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069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69章 第069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山村名医丹宫之主快穿之打脸之旅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死亡万花筒     第069章

    熟食店老板娘一进来就咋咋呼呼的说了好长一串的话, 看得出来她很兴奋,只差没有敲锣打鼓庆祝一番了。

    才这么想着,就听她高兴的说:“给我来一个肘子,好不容易摊上这么个好事儿, 可不得好好犒劳一下自个儿?”

    唐婶儿一脸“你高兴就好”的神情, 顺手拿了个肘子称了称:“还是拿回去你自己切?”

    “对!”

    也没包,唐婶儿就拿了个绳子把肘子一挂, 递了过去, 顺口又问了一句:“你们几家里头是哪个去举报?”

    “才不是我们几家,听说好像是已经走人了的方老板。”老板娘说着就把肘子拿到鼻子前可劲儿的嗅了嗅,脸上露出了无比陶醉的神情,“方老板在市里开了家新店, 好像得了贵人指点, 去弄了个什么商什么标的。大概好像是谁都不能再用他们家的招牌了, 谁用谁倒霉不说,还牵连出那家人开后门的事情。反正要我说, 就是该!”

    因为老板娘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含糊的解释了两句后,就拎着肘子欢欢喜喜的奔了出去。

    唐婶儿见她走远了, 又招手叫唐红玫往后头去, 及至俩人到了后头院子里的灶间,她才说:“原先我就想着, 咱们家到底是在县里的, 也不能把事情做得太过了, 真要是撕破了脸,对方的靠山倒了倒是好事,万一被他报复就划不来了。”

    “嗯,我明白的,所以妈你才没一拿到商标注册就去举报他。”

    “是啊,我这不是等着他先出招吗?不然贸贸然的,咱们跑出去说,这个招牌是咱们家的,你们谁都不能用,别人理解还好,不理解的还当咱们是强盗土匪呢。”

    这世道就是这样,法律不等于惯例,哪怕道理都站在自己这边,一下子闹出了这个事儿,怕只怕多半人都是无法理解的。

    也正因为如此,在两个月前刚拿到商标注册成功的文件后,唐婶儿犹豫再三,最终还是藏到了她装钱的小铁皮盒子里,并没有立刻拿出来做文章,想着要是没事也罢,假如对方先发招怼自家了,到时候再拿出来,那不管法理还是情理就都是自家这边的了。

    只是就连唐婶儿本人也没有想到,尽管自家忍着等对方先出招,方老板那边却忍不住了。

    “其实也好理解,他们那边不光是挂了咱们家的招牌,方老板家的也一样。再说了,妈您考虑到咱们家还要在这个县里,方老板却是不在乎了。”

    “我也是这么猜的,那会儿他就先提醒了我,我猜他当时根本就不知道还有商标局这个地方,得了提醒注册以后才发难的。”

    尽管唐婶儿不像熟食店老板娘那般喜形于色,不过看得出来,她的神情也松快了不老少。毕竟,一直防备着对方很烦人的,再一个,方老板当了这只出头鸟,接下来无论自家再做什么都合理了。

    “找个机会,我再去一趟外头,假装是去注册商标的。”唐婶儿美滋滋的道,“就说是跟方老板学的!哎哟,方老板他人可真好啊!”

    就这样,远在市区里的方老板莫名其妙就得了张好人卡,比起这个,更叫他发懵的是,他明明举报的是有人冒用他的招牌,怎么闹到最后,把那家人的靠山给撸了呢?

    兴许真的叫熟食店老板娘给说着了,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原来,这家人的靠山以前的单位属于清水衙门,平调到了农贸市场当领导后,才终于初尝权利。谁知,这一下就不可收场了,除了以权谋私的将别人家的摊位强制性收回给自家和亲戚家外,他还不止一次的向菜市场里的其他摊贩、商户索.贿。考虑到县官不如现管,很多人都忍气吞声的把钱出了,毕竟他要的也不算很多,权衡摊位、商铺的收益后,甭管怎么算都是行.贿划算得多。

    等方老板把人一告,上头派人一调查……

    凉了。

    明明是炎炎酷暑,愣是凉透了。

    又隔了一日,县政府那边也派了人过来调查,包括唐婶儿也被人问了话。唐婶儿倒是并不在意,其实经过了那么久,该知道的全都知道了,哪怕偶尔有几个外地人走岔了地方,买错了卤肉,尝过一次后也不会再来了。毕竟,谁也不傻不是吗?

    算下来,对方就算借了自家的招牌,实际上赚的钱却寥寥无几。不过就算这样,该说的还是得说,横竖全都是大实话。

    等调查员出了卤肉店,又去了隔壁熟食店后,忽的外头传了一阵阵喧闹声。

    “你们咋就那么刻薄呢?谁家不是当了官就帮自家人的?以前咱们生产队的大队长,一样是自家人干轻省的活儿记高工分,叫外人干苦活累活。谁说什么了?这不是应该的吗?哪有不帮自家人帮外人的道理?”

    “说破天都没这样的事情!给自家人方便就做错了?那不是你们自己的租期到了吗?又不是收了你们的租金不叫你们开店做生意,我家也有交钱的!交了的!我可以对天发誓!”

    “我不管!你们不能这样!我儿子多出息啊,他是大专生!辛苦了十几年才升到这个位置的,咋能因为给自家人行了方便就把他撤职呢!不行!我不同意!”

    “啥?啥叫受.贿?你说的我听不懂!”

    等唐婶儿出去看时,外头已经闹翻天了,有个看着眼熟的老太太正站在熟食店门口大吵大闹,老板娘插着腰对她怒目而视,估计要不是因为那老太太看上去有些年岁了,老板娘都能撸袖子上阵了。

    事实上,老板娘已经气疯了。

    “告你家的又不是我,你凭啥堵在我家门口闹腾?走走走,别挡着我做生意!”

    老太太也气,红着眼睛跟她对呛:“咋不关你的事儿?我刚过来时,就听到你跟这位同志说我儿子的坏话。你知不知道你这么乱说话是会毁了他的,他就是叫你搬走,他做啥了?你自个儿租期到了还想赖着不走?哪有这样的事情?”

    “对呀!所以我走了啊,我有多赖过哪怕一天吗?”

    “你走是走了,可你乱说话!”

    “我乱说话?我看你这个老太太才乱说话!呶,调查员同志也在,我刚才说的时候他也记下来了,你问问他,我到底说了什么!”

    调查员有两人,通常情况下是一人发问一人记录的,在记录完毕后还会让被询问人看一下记录是否正确。刚才在卤肉店时,他们也是这么做的,不过唐婶儿认识的字不算多,出于对国家干部的信任,她只简单的扫了一眼。

    老板娘就不同了,她跟唐红玫是一辈人,又是土生土长的县城人,读完了初中的那种。方才,她也看过了,确定对方写下来的跟她说的几乎一样,所以她完全不怕老太太闹事。

    这时,调查员也开了口:“我们只记录了被调查人强迫对方搬离店铺的事情……老太太你先别着急,依着约定,只要对方没有拖欠房租,没有对农贸市场有负面影响,是不可能停止续租的。就算要涨价,只要她愿意接手涨价后的租金,也应该优先租给她。”

    “我不管!”老太太气得满脸通红,本来就是大热天的,她又是听了消息匆匆从菜市场里面跑出来了,这会儿站在大太阳底下十来分钟了,愣是热得她汗流浃背,“反正我儿子没错,他是领导他说了算!”

    “那你去找大领导说啊,找县长去,找市长去,找省长去!”老板娘才不怕她,插着腰气势十足说,“我怼不过你儿子,叫他赶走了也没话说,你儿子怼不过大领导,被抓进去了也是活该!”

    “你才活该!你个臭婆娘!”

    “老太婆!老不死!就该叫你儿子关大牢!”

    眼见俩人越吵越厉害,调查员赶紧叫停,还有顾客过来帮着当和事佬,包括唐婶儿也过来劝了劝:“你也消停点儿,咱们是做买卖的,没的跟人在大门口吵架的。你要相信国家相信党!”

    老板娘刚才倒是吵得凶,结果被唐婶儿这话一堵,没噎死也噎得她直翻白眼,无奈只好投降:“行行,我不说了,哎哟这天气热得哟!”

    “没事儿,我家已经托人在南方订了那个大吊扇,你要不要?要的话,干脆也装一个,回头你要不租房子了,大吊扇拆掉也行,折价给我也行。”

    “哪种大吊扇?百货商店那种吗?来来,婶儿你进来,跟我慢慢说,横竖你家店里有人看着。”

    这俩直接跑边说正事去了,调查员见状也不多做停留,毕竟这边该记录都记录好了,索性也出了门,继续往旁边的店走去。

    原本还坐在地上边哭边嚷嚷的老太太一见这情形,赶紧麻溜儿的爬了起来,蹬蹬蹬的追了上去:“调查员同志,你们等等,你们听我说!”

    “都是那些人诬陷我儿子的,我儿子没错,他就是心好,记挂着自家人。老话也说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反正租给谁不是租呢,咱们都老老实实的交了租金的!”

    “对了对了,还有那些人给钱……他们是自愿的!就是这样,他们硬要塞钱的,我儿子推脱不掉才收下的!不然呢?人家好心好意的给了礼物和钱,还能硬生生的推出去?那多不给面子呢,你们说对吧?调查员同志。”

    老太太不依不饶的追在两个调查员身后嚷嚷着,成功的把原本只属于小范围内传播的事情,彻底的传扬开来。

    菜市场本来就是很热闹的地方,而且这里跟百货商店这种地方还有个很显著的区别,那就是来这边的多半都是家庭妇女。

    无论是哪个年代,家庭妇女都是传播小道消息的好手,她们得了消息后,多半都会忍不住走亲访友的说开来,还有就是夏天傍晚纳凉时,也是个传播消息的好时机。

    不出一天时间,几乎整个县城都知道了这个惊人的消息。

    原主管农贸市场的领导被人举报了,理由是以权谋私,并且连他亲妈都亲自出面证实了确有此事。

    真的是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那个倒霉领导简直就是本命年犯太岁,前有方老板被人指点申请的商标举报他,中有竞争对手帮着收集资料连环告,后有亲妈豁出去老命拖后腿……

    本来,以权谋私还算是小事,毕竟他调过来也就这么半年光景,除了逼走了几家商户外,也就是跟菜市场内的摊贩和商户索取了一些食材和金钱,数额真心不大,满打满算最多也就百八十块钱的样子。

    时间短,就代表胃口还未被养大。

    可惜,因为亲妈拖后腿太严重,他不光坐实了全部的罪名,还因为造成了恶劣影响以及死不悔改,被加重判罚。更惨的是,他赶上了严打的头班车。

    严打期间,就是追求一个“快”字。从方老板举报到最后出结果,统共也就过去了半个月。

    就在机械厂子弟小学出成绩报告单时,那个倒霉蛋的判罚也下来了,被判十年有期徒刑。

    这个已经是很重很重的处罚了,毕竟收的钱真心不多,而且如此一来,他等于仕途全毁,哪怕刑满释放,拿着在如今还算相当稀罕的大专文凭,只怕也找不到好工作了。

    据说,判罚下来这天,好多人都跑去他家亲戚的店里看热闹,可惜迎接人们的全是清一色的关门大吉。

    唐红玫倒是没去凑热闹,因为她被俩孩子的成绩单深深的打击到了。

    小凤儿考了双百分,事实上除了体育课得了个良好外,其他副科也全部都是优。

    然而,小凤儿却红着眼圈委屈的问她:“三姨,我们班有十六个同学考了双百分,那我还是不是第一名啊?我妈说,我要是考了第一就给我买礼物,我还能拿到礼物吗?”

    相较于委屈的眼泪汪汪的小凤儿,许浩小朋友高兴地只差没翻跟头了:“妈!我语文考了七十九,算术考了八十一!我咋这么聪明呢哈哈哈哈哈哈!”

    唐红玫站在自己左手边看了看红眼睛红鼻头的小凤儿,又瞧了瞧原本站在自己右手边现在却已经快跳到天花板上的许浩,一时间无言以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