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062

【书名: 星际平头哥 第62章 062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爷就是这样的兔兔山村名医[综]刀剑攻略快穿之打脸之旅七零年代美滋滋巅峰外卖     罗蔷差点失手砸了望远镜:“小奶獾?”

    獾哥摇了摇尾巴, 四肢平躺在地上,仰望守门大爷。

    嗷!

    快点跪下膜拜獾哥!死绒毛控!

    守门大爷吞了吞口水,眼神有些迷离,右手颤颤巍巍要伸出去。伸到一半的时候, 左手狠狠的拍打上右手,握住。恶狠狠的转身, 愤怒的喊:“又是你们这些军校生!不好好走正道, 成天想走捷径!老夫不会再上当, 绝不会!”

    “虽然它看起来比猫兽还可爱……是什么品种?不, 老夫绝不会摸,绝对不会吸。老夫已经不喜欢长毛的东西, 所有长毛的东西老夫都不喜欢——不、不, 别想诱惑老夫。你是蜜獾吧?老夫知道,老夫看过那档节目,但老夫从来就不喜欢蜜獾……就算是小奶獾也一样——你们这些军校生别让老夫抓到……”

    獾哥手脚并用的坐起来,歪着头看守门大爷。

    不太能理解他又是碎碎念, 又是倒来走去的,在干嘛?

    难道又一个神经病?

    嗷?

    “啊啊啊妖孽!”

    守门大爷指控獾哥, 然后对上獾哥纯洁无瑕的眼睛。

    两秒后, 跪了。

    “小肉爪,软软的。”守门大爷热泪盈眶, 跪倒在小奶獾面前。

    小奶獾贵妇躺, ‘纯洁无瑕’的眼神如同在看一智障。

    “老夫吸一口, 就一口。吸完老夫就戒, 一定戒。老夫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真的,就吸一口。”

    小奶獾贵妇般的冷漠:“不给。”

    奶声奶气,萌翻天!

    守门大爷特别急切:“怎么样才能给我?”

    “等价交换。”

    守门大爷露出警惕的神色:“犯法的事情老夫不干。”

    獾哥鄙视的看着守门大爷,然后掏出张白纸:“盖章!”

    白纸是自由出入导师楼的通行证,需要守门大爷盖章。

    守门大爷脸上出现挣扎的神色:“你这不是等价交换吧。货不对板的……不然你给我吸两个小时?”

    獾哥嗤了一声:“爱盖不盖。”

    唰一声收回纸,起身就想走。

    守门大爷赶紧拦住他:“盖,盖,这就给盖。”

    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印章给盖上。一边盖还一边唉声叹气,盖完后就嘿嘿笑,十分淫|荡的要扑上去。

    结果刚碰到小奶獾就给迷晕了。

    昏迷前挣扎着用腐朽的声带喊出:“老人家都骗,没良心啊。你们会有报应的——”

    獾哥一脚踩在守门大爷的脸上,毫不留情的走了。

    藏起来的王盛、魏章和阿亚在一旁看完了全程,感叹:奶獾的力量果然不可小觑。

    安全进入教师楼大门,三个人齐齐向獾哥竖起大拇指。

    獾哥威武。

    罗蔷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操作。”

    以前他们都是用猫兽迷惑守门大爷,在猫兽身上喷迷|幻|剂。等守门大爷吸一口,直挺挺倒下,他们就飞速溜进去。

    一般来说只能迷晕守门大爷十几秒,所以每次时间都争分夺秒。

    甚至还要担心被侦察机发现,进去都要偷偷溜。哪里像獾哥他们,大摇大摆。

    将远程摄像机拍摄到的一部分传回来,连接上全息播放出来。

    重新看了一遍,罗蔷仍旧觉得獾哥简直是人才……不,獾才!

    “等等。”艾克突然说道:“倒放十秒……暂停。”

    罗蔷:“这什么?”

    画面暂停在守门大爷拿出印章给盖好章,白纸上正好一个红色大印。

    艾克放大红色的大印,调到清晰度。

    两人看完后,半晌无语。

    罗蔷:“……也太幸运了吧。”

    进入教师楼大门后才发现里面不简单,太大了。

    好几栋大楼藏在错综复杂的林木间,甚至没有标识大楼的名字。

    幸运的是教师楼里面并没有侦察机、巡逻机器人,不幸的是,教师楼里住的都是教官。

    “嘘,这就是龙潭虎穴。里面住的,都是变态魔鬼综合体……话说回来,地图都记牢了吗?”

    王盛一边询问一边回头,然后对上身后三人的表情。

    从‘哦,地图。’到‘咦,地图?’再到‘呀,地图!’,最后停留在‘乖巧懵逼’。

    王盛没忍住询问:“来的时候我不是让你们记住地图了吗?你们不是说自己记下路线图了吗?”

    三人:“记住了呀。”

    王盛有种不祥的预感:“路线是什么?怎么走?”

    阿亚:“……直走。”

    魏章:“看到路就走。”

    獾哥:“獾哥需要路吗?”

    王盛:“……”

    我就不应该信你们。

    王盛:“绕路吧。我们的目标是副校长室,其他教官、主任交由其他人……獾哥,你干嘛?”

    獾哥正要冲出去:“獾哥带路。”

    “不。不用了。”王盛冷漠的拒绝:“我带路,你们全都跟着我……不准掉队!”

    感觉自己就是个奶妈。

    王盛很心累。

    两人一獾撇嘴,比起偷偷摸摸的跑路线,他们更想横冲直撞。

    不是他们不记路线图,只是觉得不记路线图会更好玩。如果撞到什么主任、教官、导师,大干一场,有种发掘宝藏的感觉。

    特别兴奋呢。

    王盛:一点都不!闭嘴!赶紧走!不准瞎逼逼!

    王盛早在之前就做足了功课,记下所有的路线图,甚至还询问了很多学长,将最佳路线列出来。因此一路上根本没有遇到人,只有他们,畅通无阻。

    王盛一路寻找阴影隐藏自己,然而獾哥、魏章和阿亚却大摇大摆的走路中间,完全不怕被发现。

    “……你们还记得我们是来犯罪的吗?”

    魏章惊讶:“我们是来犯罪的吗?”

    “不,不是……我意思是说,现在我们最应该要隐藏行踪。”

    獾哥稳稳当当的坐在魏章头顶上,闻言询问:“为什么?”

    “因为我们如果被发现,就会扣掉学分。”

    “抓到导师们,一样能拿到学分。”

    “阿亚,别带坏獾哥。你以为导师那么容易抓?全都是八重进化以上的高手。”

    獾哥:“高手?”

    “……獾哥,你要打架,白天再打。现在是学分最重要。”

    獾哥甩了甩尾巴:“獾哥当然知道,獾哥才没有想要打架呢。”

    “……你们,快点走阴影处行不行?”

    “不行。”

    王盛再一次被狠狠拒绝,好在一路走来确实没遇到危险。

    “幸好副校长室在比较偏僻的地方,不然根本不可能这么快走到这里。”

    “副校长……是什么人?”

    “据说是个文职,也有说是第二军校第一高手。又有传说是走后门,皇帝的亲戚。”

    “这么多八卦?”

    “众说纷纭。不过副校长的确比校长还要神秘,据说从上任到现在就没有露过面。”

    “……老实说吧,王盛。你是不是因为想要看副校长到底是谁才选择攻击他?”

    “嘿嘿嘿。”

    得,半斤八两。

    进入一片丛林的时候,趴在魏章头顶上的獾哥突然回头,扫了一眼身后陷入黑暗中的教师楼。

    ‘啧’了一声,回头又趴下了。

    魏章:“獾哥,你无聊了吗?”

    獾哥:“没有。”

    魏章:“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

    “闭嘴!”

    “好的獾哥。”

    在他们的身影消失之后,安静的教师楼似乎活跃了起来,不时传来一两句若有似无的评论。

    “嘿,现在的新生真敏感。”

    “我们被发现了吧?”

    “不可能。要是发现了还那么大摇大摆走正道?现在的新生越来越狂妄,可惜能力一届不如一届。”

    “那可不一定。至少胆子够大,敢挑战那位。”

    “哈哈哈,我迫不及待想听到惨叫。”

    “啧啧啧,估计又是哪个老生在军校论坛里面骗人了。副校长,是能惹的吗?”

    “哈哈哈,他们一定不知道。副校长在第二军校等于不能惹的怪物。”

    “欸?有一批新生进来了,干不?”

    “我不去了,每周都来两次。每次都很无趣,浪费时间。话说,守门大爷到底能不能行了?不行就换人。”

    “你惨了,说守门大爷的坏话。”

    “嘁!他每次都要扮守门大爷,每次都上当。身为绒毛控就乖乖当校长好了,跑去当守门大爷不就是想被绒毛萌物包围吗?就他那点小心思。”

    獾哥仰头:“这就是副校长室?”

    王盛仰头:“地图上是这里。”

    阿亚仰头:“特立独行。”

    魏章不敢仰头,头顶上有奶獾:“副校长室在山顶上?我们要爬上去吗?”

    “来都来了,当然要爬。”

    獾哥跳下去,落在地上。

    他们的眼前是刀劈般的山壁,陡峭严峻,山壁的顶端看不到,陷入黑幕布般的夜空里。

    獾哥沉默。

    一路走来,所有的导师宿舍楼都很正常,即使是校长大楼在第二军校中算是标志性大楼之一。唯独副校长室,另辟蹊径一般建在陡峭山崖上。

    这……有种蛇精病的赶脚。

    魏章爬到三米高左右,回头:“獾哥?”

    獾哥站起:“来了。”

    仰头看了眼仿佛没有尽头的山壁,獾哥后退几步,俯冲,跳跃,踩踏上突出的石块。

    突出的石块很小,人形态的话绝对不能踩,哪怕用手抓住也很可能将石块掰出来。但小奶獾一只,体重没多少。轻松的踩上石块,而石块没有半点松动。

    踩上六七块突出的石块,一下就蹿到五六米高,超过了王盛几人。空中一个向上跳跃的翻身,利爪伸出肉垫,插|进山壁,固定身形。

    小小的身体晃荡了几下,开始增大幅度摆动。最后利用惯性,借力把自己甩上五六米高,踩住突出的石块,迅速又灵活的在陡峭的山壁间跳跃。

    短短几分钟就不见踪影。

    底下几人看得目瞪口呆。

    不愧是獾哥。

    小奶獾一只,攀爬山壁的时候仍旧比其他人快。

    魏章愣愣的看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将自己半兽态化了。学着獾哥那样在山壁间飞荡,速度竟然快了许多。

    最重要的是,半兽态的身体更加灵活,平衡更容易控制。

    “王盛,阿亚,你们也半兽态化吧。更轻松。”

    王盛和阿亚对视一眼,也跟着半兽态化。

    不得不说,这样的确比纯人形态要轻松。

    很快,四人爬上山顶。

    山顶上坐落着一栋现代化建筑,金属感十分重。

    魏章摸了摸下巴:“有种进入什么奇怪博士家里的感觉。”

    阿亚:“我们是正义小分队。”

    王盛:“别傻了,我们是自投罗网的小白鼠。”

    两人齐齐看向王盛,送给他两个倒立的大拇指。

    獾哥叹口气:“獾哥有不详的预感。”

    他闻到了蛇精病的味道。

    “走吧。”

    建筑几乎占据了整个山顶,当他们的手碰触到大门的时候,大门自动打开,还十分人性化的表达了欢迎。

    魏章喷出塞进嘴里的鲜花:“我讨厌鲜花。尤其是玫瑰。”

    阿亚二话不说就放火。

    大门:“女人,你在玩火。”

    阿亚:“……”

    妈的弄死它!

    獾哥跳上放在门口的爬架,说道:“阿亚,火烧不了大门。”

    大门是用特殊的金属材料做的,就阿亚带来的那点能源,不足以燃烧出燃点高的火焰。

    阿亚泄气。

    大门:“哦哟哟小朋友好可爱,过来给哥哥|日……嘶……哔哔……”

    乱码了一阵之后,大门重新说道:“你好,可爱的小朋友。喝茶还是饮料?”

    獾哥扛出许唯一给他的自己组装过的武器,那把高能熔热压枪。对准大门就开枪:“你他妈才小!”

    轰的一声把大门炸成碎片。

    大门:委屈。

    獾哥回头,阿亚和魏章齐齐送给他四个大拇指。

    干得漂亮。

    屋主全电子化生活家政系统·尼古拉斯·楚四:嘤嘤嘤,这他妈太凶残了。主人明明说小主人很软萌可爱的。

    暗中窥屏的楚蛇精病:啊啊啊真可爱!好想吸!

    高冷的楚三:愚蠢的家政系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獾哥那干脆利落的一击,接下来从进入大厅到上楼都没有遇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阻碍。

    几人还有点遗憾。

    直到四人走上四楼一条盘旋起来的很长的走廊,进入走廊,仿佛他们穿到了另一个空间。因为其他地方都是冰冷的金属感十分明显的设计,而这里只有黑白二色。

    形成格子状,很浓的复古味。

    他们踏上走廊,忽然走在最后的魏章发出‘卧槽’,接着声音被截断了一般,消失了。

    獾哥几人回头,只来得及看到魏章的头顶。走廊上重新关合。

    王盛:“有陷阱。”

    阿亚蹲下来敲了敲地面:“要救魏章吗?”

    王盛:“打得开吗?”

    阿亚:“机关的手笔像是请来机械星的工匠大师。痕迹可以看得出来,一般难以打开。”

    “让开。”獾哥再次扛起了他的组装武器:“用这个轰炸。”

    楚四吓得一颗电子心脏的电流紊乱了几秒,差点没把整个身体都炸了。慌慌张张的开口:“别。”

    獾哥抬头:“谁?”

    良久的沉默,无声的对峙。

    超过三秒,獾哥就扣动扳机。

    楚四快哭了:“求你别动。”

    獾哥:“叫爸爸。”

    楚四:“爸爸。”

    獾哥:“打开。把刚刚被你吞进去的蠢货吐出来。”

    机械化的电子音有些不好意思:“那个,吐不出来呢。”

    “那还是轰开。”

    “轰开的话爸爸您也会掉下去的。”

    “啊?”

    “主要是当初修建机关的工匠大师一边修建一边喝酒,最后完成了一半的工程,就在要完成另一半的工程时……”

    “嗯?”

    “酒精中毒,死了。”

    “下面是什么?”

    “山崖底下呀。”

    良久的沉默,无声的哀悼。

    獾哥转身,从阿亚的头顶上拔下残留的一株菊花放在魏章掉下去的地方。

    “沉痛哀悼,永远铭记。”

    阿亚和王盛跟着说了这句话,然后转身就走了,并且非常迅速的忘记他们队里曾经有过一个智障,名字叫魏智障。

    阿亚:“好像不叫魏智障吧。”

    獾哥:“魏脑残?魏智熄?”

    王盛:“两个字的。”

    “魏傻?魏蠢?算了,不重要。”

    “那什么才重要?”

    “活在当下。”

    王盛和阿亚鼓掌。

    楚四也疯狂鼓掌:爸爸是个大哲学家呢。

    小奶獾沉稳的形象快要突破屏幕。

    暗中窥屏的楚蛇精病:……小宝贝连队员名字都记不住,还能记得我的脸吗?果然回来是正确的决定。

    被囚禁在山地下黑牢里的魏章:“獾哥什么时候来救我呀?”

    简直傻白。

    等到上了五楼,王盛和阿亚全都掉进陷阱里了。

    獾哥:“果然还是轰死你算了。”

    楚四疯狂飙泪:“爸爸,相信儿。儿子是无辜的,这都要怪酒精中毒的工匠大师。他的锅,儿子不背。”

    獾哥:“关我屁事。”

    说完,一枪轰炸了墙壁上的电子音。

    楚四:……要不然假死算了?

    獾哥一脚踢向另一面墙:“说话。”

    楚四:“!!!!”

    獾哥:“不说就拆掉整栋建筑。”

    楚四:……沃日尼玛,楚蛇精病你哪儿找来这么牛逼的爸爸?

    “说、说啥?”

    “你主人是谁?”

    “第二军校副校长。传说中的男人。掌控着全星系经济命脉的霸道之主、黑暗之王——”

    “楚蛇精病?”

    “你怎么知道?”楚四尖叫,但他力挽狂澜:“不是,爸爸怎么能这么说楚蛇精病呢?楚蛇精病一点都不蛇精病,他不是蛇精病。他只是稍微有一点蛇精病——”

    “再哔哔轰死你。”

    “……爸爸威武。”

    至于獾哥为什么一下就完全肯定是楚狰,完全没有疑惑。当然是因为沉迷于霸总人设的也就楚狰啊。

    “他在哪?”

    “七楼。”

    獾哥走了几步,想到什么似的又问:“楚狰看得到我,听得到我的声音是吗?”

    “是的。”

    獾哥点点头,对着空气竖起中指……中间锋利的指甲。

    楚狰:“……”

    慢慢的捂住脸,有点害羞:“小宝贝,你要日我吗?”

    獾哥差点摔倒。

    脑回路清奇。

    除了四楼的机关无法控制之外,其余楼层的机关,楚四都能控制。因此獾哥就一路畅通无阻的跑到七楼,楚四在他要踹门的时候率先开门。

    他伤痕累累的身体承受不住打击了。

    獾哥抬头,看到楚狰高大的身躯,灯光打在他背后。

    楚狰抬手,神色温柔:“小宝贝,过来抱抱。”

    就像是站在星辰处的神灵,强大无敌,却把所有的爱都给了脆弱的小爱人。为他点亮星辰,为他——

    “闭嘴。”

    楚三极其冷漠,停下声调毫无起伏变化的背景音。

    獾哥三步并作两步跳到楚狰怀里,一爪子糊到楚狰脸上:“你不是躺在首星特等医院吗?”

    楚狰深情:“为了你,我克服了对修复舱的恐惧。”

    獾哥两爪子都朝楚狰脸上呼噜过去,玛德智障。

    楚狰被打,心情却越来越好。

    因为小宝贝爪子朝他脸上呼噜的时候,没伸出锋利的指甲。

    楚狰一高兴,狠狠的朝小奶獾额头亲下去。

    吧唧一口,特响亮。

    “……”

    “……嗷!”

    楚狰顶着脸颊上的三道爪印,笑得很白痴。

    恋爱中的男人,呵。

    “你是第二军校副校长?”

    “是的呀。”

    獾哥甩下一张白纸:“盖章。”

    规则就是盖了章就能拿学分。

    “好的没问题。但是先陪我看电影。”

    獾哥甩尾巴,拒绝:“有门禁。”

    “我在。副校长,我说了算。么么啾。”

    獾哥嫌弃的躲开:“你怎么又变成第二军校副校长了?”

    楚狰盘腿坐在地板上,似乎觉得有点难受,就伸出长腿,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闻言,说道:“原本的副校长是王大将,后来他调任到新月湾军事要塞。”

    “那为什么是你?”

    楚狰叹口气:“因为我最帅。”

    小奶獾大尾巴扫了扫楚狰的脸,嘲笑他撒谎不要脸。

    “好吧,因为我最闲。”

    楚狰抱住小奶獾,温柔的给他顺毛。

    “最自由,最见不得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星际平头哥相邻的书:大司马漫威大和尚开着房车回大唐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暗流之门宇宙拒绝毁灭东武录大宋好相公三国之烽烟万里无限之万界穿行活在漫威的二次重生者无限寻道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