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075

【书名: 星际平头哥 第75章 075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破道[修真]不死佣兵重回六零全能军嫂     异变发生的时候, 王盛和陆峦是第一时间面对的。

    灯光骤灭又突然亮起来,过程不超过十秒。人们爆发出来的热烈的喝彩声在下一秒就扭曲成了恐惧的尖叫。

    本来就站在身旁的同伴突然之间喉咙被割开,冒出大量的鲜血,洒了自己一身。

    那样可怕的一幕恐怕要伴随他们很长一段时间了。

    人们四下逃散,如惊弓之鸟。

    王盛逆着人群跑上去,想要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

    跑了几步又回头握着陆峦的手殷殷叮嘱:“生活很美好, 活下去吧。”

    陆峦:“……”

    王盛跑到人前,看到了那些怪异的变种正大肆屠杀普通人。

    他将魔方扔了出去,暂时化成防护罩抵抗住那些诡异的生物。

    防护罩能够抵抗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足够人们跑掉,以及支撑到星舰上的安保人员到来和安全系统启动。

    除此之外,王盛并没有能力阻止这群怪物。

    毕竟他只是个战五渣。

    陆峦站在他身后静静的看着王盛,突然扭头朝着某个方向看过去。微微眯眼, 他立刻转身离开。

    至于王盛……只是个多管闲事的陌生人而已。

    王盛满脸惊讶和不敢置信。

    根据估算, 魔方化成的防护罩就算抵抗住粒子激光炮的连续轰击,甚至是a级军事机甲的轰击都能够支撑三分钟以上。

    但目前只支撑了不到两分钟,那些怪物就慢慢的越过防护罩走了过来。

    他们把自己跟防护罩融合, 再通过防护罩。

    先把自己的一部□□体分子组合成防护罩,通过来之后再将分子重新分解组合。

    这种能力,就跟当初在蜥蜴星球见到的,蜥蜴星人的复制能力一模一样。

    王盛只震惊了一秒就离开拔足狂奔。

    废话!

    这种时候还留下来莫不是傻逼?

    当然是跑啊!

    然而跑再快还是快不过身后那群怪物,王盛脚下被什么绊住, 一下摔倒。回头, 一根触手快速的朝他的胸口插|进来。

    王盛只感觉到胸口一阵刺痛, 正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刺痛仅到此为止。

    那根触手被斩断,剩下一半在地上翻滚。

    王盛抬头,看到守门大爷那熟悉的身影。

    一瞬间,这伟岸的身影竟然盖过了之前吸獾哥时的猥琐形象。

    “校长——”

    “卧槽!你们有没有良心?那么萌萌哒的小可爱都舍得伤害?”

    直觉告诉王盛,校长口中萌萌哒小可爱绝对不是他。

    于是他回头看,果然看到身后不远处的萌物区。

    萌物区大门打开,有只雪白色小猫兽蹲在他身后,喵呜了几声就淡然的舔爪子。

    王盛:“……”

    这年头,人不如猫。

    校长十分潇洒帅气的骂完之后,转身捞起小猫兽就跑。

    “快跑!”

    “卧槽!”

    王盛吓得立刻跳起来跟在校长身后跑,而且因为年轻,超过了校长。

    校长见状,愤怒指责:“你们这些年轻人,能不能尊重老人家?”

    “适者生存,校长。”

    校长太愤怒了,也爆发潜藏力量,追上王盛。

    后面的变种几乎要追上他们,现在这种时刻,谁跑得慢谁就先死。

    王盛爆发,又和校长持平,快要超过。

    校长大吼:“年轻人,你这么对待老人家是要遭报应的!”

    王盛冷静的吼回去:“不会的,校长。你跑得慢,至少可以抵挡十分钟。我跑得慢,最多抵挡两分钟。而且我年轻,未来贡献更大。不会有报应。另外,报应这种东西纯属于概率性问题,并非神学。您身为第二军校校长,信仰神学不科学。”

    “你是第二军校军校生?”

    此时王盛聪明的选择了沉默并迅速超越校长,留下个无情的后脑勺给校长。

    “祝您好运!”

    校长:“……”

    老夫命苦!

    原本跑了又回来的陆峦躲在角落里,那些变种看到他没有杀掉他,反而尽量远离。

    此时见王盛安全逃离,他也就没有再跟上去,同时也不会阻止变种的追杀。

    王懿离开机甲室,就直接朝着机甲比赛的区域而去。

    那边区域此时人声鼎沸,一眼望过去,全是攒动的人头。王懿抬头看向三楼,三楼的走廊没有人,安安静静。

    但走廊上有电子监控,楼梯口也有守备。

    如果有人擅闯,会立刻被发现。

    为了节省掉一些麻烦,王盛直接沿着管道攀爬上三楼,脚刚落在廊道上就听到楼上整齐的脚步声正朝着这里赶过来。

    王懿抬头,守备正赶过来。

    他转身就跑,挑了一间房然后用粒子激光武器轰开,闯了进去。

    刚一踏进去,额头就被一把热武器抵住。

    “腓特烈元帅。”

    正因为这及时的呼喊,王懿免于被暴击而死。

    后面的守卫追了上来,见到站在王懿面前的男人全都恭敬的喊了声:“团长。”

    王懿面前的男人,看上去大概四十岁。头发自然灰白,刚毅略显沧桑的脸孔和坚毅的眼神,冷静而从容。

    他就是狂欢马戏团的团长,腓特烈。

    ……所以查克口中的团长名字到现在没有一个字眼儿对得上。

    腓特烈挥手让守卫离开,转身:“关门。”

    王懿关上门。

    腓特烈坐在沙发上,示意王懿也坐下。

    王懿没坐,站在他面前:“元帅。”

    “你还是叫我团长吧,大将先生。”

    王懿:“我叫王懿。”

    “哦?新月湾军事要塞的王大将?”

    “是。”

    “当年你从一名城市治安官成为一名驻守军事要塞的大将,轰动了星系。”

    王懿没有搭话。

    腓特烈说道:“不过,什么时候大将可以擅离职守了?”

    王懿不答反问:“您知道最近关于蜥蜴星球和人鱼王的事情吗?”

    “人鱼王?塞壬?”

    “他逃出深蓝监狱,和aant勾搭,曝出当年内战和星战的事情。把整个政府和军部都牵扯进去,甚至要翻案。”

    顿了顿,王懿又补充道:“在执政星,最高法庭翻案。”

    “他还是没放弃推翻狂兽人统治的妄想。”

    “现在舆论在他那一边。”

    “哈?现在的政府和军部已经无能到这种地步了吗?”

    腓特烈看似事不关己的嘲讽了一声。

    “当年人鱼王犯罪,差点使星系分|裂的罪证被aant摧毁了。他们花了几十年时间潜伏,只为了这一刻。”

    “aant什么时候改行当慈善家了?替人鱼王洗刷罪名?这是我听到的最大的笑话。”

    “所以现在谁都不知道aant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人鱼王必须重新关回监狱,必要时候可以送上断头台。”

    “所以你来我这里寻找证据?”

    “是。”

    腓特烈静静的和王懿对视,面色平静,完全没有被王懿的气势威吓到。

    “我没有证据。”

    王懿拧眉。

    “谣传。”

    谣传到军部和政府都深信不疑的地步?

    “当年为了站稳脚跟,顺利离开军部。所以就放出谣言,我这里有很多陈年老料。我以为过了这么久,他们应该不会相信。”

    腓特烈的表情很无辜,好像这回事儿压根不能怪他骗人。

    要怪就该怪军部人蠢,到现在还相信他放出去的谣言。

    老狐狸。

    “那么,还是请您走一趟军部吧。”

    腓特烈干脆利落的拒绝:“落到地面上,我会变老。”

    特别正当的理由,简直不能拒绝。

    “我会请求军部向狂欢星舰递调查申请。”

    腓特烈冷冷的盯着王懿看:“你打不过我。”

    王懿神色冰冷。

    腓特烈:“现在我将你关起来,等五天后将你和其他人送回去。等你的调查申请令拿到手,我早就跑了。”

    他直接说出这个野蛮的念头,态度肆无忌惮。

    王懿相信他做得出来,这位仅以一个代号被记载在史书中的元帅的确足智多谋,而且从来不走寻常路。

    哪怕是打仗的时候也最爱用无赖的招数。

    “既然我来,就能猜到您会选择什么方式对付我。”王懿说道:“但是您会放心首星吗?”

    腓特烈眼神变得凝重几分。

    王懿自顾自说道:“首星底下有东西吧。如您所说,aant不是慈善家。人鱼王和蜥蜴星球只是用来转移视线的东西,目的是为了引走元帅们,然后找到首星底下藏着的东西。”

    “你不是……不知道aant的目的吗?”

    “我不知道首星底下藏着的东西是什么。”

    所以严格说来,他的确不知道。

    “要不然的话,您怎么会选择将星舰停留在首星轨道港口附近?据我所知,狂欢马戏团不会在同一个星球出现两次。”

    十几年前,狂欢星舰就到过一次首星。

    腓特烈冷漠的审视王懿。

    这位来自新月湾军事要塞的王大将,以一个城市治安官的身份爬上大将的位置,的确不容小觑。

    “我没有人鱼王犯罪的证据。”

    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王懿面无表情。

    “但我能够伪造。”

    “伪造?”

    腓特烈嘲讽的笑了一下:“反正你们的目的只需要人鱼王进监狱,永远出不来。或者干脆一劳永逸,把他送到断头台上。还要在意真相?”

    王大将沉默。

    的确不需要。

    “那么,麻烦您了。”

    腓特烈嗤笑一声,起身带着王大将从房间里的特殊通道离开。

    两人来到星舰最底层,下面没有一丝人气。空荡荡,死寂一般的安静。

    腓特烈打开一扇门,走了进去。

    王懿跟着进去,看到面前这一幕,眼神稍微出现一丝波动。

    门里面是一个偌大的空间,里面安放着无数类似于修复舱的透明舱,透明舱里是绿色的溶液。溶液里浸泡着生命体,不知生死。

    每个生命体的呼吸管道上都配置了一个管口,似乎是提供氧气和营养。

    这样看来,应该是活着的。

    腓特烈大大咧咧的走进去,介绍道:“这些人,大多是当年星战和内战活下来的老战士。跟着我一起在宇宙间漂泊,虽然宇宙时间过得比较慢,他们的衰老和死亡也会放慢脚步。但都在战争中破坏了身体机能,后来撑不下来了,就送进营养舱里暂时休眠。”

    王大将并没有询问为什么不让他们干脆死亡。

    但腓特烈自己解释:“他们要入土为安,一定要在自己的星球上死亡、安葬。但是狂欢星舰从不着陆,我就想,等哪天我要死了,就把他们送回去。”

    王大将驻足,垂眸在旁边的营养舱上面看到一块牌子。

    那块牌子上写了名字和星球名字。

    其他营养舱都各自有块牌子,等着哪天星舰要着陆了,才不会弄错自己的故乡。

    抬头看去,空间里至少有三四百个相同的营养舱。供养着三四百个流浪人,他们曾经是战士,为了星系的和平而战斗,远离故土和亲人。

    后来星系迎来和平,军部和人们不需要他们了。

    他们就在宇宙间漂泊,直到临死,渴望死在故土上。于是,继续吊着口气,陪着狂欢星舰的所有人,流浪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回到故土,死在故土。

    落叶归根。

    腓特烈停在一个营养舱前,王大将走了上去。

    发现营养舱里是一个蜥蜴星人,明显很老了。

    王大将安静的站在他身后,良久后,腓特烈说道:“他能够伪造出人鱼王犯罪证据。”

    “蜥蜴星人?”

    “他们的能力是复制,一切非生命体都能够复制的强悍生命。然而宇宙守恒,生命与生命之间互相制衡。拥有这样可怕能力的蜥蜴星人,天生是无感情人格,无法抗拒人鱼王的声波。”

    这就注定了哪怕他们为人鱼王所驱使,也不会起反抗的心思。

    注定了他们被奴役。

    “我希望,能够将蜥蜴星人的罪都抹去,还给他们自由而公正的对待。”

    没有人鱼王,蜥蜴星人不会踏出蜥蜴星球。

    但也说不定哪一天他们会愿意走出蜥蜴星球,唯一能够肯定是,蜥蜴星人永远不会主动伤害其他生命体,也不会破坏星系体系。

    他们最需要得到自由而公正的对待。

    “证据在于您的手中。”

    王大将言尽于此。

    腓特烈:“这位是我的老朋友,他是个天生的残疾人。因此幸运的听不到人鱼王的声波,没有被控制。”

    然而他的族人却不像他这么幸运。

    蜥蜴星人不是没有感情,他们只是生了病,天生无感情型人格,对外界的反应慢了些。

    以人鱼王的手段,早就伤害到蜥蜴星人了。

    腓特烈眼前的这个蜥蜴星人曾经也参加过星战和内战,对于那段过往非常熟悉。

    腓特烈唤醒了他,跟他对话。

    蜥蜴星人听到人鱼王这个名字,表情有了些微的变化。

    他同意复制出人鱼王曾经犯罪的证据。

    以他的生命为代价。

    “希望您能够把我送回蜥蜴星球的山林间安葬。”

    腓特烈用郑重无比的态度答应了他。

    獾哥嗷呜一口咬上一只变种的头,已经塞进去一半了。

    总感觉獾哥的嘴巴没有骨头,能够无限制扩大。

    就那么小小一只奶獾,一张开嘴巴能吞下比自己脑袋还大的东西。

    楚狰无奈的拎起獾哥,顺便一脚踩扁那只变种的脑袋。

    “说了多少次,不准随便吃东西!”

    “它们身上有咔滋咔滋脆的味道。在獾哥的食谱里,可以吃的。”小奶獾后颈肉被吊着,四肢垂下,理直气壮的说道。

    “他们长那么恶心,你也吃得下?”

    “獾哥的食谱里,只有味道,没有美丑。”

    要是恰好附和獾哥审美,说不定獾哥还不吃了呢。

    楚狰无言以对。

    “你会吃坏肚子……”

    有点没有说服力。

    毕竟是连毒蛇都能吃的獾啊。

    獾哥瞪着楚狰不说话。

    楚狰挣扎半晌:“反正不能吃。下回我带你偷偷溜进希科工吃虫族。”

    希科工的虫族尸体都冰冻起来,新鲜程度应该不错。

    獾哥:“真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獾哥就信你一次。”

    “乖。”

    变种从身后偷袭,楚狰将手中的唐刀甩出去,直接戳进变种脑袋,把他钉在星舰舱上。

    查克大喊:“卧槽!这是我的星舰,能不能好好爱护它?”

    一想到要花钱修补,心就在滴血。

    “不能。”

    楚狰冷漠的拒绝。

    查克恨恨的一拳将变种爆头,差点就被具有腐蚀性的毒汁溅到。

    妈的,这群垃圾!

    战斗力不怎么样,胜在长得丑还奇葩。

    而且数量很多,还会寄生。

    “我一定要让军部奖励我这个英勇群众。”

    不然真的赔钱了!

    楚狰听到,无声‘呵呵’。

    就军部每天哭喊自己穷得响叮当还抠门的个性,拿得到钱算他输。

    将最后一只变种的头剖下来后,楚狰伸出双手:“小宝贝,过来。”

    獾哥正准备偷偷的尝一口变种,闻言吓得一把将那颗头藏在身后:“獾哥就看看。”

    “……”楚狰幽幽说道:“别遮挡了,你还没人那颗头大。”

    小奶獾坚决的否认自己觊觎那颗头的行为,他说是头自己滚过来的。

    他一点都不想吃头。

    “獾哥答应你的,獾哥不会言而无信。”

    楚狰给他鼓掌:“小宝贝好棒,说了一个成语。”

    温柔如春风的鼓励和赞赏之后就是严厉无情的批评:“你还学会说谎了?”

    小奶獾哪怕是谎言被戳破,依旧艹天日地吊炸天。

    “獾哥说了是头自己滚过来的,没说谎。”

    “你认为我会信?”

    “爱信不信!”

    楚狰:“……”

    总觉得自己失宠了。

    最后獾哥还是被迎接回楚狰的……头顶上。

    楚狰越来越觉得自己失宠了。

    “你到底是不是真的爱我?”

    獾哥惊讶的回问:“难道你怀疑獾哥对你的真情?”

    楚狰也惊讶了:“平时这个时候你不是会结结巴巴的斥责我不要脸吗?”

    果然是失宠了。

    楚狰危机感一下陡增。

    獾哥抬头挺胸,理不直气也壮:“说什么呢你?老夫老妻这种相处模式有错吗?”

    楚狰:到底是什么让小宝贝产生了这种错误的认知。

    看到楚狰吃瘪,查克心里特别爽。

    他朝獾哥竖起大拇指:“真男人,就是要拥有屹立不倒、说一不二的家庭地位!”

    楚狰:“呵,所以你单身了这么多年。”

    被戳中痛处的查克立即跳脚:“我这是单身贵族,你知道星舰里多少女人跟我上过床吗?你知道多少女人为了我争风吃醋,为了跟我上床还决斗吗?”

    楚狰沉默,他有点不太理解查克的骄傲。

    “有哪一个女人要求你娶她吗?”

    没有。

    查克沉默。

    “你确定她们是为了你争风吃醋,而不是为了免费|嫖|你吗?”

    查克:“不——”

    “你确定她们为了跟你上床决斗是因为你的魅力,而不是为了面子?”

    “什么意思——”

    “就像一个美貌的风流女人,男人们为了她扛起武器决斗。在别人眼里,这些男人有了一个新的谈资,而那个女人在别人眼里,大概是被嫖的。所以你确定,你真的不是被嫖了吗?”

    仿佛晴天霹雳,满脑子都是被‘嫖’洗脑的查克陷入了人生中对自己因何存在的怀疑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星际平头哥相邻的书:大司马漫威大和尚开着房车回大唐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暗流之门宇宙拒绝毁灭东武录大宋好相公三国之烽烟万里无限之万界穿行活在漫威的二次重生者无限寻道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