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029

【书名: 星际平头哥 第29章 029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盛世医香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综]真昼很忙哒不死佣兵     .

    对付猎物, 眼睛、鼻子和喉咙是最为脆弱的地方。而致命点是眼睛和喉咙,鼻子只是会影响猎物的行动力而不会对其有更大的伤害。

    巨型碳基生物, 割破它们的喉咙明显不是什么聪明的做法。一般而言,它们的皮肤坚硬不易割伤,体型过于巨大, 难以一招击杀。

    所以只能选择眼睛,这也是獾哥自入泰坦方块后,选择攻击对象率先攻击它们眼睛的原因。

    眼睛最为脆弱,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同时眼部神经连接脑部神经,极其复杂。如果没有及时救治,容易死于眼睛脑部感染或是失血过多而死。

    獾哥踩在蛮龙背上, 快速奔跑。纵身一跃, 左手成爪,仿佛是抓着山峰悬崖一般爪子撅进去。尖锐的指甲插|进蛮龙的血肉中, 因速度和重量的缓冲下滑, 滑下了深五六厘米的伤痕。

    血肉裂开,本准备进食的蛮龙因这疼痛仰天哀嚎。眼睛瞳孔快速转动, 看到了悬在鼻梁上的小虫子。

    蛮龙愤怒至极,本能的甩头,然后朝着峡谷山壁奔跑,垂下头,撞过去。

    若是直接撞上去, 以蛮龙的重量, 恐怕獾哥要粉身碎骨。

    观看者惊呼, 有的甚至捂住眼睛不忍心看。不过更多的是睁大双眼,兴奋的观看接下来,或是血肉横飞的一幕,或是再一次见证奇迹。

    獾哥视若无睹身后越来越近的山壁,在稳住冲势,不再往下滑之际。手腕翻转,匕首在空中转了一圈,挽了个花式。而后顺着手臂力道,看似轻飘飘,实则狠厉的插进那只巨大的瞳孔里。

    瞬间,血花爆起,血流如注。

    蛮龙急刹车,因疼痛而仰天大吼。身躯撞上了峡谷,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灰尘和碎块扑簌而下。

    獾哥稳住身形,两手紧握住匕首,直接搅了个圈儿。彻底把蛮龙的右眼毁了。

    蛮龙痛得四处乱撞,强有力的尾巴疯狂的扫动,一尾巴下去,岩石碎裂。再一尾巴扫向山壁,碎石扑簌而下。

    轰鸣的吼声,暴烈的撞击山壁声音,还有碎石滚落的声音汇聚在一起,织就热血沸腾的狩猎场面。

    观看者,胸中热血似要燃烧出肺腑,禁不住为獾哥加油呐喊。

    【社会我大佬,人狠话不多!】

    【眼睛必杀技……全杀!为我杀眼哥打爆星际热线!】

    【啊啊啊啊大佬快来睡我!!】

    ……

    莱恩惊讶不已,看到獾哥的身影时就很吃了一惊。

    说实话,獾哥还没成年,本来就是少年模样。加上他长相很有欺骗性,软萌无害的那种。任是谁见着了,都只以为这是哪个家世里出来的小儿子,心肝宝贝。

    谁会料到,提起匕首来,能凶残到这种地步。偏偏还让人热血沸腾,禁不住叫好。

    方才獾哥一瞬间露出蜜獾的爪子,莱恩全都看在眼里,他认出了这是一名狂兽人。看他的年纪应该是个军校生。

    近身搏斗技巧不亚于军部教官,勇气更是胜人一筹。可惜身体素质跟不上。

    身体素质包括力量、速度、耐力、灵敏和柔韧度,獾哥的灵敏和速度比一般人要好。但他实际上可以做到更好、更快。

    他的力量不足、耐力因体能不足而无法持久,柔韧度还处于人类身体所能承受的范围——没有开发兽类的柔韧度。

    假如他的力量、耐力、速度和灵敏度提高,他完全可以不必选择攻击蛮龙眼睛转而选择割破蛮龙的咽喉。那才是一击致命的地方,反观眼睛。

    眼睛的确是脆弱甚至于致命,但是命中几率不太高,而且给猎物留下反击时间。在生死存亡的战争时间,哪怕是一瞬都是致命。

    综上所述,獾哥是棵值得培养的好苗子。

    莱恩将军动了想要拉拢培养的念头。

    他迅速截屏,屏幕是獾哥的正脸。有了这张正脸照片,再放到几个军校问问,肯定能问出来。

    莱恩将军现在心情很不错,好苗子可遇不可求。他率先见着了,捡着了,那兴奋劲儿别提多高。

    只是……看着这张脸,有点儿眼熟。

    獾哥拔|出匕首,血喷了满头。几缕血液顺着口腔流进喉咙,铁锈腥味,藏在记忆里的熟悉的味道,瞬间在身体里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般,从基因的记忆爆发到细胞的记忆。

    再从细胞传达到神经组织,最后遍布全身。

    整个人徜徉在鲜血的记忆里,曾经的荣耀,大草原上每一次的生死搏斗——迸发出来的潜能刺激基因进化细胞解锁。

    意识仿佛被抽离,停在半空中看着自己的身体——透明的身体,数千数千万亿个细胞组成的一个碳基生命体。

    水蓝色的,活着的细胞,被基因控制着的细胞。仿佛在此之前,将近99.9%处于休眠状态,而在此刻,多米诺骨牌效应一般一个接着一个爆发解锁——呈现出新的形态,进化出新的物种。

    为了适应更为恶劣的环境,进化出力量、耐力、速度、结构、机能和智力更为优秀的新物种。

    基因的奥秘,生命的神学秘密。

    獾哥意识清醒,眼睁睁看着、感受着身体的变化,却无法动弹。

    因为蛮龙的激烈撞击,獾哥不受控制的下坠。蛮龙终于看见了这只小虫子,仇恨占据了它小得跟核桃差不多的脑子,疯狂的报复——抬起了它巨大的脚掌,预备踩得这只卑劣可恶的小虫子粉身碎骨。

    獾哥瞪着覆盖在头顶上的阴影,瞳孔紧缩,倒映着那阴影,还有峡谷谷顶上摇摇欲坠的巨大石块——他拼尽了全力动了动食指。

    在蛮龙用尽全身力气的脚掌和峡谷巨大石块同时落下之时,獾哥猛力按下楚狰给他的空间跳跃装置。

    烟尘漫天,碎石扑簌,峡谷一片黄沙弥漫。蛮龙踩下大地,一片震颤,巨响平地而起。峡谷谷顶巨大石块落下,正正砸到蛮龙脑袋,直接砸烂了那巨大的脑袋,血肉模糊。

    庞大的身躯倒下,强有力的尾巴扫到峡谷山壁,谷顶摇摇欲坠的巨石滚落,砸在蛮龙庞大的身躯上,凹陷出一个大坑。

    全息直播上一片死寂般的安静。

    良久,峡谷黄沙散去,露出蛮龙凄惨的死状。

    全息直播再次陷入死寂般的安静,良久,有人小声询问。

    【死、死了没?那个,大佬死了没?】

    【不、不知道,死了吧。好像是被踩死了……没看到逃出来。】

    【这么久了,还没见到大佬的身影……应该是真被踩死了。】

    全息直播再次安静,他们陷入了沉默。

    气氛凝重,弥漫着一股悲伤。

    他们其实不认识獾哥,但是几天来的直播让他们喜欢、崇拜上了獾哥。这个小个子呆萌无害却犀利勇敢的大佬,生死看淡,看你不爽就干,不需要理由,想打就打。

    恣意又勇往直前,勇而无畏。

    那是他们所追求的,军人最高意志,人生最洒脱的生活方式,最积极的生活态度。

    獾哥激励了很多人,引来很多人疯狂的追捧。

    有些人,不需要说话,只是一举一动就能成为别人永远追随的信念!

    忽然有人战战兢兢的发言——

    【应该没死,这是我最后录下的影像。因为我一般都会把大佬的直播重新录一遍,就是一边直播的时候一边录。然后就我刚才又重新看了一遍,发现——】

    【闭嘴!上录像!附赠#鸟人星球的臭蛋#】

    【少他妈唧唧歪歪,快点上大佬没死的证明……附赠#乖,给你花花#】

    【大哥,别废话了。这种时候身为男人就该短小精悍!别表现你的长处了,到你的情人那儿再表现吧。附赠#狗头#】

    【这位大哥深谙软媒自媒新媒等宣传手段,引人入胜,令人急不可耐、迫切渴望……好了你成功了,给你星币快点放录像!】

    ……

    那人放了录像,蛮龙踩下去的那一幕。在烟尘弥漫的瞬间,快速闪过的一秒,被重复播放、慢放,最后发现了獾哥瞬间消失在原地的一幕。

    【空间跳跃装置。应该是在危机一瞬,启动空间跳跃装置。】

    【大佬会降落在哪里?】

    【狰大人那里吧。】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回放了最后一段,总觉得大佬的动作僵硬住了……我给你们看一下慢帧回放。】

    那人将最后獾哥被踩于蛮龙脚底下的一幕慢帧回放,一帧一秒,可以说是将每一帧画面静止播放了。同时也将真相还原于在座诸位面前。

    当其他人还在猜测时,莱恩将军早已发现了獾哥的不对劲儿。

    进化。

    恰恰好,他在危机时刻进行了基因进化。

    狂兽人的基因进化是能够通过人为的刺激促进的,根据希工科的实练推演数据得出,生死一线就是刺激狂兽人基因进化的关键。

    宇宙中的所有生命,不管是动物还是植物,不管是碳基生命还是硅基生命,在生命遇到威胁之时,都会爆发出强烈的求生意志。

    你可以说这股意志是基因疯狂的警示通过神经细胞传达全身,然后在机体所有组织、细胞、基因全力合作为求得生存而发生质变。

    当然发生质变的前提是量变的叠加,也就是一重到二重的积累过程。

    希科工原本为狂兽人基因进化准备的最佳模拟场所是类似于全息领域的最高权限军事领域,即类似于獾哥所在的泰坦方块。

    在濒临死亡中能够迅速重组进化出最为优秀的个体,但危险程度也是和巨大利益成正比的。

    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九十。

    因此,由军部、政府和皇室组成的星际议事会驳回了希科工的模拟策划工程。甚至为了防止希科工疯狂的试验而将模拟基因进化最佳环境的工程交予希科工和生科院。

    狂兽人觉醒本来就稀少,星际议事会当然不可能丧心病狂的同意希科工的工程。但并非没有人参与这项工程,因为三重星系需要一把绝对锋利强悍的军刀!

    那些甲级危险任务、隐藏在罪恶之渊的穷凶极恶、践踏星系法律的权贵和亡命之徒,在无法用光明手段处理的时候就需要这样一把绝对凶悍的军刀,斩断罪恶。

    游走于黑暗,沾满鲜血的不光彩,凶悍冷厉、邪妄乖谬却又必须心有牵制。

    只隐藏于军部上层的秘密,第十军团就是这把刀。

    他们出生入死,生前没有荣耀,死后归于尘土,无人所识。

    这是个注定得不到荣耀,常年游走于危险连死都必须不留痕迹的军团。

    但,第十军团是三重星系的军刀!

    这大概就是他们最大的荣耀,不属于任何人,任何权利,任何组织,只属于伟大的星系!

    这个军团的所有人,都是在希科工的那个死亡率极高的模拟工程里进化,因而实力强悍。

    第十军团的军团长,莱恩将军甚至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但他知道那位是可以和三大元帅相提并论的存在。

    据传,那位军团长是空降进第十军团。莱恩将军有所耳闻,第十军团军团长来自于乱石堆,宇宙垃圾场,著名的恐怖|组织基地。

    不过这些只是传说,并没有得到证实。

    得到证实的是另外一件事——这个军团长是个蛇精病!

    据传他就特别爱把自己的属下扔到那些被评定为甲级危险的星球里生存挑战,然后他在一边冷漠的观看时不时放冷箭踢一脚——这特么不是蛇精病根本就是仗着蛇精病的变态啊!

    虽然军部里很多训练新兵蛋子的教官都很变态,以折磨新兵蛋子为乐,可也没到那个蛇精病的变态程度。

    不过也是人家军团不能拿来和普通军团比,训练方式自然也是要不一样。

    莱恩将军才不会承认其实自己曾经动过模仿楚狰那个蛇精病的心思,如果不是他先行驻扎泰坦星历练了一番颠覆了他的世界观的话。

    如今他怎么看这个直播‘大佬’怎么觉得有种模仿于希科工进化工程的感觉。

    不会吧?除了第十军团军团长那个蛇精病还有谁这么疯?

    莱恩将军显然忘了一手提拔他的叶大元帅,那也是个不走寻常路的汉子。

    楚狰正掐着森蚺的七寸狂揍,揍到正癫狂兴奋、森蚺口吐白沫翻白眼的时候,从天而降一块黑白团子。

    按照以往,楚狰指定一脚毫不留情的踹开。但是不经意抬眸扫了一眼,他就跟着魔了似的不仅没踢开,还接住了。拎在手上掂了掂,轻得跟只气球的重量。

    拎起来仔细端摹,黑色的皮毛,头部、背部一律银白色,毛发油光顺滑,看着就想上手撸两下。再看它的面相,好一张扁平呆萌的小脸蛋儿。

    染白发、小平头,圆溜黑亮小眼睛,身体就楚狰小臂大小,估摸还是个幼崽。

    虽然不常见,但狂兽始祖影像中有这小东西的介绍,蜜獾。

    楚狰挑眉:“呦呵,长得够蠢。”

    还小,没肉。

    不知道给小宝贝当宠物喜不喜欢。

    獾哥听完这话,眼皮一耷拉,死鱼眼,嘴角拉起来,蔑视整个宇宙的大佬奥义之蔑笑活灵活现展现眼前。

    楚狰见着,愣了一下。

    獾哥后退一蹬,朝着楚狰的脸蛋就是凶残的抓挠。楚狰连忙避开,不过双手还是抱着獾哥,试图钳制他的行动。

    可獾哥皮毛厚实顺滑,身体柔韧度简直能来个360°扭转。当下朝楚狰大宝贝偷袭,那一瞬间,眼神都亮了。就等着看楚蛇精病下|体血流如注、痛哭哀嚎的蠢样儿。

    楚狰以前还真没遇到比他脸皮厚还无耻的人物,所以这会儿没能及时防范,额上冷汗冒出。只顾着躲避下半身,脸就遭殃了。

    三道爪印在侧脸脸颊上留下,鲜血立刻就留下来。

    楚狰拎着獾哥后颈上的皮远离自己,獾哥还在不断扭着小身体龇牙咧嘴打算咬死楚狰。这要不是只幼崽,楚狰都只能扔出去了。

    楚狰大拇指抹了下侧脸的伤痕,不太在意那伤。转而朝着獾哥说道:“小宝贝,没想到是你……哎,我这小宝贝长的就是特别不一样!呆萌——”瞥了眼獾哥快翻得只剩下眼白的眼睛以及要艹翻宇宙的大佬表情,楚狰赶紧换了口风称赞:“威武霸气!”

    “整个三重星系都找不着像小宝贝你这样霸气的兽形了。”

    獾哥霸道的命令:“叫獾哥!”

    声音奶声奶气的,那要艹翻天的小表情,要是落在巨型凶猛的野兽脸上还能让人心生畏惧。落在獾哥身上嘛,就一个字,萌!

    楚狰立即狗腿的响亮的喊道:“獾哥!”

    獾哥停止挣扎,很满意。

    楚狰见状,眼睛一亮,连忙把獾哥抱怀里撸毛。

    那银白色的毛发,油光顺滑,真是贼漂亮了。

    獾哥甩甩尾巴,不知道是不是兽化幼崽,心理智商都下降了不少。至少换成人形态,绝对没可能三言两语就让顺毛了,还给撸!

    楚狰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还是个毛绒幼崽控,这要是他那帮手下敢偷袭他……好像那群兔崽子就热衷于在他的底线边缘试探,然后被打断腿,伤好之后再试探,乐此不疲。

    不过要换作是人形獾哥敢用那些招式还带着明显的杀气,大概他会反射性的拧断四肢……更别提还被伤到了。

    即使楚狰喜欢獾哥,对他多有纵容(楚狰自觉多有纵容,脸大如盆),但多年来紧绷如弦的警惕性令他身体反应占据上风。理智未达,机体先杀死一切带有杀意的威胁。

    楚狰是个蛇精病,脑子有病,手段凶残。看似冷血无情,实际上那也的确是别人眼中的冷血无情。

    他不需要感情,更不能外露感情。别人也不需要,他只要做好一把刀的本分就好。

    楚狰是习惯了的,他甘之如饴,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感情本来就是累赘,正如他对楚三说过的,无聊的、废物的自我满足和自我感动。奇怪的是,当那种悸动出现,他却又神奇的毫无排斥反应的接受。

    大概这跟他生命中想要拥有之物寥寥无几,感兴趣之事屈指可数。所以当令他产生悸动的獾哥出现,就轻而易举的接受,还敞开心扉让獾哥顺利住进来。

    估计没人像楚狰一样,接受心动对象连个犹豫都没有。

    干脆利落。

    话又说回来,没有反射性拧断獾哥四肢,是因为兽形吧。

    无害、幼小、亲切。

    楚狰从这件小小的事情中反省自己,他想他得先让自己的身体完全适应獾哥。他的兽形形态、人形形态,完完全全的信任。

    别人是心里信任,而楚狰,当他的身体彻底信任某个人,即使对方抱着杀意还会敞开怀抱拥抱对方。

    身体上的信任,就是楚狰的爱。

    而楚狰,乐意给予獾哥他的信任——虽然这只蛇精病谈起恋爱如同训练手下一如既往的有病!

    追得上才有鬼!

    獾哥甩着尾巴,耷拉着眼皮:“獾哥要进化了,你快点解决麻烦。”

    昂首挺胸,小短腿、白发平头呆萌呆萌,还奶声奶气——这要是不给亲亲根本没动力!

    楚狰嘟起嘴巴:“给亲亲就帮你。”

    獾哥:“……”

    玛德智障!

    森蚺的愤怒突破天际,妈的一大清早被一只蛇精病踹门。莫名其妙被吊打一顿然后蹲它眼前自说自话,虽然听不懂但是后来蛇精病貌似在划地盘。

    这他妈还能忍?

    抢地盘抢到家门口了,森蚺当时出奇的愤怒,狂暴化追着蛇精病打。然后莫名其妙被踩着七寸单方面挨揍,好不容易喘口气,结果人跟他背上亲亲我我了!

    妈的一对狗男男!玷污它纯洁的身体,必须不能忍!

    于是森蚺暴怒,再次狂暴化。蜷起身体,竖起头部朝身躯上看,别看它身躯庞大,可是身体柔软灵活还能自个儿叠罗汉。

    它甩起庞大的尾巴拍打自己的身体,它自己的皮粗糙厚实如同高山。尾巴的拍击不会伤到自己,但在它背上的楚狰却绝对会被拍成肉饼。

    楚狰抱着獾哥,顶着对称的爪印的脸灵活的跳跃,躲开森蚺的攻击并迅速退离。

    “小宝贝进化的关键时期,先走了。下回陪你玩——”

    森蚺:玩你麻痹!好气哦。

    啪嗒!

    獾哥被扔在岩洞一块大石头上,有些懵逼。回头看,兽态化的楚狰一脸神经病的笑。

    楚狰:“这就是你的兽态?”

    獾哥还有点懵,乖乖的点头。

    真是可爱得好想抱抱撸毛亲嘴儿。

    内心痴汉面上冷静的楚狰:“知道自己的兽态会维持多少天吗?现在能自如的切换回人形吗?”

    獾哥反应过来了,虽然不满于楚狰的态度。但知道如今事情轻重,便回答:“不知道!”

    特别理直气壮。

    楚狰:“你怎么会不知道?”

    獾哥看傻逼的眼神儿瞅楚狰。

    一切尽在不言中。

    楚狰叹口气:“也就是你了。”其他人这会儿就该给踢出洞穴自生自灭了。

    “来来,给哥抱抱。抱着给你讲,促进咱俩感情。”

    獾哥定定的看着楚狰,半晌,唇一掀:“嗤!”

    楚狰:“同意啦?我就知道小宝贝也想哥给抱抱亲亲,跟哥促进感情。”

    说完,他径直过去抱起獾哥开始撸。

    獾哥打不过他,挣扎了半天,被困在楚狰怀抱里。抓着楚狰的几条尾巴就开始疯狂的撸,边撸边咬,咬了满嘴毛就‘呸呸’的吐。

    完了继续咬,獾哥可睚眦必报了。

    楚狰抱着小奶獾,感觉得了宝藏。便任他折腾自己尾巴了,反正他也能折腾獾哥那身油光顺滑的皮毛。

    “一般人兽态时大概清楚自己的兽态会维持多少天,不过也有例外,不是大事。你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自如切换成人形应该是你不习惯,也不是大事。我在呢,保准你没事儿。进化顺顺利利的,到时在这泰坦方块,你用不着费脑筋弄死那些巨型恐龙。看哪只不顺眼就揍,不需要理由。”

    獾哥‘呸’了口,翻了个白眼:“烦不烦你?”

    楚狰:“……”难得温柔小意一把。

    楚狰面无表情拎着小奶獾后退,在空中玩儿似的荡了荡,边荡边朝着洞穴里头走。

    獾哥就特别生气了,除了被拎着的后腿,另外三条爪子死命的挠着,就想挠死楚狰。可惜獾微言轻。

    “大胆!放肆!刁民!放开獾哥,獾哥饶你不死!”

    就勉强打断你三条腿儿。

    楚狰停下脚步,冷冷的瞅着叫嚣着的獾哥。

    獾哥感觉不对,身子背后有热气,还有水汽、湿气。他僵硬着身体,缓缓的、小幅度的、偷偷的眯着圆溜溜的小眼睛乜了眼身后——

    温泉池水。

    全身的毛刷的一声炸起来,獾哥疯狂的挣扎:“嗷!放开獾哥!大胆刁民,蛇精病戏精,你敢这么对獾哥,獾哥咬死你!獾哥的小弟布满整个大草原,獾哥嗷嗷两声成百上千一呼而上,你跪地求饶也没用!獾哥还有爷爷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告诉你,他们的小弟布满整个宇宙,獾哥嗷嗷两声成千累万弄不死你嗷嗷——”

    这气得都飙成语了,理智全失。

    叶家人要是飙成语,那就是真受大刺激了。

    非洲草原上大半有着厚厚皮毛的动物都讨厌水,哪怕是沾上一点都会厌恶至极。因为水会干扰到它们的灵敏性,而且在某些干燥缺乏水源的地方为了适应环境而不会生长出被毛,水容易使动物失去热量致使其死亡。

    上述其实和蜜獾没有太多关系,毕竟以蜜獾那厚实的毛发以及天生聪明善于模仿学习的能力,肯定是会游泳不怕水的。

    只不过是獾哥除外而已。

    獾哥讨厌水,因为在他还是一头小奶獾的时候刚会蹒跚爬步,就跌跌撞撞的爬出窝去猎食。小奶獾的战斗力以及好战心、好胜心都极其旺盛,毕竟他们最大的敌人还是自己的父母。

    要是成年雄性蜜獾睡到一半醒来突然想打架,那么咬死窝里的幼崽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没错,就是这么彪悍。

    所以可想而知,动物界战斗种族之称如何得来。

    獾哥还是头小奶獾的时候爬出去猎食,遇到一只成年水牛,便大摇大摆挡住人家去路,然后龇牙咧嘴带恐吓。小奶獾自觉自己艹翻整个大草原,奈何水牛压根没注意脚底下拦路的小东西,一脚把獾哥踢河里去了。

    自此之后,獾哥讨厌水。

    讨厌,而不是恐惧。

    楚狰压着獾哥,也下了水。特别嫌弃的说:“你嚷嚷什么?满身满头都是血块,臭气熏天,不洗还想上天了你?乖,哥不是陪你洗了么。”

    獾哥全身皮毛炸起,但是不乱动了。僵硬在水里,漂着,像一块破布,黑色的,柔软的,带毛的。

    楚狰愣了一下,克制住想抓起獾哥搓后背的冲动。感觉会很舒服,搓得干净。

    獾哥斜瞥着眼睛瞅楚狰,不怀好意,但按兵不动。

    楚狰白天玩了森蚺几乎一整天,沾满灰尘。他受不了,而且相比獾哥对水的讨厌,楚狰很喜欢。不仅喜欢,他洗澡的规矩还挺多,死龟毛。

    从楚三的储存库里端出几瓶精油,搓澡布、洗发液、沐浴乳……一一摆放在温泉旁边的一块石头上,然后往水里倒精油。

    抬头一看,就见獾哥冷漠的表情,楚狰脸皮丝毫不受阻碍的说道:“洗澡时往水里倒两滴精油,洗完后用精油按摩,有助缓解肌肉疲劳。洗发液、沐浴乳,不搓一搓,皮毛很容易打结以及长虱子。”

    小奶獾冷漠的眼神:“娘里娘气。”死娘炮。

    楚狰顿了一下,快准狠的抓住漂着的獾哥欢乐的给它搓澡——身为最佳伴侣,此时应当献上爱的搓澡澡。

    獾哥呲毛,嗷嗷怒吼,奶声奶气的,没点威严。可下手时,毫不留情,该狠就狠,该往致命又脆弱的点儿下手就往那儿下。

    “你想废我大宝贝?”

    “嗷嗷!”气得不想说话,只想挠死蛇精病。

    “唉,肩膀拿去,爱咬咬,爱挠挠。你让我搓毛,撸撸——艹!”

    “嗷!”废你丫一双眼睛。

    温泉池边,水花四溅,仿佛星际混战。

    最后,两败俱伤。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星际平头哥相邻的书:大司马漫威大和尚开着房车回大唐每次醒来都在出轨[快穿]暗流之门宇宙拒绝毁灭东武录大宋好相公三国之烽烟万里无限之万界穿行活在漫威的二次重生者无限寻道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