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第084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84章 第084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死亡万花筒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丹宫之主破道[修真]我是大反派[快穿]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美娱]肖恩的奋斗     第084章

    正常人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为什么有些人就是天生喜欢各种作死呢?可反过来,也许在那些酷爱作死的人看来, 他们才是最奇怪的也说不准。

    就拿二姐来说, 她现在是越来越后悔当初带着大弟唐光宗去南方了。

    她嫁得早,哪怕婆家离娘家并不远, 可嫁了就是嫁了,加上当时还是人民公社制度, 她对外得下地赚工分, 对内还得忙活家务活, 怎么可能有空管娘家的事情。

    再说了,人本来就是善变的。

    曾经的唐光宗,也许只是相对任性了点儿, 毕竟他是父母盼了好多年才得来的宝贝儿子,淘气也好骄纵也罢, 只要没过线, 长辈们只会觉得别样的有趣,根本就不认为会出什么事。

    直到, 二姐得了父母的托付, 让唐光宗跟着江诚安去了南方。

    南方……

    在特定的时候,南方这个词并不是简单的象征着南部城市,而是指在改革开放的热潮中,最先富裕起来的沿海发达城市。没亲自去感受过的人完全想象不出来那边有多繁华, 事实上, 就拿他们这个小县城来说, 也许得再过个十几年才能赶得上那边的经济发展水平。

    哦不,人家也在发展,所以应该是永远也赶不上。

    二姐最初没那么深的体会,也就是在这两年,随着自家的生意越做越大,她自己也愈发的忙碌起来了,又因为他们坚持每年过年前都回家乡,两下一对比,那感触太深太深了。

    “唉,说起来也是怨我,早知道还不如放他在县城里寻份活儿,好歹吃的暖穿的暖,也不会有后面那么多糟心事儿了。”

    回想起以前,再看看现在,二姐忍不住连连叹气,她总觉得,假如唐光宗当年没跟着一起去南方,是不是他就根本不会跟前妻离婚,更不会机缘巧合的认识李二桃那祸害。

    就跟李家父母坚定的认为是唐光宗带坏了二桃一样,在二姐看来,她弟原先就算不着调,也没那么离谱,一切的祸源就是二桃。

    见二姐又自责起来了,唐红玫和大姐对视一眼,遂道:“我倒认为,该发生的总归会发生的,再说已经这样了,想那些有的没的也没啥意思了。”

    “可不是?二妹,你已经做得够好了,你看看,现在国家虽然提倡个体经济,可外出打拼的还不都是大老爷们?就算咱们三妹也能赚钱,那她还不一样待在家里?能像你这样,离家千里还能干得那么好的,你去打听打听,除了你还有谁!”

    二姐被亲姐亲妹连声夸赞着,倒没什么不好意思,只是忍不住笑开了:“这么说,你俩还都为我骄傲了?”

    “那是当然的。”

    “我妹子那么能耐,以你为荣呢。”

    姐仨说着说着又笑作了一团,说白了,唐光宗这么办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愁是愁,可再愁这日子也得过呢。再一个,别看他本人这么不靠谱,可他成天到晚都是乐呵呵的,等于他是给别人制造磨难去的,自己别提有多乐呵了。

    说笑中,二姐也顺口把这一年来,那俩口干过的事情简单的说了说。

    其实一个字就能概括了,就是乱!

    唐光宗好好给他姐夫干活打下手时,二桃嫌弃他没出息没本事,一辈子都是穷打工的命;等他被妻子闹得没法,想法子去找项目拉人手时,二桃又觉得他只会挥霍钱,见天的拉人喝酒吃烤串;于是,项目没成就先塌了,二桃又是哭又是闹,一会儿说要离婚,一会儿又逼着唐光宗去找二姐要钱,反正不接受自家亏损的消息,非要人帮着兜底不成;再然后,又是房子的事儿。

    国人都差不多,绝大部分的人都盼着早日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可问题在于,唐光宗他是长子啊!

    在他心目中,父母的老宅迟早是他的,所以为什么要买房子呢?他又没想过一直待在鹏城,等赚足了钱,还不得回家乡养老?

    再一个,比起乡下那宽敞的老宅子,鹏城那头好是好,可房子却多半都是筒子楼,就算是最近几年新盖的单元楼好了,那能跟老宅子比?

    唐家的老宅子,光大屋子就有五间,前后都有院子。前院敞亮极了,秋收后要是坝上的粮食晒不及,唐爸和唐妈都是把细粮在自家院子里推平晒干的。后院相对于前院,光线弱了一些,可地方却决计不小,勤快的唐妈不光在后院养了六头大肥猪,还搭建了鸡窝鸭窝,又开垦了两垄地种些葱蒜,去年上半年开春时,还托人弄来了如今还比较稀罕的西红柿种子,特地搭了架子种了不少,也好给家里的饭桌添个菜。

    总之,唐光宗对于鹏城的房子是一点儿念想都没有,他满心满眼就是攒足了钱回家乡住老宅子去。

    可二桃不这么想啊!

    二姐一脸无奈的说了二桃闹腾前后的事情,其实她也是可以理解的,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乡下地头屋前屋后种地养猪这种生活的,别的不说,她也不喜欢。

    “红玫自打嫁出去后就生活在城里了,你应该是明白的。就算乡下地头房舍宽敞了不少,可城里也有城里的好处对不?我倒是能理解她不想回农村的想法,可她不能老盯着我的钱吧?说句实话,当姐姐的帮弟妹是应当的,可也不可能掏空家产帮衬吧?自家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二姐自认对弟妹都算是尽心尽力的了,哪怕今个儿唐光宗打算回县里置办个房舍,她都可以出钱出力。可那是鹏城啊!

    唐红玫听她这么说,好奇的问:“我早就想问了,鹏城那边的房子是不是特别贵?”

    “贵啊!当然贵!你还记得你们家当初要买厂子里建的福利房不?那会儿才六百?”

    “应该是八百的,不过我们把原先老家属区的房子退给了厂子,这算下来是六百。”

    “就算八百……哦不,我再给你加点儿,算一千块好了。你知道一千块在鹏城能买个怎样的房子?棚户区都买不到的!稍微像点样子的房子,都是天价。对了,你姐夫倒是买了个厂房,破破烂烂的,是六几年造的,到手以后光是修缮房顶窗子就花了小三千块。”

    无视姐妹倒抽冷气的模样,二姐回想了一下,又道:“就按着你家那个老房子来说,两间卧室一间外厅那种,小六十个平方的老房子,地段普普通通的,建造年代二三十年的,我估计在鹏城没个五千块下不来。”

    “天呐!”唐红玫惊呆了,“五千块?我家去年忙活了一整年,又是开新店又是开发新菜式的,整年的利润也才三千啊!”

    刚刚还在惊叹的大姐无语的看了她一眼,二姐更直接,抬手冲着唐红玫的手背就狠狠的来了一下:“说话悠着点儿!你也是真不怕咱们家老亲跑去你那边借钱?”

    唐红玫吃痛的捂着手背,一脸的委屈:“怕什么?我又没钱的。家里的钱全都叫我婆婆管着,她每个月都会给我十块钱零花。可家里吃的喝的全有,每年换季她都会给我添衣服鞋袜,十块钱一个月我哪里花得掉?要是真的有老亲来找我借钱,那就借呗。”

    大姐、二姐:…………

    头一次看到被经济管制了还能这么骄傲这么自豪的。

    你赢了。

    唐红玫没看出来俩姐姐对自己的无奈,揉了会儿手背,忽的问道:“鹏城的房子这么贵,那谁买得起?大家都不住房子了?”

    “老居民本来就有房子的,不过那边跟咱们可不同,那边很少有独门独户的,卖房子也不是跟你买的那个大院子似的,一气买的。这么说吧,我打个比方。”

    二姐指了指娘家这房子:“就拿爸妈家来说,搁在鹏城,完全可以住个七八户人家的,挤一挤十来户都可以的。”

    这回,不光是唐红玫,连大姐都懵了:“怎么住?”

    大姐家里是不如二姐他们那么有钱,可条件绝对不差。说白了,大姐家也是因为小叔子小姑子太多了,人口多花费就多,偏赚钱的就大姐夫一个人,最重要的是,大姐夫信奉的还是多读书,哪怕只是妹妹,也是能供就供,这才把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可饶是如此,大姐家的房子也不差的,院子极大,也是前后院的构造,房舍也不少,据说前年还加盖了两间,打算给小叔子当新房用。可以说,论面积论房间数量,大姐婆家的条件是好过于娘家的。

    所以,一个院子住十几户是怎么算的?

    “啧啧,你们还真别不信,就说咱们在的这间屋子,中间砌一堵薄墙,或者直接拿木板隔开就成,两边不就能各住一户人家了?还有前后院,搭几个棚子,一样都能住人。而且啊,我说的一户人家,可不是一家父母带孩子这种,是连老的小的加一起十几二十口的那种。”

    唐红玫听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那要怎么住?我家以前在机械厂老家属区里,倒是有一家八口挤在一个小房子里的,还在客厅里搭了两个铺,可……”

    “高低床你见过没?就是下头一张床,上头又搭了一张床。一间五六个平方的屋子,可以摆两张高低床,中间用帘子隔开,就跟那个学生宿舍差不多。”

    “我又没住过学生宿舍。”唐红玫顺着二姐的说法努力的想象了一下,或许是因为她的想象力不够,愣是想不出来怎么在五六个平方的小房间里住四个人。

    “还有吊床,就是啊,在天花板上搭两个绳索,两头吊起来当床用。对了,还能把屋顶拆掉一些,往外头延伸出去,搭那种小阁楼。因为层高太低了,人在里面根本就站不直,就单纯留作睡觉用的。”

    二姐说了个尽兴,唐红玫却已经放弃去想象那种可怕的情形了,只目瞪口呆的看着她:“那你和二姐夫当初是怎么办的?”

    “租房子住呗,一开始就是高低床,打地铺也是有的,实在是忙不过来了,在车站候车室里的长椅上盹半宿也是常事。不过现在倒是好了,也算是苦尽甘来了吧。”

    唐红玫仔细的看着二姐,说起往事的时候,二姐面上皆是释然,完全看不出来她前些年吃了那么多的苦头。

    只能说,一个人会成功,肯定是有原因的,跟聪明也许有关,却无论如何也离不开吃苦。

    忽的,大姐问道:“本地人倒是不错,腾出一间房子租出去,收回来的租子仔细点儿用,怕是也够家里人嚼用了。外地人就苦多了,累死累活估计都未必买得起房子。不过也无所谓,大不了回老家呗。”

    “话不是这么说的。”二姐摇了摇头,提出了反对意见,“人是不能忘本,可老家一直就在,什么时候都能回的,再说安家置业跟回家乡养老又不冲突。尤其啊,我这些年冷眼瞧着,鹏城那头不光房子越来越贵了,连租金都一直在涨。要是不趁早做打算,怕是再过个十年二十年的,连房子都租不起了。”

    “这怎么可能呢?”大姐失笑道。

    见她完全不信,二姐也就没继续这个话题,不过私下却对这个想法笃定得很,毕竟跑去南方淘金的一直都有,有人混得开,也有人最终被淘汰了,淘金梦碎后自然会离开南方回到家乡,这时候自然会有另一批有志青年怀揣着梦想往南方赶……

    等瞅着时间不早了,唐红玫表示要先回去了,不过几个孩子都是留下来了,横竖现在没那么多讲究了,在哪儿过年都一样,还不如让许浩许瀚哥俩趁着放寒假玩个痛快。

    只不过,到正月里,耀祖娶媳妇以后,怕是许浩就玩不痛快了……

    大姐去厨房那头帮忙了,二姐自告奋勇送唐红玫出村。

    腊月里,天气极冷,好在这两天的天气还不错,虽然有刮风,却一直没下雪,不然雪天路滑,才叫真的多灾多难呢。

    走在村道上,二姐随口问了耀祖的事情,其实都是之前提过的,只不过闲着也是闲着,扯个话题闲聊而已。

    比起耀祖,唐红玫其实更关心二姐家里的情况,尤其是她婆家那头。

    “你是听到了什么消息吗?”二姐笑看向唐红玫,问,“是我二弟妹又闹事了?”

    “江老二俩口子总是打架,这在村里又不是什么秘密,他俩还都喜欢往脸上招呼,又是挠脸又是揪头发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打得有多厉害一样。”唐红玫也很无语,其实村子里俩口子吵架打架都是常事,可因为多半人都觉得丢人现眼,所以就算别人问起来也是含糊敷衍过去的,也就只有那俩口子,大喇喇的摆在明面,一副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

    “噗哈哈哈哈……”二姐被唐红玫这种说法给逗笑了,随后立马冲着她竖起了大拇指,“这回还真叫你猜对了。”

    唐红玫不解的皱了皱眉:“什么叫我猜对了?”

    “就是他俩这么干确实是为了叫外人知道啊。”

    “什么???”

    “你还不懂?其实他俩暗地里是什么样子的,没人知道,反正明面上就是天天闹腾,闹腾的理由都是摆出来的,一个是为了孩子,另一个就是为了钱。”

    见唐红玫还没听懂,二姐索性停了脚步,寻了个背风处,详详细细的跟她掰扯起来。

    “人呢,就算再怎么没良心,自己的亲生骨肉肯定还是在乎的。搁在以前,一个没出息还能再生,现在不是计划生育吗?一搞就是好几年,看国家这样子,估计最起码十几二十年是不会改政策了。那你想想,我二弟妹不就那俩闺女了?”

    “我是想着好好赚钱给俩闺女攒下大笔的嫁妆,她估计也差不多。只是啊,她没本事自己赚钱,可不是得把脑筋动到别的地方去?”

    “明面上,她跟江老二大吵大闹,还把吵架的□□都嚷嚷了出来,又说我这个当大嫂的不地道,自己跑出去了,丢下年迈的公婆叫他们伺候;又说江诚安这个当大哥的混账,宁可带着小舅子发财也不带亲弟弟;对了,还说我公婆也不对,把着钱不知道打算往后便宜了谁。”

    “其实啊,说来说去她就是想要钱。”

    “你说,人自己没本事,嫁个男人又是个窝囊废,生的还是俩闺女,非但靠不上还得为她们操心一辈子,她还有什么盼头?过日子连点儿盼头都没了,她不闹谁闹?”

    二姐说了一车子的话,说的都有些渴了,好在她看唐红玫的样子应该是听进去了,便又道:“你是我亲妹子,跟我说话不用想那么多,可对别人记得多个心眼。我那二弟妹,说白了就是自己说没用,想借着大家的嘴,逼着我给钱罢了,你可别着了道。”

    唐红玫冷汗都要下来了,她完全没想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也当了江老二俩口子的帮凶,用后世的说法就是,利用舆论压力逼二姐就范。

    “二姐,我……”

    “行了行了,你的性子我还不清楚吗?反正你平日里也不来村里,不要紧的。”二姐示意继续往村外走,边走边笑道,“江老二俩口子以为自己的算计很厉害?觉得我跟你姐夫会因为外头的闲言碎语主动拿钱买名声?可趁早拉倒吧!”

    做生意的人,最是脸皮厚不过了,尤其现在改革开放不过才短短几年时间,要是脸皮极薄,被人挤兑了两句话就受不了,那还怎么做生意?

    就二姐而言,你闹你的,我过我的,要是流言蜚语能叫我皱一下眉头,就算我输!

    相较而言,二姐更愿意拿钱给老三俩口子,毕竟那俩本分多了。

    “你说,既然是个废物,就不能安安分分的过日子吗?到底是一家人,我和你姐夫还能看着他们饿死不成?非要闹,非要争家产,这要是家产是我公婆挣的,给就给了,可我和你姐夫吃了那么多的苦,凭啥白便宜了别人?我看啊,白便宜了他们,也落不到一句好话。”

    说到这里,也出了村子了,唐红玫装了一脑子的东西,有些浑浑噩噩的。姐俩临别之际,她灵光一闪,问道:“二姐,鹏城的房子那么贵,你们为什么不干脆买地盖房子再卖给别人呢?不然,盖好了房子不卖也成,论单间租给别人呗。租不掉,房子也在,租掉了,白赚钱房子也还在。而且……而且这样一来你也没那么累了。”

    二姐怔怔的看着她,有足足两三分钟没动弹。

    等她缓过神来了,猛的抓住了唐红玫的手,用力之大都把唐红玫拽得踉跄了一下:“你刚才说什么?”

    “我、我说这样一来你也没那么累了……”唐红玫被吓了一大跳,喃喃的回道。

    “不是,前头一句!你刚才说我可以买地造房子?”

    “对。”唐红玫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觉得这个样子的二姐实在是太他娘的吓人了。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唐光宗老说二姐吓唬他,二姐太可怕了,以前她完全不当一回事,那是因为二姐没吓过她!

    “鹏城那边有国家开的招待所,还有个人开的旅馆,都是按天算钱的,可入住的人并不多,谁还能有这个闲钱呢?要是按月租的话,或者按年?让我想想,让我仔细想想……”

    唐红玫:…………

    二姐你可以慢慢想,但你能放开我不?

    本质上就是个怂包的唐红玫最终也没敢出声抗议,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等二姐想通了放开她后,才赶紧告辞转身走人。

    “那个,二姐我先走了,天色不早了我得回去了……咱们明年见吧。”

    生怕二姐追上来,唐红玫马不停蹄的往县城里赶,好在二姐也有正事要忙,她连娘家都没回去,只径自跑回了婆家,把正在跟俩弟弟喝酒吹牛的江诚安拖了出来。

    “你这是要干嘛……喂喂,大冷天的你拖我来后院干啥?吃冷风?”

    二姐懒得叙述前因后果,只语速极快的说:“你那头闲钱还有多少?够不够在鹏城买块地的?地段不用太好,就咱们先前买的破厂房边上,我印象里好像有个屠宰场?国营肉联厂的?你能不能帮我弄下来?”

    “你疯了?”江诚安一脸的惊疑不定,“你早先不还嫌弃我买了个破厂房吗?肉联厂那块地上连个破厂房都没有,全搭的是棚子。你买回来干什么?喝西北风啊?”

    “反正你就说吧,能不能弄回来!”

    江诚安看了看他媳妇,面上满是迟疑。他很早就知道,自家媳妇也许不是村里最好看的,却是最能耐的,尤其自打他媳妇去南方找他以后,他的事业顺畅了不知道多少。想也是,对别人肯定得留一分戒心,可对自己媳妇,还能不相信?这几年里,有不少人都替他不值,觉得乡下黄脸婆配不上他这个大老板,只有他知道,他挣的那份家产里,起码有一半跟这个乡下黄脸婆脱不了关系。

    “能是能的,肉联厂连工资都开不出来了,有法子来钱肯定没有不乐意的。不过你要想清楚,那块地是贫地,铁定什么都种不出来的那种。”

    “我又没打算用来种地!”

    “那行吧,回头我帮你问问。不过你先给我透个底,你想干什么?”

    “买地盖房子。”

    “你……”江诚安差点儿没被这话给噎死,“卖得出去吗?不是,造房子得花多少钱?还有,你办的出证来吗?”

    “不然就租出去,开那种月结的招待所,就像咱们以前住的房子那种,押一付三。反正不管我怎么折腾,地还在,房子也还在,怎么算都亏不了。”

    江诚安想了又想,他其实是想反对的,问题是他婆娘太难搞了,为了耳根子清净,能安生过个好年,他不得不妥协道:“行吧,等年后回了鹏城,我帮你问问。”

    ……

    打死唐红玫都想不到,自己无意间的一番话,差点儿逼死了二姐夫江诚安,也给二姐带来了新的事业,甚至很久以后,江诚安都忍不住眼馋这份天大的事业。

    而此时,她还有个难题亟待处理。

    还未到自家铺面,她就看到许学军正在跟一个人对峙,走近一看,却是许久没见到的许建民。

    因为前段时间许妈说的那番话,唐红玫对他们家的人都没了好感,她实在是不明白,怎么会有人歹毒到诅咒自己的亲孙女呢?不爱可以,但盼着别人去死,那个别人还是自己的至亲血脉家人……

    呵呵。

    本以为,经过了那事后,两家又要恢复到从前完全不来往的状态,没想到,这才几个月时间,许建民又出现了,虽然没去店里,可这地儿离店里并不远。

    唐红玫走近了几步,早已注意到的许学军侧过身子看了看她,对许建民说:“你就不能彻底放下来吗?二桃她过得很好,她一点儿也不惦记你。”

    原来还是因为这个事。

    回想了一下在娘家短暂的碰面,其实唐红玫也说不上来二桃现在过得好不好,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二桃确实完全不惦记前夫许建民。

    不同于许建民的念念不忘,二桃早就在离婚的那一刻,甚至可能更早,在产生了离婚念头时,就彻底放下了。

    许家重男轻女也好,许妈作践儿媳也罢,甚至许建民本人状似痴情实则一无是处……都已经不被二桃放在心上了。

    离婚了就是离婚了,复婚?不存在的。

    “我今天见过二桃了。”唐红玫忽的开口,刚才没注意这边的许建民猛的转过身来,满脸激动的问道:“你见到她了?她过得怎么样?胖了还是瘦了?她男人对她好不好?她……”

    见到了,不怎么样,瘦了,不好……

    这些问题,唐红玫全都可以毫不犹豫的回答出来,然而她并不打算回答:“我不明白,我弟媳怎么过日子跟你有什么关系?”

    许建民那瞬间变了脸色,从原本的无比期待,立马变成了如何吃了shi一般的难堪,还伴随着阵阵恶心。

    唐红玫不再理会他,只问许学军:“怎么跟他碰上了?”

    “别提了,晦气。”许学军一贯不会说话,他就是因为知道自己不会说话,平常才能少说就少说,能不说就不说。

    本来脸色就极其难看的许建民,听到他堂哥这句话后,脸色更难看了。

    “那就先回家吧。”唐红玫刚说了这句话,就看到许建民一下子炸毛了,赶紧拦在了前头,不让他们离开。

    许学军也烦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们就让我看一眼二桃吧,我跟她说两句话,说完就走,我保证不再烦她了。”许建民说着,居然还红了眼圈,“我又做错了什么?我不就是想老婆孩子热炕头吗?我对她不好吗?她为什么要这么绝情?她居然跟别的男人跑……”

    “明明是你俩先离的婚,她才跟人在一起的!”唐红玫一贯不喜李二桃,可凭良心说,在处理前一段婚姻这个事情上,二桃没错。

    她跟许建民离婚时,压根就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人名叫唐光宗!

    “反正我要见她,一定要见到她!”

    唐红玫无语的看了看他,又转头看许学军:“怎么办?”

    见面是不可能的,哪怕今个儿二桃又作死闹离婚,那也是二桃自己的事情。况且,以唐红玫对二桃的了解来看,就算再度离婚,也不存在跟前夫复婚的可能性。

    人家二桃看不上好不好!!

    也许在外人看来,许建民的条件要比二桃好上太多太多,甚至连李妈有时候都忍不住责怪女儿太作死。

    这婆媳矛盾自古就好,你忍忍不就好了?

    你男人向着他妈,这不是孝顺吗?哪里错了?

    家里的活儿本来就该是儿媳干的,你不干谁干?

    二桃是个极品,可许建民一家子也同样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拿许建民来说,他操了个痴情人设,干的却不是人事。

    “走吧,别管他。”许学军拉着唐红玫离开,见许建民还要阻挡,他直接把人拽开,俩口子快步回到了店里。

    店里,唐婶儿还纳闷呢,儿媳回娘家了,儿子呢?说好了今天四点就下班的,这都快五点了还没见到人。

    正嘀咕着呢,儿子儿媳都回来了,后头还拖了个尾巴。

    “这是怎么了?”唐婶儿纳闷的看着尾随过来的许建民,要不是认识,她还以为来了个贼呢,瞧着这样子,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妈,我去后头忙了,你问学军吧。”唐红玫头疼的跑路了,她实在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去处理弟媳妇和弟媳妇前夫的那些破事?

    最烦人的是,这货还是她男人的堂弟。

    唐婶儿一脸的不明所以,好在许学军很快就给她解了惑,就简单明了的一句话:“他非要见二桃!”

    行了,明白了。

    “许建民!我原本以为你家好歹出了个人,没想到啊,合着你们全家里头你最不是个东西!”

    “不用解释了,你个小兔崽子心里头想着啥,我还能不知道吗?你明白就知道二桃嫁给了红玫的弟弟,你还故意再她跟前闹着要见二桃,你说你是啥意思?也就是红玫性子好,换个脾气暴又多疑的,还不得直接冲回娘家骂死二桃了?可在这个事上,二桃她没错啊!”

    “离了就是离了,要是你俩都有心,复合也没啥,可人家好端端的过着日子,你凭啥一再的打扰人家?二桃是个麻烦精,她就不是个好人,而你……不是个东西!”

    “我知道你想干啥,你不就是盼着二桃跟她现在的男人离婚吗?到时候她结了两次也离了两次,你觉得她铁定没人要了对吧?到时候你再娶回家,多好啊,人家指不定还夸你呢!”

    许建民几次三番想要开口辩驳,可就算他的口才比许学军好,却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唐婶儿的。好不容易盼到唐婶儿歇了口气,他赶紧出声:“伯娘,我是真的喜欢二桃!”

    “然后呢?”唐婶儿垮着脸看他,“就依着你说的,要是你俩复婚了,你打算怎么办?工资还是你妈,家务还是给她,成天变着法子作践她,对外人家还得夸你骂她……我说,二桃是个作精,她又不是傻子!”

    “那我有什么办法呢?我家里的钱都是我妈拿着的,她不肯给我怎么办?再说伯娘你家不也是你拿着钱吗?”

    “好好,就算你妈跟我差不多,二桃能跟我家红玫比?二桃她就是个搅家精啊,她没法跟你妈好好处的!你是今天才知道这个事儿?”

    “我……”许建民一时间没了言语,隔了半晌才道,“可那也是因为她没生出儿子来。”

    “对呀,她没法跟你妈处,也没法生下儿子来,所以你们分开不就得了?你就放她去过好日子啊!还是你看不惯她过好日子,非要把人家家里搅合得乱七八糟,逼着她男人跟她离婚?你咋那么毒的心肠呢!”

    “我没这么想!”

    “你咋想的?”

    “这不是……我跟二桃还有个闺女,我们要是复合了,十金不也有个完整的家了吗?再说了,她不是跑去她姐姐那边又生了孩子吗?能生一个,就能生第二个,港城那边国家管不着的。”

    唐婶儿死鱼眼看着他。

    “哦,我懂你的意思了,你就是非要叫二桃跟她现在的男人离了婚,然后去港城给你生个儿子,再跟你复婚,钱还是给你妈收着,家务活儿还是她来做,就是吧,看在有个孙子的份上,她偶尔作一作你妈也不会跟她一般见识的,对吧?是这个意思吧?”

    “嗯。”

    “我呸!!”唐婶儿气炸了,“你还嗯,你还点头,你还觉得你有道理?我看啊,二桃这辈子唯一做的对的事情,就是跟你离婚!什么人嘛!现在想到你还有个闺女了?早先你记得不?这么多年了,你去看过她没有?给她买过什么东西没有?用不着的时候不惦记,现在要用到她了倒是惦记上了!”

    “我怎么去看她?我妈不让的,更别说给钱了……”

    “你妈还不让你再惦记二桃呢,你咋不听她呢?哎哟亏得你不是我儿子,不然我一准打死你!滚滚滚,你赶紧给我滚,再敢过来你信不信我去举报你!对,举报你!举报你惦记有妇之夫,告你耍流氓!!”

    许建民惊呆了,不敢置信的看着唐婶儿,可唐婶儿那冰冷的神情告诉他,这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见状,他不由的连连后退了几步,然后忽的一个转身,一溜小跑的离开了。

    及至他已经跑远了,唐婶儿还在那头气鼓鼓的叫骂着:“什么东西嘛!要我看,他们老许家就专出坏胚子!坏得流油,坏得冒泡!噢,除了你老子!”

    许学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