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080

【书名: 星际平头哥 第80章 080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破道[修真]丹宫之主快穿之打脸之旅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死亡万花筒     林立将陆峦从高台上扯下来, 此时防护罩已经完全启动, 将所有人都笼罩在透明的光罩里。

    林立和阿亚都在对付陆峦,看到透明光罩完全罩住人质后, 就放开手脚,甚至动用热武器和陆峦干架。aant放着陆峦一个人在这里,足以说明他武力值很高。

    陆峦和林立、阿亚对战, 竟然没有落下风。

    三人同时狂兽化,将战斗力提高到十成。令得被保护在防护罩里的人质都一阵颤动,差点没摔倒。

    此时, 异变陡生。

    人质中出现变种。

    变种在抓住人质前,有一些无法克制本能就在人质身体里产卵,过了这么一段时间也开始孵化破开胸腔爬出来。

    人群尖叫, 齐齐后退, 想要逃跑。但被防护罩罩住,跑不出去。本该是救命的防护罩在此时反而成为夺取他们性命的囚笼。

    数十只变种血淋淋的从胸腔里爬出来,饥饿让它们扑向人群。

    幸好人群中还有一些军校生以及退伍军人, 冲在了前线,将被抓住的人救了回来。可是凭他们一己之力可能对付不了这群沾有毒液的变种, 最可怕的是他们甚至不知道人群中到底还有多少变种在孵化。

    阿亚大喊:“许唯一!!”

    “行了我知道!!”

    许唯一头也不回的大吼,让苏犽给他带一具被破壳的尸体看看能不能找出被寄生的共同特点。

    苏犽和王盛都还在防护罩里,领着一帮军校生和退伍军人杀到前面。

    许唯一捏着被破壳的尸体查看, 那尸体整个胸膛都被撕开, 贼可怕。然而许唯一跟看不见似的, 居然还去掰开尸体的胸膛。

    本来站在他身侧的人群齐刷刷朝后退五步, 爆破军校生太可怕了。

    许唯一抬头,发现身边都成了真空带。随意举了个人,让他过来。

    那个人惨白着脸,不想过去。但是被身后失去了人性的同伴推了出去,颤颤巍巍的说:“我有病。”

    许唯一抬头:“有病就治,你还要我给你治啊。”

    那人吓得摇头晃手:“不了不了。”

    许唯一:“去抓只变种过来。”

    那人张了张嘴,哑声说道:“您是让我去送死……还是送死呀?”

    “去拖只变种尸体过来。”许唯一微笑:“再不去,撕破你的肚皮哦。”

    那人十分迅速的滚进人群里,不多会儿就拖了一只变种尸体扔到许唯一面前。然后又十分迅速的挤进人海中,假装自己是蘑菇。

    许唯一觉得挺棘手,原因在于他不是医学研究方面的,他是基因类和军用武器类研究方面的。现在只能尽量寻找这群玩意儿寄生人体后,到底有什么共同特征。

    苏犽那边将已经孵化出来的变种幼体杀死,刚放下武器就听到人群中传来惨叫。

    “艹!”

    这群东西无声无息,再加上人群密集,不知不觉中就被寄生。寄生后生物形态和平时没什么变化,却又能在短短一个小时内迅速孵化。

    防不胜防。

    现在人群恐惧到了极点,生怕身边哪个人已经被孵化然后扑到自己身上咬破自己的喉咙。

    许唯一眼角瞥见不远处一具完整的尸体动了动,拧眉望过去。

    没有动静。

    那是一个被身边同伴突然孵化出变种杀死的男人,脖子缺了一个大口,死不瞑目。

    许唯一走过去,蹲下来,目光在男人的胸腔处逡巡。突然抬手解开他的衣服,在那赤|裸的胸膛上按压了几下。

    旁边人的目光一下子就变了。

    死人都不放过,太禽兽了!

    别误会,他们的思想还是很纯洁的,没有歪到什么不该想的方面。只是以为许唯一居然还想拿个死人做实验而已。

    掌心上有东西顶了他一下,许唯一低头,注视那□□的胸膛。肉眼可见,有东西在底下滑动。

    看来变种在袭击人的时候就已经把卵寄生在人体里了,就算人死了也能成为容器孵化这些变种。

    许唯一将魔方重组为一把热武器,抵在尸体的胸膛上。

    底下的变种似乎感觉到了危险,提前孵化。胸膛那块皮肤剧烈的颤动,最终被顶破,里头的东西张开畸形的嘴巴朝着许唯一扑过去。

    人群发出惊呼。

    许唯一等到那东西快要扑到脸上的时候,看清了变种的动作后将之射杀。

    变种碎成渣。

    太凶残了。

    许唯一起身朝着苏犽说道:“我大概知道变种怎么寄生以及被寄生的人的共同特征是什么样的了。”

    “走吧,弄死他们!”

    校长跟在团长后面,追上去。

    “我看你这样儿,估计被算计了?”

    校长笑得贱兮兮的。

    团长瞥了他一眼,一掌将舱壁轰开:“既然要装糊涂,就蠢到底。”

    说完,他走了进去。

    校长跟进去,左右看了看:“这才是中央控制室。啧,果然是一根肠子能绕一百八十圈的人。”

    话音刚落,团长就已经消失在他面前。

    “卧槽!跑这么快?等等我啊。”

    中央控制室形如废墟,光屏也被破坏,闪着火花。团长站定在门口,看向蹲在墙角的四个人。

    查克和王大将都受了伤,前者和王大将对峙,想要弄死被他踩在脚底下的安娜。

    安娜砸着舰舱地面,像只被踩了背的乌龟,划拉着就是动不了。

    可没把他气坏。

    王大将脚底下踩着安娜的背,冷漠的劝:“她是皇室公主,你不能杀她。”

    查克愤怒到脸部扭曲:“他妈这坨玩意儿想废了老子,我不弄死她我就不叫查克!!”

    “嘁,说得好像你本来就叫查克一样。”

    查克以前的确不叫查克,离开军部后换了名字。但现在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吗?他只是打个比喻而已。

    “你让开!”

    王大将不动。

    “你他妈非要跟我作对是不是?”

    王大将冷漠脸。

    脚底下的安娜冷冷的瞪着蹲在他面前的魏智障,魏智障正拿着一根不知道从哪儿抠下来的毛毛逗弄安娜。

    “哎嘿嘿嘿,果然失忆了。”

    安纳恢复了男人的声音:“魏智障,我失忆了也记得你。”

    “!!!”

    晴天霹雳。

    魏智障手里的毛毛掉在地上:“他们不是说你被改造失忆只听坏人的话吗?”

    安纳呵呵:“想多了。那只是因为老子想打架。所有事情老子全都记得。”

    要不然他怎么会救查克?

    安纳仰头,蔑视查克:“听到了没有?老子救了你。赶紧磕头道谢。蠢货!”

    魏智障微张嘴巴,安纳变了。

    安纳一开口,查克整张脸都绿了。撸起袖子不管不顾就想要废了安纳。

    知道为什么仇恨值这么满吗?

    因为当时柯殿就要捏爆查克的脑袋时,安纳横踢过来一脚,正中查克裆部。疼得他直翻白眼,半天才清醒过来。

    清醒过后第一件事儿就是掐着嗓子弄死安纳,不过被王大将阻挠了。

    团长:“他呢?”

    王大将和查克一下子就听出团长问的是谁,恐怖组织头目,柯殿。

    查克:“被缠着。”

    团长懂了,不再过问。

    校长却不明白:“被什么缠着?”

    没人回答他。

    他只能自己去寻找答案。

    这时候,楚狰正好背着獾哥进来,正巧看到他们。

    “你们还没死啊?”

    语气中颇为遗憾。

    其余人冷冷的看着楚狰,查克:“你也没死。”

    太遗憾了。

    校长则是跳脚:“楚狰,好歹咱同事一场,有你这么诅咒老夫的吗?”

    楚狰没啥诚意的道歉:“误伤。”

    獾哥趴在楚狰的背上,直勾勾看向被踩在脚底下的安纳。

    安纳抬头,和獾哥对视一眼,脸上闪现挣扎。半晌后,似乎是体内某种天性占据了上风,但又和某种外来的天性相互融合。于是——

    “獾哥,只要你变成奶獾让本王子撸个够。本王子就赐你国宠之位嗷!”

    獾哥二话不说,跳下楚狰的背,几个前空翻重重落在安纳的背上。王大将倒是反应迅速的躲开,獾哥蹲下身,抓着安纳的头啪啪两声往地板上磕。

    “叫我什么呢?啊?叫我什么呢?”

    “放肆,本王子砰!你敢砰!我——砰!行了,有完没完——砰!大佬。”

    獾哥拍拍安纳的脸蛋:“见到大佬,知道该怎么做了?”

    安纳五体投地:“请带小弟征服星辰大海、一统宇宙,建立奶獾的王国。”

    獾哥很满意,对于新收的家族成员勉勉强强能接受。

    唯一不太满意的是:“你这发色真丑。”

    安纳摸了一把自己的光头,这要怎么解释呢?

    “改天我戴顶银白色假发。”

    “原来你的审美并不扭曲。”

    獾哥感到很欣慰,家庭成员的审美观还在水平线上。

    校长很惆怅:“这是注射了什么种族的基因啊。”

    楚狰:“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蜜獾。”

    校长双眼放光:“会不会变成奶獾?”

    那样的话,作为叔公就有名正言顺的理由撸小辈的毛了。

    楚狰:“变态。”

    然后抱着青年獾远离校长这个变态。

    “走,小宝贝,咱报仇去。”

    说完,就朝着某个发出巨响的方向走。

    团长跟随其后,校长也跟了上去。

    查克想到发出巨响的地方有什么人,脸色跟着阴沉不已。而王大将、魏智障和安纳也跟了上去。

    獾哥将王大将给他的人鱼王犯罪证据又还给了他:“不用我保存了。”

    他们停了下来,往下看。底下是一个广阔的平台,十几米的长宽度,原本是作为机甲检测的地方,现在空荡荡,正好适合打架斗殴的地方。

    柯殿正在和一个人打,两个人的速度都很快,几乎只能看到残影。一会儿升至半空,一会儿又落到地上,简直可以跟电影特效相媲美。

    平台被毁了将近一半,地上全是坑坑洼洼。

    此时,柯殿拎着和他对打的那个人从十几米高的地方狠狠的甩下去,又用粒子炮轰向那人。那人摔下去,砸出一个两米的深坑,差点把舱板都砸穿。

    查克:“幸好当初考虑到不着陆,修狂欢星舰的时候采用最厚最坚硬的材料。”

    要不然,现在整个狂欢星舰都得漏风——不对,真空状态下没有风。

    烟尘滚滚,一个身影没有任何停顿的从深坑里蹿出来,抵上柯殿将他狠狠砸出去。

    速度、力量几乎一样,简直是可怕。

    校长:“这谁呀?”

    獾哥偏头看向查克:“原来这就是你们的底牌。”

    把楚狰骗出去送死,又用人鱼王犯罪证据把柯殿引过去。明明知道柯殿是个完全进化体变种,却将完全不是对手的王大将留在中央控制室。

    这么做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拥有能够杀死柯殿的底牌。

    而这个底牌不仅在于武力值和柯殿相当,应该还有别的原因。

    如果团长和查克都想报仇,难道亲手报仇不是更痛快吗?

    查克打不过柯殿,团长绝对能和柯殿一战,甚至有很大可能不会输。

    但他没有亲自对付柯殿,那就说明现在柯殿的对手,拥有特殊的身份。

    能够帮助团长达到最大的报复目的。

    此时,他们看到了和柯殿对打的人的正脸。

    一个中年男人,脸部轮廓和柯殿竟然有点像。不过那个男人比较严肃、正气。

    校长惊呼:“柯基!”

    啥?

    校长不太好意思的摆手:“不是,抱歉。时间过太久,一时没记起他的名字。他叫柯王,没错,这名字很特别。他哥哥叫柯君,兄弟俩合起来就叫君王,他爸妈真是有文化。”

    “……”

    魏智障:“敢问校长名讳?”

    校长哈哈笑,假装听不见。

    獾哥:“柯王是什么人?”

    校长:“星战时代的战神。”

    楚狰:“跟柯殿什么关系?”

    “咯腚?他爸妈真有文化。”

    楚狰等人就静静的看着校长不说话,柯殿忙于应付的同时还抽空给了校长一攻击。

    要不是团长站他旁边顺手解决了那攻击,现在估计要骨折了。

    校长唉声叹气:“现在的年轻人,对老人太不友好了。”

    楚狰:“快点说。”

    校长指了指团长和查克:“他俩比我清楚,怎么不问他们?”

    “因为他们不会回答啊。”就算是魏智障也忍不住鄙视校长了。

    王大将此时说道:“柯君、柯王,都是星战时代的战神。比现如今的叶大元帅、洛德元帅等……包括团长都更早成名,在他们兄弟因理念不合而发生矛盾分开对战之后,叶大元帅等人才崛起。”

    星战时代也分为前期、中期和后期。

    前期群星荟萃,很多著名的初代狂兽人都在星战前期大放异彩,但也早早陨落。中期则是柯家君王两位战神支撑起当时的三重星系,共同对抗虫族。

    直到后期,柯家君王因理念不合,公开对战。恰好叶大元帅等人崛起,全都站在柯王那一边,将柯君以及虫族驱逐出三重星系。

    然而三重星系社会体系建成之后,首星的荣耀碑上却抹去了柯家兄弟的存在。

    甚至连史书上都只是草率记录了柯家两兄弟的名字。

    “因为乱石堆的初代头目,就是柯君。”

    柯君一手创立了最初的恐怖|组织aant,公然和三重星系对抗。这样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自然不会以光明荣耀的身份记录于史书。

    “所以柯殿是柯君的血脉。”

    楚狰抬头说道。

    于他而言,柯殿是个老熟人了。

    这些年,对方一直躲在乱石堆,却总能暗中搅动星系和平。说来,他好几次解决的事件,都有柯殿的手笔。

    这个人,狡猾如狐,且没有半点情感。

    “已经完全被洗脑了知道吗?没有梦想、没有未来,只有满脑子犯罪念头。三观扭曲,遇到他,不用讲道理,直接斩杀就行。”

    楚狰抱着胳膊,冷漠的看着被打得有点惨的柯殿,选择毫不犹豫的攻讦他。

    他出身于乱石堆,从小到大每天都要进行那种让人疼到疯狂的变种实验。

    以前的实验不像现在这样,只需要一管试液注射进去,也许会导致失败,至少不会有太强烈的痛感。二十几年前的基因变种实验刚起步,所有成果都要一一试验。

    首先实验品的痛感就不被考虑在内,直到后来实验升级,很多实验体都受不了疼痛自杀。为了节省材料,他们不得不将实验品的痛感考虑在内。

    起初是破坏他们的痛感神经,后来发现会破坏实验记录。这才研究出不会让实验品感到痛苦的试液,过程花了十年之久。

    楚狰从那些数不清的实验和训练中活了下来,成为乱石堆最看重的变种实验体之一。

    另一个就是柯殿。

    跟他相反的是,他无时无刻想要逃走。柯殿却是甘心成为实验品,甚至破坏过他的逃跑计划,令他险些丧命。

    说起来,他俩这仇还挺大。

    楚狰记了十四年之久,一直想要报仇。

    安纳:“等等,柯王还没死?”

    团长回头看王大将,后者陡然记起来。

    透明舱里的退伍士兵。

    “他来找我,希望自己亲手解决家里的事情。”

    所以就把他封在透明舱里,维持最后一刻生命。等到柯殿到来,亲手解决。

    这就是查克的底牌。

    同时,也是团长的报复。

    团长笑容和蔼:“虽然说是他们的家事,但是我也得为我的妻子讨个公道。”

    说完,他就跳下平台,落在柯王和柯殿这对叔侄俩面前。

    柯王苍老的声音说道:“这是我的家事,你答应过让我先解决家事。腓特烈。”

    团长声音平和,似在讲述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我只是答应,给您一个机会处理家事。我妻子死无全尸,我得报仇。”

    柯王也知道当年的事情,沉重的叹了口气。

    “是我的错。”

    如果他能早点想通,早点把侄子从乱石堆带出来。也许悲剧能够少一点。

    楚狰也跳下平台,獾哥跟上去。但楚狰却跟他说:“小宝贝,他的事你不要插手好不好?”

    獾哥定定的看着楚狰:“没人能要求獾哥做獾哥不喜欢的事情,也没人能阻止我想要做的事情。”

    楚狰:“那我请求你好不好?”

    獾哥抬高下巴:“我不会理睬小弟的请求。”

    顿了一下,他说道:“不过伴侣的请求,我是会考虑的。”

    楚狰的心情一夕间还真是跌宕起伏,从无奈到大喜。

    “你说伴侣的请求?”

    “没错。”

    獾哥一般都会同意伴侣的请求。

    楚狰大喜过望,一把摘下假发,充满期待:“那现在呢?”

    “……”獾哥一拳砸向楚狰:“玛德智障!”

    一拳砸过去后,獾哥离开平台,和魏智障他们蹲在一起看打戏。

    这行动,已经是默认了。

    楚狰一下豪气万千,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胸。

    碎了。

    软硅胶做的,质量不太好。

    楚狰嫌弃的脱下被拍碎的软硅胶大胸,决定下回换一家。

    柯殿停下,浑身狼狈,嘴角还挂着笑。

    “你们要一起上?”

    楚狰:“不。我有家室了,别看我。”

    “…………”

    团长和柯王扫了眼楚狰,很无语。

    这种蛇精病绝对会被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星际平头哥相邻的书:大司马漫威大和尚开着房车回大唐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暗流之门宇宙拒绝毁灭东武录大宋好相公三国之烽烟万里无限之万界穿行活在漫威的二次重生者无限寻道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