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071

【书名: 星际平头哥 第71章 071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盛世医香巅峰外卖山村名医破道[修真]快穿之打脸之旅不死佣兵     楚狰站起身, 满意的看着装备齐全的小奶獾。

    獾哥抬头询问:“好了吗?”

    楚狰若无其事的擦掉鼻血,笑着说:“好了。”

    獾哥犹豫了一下, 说:“你要不要看看医生?”

    “不用。”楚狰又擦了下流出来的鼻血:“火气太旺,流掉一点正常。”

    獾哥:“哦。”

    楚狰:萌死了萌死了!萌翻天啊!!

    只见眼前这只小奶獾, 不到楚狰小腿高。穿着宽松的蓝色背心和同款短裤衩,两只爪爪缠着绷带,套上手套。头顶上戴着蓝色头盔。

    标准的古氏拳击装扮。

    但是套在小奶獾身上,萌翻天。

    楚狰露出迷之微笑, 感觉自己充满了母爱……不是,父爱。

    小个儿也走了过来, 一眼看到全副武装的小奶獾, 立刻就跪了。

    这他妈是上台死斗吗?分明是上台卖萌, 萌死对手,萌死观众的对不对?

    居心叵测!

    至少小个儿现在就跪倒在獾哥面前, 如果等下上台对上, 死在小奶獾软软的肉垫下, 感觉也格外幸福。

    肉肉的脚垫,奶声奶气的喊:打洗你, 打洗你。

    小个儿单手蒙着脸,发出‘呵呵’的傻笑。

    獾哥扫了眼小个儿,撇撇嘴:“傻。”

    到上台的时候,楚狰亲自把獾哥送到死斗台的入口通道。

    通道旁有两个人守着, 瞪着这一人一獾。

    楚狰充满父爱的叮嘱:“千万不要受伤, 不要手下留情。那些都是一群亡命徒, 之前不知道沾了多少人命。杀了就行。千万别心软,谁要是弄掉你一根毛毛,你就直接撕破对方喉咙。啊,对了,要是累了就休息一下。爪爪要小心保护,不要杀出个缺口。”

    獾哥挺不耐烦,嗯嗯啊啊的应声。

    最后抬起爪爪挡在楚狰面前:“别说了,獾哥知道。”

    楚狰望着小奶獾,简直是操碎了自己这一颗老父亲的心。

    沉默几秒,他突然拿起全息终端,抱起小奶獾比了个姿势。

    咔擦。

    十连拍。

    小奶獾:“……”

    楚狰维持人设不变:“我看照片思念你。”

    獾哥表情严肃:“你要矜持。不能总是随随便便就像獾哥表白,獾哥会很苦恼。”

    楚狰:“为什么?”

    獾哥:“獾哥表白次数比你少,很没面子。”

    楚狰笑得灿烂至极。

    “小宝贝贼可爱。”

    獾哥冷漠,又被表白一次了。

    下次一定要抢回来。

    “獾哥走了。”

    “加油,小宝贝。”

    通道旁两个守着的人全程是撑着鼻孔看他们,原本以为上场的人是楚狰,结果最后是一只萌物?

    这他妈的,赤|裸裸的情感骗局发生在眼前,他们到底是拆穿还是拆穿?

    “站住。”

    獾哥被拦下来,抬头看:“干嘛?”

    守门的:“装备不合格。不能进。”

    獾哥看了看别人,再看看自己,没什么不同。

    “獾哥不能穿短裤背心?”

    “可以。但是你戴手套和头套……你以为自己在打古式拳击吗?”

    獾哥捏着小拳头,思考是直接把眼前两只碍眼的都给打残还是选择打死。

    楚狰扫了眼守门的两个人,说道:“小宝贝,过来。”

    獾哥过去。

    楚狰把獾哥身上的手套和头套都摘了下来,叹了口气,随后又庆幸。

    幸好之前机智的拍照留念。

    然后就看到小奶獾有些散乱的发型,小平头上还顶着跟白色呆毛,两只缠着绷带的爪子放在胸前。呆萌呆萌的瞅他,圆溜溜的黑眼睛一眨不眨。

    楚狰直接被击中红心。

    尼玛太可爱了!!

    忍不住又是一个十连拍。

    后来实在是时间到了,不得不让獾哥进去。

    剩下楚狰面对两个守门的人鄙视谴责的目光。

    那么可爱的萌物都舍得骗去送死,人渣!败类!

    楚狰顿了一下,吹着口哨,嘚瑟又欠揍:“我人帅魅力高,小可爱就是爱我爱我。我能怎么办?能怎么办?当然是继续帅下去啊~”

    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晃着离开。

    简直了,十分欠揍。

    守门人:人渣!败类!

    获得人渣败类的新成就的楚狰一离开后台就跑到前面的死斗台观看,之前花大价钱让波尔购买的前排观众席总算派上用场。

    不同于第三等和第二等的斗兽区观众席排位,死斗区观众席排位票价最昂贵的排在最前面。个人包厢反而不贵,也没那么多人爱订个人包厢。

    估计是因为死斗区,真正让人热血沸腾的死斗,更要在最接近的地方观看才精彩。

    楚狰出现,坐在前排位子上的时候吸引了一些人的注目。

    这些人都是星系的有钱人,富豪排行榜前十都有两三位。

    他们身边都围了保镖,保护雇主安全。毕竟连第二等的斗兽区都会发生那只软体变种攻击观众的意外,更何况是直接把生命赌在这里的死斗。

    因此前排观众席坐着的富豪,身边都围绕了五六个保镖。

    这些保镖曾经都是军人。

    楚狰收回目光,这般判断。

    他是唯一没有保镖的前排观众,显得鹤立鸡群。

    大部分人也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收回注意力,不带保镖那就说明人家有实力。

    在这种时候,有实力的都不能得罪,关键时候可能还要靠人家救命。

    死斗开始,选手陆续上台。

    第一场是擂台制,两两对杀。

    杀掉一个,另一个留下,继续和下一个对杀。

    每十个人一局,能活着到最后一个,就能晋级到下一场比赛。

    只是下一场的对手就很可能是狂欢星舰斗兽区里面成名已久的高手,不过也可以选择放弃晋级。

    每一场对杀都是擂台制,可能排最后一个很幸运,而第一个很倒霉。

    因为第一个体力要被耗尽,而最后一个保留着体力,可能直接秒杀筋疲力竭的对手。

    当然不乏有黑马闯出,直接从第一局杀到最后一句。

    通常这类人都会在死斗上大放异彩,获得大佬赏识。

    但是更多人还是希望自己能摇到幸运的10号。

    这些人参加死斗,除了想赚钱,更重要的是要摆脱自己亡命徒的身份,堂堂正正出入星系。

    只要在场的富豪观众看中了他们,换来一个新身份并不难。

    獾哥不是第一组,但也没有幸运的拿到第10号。而是第6,排在正中间,不算好也不算差。

    现在站在死斗台上的是一个异形人,来自于异形星球。

    老实说,如果让三重星系的人们投票选举出最难以接受伴侣的种族里,异形一定名列前茅。

    异形长相畸形,会令人无端产生恐惧感。最可怕的是他们的繁殖方式,通过将卵产进雄性身体里,最后破开雄性躯体出生。

    出生后又会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吃掉,以完成传承。

    说实话,他们看起来更像是基因的不断复制和重生。

    除了这点之外,他们还会寄居在其他碳基生命体体内,只要通过口腔就能进入然后破体而出,杀害其他生命体。

    他们的这些特征很像虫族,如果不是他们并没有虫族那样可怕的繁衍能力以及庞大的族群基数,可能会被星系驱逐。

    不过他们还是不受三重星系其他生命体的欢迎,毕竟谁都不愿意去爱上某只异形然后被当成父体复制下一代。

    别怀疑,无论男女异形都没人喜欢。

    因为他们雌雄同体。

    眼前这只异形是亡命徒,曾以杀戮为乐。

    他数次偷渡离开异形星球,在其他星球上漂泊。尤其爱在星航港口附近逗留,杀死旅客,最后在引起军方注意的时候寄生在旅客身上离开。

    目前为止,死在他手上的人已经超过一百人。

    因此他被列为三重星系的头号通缉犯,迫不得已逃到狂欢星舰,签下了死斗的死契。

    异形人是第四个上死斗台的,开始并没有暴露他是异形人,而是用正常的方式杀死了对手。但他很快就在第五个上死斗台的人手中败下阵,差点被反杀。

    他就暴露了自己异形人的身份,从对手口腔中钻进去,再撕开胸腔爬出来。

    场面极其血腥,那个被寄生的对手惨叫不已,胸膛都被撕开了,还没办法立即死。

    看上去很惨,但不值得同情。

    这也是个手上沾满无数无辜者鲜血的亡命徒。

    互相残杀?

    楚狰低笑了声,眼里却毫无笑意。

    他到现在都不理解狂欢星舰开死斗的做法,接纳亡命徒,给了他们活路,又把他们当成畜生互相残杀。

    不幸者,死在死斗台上,或十几年都活在将死的威胁里。

    幸运的可能就被在场富豪赏识,带走重新开始,活得更好。

    其他人不像楚狰那样冷静,他们也不感到恐惧,反而兴奋激动的情绪全都被眼前这一幕的血腥挑起来。欢呼不已,纷纷朝着死斗台上扔星币或是其他值钱的东西。

    全身都沾着恶心器官的异形人咧开嘴,笑出来。

    胸膛被剖开的人终于咽下最后一口气,死了。

    第六个上台。

    ……

    第六个上台!

    无感情的机械音念了几遍,没扫描到生命体,于是再次唱了几遍。

    底下的人议论纷纷。

    “不会是看到异形人就吓跑了?”

    “上一个死得那么惨,被吓跑也正常。”

    “哈哈哈,那不是要赔死?”

    “没种。”

    ……

    机器人犹豫要不要接下去念第七个的时候,感觉到自己被轻轻的踢了一下,低头,扫描到生命体。

    小小只的生命体,耀武扬威,十分嚣张。

    “獾哥在这!”

    机器人:“……”

    “准备开始。”

    獾哥上台,引起哄堂大笑。

    “一只小娃娃?他会说话吗?”

    “又是被哪个人面兽心的败类给卖了吧?”

    “啧啧,可怜。”

    “我都要不忍心看他被破开肚子死掉的样子了。”

    “哈哈哈,那你倒是把他买下来啊。”

    前头说不忍心的那人当没听见这话,他也就随口说说,表达他空泛的慈悲。

    花巨款买下一只小娃娃?

    谁买谁傻逼。

    异形人转动眼珠子,和獾哥圆溜溜的眼睛对上,顿时露出狰狞的笑。

    他缓缓上前,像收割生命的死神,不慌不忙。

    獾哥犹如一只懵懂的小兽,可怜弱小。

    但在异形人靠近他,伸出手想要掰开獾哥肩膀的时候,獾哥突然咧开嘴朝他笑。

    异形人愣了一下,下一秒一阵剧痛袭来。

    “嗷!”

    异形人捂着下|体惨叫,下|体血流如注,地上扔着一样物体。

    众人第一个念头:哦,原来异形人某部分构造跟他们一样。

    第二个念头:疼!

    伴随这个念头的动作是捂住自己下|体,有些人反应快,动作到一半赶紧停下。

    有些人直接捂着下|体,一脸惨痛。

    楚狰抽了抽嘴角,小宝贝身为雄性,为什么热衷于这招?

    众人第三个念头就是:妈耶!好凶!

    幸好异形人除了繁殖钻进人体这个特征之外,自身治愈能力很强悍。很快就止血,只不过从雄性进化成雌性。

    ——雌性异形人比雄性异形人要更为凶残,并且强大。

    獾哥四肢并用,跳到半空,踩着死斗台的新型材料杆子飞速的跑。绕着雌性异形人又跑又跳,速度极其快,众人只看见一片残影。

    再定睛一看的时候,只看到一只小奶獾蹲坐在死斗台上吐气,而异形人脸上、身上都有着深深的伤痕。

    那些伤痕可以看出是爪痕,很锋利的爪子划出来的。

    如果不是异形人自身治愈能力太过霸道,估计现在就该死了。

    再看那只小奶獾,模样乖巧呆萌,十足无害。

    小奶獾仰头,细声细气:“嗷!”

    他们莫名其妙的就被萌了一脸。

    楚狰赶紧鼓掌欢呼:“霸气。宇宙第一霸气!”

    其余人跟看蛇精病似的看他。

    这人怕是连节操都出卖了。

    肯定是个死绒毛控。

    小奶獾听出是楚狰的声音,转过身看他,眼睛亮晶晶的。

    听到喜欢雌性的夸赞,对于雄性来说十分荣幸了。

    激励他们继续战斗的勇气。

    小奶獾连着‘嗷嗷嗷’叫了几声,回应楚狰。

    楚狰被萌得心肝颤,喊得更激动。

    其余人:……呵!我们又不是死绒毛控,绝对不会愚蠢的跟风。

    下一秒,“獾哥艹天日地,威武霸气,宇宙第一!”

    人们纷纷怒目瞪向背叛者,背叛者耸耸肩,然后被小奶獾‘嗷’了声,彻底沦陷。

    有一就有二,到最后汇聚成一句话——“獾哥威武霸气,宇宙第一!”

    查克走进死斗区,被这迎面而来的一句话冲击到,差点以为自己进的是什么邪|教。

    “怎么回事?”他询问。

    “有只小奶獾,把那只雌性异形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雌性?”

    他记得这次有个穷凶极恶的异形人,明明是雄性。

    “刚刚进化了。”

    查克起了点兴趣,能把雄性异形人逼得进化成更为凶残的雌性异形人,那小奶獾该有厉害?

    “说说。”

    工作人员沉默了一下,将事情经过告诉他。

    听完后,查克心里有点沧桑,还有点恐惧。

    “獾才。”

    十分准确的评价了。

    众人的追捧并不会令獾哥感到骄傲,因为獾哥本来就是这样一只霸气獾!

    异形人阴毒的盯着獾哥的背影,悄无声息的靠近,目标是獾哥的耳朵。

    楚狰看到他:“小宝贝,后面。”

    獾哥回头,那只异形人被惊到,迅速钻进獾哥的耳朵。

    只要有孔,异形人就能通过各种方式钻进任何生命体体内。

    獾哥抓住异形人,将她生生揪了出来。

    异形人见没办法了,心里一发狠,转而朝着獾哥面部而去。整个身体蜷缩起来,形如一张面饼,粘性十分强。

    她想通过这种方式将自己的卵产进獾哥嘴里,完成繁殖。

    楚狰猛地站起来,但下一刻又放松身体,重新坐下。

    獾哥的脸被盖住,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的爪子却狠狠的插进异形人蜷缩起来的畸形身体,从上到下狠狠的划开。

    血流如注。

    异形人发出低哑的怒吼和嚎叫。

    獾哥两只爪子并用,上下划拉开,时不时搅动一下,仿佛是在撕纸张。

    异形人自愈的速度远远比不上獾哥划开的速度,疼痛更使她坚定要将异形卵产进獾哥体内。

    让她的孩子撕开獾哥的胸膛,然后吃掉。

    獾哥歪了歪脑袋,本来想直接撕开异形人,再切成一块块。但是刚刚不经意间伸出嘴巴,咬了一口肉,嚼了嚼。

    ……意外的好吃!

    然后獾哥就把异形人吃了。

    异形人正打算产卵,却发现自己的肉在一点点减少。毕竟獾哥一边吃她的同时一边用爪子划开她的身体。

    疼痛使她没有察觉到獾哥在啃她的肉,等到意识到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要被吃掉一半了。

    异形人立刻就发出惨叫,极力想要挣脱。

    她虽然能接受被自己的孩子吃掉,但那是因为传承告知她,将会以另一种生命形态继续活下去。

    绝对不是被一只奇怪的生物啃掉。

    獾哥把她抓回来,团吧团吧就啃光了。

    末了,打了个饱嗝。

    捧着肚子瘫坐在死斗台上,继续打嗝。

    “獾哥吃撑了嗝!没事,运动一下,獾哥还能再吃嗝。”

    獾哥拍了拍肚子。

    死斗台上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讲真,他们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死斗嘛,多刺激的游戏。

    他们经常看,看过最凶残的,把对手慢慢砍死。

    鲜血的味道弥漫了整个死斗台,激起每个人身体里原始的野兽好斗基因,激动得眼睛都红了。

    那些虽然血腥,也曾让他们感到不适。

    但怎么样……也没出现过把对手吃了的情况。

    问题是他们还不觉得血腥恐怖,反而有种在看美食节目的感觉……话说回来,这真的不是误闯进来的獾吗?

    画风不对啊!

    为什么那么儿戏?

    一点恐怖血腥紧张感都没有!

    楚狰站起来,朝着工作人员说了几句话。

    工作人员依旧是满脸震惊,闻言看了眼楚狰,然后去询问一个青年。

    楚狰看过去,在见到那个青年的时候,眸光闪了一下。之后不动声色的等待。

    工作人员过来,对着楚狰点头:“可以。”

    然后楚狰就把手里一瓶药片递给他,后者将药瓶拿去检验。

    确定不是什么违禁|药品后,又交还给楚狰。

    楚狰拿着药走到死斗台旁边,招呼獾哥过来。

    獾哥于是挣扎着爬起来,摇摇晃晃挺着有了肚腩的小肚子走过来。

    “嗝,干嘛?”

    楚狰在手心里倒了几粒药,递给他:“消食。”

    獾哥瞪着几粒药:“獾哥不吃。”

    “你看看你肚子,肚腩都出来了。”

    獾哥低头看自己的肚腩,不在意的拍了拍:“等一下就下去了。”

    “那也不行,吃。”

    主要还是担心他的肠胃,什么东西都敢吃,乱七八糟。

    獾哥不乐意,他觉得好好的美食吃到肚子里了,还要吃消食药。

    那他干嘛还吃东西?

    以前在非洲大草原也是这样,吃撑了肚子疼就有两脚兽要给他吃消食药。

    獾哥宁死不屈,最后还是被掰开嘴巴吃下去了。

    欺负獾哥生病。

    虽然肚子不疼了之后,獾哥就活蹦乱跳踹翻诊所,继续浪了。

    楚狰幽幽的说道:“你是不是不爱我?”

    獾哥浑身抖了抖:“你别这么说话。”

    他冷。

    楚狰挑了挑眉,觉得小宝贝心智好像……成长了。

    没以前那么好骗了。

    楚狰略微沮丧。

    “吃就吃。”

    獾哥拿起几颗药,看也不看就吞下。

    楚狰教育他:“别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多恶心。万一有寄生虫怎么办?另外,虽然异形人长相恐怖畸形,但他好歹算是高智慧生命体。你不能吃上瘾啊。”

    獾哥撇撇嘴:“獾哥才不会呢。”

    实际上,异形人并没那么好吃。她只有在要产卵的时候会逐渐将自己的身体转化为充满能量的食材,以供幼体食用。

    刚刚獾哥吃的,其实就是一块能量食材。

    真正的高智慧生命体是异形人的卵,早就被獾哥踩碎了。

    没有孵化的异形卵,跟普通卵一样,很脆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星际平头哥相邻的书:大司马漫威大和尚开着房车回大唐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暗流之门宇宙拒绝毁灭东武录大宋好相公三国之烽烟万里无限之万界穿行活在漫威的二次重生者无限寻道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