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049

【书名: 星际平头哥 第49章 049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带着传承穿六零快穿之教你做人盛世医香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王盛同獾哥说道:“蜥蜴方块你比我清楚, 军校小队之间的实力你也比我清楚, 甚至是打探消息都快,不如你来当队长指挥?”

    獾哥:“我不。”

    王盛叹口气:“别推辞了, 獾哥。”

    獾哥冷睨他:“你要是逼我, 我就杀死你。”

    王盛:“……不要老是打打杀杀,文明做人,共创和谐星系。”

    獾哥踢了下眼前的桌子,发出砰的巨响。偏头:“啊?”

    王盛:“獾哥日天日地, 一统宇宙。”

    獾哥:“我是什么?”

    王盛:“大佬。”

    獾哥:“你见过大佬干军师的活儿?”

    王盛:“我懂了獾哥, 獾哥您坐。还要吃果子吗?魏章, 楼下扛两筐果子上来。”

    魏章:“……咩?”

    王盛深吸口气:“成吧,大伙儿先过来听我说一遍战略吧。”

    阿亚:“魏章还没回来。”

    王盛:“他在不在都一样。”

    没有脑子的人站这儿听也不知道战略是什么。

    此时, 六人一组。王盛是破袭,许唯一是爆破, 阿亚、苏犽和魏章是斩首军校生, 獾哥则是安全军校生,但论起武力完虐在场。

    先不论王盛和许唯一,阿亚擅长近战, 冷兵器是两把斩刀,一把黑色一把银白色, 她几乎只用一把黑色斩刀。至于热武器最擅长反而是高精密度的狙击粒子枪。

    只是因为狙击粒子枪需要狙击手通过伪装、精准射击和观察, 而阿亚更爱冲锋陷阵的活儿。

    因此她不怎么热衷于用热武器。

    苏犽冷兵器是两把浮萍拐, 浮萍拐的短柄身短处可弹射出两枚链镖, 出其不意击杀敌人。而最擅长的热武器是离子大炮。

    这玩意儿是用来攻打星球用的, 一般是安装在机甲臂。这一次的比赛场地在灾难模块,不是在必须要使用机甲的战争模块。

    所以热武器运用这块可以排除掉苏犽。

    魏章冷兵器擅长……剑。

    阿亚几人惊讶:“队长,你确定魏章没撒谎?”

    王盛眼一瞥:“你们认为魏章能在我面前撒谎?”

    那倒是没可能,但这么一想更惊悚了。

    连阿亚都是极为粗糙的斩刀,即使是解锁了十七样武器,十一样冷兵器的獾哥都没一样是剑。

    剑呀,君子之道。

    难道智障才能当君子?

    王盛微微谴责:“别这么说魏章,他只是傻白。想想看,一个美丽妖娆的女性在你们面前脱光衣服,你们没有丁点旖旎的想法?”

    阿亚举手:“我没有。”

    王盛:“一个帅哥。”

    阿亚:“什么级别?”

    王盛:“楚狰那样。”

    阿亚想了想,露出惭愧的神色。她果然愧当君子。

    獾哥有些惊悚,审美观扭曲是病,得治。

    “我也没有。”

    王盛:“羞答答的美丽雌性伸出尾巴引诱你。”

    獾哥:……这个,还稍微有点害羞。

    魏章的冷兵器是剑,热兵器则是全自动粒子枪,无论是冷兵器还是热武器都很适合近战。

    至于獾哥擅长的武器太多,不一一详述。

    王盛:“所以根据你们的特点而制定的战略,阿亚当狙击手,魏章作为前锋,苏犽攘助,唯一武器装备设置,獾哥后备。那么现在,你们记住自己的任务以及整个小镇近三百公里的路线——”

    “等等,”阿亚举手:“你知道路线?”

    王盛:“废话,酒店有网络,可以查到电子地图。我记下来了,等会发一份给你们。记住自己的路线,如果可以就把整张电子地图路线记住。”

    王盛嘱托了一番后对许唯一说:“魏章的任务你负责告知,另外,每个人的联系保持,不要中断,听我指挥。如果发生异动,及时通知我。我可能会根据情况随时变更作战策略。那么现在,你们还有什么疑惑?”

    几人沉思了会儿,摇头说道:“没有。”

    王盛回头问獾哥:“您有疑惑吗?”

    獾哥:“嗯?哦,没有。”

    王盛笑了一下,他以为獾哥会不满他将他安排成后备。

    然而实际上獾哥的确适合当后备,因为他实力太强大,足以填充任何一个可能会出现的致命缺陷,或者保证任何一个队员的安全。

    獾哥不是后备,他是队伍的核心。

    王盛没有说出来的担忧,藏在心里没有表露半分。

    他之前的猜测,小镇上的异象,如果是外来星人所为,那么有没有可能他们这群军校生已经是瓮中之鳖了?

    白天只是军校生相互之间的一场试探,也是对于这个小镇的探索和了解情况。晚上,才是战争号角吹响的时刻。

    小镇错落纵横的楼房屋宇上,数十道身影熟练而敏捷的起跳,速度很快。几个起落之间落在镇口,停顿了一瞬,和敌对方对视几眼,然后迅速跑进丛林中。

    魔方始终漂浮在每个人的面前,照亮崎岖的道路。

    丛林中的夜行动物在听到动静后纷纷吓得逃跑,灌木丛中传来一阵又一阵扑扑簌簌的声音。脚步声匆匆,一阵又一阵,有时又变得杂乱无章。

    魔方的微弱光芒时而出现时而消失,而安静的丛林中偶尔会在突然间发出惊慌的叫喊声。

    显然是有人不小心滑进沼泽中,陷在里面而发出短促的叫声。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如何从沼泽或是流沙等险峻的自然地貌中脱身也是军校生的技能之一。

    这个时候,陷进沼泽中反而是件幸运的事。

    不幸的是陷进沼泽还遇到敌人,被一枪射杀,只能生无可恋的顶着机械血包大喊‘为我报仇’!然后吓到路过的人,结果被报复又射成了筛子。

    俞昌小心翼翼的躲过敌人和沼泽,他没有动用魔方的光芒,那样微弱的光芒也会引来其他人的注意。他宁可抹黑爬行也绝不将自己暴露,哪怕是微弱的光点。

    但因此,他居然非常幸运的走到了丛林中央。

    那些平时比他狂,比他厉害的人还不是死在沼泽处,成为别人增加积分的垫脚石。

    至于他,哈哈,爬到了这里,说不定等到地方看到的都是自相残杀的人。说不定最后魁首会是他。

    俞昌陡然间又想起了叶弥欢,本来是不忿又憎恶,但今天早上看见他轻而易举的秒杀许唯一和阿亚,心里就蒙上了一层畏惧。

    不忿又畏惧,渺小而懦弱。

    陡然,俞昌听到一声惊慌的惨叫。

    他顿了一下,猜测该是哪个军校生又不小心踩进沼泽里了。他趴下,仔细听动静,发现还有一串整齐有力的脚步声。

    看来那个掉进沼泽的军校生不太幸运,居然遇到好几个军校生,怕不是要被打成筛子。

    “你们是什么人?”

    冷静大声的质问,没有半点惊慌,是优秀的军校生应该有的素质——但这透露着不寻常。

    这说明他遇到了危险,真正的危险。

    俞昌心里一颤,为什么全息里会遇到危险?

    不,不对。

    全息最高权限领域里的确会遇到危险,可能会遇到天灾,有时候是被猛兽或者土著杀死……土著!

    俞昌猛地站起,却突然发现一股灭顶的危险笼罩在头顶上。直觉使他在瞬间屏息,憋得胸口痛极的时候才忍不住松口气,却再也没感觉到那股灭顶的危险。

    他忍着害怕偷看,看到魔方停在半空,微弱的光芒照亮了那一亩三分地。

    一个军校生陷入沼泽里,此时正平衡着身体不再下陷。在他前面的……没有人?

    那个军校生满脸警惕的询问:“你们是蜥蜴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你们想干什么?”

    蜥蜴人?

    俞昌想起蜥蜴人能够隐身的特点,怪不得那个军校生面前没有人。

    陡然,沼泽附近的草倒向两边,像是有人走过被压倒那样。那个军校生被抓住肩膀拖了上来,直到双腿触及沼泽边缘,手掌撑地,猛地一个前空翻,抓住瞬间变成一把唐刀的魔方朝前面的空气砍去。

    铿锵一声,似乎砍到了什么硬物上。

    军校生眉头一皱,向后几个纵跳,大喝一声,震天响地,转身就跑,速度飞快。

    军校守则一,单打独斗之时,应审时度势,保命为上。

    如今明显就不是对手,再硬扛那就是傻逼。

    所以那个军校生跑得飞快,瞬间就没了身影。

    然而蜥蜴人的速度更快,仅见一阵风似的刮倒丛林野草和灌木,再然后就是一声闷哼和倒地声。再之后就是重物被拖走发出的声音。

    良久,夜里恢复一片宁静。

    俞昌松了口气的同时跌坐在地上,手脚发软。

    蜥蜴人……真的开始杀人了!

    苏犽和魏章在冲进丛林,隐没身形后又从丛林中跑出来。重新回到小镇里。

    寂静的黑夜里,路灯下几道飞速掠过的黑影增添了诡异之感。小镇死寂一般的安静,白天尚有人气,一入夜反而半点声音也没有。

    王盛和獾哥仍旧待在酒店最高层的总统套房,居高临下俯视整个小镇。包括那些在楼宇巷道纵横的人影。

    突然,王盛的通讯器传来信息,他抬头说:“魏章被两个军校生拦住……魏章,认得那两个军校生吗?”

    通讯器那边传来魏章以及兵器相对的声音:“三队的人,大五,一男一女。男的负责攻击,女的在旁辅助——艹!”

    爆破的声响差点没把王盛耳朵震聋,但他来不及顾及,只追问:“魏章,听得到我说话吗?”

    魏章:“听得到。”

    王盛稍微松口气:“把情况再汇报一次。”

    魏章:“一个斩首军校生,一个爆破军校生,配合很默契。斩首军校生攻击我的同时引入爆破军校生设置的爆破范围内。”

    王盛:“我知道了。刚刚的爆破装置已经被引爆,会出现短时间的空隙。这时候斩首军校生会跟你正面对战,爆破军校生会设置路障。你朝——”

    他抬头看镇子的布局,却发现一片黑暗,只能说出大概的位置,确切点的位置没办法确定。

    獾哥头也没回的说:“10点钟方向,东四巷。”

    王盛立即接口:“你朝10点钟方向跑,跑东四巷。许唯一在那里。”

    魏章:“明白。”

    王盛转而联系许唯一:“唯一,你往——”

    他看向獾哥,等待他的方向判定。

    獾哥朝许唯一守着的方向望过去,几秒后回答:“东三巷。”

    王盛:“在东三巷设置爆破装置。”

    许唯一:“明白。”

    王盛转而向苏犽和阿亚那边确认情况,得到肯定回答后放下心来,站在獾哥旁侧看笼罩在战场阴影下的小镇。

    大概是破袭军校生的敏感直觉,王盛说道:“我有不安的强烈预感。”

    獾哥:“哦。”

    王盛愣了一下,笑了:“是不是就算真的有强大的敌人出现,只要杀死就好?”

    獾哥:“难道还要跟他们交朋友?”

    王盛失笑:“不。你说的对。”

    静默半晌,獾哥突然问:“你觉得蜥蜴人的能力是什么?”

    王盛:“啊?隐身吧。”

    獾哥:“只有隐身吗?”

    王盛:“严格说来是模拟环境然后融入环境吧,比隐身要更可怕才对。假如只是隐身,那么在他身上泼荧光粉就可以轻而易举让他无所遁形。但模拟和融入,是哪怕泼上荧光粉站在你面前,你都会觉得很正常。”

    獾哥:“战斗力呢?”

    只是模拟环境然后融入环境达到最佳的隐匿效果,可是没有战斗力也是白搭吧。

    王盛犹疑了下,皱眉说道:“没有了。星际百科全书里面记载了全星系有生命存在的星球,其中关于蜥蜴星球的记载,包括蜥蜴星人的特殊之处,只有这一点。你觉得哪里不对吗?”

    獾哥:“你到现在还没有发现?蜥蜴星球为什么能够作为灾难模块的五个方块之一?星球上的环境适宜普通人类居住,没有危险。那么能够被判定为危险级别就不会是星球本身,而是星球上的土著。”

    王盛醍醐灌顶,但他对于灾难模块中的危险级别的星球并没有过于清晰的认知。

    “我所认为的应该是蜥蜴人天生善于伪装的能力,以及他们的无情人格障碍。有时候对于犯罪没有对错认知才是最为可怕的才能。”

    “整个星系的机甲和狂兽人都在畏惧没有感情的蜥蜴人吗?他们从来没有怕过心狠手辣的恐怖|组织。”

    “星系不可能畏惧蜥蜴人!獾哥,我不知道是什么令你产生这种荒谬的念头,犹如庞然大物的星系……在你眼中,居然畏惧小小的蜥蜴人吗?”

    獾哥偏头,凝视神情激动的王盛。

    “我在泰坦方块待了一年,泰坦星球的可怕你该知道。蜥蜴星球和泰坦星球并驾齐驱——说错一点,蜥蜴方块排名第二,泰坦第五。”

    换句话说,蜥蜴星球危险级别比泰坦星球还要高。

    王盛脸色变得凝重。

    他不知道獾哥的猜测是否正确,但的确是产生了动摇。

    这不该是他知道的事情,涉及到星系的秘密。

    王盛摇摇头,咬牙说道:“我们只是来参加比赛,赛事结束就会离开。也许永远都不会踏足蜥蜴星球。”

    獾哥嗤笑了声。

    王盛感到头痛:“我说獾哥,你别是还想探查清楚吧。”

    獾哥幽幽道:“来都来了。”

    王盛:“……还有两天赛事就结束,反正你也没那么多时间探查。”

    獾哥:“想离开也不一定走得了。”

    王盛拧眉,充耳不闻。

    他还是专心致志于指挥赛事吧。

    獾哥噩梦般的声音飘进他耳朵:“我说你们也听见了吧。有兴趣吗?”

    王盛脸抽筋,心里浮现不好的预感。

    果然——

    许唯一:“听起来特别有意思。”

    激动神经质的情绪。

    阿亚喃喃自语般:“不知道打起来能过几招。”

    苏犽:“来都来了,那就干呗。”

    魏章:“啊啊啊啊啊队长快指挥啊,你说的10点钟方向到了没?”

    许唯一:“……别吵吵,我听到你声音了。”

    魏章遇见组织一般感到亲切无比:“唯一……呜呜呜……”

    “……”

    王盛:“獾哥,你什么时候打开联机通讯的?”

    獾哥:“别在意这些。赶紧重新制定战略计划吧,不用考虑敌方战力,只要地点。”

    只要一句地点位置,说干就干。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星际平头哥相邻的书:大司马漫威大和尚开着房车回大唐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暗流之门宇宙拒绝毁灭东武录大宋好相公三国之烽烟万里无限之万界穿行活在漫威的二次重生者无限寻道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