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072

【书名: 星际平头哥 第72章 072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爷就是这样的兔兔快穿之打脸之旅破道[修真]巅峰外卖不死佣兵     獾哥踢了一脚楚狰的手掌心:“獾哥好了, 獾哥继续比赛。”

    楚狰严肃叮嘱:“不准再把对手吃了!绝对不可以,懂吗?”

    简直就是老父亲叮嘱不听话爱偷吃的孩子不要乱吃东西一样一样。

    獾哥:“哦。”

    “乖,么么啾。”

    獾哥有气无力:“么么。”

    楚狰一松开手, 獾哥就特别欢快的蹦跶走了。

    一时间, 楚狰怀疑他俩这是到了七年之痒。

    略心酸。

    接下来的死斗没有任何悬念的,獾哥获胜。

    当然这个没有悬念仅在于楚狰,其余人很吃惊。

    如果是獾哥吃掉异形人让他们觉得可能恰好遇到天敌, 那么接下来无论是哪个星际悬赏榜单上有名的亡命徒和獾哥对上,都被杀了之后,他们的惊讶难以言表。

    这是一匹黑马,说不定真能和死斗里的老人打平手, 或者有可能反杀。

    一时间,众人看向獾哥的眼神就变得不一样了,充满各类各样的探究和评估。

    甚至已经有些人开始寻找獾哥的基本资料, 以作评估。

    狂欢星舰乐于将选手的资料高价卖给这些有钱人。

    有人看完獾哥的资料, 神色难得露出一丝诧异。这就更令人好奇獾哥到底是哪个亡命徒, 这么牛掰, 估计得是a级悬赏的亡命徒。

    不过他们没钱,毕竟狂欢马戏团将每一个选手的价格标得贼高。还会随着选手的身价变高而随时提高价格, 简直是吸血虫。

    完全毫不掩饰他们就是撞进钱眼子的性格。

    不说其他人好奇,查克也挺好奇。

    “把那只奶獾的资料拿来。”

    拿到资料后翻开来看,看完后, 查克合上资料沉默片刻。

    “查查他们的目的。”

    查克的属下感到疑惑, 但也不敢违抗命令。于是点头, 离开去查獾哥和楚狰。

    剩下查克盯着那本资料,神色不明。

    “第二军校的军校生,大好前程,跑来这里送死干嘛?”

    查克喃喃自语。

    没错,楚狰登记死斗名单时,拿的是獾哥部分真实资料。

    波尔说过想要成为死斗选手之一,条件严苛,其中必须得是亡命徒。

    为此他还推荐了几个身份背景套餐购买。

    楚狰没上当,而事实也证明了,亡命徒不是成为死斗选手的必要条件。

    只不过会将自己的性命豁出去,要么缺钱,要么真是亡命徒。缺钱的来报名登记,被骗了,买下那套身份背景套餐。

    导致所有参加死斗的选手都是亡命徒的假象。

    獾哥问过楚狰为什么用部分真实背景。

    楚狰回答:“波尔是个老练的骗子,他的话信一半就好。”

    此时獾哥回到后台,意外的见到之前那个话痨小个儿。他被分到另一组,最终活了下来。

    不过小个儿不是因为武力值高强,仅仅因为他幸运,抽到第十。

    虽然是第十,他还是九死一生。

    身上肉眼可见的伤痕很多,幸好没有伤到要害。

    小个儿看着獾哥,眼神转为崇拜。

    “原来你真的很厉害。”

    獾哥:“哦。”

    小个儿搔着头笑了笑,说:“我要走了。趁这个机会,离开狂欢马戏团。”

    獾哥歪着头,不明所以。

    小个儿没察觉到獾哥其实并没有想听,一股脑的说出自己的事情。

    “我之前一直在赚钱,死斗钱来得快,而且多。不过我比较幸运,连续十次都抽到第十的排位。”

    说到这个,小个儿笑得挺欢乐。

    獾哥眼神奇怪的瞅了眼小个儿。

    他没觉得不对劲儿吗?

    獾哥不搭话,小个儿也不在意,继续说:“我钱攒够了,你……你也是要攒钱吗?”

    獾哥摇头。

    小个儿:“别瞒我,你是不是也被通缉了?我也是……我不是因为杀人,也不是,是因为杀人。欸?要怎么说?”

    獾哥:“人不是你杀的。”

    “对对。”小个儿连连点头:“人不是我杀的,我是顶罪的。我也不是逃狱,就是在被押送监狱的时候遇到陨石群,同个军舰里的人都死了。我也差不多快死了,刚好遇到狂欢马戏团,被救下来。”

    “哦。”

    獾哥无感。

    “我听他们叫你獾哥,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吧。那我叫你獾獾好不?”

    獾哥冷漠的举起爪子:“你好。”

    那爪子的威力,小个儿见识过的。

    他吞了吞口水,退了一步:“那不然,你让我薅薅行不?”

    露出真实目的了。

    獾哥狰狞的笑,然后把小个儿打得抱头鼠窜。

    楚狰进来就看到獾哥耀武扬威的蹲在小个儿背上,小个儿则是抱头很委屈的样子。

    “小宝贝?”

    獾哥三步并作两步跳进楚狰怀里。

    小个儿看见这一幕,又委屈又嫉妒。

    小声哔哔:“薅薅都不行。他长得有我帅吗?为什么给他薅不给我薅?”

    獾哥动了动耳朵,回头顿了几秒。突然语出惊人:“你没胸。”

    晴天霹雳。

    小个儿被打击得痛哭流涕。

    楚狰脸色复杂。

    他也没胸,有的只是软硅胶。

    獾哥软软的肉垫拍拍楚狰胸前的软硅胶,顿了一下,踩了几下。

    软软的,挺舒服哦。

    楚狰脸色更复杂了。

    说好的只看脸,不看胸的。

    “他们说獾哥有自己的房间了,咱们走吧。”

    楚狰捏了捏小肉爪:“嗯,知道了。”

    离开的时候,獾哥挥了挥手爪子,跟小个儿道别。

    有个工作人员在前面带路,停在一间房门口。

    楚狰微不可查的停顿了一下,然后开门走进去。

    房间里有人。

    不认识的两个人。

    楚狰和獾哥看见两个陌生人,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和警惕。

    仿佛看见两个人偶,连点感情起伏都没有。

    这让查克稍稍郁闷了一下。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獾哥刚想摇头,楚狰抢先一步回答:“查克。”

    查克?马戏团副团长?

    獾哥歪着脑袋,上下打量查克。

    听说查克是从星战中活下来的,距今应该有七八十岁了。但他的相貌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很年轻。

    气质倒是比较沧桑。

    毕竟是宇宙旅行人,从不着陆任何星球。

    在宇宙中大部分时候都在流浪,流浪的速度和时间的速度相差无几。导致他们的时间几乎冻结,比别人的满几十倍。

    因此衰老缓慢,也很正常。

    查克挑眉,本以为被猜中会很没意思。熟料似乎更有意思了。

    “你怎么知道?”

    楚狰坐下,和查克面对面。

    獾哥像只小宝宝似的坐在楚狰大腿上,面对查克。

    查克扫了他一眼,仍旧是对这只凶残的萌物很感兴趣。

    不过目前比较重要的是他想知道楚狰怎么知道他的身份。

    “猜的。”

    楚狰回答。

    “怎么猜出来?”

    楚狰一脸莫名其妙:“干嘛告诉你?”

    查克被堵了一下,无言以对。

    他看了看眼前这一人一獾,陡然觉得自己应该有话直说。

    “你们为什么来斗兽区?”

    “赚钱吧。”

    查克笑了一下:“第二军校的军校生,前途光明。还需要死斗?”

    “军校生就不能穷?”

    查克又被堵了一下,慢慢冷静下来。

    眼前一人一獾太冷静,无所谓的态度让他一时之间猜不到他们的意图。

    但当冷静下来,仔细思考却能发现自己着了道。

    “你们想见我。”

    笃定的语气。

    楚狰连忙摆手,满脸惊恐:“你不是我的菜,我只喜欢小宝贝。”

    獾哥仰头,看着楚狰表演。于是跟着连连摆弄他的小爪爪,满脸惊恐:“别瞎说,你不是獾哥的那盘肉。”

    查克深吸口气,起身:“打扰了,再见。”

    玛德智障!

    楚狰:“狂欢星舰里出现变种,你也不管?”

    查克身形顿住,回头瞪向楚狰:“变种?”

    提及变种,他毫不掩饰厌恶的态度。

    同时他也想到了第二等斗兽区出现的那只软体变种。

    “你知道变种的事情?”

    楚狰笑了笑。

    电光火石之间,查克明白过来:“这只奶獾的军校生身份,你是故意登记上去的?”

    目的就是引他过来。

    只要獾哥参加死斗,他小小只的奶獾形象和爆表的战斗力形成强烈对比,势必会引来注目。

    不管他会来看哪个阶段的死斗,都一定会注意到獾哥。

    注意到就会感兴趣,查他的资料。一看资料有问题,自然会产生怀疑。

    那么他就会自己过来见他们。

    “你们想见我。”

    楚狰没回应。

    这在查克看来,等于默认。

    此时,他身旁的属下似乎接收到了什么信息,在查克身边耳语了几句。

    查克听完,再看向楚狰,底气就很足了。

    似乎是什么让他更为相信自己的判断。

    既然是要见他,肯定有所求。

    那么主动权就在他身上。

    楚狰突然抬头说:“波尔告诉你,我们参加死斗是为了见你。因为你会和最终胜利者见面。”

    查克笑容一顿,收敛了下来。

    “你不相信波尔。”

    “他是个骗子,不相信也很正常。”

    查克顿时无言。

    刚才的确是波尔通过手底下一层层关系将这个消息传递上来,本来按照这速度,他该早有防备。谁知人家更早算计,而自己乐颠颠跳下坑。

    连波尔都被算计了。

    这人也真恐怖,心思贼多。

    查克索性放飞自我,反正算计都被算计了。

    楚狰找到,仍旧是要求他办事儿。

    人家求上门,自己才是掌控者。

    “你怎么发现波尔是个骗子?”

    “他说上了死斗台要么赢,要么死。我问了其他人,其实可以用钱向对手买命。”楚狰笑容如蜜,却更为危险,淌着冰冷和恶意:“他想害死我的小宝贝,难道不是个骗子?”

    查克觉得,要是波尔出现在楚狰面前,说不定会被打死。

    耸耸肩,他询问:“你找我什么事?”

    不管什么事,都绝对拒绝。

    “准确来说,我要找的人是狂欢马戏团团长。”

    查克恍然大悟:“你要我带你去见曼落。”

    楚狰表面微笑,内心:噢噢噢,直呼其名。

    “但我不答应。”查克嘻嘻笑:“就算跟变种的事情有关,我也不答应。”

    “变种在星系军部算得上是秘密,但也属于见到立刻绞杀的类型。甚至很大可能会连坐……你想整个狂欢马戏团也被连坐吗?”

    “你在威胁我?”

    “算不上。”

    “哼,军部不会知道、也绝对查不到狂欢有变种的出现。小朋友,你还嫩了点。”

    楚狰神色稍微怪异,他还是第一次被人叫小朋友。

    感觉略微奇妙。

    楚狰有些出神的薅着獾哥小肚皮,憋了许久,还是没能忍住,小声询问:“听说团长是你姐夫?”

    查克一脸莫名其妙:“是又如何?”

    楚狰:“听说你们有一腿儿?”

    “……”

    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很凝重。

    查克身边的属下在第一时间光速逃跑。

    ‘砰’的一声巨响,门都给开了个大洞。

    楚狰回头,冷淡:“哦,恼羞成怒。所以你们真的有一腿?”

    “腿你妈逼!”

    查克暴走,把整个房间都拆了一遍。

    楚狰早有防备,还是不慎被揍了一拳。

    啧!

    楚狰啐了一口,全是血。

    獾哥见状,愤怒。

    楚狰把獾哥压制在怀里:“别动,我没事儿。”

    獾哥不动,眼神阴沉的看向查克。

    查克却不准备就此放过两人,之前所有敢在他面前提及这个谣言都被他杀了。

    反正眼前这两人也是麻烦,直接杀了也无所谓。

    楚狰趁他再次出手之前说:“信不信我把你和你姐夫有一腿,而你恼羞成怒的事情曝出去?”

    查克狞笑:“这是谣言。”

    “哦。”楚狰无所谓是不是谣言:“那你要看看全星系的人是信你还是信谣言。”

    答案肯定是信谣言。

    百分之九十九都只会选择相信谣言。

    剩下的百分之一要么没听到这个谣言,要么是被威胁或者被杀了。

    查克脸色变得很难看:“你无耻。”

    “还好。别夸。”

    查克一时间,无言以对。

    他想起波尔对此人的评价,咬着牙恨得不行:人渣!败类!

    果然是人渣败类!

    “我现在就杀了你们。”

    “我现在就连接全息网。”

    查克:艹!

    “行行行,你们滚吧。”

    “我们想见团长。”

    查克阴测测:“别得寸进尺。”

    “我现在连接全息网。”

    查克:人渣!

    “你们是什么人?”

    贸贸然把人带去见团长,查克又不傻。

    楚狰:“三重星系第十军团团长楚狰。”

    查克目光落在小奶獾身上,试图找茬。

    “他呢?”

    楚狰深情:“我老公。”

    獾哥应声:“嗷!”

    “……”查克:“我怎么信你?”

    “你要什么证据?”

    查克:“上将级别的军团长都有帅印吧。”

    帅印独一无二,无法复制。

    查克以前也有一个,后来辞职,就上交了。

    所以帅印绝对不会认错,也是最能证明身份的。

    楚狰陷入沉默。

    獾哥戳了戳他的硅胶大胸:“帅印呢?”

    “我在想扔哪儿了?”楚狰眼神放空。

    “你扔了?”

    “也不是。”楚狰似乎不太乐意谈起那个帅印:“主要是……太丑了。我一拿到手就随便找个地方扔了,好几年没见到……”

    关键是他一藏在暗处的军团长,又不用批改什么文件。过一些关卡调兵遣将什么的,直接拿大将或元帅的签名文件扔过去就行。

    用不着帅印。

    再说了,帅印是真拿不出手。

    查克此刻也在心里赞同,帅印的确太丑了。

    当初辞职也有这么个原因。

    这么说来,楚狰的确是第十军团军团长。

    不过,跟他有什么关系?

    狂欢马戏团十几二十年没跟军部有关联,现在和以后也都不会有关联。

    “拿不出来,就滚。”

    楚狰:“所以你真的完全不管变种?”

    查克皱眉。

    “狂欢星舰里混入变种,难道就不是冲着团长而来?”

    查克:“什么意思?”

    “人鱼王六月十五号于执政星审判一案。”

    查克恍然大悟:“你们——”

    “有备而来,狂欢星舰也逃不了。”

    这件事情的确非比寻常。

    如果没有变种的出现,查克完全不会相信楚狰的话,甚至会想尽办法杀死他灭口。

    但变种出现了,局面就变了。

    变种的出现,跟aant的大规模行动,都在预示着星系要再次乱起来。

    从星战中走出来,又从内乱中及时退出来,狂欢马戏团平静度过了二十几年,却不代表还能继续平静下去。

    毕竟都和当年相关联的人,肯定不会被放过。

    查克静静的思考。

    楚狰也不打扰他,兀自和獾哥聊天。

    獾哥戳着他的硅胶大胸,模样有些沉迷。

    楚狰:“很好玩吗?”

    獾哥:“软软的,很舒服。”

    “要不要……给你买一个?”

    “可以买吗?”

    “当然。不贵。”楚狰语气带着诱哄:“你以后就可以自己戴上去,自己玩。多大的尺寸都有。”

    查克刚想通关键,回过神来就听到楚狰这句话。顿时观感再次直下三千尺。

    人渣!败类!

    楚狰面对查克看人渣的眼神,镇定自若。

    “走吧。我带你们过去。但是如果你敢骗我,后果自负。”

    楚狰淡笑。

    王盛好不容易把一出无聊至极的舞台剧熬完,兴奋的站起。

    “走了吗?”

    苏犽和许唯一回头静静的看他。

    “睡得好吗?”

    “醒得真快。”

    王盛尴尬:“其实我只是闭目养神。”

    许唯一冷冷的‘呵’了一声。

    “睡着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诚实。”

    苏犽:“你的道德令我叹为观止。”

    王盛:你们说话能不能正常点?

    “好吧。我的确睡着了。”

    许唯一:“出尔反尔。枉为君子。”

    苏犽:“即使不喜欢,也请尊重。”

    王盛:“……我到底要怎么说?”

    苏犽:“再看一场吧。”

    许唯一:“我刚刚在全息官网上又购买了两张票。”

    苏犽:“你真有先见之明。”

    王盛觉得自己有点可怜:“我呢?”

    “反正你不喜欢。”

    “还不尊重。”

    “留这里干嘛?”

    “出去玩不是更好?”

    两个人交替着,你一言我一句,俨然是生死之交。

    王盛顿时觉得自己被孤立,很可怜。

    最后王盛还是离开剧院,转身的时候看到身旁坐着的青年,差点没脱口而出一句‘兄弟,想开点。人生很美好’。

    实在是那生无可恋的气质太让人担忧了,感觉下一秒要自杀。

    青年也起身,看了眼王盛就走了。

    王盛不由自主的跟在他后面,刚刚那个眼神——完全是生无可恋啊!!

    难道这是留在人间的最后一次纪念?

    看完之后就要自杀吗?

    王盛平时也不是多善良的人,可也不是对于有人死在面前的事情无动于衷。

    于是他跟了上去。

    看到生无可恋青年生无可恋的买街边小吃,一路走来,嘴巴从未停过。

    王盛越看越心惊,吃这么多,难道不是要临死前做个饱死鬼吗?

    然后又看到青年排队玩少女和小孩子才会玩的娱乐设施,一脸生无可恋。同旁边笑逐颜开的人比起来,十分显眼。

    王盛由此更加确定,他真的要自杀!

    要不然怎么会完全不顾自尊心和面子,和女孩子、小孩子抢位置!

    生无可恋青年坐在行人来来往往的小广场旁边的座椅上,默默的舔一根香菜榴莲味棉花糖。

    ……讲真,只要尝过其中一种味道就等同于慢性自杀。更何况是两种味道。

    生无可恋青年要求这两种味道的时候,老板都惊呆了。

    王盛假装若无其事的坐在他身侧,青年目不斜视。

    他拍了拍青年的肩膀。

    “兄弟,我给你讲个活着的故事吧。”

    陆峦回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星际平头哥相邻的书:大司马漫威大和尚开着房车回大唐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暗流之门宇宙拒绝毁灭东武录大宋好相公三国之烽烟万里无限之万界穿行活在漫威的二次重生者无限寻道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