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063

【书名: 星际平头哥 第63章 063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爷就是这样的兔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综]刀剑攻略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七零年代美滋滋快穿之打脸之旅巅峰外卖     新学期大一新生中的第一名落在獾哥的头上, 第一组也落在了獾哥所在的小组头上。

    当名单公布出来的时候,挺多人不服气。

    但是当两份盖着第二军校校长和副校长印章的白纸呈现在全息屏上,众人都沉默了。

    他们的目标顶天了也就是主任级别,没想到人家直接端了校长和副校长的窝。

    单是这眼界, 就比不上了。

    不说新生老生们十分惊讶,导师们更惊讶。

    獾哥他们能拿到校长印章不算多奇怪的事情, 毕竟那是一个重度晚期绒毛控的死变态。

    但能拿到楚蛇精病的印章就令他们感到惊讶了。

    难道是私底下有什么见不得人的py交易?

    许唯一抬头, 又瞥见导师偷偷瞟向这边的目光。

    他询问:“你们昨晚干了什么?”

    王盛:“没干, 没得干。”

    阿亚回头冷漠的瞅王盛, 分不清他那话的黄|暴程度。

    王盛低头,对上獾哥纯洁的眼神。嘴唇嚅动了几下, 一脸义正言辞:“昨晚披荆斩棘, 乘风破浪,历经艰险,最终取得胜利。”

    仿佛历史课上歌颂先辈的台词一样。

    许唯一冷笑了一下:“不过你们挺厉害,校长和副校长的印章已经好几年没人拿到了, 你们居然还能同时拿到。足够你们接下来的一年里成为军校的风云人物,做好心理准备。”

    獾哥:“什么心理准备?”

    阿亚:“很多人会来挑衅我们。”

    獾哥:“在哪?”

    “……”

    谈及打架, 獾哥从来不会过问人数、武力值, 更不会考虑到方方面面的问题。

    他只要地点。

    阿亚询问:“獾哥,校长的印章你是怎么拿到的?”

    獾哥甩甩尾巴:“没有校长。”

    “那盖章哪来的?”

    “守门大爷。”

    阿亚和王盛两人同时想起昨晚上仿佛重度晚期吸|毒患者的守门大爷, 沉默半晌。终于绝望的明白为什么第二军校总是输给第一军校的深沉原因。

    上课到一半, 王盛突然想道:“我们是不是少了一个人?”

    獾哥:“没有……吧。”

    难得獾哥表现出迟疑。

    阿亚数了数:“一二三四……四个人, 没错。”

    王盛瞟了瞟獾哥、阿亚和许唯一, 总觉得哪里不对。

    但的确是四个人没错。

    正好导师讲述到机甲在宇宙空间下遇到陨石群如何避免被卷入其中的操作方式,几人便都认真听讲,将这个疑惑抛之脑后。

    此时,仍旧陷在山崖底下的魏智障:“獾哥什么时候来救我呀?”

    还是如此傻白。

    一直到下课,洗完澡,吃完晚饭,晚间训练的时候,导师念到魏章的名字。几个人才想起来魏智障还被困在山崖底下。

    王盛和阿亚面面相觑:“魏章还没回来?”

    獾哥:“你们没去救他吗?”

    王盛:“不用救吧。没有危险,自己走出来就好了。”

    阿亚:“我轰开山底走出来的。”

    那魏章到底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出来?

    山崖底下的魏智障:“好饿,獾哥为什么还不来救我呀?”

    最后还是獾哥跟楚狰联系,让他的生活家政系统楚四把魏章放了出来。

    但是楚四要放走魏章的时候,这玩意儿不肯走。

    “肯定有阴谋,不是獾哥来,我就不走。”

    “……就是獾哥让我放你走的。”

    魏章叉腰:“哈哈哈,你以为我是智障吗?”

    “……”不是吗?

    中枢系统安装在仿真拟人机器人身上的楚四:“爸爸原话:吐出魏智障,不然轰死你。”

    它决定如果魏章还不信的话就一直关下去,反正它已经给过机会了。

    魏章离开了。

    他信了。

    临走前还拍了拍楚四肩膀:“乖侄子。”

    “……”

    到底真傻还是假傻。

    魏章一见到獾哥就激动的冲上去询问:“獾哥,你有没有想过救我?”

    仿佛言情剧女主,一旦獾哥否认,他就上吊自杀。

    獾哥愣了一下,眼神放空:“我们一路披荆斩棘,乘风破浪,历经艰险……”

    魏章捂着嘴,特别感动:“獾哥,我就知道你从来没想过要放弃我——”

    不。獾哥是从来就没有想起你。

    魏章说完就想趁机抱獾哥,撸獾哥。

    但是还没碰到獾哥,头先被一只大掌按到地面上,砸出个坑来。

    楚狰笑眯眯,一把抱起小奶獾:“小宝贝,你的同学吗?”

    獾哥挪开目光:“不是。”

    楚狰满意的抱着小奶獾,踩着魏章向前走。

    魏章颇为嫉妒:“他是谁?为什么可以抱獾哥?”

    王盛若有所思:“楚狰。”

    阿亚:“星系一线男明星,他跟獾哥很熟吗?”

    “明星来军校干嘛?义演吗?”

    许唯一盯着楚狰背影,疑惑的说道:“我总觉得他有点熟悉。”

    “大荧幕上天天见,能不熟悉?”

    许唯一摇头:“不一样。”

    不是在全息屏幕或是广告牌上见,而是在别的地方,充满硝烟和暴力。

    獾哥:“你又换了什么身份?来干嘛?”

    一边问话一边拨弄开楚狰的爪子:“不要你抱,我要爬到你的头上。”

    “下回再说,这次先让我抱。”楚狰拒绝了獾哥的要求,然后说道:“我这次是以明星的身份来……来训练。”

    獾哥用死鱼眼对着楚狰,明显不信。

    楚狰轻轻一掌拍向獾哥肉肉的小屁股:“别不信啊,我下部戏接个开国大将的剧本,所以来军校里面取材。”

    獾哥狐疑。

    楚狰睁眼说瞎话的本领又上一层楼。

    实际上他也没说错,的确有部开过将军传记的电影找上门。但是他没答应,就算答应了也还可以拒绝。

    反正他是大佬。

    说到拍戏,楚狰心念一动,询问獾哥:“小宝贝,要不要跟我一起拍戏?”

    獾哥:“不要。”

    楚狰:“很好玩的。”

    獾哥:“我不!”

    拒绝得铿锵有力,十分坚定。

    话音刚落,皇后陛下的通讯就来了。

    皇后陛下要求獾哥明天到她的首星皇家大话剧院排练,之前已经答应下来,将会在六月份开播。

    现在已经进入五月份了,獾哥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排练。

    小奶獾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了,强自镇定:“姑,我要完成学业。不能旷课。”

    皇后陛下笑了起来:“我们家小乖乖就是爱学习。不过姑已经知道你拿到大一学期的所有学分,就算不去上课都行。”

    獾哥力持镇定:“姑,獾哥文化课不行。獾哥一定要补过文化课。”

    皇后陛下:“哟,小乖乖志气不小。正好,我那剧团里都是文化课高材生,能帮你补课。”

    獾哥面不改色,冷漠的道:“姑,獾哥要考满分。”

    皇后陛下笑容僵硬。

    獾哥继续补充:“文化课,满分。”

    皇后陛下脸上出现为难,讪讪的说:“我还以为你是想摆脱单位数……真是有志气。”

    想了想,过了好一会儿,皇后陛下才遗憾的说道:“那没办法了……”

    獾哥悄悄松了口气。

    皇后陛下接着说道:“我只能请皇宫的特级教师……放心吧,小乖乖,都是教授级别,获得过各种分量级奖项。一共十四个人,虽然有点困难,但为了实现你的志气,姑一定办到。”

    说完她就要挂断通讯,忽然补充,指着荧幕,帅气又俏皮:“明天见哟。”

    獾哥:“……”

    哟你妹啊!

    獾哥突然掀桌:“神他妈要考满分啊!獾哥只是在拒绝你啊!文化课和话剧都是要人道毁灭的黑洞衍生物!獾哥讨厌文化课和话剧!”

    小奶獾暴走,非常非常的暴躁。

    楚狰在一旁偷偷的录像拍照,忙得不亦乐乎。

    等看到小奶獾气得一屁股墩在地上,背对着他。浑身软软的毛和肉肉囤在一块儿,像一个毛球球。

    楚狰心里软软的,停下拍摄这种不义行为。

    把小奶獾抱起来,轻声询问:“你要参演什么话剧?”

    小奶獾声音闷闷的,很不开心。

    “姑的脑残话剧。”

    楚狰一想到皇后陛下的那些爱情至上的话剧,其实心里痒痒的,蠢蠢欲动。

    他不好意思直说自己其实是皇后陛下的话剧迷,尤其是那一出入坑作品——星际霸总和贫民星球小白花的跨阶级热恋。

    “那是哪一出啊?《双子星的距离,远在光年之外》还是《星际霸道总裁爱上我》?难道是《绒毛控公主和毛发过敏大长腿教授》?这一出基本上不出演,一出演就一票难求……”

    獾哥横着眼睛瞟楚狰。

    楚狰不动声色的解释:“职业的缘故。想不知道都难。实际上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但没办法。”

    獾哥还记得当初在双子星大厦里面遇到楚狰的对手,然而楚狰完全不认识。

    楚狰暗搓搓的说:“不然,明天我陪你去?”

    獾哥转了转自己黑亮圆溜的眼珠子,同意了。

    两人各自打着主意,獾哥想让楚狰替换自己上台表演,楚狰则是想象獾哥和自己同台演出,最好是情侣的画面。

    一时之间,很和谐。

    第二天。

    两个人就出发,到首星皇家大话剧院。

    悬浮车自动驾驶,驾驶位置上坐着的是楚四,只是一个摆设而已。

    楚四原本是一个升级版的家政系统,中枢神经在一个成年男子的脑子里。但只要是跟家政有关的机器,他都能入侵。

    楚狰不让楚四开车。

    楚四委屈:“为什么?”

    楚狰:“你没驾驶证。”

    楚四:放屁!你以前也没有还不是照样飙车?飙的还是星舰。

    熟知楚狰暴君心性的楚四转而看向獾哥:爸爸,您儿子让人欺负了。赶紧替儿子主持公道。

    獾哥接收到楚四的脑电波,跃跃欲试:“要不我来开?”

    “……”

    就这小短手小短腿的,别闹。

    楚狰把小奶獾塞怀里,禁锢着不让动。

    獾哥不悦的挠了他一阵后放弃,主要还是因为皇家大话剧院快到了。

    生命的希望也逐渐远离他而去。

    “皇家大话剧院,到了。”

    楚狰抱着小奶獾下车,进入皇家大话剧院。

    因为皇后提前打过招呼的缘故,两人都被放了进去。

    皇家大话剧院只有周末才会全天开放,其余时间只有晚六点到晚十点开放。

    因此当他们进去的时候,舞台上只有演员在排练。

    皇后转头就看见一人一獾,率先跟楚狰打了招呼,然后亲了亲獾哥。

    獾哥抗拒才没有抱抱。

    皇后笑了笑:“这么多年,也就你跟嫂子能抱小乖乖。”

    这话楚狰爱听。

    也许别人不太喜欢自己跟喜欢的人的母亲挂钩,不过楚狰很感激叶妈妈。尤其是叶妈妈在小宝贝心目中地位颇高,那就等同于自己在小宝贝心中的地位也高。

    楚狰很高兴。

    皇后说道:“你有兴趣参演话剧吗?”

    楚狰:“可以吗?”

    皇后:“正好差一个角色。”

    此时,台上演员正好念到台词‘如果这一刻你说的一句我爱你,明年或者十年后我听见了,我就觉得我们超级有缘分。’

    那句台词的潜意思,至少有生之年听到了那句想要听到的告白。

    时间是最不可掌控的东西,距离太远,有生之年都无法靠近。唯希望一句告白,比光快,比时间快,穿过空间和距离,带到你的面前。

    楚狰:“《双子星的距离,远在光年之外》。”

    皇后很高兴:“听出来了吗?”

    楚狰:“首场演出的时候,我在第一排。”

    第一排那是绝对老粉才能有的位置。

    皇后对楚狰的观感顿时彻底好了起来,同他攀谈对表示了对他参演主角的影视剧的欣赏。

    楚狰挺惊讶:“您也看我的电视剧吗?”

    皇后:“非常不错。”

    楚狰:“谢谢。”

    然后毫不谦让的应承下来。

    皇后:“那么有兴趣参演吗?”

    楚狰:“我演弗列得?”

    目前看来,这个位置最适合他。

    皇后摇头:“不。你演安吉莉儿。”

    安吉莉儿,女二号。

    一个妖艳贱货。

    楚狰:“……小宝贝呢?”

    皇后:“男主。”

    楚狰沉默半晌,说道:“小宝贝无法化成人形。”

    皇后:“别担心,剧本已经改了。”

    “改了?”

    “光年距离,不只是浮于表面的空间、时间。种族之间的距离,比实际上的距离还要远。”

    楚狰耸耸肩,兴致缺缺。

    说到底他就是偏爱霸总题材,对其他的类型并不是很感兴趣。

    皇后陛下见状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招手让獾哥去试戏。

    獾哥惊悚:“不去!”

    皇后陛下笑呵呵,然后拎起獾哥扔上台。

    “action。”

    喊完这一句,皇后又招人过来把楚狰带走:“给他化安吉莉儿的妆。”

    化妆师看了看楚狰,点点头。

    “没问题。”

    楚狰也没什么意见,女扮男装之类的,在圈子里是很常见的一件事。哪怕他之前没扮演过,但也不会多么排斥。

    况且是跟小宝贝同台的机会呀。

    虽然不是正牌女主,不过没关系,女主肯定抢不过他。

    楚狰特别自信。

    “叶弥欢干嘛呢你!我是要你看见心爱的人表情,不是让你跟死了爹妈的表情!卧槽!你能不能有点感情?你会不会卖萌?看什么看?以为自己长得萌就不用卖萌了吗?”

    獾哥愤怒的一掌拍碎道具。

    皇后陛下施施然:“不过,愤怒的情绪十分饱满。记住这个感觉,接下来你要面对的是心爱的女主,心爱的人懂不?算了,你还是个宝宝……你能想象一下吗?少年慕艾懂不懂?”

    小奶獾特别委屈,但是不能打皇后。

    不然叶妈妈会生气,而且皇后不像其他人那样强悍,怎么打都没事。

    她是真的文艺爱好者,思想很文艺,体能更文艺。

    “我让你少年慕艾,不是让你看见大餐的样儿。”

    皇后陛下拍额头,无奈至极。

    小奶獾闹脾气,坐在舞台上背对皇后,不想说话。

    打又不能打,骂又不能骂。还要被骂,獾哥也很委屈,獾哥也有脾气的。

    “小宝贝,生气了?”

    獾哥耳朵动了动,尾巴甩了一下,并不想说话。

    因此他没发现周遭多少人惊艳的目光全都汇聚在男扮女装的楚狰身上。

    楚狰原本长相就俊美,经化妆师一打扮,弱化了男性的侵略性,柔化了一下轮廓。再加上一身蓬蓬裙和大长卷发遮盖住偏大的骨架,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就是一个美艳别具风情的女人。

    ——虽然个子太高了。

    皇后很满意:“我果然没看错你,非常适合妖艳贱货的形象。”

    楚狰:“……”

    皇后招招手:“你教小乖乖,什么叫爱情。”

    懒得理睬,皇后干脆就把獾哥扔给楚狰□□去了。

    反正两人不是一对么?

    于是楚狰就站在小奶獾面前,对他笑。

    獾哥愤怒的抬头,看清楚狰的一瞬间,表情凝滞住。

    “小宝贝……”

    小奶獾浑身毛顿时炸起来,一蹦三尺高。愤怒的指责女装楚狰:“无、无耻!不、不要脸。”

    楚狰:“???”

    獾哥左转三圈,右转三圈,显得十分焦虑。偷偷瞟了一眼女装楚大佬,连忙撇过头去,然后钻进幕布里安静的给自己做了很多个思想工作。

    舞台演员和工作人员就这么盯着幕布里的一块凸出,不断的做出各种小动作。然后偷偷看小奶獾焦急又迷惑的样子,简直萌炸了。

    楚狰拉过幕布,吓了小奶獾一大跳。

    小奶獾奶声奶气,结结巴巴:“你、你干嘛?”

    楚狰挑了挑眉,居高临下的看着小奶獾四处飘的眼神。

    小宝贝……该不会是对女装的他一见钟情了吧?

    心里闪过这么一个念头,楚狰就对着獾哥笑而不语。

    小奶獾立即抱着大尾巴,脚趾头都蜷缩起来。

    眼前的雌性太不自爱了!居然当着獾哥的面勾引獾哥。

    獾哥是不会被勾引的!

    ……獾哥会不会惹哭她?

    哭就哭!

    獾哥才不会着急呢!

    小奶獾抱着大尾巴,娇声细气的咳了几声说道:“你、你叫什么?”

    楚大佬亮出大白牙:“小宝贝,穿了女装你就不认识我了?”

    以为楚大佬会就此男扮女装走上诱拐小奶獾的道路吗?

    天真!

    比起这个,他更想立刻看到小奶獾崩溃的表情。

    就是这么恶劣。

    小奶獾果然露出惊呆了的表情,半晌后,犹豫的说道:“没、没关系。獾哥不会介意……就算你声音和性格都跟楚蛇精病一样,但只要你是雌性,獾哥就、就不介意。”

    楚狰:“……”

    惊现情敌。

    虽然情敌仍旧是自己,但两者之间有着不可跨越的性别鸿沟……这是大事儿呀!

    他考虑到了各方面却只有獾哥的性取向没有考虑到,这就很令人绝望了。

    楚狰此时心里滋味复杂。

    “你喜欢雌性的我?”

    小奶獾立刻反驳:“才没有!獾哥才没有喜欢你呢!你真是不、不要脸!但、但是獾哥愿意带你征服星辰大海,可以分一半给你。”

    分一半已经是真爱了。

    楚狰心情更复杂。

    情敌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大。

    小奶獾咳了咳,抱着尾巴蹲到楚狰脚下,别别扭扭的舒展开小身体。

    “那个,你要踩肚皮吗?”

    楚狰:“……”

    “嗷?”

    楚狰节操,卒。

    不就是女装吗?给啊!

    不就是女装大佬吗?装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星际平头哥相邻的书:大司马漫威大和尚开着房车回大唐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暗流之门宇宙拒绝毁灭东武录大宋好相公三国之烽烟万里无限之万界穿行活在漫威的二次重生者无限寻道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