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第066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66章 第066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丹宫之主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死亡万花筒     第066章

    从1978年12月宣布改革开放以来, 到现在八十年代初期,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 就这么短短几年时间里,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吹遍了神州大地, 就连一些十八线的小县城也开始变得朝气蓬勃。

    可即便如此,绝大多数的小商小贩仍是选择做一些小本买卖,起早贪黑的赚一些辛苦钱。

    经营许可证、卫生许可证……这些到底是什么?别说小摊贩了, 只怕县政府的干事们都未必说得上来。至于商标,往后几十年都未必有人注意到这一点,在绝大多数人的心目中,商标都是跟自己毫无关系的。

    因此,唐红玫被二姐这番话弄得一愣一愣的, 好在她打小就被父母教育要听两个姐姐的话, 在短暂的愣神后, 她赶紧点头:“嗯, 二姐,我听你的。”

    二姐底下三个弟弟妹妹,最喜欢的其实就是这个妹子了。道理很简单, 哪怕小弟耀祖是个勤快能干的, 却真没那么听话懂事,比起俩熊弟弟, 二姐觉得有个事事听自己的妹子太有成就感了。

    一高兴, 二姐赶紧把自己知道的关于经营许可证等其他消息一股脑的全告诉了妹子。

    还叮嘱道:“商标可以先缓缓, 大不了过段时间我和你姐夫要走了, 也叫上你,到时候在省里住两天办妥了再说。那个经营许可证一定得赶紧办了,谁知道那些黑心肝的啥时候发作呢?”

    唐红玫忙不迭的点头,表示都记下了,又由衷的感概道:“二姐你懂得可真多啊!”

    二姐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事关赚钱,再费脑子我也得记下呢。不是我吹牛,这要是我上学那会儿,能像赚钱那么认真,我老早就考上大学了。唉,我就是没把脑子用在正道上,现在就盼着小凤儿能出息点儿。”

    “会的,二姐你那么聪明,小凤儿瞧着也比我家胖小子乖多了。对了,江大娘没为难你?”

    “哪壶不提开哪壶呢!”

    一提起自家婆婆,二姐就一肚子气。得亏她现在一年到头基本上都不着家,要不然婆媳俩只怕是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闹,早晚这个家得拆散了。

    “我婆婆可没你婆婆这般好气性,烦人得很,直跟我说小姑娘家家的没必要念书,养大以后找户好人家嫁了就是了。哼,这要是她自个儿的想法也就算了,偏还是被人唆使的,你说恶不恶心?”

    唐红玫就算不如二姐那么聪明,也很快就猜出了唆使人是谁:“江老二他媳妇儿?”

    “对!我就想不明白了,我对她差吗?逢年过节,别人有的她也有,就连她那双胞胎闺女,我也年年给她们买东西给压岁钱,真是个白眼狼,多少钱都喂不熟!”

    “二姐,你消消气。”唐红玫倒了两块土红糖在杯子里,又倒了水,拿调羹搅了搅,叫二姐捧着暖暖水,“说到这个事儿,我也有个问题存心里挺久了,听说乡里乡亲的去鹏城投奔的人不少,好些跟咱们家和姐夫家都没啥关系,为什么这些人都收下了,独独撇开了江老二?”

    “说你傻你还真是傻。”二姐捧着杯子无语的看着妹子,“这能是一样的?”

    唐红玫确实不大理解:“我知道二姐你一贯都比我能耐,考虑事情也都很周全。可这事儿,我是真的想不通,二姐你教教我呗,万一我也碰上了这种事儿呢?”

    “你不会的。”二姐淡定的开口,“行吧,说说也没啥,我只告诉你,亲戚里头最难处理的关系,就是亲兄弟。其他的,甭管是姐妹还是姐弟、兄妹都没啥,独独这亲兄弟,一个处理不好,别说兄弟没得做了,就算是彻底撕破脸成了仇家的,也不算寻常。”

    唐红玫乖乖坐好,一副认真聆听状。

    见妹子这样,二姐简直就是哭笑不得,喝了一小口红糖水后,她索性敞开了讲。

    “你自己想想,爸妈叫咱俩各带一个弟弟,就算光宗那性子不如耀祖,他又敢怎么样呢?最多也就是工钱比旁人多一倍,别的要求他敢提?他有脸提?就算他豁出去脸面提出我和你姐夫赚下的钱必须分他一半,你觉得我会理他?还是说,外人觉得他很有理?”

    “肯定不会。”唐红玫代入自己想了想,“假如耀祖说,卤肉店他要分一半,我也不能同意,没这样的道理。”

    “是呀,那假如今天耀祖不是你弟弟,而是学军的亲弟弟呢?他说,卤肉店必须分给他一半,你反对?好吧,就算你反对,你觉得有用?亲朋好友知道了,不得说你这个当大嫂的刻薄小叔子?”二姐勾嘴笑着,只是那笑容却有些冒着寒意,“我和你姐夫打拼下来的事业,凭什么叫别人拿了去?他穷没关系,我可以比照我弟弟的工资,每个月给他百八十块的,我给得起,我愿意给。旁的心思,想也别想!”

    “你有每个月给他钱?”

    “当然不可能是按月给的,谁有那个闲工夫每个月跑邮电局?不嫌事多?”二姐刚还在生气呢,听到唐红玫这话,顿时像是被戳破了的气球一般,一下子就泄了气,满脸无奈的说,“就拿这回过年来说,我给了我婆婆三千块,假使分成三份,也就是我公婆一千,江老二、老三一家一千。差不多就成了,谁跟他们算细账呢。”

    “我猜,江大娘肯定不会把钱给两个儿子。”

    “那就是她的问题了,反正我给钱了,你姐夫也是知道的。”

    二姐冲着唐红玫眨了眨眼睛,一切尽在不言中。

    唐红玫终于弄明白了二姐的意思,同时也发自内心的同情了江家那两个倒霉蛋。难怪呀,当初江老二俩口子进城时,拐弯抹角的说了那么多闲话,敢情是真的被二姐坑了一把。

    “你想,反正我的义务是尽到了,谁家的大嫂有我这么好心善良又体贴人的?要知道,我可是当着全家人的面,拿出了钱来,连你姐夫都夸我孝顺老人、爱护弟弟。你看我对光宗好吧,可也没白给他钱,我对江老二、老三多好呢,心疼他们年岁小,出门干活辛苦,又担心公婆在家生活不易,这才白了一大笔钱……”

    正说着呢,厨房的厚帘子被人掀开了,却是唐耀祖伸长了脖子探头进来:“二姐,你可千万别再自夸了,你说的我都犯恶心了。”

    二姐一个眼刀子甩了过去:“我刚说什么来着?弟弟就没一个是好东西!成天不是熊就是给你气受!”

    “不是啊!我只是进来端卤肉的……三姐救命啊!”哪怕二姐只是甩了眼刀子并没有做别的,唐耀祖还是被吓得够呛,两腿发软不说,还有一种立刻逃离此地的冲动,反正他是不受控制的两眼直往外头瞄,一副随时跑路的怂样儿。

    可惜的是,唐红玫没比他好多少。

    “卤肉在这儿,耀祖你进来端走就是了。”唐红玫假装没看到二姐和耀祖之间的交锋,毕竟她道行也浅,不敢正面杠上。

    唐耀祖的目光顺着唐红玫的手指看过去,绝望的发现盛着卤肉的大搪瓷盆子就在离二姐不远处的木桌子上,顿时眼泪都快要下来了,这是天要亡他啊!

    最终,还是唐婶儿等得着急,自个儿进来端上搪瓷盆子就走,还一脸狐疑的看了唐耀祖几眼。耀祖赶紧脚底抹油跟了上去,速度之快,就跟后头有鬼在追他一样。

    不光如此,他还抓紧时间告状:“婶儿,刚才我姐她凶我,用眼睛狠狠的瞪我来着!”

    唐婶儿完全不信:“红玫的性子那么好,咋可能瞪你呢。”

    “我说的不是三姐,是我二姐,她超凶的!”

    “所以呢?”唐婶儿用看傻子的眼神无比怜爱的看了耀祖一眼,“你要说是红玫,我还能帮你跟她说说,你二姐凶你,我能咋办?不然我再多放你一天的假,下午你再把她送回村里去,顺便跟你妈告个状?”

    唐耀祖认真的思考这个方案的可行性,完全没意识到唐婶儿根本就是往他跟前挖了个巨大的天坑。

    这天的午饭,二姐是留下来跟唐红玫一家子吃的。因为做生意的缘故,他们家吃饭比一般人家要晚上一些,大概一点了才开饭。

    菜色挺丰富的,尽管都是家常饭菜,不过有荤有素有汤,吃得二姐相当得尽兴,只夸妹子能干。

    “跟红玫比起来,我那手艺跟猪食也没差了,幸好你姐夫和光宗都不挑嘴。”

    唐婶儿最喜欢听人夸她儿媳,事实上她跟二姐跨越年龄的友谊就是这么形成的,俩人能逮着一个点猛夸,夸完之后,才聊到正事上头。

    二姐是把先前跟唐红玫叮嘱过的事情,挑重点跟唐婶儿说了一遍。说白了,她还是有些不大信任唐红玫,更确切的说,她老觉得亲妹妹脑子里缺根筋,还是唐婶儿看着更靠谱一些。

    果然,唐婶儿听完之后很是思量了一会儿,然后就道:“县政府初七就正式上班了,我找人先打听打听,看能不能走下门路提前办好。想来是不难的,估计这年头都没想到还要办这个。”

    “老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横竖婶儿你也就是拿在手里安心一些,没人挑事是再好不过了,万一有人故意想搞事,那就不怪咱们不客气了。”

    “对!还有那个商标,回头我跟你们去。”唐婶儿想得更深一些,她总觉得对方不是善茬,以前是不知道还有这些东西,现在知道了,肯定得先捏在自己手里,“早办早了事,万一叫他们家抢了先,到时候反而是咱们理亏了。”

    “不然这样好了,婶儿你先把本县的搞定,好了就让耀祖骑车回村里跟我说一声,到时候咱们提前去市里瞧瞧,最好是在市里就办了,实在不行再转道去省城。横竖现在还是年关里,对外就说是出去转转,只要记得回程时买点儿那头的东西,该显摆的就要显摆,外人想不到咱们是去干啥的。”

    “你说的太有道理了!”

    唐红玫、许学军,还有唐耀祖,都一脸怕怕的看着聊得热火朝天的俩人,有志一同的决定,这辈子都不要跟这俩人对着干,不然一定会死得很惨的。

    等她俩聊完了正事,唐婶儿吆喝道:“耀祖,你骑车把你二姐送回村子,把该办的事情办一办,明天再过来好了。”

    不等唐耀祖去推车,就听二姐纳罕道:“他还有什么事情?现在农闲,家里啥事儿都没有,有也可以让光宗帮着做了。”

    “哦不,他说他要跟亲家母告状,说你凶他。”唐婶儿轻轻松松的卖了唐耀祖,“我想你不会在乎他告不告状的,不过这大冬天的,有人送总比自个儿走回去得好,让他送吧,这么结实的棒小伙子,没问题的。”

    二姐笑了,笑得格外得灿烂,她先跟唐婶儿道了谢,又跟唐红玫等其他人告了别,然后招了招手,领着边推自行车边一脸凄惨绝望到叫人惨不忍睹的耀祖,出门去了。

    ……

    等第二天再看到耀祖时,他浑身都散发着生无可恋的气息,不过大家都没理他,毕竟谁都忙着,就连胖小子也是想笑的同时又想起了他那可怕的功课,笑容瞬间消失。

    唐婶儿花了两天时间找关系托人帮忙,好在小县城里人际关系也简单,再说这经营许可证吧,上头把条条框框都罗列好了,就是一般情况下,没人会在乎这些玩意儿。事实上,别说像他们这种个体户了,就连国营饭店都没有那玩意儿。

    等于说,这些条款暂时只是个摆设,没人在意的那种。

    好在,就算再怎么没人在意,你既然想办,交了钱依着流程走一遭,没过几天就办妥当了。

    等经营许可证和卫生许可证都到手了,唐婶儿长出了一口气:“前后送礼给手续费,一共花了十来块钱,希望这钱花得值得吧。”

    “肯定值得,我二姐这人一贯特有远见。”

    “是啊,就是我托的那人觉得我特傻,人家都不办这玩意儿,就我吃饱了撑着非要去办,又托人情又花钱的,傻里吧唧的。”唐婶儿叹了一口气,颇有种孤独求败的感觉。

    唐红玫默默的闪人了。

    许学军见状,也赶紧拎着胖小子继续写功课去,还小声的威胁道:“就剩下三天了!”

    机械厂的子弟小学跟他们厂子里是一样的作息,正月十三开学兼上班,每周上六天课,周日休息。

    话说回来,许学军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上夜班了,甚至他们今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笔单子,而去年的早就在年前都已经做完了。等于说,就算上班了,许学军也是待在车间里闲磨牙,光拿工资不干活的那种。

    也许这看起来很舒坦,可里头却透着浓重的不安,总仿佛会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好在,今年的情况跟往年不大一样,因为开春以后就要分房了,尽管确切的日子还没定下来,可至少有个事儿挂在心上,让厂子里的工人们到底有个话题可以聊,不至于整日里为厂里的效益忧心忡忡。

    而就在上学前一日,二姐和二姐夫一起进了城,与之同行的还有小凤儿。

    于是,唐耀祖再一次被赶到了堂屋凑合一夜,他那屋让给了二姐一家子,并且他还兼任了明天送二姐他们去车站的重任。

    小凤儿上学这个事儿,唐婶儿已经抽空跟子弟学校那边打了招呼,人家倒是愿意收,当然该交的费用肯定是不能少的,毕竟子弟学校是给厂里职工儿女的福利。

    于是,第二日分兵三路。

    二姐俩口子和唐婶儿由耀祖送去了车站,坐上了去市里的班车;许学军带上胖小子和小凤儿,先送俩孩子去学校,再去上班;唐红玫则领着皮猴子坐守家中。

    一切顺利。

    亏得唐红玫一整日里都提心吊胆的,她倒是不担心自家二姐那边,毕竟二姐和二姐夫的本事摆在那儿,没啥摆不平的。她最担心的就是小凤儿第一次上学,会不会哭闹。

    结果,到了中午,小凤儿高高兴兴的奔了进来,后头跟着哭丧着脸的胖小子,最后才是推着自行车回来的许学军。

    对了,许学军改造了他的自行车,在后座上加了个木头座儿,唐红玫还在上头包了块垫了棉花的花布垫子,让小凤儿坐在后座。至于胖小子则继续坐前头的大杠上。

    目前看来,一切都挺好的,除了情绪不明原因低落不已的胖小子。

    唐红玫先问了小凤儿是否适应学校的环境,得到了一声清脆的答应声还有甜甜的笑容,然后才关注到了胖小子,不解的看了几眼后,问许学军:“他怎么了?挨老师批评了?”

    “挨批算什么?他不是老挨批吗?”许学军不以为然的看了眼胖小子,顺手抱过一直蹦跶着要抱抱的皮猴子,“没啥大不了的,就是他写错了作业。”

    “写错了作业?”

    “对,寒假作业,写错了。”

    唐红玫还是没明白过来,只拿眼看着许学军,等待他下一步的解答。

    就听许学军明着平静暗里透着股解气的回答道:“他们老师让他把学过的笔画和数字抄写四遍,他不知道是听错了还是记错了,以为是抄十遍。”

    胖小子“哇”的一声哭出来,吓得皮猴子一个哆嗦,等回过神来后,又指着哥哥大笑起来。

    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不过看哥哥哭鼻子真是高兴啊!

    ……

    彼时,唐婶儿一行人刚到市里不久,幸运的是,市里就有商标局。当然,更确切的说法是,在政府机关大楼里,有一个专管商标的办公室,里面有两个办事人员。

    接下来就容易多了,毕竟有二姐的提醒,唐婶儿把所有的资料都带齐了,一样样的查证后,对方表示已经上报了,现在只要等着审批通过就可以了。又因为审批过程中其实也是有法律效应的,哪怕现在还未通过,有人再想抢先一步,也已经来不及了。

    抢占先机,就是这么来的。

    他们几人在市里并未做太多的停留,毕竟审批的时间最快也要一个月。因此,当天下午就坐了末班车回县里,准备再留宿一晚后,第二天回乡下村里。

    这一路上,最苦恼的人是二姐夫,因为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媳妇儿跟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大妈聊得那叫一个热火朝天。

    他就纳闷了,怎么自家媳妇儿跟他亲妈那么不对付,跟这个老太太就能聊得那么高兴呢?一路上,他都在琢磨这个问题,可惜直到到了目的地,也没有想通。

    转眼又是数日,二姐他们到了去南方的日子,原以为俩闺女会闹一番,没想到的是,或许因为原本就没怎么跟父母在一起的缘故,小凤儿姐俩完全没感觉。

    大的忙着上学,小的还没有分别的概念,二姐带着苦涩的心情上了车。

    “孩子呀,还是得自己带在身边照顾,不然长大以后都不跟自己亲了。二姐,你说对不对?”

    要不怎么说有人就是没眼力劲儿呢?当然,更有可能是看出来了却故意使坏扎心来着。

    二桃抱着她儿子,什么行李都没拿,先拣了个靠窗的好位置,高兴的坐下后,就开始哄儿子:“宝贝乖啊,妈妈这就带你回鹏城了,这破地方,咱们不稀罕待。还是鹏城好,买个奶粉也方便多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