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039

【书名: 星际平头哥 第39章 039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盛世医香带着传承穿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爷就是这样的兔兔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獾哥已经很少有这么生气过了, 他脾气爆,易怒。但每次怒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于他而言,生气似乎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只是这一次的生气几近暴怒。

    那条围巾可是叶妈妈百忙之中抽空给织的爱心围巾, 叶家人手一条, 全都压箱底宝贝着。而且围巾里就獾哥这条最特别。藏在黑色那一面的角落里偷偷织了可爱的小奶獾图案,獾哥每见个人都要低调炫耀一次。

    可想而知, 獾哥多么宝贝这条妈妈牌爱心围巾。

    野狗这回是惹怒獾哥了, 他会明白什么叫雷霆之怒。

    不过是十几吨重的机甲, 当初在泰坦方块的时候, 几十吨重的成年鱼龙都能抓着尾巴甩圈圈。獾哥撑住了那机甲踩下来的右脚, 慢慢的挪动到边缘, 两手交握,抓住机甲那由特殊材质制成的脚趾。

    野狗突然产生好奇心,他该不会想要掀翻重型机甲吧?

    哈, 这真是一个荒谬的念头!

    估计这是一个金刚狂兽人, 不然力气不会这么大。

    野狗冷笑, 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蚂蚁,仗着那点力气撑起机甲就以为自己能掀翻机甲。殊不知, 他根本就没有用力!

    机甲陡然加大力气,将右脚脚趾底下的獾哥踩得微微弯了膝盖。

    【啊!我不敢看了。】

    【……是金刚狂兽吗?】

    【没有倒下。】

    寥寥数语,却已经是目前所有正在观看这场对峙的星系居民唯一的心声。

    獾哥一手撑着机甲, 另一手由掌成拳, 快捷迅速的击打, 如雷电潮鸣电掣,气贯如虹。一拳正好击打在机甲底部脚趾部分关节处,此时关节出现裂缝。

    獾哥趁势连击带打,顺着关节击打,新型材料制成的外皮坚硬无比,此时也出现一个个凹坑。

    为了令机甲更加近似于碳基生物,星系设计的机甲都偏向于碳基生物体结构。眼前这一架重型机甲模型像一个巨人,它的整个形状设计就和人一样拥有关节脉络。

    外皮是用特殊的新型材料制造,脉络同样是用另一款特殊的新型材料制造而成,能够用来运输能源。

    人的关节脉络是弱点,同样的,机甲的关节脉络也是弱点。

    只是一般人都不会朝关节脉络动手,因为能够和机甲对战的也是机甲。他们手中的刀或者炮火是朝着头部或者心脏总能源的部位而去。

    不会有人以肉体对抗重型军事机甲,自然也不会有人专挑机甲的关节脉络下手。

    然而獾哥,本来就不是能用常理来推导的大佬啊!

    惹到他了,当场就干。

    谁还专门去开个机甲回来找你干啊!

    脚趾部分是一整块连接在一起的材料块,占据脚底板三分之一。

    关机处的凹坑越来越多,砰砰乓乓的声音此起彼伏,听进耳朵里让人不觉一阵肉疼。

    咚!

    最后一拳落下。

    獾哥跳开,伫立。

    一整块长一米的黑色泛金属光泽的材料块砰的一声砸在地上,砸碎了地砖。

    重型机甲猝不及防的失去重心,单膝跪下。又是一阵震天响。

    观看者看得目瞪口呆,无法从这一系列操作中回过神来。

    林薇挑起左眉,意思一下表示她的惊讶。

    克拉出神的喃喃自语:“怎么那么像——”

    他将目光落在前面的楚狰身上,当年楚狰刚成为他们的老大,没人服气。第一次出任务,遇到意外,他们被十几架b级军事近战机甲围杀。

    哪怕狂兽态,对付这些可怕的机器也心余力拙。而最终带领他们安全逃生就是楚狰照着机甲的关节脉络狂揍,进行了一次完美的反杀。

    那之后,他们就服了楚狰这个老大。

    楚狰目不转睛的盯着超大显示屏上的獾哥,两只大手捧颊作少女状:“小宝贝好可爱!为你打爆星际热线!”

    克拉活生生打了个寒颤,老大病情又重了。

    野狗目瞪口呆,旋即反应过来,操纵机甲站起。目眦尽裂,破口咆哮:“杂种!老子弄死你!”

    机甲后背动力装置处弹出三支动力能源枪,咔哒一声,关节处曲起,三支动力能源枪分别抗在机甲头顶、肩膀处,火力对准獾哥。

    同时机甲左手持激光枪,右手持长刀,刀刃上划过坚硬物体就会闪过电光。

    应该庆幸这只是一架重型机甲,不像轻型机甲那样在单打独斗中占尽优势。

    外头的人们看到这场景,眉头不由一皱,此时他们想到的却是机甲无差别攻击会对无辜群众的伤害。

    大校不由拧眉朝着楚狰的方向看了一眼,但看对方淡定如初的模样,还是稍稍定下心来。

    楚狰冷静的下命令:“潜伏进去吧。”

    林薇皱眉:“现在?”

    楚狰:“乱了,人墙已经散开。”

    七十六层中估算大概有六七个星际狂人,领头者就是驾驶中型机甲的野狗。此时,獾哥和野狗对峙,视线被吸引。场面开始混乱,人质也都躲起来,潜伏进去不被发现的可能性比较大。

    而且人墙散开,暗杀死角减少。可惜星际狂人狡猾,都躲在暗杀死角里。

    林薇:“时间不够,无法保证人质安全。”

    楚狰:“足够了。”

    林薇不解。

    楚狰望着全息显示屏上的獾哥:“小宝贝不会祸及无辜。”

    因为他是叶家人,他是獾哥。

    要么不管,一旦管了,人就是獾哥罩着的,就绝不对让人死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獾哥不要面子的哈!

    连几个废物都罩不住,以后还怎么混江湖?

    “廉鼬盯着,看到犯人离开死角就动手。克拉,你带领一小队前进去,人不要多。林薇,原地待命。”

    楚狰命令完,克拉和林薇各自行动。

    他自己也要潜进去,打开七十六层的防护系统。完全搞不明白双子星大厦为什么要把防护系统开关设置在七十六层,好吧,现在被一锅端了。

    楚狰真是惆怅得想抽根烟,他这宠物套装还没买呢。

    叶欢喜悄悄出现在他后面:“我呢?”

    楚狰吓了一跳,差点没动手把叶欢喜扔到垃圾桶里。

    叶欢喜继续说:“你刚才的话我都听见了,我要进去。”

    楚狰拒绝:“不行。”

    叶欢喜皱眉:“为什么?”

    爱弟还在里面,没跟你闹真的是因为她的军人素养很高。

    楚狰:“你只是希科工成员,不是专业营救人员。你不能保证安全!”

    人质的安全。

    楚狰说的是对的,但叶欢喜就是焦急。

    獾哥虽然进入全息方块历练一年,但在她心中,獾哥就还是个宝宝。当然没法放心。

    楚狰语气加重:“你是个军人!”

    军人就绝不能被个人感情控制。

    楚狰:“相信欢欢。”

    挥挥手,楚狰离开了。

    林薇向前一步,站在叶欢喜身侧。那个角度最好施展擒拿术。

    叶欢喜苦笑:“你不用防范我,我不会轻举妄动了。”

    獾哥冷淡脸,呵呵一笑。大佬獾上线,日天日地日空气的表情出现,迎面而来一股王者霸气,令人不禁裆下一凉。

    很好,继踩脏了獾哥的围巾,又辱骂獾哥。

    泰坦方块的被吃得只剩下白骨的恐龙冢欢迎你。

    獾哥从口袋里掏出魔方,跟甩个溜溜球似的,甩出去,一片黑色残影。再定睛一看,变成了一把巨大的黑色铁尺。

    铁尺竖起来比獾哥还要高,厚度约有十厘米。材质看不出是什么,但那看上去油光顺滑实际上完全不反光的铁尺,可以想见坚硬程度不比任何新型材料差。

    星系网友喃喃。

    【希科工的黑科技……】

    众人心有戚戚焉。

    獾哥咧开唇笑,嚣张又狂傲。向前俯冲两三步,灵活跳开重型机甲的踩踏,沿着机甲关节材质攀跳,简直比只猴子还要灵活。

    跳到膝盖关节处,头顶上是迅捷砍过来的长刀。向下跳跃,躲过长刀。长刀砍过,在墙壁上留下深深的痕迹,碎石崩开,险些划伤无辜群众。

    能量积蓄饱满,机甲活力充足,随着野狗一声令下,三发火力齐齐发射,同时左手激光枪不间歇的发射。可怕的火力充满整个楼层。

    火力虽快,獾哥速度更快,他要想躲避过去,轻而易举。但后面无辜的人躲不过,被炸成碎片是分分钟的事儿。

    獾哥落地,快速奔跑。躲过三发动能火力,朝着人群的方向用力将铁尺扔了过去。

    铁尺和三发动能火力并驾齐驱,在半空中陡然变化成为透明的防护罩,将三发动能火力全都笼罩住。三发动能火力无声的爆炸,在透明的防护罩里如同烟花炸开,光景绮丽。

    星系网友看得目瞪口呆。

    【等等,魔方还能解锁防护罩?】

    想要再发射动能火力就得等待重新积蓄能量,好在激光枪不需要冷却时间。银白色美丽光芒却是收割人命的可怕利器,啪嗒嗒留下一排令人毛骨悚然的洞。

    野狗:“哈哈哈,再跑快点儿!不够劲儿!”

    俨然把獾哥当成猴子一样来遛。

    防护罩重新变回了魔方,吊在地上,砸了几下就不动了。

    静静的黑色小方块儿,看上去还莫名的格外委屈。

    人群中有个男人定定的看着魔方,吞了吞口水,咬咬牙鼓起勇气跑过去捡起魔方大声喊:“喂!接住!”

    然后用尽吃奶的力气将魔方投掷出去。

    正快速奔跑的獾哥回头,接住魔方,瞬间展开防护罩,挡住激光枪光束。

    另一头,本在看好戏的星际狂人见状,愤怒的向前走了几步,扛起枪就想轰死那个多管闲事的男人。

    男人绝望的等死。

    躲在隐蔽角落的廉鼬见有个星际狂人离开了死角视线,立刻干净利落的射杀。

    本是等死的男人见状,麻溜儿的蹿回人群,连个屁股尖儿都见不着了。

    剩下几个星际狂人立即查找狙击手的方位。

    防护罩变回魔方,又在下坠的一秒间变成铁尺。

    獾哥扛起铁尺就砸过去,然后踩上铁尺,越过手掌双脚踩在半空的墙壁上,一蹲,借力反弹回去。

    照着激光枪砸,一路往上砸,砸断手臂关节和能源经络。被铁尺砸中的地方,立时出现一个凹坑,掉下许多材料碎屑。

    这么一正面对击,得出铁尺材料硬度比机甲材料硬度要大。

    几乎是同一时间发生,铁尺被机甲扬起来的左手手臂弹了回去。獾哥弹回来的时候正巧接住铁尺,直线坠落,对上膝盖关节处。猛地在空中360°扭身,抓着铁尺朝关节处猛力一击。

    砰!

    令人牙酸的巨响,仿佛是被慢镜头回放,砸出来的材料碎屑、巨大的机甲、坚硬的大铁尺,还有半空中的獾哥。

    静止的画面陡然间加快,机甲轰然跪倒,碎屑纷纷落下。如流星坠落的铁尺砸进地板里,插|进十几二十厘米,挺直的竖立着。

    随后落下的獾哥用快得令人眼花的速度在半空再次翻身,落在地上,背后铁尺,双手朝后抱住铁尺拔起来。完全没有停顿的朝前奔跑,快得只剩下一条光线般跳跃上半跪在地上的机甲,照着另一条的关节击打。

    野狗:“我艹你妈!”

    整个机甲脸部被铁尺拍扁,数据发生紊乱,能源一度被切断。野狗在机甲里一阵晃荡,头晕目眩差点没吐出来。

    铁尺砸进手臂关节,直接卸掉了整只手臂。拔|出铁尺反手扔出去,铁尺插|进机甲能源口,能源脉络露出体表,淡蓝色,发光。

    能源脉络有些地方已经完全断掉,呲呲的发出电火花。

    整架机甲轰然倒塌,被虐得断手断脚还毁容,可以说是机甲界中的经典惨剧案例了。

    星系网民以及围观群众:“ooo!!”

    獾哥轻飘飘落在机甲被毁容的脸上,仰脸睥睨众人。

    这副仿佛整个宇宙除了他其他人全都是垃圾的狂傲表情并不会让人心生反感,反而只想跪下大喊666。

    机甲的操控室发出轻响,从内部打开,野狗从里面狼狈的爬出来。

    瘦小佝偻的身体,猥琐尖酸的相貌,一双倒三角眼阴险毒辣无比。

    野狗抬头,看向在头顶的獾哥,憎恨无比。猛地狞笑出声,笑完了后朝地上啐了一口,阴狠的说道:“算你狠,老子今天栽了,是老子倒霉。但是,今天你们所有人——包括你,都给老子陪葬!”

    这话一出,众人心生不安。

    楚狰低语:“爆破装置。”

    果不其然,野狗突然手握引爆器,盯着獾哥:“有你这样的天才陪葬,和三万条命,我这陪葬规格够高!当得上将军规格了哈哈哈哈哈……”

    獾哥冷笑。

    “我不想死呜呜呜……”

    “妈妈呜呜……”

    “怎么办啊?星际军警为什么不来救我们?”

    “艹!老子临死也要揍一顿这个辣鸡狂人。”

    ……

    场面很混乱,恐惧和悲伤的气氛弥漫。

    外面的星际军警做好了抢救准备,潜伏进来的军警也蓄势待发,哪怕是牺牲也必须把人救下。

    野狗:“哈哈哈哈嗝!”

    獾哥踩着野狗拿着引爆器的手臂,手里拿着刚刚从他手里抢下的引爆器。然后一脚又一脚,跟踩气球似的踩断野狗的手臂,听着那清晰的骨折声,獾哥愉悦的勾唇。

    “将军可不会像你一样要人命陪葬。”

    野狗额头冷汗滴下,死死忍住疼痛,用尽最后的力气扑上去,然后引爆自己身上的爆破装置。

    獾哥眼神一冷,一脚把他踹飞。但野狗死死的抱住了他的脚,笑得得意又猖狂:“跟我一起死吧哈哈哈嗝!”

    野狗畅快的笑全都被塞在喉咙口,不敢置信的盯着獾哥另一只手里的空间跳跃装置。

    那是之前在泰坦方块,楚狰扔给他的空间跳跃装置。里面设置的生命热值数据已经失效,而在刚刚暴打机甲的时候獾哥就在探测生命热值,当野狗拿出引爆器的时候,他已经将生命热值设置完毕。

    獾哥呆萌一笑:“再见。”

    野狗喃喃:“……我艹你大爷啊。”

    不带这么大一个bug啊。

    爆破声响,野狗被炸成了碎片。

    其余几个星际狂人眼见颓势,立即目露凶光,朝着人群跑过去。他们身上都安装了爆破装置,这么一冲进人群引爆,估计得再死好几百人。

    楚狰瞥了眼这群狂徒,‘啧’了一声,开启防护系统。

    光罩在一瞬间根据生命热能值探测迅速包裹住七十三层中的所有生命个体,包括宠物。

    星际狂人被包裹在防护罩里面,然后爆炸开,真正诠释了什么叫用生命放烟花。

    楚狰:“林薇,去拆除爆破装置。克拉,你带领的小队立即搜寻商场,上下几层楼都搜一遍。”

    说完,率先跑了。

    他爱死霸气侧漏的小宝贝了,此时此刻只想亲亲抱抱举高高!

    林薇和克拉迅速应答。

    大校命令星际军警:“立刻进去解救人质,拆除爆破装置,另外迅速医救伤员,查找还有没有偷跑的星际狂人。另外小队,对双子星大厦进行地毯式搜索!将所有和星际狂人有关的线索全都上报!”

    “是!”

    廉鼬放下枪,如同守财奴一样宝贝的摸了摸,心里想着,又省下一颗子|弹。

    这么想着,他就对阻止星际狂人引爆商场的獾哥充满了好感。

    毕竟是替自己省下子|弹的好人啊。

    另一头,楚狰进入大厦内部,看到獾哥的背影,跑到他背后温柔的呼唤:“小宝贝。”

    来来,给你一个爱的亲亲。

    “说了多少遍。”獾哥低沉的嗓音似乎在压抑着什么,全身绷紧。

    满脑子亲亲的楚蛇精病没听清:“哈?”

    獾哥拔起铁尺猛然爆发:“叫獾哥!!!”

    噗嗤!

    安静和沉默的气氛弥漫在小小的休息室里,一整面落地窗可以看见外面的风景,阳光很好,空气很清新。

    休息室里大家各占一隅,安静、镇定、坦然、尴尬、扭曲等等情绪在这里面一目了然。

    林立看到全息直播的最后一幕,浑身一个激颤,快马加鞭赶过来面对楚狰,情绪果然很激动。

    他的脸此刻很扭曲,因为憋笑导致呼吸不畅,整张脸都是火红火红的。

    在他身边分别是林薇和克拉,林薇仍旧是冰美人一个,克拉低头看着未来一个月的行程安排,死死的盯着绝不抬头。

    在林立的前方有两个人,楚狰坐在单人沙发上,态度坦然。獾哥背对众人,站在落地窗前,仿佛在观察自己的王国。

    至于叶欢喜,还在工作岗位上离不开。

    楚狰顶着一脑门的红印子,态度很平和:“想笑就笑吧。”

    林立抿紧了唇,摇摇头。

    他不敢。

    楚狰:“没事,笑吧。现在我不是你们的军团长,我只是你们的朋友。朋友之间开个玩笑很正常。”

    林立小心翼翼:“真、真的?”

    不怪他突然小心翼翼,实在是怕一不小心爆笑。

    楚狰态度更和蔼了:“下班时间,我跟你们摆过架子吗?”

    那倒真是没有。

    林立这么一想,心里一松。可不得了,就跟紧关着的阀门突然打开,那洪亮的笑声充满了整个休息室。

    “我滴妈呀!兄弟,你老有才了。咋就能提着把铁尺正巧往脑门上砸?那么大个红印啥时能消呀。哎呦不行啦哈哈哈哈哈哈,太他妈逗了哈哈哈哈……老大,您顶着这脑门红印……太喜感了哈哈哈哈哈……”

    林薇和克拉不易察觉的稍稍远离林立,看着他的目光充满了同情。

    这可真是,智障儿童欢乐多呀。

    楚狰轻笑了声,回头就对林薇说:“林立的训练计划出来了吗?”

    林薇点头。

    楚狰轻飘飘的说:“双倍吧。”

    “哈哈哈哈嗝!”林立跟蔫了的小茄子似的,可怜兮兮:“不是说好了不摆架子吗?”

    楚狰真的不摆架子,因为得罪他的,都被当面穿小鞋了。

    林立对着犯病的楚狰心里就怵,连忙转身想找林薇和克拉给评评理。帮帮他这个可怜、弱小、无助的小宝宝。

    林薇冰冷的转身离开,她是个工作狂。

    克拉还得推掉一些露脸的行程,真是贼拉忙了。

    谁有空去帮一个可怜、弱小又无助的智障儿呀。

    很快,休息室里只剩下獾哥和楚狰。

    等人都走了,楚狰就化身巨婴,缠着獾哥要负责。

    獾哥冷眼:“负个屁责。”

    楚狰指着自己脑门上的印子:“你当着全星系的面把铁尺扣我脑门上,毁容了娶不到媳妇儿,没法工作赚不了钱娶不到媳妇儿,所有人都知道我被你盖章了娶不到媳妇儿,你说说你要不要负责?”

    獾哥斜眼瞅,眯起眼睛盯着楚狰脑门上的印子。

    楚狰让他盯得背脊发凉,他还有点心虚啊。

    獾哥迟疑着问:“星际狂人挟持商场的时候,你在哪儿?”

    围巾!

    被踩的围巾!

    叶妈妈亲手织的爱心围巾!

    楚狰移开目光,语气沉重:“我被拦在外面,心急如焚。到现在心脏被揪住的那种窒息感还记忆尤深。”

    嘴上深情款款,内心:凉了凉了。

    獾哥跟眼前这头蛇精病在泰坦方块共处一年,有事儿没事儿打个架,打完再勾肩搭背的凑一块儿烧烤。怎么会察觉不到楚狰此刻的不对劲?

    獾哥跳到椅子上,居高临下,食指勾起楚狰下巴:“我怎么觉得你在敷衍我?”

    楚狰猛地抱住獾哥,像是抱着小孩儿的姿势。抬头目光深情又霸道的发誓:“我要是敷衍你,罚我跪黑星。”

    如果獾哥有追风靡星系的最新偶像霸总剧他就会发现这句话很熟悉,那是剧里最经典的台词。

    黑星是希科工研究出来的小玩意,超过一定压力挤压就会爆炸,炸开后像一颗颗黑色的星星。有种黑色美感,不伤人命,但爆开后那一瞬间的酸爽,别有滋味。

    黑星被视为希科工的二十大黑洞产品之一,因为研究出黑星的希科工人员很直白的说这是他惹怒女朋友,自个儿发明出来下跪求原谅的黑科技。

    他还美滋滋的说他已经能跪着黑星睡觉,仨小时不出事儿呢——呢他爸爸哟!

    虽然广大男同胞对这份黑科技深恶痛绝,但架不住女人喜欢啊。更架不住偶像剧的脑残传染速度,迅速让这句话挤上星系年度十大浪漫语录。

    ——反正正常人是不大理解这种语录逻辑何在。

    獾哥瞬间黑脸:“你在侮辱我的智商!”

    楚霸总:“?”

    黑星?呵,谁不知道那玩意儿根本炸不死人?

    说这种话根本就是在侮辱獾哥的智商吧。他以为獾哥不知道黑星的真相吗?

    獾哥冷漠的甩出魔方,今天不干个你死我活就对不起叶妈妈给的高智商!

    楚大佬不想说话。

    楚大佬心酸。

    楚大佬抬手就干。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星际平头哥相邻的书:大司马漫威大和尚开着房车回大唐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暗流之门宇宙拒绝毁灭东武录大宋好相公三国之烽烟万里无限之万界穿行活在漫威的二次重生者无限寻道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