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第089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89章 第089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星际平头哥山村名医不死佣兵丹宫之主重回六零全能军嫂[综]刀剑攻略     第089章

    这种感觉要怎么说呢, 就好像自家为了某个事情闹了个天翻地覆、人仰马翻, 而漩涡中心的人物却依旧优哉游哉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完全没有被这事影响到分毫。

    说气愤倒是谈不上,反正许建民就感觉到了一阵阵的无力感。

    到了这时候, 他也顾不上家丑不可外扬了, 主要是两家严格来说就是一家,毕竟许建民和许学军两人的父亲是亲兄弟,哪怕许学军的父亲早早的没了,两家不也一样还是亲戚?

    只迟疑了一瞬,许建民就把这段日子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了唐婶儿。

    其实真要说起来,事情还得从年前开始算, 当然爆发的时间点却是正月里了。

    而现在,连暑假都快要结束了。

    唐婶儿的耐心相当不错, 她还特地拖了个板凳过来, 头顶的大电扇呼啦啦的转着, 轻松自在的听许建民在自己面前叨逼叨逼家里的那点儿破事。

    足足说了有小半个钟头, 许建民才把苦水给倒干净了。

    平心而论,也许在对待二桃母女俩的事情上,许建民犯了很大的错, 不过对于长辈而言,他也算是个乖巧听话的晚辈。至于家里闹成如今这个样子, 他觉得错不在于自己, 也不在他妈。

    “又不是我愿意生闺女的, 当然我也知道这事怪不得二桃, 她也是喜欢儿子的。唉……”

    说着说着,许建民连连叹气:“怪只怪生不逢时,偏就摊上了这么个政策,要是搁在以前,头胎生了闺女又不是什么稀罕事,我上头还有俩姐呢,按着概率来说,起码一半人家头胎生的都是闺女。”

    唐婶儿起身走到冰箱跟前,打开后拿出了一瓶冰镇的汽水,当着许建民的面打开后,咕咚咚的喝了起来。喝了一小半,她才发现许建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纳闷的问道:“说啊,你怎么不说了?”

    许建民默默的咽了咽口水,稍稍回忆了一下刚才说到了哪里,顿了顿才又道:“也是我命不好,连累了我妈。可我奶……大伯娘,你觉得我奶做的地道吗?”

    “不地道又咋样?你还能不认她?”唐婶儿无语的翻了翻白眼,“再说了,你妈跟你奶本来就一个样儿,这事儿没法解决。”

    “什么意思?”许建民有些听不懂,“我妈怎么会跟我奶一个样儿呢?”

    “还不懂?我这么说吧,在你妈看来,你爷奶的房子和钱都该叫你拿着。为啥呢,学军他爸没了啊,你二伯也早早的没了,你四叔有小二十年没来瞧她了吧?老五生的又是个闺女,肯定没得分。所以,不给你给谁?”

    许建民认真的想了想,觉得这话没毛病啊。

    就算他没开口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可他又不是城府很深的人,心里想什么全摆在了脸上,看得唐婶儿无语的同时,也险些叫他给气乐了:“你觉得你妈这想法没错?那你奶又做错了什么?你妈觉得老五生了闺女没的分钱,你奶觉得你生了闺女一样没的分,这不一样吗?”

    “不一样。”不想,许建民当下摇了摇头,很是认真的说,“就算我没儿子,我不是我奶的孙子吗?她给我不就行了?”

    “那她给老五不就行了?老五又没死。”唐婶儿淡淡的叹了一口气,“你呀,完全叫你妈给教坏了,说白了,房子和钱是你爷奶的东西,他们愿意给谁就给谁。不过呢,我也可以把话撂在这儿,我不会收你爷奶的任何东西,学军也不会。”

    “真的???”

    许建民原本还在思考唐婶儿刚才那番话,看他那样子似乎还想反驳。可等一听到唐婶儿最后那话,顿时惊喜交加,一副恨不得跳起来的样子。

    唐婶儿也纳闷了,因为照她看来,许建民真的不是那种钻钱眼里的人,他只是观念如此,假如今天许家爷奶真的不把房子和钱给他,他也就觉得这事不对,做的不妥,别的事情他是做不出来的。

    然而,他如今那乐淘淘的样子也完全不似作伪。

    犹豫了一下,唐婶儿道:“我可以保证不要你爷奶的任何东西,可你就那么乐呵?你还年轻,能耐本事都有,做什么非要盯着你爷奶的那点东西?他们早二十年前就退下来了,就算手头上有积蓄,又能剩下多少?这几年钱贬值得厉害,再过上十年,我看连万元户都不稀罕了。还有他们的老房子,值不了几个钱的。”

    讲道理,唐婶儿不是不爱钱,她只是个普通人,真要是有一笔庞大的财富搁在她眼前,她不要才叫怪了。再说了,这是别人硬塞的,又不是她去偷去抢的。

    之所以毫不犹豫的放弃这一切,主要还是因为不值得。

    为了这三瓜两枣的去低头也太不值得了吧?有这点工夫,多少钱她都能挣回来了。

    不想,听她这么一说,许建民却义正言辞的说:“我是不在乎爷奶的东西,可我妈在乎啊!大伯娘,谢谢你,我这就回去告诉我妈,你不要爷奶的东西。”

    说罢,许建民连道别都顾不上了,转身就一溜烟儿的跑远了。

    唐婶儿原先是想叫住他的,可奈何这小子跑得太快了,就这么一眨眼功夫,人早就跑没了,只剩下她捏着凉冰冰的玻璃瓶子,目瞪口呆。

    半晌,有雇员叫她:“姐啊,你没事儿吧?我刚才听了一耳朵,你不要老许家的东西呀?”

    “不要。”唐婶儿回答得异常坚决,不过随后又道,“我是不要,我也可以保证学军他们都不要,可谁跟他说就一定是他的了?”

    雇员有些不解,因为她是唐婶儿的娘家亲戚,对于老许家那些是是非非也都是有所耳闻的,想了想后,纳闷的问:“不然还能给谁?许家那老太婆也没几个孙子啊。”

    “老四倒是有俩儿子,不过都没啥来往,再就是学军和建民了。”唐婶儿顿了顿,把手里的汽水一饮而尽,“这儿子跟孙子哪个亲?横竖建民没儿子传宗接代,那把房子和钱留给小儿子不是更好?别看我,我只是特别了解我那倒霉婆婆罢了。”

    雇员瞬间放心了,她还以为唐婶儿疯了。

    不过仔细一想,唐婶儿这话相当得有道理,毕竟许奶奶确实有很大概率会这么干。

    事实证明,唐婶儿猜对了。

    许建民回去后,就把唐婶儿这边的态度给摆明了,尽管当时许学军并不在场,也没有表态,可因为人人都知道他是孝子,一定会认同唐婶儿做出的决定,因此这事等于是完全没了转圜的余地。

    据说,许奶奶大病一场,病得迷迷糊糊间,还不忘哭诉大儿媳妇太狠心,当真是老泪横流,看着叫人颇为不忍。

    话是这么说的,可再怎么样日子还得过下去,许爷爷心疼老伴,日夜守在病榻前,左思右想还真叫他想出了个好法子来。

    “我说老太婆,你也知道咱们大儿媳妇脾气有多犟,可再犟又怎么样呢?她跟咱们家老大当年感情多好啊,为了他,年纪轻轻就守寡,一辈子都没再嫁,任劳任怨的把学军那孩子拉拔长大,又攒钱给他娶妻生子……”

    “你要这么想,她是记恨咱们,可她对咱们老大、对学军还有对浩浩他们小哥俩,那可都是掏心掏肺的。就算她不要咱们的钱,那学军也是咱们的孙子,浩浩哥俩也是咱们的曾孙子!”

    “我想过了,她不要就算了,要记恨咱们也没法子,反正只要他们家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咱们老俩口也算是对得起祖宗了。”

    “老伴儿,别想那么多了……”

    要不怎么说,少年夫妻老来伴呢?哪怕唐婶儿自认为很了解她婆婆,可事实上,这世间能开解许奶奶的,还是只有许爷爷。

    好一番开解后,许奶奶慢慢的好了起来。

    这期间,许建民他妈也听了儿子的开解,觉得只要没了唐婶儿当拦路虎,许家的房子和钱就稳妥了,当下心里没了烦恼,很快也养好了身子。只不过,正因为没了压力,她也就没再顾得上许奶奶,因此这段时间里,真正照顾许奶奶的,除了许爷爷外,也就是老五媳妇了。

    结果,等许奶奶的病彻底养好后,她又一次召开了家庭会议,表明自家二老以后由老五家赡养送终,而他俩的房子和钱也将有老五一家继承。

    一石激起千层浪,许妈当即痛呼一声,一下子仰面撅了过去,不省人事。

    兴许是因为太激动了,哪怕许建民立刻把他妈送到了医院,还是传来了坏消息。

    许妈中风了。

    倒不至于特别严重,却也是半边身子瘫了,医生倒是说好好静养还是有康复的可能性的,可因为许妈的情绪特别激动,加上许家父子真的不会照顾病人,一来二去,病情愈发严重,错过了最佳康复期后,恢复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这个事情,其他人当然也知道了,就算一开始不知道,也会有那等子闲人特地登门拜访告知的。

    譬如唐婶儿,她就是被老熟客转述才知道的。

    对于许奶奶的家产分配,唐婶儿毫无意见,稍后才知道的许学军和唐红玫也完全不在乎。

    唐红玫道:“钱咱们可以自己挣,房子也可以自己买、自己盖,整天盯着老人家的东西算个什么样子?”

    许学军也是这么想的,自打从机械厂辞职后,他花了近两个月时间学车,而后花钱买了一辆轻卡车,除了帮自家拉货外,偶尔也接外头的单子,生意好得不得了。

    这也是正常的,谁叫整个县里也没几辆车子呢?就算有好了,也是政府机关的小车,像轻卡那是连市里都很少见的。

    平常也许用不到车,可万一碰上搬家之类的大事,却是想找车都没地方找。

    现在,许学军开了一辆回来,他又不用再上班了,等于全天候有空。刚开始,兴许知道的人不算多,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卤肉店的老熟客口口相传,没多久整个县里都知道了,但凡需要用车了,都会前来通知他。有时候还得提前预定,不然压根就接不完单子。

    车子买了花了家里几乎近一半的积蓄,可仅仅一个半月之后,这钱就回来了。

    许学军素来话不多,好在这年头的轻卡司机是个紧俏到不行的职业,压根就不需要他开口兜生意,各种活儿接踵而至,忙都忙不过来。别说他只是话少,哪怕他是个哑巴都无所谓。

    只这般,他才看不上许家那点儿破东西。

    至于许家其他亲戚,就好比老四家,他们远在边疆,二十年都不带回来一趟的,本来就对老父老母有所愧疚,觉得没尽到赡养责任,得知这事后也没说啥,反正又寄了五百块钱来,希望老五能替自己好好尽一片孝心。

    相比之下,许建民他妈闹成这样,非但成了一个笑话,还害了自己。

    哦对了,也害了许建民。

    也不能怪人家姑娘太现实,主要是许建民本来就是老大难。哪怕已经是八十年代了,小县城里的人结婚都偏早,最晚算三十岁好了,往上就少有未婚的。

    许建民已经三十有二了,他结过一次婚,有一个闺女,却在当年离婚时,死活不愿意抚养闺女,强行丢给了前妻抚养,并且多年以来不曾给付哪怕一分钱的抚养费。

    李二桃是没逼逼什么,主要是她也不怎么关心十金这个闺女。问题是,就算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许建民就合格吗?

    最近几年,离婚已经不是一个很稀罕的事情了,可九成九的离婚案件,孩子都是判给了男方的。哪怕男方再娶后不适合照顾孩子,那也是当爷奶的代为养育孙子孙女。

    例如唐光宗家,他和前妻生的儿子就一直是由唐爸唐妈抚养的。

    光不养闺女这一点,已经足以令人诟病了。

    人就是这么矛盾,你要是养了闺女,人家姑娘兴许会迟疑,需要仔细考虑后才会给予答复;可彻彻底底的放弃了闺女,人家姑娘别说迟疑了,连见面都省了,这么冷心冷血的人,能处一辈子?

    本来就是老大难,许妈又放出了“生了儿子才能进门”这种话来,等于是人为的又给增加了一个难度。这还不算,刚五十岁的许妈还因为公婆不将房子和钱给自家,气到中风偏瘫……

    这下好了,跟现实不现实都没关系了,只能说,谁嫁谁傻!

    又因为家里有长期卧床的病人在,许建民和他爸不得不从头开始学做家务。偏生这家务事本就琐碎得很,以前站在一旁看许妈做,好像是简单到不行,可到非要自己上手不可的地步了,才发现太难太难了。

    原来,洗碗不光是要洗里面,连外头也得洗干净,不然下回用时容易手滑给摔了……

    原来,洗衣服的学问那么多,领口和袖口都要仔细的打上肥皂,否则洗不干净,浅色系的衣服不能跟深色系的放在一起洗,会掉色……

    原来,光做个饭都那么难,买菜有讲究,洗菜要将角角落落都洗干净,切菜很容易把手指切到,至于炒菜,随缘吧……

    原来,厕所是需要每天打扫的,时不时的还得通一通,不然下水道容易堵住,其他死角也会滋生病菌,一片乌黑……

    许家进入了兵荒马乱之中,看这样子,没个几年时间是决计缓不过来的。

    也正因为太忙太忙了,忙到许建民压根就想不起自己那些深埋心底里的小遗憾,甚至完全忘了打听他心爱的前妻近况如何。

    ……

    李二桃最近过得也不好,她又跟唐光宗闹离婚了。

    其实吧,很多事情是不能开头的,一旦开了头,有了这么个开始,之后发生的事情是无法人为控制的。

    甚至李二桃都不记得自己第一次提出离婚时,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只依稀记得,那次唐光宗很慌,明摆着他没想过要跟二婚妻子离婚。

    然而,可一不可二。

    头一次,唐光宗是很慌,因为他清晰的记得自己头一次离婚时是如何的兵荒马乱,家里人都不同意,所有人都在跟他闹,尤其是他二姐,拧着他的耳朵骂了好几个小时,还是见一次骂一次。

    那会儿他被骂怕了,只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骑虎难下,不得不顶着挨骂把婚离了,又跟二桃结了婚。

    所以,他本能的害怕再来一次。

    可人就是这样的,你吓唬他一次还行,多来几次,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二桃完完全全是在唬他呢?

    “又要离婚?行吧,你这回想干什么,直说行不行。能给你办到的,我就办,办不了的就算了。要是你真的铁了心要离婚也成,择日不如撞日,咱们这就走?”

    看到唐光宗痞气十足的说出了这话,李二桃是懵的。

    每次闹离婚的人都是她,唐光宗不说次次依着她,起码十次里面能有七八次是顺着她的意思的。剩余的那几次,也都是唐光宗主动让步,或者干脆就是用花言巧语先哄着,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

    头一次,唐光宗满脸不在乎的甩出了这话,离就离,咱们走吧。

    “你……”二桃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唐光宗,一时间说不出一句囫囵话来。

    “考虑的怎么样了?离,还是不离?”

    李二桃被这话憋得满脸通红,半晌才恨恨的道:“我警告你,要是离婚了,你这辈子都别想看到儿子!”

    这话一出,唐光宗沉默了一瞬,可就在李二桃以为自己又胜利时,他却满脸认真的开了口:“儿子归你的话,那抚养费你要吗?”

    “你你你……我我我……”李二桃气得浑身战栗,结结巴巴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一句话,“唐光宗你不是个东西!”

    “有话好好说嘛,我又没说不给抚养费。”唐光宗一副认真考虑的模样,“如果你不要儿子,我可以不要你出抚养费。可你要是铁了心要带儿子走,又要叫我出抚养费的话,也行的,按月给太麻烦了,不然你说的数?还是……”

    不等他把话说完,李二桃怒气冲冲的夺门而出,并狠狠的摔上了门,用力之大,感觉整栋楼都在颤抖着。

    没过多久,唐红玫就接到了电话。

    对了,早在暑假快结束时,许学军学完车回来,店里就装上了电话。依着唐婶儿的意思是,横竖自家开着店,就当弄个公用电话好了,方便自家,也方便街坊邻里打电话,至于收费,那就按照邮电局的标准来,不赚也不亏,权当挣个人气,也刷点儿好感度。

    还真别说,这么一来,店里的生意更好了,因为店里还兼叫人听电话,接听电话是免费的,可大家都觉得这样耽误了事儿,每回听完电话后,都会捎点卤味回家,也好叫家里的孩子乐一乐。

    而在方便了街坊邻里的同时,自家接活儿也容易了,偶尔有附近乡镇的人家养的鸡鸭猪要出栏了,还能给店里打电话,报个地址叫许学军去收购。

    再就是,二姐打电话也方便了。

    唐红玫早在自家装好了电话后,就立刻给二姐打了电话,奇怪的是,一直能打通的电话,这回却没有第一时间被接听。她初时不以为意,后来在其他时段打了电话,打倒是打通了,接听的却是她二姐夫。

    二姐夫江诚安给了她另外一个电话号码,让她回头拨这个,也没说理由,只叫她自己问她二姐。

    初听这话,唐红玫还吓了一大跳,以为姐姐姐夫闹矛盾了,好在回头她把电话拨了过去,一听到二姐的声音,就是特别的中气十足,光听就知道二姐心情好得不得了。

    仔细问了,才知道现在俩人不在一个地儿,各管一头,都忙得不可开交。

    隐隐约约的,唐红玫觉得二姐仿佛有什么事情瞒着她,可因为她本身就不是什么敏感的人,加上对二姐天然的信任,也就没多嘴问什么。最最关键的是,唐红玫一直觉得,假如有什么难题是她二姐处理不了,那她也一样没辙儿。

    直到十月的这一天,唐红玫照例在厨房忙着,唐婶儿刚往前头送了卤味,一分钟不到点儿,就“唰”的冲进了厨房:“红玫!你二姐打电话找你!快快快!!”

    因为唐婶儿那异于往常的焦急催促,唐红玫被催得心慌气短,丢下卤了一半的卤肉,三步并做两步的跑到了前头店里,一接起电话,她还没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儿,就听到电话那头二姐喜极而泣的声音。

    “红玫啊!我生了个儿子!”

    唐红玫:…………???!!!

    这一刻,她满脑子都是一片空白,完全回不过神来。

    “你是谁?我二姐?你是我二姐吧?你刚才说了什么?什么儿子?我没听错吧?”

    “你没听错!我说我生了个儿子!!”什么叫做温柔不过三秒,说的就是二姐,刚才还是喜极而泣呢,转眼就变成了凶神恶煞。

    好在,听到这熟悉的口吻,唐红玫放心了:“嗯,你是我二姐。不过等等,二姐你什么时候怀孕了?现在是十月里,那你岂不是过年那会儿就怀上了?”

    “对,可我当时不知道。”电话那头,二姐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不急不缓的说道,“我是回到了鹏城后,才发现自己怀孕了。因为月份还小,我年纪又不轻了,生怕这胎不稳,就没说出去。你姐夫当时也叫我别说,怕人家眼红去举报了我,一面把我手上的活儿接了下来,一面送我来了港城……”

    二姐没说的是,她其实还是挺迷信的,总觉得这胎来得太意外了,感觉像是老天爷在补偿她。

    怎么说呢?事实上在生下了小鸾儿之后,她就在县医院里做了结扎手术,也就是俗称的带环。

    她还记得,当时她挺不满的,嘀咕着凭什么要叫女人带环,男人就不能做了?当时给她做手术的是个上了年纪的女医生,看着人很和善,听到她这句颇为大逆不道的话,也只是笑了笑,随后在她耳边小声的说了句话。

    ‘结扎手术男女都可以做,男的做创面小恢复起来更容易,可这手术不是百分百的能成功,你想想,万一要是没成功,又怀上了呢?’

    假如是女的带环后又怀上了,大家第一反应就是结扎手术出了意外,或者环脱落了。可反过来是结扎的是男的,结果老婆又怀上了……

    那就是世界大战了!!

    当时吧,二姐没想那么多,嘀咕了两句也就翻篇了。及至意外怀孕后,才突然想起了这个事儿。明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连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记得那么清楚,好似从未忘记过一般。

    “……你帮我回一趟村里,跟爸妈也跟我公婆说一声,他们那头没个电话,发电报写信都太麻烦了。”

    唐红玫愣愣的听着二姐说事儿,及至这会儿才猛的回过神来,忙点头,又及时想起电话那头的二姐看不到她在点头,赶紧说:“嗯嗯,我会的,我一定告诉他们的。”

    “还有啊,孩子太小了,就算养到过年也不到半岁。我跟你姐夫商量过了,今年过年就不回去了,不过光宗俩口子会回去的,到时候我叫他们帮我带东西。”

    “不用带东西了,现在家里什么都不缺的,姐你现在要养三个孩子呢,钱紧着点儿用。”唐红玫忙劝道。

    不想,电话里传来二姐的笑声,轻快极了:“说啥呢!钱又不是省出来的,再说了,别以为我没发觉,你姐夫这人平日里嘴上是没说什么,其实还不是嫌弃我没给他生儿子?前头叫他去投资地产,他还推三阻四的,觉得没这个必要,横竖现在赚得钱也够花了。现在呀!哼,我就是要可劲儿的用钱,看他还敢不敢留力!”

    姐姐和姐夫之间的事情,唐红玫觉得还是别多嘴了,横竖她二姐一贯都是最有主意的那个。

    “那行吧,我会把话传达到的。”顿了顿,唐红玫又问,“光宗俩口子最近还好吧?”

    “不太清楚。我在港城,又不在鹏城。你姐夫倒是每天会给我打电话说生意上的事情,可他不爱说光宗的事,怕我心烦。”

    唐红玫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毕竟比起听话又能干的耀祖,光宗实在是太叫人操心了。

    却听二姐又说:“其实也没啥大不了的,最坏的结果也就是这俩人又离了呗。”

    “……二姐说得对。”

    “哦还有,你帮我买点儿礼物送给小凤儿,前头她过生日我给浑忘了,也不知道她生气了没。唉,也怨我,兴许是年纪大了,这次怀孕反应太大了,回头等我安顿下来,就叫小凤儿姐俩来港城上学,这边的学校质量也好,还能去国外留学。”

    “这……姐俩的事儿二姐你看着办吧,不过你倒是不用担心小凤儿生气,咱们小弟妹可喜欢她了,前头因为她也怀孕了,耀祖又时常不在家,我婆婆就把她领了回来。等一开学,耀祖也回来了,小弟妹立刻就哄了她过去,还给她办了个特别时髦的生日会。我呀,只担心等你回来,闺女已经成了别人家的了。”

    “给她小舅当闺女也没啥。”二姐很是大气,“反正你记得啊,千万要告诉我婆婆。别的倒是没啥,我早先一直担心我婆家三弟媳这胎要是生了儿子,我婆婆一定会闹起来的。”

    没孙子全是孙女倒是没啥,江母肯定更稀罕出息的大儿子家的孙女。可假如老三媳妇给她生了孙子,那江家绝对平静不了。

    二姐并不是重男轻女的人,可她绝不甘心辛辛苦苦挣下的家当,白给别人做了嫁衣。

    其实吧,这些事情就算二姐不说,唐红玫猜也猜到了,毕竟妯娌一多是非就多。正因为目睹了太多太多类似的事情,她不止一次的庆幸自家人口简单。

    简简单单的过日子,才一直是她最最向往的幸福生活。

    也正因为如此,她才格外的理解她二姐,也盼着二姐将来能过上无忧无虑的小日子。

    “嗯,我都记下了,二姐你就放宽了心,好好坐月子吧。”唐红玫如是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