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074

【书名: 星际平头哥 第74章 074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爷就是这样的兔兔山村名医破道[修真]快穿之打脸之旅巅峰外卖不死佣兵     与此同时, 狂欢星舰灯光在一瞬间熄灭,陷入一片黑暗中。

    十秒后,灯光全都亮起。

    星舰中爆发出热烈的喝彩声、尖叫声和欢笑声。

    人们陷入狂欢。

    舞台的灯光突然全灭,一开始有人惊讶的询问怎么回事儿。同时有人打开通讯照光,但不过十秒,灯光就亮起。

    舞台上的演员各自维持着一个动作不变, 像尊木像。

    观众以为是什么特别的表演节目,虽然不明白到底在搞什么,不过还是兴致勃勃的等待。

    曾经来过一次的人说道:“狂欢的时间点到了。年轻人要是喜欢,还是到外面去玩吧。外面热闹,舞台剧还是会继续表演。”

    说话的是位老人,七|八十岁的样子,应该是普通人。

    看上去保养得不错, 精神也挺有, 心态更是十分年轻了。

    因为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看着苏犽和许唯一说的,还挤眉弄眼。

    旁边都是七老八十的老年人,因此他以为苏犽和许唯一是一对小情侣, 极力推荐他们去外面参加狂欢盛宴。

    许唯一和苏犽面无表情的看向这老头:“呵呵。”

    老头讪讪:“现在的年轻人,与众不同。”

    约会地点居然选择剧院?

    闹不懂。

    苏犽:“我们是同学关系。”

    老头惊讶:“你俩都是哪个学校的呀?”

    许唯一:“第二军校。”

    老头:“都是第二军校呐。”

    苏犽:“他是,我不是。我是第一军校的新生。”

    老头神色立即变了,不是同一个军校你还说什么同学关系?

    谎言戳破了吧?破了吧?

    大大方方承认,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许姓少年和苏姓少年纷纷沉默了一瞬, 试图解释:“我俩一见如故。”

    老头:“呵呵。”

    俩少年:“……”

    这关系是洗不掉了。

    老头身边是另一个老头, 闻言也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老头是黑头发, 估计染黑的。另一个老头白头发,比较严肃。

    黑头发老头瞪了眼白头发老头。

    略傲娇啊。

    许唯一微微眯眼,和苏犽对视了一眼。然后说道:“二老在一起这么久,感情还这么好。佩服。”

    黑头发老头瞪眼炸毛:“谁跟他一起了?你们别瞎说!”

    说完,他还往旁边蹭了蹭,远离另一个白头发老头。

    “我们是仇人!几十年的仇人,懂吗?”

    许唯一和苏犽:“呵呵。”

    黑头发老头:“……”

    现在的年轻人,太小气了。

    正在这时,舞台上的演员动了。肢体僵硬,还有点扭曲。

    许唯一皱眉:“这演的哪一出?”

    苏犽摇头:“看不出是哪一出舞台剧。”

    黑头发老头白了他们一眼:“肯定是新排练的舞台剧。像那个、那个那个什么舞?”

    严肃的白头发老头接茬:“逃亡机械星。”

    “对。就这个。”老头回头冲着严肃老头发脾气:“用不着你说话。”

    严肃老头好脾气的没发火。

    苏犽乜他们,这还没一腿?

    “不太对劲。”

    苏犽回头:“啊?”

    许唯一站起来,朝着舞台剧走过去。

    苏犽连忙追上去,边追边询问:“你发现了什么?”

    “上去看看。”

    苏犽把手搭上许唯一肩膀,示意他:“走这边。那儿可以偷偷上台不被发现。”

    许唯一便转身跟在苏犽身后,从观众座位的边缘静悄悄的走过去。舞台的角落有扇帷幕,恰好能容纳一个人偷偷上舞台。

    苏犽先上去:“我先上去,你在下面等。有异状我会通知你。”

    许唯一点头,扔给他一件组装过的武器。

    苏犽:“谢了。”

    许唯一凉凉的说:“里面没有能量。”

    苏犽差点一脚踩空:“不是吧。”

    许唯一点头:“我只是让你看看结构,你试试看能不能用魔方解锁。”

    苏犽:“别闹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然后还是把组装过的武器默默背在背上。

    许唯一组装过的武器,威力起码放大十倍。

    到时候看看能不能试着解锁魔方。

    舞台上的演员全都背对着观众,慢慢向后退,步伐、动作都很僵硬。

    许唯一皱着眉头看,越看越觉得奇怪。

    苏犽猫着身体向前跑,跑了一段路,停下来侧身看过去。

    从这个角度正好能够看到站在前面最靠近观众席的演员,所有演员都穿着厚重华丽的衣服。

    从头包到脚,头顶上还有一个兜帽遮住。

    他们低着头,背对着灯光,面部一团模糊。

    看不清楚。

    苏犽向前走了几步,想看清楚点。

    距离最近的一个演员只有三四步的距离,那个演员猛地侧头看过来。

    苏犽和他的目光对上,看清那张恐怖的脸之后,瞳孔一阵紧缩。

    那张脸上只剩下呆滞的表情,眼睛只有眼白部分,没有眼珠。脸部中间有着像虫子一样的口器,看起来很恶心。

    脖子部分有一层层奇怪的纹路,估计脖子以下的皮肤应该也是一样的。

    苏犽看向他的手和脚,变成了像虫子一样的触脚和触手。

    虫族?

    苏犽迅速反应过来,用魔方解锁出热武器朝着面前这个演员的头部轰过去。

    演员的头部炸开,身体却像是没有遭遇到不测一样,继续前行。两只手变成了刀一样锐利的武器,在空气中挥来挥去,想要杀死苏犽。

    苏犽向着旁边跳了几步,大喊:“虫族袭击!快跑!”

    起先底下的人没能反应过来,以为是星舰上的新节目。

    老人们以前来过一次,以为是大狂欢的节目。

    年轻人更加不怕,觉得新奇,还想要上台来看一看。

    苏犽嘴角抽抽,这他妈的一群智障吗?

    其实主要还是因为这里大部分是普通人,没有真正遇到过危险。别说虫族了,就连目前被通缉的星际狂人都只是在全息里见过而已。

    虫族更是只在影视剧里面见过。

    类似于双子星大厦那样的恐怖|袭击事件又不经常发生,倒霉点才会遇到。

    他们也不像是军校生,天天训练,对于危险有着敏感的直觉。

    因此没人把苏犽的话当真。

    许唯一拧眉,跳到舞台上扫了眼那些演员。

    确定他们的确发现了变异,而且目前正在孵化,随时有可能暴起杀人。

    于是他拿出自己的武器,对着旁边快要孵化成功的已经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演员一枪轰过去。

    演员的身体炸开,仔细一看,没有血液。

    许唯一:“打劫!”

    下面的人愣了一下,立即尖叫了一声,然后起立、蹲下、抱头:“别杀我,我家有钱。”

    许唯一:“……”

    这他妈要真遇到劫匪,可真是最省心的肥羊。

    “全部出去,离开剧院。”

    所有人都跑了出去,那些年轻人一个跑得比一个快,老人家倒是慢悠悠的,还带捶腿聊天。

    估计他们还以为这是狂欢节目,这会儿正配合他们呢。

    苏犽:“虫族入侵吗?”

    许唯一摇头:“目前不清楚。”

    苏犽:“口器和节肢,很像了。”

    许唯一:“我研究过虫族,以及虫族历史。虫族寄生在人类身上,不会出现将人类异化的情况。它们一般是寄生在人脑里,然后控制人的行为。”

    苏犽:“会不会虫族进化了?——等等,你研究过虫族?虫族历史吗?”

    许唯一:“希科工保存了很多虫族尸体,以供研究。”

    苏犽瞪大眼睛:“希科工不是整天哭诉自己没有虫族尸体,抱怨媒体总是冤枉他们对虫族进行虫体研究吗?不是整天厚着脸皮跟生科院抢虫族尸体吗?”

    许唯一瞟了眼苏犽:“虫族尸体再多,也要消耗。再说,希科工消耗很大,到现在都没什么虫族尸体了。也没有说错。”

    所以分明就是你们经常糟蹋虫族尸体,人家生科院就算研究也有好好保存尸体啊!

    算了,反正希科工的人都有病。

    “你才大一,就能进入希科工了?”

    “实习助理而已。”

    许唯一朝着剩下的演员走去,那些演员还在缓慢的移动,朝着远离他们的方向。

    顿了一下,许唯一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孵化中的这群东西,对于外界有一定感应以及会对某些行为作出反应。

    那么说来就是智慧生物了。

    苏犽扛起热武器打算将这群东西都轰炸掉,许唯一跟他说:“留一只给我研究。”

    “行吧。”

    说完,他就一个个的进行爆头。

    爆到最后两只的时候,有一只突然暴起。

    紧紧包裹住它的衣服爆成碎片,数十只像是树藤的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袭击两人。

    许唯一轻松的向后跳,顺便扔下好几颗爆破装置。

    苏犽慢了一步,瞥了眼地下的爆破装置,陡然瞪破眼睛。

    尼玛只剩下十秒钟!

    许唯一是完全没有考虑到他还在舞台上吗?

    苏犽就地一滚,把自己滚下舞台。

    身后猛然一阵爆破,整个舞台都被炸开。

    浓烟弥漫,烟尘漫天。

    苏犽咳了咳,将充盈鼻间的烟尘扫开。抬头看了眼舞台,已经被炸坍塌,那只怪异的东西也被炸成碎片。

    地上还有几根触手蹦跳两下,苏犽站起来,碾碎这几根触手。

    回头就朝着许唯一商量:“下回你要扔爆破装置的时候,能不能稍微考虑一下我也在旁边?”

    许唯一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我有考虑到啊。”

    苏犽:“那你还扔?我被炸死了怎么办?”

    “关我屁事。”

    苏犽:“……”

    所以许唯一根本就没考虑到他是死是活,这比没有注意到他还更加可怕。

    “许少年,咱们的票友情呢?”

    “舞台剧都结束了,你还谈票友?”

    苏犽沉默,果然是他太天真。

    正在此时,本来已经离开的人全都回来了,一窝蜂涌进来,然后把门牢牢关上。

    苏犽向离得最近的人询问:“外面发生了什么?”

    跑这么急,一窝蜂的,外面肯定发生了什么。

    “听说有怪物。”那人喘着气回答:“我没看到,但是听到有惨叫声。还有好多人大喊怪物,我们就先跑回来了。”

    另一个年轻男孩子闻言急忙说道:“真的有怪物。我刚刚跑在前面,听到有惨叫声,还以为是玩游戏。然后就看到有个人边跑边叫救命,突然一根奇怪的触手穿透他的胸口。很可怕。”

    “你看到怪物的样子了?”

    男孩摇头:“没有。”

    他身边的女孩怯生生回答:“我看到了。”

    “什么样子?”

    “长得……好像虫子,下身有很多触手,像章鱼。”

    苏犽回头和许唯一对视。

    看来星舰应该是混入了那些奇怪的东西,似乎还会传染孵化。

    两人便挤开人群朝门口走去,门是一扇普通大门,要是外面出现什么敌人,估计抗不过一击。

    苏犽询问:“怎么办?”

    他们两人离开当然没关系,但身后还有那么多人。

    许唯一:“舞台后台,一般来说足够大,可以容纳在场的人。而且为了保护道具,会使用特殊的电子光门。”

    苏犽:“那把他们带过去?但现在不清楚后台会不会也有那些怪物。”

    “比这里安全。”

    “你说的对。”

    说完这句话,苏犽就用热武器使在场众人安静,并告诉他们自己的想法。

    “你们也可以选择继续留在这里,我没有义务保护你们。该尽的责任已经完成了。”

    有些人不敢冒险,又不想失去保护。便大声嚷嚷:“你们是军校生,不能不保护我们!”

    “哦,你死了,我就不用保护你了。”许唯一冷漠的扛起武器对准说这话的人。

    那些人愤怒不已:“我们要告你们!像你们这样的军校生,以后要成为不能保护我们的军人,而我们还要花钱来养你们?!”

    许唯一呵呵冷笑两声:“我是爆破军校生。”

    爆破?

    那些人非常迅速的选择闭嘴并举手表示支持。

    爆破军校生完全不在乎名声,惹怒他们,什么人都杀。

    他们也不需要政府和人民养,光是自己研发的专利足够吃一辈子。厉害点十辈子都吃不完。

    许唯一示意苏犽把他们带进后台,自己在外面查看。

    苏犽大喊:“如果队伍里有军校生,就自觉站出来。”

    不多时,有数十个人站了出来。

    苏犽也不管里面是否还有军校生却没有站出来,现在没时间管那么多。不过令他惊讶的竟然有军人站了出来,都是上了年纪早已退休的军人。

    其中就有之前的黑头发老头和严肃的白头发老头一对儿。

    这些老军人在某些方面,比年轻的军校生作用更大。

    “跟我来!”

    苏犽领着他们进入后台,将电子光门打开。然后吩咐那些军校生和老军人作为巡逻和主要的战斗力,注意排查一些奇怪的人。

    防止那些怪物混进来。

    应该庆幸的是他们没有将魔方丢在家里,而且后台有能量座,可以充能。

    之后苏犽就离开后台,和许唯一会合。

    两人离开剧院,外面的走廊上走几步能够见到一些尸体。

    这些尸体死状凄惨。

    许唯一上前检查了一下,回来说道:“有些人的伤口是外部造成,有些是内部造成。”

    “内部造成?”

    许唯一沉默了一下,解释道:“比如说有某些活着的东西在活人身体里挣脱出来,从内部撕开身体,爬出来。这些伤口就是内部造成。”

    苏犽听得恶心无比:“够惊悚。”

    哪个人才创造出来的怪物?

    “按你的猜测,那不会真的那些怪物最终是撕开人体爬出来吧。”

    “不一定。只是猜测而已。之前在舞台上的演员不就没有被撕开身体吗?他们那种更像是同化。”

    “无论哪一种,都很恶心。”

    “的确。”

    许唯一眼神冷漠不已。

    苏犽惊讶的看向他:“我以为你会因为能够研究新奇物种而感到十分兴奋。”

    回想一下,刚才炸掉舞台上那两只怪物,其实许唯一完全可以不出手,等他杀完那只已经孵化的怪物。然后就能尽情的研究另一只尚未孵化的怪物。

    许唯一:“兴奋?不!我怎么可能兴奋?那种怪物!明明就破坏了完美进化的基因,破坏最顺应自然和宇宙规律的生命形态和进化,我怎么可能兴奋?”

    苏犽:“???”

    抱歉,学霸的世界,学渣不是很懂。

    许唯一摆摆手:“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你还没说啊。”

    “我刚刚看玩那种东西孵化的样子,以及孵化完成之后的样子。脑海里就将星系所有高智慧生命物种过滤了一遍,将他们的形态和特征也都过滤一遍并筛选。发现他们不是一种物种形态,而是多种物种形态叠加。”

    “什么意思?”

    苏犽心里隐约有点猜测,但是不太清晰。

    “你听过变种吗?”

    “新物种吗?”

    “不是。”

    “十三年前,变种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在星系军部的面前。变种最早出现在第十区靠近乱石堆的奥克利托军事要塞,因为造成的危害太大,并且杀伤力过于恐怖。被列为机密,至今都没有外传。”

    楚狰一边剥开果子喂给獾哥吃,一边低声给他介绍。

    獾哥:“奥克利托军事要塞?”

    他数了数:“没有这个军事要塞。”

    “曾经的第一大军事要塞,第十区固若金汤的城池,三重星系的堡垒。”

    “不是现在的第一军事要塞吗?”

    楚狰摇头。

    “那曾经的奥克利托军事要塞呢?”

    “被毁了。”

    “谁毁的?”獾哥恍然大悟:“变种?”

    奥克利托军事要塞靠近乱石堆,如果说变种是乱石堆制造出来的怪物,那么突然袭击也情有可原。

    但是一群变种却把整个奥克利托军事要塞摧毁,这杀伤力未免太过可怕。

    尤其是号称第一的军事要塞。

    “那次一共有一百个变种,全被杀死——当然代价是整个军事要塞都被摧毁。震惊了当时的军部、政府和皇室,由于当时星系还不太稳定,这件事就被完全压下去,没有留下任何记录。”

    包括变种的记录。

    但军部却一直都关注变种研究。

    “像在斗兽区的那只变种一样。”

    “那是失败的变种。”

    獾哥一口啃下果子:“哦。”

    过了会儿,他又询问:“成功的变种是什么样子的?”

    楚狰沉默良久才说道:“不知道。”

    獾哥:“你不知道吗?”

    楚狰夸张的说:“废话!十三年前我才十一岁,怎么可能会知道?”

    獾哥惊讶的张大嘴:“你居然才二十四岁?!”

    楚狰:“……你之前把我想的有多老?”

    查克踢了踢桌脚,有些不耐烦。听到楚狰哄骗獾哥的话就不时哼哼两句。

    獾哥:“一直哼哼哼,不会说话吗?”

    查克冷笑,定睛瞧了瞧獾哥几秒,想到什么似的,笑得有点坏。

    “其实十三年前的奥克利托事件中,一百个变种还活着两个。”

    獾哥瞪大眼,站起来:“还剩两个?”

    獾哥跃跃欲试。

    楚狰黑脸,捞回小宝贝:“别闹。”

    獾哥:“獾哥没想打架,獾哥就是听一听。”

    “听到没有?獾哥就是听一听,这都不肯?”

    楚狰瞪了眼查克:“信不信我一通搜查令下来,让你们待上半年。”

    查克嗤笑一声。

    獾哥小肉爪拍拍楚狰胳膊:“獾哥就听听。”

    正在这时,门被踢开。

    查克的那个属下喘着气说道:“副团长,星舰里出现了一批怪物。”

    几人一惊,连忙站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星际平头哥相邻的书:大司马漫威大和尚开着房车回大唐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暗流之门宇宙拒绝毁灭东武录大宋好相公三国之烽烟万里无限之万界穿行活在漫威的二次重生者无限寻道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