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052

【书名: 星际平头哥 第52章 052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快穿之教你做人山村名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快穿之打脸之旅带着传承穿六零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王澄眼里浮现出玩味:“叶弥欢?”

    獾哥歪头, 面无表情:“啊。”

    王澄:“听说你之前是个二重都没办法进化的废材?”

    獾哥:“嗯。”

    王澄笑:“难道周所长将你全身基因替换了?”

    叶妈妈姓周。

    獾哥:“这么智障的话居然从你嘴里说出来,第一军校退步了。”

    王澄:“……”

    好吧,他承认刚才说的那段话确实特别智障。就算是奇幻小说这么写都会被嘲翻页。

    王澄耸耸肩,下一秒如离弦之箭飞冲出去,身形只剩残影。铿锵之声在楼道里响起,不断发出回响。

    如蛇般灵活的残影, 所过之处, 全是一条条斑驳的痕迹。不过一会儿, 楼道一片狼藉,仿佛狂风巨浪摧残过一般。

    王澄的武器是鞭,随心所动,时而硬鞭, 时而软鞭, 破坏力巨大。

    硬鞭, 形如青竹, 挺拔修直, 一鞭砸下来力头极大,轻而易举砸坏一面墙。

    相比于其他武器,獾哥更为偏爱笨重巨大的铁尺。金属鞭迎头劈下来时, 脚背拐上铁尺, 利用巧劲将铁尺横于身前挡住金属鞭。右手搭在铁尺上, 借力翻身朝王澄致命处侧踢。

    他那一脚, 含千钧之力, 足够将一条未成年鱼龙踢晕。

    然而就在即将踢中王澄时, 异变陡生。形如青竹的金属鞭在竹节部分突然翕张开金属片,像鱼鳞一样排列有序的翕张开,金属鞭顶端两节陡变成软鞭,如毒蛇一般朝獾哥喉咙袭击。

    因为近在眼前,獾哥甚至能够看到那些翕张开的金属片尖端部分形如钢针,尖锐无比,泛着泛光。要是皮肤被咬上一口,估计能活生生被刮下一层皮。

    獾哥不得不放弃踢断王澄脖子的想法,矮身灵活的缠绕在铁尺上,抓着铁尺离开金属鞭攻击范围内。

    王澄的武器足够歹毒,要力量有力量,要灵活也灵活,还在细微处设置机关。一般人躲得过一层伪装,也躲不过接二连三的设计。

    王澄大笑:“我听说你的魔方觉醒了十几种武器,现在看来也不是样样精通。”

    獾哥静静的看着王澄手里的鞭子,松开手里的铁尺,下一秒铁尺变回魔方。魔方落回手掌心,身形倏然而动,下一刻就出现在王澄面前。他的身后是重新变化了武器的魔方,一把金属棍子。

    以力拔山河之势劈头而来,甚至在经过天花板的时候划出深深的一道痕迹。

    王澄眉目一凛,将手中金属鞭甩出去,缠住金属棍子。缠得死死,动弹不得。然而下一刻,金属棍子断成了三截,突破金属鞭的缠绕,直攻王澄面目。

    獾哥露出肆意的笑:“你以为只有你的鞭子会断吗?”

    王澄无法避开攻击,除非舍弃金属鞭。现如今金属鞭和金属棍相缠,他可以躲开金属棍子的攻击却躲不开獾哥蠢蠢欲动的横踢。

    无奈,他采取主动攻击,然后松开武器。但也逼得獾哥不得不舍弃武器,拼死肉搏。

    王澄左手抓住獾哥的脚腕,右手成拳欲一拳击碎他的脚踝骨。獾哥借力使力,将整个人在半空都翻了个身绕到王澄背后,两腿钳制住他的脖子,两手成拳朝着王澄太阳穴攻击。

    王澄迅疾用脚尖挑起地上相缠的棍子和金属鞭,抓住金属鞭末端,将如鳞片翕张开的末端尖锐部分朝獾哥眼球部分猛力刺过去。

    獾哥一把抓住金属鞭,手掌心被尖锐部分刺穿,血液滴答落下,和王澄的血液融合在一块儿。

    王澄兴奋的笑:“原来你真有两把刷子。”

    獾哥眼神儿亮得发光,显而易见非常兴奋:“热身完毕!”

    酒店的地理位置很特别,似乎成了小镇的地标。埋伏在酒店附近狙击的位置竟然有好几个,11点钟方向的灯塔,1点钟方向的废弃堡垒以及8点钟方向的半山腰。

    阿亚轻松的找到个位置躲藏起来,在狙杀开始的时候对于和她一样藏起来的狙击手并没有感到意外。她只是惊讶于另外两个狙击手竟然没有和她撞在同一块地方。

    巧合的,分布在了不同的方向。

    不过也有可能另外两个狙击手已经将其他打着同样主意去占位置的军校生杀出局了。

    阿亚扛着狙击粒子枪,并没有收回。她觉得既然是要去杀同为狙击手的军校生,为表敬意,还是扛着狙击粒子枪比较好。

    阿亚从小觉醒兽态后就一直朝着斩首军种方向发展,后来军种测试的时候也没有失望。可惜相比起一个狙击手,她更热衷于挥舞着两把砍刀冲进战场,砍刀和骨骼血肉相撞的声音比任何音乐都来得振奋人心。鲜血洒在脸庞上的炽热湿润感,让她兴奋激动。

    她朝着1点钟方向的废弃堡垒跑过去,那边离得比较近。

    魔方在前面引路,让她得以看清路。但也将自己的行踪暴露,等她站在废弃堡垒下的时候,上面的狙击手发现了她,将枪口对准她,没有丝毫犹豫的开枪。

    可以想见这是一名合格的狙击手,不像她,遇到这种情况只想打架。

    阿亚就地一滚,躲在死角。抬头看,狙击粒子枪的枪口露在堡垒洞口外,黑漆漆,恍如无情收割生命的死神镰刀。

    默默的盯了枪口半晌都没发现狙击手要下来的意图,阿亚叹口气,将狙击粒子枪甩在背后,认命的徒手爬废弃堡垒。

    一边爬一边面无表情的吐槽,现在的狙击手啊,以为只靠好枪法就能在残酷的战场中活下来吗?敌人都到门口了还不收拾收拾下来近身对战!

    藏在废弃堡垒的狙击手是一队的军校生,不是大五,而是大四。枪法很准,天生的神枪手,毕业后进入军部也是朝狙击手的目标走。

    虽然武技不行,但体力很好。要不然也做不到背着那么重的狙击粒子枪在战场上奔跑。

    这次‘星河荣光’赛事,他的定位也一直是狙击手。今晚上的任务就是藏在废弃堡垒狙杀除一队、二队之外的军校生,对他来说很简单。

    后来所有军校生都躲进酒店,他感到百无聊赖,然后发现了有个军校生逐渐靠近废弃的堡垒。他吓了一跳,但很快开枪狙杀对方。

    向来百发百中的他不知为何这一次感到不安,根本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击中对方。但等了很久,对方的魔方都没有再亮起来,也没有展开攻击。

    应该……打中了吧。

    过了许久,狙击手仿佛听到下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于是疑惑的探头,然后顺利和一张面无表情,泛着青光的脸对上。

    狙击手:“……!!!”

    “鬼啊!妈妈!”

    阿亚跳上去,用狙击粒子枪砸死了怕鬼的狙击手。

    狙击手生无可恋:“你为什么不用枪杀我?”

    太侮辱人了!

    明明可以用枪狙杀偏偏用枪砸死人!

    狙击手内心很悲愤。

    阿亚:“因为我尊重你。”

    狙击手内心又悲又恨,他已经被侮辱到这种地步,居然还要用言语再三侮辱他。如果不是他武技不如人,早就拼个你死我活。

    阿亚蹲下来搜刮走狙击手所有的能源,然而狙击手请求她:“留点能源给我的爱人。”

    阿亚:“你的爱人?”

    狙击手抱着心爱的狙击粒子枪:“没有能源它活不下去。”

    阿亚的眼神发生些微变化,仿佛在看一个变态。

    她斟酌着说道:“人人平等,自由高等。我尊重你。”

    说完,她就搜刮走了狙击手所有的能源。

    虽然尊重,但该收的还是要收。

    狙击手抱着没有能源而无法维持狙击粒子枪形态的魔方,悲凉万分。

    苏犽和罗蔷对上,魏章和艾克。

    苏犽不是罗蔷对手,显而易见的事。所以刚撞见罗蔷,苏犽就意思意思和罗蔷打了两招,放了个烟雾弹后迅速跑了。

    罗蔷愣了一下,玩味的笑:“嗨哟,这还头一次刚开个场就被放鸽子。有意思。”

    兴趣被点燃的罗蔷,认定了苏犽,追着他打。

    简直是比霸总还霸总的属性。

    苏犽挺崩溃,这都能被盯上,心好累。

    魏章头脑就一根筋,艾克也是个认真的人。

    刚见面,艾克端给魏章一杯水,以水代酒:“你好。”

    魏章一口闷:“哦,你好。”

    艾克:“贵姓?”

    魏章:“……魏。”

    艾克:“今年几岁?有女朋友了吗?”

    眼见魏章一脸难为,艾克像是陡然想起了什么,理解的笑笑:“有男朋友的吗?”

    魏章表情变得更加一言难尽。

    往日常是他让人一言难尽,今天算是棋逢对手。

    艾克解释:“我们武道精神,是要在每一次的生死切磋上,务必令对方高兴的败,快乐的输,幸福的死。让他们在比武前找到人生真正的意义,然后倾尽全力的送死、不是,比武……你有喜欢的人吗?”

    魏章:“…………”

    许唯一是所有人里面最为优哉的,遇到他的人反而要调头跑。

    毕竟谁都不想跟一个pcr-l病态人格的变态对上,引起他们兴趣,杀到你家都有可能。

    惹不起惹不起,所以还是跑。

    蜥蜴星球大气层之外的宇宙星空跃迁点处,有个大型空间站。

    空间站是一艘装备精良的空天母舰,该空天母舰共有二十七个飞行甲板,一共可补给储存一千多架载舰机,此外,空天母舰附近还有数百架预警机、侦察机等等,属于大型空天母舰。

    驻守于空天母舰的军人大约有三四万人,三重星系建有无数个空间站,而蜥蜴星球附近的空间站可以说是所有空间站的大型之最。

    空间站不同于军区、军备防线和军事要塞,仅仅是作为飞船补给之处以及星际航道意外事故发生时可进行及时救援之处而已。

    所以一般来说不会配备过于精良以及数目众多的载舰机和侦察机等,也不会驻守那么多军人。

    但蜥蜴星球附近的空间站不同于其余空间站,就连路过星际商人的飞船停靠蜥蜴星球想发一笔横财都做不到。因为不被允许停泊。

    因此当楚狰还未到达该空间站点就先通讯请求进入蜥蜴星球时,遭到了空间站点最高负责人,一位大将的拒绝。

    楚狰此时在另外一个空间站点等待星舰补给,连续跨越跃迁点,使他的星舰遭受到非常重大的考验,同时消耗能源非常巨大。

    基本上每跃迁到一个空间站点都得进行一次能源补给,但他本人却没有受到空间折叠带来的压力危害等。

    楚狰双手搭在操纵台上,和全息屏幕的罗大将对话。他尽量保证了自己的冷静,但他眼里的风暴却在听到拒绝的回答后,迅速形成飓风,可怖阴暗,令人望而生畏。

    “罗大将,三重星系最优秀的六十个军校生全被困在蜥蜴星球。他们的安危,你担负得起吗?”

    罗大将不为所动,只说道:“没有三大元帅和皇帝亲自下令,任何人不得着陆蜥蜴星球,违者杀!”

    楚狰:“即使您的女儿也被困星球上?”

    罗大将:“是。”

    楚狰冷笑:“蜥蜴星球……藏着什么秘密?”

    罗大将冷漠的直视楚狰,并不回答。

    楚狰:“五年一度的‘星河荣光’赛事进行到一半,突发状况,所有军校生和军部以及全息的联系全被切断。军部混入间|谍,将军校生困在蜥蜴星球。目前状况只能是蜥蜴星球有异状,罗大将能够担保自己的空间站里没有混入间|谍?能够担保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没有任何生命体混入蜥蜴星球?”

    罗大将眼皮一跳,皱眉说道:“我会派遣侦察机去蜥蜴星球调查。至于你,我还是那句话,没有三大元帅和皇帝亲自下令,不能进入蜥蜴星球。”

    楚狰冷睨着罗大将,后者不为所动。

    楚狰关掉了通讯,转头发通讯给叶大元帅,将此事禀明。

    叶大元帅沉吟片刻:“我会解决。”

    楚狰关掉通讯,问林薇:“查出什么?”

    林薇十指飞速的在全息虚拟键盘上敲着,一目十行的浏览信息库中的资料。最后定在信息一点,说道:“只能靠推断,蜥蜴星球曾经参与星际战争。”

    几十年前,星系持续了几百年的战火,一开始是和贪婪的虫族对战,后来签下和平盟约。结果星系内部发生内乱,狂兽人、企图将全星系的人类都变成狂兽人,以及认为狂兽人是不该存在的异类,三大派系陷入可怕的内斗。

    内斗长达十年。内乱结束后,史书寥寥几句记载。

    林薇潜入星系资料中心库,靠一些散言碎语拼凑出这样一个惊人的真相——

    “蜥蜴星球曾经作为反抗狂兽人统治的一方,参与内斗。同时,还是结束虫族肆虐的英雄种族之一。他们曾经参与了星际战争。”

    但现在却龟缩于蜥蜴星球,科技落后,不被允许踏出星球,不允许享有正常的星系居民权。

    “蜥蜴星球之外的空间站,应该是看守的军队。”

    楚狰:“蜥蜴人的能力是什么?”

    林薇:“查不到。记录全被销毁。”

    楚狰:“知道了。准备出发。”

    “是!”

    叶大元帅挂断通讯,回头就看向身旁的皇后。

    皇后拍了拍胸脯:“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叶大元帅:“闺女,别动不动拍胸脯。女婿都偷偷跟爸抱怨自己性向改变了。”

    皇后陛下怒瞠双目。

    好啊!当初追她的时候说不在意a,老夫老妻了就偷偷抱怨。

    皇后陛下杀气腾腾冲向皇宫找睡美容觉的皇帝理论去了。

    叶大元帅毫不犹豫的出卖了酒后吐真言的女婿,然后联系另外两大元帅。

    一旁瞧见了全过程的叶欢喜颇为唏嘘:“没想到姑丈是这样的人。”

    安娜公主眨眼:“爸也太怂了。”

    叶欢喜:“……”

    什么情况?

    安娜公主:“都那么有钱有权,难道不能自己去丰胸吗?”

    叶欢喜:“???”

    安娜公主:反正是大胸,长谁身上都一样。

    星历凌晨五点钟,来自首星三大元帅和皇帝的口令,蜥蜴星球数十年来首次迎来外星客人——

    星系舰队。

    平静的局面被打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星际平头哥相邻的书:大司马漫威大和尚开着房车回大唐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暗流之门宇宙拒绝毁灭东武录大宋好相公三国之烽烟万里无限之万界穿行活在漫威的二次重生者无限寻道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