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070

【书名: 星际平头哥 第70章 070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快穿之打脸之旅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爷就是这样的兔兔巅峰外卖不死佣兵重回六零全能军嫂     “查克是团长的小舅子。”

    楚狰捏着獾哥的尾巴倒吸一口凉气:“真刺激。”

    獾哥:“??”

    刺激啥?

    楚狰改而捏捏獾哥小肉掌:“小宝宝不要懂。”

    獾哥露出艹天日地的表情:“信不信獾哥日了你?”

    “……”

    楚狰:“讨厌。”

    波尔:首星的贵族实在太乱了。

    獾哥:一时嘴快。

    楚狰示意波尔继续说。

    波尔:“查克脾气暴躁, 整个狂欢马戏团没人能制服他。他只会听从团长的话, 相反,团长的固执也只有查克能说服。详情例子参考死斗。”

    “查克一般是在贵宾区和第一等斗兽区,偶尔会去机甲区。第一等斗兽区在负三楼,如果你们进去,最好签定安全协议以及保险——”

    “保险?”

    “当然。谁都不能保证负三层的死斗区域会发生什么。也许你会被误伤, 像刚刚被那只奇怪的软体生物的毒汁喷洒到, 星舰里又没有足够的治疗仪器。”

    楚狰只在意一件事:“我想知道, 保险受益人是谁?”

    “哦, 你可以填写副团长的名字, 也可以选择团长——看你喜欢谁。”

    楚狰:“……为什么是他们?”

    波尔尖叫:“不然呢?您想填写谁?没有足够的报酬, 谁替您收尸?”

    獾哥:“要是不签保险,又刚好死了, 要怎么处理尸体?”

    波尔:“扔到宇宙。反正都是垃圾。”

    看波尔若无其事的表情, 估计这种事情在星舰的确是习以为常。

    “我怎么觉得这种做法更像是强盗?”

    波尔发出‘哈’的一声, 说道:“如果做法不稍微强硬一点,狂欢星舰怎么可能存在二十多年?至少我们没有违法,一切都是他们自愿,并签订了协议。”

    “一切, 遵照星系法律。”

    楚狰沉默了下, 说道:“继续说。”

    波尔回头瞥了眼, 正对上楚狰冷漠的双眼, 不由讨好的笑了笑。

    “只要查克出现在斗兽区, 那他就一定会去看死斗。第一等斗兽场有一间房, 专属于查克。他会在那里住两天,顺便镇场子。”

    毕竟是死斗,为了活下去,难免会出现一些违规操作。再加上,敢参加死斗的,都是高手。

    所以查克要镇场。

    “你们要见查克没那么容易,查克不会见陌生人——除非你们很有钱。”

    “什么程度才算有钱?”

    “星际首富……那个级别的。”

    楚狰沉默。

    獾哥抬头,沉默的看他。

    楚狰扯了扯唇角:“突然发现我很穷。”

    獾哥抬起爪子拍拍楚狰胸膛:“还有我陪你。”

    “……我以为你会说给我钱。”

    獾哥瞪大圆溜溜的眼睛,无辜认真:“獾哥没有钱。”

    楚狰面无表情。

    仿佛当初日入斗金的赌场不是他开的一样。

    “连星辰大海都说可以分我一半,结果现在就是说自己没有。”楚狰表情幽怨:“呵,男人。”

    獾哥抿紧唇瓣,犹豫再三,小声说道:“獾哥得有私房钱。”

    楚狰心中大惊,好啊,小宝贝居然也会有藏私房钱的念头。

    简直可怕。

    獾哥:“死光头说,男人要有私房钱!”

    似乎为了验证自己说的话是对的,他还重重的点头。

    死光头就是叶上将。

    楚狰知道,那可以说是未来岳父。

    他心想此时应该是奉承附和还是无情开嘲?

    “然后……”小奶獾搓着爪子嗫嚅:“给媳妇儿买买买。”

    楚狰一秒钟变脸,笑逐颜开,捧起獾哥脸颊就亲。

    獾哥努力艹正经人设:“放、放尊重。”

    然后两只小短手就掰扯着楚狰的脸,凑上去‘么’、‘么’两下。

    “你不要动,獾哥来亲。”

    楚狰:……

    妈蛋!

    萌炸了!

    “你流鼻血了?”

    楚狰若无其事的擦掉:“天干气燥。血量丰富。”

    獾哥:“哦。”

    听起来没事。

    波尔全程死鱼眼。

    狗男男。

    楚狰眼神扫向他,波尔秒换笑脸。

    “还要继续说吗?”

    “除了有钱,还有什么办法能接近查克?”

    “团长引荐。”

    楚狰默。

    要是能见到团长,他们还绕那么远路见查克干嘛?

    波尔咳嗽了几声,刚想说话。一把唐刀就横过他的头顶,深深的插|进墙壁里,擦着他头顶上的触角而过。

    妈的吓得尿都差点出来了。

    “大佬,冷静。”

    “再说废话就真的杀了你。”

    为了表示自己并非开玩笑,楚狰还给他表演了什么叫切新型材料如切豆腐的技能。

    切完后还蛇精病的问人家:“感觉舒服吗?”

    实际上如果没有危险的话,感觉是非常舒服的。

    对于强迫症来说,将坚硬得连粒子能量炮都轰不开的新型材料切开,跟切豆腐似的。

    那感觉,真是贼爽。

    不过杀气是冲着自己来的,波尔就低调的小声哔哔:“还能承受——别,我错了大佬。呐,像你们这样,要钱没钱,要人脉没人脉,要地位没地——好好好,我不说,我错了。”

    唉,动不动就扛着刀威胁。

    讲真这很败坏路人感的好伐。

    “你们随便哪个谁,报名参加死斗。五天内有一场淘汰赛制,最终胜利者可以和查克见面。每一次死斗,查克都会邀请最终胜利者单独谈话,开出高价把他们留下来。”

    “不过你们需要把背景伪装一下,我猜你们也是匆忙上来星舰,第一次接触狂欢马戏团。很多事情都不知道,所以背景一定没有经过伪装。那这样,我这边有个门道,熟人来的。你们完全可以放心……一个人身世背景个人id一条龙服务,只收一万星币。便宜吧?”

    獾哥:“獾哥并不想知道这些呢。”

    楚狰:“我也不太想知道这些。”

    波尔眼角抽搐,回头询问:“那你们想知道什么?”

    他都讲完了才说不想知道,那之前到底是谁扛着唐刀威胁他还要吃他的触角啊请问!!

    楚狰低头:“小宝贝想知道什么?”

    獾哥:“听你的。”

    楚狰笑,亮出洁白的一排牙齿:“狂欢星舰的团长和副团长……是不是真有一腿?”

    波尔默默将鄙视藏在心底,左右看了看,悄悄说:“其实我也很好奇。”

    “哦?”楚狰:“边走边说。”

    “我跟你们讲,副团长是团长的小舅子,但是团长妻子早逝……其实我们都没见过,只听说团长夫人早年战死沙场。唔……我们团长据说以前参加过星战,很牛逼吧。”

    楚狰点头:“牛逼。”

    可不?

    要不是跑了,现在都是元帅。

    “我们来到星舰里,副团长和团长的关系就……gay里gay气,这个你懂吗?就跟你们一……你们猜测的那样。”

    波尔不经意间扫了眼楚狰和獾哥,硬生生扭转话题。

    “不过你们千万别在查克面前说起这件事,要不然,查克会发火,砸了整艘星舰。”

    “为什么?”

    “因为查克否定了这些谣传……话说你们真的不考虑来一个套餐吗?一个人才一万星币哦。”

    楚狰和獾哥直接忽略了波尔不带营养的话,兀自商量。

    “我去报名。”

    獾哥为难:“你要跟獾哥抢打架的机会吗?”

    雌性的要求,雄性不能拒绝呢。

    可是好为难。

    楚狰一下就被萌翻了,色令智昏:“不抢,不跟你抢。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都听你的。”

    小奶獾于是么了一口楚大佬,后者更加色令智昏了。

    等到清醒过来的时候,獾哥已经拿着新鲜出炉的报名登记后的id,被安排在后台。

    楚狰:“……”

    整个人都不好了。

    波尔小心翼翼的想要偷偷溜走,楚狰一伸手就拽住他的触角,拉了回来,笑得十分狰狞。

    “你打的鬼主意,以为我不知道?”

    波尔浑身一僵:“大佬,我哪敢?”

    “触角变绿色了。”

    一撒谎或者心虚就会变成绿色的触角,简直是新时代诚实的标杆。

    波尔:正常生理结构引起的反应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虽、虽然我是存了点小心思,但我发誓,这真的是唯一能够接触到查克的办法。”

    “如果不确定,我也不会信你。”

    波尔连忙点头:“对哒对哒。”

    “不过,”楚狰话音一转:“我还是很不高兴。”

    他被算计了,不要紧。

    反正总能把吃过的亏赚回来,但小宝贝被算计了,他就不开心。

    把眼前这只波尔星球人拎到跟前,还晃了晃。

    波尔怂如鸡。

    “将死斗选手的所有资料告诉我,详细点。不亲自开口也行,给一份……传到我的全息终端。”

    波尔不敢置信:“我根本不知道。”

    “哦。”

    楚狰无动于衷。

    波尔垂死挣扎的解释:“我只是狂欢星舰里最底层的蚂蚁,根本不可能得到死斗选手的资料。”

    楚狰扫了眼波尔头顶上的触角,没有变成绿色。

    证明他没撒谎。

    “总该有渠道吧。像你这样的老人,在星舰里待了十几年,有着自己数不清的门道。”

    的确有。

    波尔沉默,然后试图讲价:“你之前给的钱……价码太少了。如果要死斗选手名单,你得加钱。”

    实际上,那些钱是绝对足够支付波尔的一份死斗名单。

    因为波尔从头到尾并没有付出什么,只是领着他们进入斗兽区而已。

    期间还三番两次想要跑。

    “你要有契约精神。”

    契你x哟!

    波尔点点头,咽下口血:“好的没问题,大佬。”

    楚狰静静的看他,面无表情。半晌后说道:“从你带我们进斗兽区,你就和我们脱不了干系。如果我们出事,你也逃不了。”

    波尔沉下脸,正因为知道楚狰不是开玩笑,所以这一刻他才打消了在死斗名单上做手脚的念头。

    杀死一两个对他产生威胁的人,不是什么难事。

    难就难在不能把自己从里面摘出来。

    波尔暗自啐了口。

    妈的,踢到铁板。

    “大佬,我明白。”

    “楚狰!”

    楚狰立即转身,张开双手,正好接住往他怀里跳的獾哥:“好了?”

    獾哥:“好了,我们走吧。”

    于是楚狰就抱着獾哥向他指定的一个后台走过去,而波尔则是自己走了。

    獾哥瞧了眼,提醒了一下。

    楚狰:“我让他去查点事情。”

    獾哥‘哦’了一声就不管。

    他们进入后台,其实后台就是一个比较大的空间,所有初级参赛选手都会在里面休息。轮到他们上场的时候就会有人领着他们上死斗台。

    楚狰长指薅着獾哥的毛,低声说道:“就这么个配置?”

    獾哥:“他们说我是新手,只要在初级赛活下来,就能有自己的房间。”

    楚狰冷笑了一声。

    参加死斗的选手都签了生死状,一上台,性命都不在自己手里。直到能够给狂欢马戏团带来可观的利益,才会得到好一点的待遇。

    獾哥拍拍他的手臂:“放心吧。獾哥会让你住大房子的。”

    楚狰还没先说话,旁边听到的一个人发出冷笑。

    “说大话不怕风闪了舌头。”

    楚狰和獾哥齐齐看向他,面无表情。

    那模样,有些渗人。

    嘲讽的是个长得像猴子的小个儿,见状心生不安:“看什么?你们谁签下死契?”

    獾哥歪头。

    楚狰解释:“死契就是生死状。”

    獾哥:“哦。是我,怎么?”

    小个儿的猜测没错,目光在獾哥身上打转了几圈后,爆发出啧啧嘲笑。比了比獾哥的身高,正好到膝盖。

    “还不到小腿高。”

    獾哥转头就神色严肃的对楚狰说:“他在污蔑你的身高。”

    楚狰眼神阴郁:“你拿我跟你比身高?”

    小个儿:“???”

    小个儿也就到楚狰胸膛的高度,獾哥则是到楚狰小腿。小个儿那话就是在侮辱楚狰身高……虽然他本意是夸大,奈何眼前一人一獾抓的重点从来与众不同。

    楚狰逼近小个儿。

    小个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感到害怕心虚,于是警告道:“后台不允许打、打斗……私自打斗,被发现都要扔出去。”

    楚狰停下,思考了一会儿后朝着獾哥嘤嘤嘤释放委屈。

    “你要替人家报仇。”

    小个儿:“……”

    我可去你的吧!

    獾哥怒瞠双目:“獾哥会替你报仇的。”

    小个儿:你特么眼瞎啊!

    “小宝贝最好,么一个。”

    小奶獾扭捏,还是受了这亲亲。

    小个儿心情复杂。

    “新人,不知死活。”

    后台共有二十人,来自各大星球,能力不知道,至少外表看起来,气势很足。

    唯独獾哥,一只小奶獾却签下死契。不少人觉得这是在找死,也认为獾哥是被楚狰给骗了。

    不过他们不会好心的去提醒,多这么一只弱鸡,要是幸运分配到,就多了一份生存的希望。

    没谁像那个小个儿,傻到要去提醒对手。

    小个儿阴阳怪气:“美人膝,英雄冢。”

    楚狰猛地抬头,就在小个儿以为他要发火的时候,他笑得像一朵灿烂的花。

    “有眼光,不错。”

    小个儿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

    我特么不是夸你!!

    算了算了,懒得理要作死的人。

    此时,小奶獾伸长四肢,娇声细气的嗷了一声。

    小个儿的脚立刻被钉在了原地。

    “咳咳,那啥,哥劝你们一句,别闹。死斗不是好玩的事儿,来这里都是亡命徒,徒手一把菜刀咔擦咔擦,砍人跟砍冬瓜一样。你们就别送人头了,回头找斗兽区的负责人,赔点钱,解约。赶紧回家吧。”

    顿了顿,左右瞄了瞄,小声凑上前:“兄弟,能不能让我薅一下?”

    “薅一下?”

    小个儿不太好意思:“虽然星舰上有萌物区,但是吧,那个保育员死抠门,不让摸不让吸。简直抠门。”

    楚狰狰狞的笑:“我也抠。”

    小个儿讪讪的,脸色不太好。撇撇嘴就站一边儿去,不再理他们了。

    楚狰就兀自服侍小宝贝。

    小奶獾四肢摊开,爽得快上天。

    一进入机甲区,魏章就赶紧甩开王懿的手,跳出五米远。

    王懿:“……”

    五米远的魏章:“干嘛?看我干嘛?你以为我怕你吗?哈哈,我利用你进来的,略略略。”

    画风太智障。

    王懿微妙的沉默。

    目光悄悄落在了那被特殊光屏隐藏起来的尾巴,此时正得意的甩来甩去……速度非常快。

    可见他是真的十分得意了。

    王懿转身就走,从头到尾没有搭理魏章。

    魏章叉着腰,以为这是自己的胜利。

    他用王者般的强大气势震慑了那个可怕的男人,哪怕是当面说出利用,他也不敢追究报复。

    哈!哈!哈!

    真应该让獾哥看看我这一刻的英姿!

    他一定会抛弃大胸转投我的胸肌,让我吸个够。

    魏章陷入幻想中,淫|笑了好一阵才知道稍微收敛一点。

    他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一条通往獾哥主动躺下给吸给踩肚皮的星光大道,然后就被挡在了门口。

    “啥?要登记?那你给我登记啊?”

    面前的全息ai面带笑容:“请出示您的入场卡id。”

    魏章把入场券递给他,眼神力图天真善良。

    全息ai:“入场卡的……id!”

    魏章:“哦——你刚刚是不是加重了语气?你是仿真全息ai?还是真人假扮?感情好真实哦。”

    全息ai:“……”

    讲真,这不是天真善良,而是傻白智障。

    “拖出去。”

    “哎卧槽!我可是贵宾,正儿八经入场卡进来的!你们敢这样对我?我投诉你们!哎卧槽,你是不是偷摸我胸肌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抵挡不了我的美貌!我要投诉,投诉!”

    ……

    魏章仍旧被毫不留情的拖出去,哪怕他整个人几乎要赖在地上了。

    突然,一片阴影笼罩在魏章头顶上。

    魏章抬头,白眼睛。

    “嗨。”

    王懿默默的移开视线:“他是跟我一起进来的。”

    他出示了自己的等级数据。

    拖着魏章的工作人员迅速扔掉魏章,头也不回的走了。

    仿佛生怕自己智商受到污染。

    魏章低着头,不太好意思。

    “那个,谢谢啊。”

    王懿几不可闻的笑了一下:“走吧,小朋友。”

    魏章一下就炸毛了:“你小!你才小!你全家都小!”

    他这反应……很容易让人想歪。

    触及到白眼睛异样的目光,魏章的智商终于回来了一点。

    “那啥,我不是……”

    王懿点头:“我儿子跟你差不多大。”

    魏章:“哦。”

    原来是这意思。

    等到进了房间,魏章盯着那张大床开始深思熟虑。

    扭头直勾勾盯着白眼睛,魏章举手:“我睡地板。”

    王懿:“睡床吧——”床挺大

    “你想干嘛?”

    魏章揪着衣领,一脸惊恐。

    王懿:“……”

    忍了忍,还是没忍住。

    “我睡地板。”

    魏章嘿嘿笑:“那怎么行?入场卡和登记都是你的,怎么好意思?我这不是占便宜了——”

    王懿:“那我睡——”床。

    魏章快速说道:“谢谢叔。”

    说完就立刻跳到大床上蹦跶了一下。

    王懿失笑。

    小朋友很活泼。

    “叔,您进机甲区是要看比赛?还是赌钱?”

    “找人。”

    “哦。我就来看看比赛,听说机甲区的选手都是操纵机甲的高手。我想跟他们比比。”

    “你是来参赛的?”

    “是的呀。”

    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不知道獾哥在哪里,不然他就会看到自己操纵机甲战斗的英勇身姿。

    从而爱上他的胸肌。

    从此以后都让他踩肚皮、吸肚皮、薅毛毛。

    嘻嘻嘻。

    王懿回头,看到刚认识的小朋友躺在床上,后者笑得差点掉下床。

    真是活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星际平头哥相邻的书:大司马漫威大和尚开着房车回大唐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暗流之门宇宙拒绝毁灭东武录大宋好相公三国之烽烟万里无限之万界穿行活在漫威的二次重生者无限寻道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