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第086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86章 第086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破道[修真]我是大反派[快穿]死亡万花筒盛世医香[美娱]肖恩的奋斗     第086章

    许妈气得要命,县城的另外一边, 许家老房子里的, 许奶奶也是抱怨连连。

    要说许奶奶这人吧, 对外的风评比较极端,可以肯定都是,大部分人都不觉得她坏,最多也就是来一句脾气犟。就连当年许学军他爸出事,两边为了抚恤金和机械厂的工作,闹得彻底撕破了脸,可饶是如此, 站在唐婶儿那边的主要还是厂里的职工, 像许奶奶的街坊邻里,多半都还是同情她的。

    试想想,许学军是年幼丧父,唐婶儿也没了丈夫, 可许奶奶难道不可怜吗?她晚年丧子,死的还是家中最有担当的长子,上了年纪的人最是能感同身受,对她甚是同情。

    许家亲眷也不少,光许奶奶就生了五个,她对儿媳们是相当得苛刻, 可对儿子们、孙子们却是极为疼爱的, 恨不得捧在手心上的那种。

    就是因为这样, 当年许学军父亲过世, 她才会愈发算计。

    孙子,她想要。

    抚恤金,她想要。

    机械厂的工作,她也想要。

    许家五兄弟,许学军他爸是长子,许建民他爸是老三。其余三个里头,老二年纪还不大时就夭折了,老四还算出息,早年去边藏当了兵,就是后来直接在那头安家落户了。最小的老五也是家里头最弱的,当初许奶奶算计来算计去,就是想要老五顶了老大的职位,可惜最终还是没能成,反倒是婆媳彻底闹崩,直到过了二十多年,依然没有丝毫转圜的迹象。

    提起这个事儿,已经年过八十的许奶奶就忍不住老泪横流。

    “你说唐芳那人怎么就那么记仇呢?心眼那么小,丁点儿大的事情过了那么久还记着,难不成她真打算不叫我见孙子、曾孙子了?”

    “是是,当年是我的不对,我不该怀疑她会改嫁的,可那会儿她才二十五六岁,我怎么能想到她真就守得住呢?我还以为……最多熬个两三年,她肯定会把学军丢下,带着抚恤金再嫁的,我这也是心疼学军那孩子啊!”

    “老头子,你说我舍了老脸去跟她赔不是,这事儿能翻篇了吧?”

    许奶奶悔啊,她倒是不后悔跟儿媳们闹矛盾,儿媳嘛,本来就该伺候婆婆的,谁还不是这么过来的。别说老大、老三的媳妇了,就连她最最心疼的老五,她也一样把老五媳妇使唤得滴溜溜转。

    可谁能想到呢?

    老大早逝,就留下了唯一的儿子许学军;老二去得更早,别说孩子了,当时他自己都还是个孩子;老三孩子倒是好几个,儿子却只有一个,也就是许建民,偏偏许建民只得一个闺女许十金;老四多年未归,儿女倒是成群,偏女儿们生的都是带把的,儿子们全生了丫头片子;还有全家里头最弱的老五,因为身子骨羸弱,又没什么本事,等于是要学历没学历,要工作没工作,长得还格外瘦弱,直到四十才娶上媳妇,才生了一个闺女,就摊上了史上最严苛的计划生育政策……

    许奶奶越是盘算自家那点糟心事,就越是心慌气短,难受得要命。

    她就不明白了,自己一辈子与人为善,怎么就落得了这个下场呢?

    得亏这话没叫唐婶儿听到,不然她能呸一脸。

    凭良心说,许奶奶对街坊邻里是不错,因为她的手段全都使在自家人身上了,更确切的说,就是儿媳妇们。除掉远在千里之外的老四媳妇,其余都被她折腾过,而这里头,最最凄惨的当属唐婶儿和许妈了。

    唐婶儿是本身脾气拧,这犟驴脾气碰上拧脾气,可不就是天翻地覆吗?也亏得许学军他爸人不错,早不早的想法子弄到了福利房,把两人分开后,也就是逢年过节才碰个面,平日里要是许奶奶有事,都是许学军他爸一个人过去的。

    ——许奶奶只想作践儿媳,并不想让儿子为难。

    相对而言,许妈就倒霉多了,她倒霉就在于,连着生了两个闺女后,才得了宝贝儿子许建民。因此,在开头那几年,她简直就是过得无比坎坷,几度都绝了活下去的希望,以至于在翻身做主人后,她恨不得把当初吃的苦受的罪,一并全丢给儿媳。

    这俩人身为妯娌其实矛盾并不多,主要是俩人的丈夫都属于有出息那一挂的,并没有任何利益冲突。

    唐婶儿有时会嫌弃弟媳窝囊废,被婆婆这么作践还不反抗。许妈则觉得大嫂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生了儿子当然不怕她。

    没有利益冲突却相看两厌,只是后来许学军他爸出了意外,两家就逐渐淡了联系。

    直到因为许建民的缘故,两家慢慢恢复了那种不咸不淡的关系。当然,年前又给闹翻了。

    本来嘛,合则聚不合则散,相处不来就分开好了,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偏偏,许奶奶又来了这么一番神一般的操作。

    在许奶奶的逼迫下,许家那头开了一场家庭会议。

    “咱们家眼下这情况,也就只能靠学军他们父子仨了。老四离得远,我就不说了,老三你们家建民以后养老能靠得住闺女?还有老五,你闺女本来就小,不得靠着堂哥堂侄儿?你们两家对学军他们好一点,以后也有人给你们披麻戴孝。”

    许奶奶说的情真意切,许妈却听得差点儿没当场吐血。

    她才五十呢,就要考虑以后披麻戴孝的问题了?再说她有儿子!至于她儿子,是还没给她添孙子,但儿子年轻啊,谁说以后就不能给她生孙子了?

    相较于她,老五那头就平淡多了,他们是一家子都弱,老五自身立不起来,娶的媳妇更是弱到不行,听到许奶奶这么一席话,还觉得挺有道理的。

    “我听妈的。”老五说。

    他媳妇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压根就没吭声,只附和的点了点头。

    只剩下老三一家子了。

    许建民从始至终都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对他来说,钱财没有太大的意义,毕竟从小就没管过钱,他对于物质并不在意。他爸迟疑着,到底还是不忍违背了老母亲的意愿,虽满脸为难但还是点了点头。

    见到这一幕,许妈直接炸了。

    “凭什么就要便宜了外人?就算建民没儿子好了,那我也宁可吃光用光,不需要别人帮我花!还有,老许家的房子和钱,最最起码也得平分!那唐芳早八百年就跟许家断了亲,她一分钱都别想得!还有老四他们家,多少年了一天都没伺候过你和爸,凭啥跟咱们享受一样的?妈,你醒醒吧,你现在可就一个孙子啊,就建民这唯一的一个孙子啊!”

    许妈的意思很明白,老大家的不稀罕你,老二没儿子,老四远在天边,老五则只有一个独生女。

    所以,情况还不是明摆着的吗?钱都应该给许建民啊!!

    然而许奶奶并不接受这种说法。

    “我跟唐芳再吵吵,我也是她婆婆。就算她不认好了,学军总归是我孙子,他的俩儿子就是我们许家的曾孙!放心好了,我不会把房子和钱给唐芳的,我全给学军和他那两个儿子!”

    “那建民呢?建民怎么办?”

    “他又没儿子,以后还不得靠着堂侄儿给他养老送终?”许奶奶反问道。

    许妈气得差点儿原地爆炸,偏偏这个观念与她不谋而合了,哪怕如今她是吃亏的那一方,因为三观无比契合,她愣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反驳。

    “反正我不同意!老许家的东西都应该是建民的!我不会同意的!”

    家庭会议不欢而散,许奶奶没被气到,反而许妈出了门就一阵头晕目眩。

    许建民过来扶着她,却被她一把甩开:“你要是真心疼心疼我,就赶紧娶个媳妇生个儿子!你奶分明就是更疼你,只要你有儿子,家里的房子和钱那就都是你的了!”

    这话还真没错。

    其实,许奶奶最疼的是老五,可再疼爱有什么用呢?老五年过四十才结婚,跟政策撞了个正着不说,头胎还生了闺女。假如老五有儿子,那一切都不同了。

    所以说,提疼不疼爱一点儿用都没有,许奶奶多现实的一人呢,非但现实她还格外得理智,不扯那些有用没用的,谁有儿子谁就是她心目中的第一人。

    许妈哭倒在地。

    还未出正月,她就连着受了好几次重大打击,一想到非但老许家的钱自己拿不到,以后怕是连自家的积蓄都保不住了,甚至再顺着想下去,她的心肝宝贝儿子以后老了没人养老送终……

    心态崩了,她也跟着病倒了。

    从正月底病到二月里,这期间,许建民家里是愁云惨雾,各种不顺心。

    与此同时,乡下的唐家却已经准备好一切,开始拆房子建房子了。这建房期间,唐爸唐妈以及唐家爷奶都会住到二叔家里去,倒是不用几个儿女操心了。事实上,整个建房过程里,最费心力的就是耀祖了,毕竟人手都是他带着的。

    非但要给父母建房子,他自己也得买房子。

    按说,机械厂是可以分房子的,可无奈叶老师工作还没几年,等她有资格分房子,最最少也得是五年以后了。而唐耀祖,因为带着施工队到处揽活的缘故,手头上的积蓄倒是不少。然而,施工队老板就是他,可没人给他分房子。

    考虑再三,他还是决定买一套,毕竟租房不是长久之计。可买房子同样问题不少,楼房是好,但太小了,他打小就在乡下长大,有点儿受不了鸟笼一般的房子。可要买大院子的话,一个是钱可能会不凑手,再一个就是这种房子本身就是可遇不可求的。

    好在,几番托人后,他最终还是找到了一处。

    跟唐婶儿他们家正好相反,那处房子是在城南那头,跟机械厂倒是不算远。房子加上院子,大概有两三百平方,位置一般,看起来挺陈旧的,好在要价也不高,只要八百块。

    假如有资格的话,八百块能在机械厂里买一套福利房了,只不过面积并不算大,而且他们也弄不到资格。

    因此,这个旧房子用八百拿下来也不算亏了。

    为了更有信心,唐耀祖在看好了房子以后,还特地找了唐婶儿一起再去瞧瞧。

    “婶儿啊,你也知道我爸妈种了一辈子的庄稼,压根就不懂城里的事情,你可是我干妈,帮你干儿子掌掌眼。”

    唐婶儿就喜欢听这些,马屁被拍舒服后,就高高兴兴的陪着唐耀祖过来瞧了瞧。

    房子新旧那是没办法的,不过看着倒还算结实,房间都是方方正正的,院子也不小。唐婶儿在屋里屋外转了一圈了,认真的说:“我觉得可以买,旧些不怕,大不了回头你再攒些钱重新盖。现在没钱也没钱,外头能修的修一下,屋里头的墙壁仔细刷刷,再打几样好家具,仔细收拾一下保准叫小叶满意。”

    “真哒?那行,我回头也叫她来瞧瞧,应该会满意吧?”

    “那还等啥?一起走呗,正好把浩浩和小凤儿也捎上,回头许学军就带俩小的,蹬三轮车也省点儿劲。”

    听到唐婶儿这么一说,耀祖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中。

    自打家里的孩子全上了幼儿园、小学后,为了方便接送,唐婶儿就把家里原先用作于运输猪肉的三轮车给了许学军,叫他上下班都瞪着三轮车。诚然,在这个年代,家里能有一辆三轮车是一件很值得自豪的事情,问题在于,后头有孩子们坐着时倒还行,等孩子们都进了幼儿园和小学,许学军就能立刻成为众人的焦点。

    蹬三轮车去厂子里上班什么的,不说后无来者了,起码是前无古人了。

    想到这里,耀祖还庆幸了一番:“还好这地儿离机械厂近。”

    “是呀,这样小叶上下班就方便多了。”

    “嗯,要是以后碰上刮风下雨,或者家里一时忙不开,就叫浩浩他们来我家。”耀祖美滋滋的想着,家里的哥哥姐姐们都有孩子,只他没有,听老一辈的人说,多往家里带孩子,就能招孩子,他也想要个软软香香的小宝宝。

    唐婶儿这回是真没猜出他想的是啥,只随口说:“那多麻烦……”

    “不麻烦不麻烦,横竖四个孩子里头只浩浩最皮。”耀祖大包大揽道,“我是管不住浩浩的,可我媳妇厉害啊!”

    都不用大声训斥,只一个轻飘飘的眼神过去,许浩小朋友瞬间化身小怂包,要多听话有多听话,简直就是乖宝宝的典范。

    听他这么一说,唐婶儿的脑海里也浮现了自家大孙子那怂包样儿,当下就说:“成,正好叫他练练胆子。”

    许浩:…………

    练练胆子?这真的是练胆子而不是把他的胆子吓破吗?

    之后,叶老师也抽空来看了看房子,许浩和小凤儿也在。不同的是,小凤儿全程“叶老师长叶老师短”,完完全全的小跟班小迷妹样儿,可许浩则把自己怼成了个雕像,进了院子就戳在了角落里,并不敢动。

    “挺好的,这里离学校近,院子也大,屋子旧点儿也没什么,收拾收拾就好了。”

    相较于唐耀祖的拿不定主意,叶老师倒是痛快得很。前后各转了一圈后,她还逗小凤儿:“你小舅老赶夜工、跑外地,我一个人在家可害怕了,江凤陪陪我好不好?”

    “好!”小凤儿高兴坏了,“我回家跟三姨说,叫三姨帮我整理东西,就来陪叶老师!”

    顿了顿,小凤儿还主动提到了许浩:“浩浩一起来吗?你是男子汉!”

    许浩恨不得在地上挖个洞躲进去,男子汉什么的,他宁可自己是个小怂包。

    “我、我……叫瀚瀚陪吧!我得陪我妈!我妈妈胆子也可小了!”

    目睹全场的唐婶儿在一旁呵呵哒,不光如此,她还直接出言捅破事实:“你妈有你爸陪着,用不着你。”

    “奶!!!”

    许浩内心的小人捶地大哭,他又做错了什么呢?

    幸好,叶老师只是逗他,见他真的快哭出来了,赶紧叫停:“这样吧,要是浩浩这学期的期中考试能考上九十分,那就随他高兴。考不上,就留下来补课吧。对了,还有期末考试,反正我暑假也没事儿。”

    许浩瞬间在心里做出了决断,真要是跟班主任老师住一屋,他能从早到晚处于灵魂出窍的恐惧中,所以相较而言,考上九十分好像就不算啥了。

    对!那就不叫个事儿!

    从这天起,许浩开始了奋发图强的学习生涯,其实他并不笨,只是不爱学习,好在这年头的小学难度并不深,在恐惧的驱使下,他动力满满。

    到期中考试,他不单两门功课都超过了九十分,其中的数学还拿到了九十六分的好成绩。

    叶老师很欣慰,同时开始自我反省,并问唐耀祖:“我很可怕吗?为什么浩浩那么怕我?”

    唐耀祖的求生欲望还是很强的,闻言当下就毫不犹豫的摇头:“你不可怕,是那小子犯傻,不信你回头问问他。”

    耀祖坚信,许浩小朋友作为他的亲外甥,求生欲望一定是跟他不相上下的。

    几乎是期末考试完毕,老家的房子也已经完全盖好了。其实,像农村造房子,一般半个月就好了,当然那是泥墙瓦房。像唐家要求的两层半小楼,难度增加了不少,工期自然而然也就长了。又因为家里的老家具好多都是严重损坏的,耀祖做主又带着人重新做了一套新的,全是用老木头打的,未必好看,那绝对结实耐用。

    等老家那边完工了,耀祖看上的那处老房子也已经过户完毕了,他一时没钱推倒重建,所以只简单的修缮了一番,门窗都换了新的,又亲自把所有的房间粉刷一新,添置了不少家具,也将早先买来的家用电器都搬到了新家里。

    两处乔迁还是隔了段时间的,方便亲朋好友贺喜。

    先是乡下老家,唐爸唐妈很看重乔迁宴,加上乡下的亲朋好友本来就多,商量之后摆了个流水宴,足足闹了一整天,这才圆满收工了。

    相对而言,唐耀祖这边就没那么大的阵势了,因为即将农忙,老家那边只派了几个代表过来,多半还都是跟着耀祖干的堂兄弟们,长辈们几乎都没来。唐红玫倒是领着孩子们过来了,再有就是叶老师那边的亲戚。

    就算阵势不大,还是在院子里摆了五桌,热热闹闹的庆祝了一番。

    ……

    如果说,七十年代末,改革开放刚开始时,绝大多数的人都处于懵懵懂懂的阶段。那么,到了八十年代初,就有胆大的人开始创业经商积攒财富。及至如今,已经是八十年代中期了,贫富已经初显,并且有愈发增大的趋势。

    原先那些最叫人自豪的职业,譬如广大工人阶级、国营商店的服务员、售货员等等,慢慢的从被人羡慕落到了不尴不尬的境地。工资倒是没少,可物价在涨,货币的购买力逐渐降低,工资没涨就是等同于跌了。

    更要命都是,国营企业的颓势越来越明显了。

    最开始只是效益不好,后来则是被私营企业逐渐赶了上来,哪怕还未到倒闭破产,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国营厂子、商店都已经是日落西山了。

    这个时候,许学军辞职了。

    他辞职后第一步就是托了熟人学车子,所谓的熟人跟耀祖关系还不错,毕竟在驾校风气尚未兴起前,学技术都是要靠人脉的。

    跟他一起去学车的还有耀祖,本来耀祖倒是不着急的,可正好有这个机会,索性学会了早点儿买车赚大钱。

    他俩学的都是大车,也就是载重很大的大货车。

    许学军是因为最近有好多人来店里询问,问大量采购能不能送货,毕竟卤肉有些特殊,像这种熟食类的,邮电局几乎不受理,哪怕开了后门受理了,也无法保证到货时一定还是好好的。

    唐耀祖的理由更直接,他是搞建筑施工的,那是处处都要用到车。他都想好了,自己又不会泥瓦木工活儿,除了帮着拉单子外,平常完全可以开车送货嘛。

    木头砖块瓦片水泥……全都是需要大车子运送的,他也不打算跑远,只想在县城以及附近乡镇里跑,也好方便陪伴怀孕的妻子。

    没错,叶老师怀孕了,在临近期末考试之前,发现自己已经怀孕近两个月了。

    于是,唐婶儿秒速把小凤儿接了回来,把小姑娘委屈的直掉金豆豆,直到叶老师答应等回头生下了小宝宝跟她玩,这才破涕为笑。

    许浩相当不理解他的傻姐姐,不过他没说这话,因为怕挨揍。

    谁叫他的傻姐姐有两个护花使者呢?一个是江鸾小妹妹,另一个则是许瀚小混蛋,这俩都是姐控,有好吃的就惦记姐姐,全程无视许浩的怨妇脸。

    有时候,许浩真的特别怨念,这江凤和江鸾是亲姐俩,所以她俩感情好也是很正常的,可为啥连他的亲弟弟许瀚都上赶着“姐姐长,姐姐短”?

    “你是我弟弟!你跟我一个爸爸妈妈!知道不知道?”某个休息天,许浩逮住许瀚就是好一通教育。

    许瀚无辜的看着他哥,半晌才重重的点点头:“知道!”

    “那你应该跟我好,记住了不?”

    “不!”

    “为什么?!”

    “什么?”

    “什么什么啊!我在问你为什么不跟我好啊啊啊!”

    “啊!”

    兄弟俩鸡同鸭讲了半天,又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后,许浩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弟根本就没弄明白他的意思,单纯就是在学他说话而已。

    “瀚瀚傻乎乎!!”

    这下,许瀚不学了,仰着头大声的说:“哥哥傻乎乎!!”

    没气到人反倒是把自己给气到了的许浩决定去告状,边琢磨边在家里转了一圈后,他放弃了奶奶,也不得不放弃了压根就不在家的爸爸,选择了最最温柔善良好说话的妈妈。

    “妈妈妈妈!瀚瀚他笨笨的,我问他问题他都听不懂,还老是学我说话,就爱学我最后那一两个字!”

    唐红玫很是诧异,她是属于能听得进孩子们的话的那种人,闻言仔细的回忆了一番,并不觉得小儿子有什么问题。不过她还是说:“你等下,妈妈跟你一起去看看瀚瀚。”

    许浩很有自信的带上唐红玫去堂屋找弟弟。

    “姐姐姐姐姐!大姐姐,二姐姐,你们也带瀚瀚玩好不好?我们玩数数,玩上课,大姐姐当老师,不带哥哥玩,哥哥傻乎乎。”

    刚好进门的许浩清晰的听到了这话,气到圆乎乎的脸蛋都扭曲了。

    “一一得一,一二得二,二二得四,二三得六……”许瀚浑然不知他哥来,两只小手放背后,眯着眼睛摇头晃脑的背起了九九乘法表。

    许浩突然就僵住了,对哦,小舅妈给他们布置了课外作业,背九九乘法表。

    “瀚瀚你从五五开始背。”一本正经的学叶老师的江凤,老气横秋的提出了要求。

    “五五二十五,五六三十,五七三十五……”许瀚多乖一孩子啊,姐姐让干啥就干啥,当下奶声奶气的背了起来。

    一旁的江鸾也跟着背,只是她有些耐心不足,背了两句后就蹦蹦跳跳的玩起来了,一转身就看到了来人。

    “三姨!浩浩哥哥!”

    江鸾一脸的兴奋,高高兴兴的奔过来打招呼,紧接着却徒然话锋一转:“我不要跟瀚瀚比赛,我想跟浩浩哥哥比!浩浩哥哥,我们一起背九九乘法表,我肯定比你背得好,小舅妈都夸我了!”

    许浩:…………

    爸爸,浩浩想你了,特想你,超想你,呜呜呜呜呜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