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065

【书名: 星际平头哥 第65章 065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爷就是这样的兔兔快穿之打脸之旅[综]刀剑攻略七零年代美滋滋巅峰外卖     新月湾军事要塞。

    深蓝监狱。

    人鱼王巨大的鱼摆被粗壮的锁链锁住, 穿透鱼摆, 只要拉动就疼痛不已。

    那个洞原本穿透了几十年, 逃出去后在修复舱修复。被抓回来后又被穿透。

    王大将站在监狱门口, 命令人将人鱼王放出来。

    海水像是被一只大手轻轻拨弄开, 然后将人鱼王推到一块空地。四面八方的海水再次将人鱼王包裹起来,形成一个方方正正的牢笼。

    王大将抬手,牢笼被吊起, 传输到面前。

    人鱼王抬头:“好久不见。”

    他在海水里仍旧可以正常说话。

    王大将冷漠的看他, 像一尊冰雕。

    人鱼王看了眼王大将身后, 没有人鱼族。不由笑起来:“人鱼……被驱逐出军事要塞了?”

    王大将没有回答, 但人鱼王能够猜到。

    一直以来, 人鱼族都作为新月湾军事要塞的坚实堡垒。海水就是他们的战场,水星就是他们天然的有利战场。

    新月湾军事要塞防守能力强悍, 大半原因在于人鱼族。

    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人鱼族会叛变,以至于深蓝监狱中的重犯逃出去。

    经此一事,人鱼族是绝不能再留在新月湾军事要塞。

    必须驱逐!

    人鱼族的帝国阶级制度就表明了他们绝不会将星系利益置于第一, 他们无法防守重要的要塞基地。

    人鱼王并不为自己的族人感到可惜,甚至是乐见其成。

    要不然当初就不会利用族人将自己救出深蓝监狱。

    没办法,他痛恨人鱼族!

    明明他是在为人鱼族谋取地位和权利, 可当他被囚禁在深蓝监狱的时候, 却是他的子民负责看守。

    何其可笑。

    他是被自己子民推翻的人鱼王!

    王大将淡淡的扫了眼人鱼王:“带走。”

    “去哪里?”人鱼王毫不担心,再差都不会比在深蓝监狱里差。他说道:“首星还是执政星?”

    执政星, 星际最高法庭所在地。

    王大将:“堵上他的嘴。”

    人鱼王哈哈大笑:“你们抢走我的荣誉, 最终都要亲手捧到我面前, 请我拿回去!”

    下一刻,人鱼王就被堵住声带,无法发出声音。

    之后,囚禁着人鱼王的牢笼就被送进军舰,往执政星的方向而去。

    至于王大将,在回到军事要塞后下令由副大将统领军事要塞。

    “您要去哪里?”

    王大将没有回答,他本来就沉默寡言。

    “大将,没有征召令,大将不得擅自离开军事要塞。”

    王大将:“回首星。”

    “首星?为什么——”

    “话太多。”

    属于大将级别的进化,拥有着可怕的威慑力。将副大将所有疑问都压制下去,不敢再询问。

    王大将因此离开新月湾军事要塞,和带走人鱼王的军舰背道而驰。

    当獾哥回到第二军校,向众人宣布他要离开第二军校,去狂欢马戏团待上五天的时候。魏章嚎了一声,戏精上线。

    “爸爸,您为什么要离我而去?”

    獾哥冷漠的瞅他:“闭嘴!”

    魏章还想嚎:“爸爸——”

    獾哥亮出锋利的爪子。

    魏章讪讪的闭嘴。

    王盛和阿亚对这一幕视若无睹,许唯一耳朵动了动,抬头对魏章微笑:“章章,过来。我熬了汤,你快喝。”

    许唯一的汤等于实验液体。

    魏章脸色惨白:“我宁愿你叫我智障。”

    许唯一微笑:“怎么说话呢?我过去还是你过来?”

    魏章弱小无助的摇头:“我不。”

    许唯一就把魏章拖了出去,仿佛是抢占民女的官兵。

    民女抵死反抗,最终还是抵不过可怕的官兵,被强占了。

    魏章嘤嘤哭泣:“为什么我控制不住掉眼泪?”

    许唯一脸色严谨:“除此之外还有什么?”

    “嘤嘤嘤……”

    “还有什么症状?”

    “嘤嘤嘤……就是忍不住嘤嘤嘤……”

    许唯一放下本子和笔,起身走到窗户,面对黑夜里的光,陷入沉思。

    “嘤嘤嘤……许唯一嘤……你快嘤给解决嘤……”

    獾哥盯着倒在地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魏章,处于好奇心碰了碰魏章头顶上圆溜溜的耳朵。

    那耳朵颤了颤,獾哥十分惊奇。

    “豹子!”

    魏章一愣,带着泪痕的脸抬起:“啥玩意儿?”

    獾哥已经跳到魏章背后,踩住他的尾巴:“你是豹子?!”

    魏章捏了捏自己的耳朵,嗷的一声,脸色通红:“许唯一,你快点把我变回去嘤嘤嘤……”

    许唯一听而不闻,默默的思考到底步骤哪里错了。

    獾哥低头瞅了瞅豹子尾巴,抬头看了看圆溜溜的耳朵,一个没忍住,张开大口,啃住魏章大半头。

    一獾一豹面面相觑。

    獾哥有点不太好意思,毕竟是要罩着的小弟。

    这样忍不住要吃掉人家,好像不太道义。

    虽然这样想,但是獾哥牙口完全没有松开的意思。

    含糊不清又奶声奶气:“獾哥不次你,獾哥尝尝味道。”

    魏章:qaq!

    在这么一出混乱的背景下,阿亚仍旧不为所动的打坐冥思。王盛则是淡定的刷着全息终端。

    随着叮咚的一声响,王盛抬头说:“我买了三张票,狂欢马戏团的。明天一起去。”

    魏章梨花带雨的笑,数了数人数:“好像差一个人啊。”

    王盛:“没有啊。”

    “许唯一不去吗?”

    “去。”

    “阿亚还是你不去?”

    “都去。”

    “那我没有票?!”

    魏章很伤心,十分伤心。

    王盛很慈祥:“说什么呢?怎么会忘记带你?”

    魏章破涕为笑:“我就知道队长不会忘记我——”

    “马戏团允许带宠物,免门票。”

    魏章哇哇大哭,从小雨变成大雨。

    王盛尽兴后才说道:“哦,忘了。是四张。”

    魏章:“……你就是想看我哭吧。”

    “嘻嘻。”

    魏智障平时神经粗糙至极,能让他哭不容易。

    也不知道许唯一到底给他注射了什么鬼玩意儿,变得那么多愁善感。

    獾哥跳到魏章头顶,蹲在上面说道:“你们也要去?”

    “狂欢马戏团很久才会来一次首星,行踪不定。基本上每次到达一个地方只会有两天时间通知售票,一旦售完,进去后五天内不开门。五天后就离开,很难买到票。”

    即使他们刚得到消息也来不及赶过去。

    “我记得十五年前,狂欢马戏团的星舰在首星星航轨道停过一次。那次我就去看了,入场票很难买。要不是我找许唯一给设了个抢票小程序,估计都抢不到。”

    獾哥点点头,半晌后询问:“有录像吗?”

    “没有。狂欢马戏团不允许录像。”

    “那么多人,没人偷偷录到?”

    “会被发现。”王盛说道:“我很久之前去的那一次,看到有个人在自己的眼睛里安装摄像头,被发现了。当场挖出眼睛,然后就医。”

    那就是王盛的心理阴影。

    “我跟我爸一起去的。”

    王盛唯一一次和王大将的亲子时光。

    魏章耳朵抖了抖,跑去找许唯一,一边哭着一边威胁要掐断许唯一脖子。

    “你不给我解决,我就杀了你。”

    许唯一按着自己脖子上的银白金属圆圈,笑得很变态:“要不然你按下去,十万伏特电流直接把我烤成焦炭。”

    魏章哭唧唧:“你别以为我不敢。”

    许唯一:“我当然信你。来,按下去。”

    他还抓着魏章的手放到自己脖子上的银白金属圆圈上,用了很大力气。

    魏章:“你他妈神经病啊。”

    许唯一:“嘻嘻,你现在才知道?”

    魏章悲痛万分,转身想要扑进獾哥怀里求安慰。

    獾哥早就抛弃他,另投到阿亚头顶上。

    王盛说道:“许唯一,你别老欺负魏章。”

    许唯一耸耸肩。

    说得好像你们没欺负一样。

    许唯一蹲在獾哥面前:“獾哥,你让我抽一管血好不好?”

    獾哥的回答是把他按进沙发里,差点没给憋死。

    “今晚早点睡吧。明天出发——哦,对了,我们还没请假。所以是旷课。”

    阿亚抬头:“不是学分够了吗?”

    “学分是够了,但是还会扣呀。”

    课时可以修学分,但是如果旷课还是会扣学分。尽管他们现在学分够了,如果不去上课,导师还是会扣学分。

    学分被扣光,就得重新修学分。

    “所以攻击校长室有毛线用?”

    “至少你能够旷课。”

    其他军校生苦逼兮兮上课,导师看你不顺眼还顺便再扣几个学分。

    “再说了,其实我们这次得到校长和副校长印章的学分属于侥幸。很多人看不惯,等着教训我们。我估计,旷课五天,咱们所有人学分都要被扣光。可能还会欠……这样你们还去吗?”

    “身为军校生,我觉得还是学业为重……所以我选择旷课。”

    其他人想法一致。

    最后决定都旷课,跑去狂欢马戏团五天游。

    第二天,王盛小队五人集体逃课。

    导师点名:“人呢?”

    王盛委托的朋友:“他们说病了。”

    导师:“一屋子全病了?”

    “先是魏章病了,然后许唯一说要给魏章治病,结果输入不知道什么鬼的液体导致半身不遂。魏章愤怒至极,用另外一半能动的身体扛起激光粒子炮轰炸许唯一,结果误伤阿亚。阿亚愤怒至极,拔起刀就砍。许唯一是罪魁祸首,还在一旁幸灾乐祸,阿亚就把许唯一也砍了。然后许唯一就引爆了爆破装置,大家一起受伤。”

    “叶弥欢呢?”

    “他一獾单挑所有人。”

    “王盛呢?”

    “送他们就医的途中不慎一脚踩空,从楼梯上摔下来。”

    “有说什么时候来上课吗?”

    “五天后吧。”

    导师点点头,然后在考勤表上记录下旷课。

    所以说编造了那么长一大串原因解释,导师不听就是不听,照样给你记旷课。

    就是这么任性!

    楚狰在军校门口接应獾哥,远远就看见一群电灯泡,笑容就立刻消失在脸上。

    王盛和魏章一见女装大佬楚狰立刻就把豪放的动作稍微修饰了一下,变得十分绅士。

    獾哥从魏章头顶下跳下来,咳了咳,声音细细的,嫩嫩的。

    “给你。”

    楚狰低头看小宝贝手心里一串红色的野果,心里悸动。一把抱起小奶獾,接过红色野果,然后吸了口奶獾。

    低声说道:“谢谢小宝贝。”

    獾哥昂着头:“不用谢。”

    雄性追求雌性的时候,给吃的很正常。

    魏章嫉妒得快要咬碎一口银牙:“我到现在都没吸过小奶獾,凭什么这个贱人一出现就可以吸小奶獾?凭什么?因为她长得比我漂亮吗?”

    王盛拍拍他的肩膀:“是的,没错。”

    魏章嫉妒得眼睛都红了,根本听不进去旁人的话。

    “不就是胸比我大吗?我也有胸肌啊。”

    王盛低头看了眼魏章的胸肌,搭在他肩膀上的手默默收了回来。

    不想跟一智障拉扯上关系。

    阿亚跟楚狰打了声招呼,然后上车,戴上耳机,闭眼听音乐。许唯一坐她旁边,认真研究实验数据。

    魏章和王盛最后上车,楚狰抱着獾哥坐在前面。

    楚狰问:“你们都是要去狂欢马戏团吗?”

    “是——”

    等等!

    全车所有人齐齐看向楚狰,除了阿亚,其余人脸上出现惊悚扭曲的表情。

    又是一个大屌美女!

    一个安娜公主还不够吗?

    为什么要这么伤害无辜的少年?

    魏章直接就嘤嘤嘤哭泣了,獾哥宁愿爱一个大屌美女都不给让他吸。

    他觉得好伤心。

    车停在星航港口附近,几人都下车要登上民用星舰。

    狂欢星舰从不着陆任何一个星球,因此只停在星航港口上方的大气层之外。

    他们要上去,需要登录民用星舰进入狂欢星舰。

    星航港口人来人往,星际军警正在检查来往人员。

    “走吧。”

    然而就在一行人要进入检票口的时候,身后有人疯狂的喊:“老大,等等!”

    楚狰眉头一皱,回头看了一眼立刻转头,并加快步伐。

    妈的,辣眼睛!

    林立飞奔过去,站定在楚狰面前。拉扯了下紧绷的领口,露出绅士的微笑:“阿亚小姐,你好。我叫林立。”

    楚狰:“……”

    哦,来泡妞的。

    王盛几人和楚狰站一边,看好戏一般的,津津有味。

    阿亚抬眸:“哦。”

    林立双手薅了一下头发,自觉帅得无人可匹敌。

    “你也是要去狂欢马戏团吗?”

    阿亚冷漠的看他。

    林立毫无自觉:“好巧,我也是。美丽的女士,我能邀请你一起上星舰吗?”

    阿亚:“不能。”

    林立:“……矜持的女士格外迷人。”

    阿亚:“魏章,过来。”

    魏章还红着眼睛站在楚狰身旁瞪他,闻言,特别不开心:“干嘛?”

    “过!来!”

    魏章委屈兮兮的走过去。

    阿亚抱住魏章胳膊:“我未婚夫。”

    魏章:“???”

    王盛几人:“???”

    林立:“!!!”

    说完,魏章就被阿亚推开,自己径直进入民用星舰。

    王盛对着魏章意味深长:“不错嘛,速度挺快。”

    说完,排队进入星舰。

    许唯一对着魏章神色莫测:“没想到。”

    说完,也去排队了。

    楚狰和獾哥更是一脸不快,这智障速度居然比他们还快!

    魏章:“……嘤嘤嘤。”

    喵喵喵??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立悲愤,要跟魏章决战。

    魏章倒退几步,撞到身后一堵肉墙。回头,撞入冰霜一般的眼眸里。一时愣住。

    “能让让吗?”

    低沉的声音也像是含了冰块,吐出来的气息都是冷的。

    魏章一蹦三尺高,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差点把帽子也给吓掉。

    如果此刻他不是戴着帽子,尾巴藏了起来,一定能见到炸毛的尾巴。

    被撞到的那人很高,至少比魏章高一个头。

    他静静的看着魏章满脸泪水,意味不明的瞥了眼身后尾椎骨的方向。然后就越过魏章排队去了。

    魏章按了按鼻子,过了好久,那种炸毛感才稍微平复下来。

    至于林立,早就被人潮簇拥着排队去了。

    魏章顿了几秒,才跑去排队。

    星舰分为六个等级,大型星舰除了军用星舰就是私人星舰。一般来说民用星舰都是中型星舰,不需要太多的载客量,但也不会太少,足够使用。

    他们乘坐的就是中型星舰的c级别,座位都坐满了。

    獾哥和楚狰的票都是头等舱,王盛买的几张票也都选头等舱。

    他们不缺钱。

    头等舱一共十六个座位,相对于中型c级别的星舰来说,位置很少。但相应的,设施很齐全。

    獾哥窝在楚狰怀里,看了眼头等舱里的十六个人,都各自在忙。

    普通且没有特点。

    “这艘星舰的目的地都是狂欢星舰吗?”

    “不是。”

    獾哥歪着脑袋,抱着尾巴:“狂欢星舰上有港口吗?”

    “有。”

    “为什么会有?”

    一般来说,只有空天母舰才会有供星舰停泊的航道。

    “a级星舰堪比空天母舰,除了武力装备比不上。”

    獾哥点点头。

    魏章和林立互瞪,主要还是林立杀气腾腾的瞪着魏章,后者不甘示弱,却因为许唯一药剂的缘故而禁不住落泪。

    威力就少了一半。

    原本林立跟阿亚坐一块儿,阿亚一见是他,直接就跟魏章调了个位置坐。

    魏章老是流眼泪,难受。于是起身想去洗把脸,刚起身,林立就钻到他的位置上坐下。

    “……”

    民用星舰实际上并没有停留在狂欢星舰上,而是和狂欢星舰接轨。

    旅客从轨道上步入狂欢星舰,几乎有一半的乘客都是狂欢马戏团的顾客。二十分钟后,轨道收回去,民用星舰启航。

    獾哥搭乘的是通往狂欢星舰的最后一班星舰,当他们进入狂欢星舰的时候,舱门就关了起来。

    而刚刚搭乘过的民用星舰头等舱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底下,一样物体闪着红光。

    十分钟后,这艘民用星航头等舱发生爆炸,破了一个巨大的洞。所有仪器开始失灵,民用星航无法继续起飞,急需紧急降落。

    但在茫茫宇宙中,没有降落的港口或是空间站。

    舰长发出紧急求救,然而没能成功发送出去。

    民用星航就和宇宙漂流而来的陨石相撞,发生无声的大爆炸。湮灭在空茫茫的宇宙中。

    此时,在狂欢星舰中的人们并不知道民用星舰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的目光全都被狂欢星舰里面的新奇事务吸引了。

    狂欢马戏团是宇宙第一表演剧团,二十几年来穿梭于三重星系十区上千颗有生命迹象存在的星球。

    有些星球尚未开发,显得落后。有些星球太过遥远,来回一趟都要花费两三年时间,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使用跃迁点或是承受得住跃迁点的压力。

    因此很多人这辈子可能都只去过三四颗星球。

    而且去的星球又大多是旅游开发的著名景点,像是那些远古部落或是特殊神秘种群实际上很少见到。

    虽然全息播放过,不过没有真正见到。

    可是在这里,可以看到起码三百种碳基生命体。其中包括美艳绝伦的鲛人鱼。

    人鱼经常活跃于屏幕中,说实话本来不算是多么令人惊奇的物种。

    但人鱼分很多种类,其中鲛人鱼十分稀少。

    因为他们能够产下十分珍贵的鲛人珍珠,比黑珍珠还要昂贵。

    据说珍珠是他们的眼泪,这就很惊奇了。

    另外还有透明人,全身透明,只有放进水里才能看到。

    还有胶状液体的人、像树一样的树人,甚至还有泰坦人——这里的泰坦人并非是泰坦星球土著,但他们的确很高,最高能有七米。

    小奶獾蹲在楚狰脑袋上,微张嘴巴,瞪圆了眼睛,一眨不眨。

    他的前面是一个猫兽屋,里面有很多猫爬架、逗猫棒、纸箱子……

    楚狰笑眯眯:“小宝贝要不要进去玩玩?”

    “獾、獾哥才不会喜欢这种东西呢!”

    獾哥是这种愚蠢的猫兽吗?

    你这是在侮辱獾哥!

    獾哥超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星际平头哥相邻的书:大司马漫威大和尚开着房车回大唐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暗流之门宇宙拒绝毁灭东武录大宋好相公三国之烽烟万里无限之万界穿行活在漫威的二次重生者无限寻道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