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078

【书名: 星际平头哥 第78章 078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变种完全进化体对于失败的变种来说, 有着难以克制的吸引和渴望。

    缺陷的基因本能促使他们前仆后继的靠近变种完全进化体, 企图将其吞噬, 使自己进化。

    这种本能甚至令他们失去理智,不去判定危险程度, 忽视生命安全。

    即使前面有那么多变种被斩杀在自己面前,他们仍旧无视心中巨大的恐惧,踩过同伴的尸体扑到楚狰面前。

    争先恐后, 哪怕是啃噬到一块肉都仿佛能够解渴一般。

    这些失败的变种的攻击虽然不足以致命,但是前仆后继像蚂蚁一样扑过来,也让人有些疲于应付。

    楚狰用尾巴将一只从背后偷袭的变种甩开后,抽空看了眼团长。

    团长站在不远处观看,脸上带笑, 丝毫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楚狰琉璃色的兽瞳一片冰冷, 从团长提出让他吸引变种就知道对方在报复。

    变种围攻不足以让他死亡, 但受伤还是很可能的事情。

    不过情况比他想的要好一些, 至少团长没有趁机动手脚。

    猛然拽住一只变种的脖子,用力扭断后,楚狰转身就跑。

    边跑边观察, 这群失败的变种完全被他吸引过去。可以说明另一只变种没有在中央控制室, 或者说对方不是使用兽态在行动。

    那么对方会出现在哪里?

    防护罩正在开启,而变种全都被楚狰吸引过去。王盛等人原本四下散开, 偷袭变种。没想到变种全都朝着一个方向跑, 这让他们一时间不知该不该追上去。

    阿亚询问:“还追上去吗?”

    王盛摇头:“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将他们吸引过去。”

    林立追上去, 越过阿亚的时候交代一句:“我追上去。”

    刚才看到了老大的身影, 因此追过去帮忙。

    王盛:“我们先回去,保证其他人的安全。”

    阿亚:“变种全都跑了,应该安全了吧。”

    许唯一摇头:“寄生。现在我们不知道三千多人质里,有没有人被寄生了。也不知道外面是不是还有人被寄生,正在逐渐变成变种。”

    回头看了眼:“防护罩正在开启。狂欢星舰后招挺多。”

    许唯一只需看一眼就知道眼前这个中央控制室有问题。

    此时,在中央控制室前面的一块巨型圆柱台子上,陆峦出现在上面,按了其中一个按钮。

    顿时一块巨大的光屏出现在众人头顶上,光屏出现宇宙星空,广褒无垠。

    光屏中的星空逐渐扩大,最后定在一架战舰。

    战舰上装有舰炮,正在蓄装能量,隐约可见能源储备、大炮蠢蠢欲动的一幕。即使是静态也让人感觉到那恐怖的力量,令人心生畏惧。

    在场一些人认不出来这是什么,但也有些人认出来了。

    那是离子大炮。

    专门用来攻打星球的离子能源武器,因为每次使用都会耗费极其巨大的能源,相对而言拥有巨大的威力。因此被军方定为一级武器,专门用于攻打星球。

    并且只能在星球大气层之外使用,属于宇宙级别的一级武器。

    只需要一击,整个狂欢星舰都会在瞬间炸成碎片。

    这他妈是真疯了!

    打算全灭吗?

    本来以为变种就是唯一的王牌,没想到居然还有全炸的底牌!

    果然是星际排名第一的恐怖|组织,足够疯狂。

    “这种时候就不要夸赞反派了好吗?”

    王盛忍不住吐槽。

    许唯一说道:“其实反派这种誓死如归的精神十分值得我们学习。”

    “不用了,谢谢。”

    大概只有你才会去学习这种把犯罪当事业的精神。

    说到这里,王盛忍不住叹息。

    他认出陆峦了,生无可恋青年。

    果然是不想活了。难为他给讲了那么多励志故事,最后还是不想活。

    陆峦毫无起伏的声音传遍了整个中央控制室:“你们配合点,我们办完事就走。”

    说得好像只是来买点东西,买完就走一样。

    话一说完,底下立刻有人蹲下抱头:“别杀我,我家有钱!”

    其余人无奈的看着这些蹲下抱头的人,很想槽一下他们。

    人家不要钱,他们之前早就蹲下用钱求饶了。

    没用。

    一看就是干大事儿的犯罪分子。

    于是他们选择了蹲下配合。

    此时此刻,钱都买不了命,也就只能选择听话了。

    防护罩正开启到一半,陆峦却没有要阻止的打算。

    只要有离子大炮在,整艘星舰都会被炸毁。压根没防护罩什么事儿。

    王盛几人也跟着蹲下,盯着台上的陆峦看,伺机将他撸下来。

    阿亚:“他们要办什么事儿?”

    王盛:“我要能猜透他们什么想法,早就把恐怖|组织一锅端了。”

    “难道跟人鱼王审判那事儿有关?”许唯一猜测道。

    “恐怖|组织什么时候掺和进这事儿?”

    “不管什么事儿,只要能搅动星系,他们都会做。”许唯一回头:“苏犽,你看什么?”

    苏犽:“我在看离子大炮的方位。”

    众人纷纷抬头看光屏,没能看出离子大炮的方位。

    倒是许唯一陷入沉思。

    苏犽问他:“你还记得没扩大之前,什么样儿吗?”

    他问的是光屏投影没有扩大之前,宇宙星辰的位置。

    许唯一摇头,刚才他的注意力在变种身上,一眨眼间没有看到。

    他懂苏犽的意思,只要记得光屏扩大时星辰的位置,就能推测出离子大炮大致的方位。

    第二军校校长举手:“我记得。”

    几人看过去,校长眨眨眼:“哦,我习惯记住星轨位置。尤其是首星附近。”

    姜还是老的辣。

    王盛:“校长,你好。我是今年的新生,一直很崇拜您。”

    阿亚:“能签个名吗?”

    苏犽:“嗨,我第一军校的。一直很仰慕您。”

    被马屁拍得飘飘然的校长立刻就说道:“我大概知道装载离子大炮的战舰在哪个方位了,我们可以估测离子大炮在真空中的速度……关于这个,我记得书本上有记载。你们都有背下来吧。”

    几个人点头。

    这是必考的项目。

    “只要方位和速度推测完毕,我们就能在离子大炮攻击过来的时候率先偏离星舰的位置。”

    许唯一此时已经开始计算:“不太容易。离子大炮攻击范围过大,从离子大炮开始发射到击中星舰,以及星舰偏离现在位置的时间和速度来算,星舰安然无事可能性不大。肯定会有一部分受到损坏,目前在真空状态下,从星舰损坏到等待星际警察救援不太实际——星舰出现破损会自动启发报警功能,但舱内氧气流失速度不足以支撑星际警察到来。就算星舰内有救生舱,但是根据一级星舰救生舱储备数量准则,完全救下星舰内所有人不可能。”

    “最重要的一点,星舰内有变种、恐怖|组织,还有最可怕的一点是我们不知道他们到底还有没有后招。”

    “另外,你们不觉得奇怪吗?随便一艘战舰出现在首星大气层外面,还动用可以用来攻打星球的一级武器。首星星航军警和侦察机全都死了?”

    首星何其重要。

    大气层之外布有严密的军队、战舰和侦察机,狂欢星舰虽然不着陆星球,但也在首星防线之内。否则他们也不敢屏蔽全息信号、切断星舰内所有人和外界的联系。

    正因为在首星防线内,安全得以保证。

    校长重新审视了眼前这群新生,他们优秀得令他注目。

    他是认识这群新生的,他们在新生中不算多瞩目,但也列于优秀行列中。但可能态度有些不端正,不够好学,偏执于旁门,导致学业方面不算出类拔萃。

    因此在导师中没有得到最好的评价。

    如果不是现在就站在他们面前听到这番推测,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们面对生死存亡的危机时冷静沉着的对待,估计要等到他们都毕业了进入军部大放异彩,他才会注意到他们。

    校长感到欣慰:“所以你们在和第一军校对比赛中是放水了吗?”

    “……”

    现在是追究这种小事的时候吗?

    能不能正经点稍微像一个令人尊敬的校长?

    然而如果校长画风正常的话他就不是一个会为了萌物而变装当守门大爷的人了。

    “没的事。”王盛摆手,很虚伪的解释:“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去你的友谊第一。

    校长:“我记住你们了。”

    下回要是对比赛还输再统一清算。

    “首星防线也有缺陷,只要注意到就能够潜伏进来。规模不能大,譬如最多只能潜伏进来一艘战舰。但这也够呛了,如果潜伏进来一舰的变种或是虫族幼崽,整个首星就都遭殃了。但从这一点也能说明,军部星航那一块儿有奸细。能够知道防线缺陷必须是军部内部的人,同时研究多年才能注意到。”

    校长将这些军部内部的秘密告知这群新生,是存了培养的心思。

    “诚如许唯一所说,星舰偏离的时间和速度不足以躲过离子大炮的射击。但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

    “空间跃迁。”

    “星舰目前的位置正好和首星一个跃迁点距离不远,只要开启空间跃迁,时间和距离都比较短,容易控制。意外发生概率比较低,再加上防护罩的作用,普通人也能够抵抗住空间扭曲带来的压迫感。”

    “空间跃迁在哪里?”

    “这就得问团长了。”

    几个人顺着校长的目光看向如今唯一还站着的团长,后者仿佛一普通游客,盯着光屏看。看完后又盯着陆峦看,好像在观察什么一样。

    “遇到这种事情,态度还这么淡定啊。”

    校长瞪苏犽一眼:“你懂什么?大人物都这样。”

    闻言,几人露出惊叹的表情。

    校长以为他们要询问,正打算卖点关子再满足他们的好奇心。

    王盛:“不愧是校长,认识的大人物都特别多。既然如此,麻烦您跟团长接洽,跟他说说我们的计划。”

    校长:啊?

    阿亚:“校长好厉害。”

    苏犽:“不愧是第二军校校长。”

    许唯一:“加油。”

    校长:……行了行了,虚伪!

    作为毕生梦想是吸遍宇宙萌物的校长,说实话能担任第二军校校长主要还是因为他皇室亲王的身份。真正的武力值并不太高,勉勉强强能从星战时代活下来那种。

    因此恰好就认识团长,正好认出他来了。

    陆峦看了会儿团长,发觉对方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就收回目光。

    眼神放空,陷入沉思。任由生无可恋的阴暗气质包裹住自己。

    ……反正没收到要打架的命令,那就干脆无视好了。

    校长蹲到团长脚底下,拽了拽他裤脚。

    团长低头:“有事?”

    校长静了几秒,惊讶的询问:“你怎么保养的?”

    明明岁数相差不大,但是站在一起就差了一辈。

    “……”

    校长不太好意思的轻咳几声:“忽略。”

    说完,就把他们的计划详述了一遍。完了忍不住问:“你不出手?”

    团长:“用不到我。”

    校长皱眉,看了一圈中央控制室。

    “身为外人,我不太好说什么。不过,当年的事情谁都不愿意看到。不能把所有的罪都怪在楚狰身上。”

    团长眼神凉薄冷漠:“知道是外人,就闭嘴吧。”

    校长心气一上来,差点就想骂一骂团长。

    不过想想自己不是他对手,就蔫了。

    “随你怎么算计。反正要是楚狰有危险,我就保他。”

    团长冷笑了声,不再说话。

    不过他倒是答应会帮助校长他们的计划。

    另一边,响蜜鴷呼啦啦飞回鸟笼子里。

    查克:“它们飞回来了,什么用都没有。”

    獾哥微微歪头,审视查克:“你看上去一点都不着急。”

    查克:“现在是你有问题,你说你能找到幕后主使者,一出来放出这群响蜜鴷,半天过去什么情况都没有。你在拖延时间?”

    獾哥自顾自说道:“即使我拖延时间,那也应该能找到驱使我的利益。但你一点都不着急,陪着我瞎胡闹,星舰是你的,观众的安危也是你们应该负责的……说到拖延时间的,应该是你吧。”

    青年形态的獾哥,智商都回来了。

    查克摊手:“随便你怎么猜测,反正现在的确是你在拖延时间。你跟恐怖|组织有关联?”

    被反咬一口了。

    獾哥目光冰冷,正在考虑是不是要使用屈打成招。

    正在这时,一只响蜜鴷飞回来,在獾哥的头顶发出响亮的叫声。

    有情况。

    獾哥脚步一转,跟着响蜜鴷跑。

    查克犹豫了一瞬,也跟着跑。

    跑了一阵,发现路线越来越熟悉,直到响蜜鴷在一面舱壁旁边拍着翅膀,时不时用自己的喙啄着舱壁。

    舱壁?

    电光火石间,獾哥猛地想起真正的中央控制室。

    下一秒他就翻身跃起,原先站着的地方一道深深的裂痕。

    獾哥站定后,冷漠的看向查克。

    查克举着他的光刃,另一只手上是一颗魔方。

    獾哥下意识拿出自己的魔方,但摸空了。

    查克不知何时摸走了他的魔方,抢走他的武器。

    果然是有阴谋啊。

    獾哥有些懊恼,他的形态无法自由转换,导致青年形态出现的时候,时机不太对。

    要不然应该会早一点发现不对。

    查克眯眼笑:“其实我不想杀你的。”

    要不然就不会把他骗出去,在外面闲逛一圈。

    獾哥:“你们跟恐怖|组织勾结了?”

    查克摇头:“就算现在不是军人,我们也绝不会跟恐怖|组织勾结。”

    “你们想杀死楚狰?”

    剩下的可能,獾哥只能猜到楚狰身上。

    查克:“如果他够幸运的话,也许可以活下来。”

    目标不是楚狰。

    那是什么?

    响蜜鴷在舱壁上扑腾,后面是中央控制室。他们要找的aant幕后主使人现在在中央控制室,中央控制室只剩下王大将和昏迷中的魏智障。

    他们的目标是aant的幕后主使人?

    为什么要找aant的幕后主使人?甚至可以无视全星舰人的生命安全。

    因为仇恨?

    是仇恨没错了。

    团长跟查克共同的亲人,在奥克利托军事要塞中被变种杀死的妻子姐姐。一百个变种完全体只有两个活了下来,其中一个是楚狰。

    他们憎恨楚狰,但仍旧能够克制杀意。唯独不能放过aant幕后主使人,那么另外一个变种完全体就能够猜到是谁了。

    可是,如果变种完全体类似于楚狰那样的——獾哥在泰坦方块见过楚狰的完全体狂兽态,压倒性的力量震慑住整个原始森林的猛兽。

    假如变种完全体的确是基因进化到最完美形态,那么王大将很可能不是对手。

    查克和团长想要aant幕后主使人的性命,没道理会只把王大将留在中央控制室。他们在中央控制室留了什么后手?团长现在是在另一个中央控制室,还是在隐藏起来的那个中央控制室里?

    “你们以为单凭王大将一人能够对付变种完全体?”

    查克惊讶于獾哥能够那么快想通关键,“你看过变种完全体?”

    獾哥冷漠:“……所以现在,要先干掉你。”

    查克嗤嗤的笑:“我喜欢你狂傲的样子,可惜审美不行。”

    看上什么不好,偏偏看上楚狰那种怪物。

    獾哥俯身向前跑,眨眼间绕到查克背后,伸出手朝着查克的脖颈而去。只要握住,轻微一用力就能扭断。

    解决掉麻烦。

    然而碰到了屏障。

    查克手里的魔方变成了防护罩,保护自己,挡住了獾哥的攻势。

    獾哥来不及深思,手握成拳,狠狠的砸过去。

    防护罩刹那间出现裂痕,再一拳过去,防护罩碎裂。碎片掉落的瞬间又变成能够切割空气的光刃,朝着獾哥的面门而去。

    獾哥数个后空翻躲过光刃,瞪着查克手里的魔方。

    嘴唇嚅动了几下:“你能够使用认主的魔方?”

    查克哈哈大笑:“谁告诉你魔方会认主?希科工那群疯子弄出来的东西是会认主的吗?”

    “怎么说?”

    查克:“你没有见识过魔方完全解锁的样子吧。”

    獾哥瞳孔紧缩。

    完全解锁的魔方?

    54个小方块全都解锁出54种武器吗?

    魔方在查克的手掌心悬浮,发出微小的光芒。肉眼可见,魔方上面的小方块拆除、替换、重组。速度逐渐增快,直到肉眼只看到飞速运转的球体。

    轮廓模糊,但能感觉到充沛的能源。

    魔方居然还能这么玩?!

    獾哥有一瞬间懊恼以前贪玩,没好好研究。

    魔方最后是变成一个白色光球,光芒微弱,甚至不如一20w的灯泡。但蕴含着恐怖的力量,连獾哥都感觉到那股澎湃汹涌的力量。

    “我想很多人都不知道,在星战时代,魔方属于一级武器吧。”

    一级武器,可以向攻打星球的离子大炮看齐。星系严格规定武器级别和使用场合,诸如一级武器使用规则极其严格。

    魔方之所以被星系推行,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几乎没人能将魔方完全解锁。就算完全解锁了,也没有足够的能量供养它。

    毕竟魔方能源来源于人体。

    獾哥瞪着那个白色光球:“看不出来。”

    顿了顿,獾哥补充:“有点丑。”

    “……”

    獾哥:“我不是说你,我是说魔方很丑。当然你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魔方跳了跳,等不及查克下令,先朝着獾哥来了一发光球。

    那光球看似轻飘飘,慢悠悠,眨眼间却到了眼前……妈的,居然无视空间!

    千钧一发之际,獾哥也只能勉强躲开。但也被爆炸余波炸到,手臂到肩膀处一片血肉模糊。

    舱壁也被炸开,獾哥顾不得疼痛就先跑了进去。

    查克追上去。

    獾哥差点被迎面而来的物体砸中,连忙一脚踢开。

    那物体被踢出去,在空中翻滚几下,单膝跪地。

    抬头,红眼扭曲脸。

    熟人。

    安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星际平头哥相邻的书:大司马漫威大和尚开着房车回大唐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暗流之门宇宙拒绝毁灭东武录大宋好相公三国之烽烟万里无限之万界穿行活在漫威的二次重生者无限寻道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