃了一些自己存下的麦子,然后又找出个布袋装了一些藏在怀里,然后去了厨房。

    她昨天仔细观察过聂宣,发现张校尉的小舅子虽然并没有刻意为难聂宣,但明显不待见聂宣。

    聂宣吃的,跟那些士兵一样。

    那些士兵吃了东西之后不用操练,一时半会儿饿不死,但聂宣要负责劈柴,这分量就太少了。

    这样的日子过得长了,他的身体肯定会被熬坏。

    郑璃今天去的比昨天要早,军营里还没开始做饭,冷锅冷灶的。

    没有蛋蛋在,她一时间竟是没找到聂宣,找了一会儿之后,才在柴垛后面看到自己要找的人。

    柴垛堆得高高的,聂宣坐在柴垛下面,完好的左手拿着一根棍子,正在地上写东西。

    郑璃正愁要怎么跟聂宣搭上话,看到这一幕心里一喜。

    她走到聂宣身边,粗声粗声地说道:“你会写字?”

    聂宣“嗯”了一声。

    他会写字,这事很多人都知道。

    然后,那些人就会嘲笑他。

    他一个认字的人,竟然沦落到这地步……那些人喜欢在他身上找优越感。

    “你能不能教我认字?”郑璃问道。

    聂宣用脚一扫把自己写在沙地上的东西全都擦掉,抬眼看向郑璃:“你要学认字?”

    “嗯。”郑璃点了点头:“我爹教过我一些,我认得一些字,但认识的不多……你愿意教我吗?”

    “你学认字想做什么?”聂宣问道。

    “我要是认字,就能看医术,多认识点草药了。”郑璃道。

    原主和原主的父亲,都只学了家里传下来的医术,认得的字没几个,开方子都不太会,只会用一些常用的草药,以及给人接个骨头什么的。

    这样的大夫,一点都不受人重视。

    聂宣看了郑璃一会儿,点了点头:“我可以教你,但要有拜师费。”

    正想借口拜师费给麦子的郑璃一愣。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快穿之拯救人生赢家相邻的书:次元世界的天道英雄联盟之奇迹时代某科学的精灵世界凉风与热花雕谋朝篡国血神游记异界之三国群英传危墙——围墙白银王者八年迷彩荒野之绝地求生我的大明新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