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083

【书名: 星际平头哥 第83章 083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盛世医香破道[修真]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死亡万花筒     “所以你就这么被撸掉第十军团军团长的位子了?”

    楚狰无辜:“是啊。”

    獾哥:“我怎么觉得你迫不及待呢?”

    楚狰摆手:“哪有?别瞎说啊。我现在很失落, 心情很低落。非常难过。”

    獾哥的目光落在楚狰面前的消食片,这货刚才开心得吃撑了。

    楚狰凑到獾哥面前, 露出委屈的表情:“军部上层,除了叶元帅和叶上将, 都看不起我。只要是跟乱石堆扯上关系的,他们都不会信我。谁让我是乱石堆出来的?他们憎恶我也是应该……”

    虽然明知楚狰是在装可怜博同情,不过獾哥知道这几年来, 楚狰在军部不像表面上几句话那么轻描淡写。

    “可他们也不该趁机撸掉你的位置。”

    “没事儿。反正我钱早就赚够了, 而且本来就是兼职嘛。”

    兼职??

    楚狰:“我本职工作是明星。”

    哦, 看过他演的电影。

    獾哥点头, 说道:“那你可够不敬业。”

    演的那叫什么鬼!

    “爷爷没站你那边?”

    楚狰心虚的咳了咳, 没说话。

    獾哥狐疑的看着他, 抱着胳膊:“你知道我最讨厌别人骗我吗?”

    楚狰表情诚挚:“啊?我不知道呀。”

    獾哥冷漠的看他。

    楚狰更心虚了。

    “其实我之前就递过好几次辞呈——”

    “好几次?”

    “……平均每年三次。”

    “……”

    “主要是这兼职太烦人了,每个月得有二十天出任务。圆满完成任务要被投诉我滥杀成性,没有完成任务投诉我玩忽职守。做什么都是错, 还要接受他们阴阳怪气的嘲讽。每次气不过, 揍一顿又被投诉。每次被投诉无所谓, 反正不疼不痒, 可他们居然还要扣我工资。这就不能忍了。”

    虽然他工资很多, 每次被扣的工资九牛一毛。但一毛也是钱, 他就是心疼了。

    “我怎么觉得你乐在其中。”

    “没有没有, 没有的事。”

    獾哥握拳在楚狰肚子上比来划去:“消食片效果太慢, 不然我帮你?”

    楚狰赶紧握住獾哥两只手, 捂在心口处。

    “不用了。我喜欢慢慢来。”

    獾哥突然想起什么似的, 说道:“你不会是嫌弃军团长工资低,才想要辞职吧?”

    当明星那工资可比军团长工资高,演技都不重要,靠脸就能上位。

    楚狰义正言辞:“瞎说啥。我是那种只看钱的人吗?”

    “是。你是。”

    “……过分了啊。”

    “我记得刚见面那会儿,你跟我打架。我打不过,你跟我要钱收买你……”

    挖旧账来了。

    楚狰心虚,赶紧解释:“那就是个小爱好。信我。”

    獾哥眯起眼睛睨他。

    “现在我的爱好是你,你排第一。”

    “……哦。”

    躲在门口光明正大偷听的叶家人摇摇头,痛心疾首。

    叶欢喜举手:“报告爷爷,我去拆穿楚蛇精病的谎言。”

    叶大元帅抽了口烟,睨她一眼:“你怎么拆穿?”

    叶欢喜满脸恶毒:“我找个女人勾引他,拍一堆照片威胁他。”

    叶大哥不赞同:“万一他不喜欢女人呢?”

    估计还没接近他身边就被扭送到治安管理所。

    叶欢喜:“那就找个少年。”

    锲而不舍,十分恶毒。

    叶上将抱着媳妇儿,评价:“低俗。”

    叶欢喜:“那你们说怎么办?任由獾哥被骗?”

    叶大哥冷笑:“哼,楚狰爱钱出了名的。你们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有钱吗?”

    几个人摇头。

    叶大哥:“因为有少不更事的女孩被他那张脸欺骗,闹着要跟他私奔。那些女孩的家长就当着女孩的面,拿出钱让楚狰滚。楚狰拿了钱。”

    叶欢喜:“太不要脸。”

    顿了顿,又问:“每次都拿多少钱砸他?”

    “市价是两千万到七千万星币,看女孩家世。”

    没错,这也是有市价的。

    总会有很多星系富家少年少女被某些垃圾偶像剧洗脑,妄想来一出包养出真爱或者邪魅巨星爱上我的惊天动地爱情剧。

    因为家里人反对,最后都会变成轰轰烈烈的私奔。而对方家长这时候就会拿出钱让明星自己滚,明星收了钱,当然就要有契约精神,让那些被洗脑的少年少女死心。

    这已经成为星系娱乐圈一条灰色产业链了。

    星系当红明星之间都有一份价位表,楚狰可以说是排在顶层的男明星了。

    毕竟是演霸总的男人啊!

    叶欢喜听完,喏喏说道:“这也太好赚了……”她都有点心动了。“不是!怎么能这么渣?”

    叶大哥叹气:“问题是楚狰还都没谈过恋爱。”

    不仅没谈过,对于那些追求他、痴迷他的少年少女永远是不假辞色,甚至毒舌以对。可是脑残的世界总是超乎常人想象,楚狰越冷漠无情,他们就越痴迷。

    叶大哥:“我打算用五千万星币让他滚。”

    “……寒酸。”

    叶大哥瞪眼:“我全部零花钱了!”

    他存了十几年的零花钱,要给媳妇买买买的零花钱。

    叶欢喜惊讶不已:“你居然这么穷?!”

    叶大哥被打击到。

    叶欢喜:“你工资呢?”

    上校的工资不低呀。

    叶大哥振振有词:“工资要给老婆。”

    “哦。”

    叶欢喜忘了叶家祖训,工资要给老婆,零花钱要给老婆买买买。

    神他妈祖训!!明明就是怕老婆。

    叶欢喜:“你老婆呢?”

    叶大哥脸黑了:“你够了啊。”

    叶欢喜笑得贱贱的。

    兄妹俩当场表演什么叫家门不幸、自相残杀。

    叶大元帅已经不想看两个不孝小辈,太没用了。

    不靠谱。

    他撸了把光头,问叶上将:“你能不能拆散他俩?”

    叶上将:“我偷偷弄死楚狰。”

    叶大元帅:“弄得死吗你?”

    “……过分了啊。”叶上将:“我现在能利用职权了。”

    楚狰被卸职,叶上将就被赶鸭子上架,成为第十军团的临时军团长。

    老实说,这不是升职。

    第十军团军团长是藏在黑暗中的职位,对于叶家人来说,等于是失去了光明正大的军权,退出军部上层舞台。

    叶大元帅:“别逗了。第十军团那群人还都是楚狰以前的属下。”

    叶上将阴测测的笑:“爸您不知道,楚狰以前不是老犯病吗?他属下恨不得弄死他,弄不死也要弄残,正好趁这个机会……”

    叶妈妈温柔的说道:“老叶,你是认真的?”

    叶上将悚然一惊:“没呢。我开玩笑。”

    听起来不像是玩笑。

    叶上将连忙解释:“不是,我就是想让人去骚扰楚狰。免得他有太多精力,防止他跟欢欢发生婚前|性|行为。”

    叶欢喜倒吸口凉气,特别造作:“哦,天哪。欢欢还是个孩子,爸你的思想好肮脏哦。”

    叶大哥摇头啧啧:“肮脏。”

    叶大元帅:“不孝子,今天老夫不揍你一顿对不起爱孙。”

    叶上将:“……”

    你们就装吧。

    獾哥站在他们身后,冷漠的说:“小声点行吗?”

    叶大元帅回头,比了个‘ok’的手势。回头训斥:“听见没?小声点儿。”

    几个人纷纷点头。

    没问题的。

    他们很有经验,很配合的。

    楚狰:“……”

    别以为他不知道他们就是故意站门口说那么大声,半警告半破坏他俩独处!

    叶家人:嘻嘻嘻,就是故意哒。

    獾哥勾上楚狰的肩膀,哥俩好的询问:“他们刚说的都是真的?”

    楚狰:“什么真的假的?”

    獾哥:“就是有富豪甩钱,让你跟他们儿子女儿分手。”

    楚狰:“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我清白着呢。他们自己纠缠我的,要是我不收钱他们就缠着我,感天动地,以为我对他们情深义重。我才忍辱负重收钱的。”

    虽然收钱的过程很快乐,但这种行为太**他的思想、破坏他的清白了。他明确拒绝过,但是没用。

    他也是迫不得已才收下钱的。

    楚狰这样说服自己,并企图说明獾哥。

    其实他第一次被甩钱,确实没有收并把人从二楼扔了下去。结果那个纠缠他的少女居然以为他爱她爱得连一千万星币都不要,讲真,他至于穷到看上一千万星币吗?

    最可怕的是,少女的妈妈也是个脑子有坑的。

    居然被感动了,还把女儿托付给他。

    楚狰被震惊到,于是接了任务就跑。三个月后回来,在咖啡里撞见少女她妈妈拿着钱砸一个刚火起来的流量男星。

    而少女在一旁痛苦而坚贞的表示非流量男星不嫁——那句话三个前才对楚狰说过。

    然后楚狰就看见流量男星接受了一千万星币的转账,喝完咖啡彬彬有礼表示感谢,起身就走了。

    楚狰当时震惊不已,从此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獾哥喃喃自语:“居然还有这样的赚钱法子。”

    楚狰震惊:“你想干嘛?出卖色相这种事情我来,你躺着花钱就行。”

    獾哥:“走开。”

    楚狰:……总觉得小宝贝好像变了。

    他不再是当初那个纯洁的小宝宝了。

    楚狰顿时丧气。

    纯洁的小宝宝,调戏起来多有意思。

    獾哥:“你在想什么?”

    楚狰:“我在想下午要不要去学校露个脸。”

    虽然军团长职务被撸,但是副校长之位还在。

    一提到学校,獾哥就想起自己学分要被扣光的事情。

    不知道学校里的导师是不是觉得獾哥他们上次拿到整个学期学分让他们很丢脸,在獾哥等人去狂欢星舰那几天,学分全被扣光了。

    反而倒欠学分。

    獾哥:“你还是别去了。”

    楚狰:“为什么不去?”

    摸了摸自己的脸,皮肤光滑紧致,还是那么帅。

    獾哥:“军校副校长居然是个花瓶男星,多丢脸。”

    楚狰:“……至少我还有美貌。”

    獾哥:“呵呵。”

    楚狰:“你是不是爱上别人了?”

    獾哥:“没有的事呢。”

    楚狰:好敷衍。

    果然失去事业的男人都会被嫌弃。

    遭遇到可怕的感情问题,楚狰开始忧心。

    叶大哥很赞赏:“不错。身为叶家人眼界就是要放宽放高,那种没有事业还不上进又有病的男人,能甩掉就甩。”

    其余人纷纷赞同。

    可以说是十分严重的双标了。

    距离人鱼王在执政星上的开庭时间还剩十天,届时总统、皇帝和三大元帅都会出席执政星。媒体十分关注这件事,群众也很关注,尤其是关注于平权者。

    事件持续发酵,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首星上层都察觉到开庭时间会有大事发生,至少乱石堆不会放过这大好机会。

    至于进化液,由于出自乱石堆之手,有人心动,自也有人保持理智。不过倒是着手调查从去年就开始的案例,这些案例全都是跟普通人突然之间拥有了基因进化有关。

    事件本来是悄悄调查,但不知为何,全息网络上突然传出进化液的谣言。引来一部分人心动,甚至连一些首星贵族、富豪都在打叹消息。

    虽然官方出来辟谣,仍旧有部分人相信,引来了一些混乱。

    星系一进入和平年代,狂兽人和普通人之间的差异就明显起来,矛盾剧烈。进化液的出现既是消除二者之间的矛盾,解决这个社会性问题,但与此同时也会引来剧烈的动荡。

    假如这件事情没有得到及时引导和处理的话。

    和柯殿交过手的人都不得不感叹:“真是个妖孽。”

    平时不出手,一出手就能引来社会动荡。而且都是掐住星系矛盾问题,稍微引导,就能掀起狂风巨浪。

    这种人真的不能为敌,偏偏还就为敌了。

    所以让人头痛。

    楚狰翘着二郎腿,十分惬意:“还好我辞职了。”

    校长:“你不是还要报仇?”

    楚狰:“嗨呀,报个私仇而已嘛。至少现在出现那么大的问题全都交给他们去烦恼了。”

    校长幽幽的说道:“你是抛下担子了,但是挑起担子的,是你未来泰山。”

    楚狰:“……深表同情。”

    不然呢?除了同情还能干嘛?未来泰山大人可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赶走楚狰这个勾引他爱子的贱人。

    话说着,克拉一个通讯就过来。

    楚狰刚接通,那边克拉一阵鬼哭狼嚎:“大爷!我他妈给您跪了。您都辞掉兼职了,麻烦当个敬岗爱业的好人行吗?”

    楚狰‘咔擦’一声,淡定的关掉通讯。

    校长:“又翘班了?”

    楚狰摆手:“瞎说。我这不正上班嘛。”

    就说说到底哪个工作是你正职?

    楚狰无耻的表示小宝贝在哪儿,哪儿就是正职。

    他得让小宝贝看到他是个有事业的男人。

    校长:“啧,无耻。”

    楚狰:“嘁,单身狗。”

    校长:“尼玛,我单身贵族。”

    真贵族,镶钻的。

    楚狰:“水钻吧。”

    校长:“我日,来来,打一架。”

    楚狰刚撩起袖子,校长就怂了:“文明人就不要老是打打杀杀,影响不好。喝茶,喝茶。”

    校长内心叹气,现在的年轻对老人真的太不友好了。

    獾哥一到军校,就有无数人跑来围观,一见不是小奶獾,都有些失望。再看,这小模样儿贼俊俏,于是又兴奋的拍照拍视频传全息广场上。

    【这不是小奶獾的账号吗?怎么出现个小青年……还挺俊。】

    【这就是奶獾的人形形态。】

    【沃德玛!!开玩笑吧。不得是个小娃娃吗?怎么还是个这么俊俏的青年?】

    【来来来,我又来科普当年獾哥在泰坦星大杀四方的英勇事迹。#附链接#】

    【我就是个肤浅的颜狗。转粉了,谢谢。】

    獾哥踹开门,又关上了。

    把身后的人都关外面,外面一阵唏嘘遗憾。

    獾哥站门边上沉默两秒,开门。

    无数全息摄像孔对着他,然后獾哥就扛起一热武器对着这群垃圾发射。

    不一会儿,人群作鸟兽散。

    男色是真俊美,凶残那也是真凶残。

    命要紧,赶紧跑。

    獾哥又把门关上,回头就看见房间里气氛诡异。

    尤其是王盛和魏智障,这俩人,仿佛有什么诡异气场包裹住俩人。

    “你们咋了?”

    阿亚抱着两把砍刀,飘到獾哥身边:“家事。”

    说罢,叹口气,摇摇头。

    “天要下雨,爹要娶小老婆。昔日智障同窗竟成后妈?道德沦丧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星际平头哥相邻的书:大司马漫威大和尚开着房车回大唐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暗流之门宇宙拒绝毁灭东武录大宋好相公三国之烽烟万里无限之万界穿行活在漫威的二次重生者无限寻道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