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067

【书名: 星际平头哥 第67章 067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爷就是这样的兔兔快穿之打脸之旅[综]刀剑攻略七零年代美滋滋巅峰外卖     王盛四人在楚狰有意之下, 顺利和他们走失。

    唯独林立, 始终伴随阿亚身侧。

    魏章想跑, 但被阿亚抓住手臂,死活不让走。

    林立就在一旁,眼神跟粒子激光炮似的, 恨不得把魏章就地射杀。

    魏章心里苦, 抓住时机就想挣脱阿亚。

    奈何阿亚手劲儿贼大。

    “我想去萌兽区。”

    林立呵呵冷笑:“小姑娘才会喜欢。”

    阿亚:“那就一起去吧。”

    林立:“阿亚就是这样可爱的小姑娘。”

    阿亚转身勒住林立脖子就把他绊倒在地:“你全家都小。”

    林立羞涩:“不小。你要不看看?”

    阿亚二话不说, 把脚踩他脸上。然后挽着魏章走。

    林立:“……”

    贼气!

    魏章:瞪我干啥?瞪我干啥?关我屁事儿!

    三人又一起到萌兽区, 恰好楚狰和獾哥才走。

    刚到没一会儿, 又有人闹事儿。

    有个死老头, 把自己扮成幼崽保育员混进萌兽区,差点把所有萌兽都撸了个遍。

    当真正的保育员带着大批工作人员过来的时候,愤怒至极。差点没自己上去把个死老头撕了,然而还是个拦了下来。

    工作人员十分训练有素的将那个死老头拖走, 那死老头临走时还用腐朽的声带喊出:“老夫还会再回来的,老夫的腰唉——”

    诡异的熟悉感。

    身旁的人对这个情景挺习惯, 毕竟每天都要发生两三次。混进来的手法越来越高超, 要不是‘犯罪分子’沉迷撸萌物中,不可自拔而露出破绽, 可能保育员都没那么快发现。

    不过一旦发现,等待这群人的将是严厉的惩罚。

    “至于吗?”

    林立不是太能理解,在他眼里, 这群萌物也没啥嘛。

    脾气差, 眼高于顶, 摸一把就跟纡尊降贵似的,还得哄着抱着才肯给薅。

    “至于。”魏章斩钉截铁的说道:“如果獾哥肯让我吸一会儿,死都愿意。”

    “小朋友?”林立歪了下脑袋,在他们第十军团里,对獾哥的统一称呼都是小朋友。“老大的小宝贝,你敢吸?”

    魏章愣了下:“你老大……面具哥?”

    林立:“对呀。”

    “拔刀吧。”

    林立:“??”

    “跟我抢獾哥的人,都去死。”

    林立一脸懵:“……又不是我跟你抢,你跟我这儿拔刀干嘛?”

    魏章认真脸:“我知道,但是我打不过面具哥。刚好你是他手下,我就打你出气了。”

    哎嘿!!

    林立这暴脾气就没忍住,刚巧魏章还是他情敌呢。

    打架正好,顺意。最好打死。

    两人刚摆了架势,保育员就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盯着,顺便报警——当然是报给狂欢星舰里的安保。

    “萌兽区不准打架滋事!胆敢伤了一只萌兽,全都扔到宇宙去。”

    两人讪讪的,就不打了。

    保育员又说道:“要打架,到斗兽区。”

    斗兽区?

    一听就是很血腥又刺激的地方。

    斗兽斗兽,现在的三重星系还有一种新人类,狂兽。

    有些星球尚未开化,或是由于贫穷,或是由于相貌不符合三重星系普遍审美观,而被嫌弃,被统一称为野兽。

    “斗兽区怎么走?”

    保育员撩起眼皮,说道:“后退,离开萌物区。回到大厅,那边有地图。不过先说好,进入斗兽区,有条件。”

    “什么条件?”

    “请个星舰里的老油条带你们。”

    老油条,懂得多。但也会坑人,而且坑得厉害。

    “要是付不起钱,那还有个方法。”

    “什么方法?”

    “作为兽,进去。”

    斗兽,斗的是兽,也是兽在互斗。

    兽从哪儿来,怎么来?

    不重要。

    只要愿意就能上。

    三人互望一眼,林立站在前面,抖着腿说道:“你们这狂欢马戏团原来也不像表面宣传的那样,温暖童趣快乐。”

    保育员回答:“狂欢马戏团从来没有宣传过。”

    因此所有关于马戏团的传说都是外界传出去的。

    但那传出去的评价也没错,对于有些人来说,马戏团的确是充满温暖童趣和快乐的地方,笑声盈满耳边。但对另一些人来说,这里刺激、疯狂、血腥,更有意思。

    因人而异罢了。

    三人向保育员道了声谢,然后准备离开。

    离开的时候,魏章回头说:“我刚好像看到有人装成熊猫溜进去了。”

    闻言,稳重的保育员一蹦三尺高:“我艹!还有完没完了?先是个人妖公主,然后是个死老头,现在又来!妈的,老子不弄死你们。”

    魏章缩了缩肩膀,不知为何,总觉得保育员口中的人妖公主和死老头很熟悉。

    此时,人妖公主和对面的死老头打了个照面。

    死老头大喊:“我是第二军校校长!你们敢关我?信不信我一梭子弄死你们!”

    人妖公主不甘示弱,跟着大喊:“我是帝国的公主,皇室的珍珠!你们快放我出去,把萌物供上来!”

    工作人员呵呵了一声:“俩傻逼。”

    嗨哟我艹!

    人妖公主和死老头就撸起袖子大骂,工作人员懒得听他们瞎逼逼,就走了。

    留下两人面面相觑,各自觉得对方有点熟悉。

    安娜:“口音是首星的吧,老乡啊。”

    第二军校校长:“你也是因为绒毛被关进来的?”

    说起这个,安娜就特愤怒:“啥啊!我就一游客,站外头观看。但是那群绒毛萌物眼巴巴瞅着我,还一个劲儿撒娇让我进去。这我肯定不能啊,犯罪的事儿我不干。我就拒绝,可我一拒绝,这群绒毛萌物就呜呜叫,还哭了。这种时候我要再拒绝,岂不没人性?”

    第二军校校长:“对对对,老夫也是这样。老夫心软啊,结果那什么保育员不分青红皂白,不听老夫解释就把老夫关进来了。老夫很委屈啊。”

    安娜冷静下来,听这熟悉的强调顿时沉默半晌:“大爷,您真是第二军校校长?”

    “如假包换!”静默半晌,第二军校校长小声询问:“你真是帝国小公主?”

    “……嗯。”

    “……”

    这他妈就尴尬了。

    索性尴尬的气氛蔓延不到两分钟,双方就哈哈干笑,打破了这气氛。

    “叔公,你咋也来了?”

    第二军校校长是皇帝的亲叔,和安娜是叔侄孙的关系。而且都是绒毛控,无可救药、病入膏肓的那种。

    千里认亲,怎么都没想到是在监狱里。

    气氛尴尬,两人就把这事儿揭了过去,热情的聊起萌物区那群小妖精。

    前往斗兽区的路上,魏章偷偷的溜走。

    他才不想被阿亚当成抵挡林立那个智障的炮灰墙,遭受池鱼之殃。

    离开斗兽区,魏章转身就朝着机甲区而去。

    老早之前就听闻狂欢马戏团里面的机甲区,闻名星际。据说比起军队里的机甲特遣队也不遑多让,但是比起军队里的正规机甲要多一分残酷和不择手段。

    据说,马戏团里的机甲操纵师都是从星战里被裁掉的老士兵,因为除了打仗就没有其他生存能力。再加上星战结束后的三重星系初期建设,各方面都还不稳定,对于老士兵们无法做到生活无忧的保障。

    虽然后来政府和军部越来越关注星战时期的老士兵,但……可能时间有点晚吧,很多老士兵还是受苦了。有些人撑下来就得到了社会保障,有些人撑不下来或是死了,或是像马戏团的机甲区一样。

    参加一些地下机甲对战,为了赢不择手段,而且必须签下生死状。

    算是一项黑暗边缘的巨大经济产业。

    诸如魏章这样的年轻人,最爱寻求刺激,因此就朝着机甲区而去。

    机甲区和斗兽区兴致其实相似,前者是对于机甲的熟练掌控,后者是原始的肉搏。

    相比较斗兽区,魏章还是对机甲区感兴趣。

    最重要的,机甲区没有阿亚和林立那个智障。

    魏章在走到机甲区的大门时被拦了下来,原因是他没有入场卡。

    “我买了票进来。”

    工作人员说道:“入场票不包含机甲区。”

    “那你们不是做虚假生意吗?凭啥我买了票却不能进去?”

    “狂欢马戏团售票的官网上有写明,诸如斗兽区、机甲区此类区域,没有特殊卡券,无法进入。”

    这是为了避免一些孩子误闯入血腥的地方。

    魏章显然是明白这一层,虽然平时智障,关键时刻智商还是在线的。

    “还能购买吗?”

    “售票已关闭。”

    魏章皱眉,感到十分遗憾。

    他不想走,于是就站在一旁,一边关注有入场卡的来宾,一边嘤嘤嘤的和工作人员称兄道弟。

    工作人员:这他妈的也太惊悚了。

    来狂欢马戏团的人很多,但是进入机甲区的人却不是很多。

    隔个两三分钟才有两三个人走过来。

    魏章到现在都还没看到单独一个人过来的,感到奇怪。

    “兄弟,这怎么都是成群结队的来?”

    工作人员跟魏章混熟了,就回答他:“一张入场卡,可以带两个人。”

    “这么好?那不是很亏?”

    “不亏。”

    魏章低声问:“怎么说?”

    工作人员瞟他一眼,魏章就赶紧笑嘻嘻的叫声哥。

    “入场卡价格不贵,还比不上一张星舰入场券贵。但这些人进去,是要赌钱的。赌的都很大,赌完还想再赌。信不信,进去的人接下来五天里都不会出来?”

    “有那么夸张?”

    魏章满脸你在坑我,我不信的表情。

    “上次在维拉星港口停泊,有人五天里输掉两艘a级星舰和两处矿产资源。”

    “……我去。”

    “来赌机甲,倾家荡产或是一夜暴富都有。还有些人不是为了赌,而是为了上台打。”

    “他们不是客人吗?”

    工作人员笑了一下:“机甲区来者不拒,要不然哪儿来那么多人打比赛?来的人,有的只是贪丰富的报酬,这种人在里面要是签了生死状,没一个活得下去。不签生死状,大概是半身残疾。”

    “就没人赢过狂欢的机甲战队?”

    “有啊。怎么可能没有?要是都没有,谁还敢来参赛?不过来的都是些亡命之徒,不怕死。”

    魏章点点头,若有所思。

    抬头的时候就看见有人走过来,只有一个人。

    那人身材高大,一身简便着装,戴着帽子,遮住了半边脸,只能看到坚毅的下颔线条。

    魏章摸着尾巴,若有所思。

    那人走过来,工作人员将他拦下来:“入场卡刷一下。”

    他把入场卡拿出来,递到工作人员面前。

    入场卡是透明的,上面有一串数据在流动。这是特殊的电子卡,无法仿冒。

    工作人员刷了一下卡,魏章在旁边偷偷瞥了眼。

    王懿。

    电子卡都需要真名购买,上面的数据包括了个人星系居民id和名字等基本资料。

    魏章匆匆扫了眼名字,不及细看,直接就飞扑到男人身上,埋进他怀里:“嘤嘤嘤你这个死鬼,怎么现在才来?人家等了好久,心里好怕怕的。”

    “……”

    场面一时很尴尬。

    工作人员先是被那别具特色的‘嘤嘤嘤’惊得虎躯一震,随后就是被陌生男人冰冷的气势给吓到,噤若寒蝉。

    这时候,有点眼色的人都知道要跑,就算跑不了起码保持安静。

    然而魏章这个智商时常不在线的傻白,成功的又把智商日出去大脑了。

    他还在嘤嘤嘤,芊芊食指戳着陌生男人硬实的胸膛,十分娘气但嗓音清亮的说道:“王懿,你是不是打算要见那个小妖精?你说!你说!是不是?”

    工作人员低头。

    哦豁!

    真的叫王懿!

    真的是一对狗男男。

    啥眼光啊这是。

    工作人员颇为鄙视的看了眼王懿。

    王懿倒是没去理睬工作人员,而是低头,眸色不明的盯着投入他怀抱的小朋友。

    ……是个小朋友,看年纪跟他儿子差不多大。

    不过比他那个一本正经的儿子要生动活泼。

    “你认识我?”

    “你想撇清跟我的关系吗?”魏章把头一甩,对上银白色的诡异瞳孔,身体一僵。毛毛的感觉再次爬上背脊,僵硬的挪开视线,干巴巴的说:“你不能撇下我,我要跟你进去。”

    王懿深深的看了眼魏章,大手搭上他的肩膀:“走吧。”

    魏章差点没跳起来逃跑。

    不过最终还是压下恐惧,跟着王懿一起进入大门。

    王盛和许唯一倒是还在一块儿,不过都规规矩矩的跑去看舞台剧。周围被已婚妇女淹没。

    像他们这样的小少年,不多。也不是没有,不过都和妞们坐一块儿,明显的目标不在于舞台剧,而是泡妞。

    王盛做得端正,眼睛盯着舞台,低声询问:“其他人呢?不是说好一起来看舞台剧吗?”

    许唯一全身心投入到舞台剧里,这神经病意外的喜爱舞台剧。

    舞台剧是许唯一的唯一爱好,一旦坐在舞台下面,他就会成为一名忧郁但也优雅的绅士。

    诡异的病态再加上舞台下苍白少年的优雅,还让许唯一圈了不少粉。

    “都跑了。”

    王盛脸色不好看:“说好的一起看舞台剧,结果都跑了!”

    最重要的是跑了居然不叫他!

    “你不喜欢吗?”

    王盛立刻正襟危坐:“很有深度。”

    他看不懂。

    谁都不能在许唯一面前诋毁舞台剧。

    许唯一心有戚戚焉:“这是一出悲剧,也是狂欢马戏团的成名之作。”

    王盛:不好意思,在下完全不懂剧情。

    许唯一幽幽叹气:“命运和巧合相撞,更多是制造出悲剧。”

    看,多愁善感了。

    王盛生无可恋。

    “然而不能全都怪在命运的头上,悲剧和喜剧不正取决于人的一念之差?立场的不同,时代的选择,就是悲剧的开始。”

    王盛和许唯一回头,后排居然是个熟人。

    许唯一静静的和他对视,半晌后说道:“苏少年,你好。”

    苏犽微笑:“许少年。”

    王盛惊恐的看着两人快速的建立友好剧友关系,静静的看剧,时不时交流意见。然后双方的称呼就从以前皮笑肉不笑的全名到现在亲切友好的‘苏少年’、‘许少年’。

    最后苏犽还干脆的和王盛交换了座位。

    这可真是……

    沃日尼玛啊。

    王盛瘫在椅子上,看了眼舞台,脑壳疼。

    觉得还是睡一觉比较好。

    他刚闭上眼睛,坐在他身侧的年轻人突然就低头看了王盛一样。

    那年轻人挺有特色,永远散发着生无可恋的气质。

    十分独一无二。

    年轻人抬头,继续生无可恋的看舞台剧。

    鼻子上的小泡泡‘啪’的一声,碎了。

    小奶獾惊醒,手脚并用的从楚狰怀里爬出来,跳到楚狰头顶上,然后又跳到桌子上。龇牙咧嘴,气势汹汹:“踩獾哥?敢踩獾哥?獾哥咬死你们!”

    吼完后转了一圈,气势汹汹的嚎:“人呢?跑什么跑?都出来,跟獾哥干一架。”

    波尔星球人愣愣的看着獾哥:“他……经常这样吗?”

    没听到回答,波尔星球人回头,只见楚狰沉迷不已,嘴里叨叨‘宝贝真可爱’。

    这他妈已经不是瞎的程度可以解释了。

    獾哥吼了好一会儿才清醒,圆溜溜的眼睛呆呆的,回神。

    抱着小肚子,盘起小短腿坐在桌子上,抬头瞅了瞅楚狰,低头。细细声的咳了咳,问他:“你喜欢吃蛇羹吗?”

    楚狰脸不易察觉的僵了僵,很快就笑眯眯的说:“喜欢。爱死小宝贝了。”

    说完,就把做好的蛇羹推到小宝贝面前,让他吃。

    獾哥拍拍肚子:“你喜欢,就给你吃。”

    作为一名雄性,给追求中的雌性送食物很正常。

    楚狰:“不用。我饱了。”

    非常迅速的拒绝。

    獾哥直勾勾盯着獾哥:“你不喜欢獾哥吗?”

    雌性拒绝雄性送的食物,等于拒绝他的求欢。

    楚狰嘴角抽抽:“一起吃吧。”

    獾哥点头。

    于是一人一獾吃起蛇羹,楚狰吃的不多,但是獾哥没发现。

    一旁的波尔扫了眼一脸平静的吃蛇羹的楚狰,有些疑惑。

    刚刚那个尝试吃了一碗蛇羹却差点把胆水都吐出来的人,好像不是他一样。

    明明就不能吃,还非要塞下一大碗。结果全都吐干净。

    难受又折腾。

    波尔问他不能吃为什么还要吃。

    楚狰笑得贼欠揍:“宝贝送的呀。你这种单身狗是不会懂的。”

    波尔:“……”

    嘁。狗男男。

    吃完后,獾哥又打了个小小的饱嗝,腆着小肚子,抱着尾巴,懒散的窝进楚狰怀里。

    “接下来去哪里?”

    “斗兽区。”

    “!”

    獾哥双眼放光,吃饱喝足干什么?

    干架呀。

    波尔在前面带路,一边带一边说:“斗兽区规矩简单,第一点最重要,守规矩。第二点,听话。第三点,斗兽场上可以见血,斗兽场下一滴血都不能见。”

    “坏了规矩,视情况而定。轻点罚钱,重点就关进监牢里。最重的处罚会被星舰处以私刑,扔出星舰。”

    “您要是想打架,报个名就行。报了名,您就是兽。斗兽场分级别三等,第三等不会出人命,第二等人命不能保证,听天由命。第一等,斗兽场上只能活下一个。否则不能下场。”

    “斗兽场上,打赢了有钱拿。斗兽场下,赌赢了也有钱拿。”

    獾哥眯起眼:“很刺激。”

    尤其是第一等,刺激而残忍。

    楚狰摸摸獾哥的脑袋,说道:“去第二等斗兽场吧。”

    獾哥抬头,不满。

    楚狰温柔:“乖。”

    獾哥别别扭扭的,极力严肃。

    别闹。

    不准撒娇。

    ……好吧。

    雄性偶尔要听雌性的话。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星际平头哥相邻的书:大司马漫威大和尚开着房车回大唐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暗流之门宇宙拒绝毁灭东武录大宋好相公三国之烽烟万里无限之万界穿行活在漫威的二次重生者无限寻道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