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第065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65章 第065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盛世医香爷就是这样的兔兔山村名医丹宫之主快穿之打脸之旅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第065章

    正月里, 吃食生意一贯热火得很,卤肉店这边是跟着农贸市场一起开的,毕竟城北这块终究有些偏僻了, 比不上县中心地段。

    好在, 农贸市场一开门, 人流就会源源不断的过来,考虑到还没出年关,买个菜的同时顺便带半斤一斤的卤肉回家, 给家里人添些油水解解馋,是再好不过的了。

    唐婶儿自然忙活得很,也亏得年前农贸市场门口那家店已经退回去了, 仍然是两家店, 因此还算忙得过来。

    再说了,对于做生意的人家来说,越忙越有钱, 越忙越带劲。

    他们一家子是边忙活边高兴, 可也有人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年前, 方老板是最早离开的,他是考虑到强龙不压地头蛇,再说也可以换个地方重新来过,因此早早的就退避三舍了。除了他之外, 还有好几家卖熟食的, 卖小吃早点特产品的, 也纷纷在过年前终止了合同。

    其实对于这年头的人来说, 合同还是个新鲜玩意儿,多半人不太明白合同代表的意义,面对农贸市场管理方强行终止合同,也没有应对的法子。当然,就算到了后世,租客也永远是处于弱势的,退一万步说,哪怕房东再仁义,也不过是多补一个月的租金罢了。

    尽管这些店纷纷易了主,可对于顾客们来说,感触却并不深。

    想也是,天天来买白菜萝卜的人有,可每日里不间断往熟食店跑的却是一个都没有。再说了,哪怕是熟客好了,发现雇工换了人,也不可能立刻反应过来的,毕竟他们是冲着吃食来的,又不是冲人的。

    因此,农贸市场刚年后开始营业的第一天,抢下诸个摊位、店铺的新老板们,赚个钵满盘满。

    可惜好景不长。

    新院子的位置好啊!

    距离农贸市场也就几十米,而且恰好在公交站后面。

    这年头的公交站可不能跟后世比,统共也就巴掌大点儿的地方,竖了个铁牌牌,上面只用油漆刷了三个字——公交站,旁的类似于途经的站点名之类的,全都没有。至于供乘客休息的长椅、挡雨挡太阳的遮阳棚,更是天方夜谭了。

    就算这样,也架不住来来往往的乘客不断。

    搁以前,县里的公交车是不到城北的,这不是农贸市场太火爆了吗?去年年初开辟了新的路线,早先只有从城东到城西的双趟车,后来又添了从城南到城北的双趟车,这两条路线都会经过百货商店所在的商业街,等于就是把整个县用十字相连。

    路线少,就代表能做出的选择就少,恰逢冬日里,只要是手头不算紧的,都会选择坐车出行,毕竟小县城里的公交车便宜得很,哪怕是从始发站到这边,也才两分钱,要是中途上车的,只需要一分钱。

    唯一的问题就是,县里不光是公交路线少,连公交车本身也少得可怜。

    等车本来就无聊,冬日里冷得慌,乘客们自动自发的往唐红玫家前的门面房里钻,哪怕没打算买东西好了,起码店里暖和呢。

    唐婶儿乐呵呵的招待着客人们,她并不介意人家进门取暖,横竖进来了就会忍不住的,毕竟门面房不大,冬日里空气很难流通,那可真的是满屋肉香。

    掐着时间,唐婶儿还推出了卤蛋,将家里老旧的煤饼炉拿出来,调成小火,上头驾着个铁锅子,里头满满当当的全是卤蛋。

    按说卤蛋这玩意儿,凉着吃才好,可谁叫现在是冬日里呢?闻着店里的卤肉香气,看着锅里卤蛋冒着白烟,再瞅瞅挂在店铺墙上的价钱牌,进屋取暖的乘客们分分钟改变了立场,成了格外捧场的食客。

    不光唐婶儿这边生意兴隆,隔壁三家也一样。

    就像她先前考虑的那样,把其他几间铺子赁了出去,那几家倒是做到了不跟他们家重叠,或是卖肉丸子汤,或是卖烤红薯、烤玉米,还有一家卖的是日常的杂货,类似于酱油米醋糖盐这种。

    尽管并未做任何的广告宣传,这边一排的四间门面房还是引起了站在公交站等车的乘客们的注意。

    农贸市场那边,热闹了一天后,才第二天就发现生意冷清了不少。

    那家人是属于家里出了个能耐的,然后带领着全家致富奔小康。而那个所谓能耐的,就是去年下半年从别的位置调拨到农贸市场,主管全部事务的领导。

    管这一摊子的,不一定是个大领导,事实上人家在县政府里根本就说不上话,可架不住县官不如现管。

    新官上任三把火,人家一眼就瞧出了即食店的利润,大手笔的绝了原摊主、店主的路,将自家亲戚捧上了位。

    那人还算有点儿脑子,知道一口吃不成个大胖子,只选了五家下手,挑的还全都是没啥后台的普通人家。将自家亲戚碰上去之前,也曾殷切叮嘱了,好好干,食材配料都要好,毕竟这不是一票买卖。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占了店铺抢了招牌,这味道却不是一句好好干就能模仿得了的。

    眼瞅着生意就好了,那家的老太太坐不住了,仔细跟人打听了情况,费了半天劲儿后,终于弄明白了。

    小老太太踮着小脚往外头跑,没跑出多远,就一眼看到了人潮如流的四间门面房,再仔细一看,全是老熟人啊!

    被赶走的六家人里,有四家都在这儿。

    “这是铁了心来砸场子的哟!!”

    小老太太气得站在路对面连连跺脚,大冬天的,脸都被气红了,插着腰喘着粗气瞪着对面。她所站的位置也是公交站,不过这会儿没车子来,等的人也不多,倒是有人瞧了她两眼,反被她瞪了回去。

    看了约莫有五六分钟,小老太太就回去了,跑回自家铺子里,当下好一通发火:“人都去前头公交站那边的店里了!全是以前在菜市场干的人,我认识他们的,以前开卤肉店的,还有开熟食凉菜店的,那啥卖馄饨饺子的也在!”

    在就在呗,那块已经出了农贸市场了,就算小老太太有个本事大的领导儿子,一样管不了外头的事情。

    ……

    唐婶儿并不清楚人家已经把他们视为了眼中钉肉中刺,不过她也确实在早上采购食材时,往自家原先开的那铺子前头仔细瞧过。

    店还是那个店,柜台也仿个一样的,就连日常摆放卤肉品种的位置都是一模一样的,当然还有员工制服等等,全都叫人学了去。至于他们家的招牌,离开前倒是摘掉了,可架不住人家寻到老木匠那头重做了一个。

    不过,唐婶儿还是很有信心的。

    “学了咱们的柜台、招牌,可卤肉店最要紧的是啥?是卤肉的味道!”

    “我家红玫卤的肉哟,不是我吹牛,绝对是吃了还想吃,我看她卤了好几年,也没学到这门手艺,别人就吃过两回还能学了去?”

    “作吧作吧!可劲儿的作吧!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能作多久!”

    就算自家留了后手,可平白遇上这档子事儿,泥人还有三分气性呢,唐婶儿面上是笑盈盈的,心底里早已把抢占她铺子的人戳了个几十上百个孔。

    要说以前县里也不是没有其他的卤肉店,单就方老板好了,还把店开在了他们家对面呢。可人家凭本事开起来的店,就算是竞争对手也没啥好说的。再一个,像方老板,还有熟食店老板娘那头,尽管也卖卤肉,标价却比唐婶儿标得低两成。

    就像熟食店老板娘说的那样,她家的卤肉虽然味道一般般,可便宜啊!

    然而,抢了老店的那家人,兴许是太自信,又或者干脆就打算仿个彻底,连价格都是照搬照抄的。

    唐婶儿耐着性子就等看好戏了,没想到,最终看到这一出闹剧的人却不是她,而是唐耀祖姐弟俩。

    作为小老弟,唐耀祖是送完大姐送二姐,不过送二姐倒是顺便的,毕竟他本来也要回来帮忙。

    依着习惯往商业街那头走后,离店门口还有十几二十米呢,二姐和耀祖就看到有人在闹事。

    “你家卤肉变了味儿啊!”

    “大过年的,咋这么坑人呢!老顾客你也坑?还哄我说就是这个味儿。我买过起码十来次了,你家卤肉是个啥味道,我还能不知道?就算我年纪大了尝不出味道了,我家小孙孙总是会吃的!这味道变了啊!”

    “不是你家的?菜市场那家跟你家不是一个老板吗?我要见唐姐!你就告诉我,唐姐上哪儿去了,不然你叫她闺女出来,我只跟你们老板说!”

    跳着脚闹事的是个有些年纪的大妈,边说还边伸长脖子往里头看,方向正冲着后厨那边。

    年后刚被唐婶儿从菜市场那边的店拨过来当店长的柳舅妈一脸的哭笑不得。

    她是不太记得这个人了,不过看这做派,听这话茬,应该是老顾客没错了。

    “这位大姐,老板他们一家都搬去新店里了,老店呀,就是菜市场那家铺子年前就到期了,被领导收走了,不再租给咱们了。”

    柳舅妈好声好气的先把老店的事情解释了一番,又指了指店里的其他卤肉:“我就不说别的,哪怕不尝,看看这色泽,闻闻这气味,也能知道咱们家的卤肉跟以前一个样儿。再说,咱们都开了这么多年店了,咋可能自砸招牌呢?”

    就算话说到这份上了,那位大妈还是一脸的不信任,皱着眉黑着脸把店里店外都打量了一遍:“我哪知道那么多?这还是我头一次来这边,以前都是早上买完菜出来顺便买上一斤卤肉的。”

    “那你是怎么找过来的?”

    “听人说的呗!”

    大妈似是想到了什么,气呼呼的说:“我就是太相信你们了,直接进去要了半只猪蹄髈,连看都没看,就照着你们家店员说的价钱付了钱。回去一看,份量起码少了二两,颜色也跟以前的不一样了,还有那味儿哟……以前我买了卤肉,才刚走到楼道里,我家小孙孙就能叫着笑着奔出来,这回我都装到盘子里了,他才看到!”

    “咱们这店,从来就没干过缺斤少两的事情,倒是买的多了,还能得些添头。”柳舅妈见她越说越过分,生怕叫食客们误解,忙拦下了话头。

    好在,食客们并没有任何误解。

    “唐姐家的店一贯份量给得实在,只有多没得少的。你说你是老顾客了,咋会连这点儿事情都不知道?还有,我每天来来回回就在这条街上走,我咋从没见过你?”

    “就是,唐姐多好一人呢,成天笑呵呵的,上回还教我凉拌鸭舌加点儿蒜末,添点芝麻油更好吃,我回去试了试,味道更好了!”

    “这是看人家生意好,红眼病犯了故意来闹事的吧?”

    眼见食客们都联合起来对付自己,特地跑了半个县城来讨说法的大妈气红了眼圈:“你们咋这样呢?我家又不是吃不起卤肉,也不是干这行的,眼红啥啊?”

    “那谁知道,不然你说说,唐姐家的卤肉咋就变了味道?我才买的,刚特地尝了一口,还是那个味儿!”

    大妈气不过,索性又掏出钱来,随手指了一样:“那个给我来二两,我就不信了!”

    柳舅妈也没嫌弃人家买的少,赶紧切了二两出来,还特地给切成方便入口的小块,顺便帮她拿了双筷子。

    “我尝过就知道了!”大妈气呼呼的拿过筷子夹了一块卤肉放到嘴里,还没嚼呢,肉才一入口,她就愣住了,“咋回事儿呢?还真是老味道……我再尝尝!”

    二两卤肉能有多少?几筷子下去就没了,大妈惊讶得连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愣是半晌没开口。

    围在这边看热闹的食客们哄堂大笑,柳舅妈也想笑来着,可她毕竟是唐婶儿新任命的店长,忙开口帮着打圆场:“我信你是老顾客,你这样子做不了假。那大姐你能信信我吗?原先菜市场那个铺子早就被收回去了,人家又照原样子开了一个,我们也没法子呢。可要我说,别的都好学,独独这味道……”

    “就是这个味道。”大妈忽的打断了柳舅妈的话,“再给我来半个猪蹄髈。”

    柳舅妈一口答应了,边用油纸包好边告诉她:“你家要是离菜市场近,下回也还去那边吧,唐姐新开的店就在菜市场前头不远的公交站边上,你站在站牌底下往旁边瞅瞅,还是老招牌‘唐妈食府’。”

    那大妈看似也完全消了气,接过油纸包时,还道:“我也是被气坏了,菜市场那头,我跟人家老板说卤肉味道不对,人家还叫来了菜市场那头的人,非说卤肉摆在柜台上,价格也写在墙上,说我肉都吃完了又来闹事,说破天也没这个道理。”

    “大姐你现在知道了,以后不去就是了。”

    “肯定不去了!太欺负人了!”

    大妈说完这话,倒是拿着油纸包走了,可其他或是听了全场或者听了个半场的人却是议论了起来。

    与此同时,二姐也拉过了唐耀祖,没往店里去,而是拐了个弯,往街角那边的公交站去了。

    等坐上了公交车,唐耀祖先忍不住问:“二姐,他们就真那么欺负人?我先只知道租期到了,婶儿没跟我说他们还抢了咱们的招牌!”

    “到了地头就知道了。”二姐脸色有些不大妙,了解她的人都知道这是发火的前兆了,唐耀祖看她这样,缩了缩脑袋,主动去售票员那边买了两张票,然后假装看窗外的风景,全程一声都没敢吭。

    及至到了城北菜市场站,姐弟二人下了车后,只径直往新铺面走去。

    唐耀祖来过好多趟了,因为帮着盖房子的就是唐家的隔房堂兄弟们,干活精细不说,还给算了个优惠价:“二姐,走这边。”

    这俩人进来时,唐婶儿正好琢磨着后厨的卤肉快起锅了,打算往后头去,见了来人,忙招呼道:“她二姐来了,耀祖也在呀,家里都好吧?”

    边说着,唐婶儿边往外头走:“红玫她在厨房那头呢,我领你去。”

    唐耀祖也正好有事跟唐婶儿说,赶紧跟上去。

    “她二姐,我家这院子还不错吧?你看那间,最南面的那间,现在是我住着。”就在二姐疑惑为什么唐婶儿要特地指出自己住的那间时,唐婶儿又道,“等你家小凤儿过来了,让她跟我住一屋,正好我一直想要个小孙女,也算是全了我的念想。”

    这下,二姐全懂了。

    “婶儿,把小凤儿托给你,我那叫一百二十个放心。对了,我也跟我婆婆他们说过了,等我们去南方前,就把小凤儿带过来。”

    “好,好。”唐婶儿笑眯眯的接口道,又指了指另一间,对唐耀祖说,“那间给耀祖住,你留在家里的东西我也给全搬过去了,回头你自个儿进屋瞅瞅。”

    唐耀祖高兴坏了,有好屋子好床谁会不乐意?这不是先前家里地方实在是太小了,他只能在饭厅里缩着,还是晚上睡觉前把铺盖摊平放好,一大清早起来再叠好搁好。麻烦是一回事儿,睡得也确实不舒坦呢。

    “那我现在就去瞅瞅?对了。”唐耀祖一拍脑门,“婶儿你也来,我有话跟你说,就刚才吧,我们家在商业街那头的铺子里,有个大妈闹事,说卤肉味道不对。后来呀……”

    二姐看小弟跟唐婶儿聊起来了,径直掀开厚帘子进了厨房里。

    唐红玫早就听到外头的动静,久不见人进来,正打算出去瞧瞧呢,就看到她二姐过来了,忙高兴的打招呼:“二姐,小凤儿没一起来?”

    “我一年到头就回家住一个月,哪能不到日子就把她送过来的?放心,你有的是时间逗她。”

    “嗯,那我就放心了。”

    姐俩相视一笑,互相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不过转瞬,二姐就收了笑,把刚才看到的一幕,简单的说了说,沉着脸问道:“你们这样就完事了?白白吃了这个亏?”

    “二姐,我知道你打小就不爱吃亏,可这事儿咱们也没辙儿呢。菜市场里的摊位、铺面本来就是按年来租的,到了日子人家不租给咱们,这不是也没法子吗?”

    二姐相当不满的翻了个白眼:“铺子租不租是他的权利,可他没权利用你家的招牌!”

    “招牌?”唐红玫有些不大明白,只问道,“那招牌是我婆婆去木匠那头定做的,人家仿了一个,咱们能怎样?”

    “我跟你说,这世上有个地方叫商标局,只要你花几个小钱把招牌注册一下,就是那个商标。等注册好了,任谁都不能随便用!”

    不等唐红玫细问,二姐主动说:“咱们县里肯定没有商标局,市里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省里铁定有!你这样,把各种资料都准备一份……对了,我差点儿忘了问你,你们家这个铺子,有没有经营许可证?卫生证呢?”

    这个问题可把唐红玫给问住了,她低头盘算了一会儿,只摇头:“店里对外的事情都是我婆婆在弄,不过应该是没有的。假如有,她不可能藏起来不给我看,对不对?”

    “对你个头!”二姐本来就是个暴脾气,一个没忍住,只气急败坏的说,“赶紧去办呢!回头人家见生意又被你们家抢过来了,还不得去举报你?商标的事情先放放,把开食品店的证件先办出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