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079

【书名: 星际平头哥 第79章 079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死亡万花筒     眼前的人是安娜, 又不像是安娜。

    光着头, 假发不知道甩哪里去了。两边脸颊布满红色的纹路, 延伸到脖子下面。眼睛赤红色,脚掌变成类似于大鸟的爪子, 锋利的指甲落在地上向后滑动的时候,留下深深的划痕。

    尾巴尖尖长长,布满黑色的鳞片, 正反光。

    安娜似乎失去了神智,如同当初在蜥蜴星球被注射了那些实验液体的獾哥。

    獾哥躲开的时候就认出来了,同时松了口气。

    这说明这只死人妖不是被寄生,只是像他一样被注射了实验液体开始发生基因进化。

    然而獾哥不知道的是,那些实验液体就是用来生产变种的。

    有些进化到完全体, 就是成功的变种。有些进化失败就会成为那些恶心的变种。

    比较幸运的是目前安娜没有变得很丑很恶心, 只是脸上添加了红纹, 虽然一开始看冲击挺大。但看久了, 还觉得挺妖异。

    獾哥摸着下巴,果然只要是是对称,看久了都会觉得挺好看。

    没错, 安娜脸上和脖子上的红纹十分对称, 看习惯之外还挺美。

    查克从外面进来,就站在獾哥身旁。权衡利弊之下, 他选择将敌意放在安娜身上:“我们一起对付她, 结束后再解决我们之间的事。”

    獾哥干脆的拒绝。

    查克:“现在的军校生都这么感情用事了吗?”

    根本的理智判断在哪里?

    獾哥大拇指指着安娜:“我表哥。”

    亲人对上仇人, 毫无疑问被ko。

    查克脚步挪动了一下, 将对付目标变成了安娜和獾哥两人。

    他嗤笑了一声:“他现在失去神智,还能认出你?”

    獾哥笑而不答。

    下一秒,安娜果断的放弃攻击獾哥,对着查克狰狞的嚎叫一声便冲上去攻击。

    查克:“……”

    失去理智还能专门挑他来打?

    骗人的吧。

    獾哥哼哼冷笑。

    你对死绒毛控一无所知。

    獾哥将查克和安娜抛下,转身朝着里面跑。

    响蜜鴷在刚才的对打中聪明的躲起来,当发现舱壁被轰碎后就飞了进来。在獾哥头顶上盘旋两圈后向前飞,獾哥跟了上去。

    不多时,响蜜鴷在前方上空飞行了两圈后极为迅速的逃了。

    獾哥脚步顿了顿,便继续向前走。

    还是熟悉的中央控制室。

    魏智障仍旧昏迷着,倒是王大将,看上去情况不太好。王大将躺在角落里,将魏智障护在身后,身上都是鲜血。

    腹部似乎受了重伤,左手捂着伤口,那伤口还在流血。

    而巨大的光屏前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背对着獾哥。

    獾哥走进去,轻微的脚步声在静谧的空间格外响亮。王大将抬头就看到他,虚弱的吐出一个字:“……跑。”

    獾哥没有理睬,双眼充满战意的盯着那个身影。走到王大将和魏智障的身边。刚停下,昏迷中的魏智障突然翻身,一把抱住獾哥的脚,笑得十分猥琐。

    “噫嘻嘻嘻……獾哥,是你求我踩肚皮、吸肚皮的哦。嘻嘻嘻……”

    气氛一下就变得尴尬起来了。

    刚才凝重的、生死一线的气氛完全被破坏殆尽。

    獾哥觉得他还是对于死绒毛控一无所知,他们总是能够刷新他对死绒毛控的认知。

    轻轻一脚把魏智障踢开,獾哥挡在王大将面前:“你就是幕后主使者?”

    那个身影背对着他们站了一会儿,回过头,一张笑脸出现在他们面前。

    獾哥拧着眉头看了半晌后说道:“果然是坏人,长得好欠揍。”

    “……”柯殿盯着獾哥看,目光有些怪异:“你就是楚狰的心上人?”

    “光天化日之下,谈论这些不太好吧……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情敌?”

    柯殿脸色变得微妙起来:“不是。”

    “不是什么?”

    柯殿静默不语,露出身后的光屏。

    他身后的光屏一小半是人质所在的中央控制室,另一大半则是楚狰被众多变种围攻的画面。

    楚狰露出完全体形态,面对变种的车轮战,露出了疲态。獾哥明显的看到他受了伤,脖颈处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淋漓。

    那道伤很危险,靠近喉管。

    感觉再深一点就能直接切断喉管。

    獾哥沉下脸,歪着头询问:“你拿到想要拿的东西了?”

    柯殿弯唇:“你猜我要拿什么东西?”

    獾哥:“人鱼王的犯罪证据。”

    柯殿将目光落在他身后的王大将,后者无畏冷漠的态度。

    獾哥秒懂:“还没有拿到。我挺惊讶你会跟人鱼王混在一块儿。”

    闻言,柯殿看向獾哥:“我们都是坏人,混在一块儿很奇怪?”

    他漫悠悠的询问,不急于出手杀死王大将和獾哥,更不急于抢走人鱼王的犯罪证据。胸有成竹的样子,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给了他这样的底气。

    獾哥略微惊讶:“人鱼王那种懦弱的东西,你怎么会将自己和他混为一谈?”

    “什么?”

    “强者,永远不会与弱者为伍。”

    在獾哥看来,战斗力跟弱鸡一样都是能够吃掉的对手。然而像人鱼王这种靠控制蜥蜴星人为自己开路,还狂得跟自己天王老子似的玩意儿,就是真正的弱者。

    连吃掉都不屑。

    柯殿顿时哈哈大笑:“你还真有趣。怪不得眼高于顶的楚狰会看上你,叶弥欢……叶家,说起来,叶家还是楚狰的救命恩人。我还以为楚狰看上你,是在报恩。”

    獾哥撇嘴:“你一会儿说楚狰眼高于顶,一会儿又说他看上我是在报恩。前后矛盾,傻逼。”

    挑破离间的话,麻烦有点技术性。

    看不上谁呢?个傻逼。

    明晃晃的,獾哥那态度就是在说‘你们都是傻逼’。

    “啧。”獾哥扫了眼光屏,低头问:“忽略我,你能保证魏智障的安全吗?”

    王大将顿了一下,道:“可以。”

    但没说的一点是,人鱼王的犯罪证据在他身上。就算他能带着魏章逃跑,柯殿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獾哥伸手:“人鱼王的犯罪证据给我吧。”

    王大将沉吟不决。

    “我是叶家人。”

    叶家就是一块金字招牌。

    王大将脱下自己手腕终端扔给獾哥:“全都在里面。”

    獾哥接过那个终端,瞥了眼柯殿,转身就跑。

    柯殿眼神闪了一下,身形一晃,出现在獾哥的前面。

    獾哥的速度已经足够快了,没想到柯殿的速度居然比他还快。

    果然是完全进化体的变种,各方面都趋近于最高级物种。

    柯殿伸出手来,想要抓住獾哥。但横空飞来的安娜插|进两者之间,阻断了他的动作。

    查克气急败坏的跳进来:“沃日尼玛!打架就打架,揪我头发算什么意思?你自己光头就想把别人头发都扯光吗?”

    查克赤红了眼睛,头顶上有一小块秃了。估计是让安娜给扯的,怪不得他气成这样儿。

    獾哥突然指着柯殿对查克说:“你仇人在这儿。”

    查克一顿,慢慢转身面对柯殿。一对上那张熟悉的笑脸,瞳孔紧缩,随即是混乱的回忆和心中的仇恨掺杂在一块儿,怒气几乎吞没他的理智。

    混乱的火海中,温柔美丽的女人听到小孩的求救声,跑回去救他。却被一柄匕首没入心口,无法抢救。

    那小孩,有张一见难忘的笑脸,如狐狡诈。

    查克呼吸一重:“米拉。”

    米拉是他的姐姐。

    柯殿微微一动,没有似乎不解查克为什么陡然间对他充满恨意。

    查克低着头笑:“不记得我?”

    柯殿:“仇人太多,想不起来。你能提醒一下吗?”

    态度可谓嚣张。

    獾哥趁此机会越过他们,率先跑了出去。

    柯殿眼角余光冷漠的瞥了眼獾哥的背影,并不急于追上去。

    反正全都是瓮中之鳖,不着急。

    查克:“十三年前,奥克利托军事要塞,变种突袭。米拉……”

    柯殿歪着头,似乎还是想不起来。

    查克愤怒到整张脸微微扭曲:“战舰发生爆炸前,你欺骗米拉,杀了她!”

    最后还当着他们的面,引爆了战舰。让他们想要保存米拉的尸体再移植人工心脏的希望都完完全全的毁灭!

    所以,怎么可能不憎恨变种?!

    这群该死的怪物杀了他的家人,毁掉了他的家!

    柯殿恍然大悟一般,轻飘飘的说道:“我似乎想起来了,当时我也没想到会有人蠢到相信了。”

    “蠢到……相信了?”查克陡然暴怒:“她只是想要救人而已!!!”

    暴怒的查克将手心上的魔方解锁到极致,魔方光芒大盛,蓄积了巨大的能量,对准柯殿发射。

    光芒照亮柯殿的脸庞,笑容已经消失,变成极致的冷漠。

    那又如何呢?

    那种情况下,面对乱石堆出来的变种,居然还会因为变种是幼崽形态就选择相信。不是愚蠢,还能是什么?

    所以丢掉性命,只不过是愚蠢所需要付出的代价而已。

    巨大的能量到了柯殿面前,本来要炸开。却在眨眼间,分解成小小的光点,融入空气中。

    查克瞳孔紧缩。

    柯殿嘴角带笑:“重新介绍一下,我叫柯殿,来自乱石堆。种类为变种,能力之一是,分解宇宙中任何一种能源。”

    所以,任何攻击都是无效的。

    獾哥从光屏中看到楚狰的位置,于是动身想要到他身边。

    狂奔到中途,停下沉思。

    这他妈是哪里?

    我在哪儿?左右前后哪个方向是正路?

    獾哥忘记自己是路痴了,不管是大草原上叱咤风云的蜜獾大佬,还是三重星系首星被称为废柴的叶弥欢,都特么是路痴。

    不管重生前还是重生后,只要看见路就一往无前,眼睛所能见到的前方就都是坚定的人生态度。

    现在到了关键时刻,人生态度遭到了天翻地覆的倾塌。

    獾哥沉重的叹口气,用兽语嗷嗷了几声,试图召唤响蜜鴷。

    幸好之前那只响蜜鴷跑得不是很远,在附近进餐之后就飞过来了。

    一阵没有障碍的沟通之后,响蜜鴷飞向舱顶盘旋了几圈后,朝着一个方向飞过去。獾哥紧随其后,过了一会儿就看到层层叠叠朝着一个方向扑过去的变种。

    抓住一只变种的脖子,拧断。没忍住,朝着变种的头部啃了一口,呸呸两声吐出来,味道腌制得不够味儿。

    随手抓住另一只变种,扯断他身上的触手,啃一口,味道不错。再啃一口,呸,难吃。

    一条触手居然恰好只有一口能吃,因为那一口里包含了毒囊。那样劲辣的味道,配上鲜嫩多汁的肉质,入口即刺激味蕾和大脑,口水分泌,吃了一口就欲罢不能。

    獾哥抬头,满眼都是美食在面前诱惑他。

    ‘来吃我,快来吃我~’

    獾哥小表情严肃:“都排队,排好队。”

    獾哥这就来。

    奇怪的是,这群变种面对獾哥竟然像是毫无还手之力一般,甚至可以说害怕得瑟瑟发抖。明明身体本能在告诉他们要赶紧逃,但是面对那可怕的食变种恶魔,他们完全动弹不得。

    弱小、可怜、无助的被拧断脖子,啃掉触手,如同盘中大餐,只剩下等待被吃的命运。

    楚狰微张嘴巴,头一次感到吃惊的情绪。

    这群让他烦不胜烦又有些束手无策的变种,在獾哥面前竟然像是一盘等待被吃的肉!

    就连那些麻痹了他的神经和肌肉的毒素,在獾哥看来,只是佐料一样的东西。虽然味儿大了点儿,吃多了还有点上头。

    有只变种‘啊’的尖叫一声,把自己的脖子送到楚狰面前,满脸绝望:“我求你杀了我!!”

    楚狰冷笑。

    他怎么会愿意满足这群想要杀他的变种的愿望?

    况且小宝贝要吃的食材一定得新鲜,要不然吃坏肚子怎么办?

    ……你他妈不觉得他吃变种含有毒囊的触手更加容易吃坏肚子吗?跟食材的新鲜比起来到底哪个更容易吃坏肚子?

    等等,为什么那么快就接受了自己是食材的设定?

    变种差点哭晕,最后还是让獾哥拧断脖子,啃掉触手。

    獾哥随意抹了下嘴巴,打了个饱嗝。抬头,笑容灿烂,居然还带着艹天日地的霸气。

    “楚蛇精病,獾哥来救你了!”

    楚狰愣住。

    他想起之前小宝贝说过的‘谁要是欺负你,獾哥就打他们’、‘獾哥会救你的’,他以为是小宝贝处于幼崽形态说的稚气话,再加上他对于自己武力值的信任,因此不太放在心上。

    只是当时挺感动,笑一笑就过去了。

    他的确是没有想到,小宝贝真的会在他陷入危险,劈开道路,斩杀那些想要他性命的敌人。走到他面前,疯癫醉态还记得说要救他。

    楚狰抬手,捂着胸腔心口处。

    那里有一颗心脏,横冲直撞,撞得胸腔疼痛。

    但是,感觉很新鲜。

    让他头一次强烈的产生了自己活在世上的感觉,那样鲜明生动的存在。

    令人感动不已。

    楚狰伸出手:“小宝贝,过来让我抱抱。”

    现在,此刻,强烈的想要碰触到小宝贝的渴望。

    獾哥直勾勾的盯着楚狰,半晌不说话。

    楚狰心里涌起不详的预感,他觉得自己应该什么话都不说,直接扑上去拥抱亲吻就足够了。

    然而来不及了,獾哥小幅度的偏过去,嘟起嘴啐了口:“好脏哦。獾哥才不会抱呢。”

    全身上下都是血的楚狰,大部分来自于被斩杀的变种。看上去的确很脏,很狼狈。

    楚狰:“…………”

    只要你不说话,此刻我还是爱你的。

    “……喝醉了?”

    青年形态的獾哥偏过脸,两手背在身后,企图营造出才没有撒谎的假象。他嘟哝着:“才没有喝醉呢。我才没有喝酒,我才不会喝醉,一点都没醉,很清醒呢。”

    楚狰:头一次认识吃毒液跟喝了酒似的。

    不,之前在毒蛇区也见识到了。

    只是没想到小宝贝居然是对于所有毒都免疫的体质,可以说是很大的一个外挂了。

    楚狰向前跨一步,弯腰露出青年,埋进他的颈窝里深呼吸一口气:“最爱小宝贝了。”

    “……”獾哥失神:“弄脏了。”

    捏着被染上血的衣角,獾哥表情委屈。

    楚狰瞪着獾哥,匆忙捂住鼻子。

    尼玛为什么还这么可爱?

    简直可爱到完全想扑倒啊!甚至比小奶獾还要可爱!!

    更可怕的是小奶獾只会引发楚狰想要吸獾的兽性,青年形态的小宝贝则是完全激发楚狰想要扑倒的兽性——但现在是能干扑倒那种羞羞事情的时候吗?

    把持住!

    楚狰深吸口气:“正义最终会战胜邪恶。”

    虽然嘴里这么说,表情也很义正言辞。然后楚狰的双手悄悄的朝着獾哥的腰以及腰一下行动,仿佛那双手完全不受控制一般。

    “正义。正义、正义、屁股、正义——啪。”

    楚狰用力拍打自己的手,然后又不受控制的搭上獾哥挺翘的臀部,捏了捏。手腕被抓住了,他心虚的解释:“我大概是中毒了。”

    獾哥嘻嘻一笑,然后把他手腕掰脱臼了。

    楚狰忍着不出声儿,盯着自己脱臼的手腕,拍打了一下。

    “该!”

    现在是耍流氓的时候吗?

    楚狰一边把手腕接回去,一边目光阴沉的盯着头顶上那些几乎无处不在的电子监控。

    “走了,小宝贝。咱算账去。”

    獾哥歪头,猛地双眼放光:“往哪儿走!”

    一副完全不在乎敌军多少,只需要地点的豪迈。

    “往前走。”

    獾哥两脚拐了一下,朝着后面走。

    “出发!”

    “……”

    楚狰叹口气,把獾哥扛自己背上:“我背你。”

    “我自己走。”

    “大佬都不需要自己走路。”

    “真的?”

    “真。”

    獾哥拍拍楚狰肩膀:“我带你征服星辰大海。”

    下一秒,趴在楚狰肩膀上睡着了。

    楚狰侧头看搭在自己颈窝睡得一塌糊涂的小宝贝,心柔软得不可思议。

    柯殿从光屏上收回目光,眼里冰霜成灾。

    “真幸运。”

    他回头,看向吐血的查克,将两只手笼在一块儿,垂眸望着腹部的一道伤痕。

    那是查克伤的,原本是朝着心脏而去。查克伤到他,代价是自己的肋骨断裂,插进肺腑。

    不愧是从星战活下来的初代狂兽,完全狂兽态之后,还是很厉害。

    柯殿毫不在乎腹部的伤口,慢悠悠朝着查克走去。

    “其实我没想要杀你,毕竟当我想起来的时候,还是很感谢米拉。”

    因为她是唯一一个想要救他的人,虽然他还是认为米拉很蠢。

    “不过我现在心情不好,所以还是只能杀了你。抱歉。”

    说完,他张开五指。

    查克的脑袋仿佛是被一只大手捏住一般,慢慢挤压。

    毫无疑问,他的脑袋将会被挤爆。

    到时候,即使生科院医术最高明的医生也救不了他。

    王盛挪到陆峦脚下,抬头试图跟对方讲道理:“生命何其短暂,请一定要珍惜生命。”

    劫持星舰,还拿着离子大炮对轰星舰,这份敷衍的人生态度实在让人看不过眼。

    阿亚、林立、许唯一和苏犽几人排排站,齐刷刷用眼角余光瞥好为人师的王盛。

    林立不耐的撇嘴,走过去拎开王盛,直接对着陆峦开战。

    妈的智障,也就王盛还把陆峦当成想要自杀的生无可恋青年。

    之前和aant对战过,因此林立知道恐怖|组织的头目身边有个青年,是头目的得力助手。

    那青年很特别,经常散发着生无可恋的气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星际平头哥相邻的书:大司马漫威大和尚开着房车回大唐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暗流之门宇宙拒绝毁灭东武录大宋好相公三国之烽烟万里无限之万界穿行活在漫威的二次重生者无限寻道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