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081

【书名: 星际平头哥 第81章 081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破道[修真]丹宫之主快穿之打脸之旅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死亡万花筒     ‘咣咣’两声巨响, 陆峦砸上防护罩,下一秒跳起来躲过林立的热武器轰炸。阿亚幽灵一般附在他身后, 两把斩刀横斩竖劈, 朝着陆峦的头顶和脖子而去。

    陆峦稍一侧身, 反手接住头顶和左侧的斩刀,后脑勺朝后面磕过去。阿亚反射性躲开,陆峦旋身一记扫堂腿,将她踢了出去。

    林立见状:“你他妈打我媳妇儿!!”

    闻言, 刚巧落地的阿亚把地面上一块石子踢飞出去,朝着林立而去。

    林立躲开, 讪讪笑:“没经过脑子的话, 别当真媳妇……不是,阿亚。”

    说完,他就急哄哄的冲上去,继续和陆峦干架。

    大概是真被激怒了,陆峦和林立过招, 处在了下风。

    而防护罩底下的人根据许唯一的指示, 将那些已经被寄生的人找了出来。

    这些人被孤立在一个圈子里,起先还在哀求狡辩。过不了多久就开始疯狂的嚎叫并试图攻击,原本其他人还不信许唯一的判断, 直到变种接二连三的从他们胸腔里爬出来,这才信了。

    王盛问许唯一:“被寄生的人, 还能救活吗?”

    许唯一摇头:“没办法。”

    五脏六腑都被啃光, 最可怕的是脑部神经也被影响, 直接将变种视为自己的孩子。而动物护崽的本能在此时也被影响扩大了百倍。

    为了保护变种,他们变得极其狡猾,擅长语言和肢体欺骗。刚刚就有人被骗得同情心泛滥,差点就要把这些人救下来。

    可惜变种沉不住气,还没解除危机就想钻进那人身体里进行二次寄生。

    不过也因此,再也没人同意救他们了。

    因为被寄生的人,早就已经死了。现如今站在他们面前的,只是一群傀儡而已。

    苏犽:“既然如此,都杀了吧。”

    话虽如此,却没人动手。

    他们又不傻,虽然平时热爱暴力、看上去冲动行事。实际上暴力不过是军校生处理事情的方式而已,干脆利落又简单,能够省下很多时间。

    军校生之间习惯这种行事风格,但在场还有很多普通人。他们现在性命被威胁,只会想要尽快解决这群被寄生的人。

    等到生命有了保证,记住星舰上的事情来,恐怕会觉得军校生残暴进而再一次联系教育部门控诉军校残酷严格枉顾人命的教育。

    星系上有人崇拜军部,也有人厌恶军部特权,难保没有人在此大作文章。偏偏他们无论任何一件事,总能跟狂兽人歧视普通人扯上关系。

    王盛:“我们只杀变种。”

    苏犽和许唯一听懂了王盛的话,其他围住他们的军校生也都默认。

    因此当人群中有人开始催促他们解决掉被寄生的人时,他们都选择了沉默。等到变种孵化出来的时候才解决。

    这样,就算到头来被控告,他们也能说是为了保护人质,而且他们只是斩杀了变种而已。

    另一边,楚狰和团长围着柯殿暴打对方。

    柯殿的能力是将一切宇宙中任何一种能源分解,唯一的弱点是无法分解生命。

    宇宙之间相互制衡,如同蜥蜴星人那样拥有复制的能力,却无法复制生命。

    从另一个方面来讲,似乎能够说明生命高于一切的观点。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因为楚狰和团长的攻击完全属于拳脚攻击,不使用任何一种能源以及武器。

    团长一拳击中柯殿的腹部,将他打飞出去。楚狰半途接任,按住柯殿的下颔骨将他狠狠的往地面坑底砸下去。

    柯殿被钳制住,鼻青脸肿,满头都是鲜血。

    看上去狼狈不堪。

    楚狰看到他这样子,心里开心,面上就带上了笑。

    “我就一直想弄死你。”

    柯殿舌头顶弄了一下颊边的牙齿,松动了。一用力,将那牙齿卷了出来,一阵刺痛。和着血水吐出去,笑道:“我就知道你记仇。”

    “知道我记仇,当初还敢出卖我。”

    坏了他逃跑的计划,让他被乱石堆的人抓回去,提前实验。差点死在研究室里,那种身体分崩离析、寸寸血肉都撕裂开又快速生长,然后再撕裂开的痛苦,深深印在脑海里。

    直到后来,被救回三重星系,体会到那种活着的幸福感。

    楚狰就更加记仇了。

    如果不是柯殿出卖他,他至少早两年享受那种活着的幸福感。

    那可是至高无上的财富。

    所以楚狰说柯殿欠他钱,也没说错。

    柯殿扬唇笑:“我这不是没想到你居然会从奥克利托活下来。”

    当初他就没想让除了他之外的变种从奥克利托活下来,没想到还是让楚狰逃出去了。

    楚狰兽瞳紧缩,手一用力,掰断了柯殿的下巴。朝着他太阳穴一拳一拳狠狠砸下去,柯殿的脑袋又朝着舱底下陷了几公分。

    柯殿边笑边断断续续的说:“你……杀不了我。”

    楚狰猛然张开五指,覆盖住柯殿的脑袋,将他提出来。

    柯殿满身狼狈,却还是笑得云淡风轻、胸有成竹的样子。

    仿佛他还有什么底牌没有拿出来。

    而这些,更让楚狰感到痛恨。

    他不得不承认,柯殿整个心起码有千百个孔,谁都看不透他的目的。因为他会用千百件事情层层叠叠堆在自己的目的面前,等你一件一件的剥开,却发现所有的行为反应也都被算计在内。

    轻微的脚步声停留在身侧,楚狰抬头,冰冷的目光和团长淡漠的眼睛对上。

    柯殿看过去,说道:“你现在不去准备空间跳跃装置吗?”

    团长微微拧眉。

    柯殿抬了抬食指,诡异的笑:“离子大炮储能已完成,正咳、待发射指令。刚刚,发射咳咳咳、指令……已经下达。”

    团长脸色陡变,陡然看向一个方向。

    那里是被毁得乱七八糟的真正的中央控制室,空间跳跃装置就在那里。

    柯殿愉悦的笑。

    “全星舰,共六千六百一十九人。死掉的不算,大概也有五千人。腓特烈元帅,阁下,曾经您为了星系人民而战,现在,您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害死了无辜的人咳哈哈、咳咳。您说,米拉阁下会不会生气噗——”

    提到了米拉,团长眼里一片浓郁的阴暗,猛然一脚重重的踩在柯殿胸膛上。后者一口血喷出来。

    楚狰非常迅速的跳开,挑着眉问:“什么离子大炮?空间跳跃装置怎么回事?”

    团长没有回答,倒是校长听到了,跳起来大声嚷嚷,告诉了他们有一枚离子大炮对准了狂欢星舰,准备把他们全都轰成碎片。

    而唯一能救他们的是利用空间跳跃装置进行空间跃迁,恰好附近就有一个跃迁点。因为距离近,跃迁的话不会伤害到普通人。

    但现在空间跳跃装置似乎在刚刚,被柯殿破坏了。

    楚狰眯起眼睛:“离子大炮攻击星舰,你也会死。怎么?你甘心放下你的伟业,和我们一块儿死?”

    “当然不。”

    柯殿挣扎着坐起来,楚狰又一脚将他踹下去。

    索性他就躺着了,笑眯眯的说道:“你们放过我,我也放过你们。人鱼王的犯罪证据,我可以不要。”

    楚狰:“那你的目的是什么?”

    大费周章,差点死在狂欢星舰里,却可以选择不要人鱼王的犯罪证据……不对,应该说柯殿从头到尾就不是想要人鱼王的犯罪证据吧。

    乱石堆不是做慈善的地方,柯殿更是个自私又冷血的家伙。他会为了人鱼王而跑到狂欢星舰抢走人鱼王的犯罪证据?

    只要想到是这个原因,楚狰就忍不住想笑。

    但他笑不出来,之前一直没有好好思考柯殿的目的。现在却发现他根本就不知道柯殿什么目的,狂欢星舰上没有任何他想要得到的利益,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柯殿:“我知道,如果星系想要把群众关于平权的愤怒压制下去,就会将守卫撤离蜥蜴星球。蜥蜴人会得到他们应得的权利,至于人鱼王……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看不起他。我不会阻止你们对人鱼王的审判,所以,答应了吧。”

    楚狰冷冷的看着他:“说说看你的目的。”

    团长站定不动,似乎也在犹豫。

    他倒是不在乎柯殿什么目的,现在只是在仇恨和人命之间徘徊而已。

    柯殿:“我没有目的。”

    楚狰揪住他的衣领:“你以为我会信?”

    “你不信也没办法。五千多条人命,你敢赌吗?”

    楚狰咬紧了牙关,二话不说又揍了一顿。

    妈的看到就气!

    柯殿:“……”

    獾哥跳下平台,了解一切之后说道:“空间跳跃装置确定都被毁了?”

    几人愣了一下,查克说道:“我去看看。”

    团长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毕竟是五千条人命,他不能无视。

    獾哥歪着头,蹲在柯殿面前:“你说你已经下令,就算我们现在放走你,你还能临时收回指令?”

    柯殿静静的看着獾哥:“叶弥欢。”

    “你认识我?”

    “想不认识都难。”

    “有眼光。”獾哥露出欣赏的表情,但很快话锋一转:“去年我在两大军校试炼场受伤,差点死掉那件事,有没有你的手笔?”

    那件事的相关记忆全被销毁,獾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又不是傻逼,他不可能是为了金瑶争风吃醋,当然更不会作死跑进两大军校试炼场。

    而且还被消除记忆,分明就是有人算计他。

    他身份的特殊性,的确有很大可能会被算计。只是要看算计他的是什么人,目的又是什么。

    那时候他在病房,楚狰就蛇精病一样的出现,碾压众人。很大可能是收到任务去调查他,在首星那样一个军部总部驻扎的地儿,还要动用第十军团,那背后肯定跟某些大事相关联。

    再后来,獾哥的基因开始进化,远超过同龄人。武力值也强悍得过分,分分钟吊打人家努力了十几年的人。

    獾哥虽然横,但也傻白到忽略这点变化。直到蜥蜴星球被注射了进化的液体,基因进化后的感觉太过熟悉,好像曾经也有过同样的感觉。

    现在想想,应该就是去年试炼场中被消除掉的那段记忆,有着同样的经历。

    蜥蜴星球的事儿跟aant有关,那就说明——

    “果然是你差点弄死我!”

    恍然大悟后,獾哥二话不说揍了一顿柯殿。

    柯殿:“……你俩还真有夫夫相。”

    楚狰:“别以为你奉承我们,就会放过你。”

    “…………”

    “的确跟我有关。”

    柯殿大大方方的承认。

    这态度让人产生怀疑。

    獾哥愣了一下,柯殿声音柔和:“你不是唯一一个。”

    “什么意思?”

    “你不是唯一一个注射了进化液体之后,基因进化。不过,你是最成功的。应该说不愧是叶家人,当初我也没想到莫斯注射了大剂量的进化液之后,你还能活下来。”

    楚狰揪住柯殿的衣领,将他吊起来:“你他妈又研究出什么鬼东西?那种东西会产生什么后果?”

    “进化液不是让人进化成变种,而是将普通人无法进化的基因链打乱,重新排列组合并进行自我进化。只要他们不会死去,就能一直进化。”

    这句话一出来,就连一直在旁边观看的校长和安纳都震惊不已。

    现如今,星系最大的威胁不是星际海盗、不是星际狂人,更不是aant,而是无法进化的普通人和狂兽人之间日益剧烈的矛盾。

    无法进化的普通人在身体素质上、智商和寿命远远不及狂兽人,社会上更行业顶尖位置基本上被狂兽人占据。

    狂兽人的地位越来越高,因不曾停止的进化而趋近于完美。

    再加上结束星战时代的将领大体上都是狂兽人,因此狂兽人拥有相对于普通人而言更为优越的政策。

    虽然近几年来由于民众抗议而废弃了不少政策,但基因方面的鸿沟仍旧是无法解决的矛盾。

    现在这些矛盾暂时被积压在阴暗的地底下,迟早会爆发出来。一旦爆发,整个星系种族都会进行一次大淘汰,引发巨大的动荡。

    就拿这一次蜥蜴星人和人鱼王事件,本来没有确凿的证据,仅凭一个囚犯几句话就引发星系十区不同地方爆发出不下百场游|行抗议。

    足以证明矛盾极其激烈。

    假如柯殿口中的进化液真的有那么大的效用的话,一经传出去,恐怕会惊动整个三重星系。

    所有人,穷人、富人,军部、政府和皇室都会惊动,并为之心动。

    因为三重星系大半人都是普通人,进化液的问世——哪怕这可能只是个居心叵测的谎言,仍旧有无数人趋之若鹜。

    更何况,柯殿口中的进化液不一定是假的。因为他有铁证,其中之一就是獾哥。

    “服下进化液的后果是什么?”

    柯殿露出诡异的笑,却不回答。

    楚狰掐住柯殿脖子的手开始收紧,安纳和校长齐齐拦住他。

    “不能杀他。”

    相对于楚狰的无所谓,校长和安纳作为皇室中人,考虑更多的是利益。

    无论是自身的利益还是民众的利益,他们都必须得保证柯殿的安全,必须将进化液拿到手。

    但楚狰不会管这些,如果他心动了,就不是一条清新脱俗的蛇精病了。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柯殿的狡猾已经冷血。

    他拿出了进化液这个诱饵,背后藏着庞大的阴谋。偏偏那个诱饵是任何一个人都会心甘情愿上钩。

    柯殿笑着笑着,陡然当着楚狰的面捏断了自己的指骨。

    楚狰心中涌起不详感,但阻止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

    身后凌厉的杀气伴随着迅猛的杀招朝他袭来,楚狰手掌撑着地面,整个人翻了个身跳开,回头差点就想把柯殿整个人凌迟。

    獾哥站在柯殿的身前,半兽态化,满身杀气朝着楚狰而去。

    他在保护柯殿。

    校长也被安纳拦住,安纳也在保护柯殿。

    柯殿躲在安纳和獾哥的身后,慢悠悠的走了。

    临走前,嚣张又狡猾:“只是一个小小的限制,为了自保,我想你们应该能够理解。那么,再见了。”

    楚狰越是愤怒就越是冷静,对于柯殿,原本没有必须要杀死的想法,现在却一定要杀死。

    他活着,就像一颗定时|炸|弹。说不定哪一天就把小宝贝害死了,所以,必须死!!!

    楚狰越过獾哥的身影,目光冰冷阴暗的投放在柯殿身上。

    柯殿此时恰好回头,看到这个目光。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嘴巴咧开,张得极大。

    他无声的说道:“看吧,你本质跟我一样。”

    一样黑暗冷血,何苦装得热血善良?骗不了自己,更骗不了对他知根知底的人。

    正在这时,獾哥突然把手里的魔方朝着柯殿掷过去。魔方在途中变化成一把锐利的匕首,到了柯殿面前时又被迅速分解。

    匕首也是能源所化而成,自然能被分解。

    獾哥:“你跟我结仇了。”

    柯殿兴味更浓,他没想到叶弥欢能够挣脱这种基因命令。

    獾哥:“从来没有人敢在我面前狂,踩我一脚的,我削了他两条腿。现在,你踩在我头顶,把我按在地上摩擦,就算你跑进乱石堆,我也会把整个乱石堆都炸得粉碎!”

    柯殿微笑:“那我等着。”

    态度嚣张无比。

    楚狰惊喜:“小宝贝,你没被控制?”

    獾哥瞪了他一眼,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压根就没被控制,只是暂时无法伤害柯殿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伤害他而已。

    妈的!这种感觉简直是要疯了。

    仿佛柯殿是他血脉子嗣一样,而作为父母他就必须得保护孩子。

    这是本能。

    獾哥暂时无法克制这种本能。

    可是天杀的,蜜獾连幼崽都能咬死,哪来的父爱如山?

    楚狰被瞪了一眼,欣喜全都被浇灭了。

    柯殿就这么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施施然的离开,另一边差点被弄死的陆峦收到消息,立即撒丫子狂奔,跑得没踪没影。

    本来面对如同小强一样怎么打也打不死的陆峦,林立和阿亚还稍微感到心惊,结果在他们准备放大招一举弄死陆峦的时候,那货跑了。

    贼快。

    火烧屁股都没这么快,背影都看不见了。

    林立:“追吗?”

    阿亚:“……他往哪个方向跑的?”

    “……”

    没看清。

    陆峦一进入小飞船,鼻青脸肿、血流满面的柯殿就跟他打招呼:“嗨——”

    陆峦一拳揍倒他。

    妈的办个事情贼鸡儿慢!拖拖拉拉半点效率都不讲,非要跟着来,连累他不说还害他被揍了那么久都不能跑。

    先揍一顿再说。

    揍完之后,陆峦生无可恋的驾驶小飞船离开星舰,而更加鼻青脸肿接近毁容的柯殿则是抱着膝盖蹲在宽大的椅子上微笑,眼睛眯成一条缝,笑得跟只毁容的胖狐狸一样狡诈。

    柯殿一走,安纳和獾哥就没有理由再阻拦楚狰和校长了。

    校长戳着安纳额头:“你疯了?”

    安纳沮丧:“那一瞬间我仿佛充满了父爱,父爱如山你懂吗?为自己的孩子牺牲的父爱……哦,我忘了叔公你至今单身。”

    “……”不想说话并一拳揍过去。

    楚狰检查完獾哥身体又问他还有没有什么后遗症,确定没有之后才叹气:“柯殿狡猾无比,进化液肯定也做过手脚。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基因的自我保护本能。”

    自私的基因论,父母将基因遗传给下一代,通过这种方式保证基因的无限生存。他们拥有保护血脉的本能,通过这种本能抱住幼崽成年,同时也是保证基因生存的另一种方式。

    应该是进化液里将这种本能强化,导致被注射过进化液的人会控制不住这种本能。

    獾哥听完解释后,摸着下巴,神情沉重。

    半晌后,怒喝:“不孝儿子!!”

    已经离开星舰的柯殿狠狠打了个喷嚏。

    陆峦生无可恋的嫌弃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星际平头哥相邻的书:大司马漫威大和尚开着房车回大唐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暗流之门宇宙拒绝毁灭东武录大宋好相公三国之烽烟万里无限之万界穿行活在漫威的二次重生者无限寻道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