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第063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63章 第063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不死佣兵     第063章

    说真的,见过人家炫爹妈炫哥姐炫老公炫孩子的, 这要是搁在后世, 亲爹不给力还能炫炫干爹,可甭管怎么说, 像唐红玫这样炫婆婆的,亘古至今都是奇葩。

    唐红玫并不知道, 就在她忙着花式夸婆婆时, 她那好婆婆正在自家插着腰怒怼二桃。

    都是年初二回娘家,唐红玫和二桃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当然两家的情况原也不相同。

    在跟俩姐姐闲聊了一会儿后,唐红玫就提议往唐奶奶那屋去。

    “大姐, 你去吗?二姐呢?”

    大姐倒是一口答应了下来,她是姐妹仨里头嫁得最远的, 偏婆家那头人多是非多,平日里就是想抽空回娘家一趟也不容易。这回既然过来了,她肯定得把每个娘家人都顾到的。

    于是,姐俩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向了二姐。

    一贯天不怕地不怕的二姐, 明显有点儿怂了, 支支吾吾的说:“你俩去吧,我能在家待一个月呢, 再说年前刚回来时, 我已经去瞧过奶奶了。”

    顿了顿, 她不等姐妹相劝, 干脆又扯了个借口:“这不是说到小凤儿上学的事儿吗?我怎么着也得去跟你姐夫说一声吧?”

    说罢, 她赶紧起身麻溜儿的走人了,其速度之快,仿若有人在后头追她一般。

    唐红玫和大姐面面相觑。

    “算了吧,她也是怕奶念叨她。”大姐叹了一口气,“奶这人别的都好,就是老嘀咕没儿子咋办。你年岁小,兴许已经不记得了,妈当初差点儿没叫奶给逼死。”

    重男轻女这种事儿吧,其实很多人都是受害者,她们不一定是主动嫌弃女儿不好,甚至有些人反而对女儿格外得好,可假如没有儿子,还是会不停的絮絮叨叨。说是差点儿逼死人,真的是一点儿也不夸张。

    不过,唐奶奶跟二桃的奶奶还是有不同的,她对闺女、孙女们都不错,也用心给她们挑选亲事,尽其所能置办嫁妆。只是往前头二十年,唐妈头胎生了闺女,她仅仅是冷了脸,二胎还是得了闺女,那就不成了,开始各种叫骂训斥,偏三胎又是个闺女……

    唐红玫毕竟是姐仨里头最小的,事实上等她记事了,唐奶奶就是个温柔和善的小老太太,毕竟那会儿唐光宗和唐耀祖都已经相继出生了。

    再一个,哪怕重男轻女好了,唐奶奶一直觉得唐红玫有福,要不然怎么能一口气带了俩弟弟出来呢?不单对她态度好,还做主让她留在家里干活,长那么大,唐红玫除了去地里送过饭菜外,那是压根就没干过一星半点的农活。

    隔了一年没见到奶奶,唐红玫还是怪想的,她问过了大姐,得知大姐也带了礼物,就高兴的把早先就准备好的东西递了上去。

    大姐是做了一身衣裳,扯布自己做的,考虑到唐奶奶这些年几乎没啥变化,再说冬衣本身就显得比较宽松,穿上一看,倒是正正好。

    “奶你穿这一身真合适,敞亮气派的,回头出去叫老姐妹们瞧瞧,多洋气呢。”唐红玫帮着大姐说话,不过她也不全是吹嘘,毕竟乡下地头的人偏好深色系的衣服,尤其是黑色和深蓝色,大概是因为不显脏,可打眼瞧着就灰扑扑的,哪里比得上大姐做的这件深红色外套?瞧着就是比以前的衣裳敞亮。

    唐奶奶很是高兴,老人家年岁大了,冬日里又冷得慌,没啥事儿压根就不想出门,只窝在屋里暖炕烘手,她倒是听到外头孩子的笑闹声了,又不想拘着娃儿,只侧着耳朵听外头的动静。

    这会儿,摸着身上鲜亮的衣裳,唐奶奶笑得见眉不见眼的,一个劲儿的念叨着:“做啥新衣服呢?我都那么大年纪了,有这么好的布头给兵兵做衣裳多好呢,不然给丹丹做呢,我都还没瞧见过丹丹那孩子。”

    “等回头她再长大一点儿,天气也热乎了,我一定抱她来瞧瞧奶。”大姐拍着胸口保证道,又拿手肘捅了捅唐红玫,“你的东西呢?赶紧拿出来。”

    唐红玫忙笑着拿出了自己带来的礼物,有一双千层底百纳鞋,还有一顶棉帽子,都是她自己亲手做的。

    见唐奶奶一脸惊讶的摸着鞋子和帽子的绣花纹:“这是你绣的?这得多费眼呢,你说你折腾这个干啥?”

    “哪儿呢。现在方便了,有那机器绣花的,我买了缝在了上头。奶,好看不?”

    “好看,真好看。”一听说是买来的,唐奶奶先是松了口气,回头又给心疼上了,“我一老太婆穿戴啥不都是个丑样儿?费那钱干啥?”

    唐红玫和大姐都笑了,直劝奶奶别在意这些小钱,本来就到了享福的时候了。

    “唉,瞧着你俩都好好的,我就发愁二丫头。”唐奶奶到底还是想起了二姐,忍不住念叨起来,“你说国家怎么就干出了这种事情呢?居然还能不让生孩子?二丫头就得了俩闺女,将来闺女都嫁出去了,她该怎么办呢?我前头就跟她说了,叫她别管她公婆小叔子,也别管光宗那小混蛋了。有钱自己捏着不好吗?她公婆还有俩儿子养着,光宗也有俩儿子,怕啥?就她呀……我都替她发愁,咋就摊上这事儿了呢?”

    听到唐奶奶这番话,唐红玫和大姐皆不知道该怎么接口。

    有些事情年轻人可能接受起来比较快,可对于年纪大的人来说,她一辈子都是这么过来的,身边的人也是如此,一下子叫她去接受新鲜事物,能拧过来才叫稀罕呢。

    就说唐奶奶,大字不识一个,打小就被传统观念洗脑,嫁人生子、相夫教子、儿孙满堂……她们对幸福的定义就是这个,哪怕给万贯家产,也不换的那种。

    正是因为知道唐奶奶这观念,记得年幼时候事情的大姐才没法冲着她生气。说白了,唐奶奶并不讨厌唐妈,只是单纯的担心大儿子将来没人养老无子送终。等唐光宗一出生,她对唐妈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婆媳矛盾瞬间化为乌有。

    等到了二姐这事儿上,唐奶奶的态度又不同了,毕竟那是已经嫁出去的孙女。她一方面替二姐发愁,另一方面也不允许江家欺负她孙女,同时也盼着二姐能早早的生下儿子。

    结果……

    “你俩以后要好好照顾二丫头,她没儿子养老,还不得靠兄弟姐妹家的儿子?也帮我劝劝她,别老是大手大脚的乱花钱,她该存点养老钱了。”

    说着,唐奶奶从枕头边拿了个半导体收音机过来,边叫俩孙女看,边说:“这是二丫头送我的,能听广播,里面还有小人在唱歌。唉,你们说,二丫头这么好的一孩子,咋就没个儿子呢?”

    唐奶奶絮絮叨叨的说了一车话,好在唐红玫和大姐都是耐性很足的人,老人家说着,她们就听着,横竖到底要不要帮着传话,端看她们自身了。

    只能说,得亏这不是后世,二姐仅仅是没生儿子,她还是有俩闺女的,都惹得年迈的奶奶忧心忡忡。这要是搁在后世,丁克族不婚族同性双性的,甚至还有跟虚拟人物结婚的……能直接把老人家吓得蹬腿吧?

    不过,就唐奶奶那絮叨劲儿,二姐也只能选择跑路了。她还挺庆幸的,毕竟一年到头多半时间都在外地,回家的次数寥寥无几不说,就算回来了,她不得待在夫家孝顺公婆照顾孩子?

    当然,所谓的孝顺公婆就……

    就在唐红玫和大姐在唐奶奶聆讯时,二姐也跟二姐夫提了小凤儿的事情。

    二姐夫也就小学文化,江家倒不是供不起他上学,就是他自己觉得没啥意思,初中上了没两天,就高高兴兴的辍学了。之后,先是跟着生产队干活,得空就溜到镇上、县里玩,等娶了媳妇儿没多久,政策就松动了很多,哪怕当时没兴起做生意的念头来,也时常想法子弄点儿小钱,找哥们吃喝玩乐浪里个浪。

    也因此,跟二姐夫谈论学习问题,注定是没有结果的。

    “学费多少钱?”二姐夫听了半天,只抓住了这一点。

    二姐简直要翻白眼了,随口将唐红玫报给她的数字一说,就听二姐夫格外豪爽的表示:“上!不就是十来块钱嘛,别人家孩子能上,咱们家也不能落后!”

    哦对了,他是不在乎学习来着,可他不能忍受自家不如别人家。

    “你答应了?那咱们可说好了,我把这事托给我三妹了,回头你可不能再反悔,不然我的面子可下不来。”

    “瞎说啥!一年才十来块,还不够我一顿酒钱的,有啥好反悔的?你放一百个心!”

    二姐笑了,她猜到接下来有好戏看了。

    这真的是钱的问题吗?假如真是一年十来块钱,那她自己就可以决定了。甚至说,唐红玫都不用特地多等半年,等她来了再提这个事儿。其实说白了,让小凤儿上学,最大的阻碍是江母啊!

    果不其然,当天晚上得知了此事的江母就是好一通大闹。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

    唐红玫这边,聊够了后,见唐奶奶有些精神不济了,忙跟大姐一起离开了屋里,好叫老人家歇一歇。

    之后,她们姐妹几个就在家里用了午饭,又带着孩子拜访了近房亲戚。考虑到冬日里天色暗得早,到了下午三点多,就带着孩子离开了。

    大姐倒是没急着走,她来一趟是真的不容易,再说大过年的,大姐夫还在单位里值班,她是真的不想这么早回去伺候家里的老老小小,干脆就决定住两天,回头叫个弟弟送她回去。

    唐耀祖抢先答应了下来,还说把大姐送走后,正好去县城里。虽说卤肉店不急着开门,可年关里也没啥事儿,最迟正月初六肯定要开门了。

    等唐红玫从娘家回到自家时,天色已经渐暗,胖小子迫不及待的冲到了厨房,高兴的大喊:“奶!我回来了!你做啥好吃的了?我在楼道里就闻到味儿了!”

    比起直奔厨房的胖小子,皮猴子倒是给了唐红玫很大的安慰,早先时候还嫌弃她呢,这不一整天没见了,他高兴的要命,直扑到唐红玫怀里,亲香个没完。

    这档口,唐婶儿就说起了白日里发生的事儿。

    刚把自行车放好的许学军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她可真多事,有着工夫能管管自家吗?”

    “她管不了。”唐红玫苦笑一声,“光宗早就被父母宠坏了,他根本就不可能听二桃的话。而且在他看来,钱是他赚的,由他自己来花是再正常不过的,他脑子里没有养妻儿的概念。”

    说是长子,其实唐光宗从小享受到的是幼子的待遇,毕竟前头三个姐姐呢。哪怕后面还有个弟弟,可耀祖又不爱闹腾,多半时候还是他让着光宗,用唐爸唐妈的话来说,耀祖是当弟弟的,本来就该听哥哥的话。

    可问题是,当哥哥的确实没有个当哥哥的样儿。

    上一段婚姻时,作为忍让方的一直都是光宗的前妻,现在换成了二桃,她不愿意忍,又掰不过光宗,除了把手伸向别处外,还能怎么样呢?

    忽的,唐红玫想起一个事儿:“也不该呢,我记得李桃对二桃这个妹妹挺好的,鹏城离港城近得很,二桃之前生儿子,还是特地赶去了港城生的,她要是手头上没钱花,还能不跟李桃要?”

    “那我就不清楚了。”唐婶儿被这话说得一愣,转而低头琢磨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你猜得应该没错,桃儿这人吧,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有个事儿你不知道吧?她打小就跟她奶奶对着干,插着腰对骂啊,可她奶奶真的没了,她哭得比她爸都伤心。先前她妈坑了她,硬是叫她跟喜欢的小年轻分了手,她骂得可凶了,还咒骂她妈不得好死呢,现在家里穷了,没钱也没米下锅了,往家里寄钱的人不还是她?”

    人本来就是个矛盾体,李桃就是个中翘楚。也许外人可以骂她不知检点,可她对家里人确实是不错的。当然,也可以说她是为了炫耀显摆,甭管怎么样,给钱是真的。

    就好像,南方那头已经出现了发财以后给家乡修桥铺路的,不管究竟是出于何种目的,只要是真的出钱去做了,那就是善事一桩。

    唐婶儿说归说,手里的动作却是照常麻利,很快就把已经做好的饭菜热好端上了桌,顺口又提到:“你回娘家没见到耀祖?他没跟你说这个事儿?”

    “见到了,没说。”唐红玫也觉得纳闷,她先前瞧着耀祖挺正常的,唐爸唐妈也是一副淡定的模样,就连二姐都丝毫未提起这桩事。

    假如二桃真的闹开了,好歹那也是几百块钱,家里人会这副样子?当一切都没发生过?

    “我倒是猜到一个可能。”唐婶儿把碗筷拿过来,回头瞪了许学军一眼,“我忙里忙外伺候一大家子呢,你就不能帮我把汤端过来?一大汤碗的热汤啊!”

    许学军正听得津津有味的,一下子被怼了个正脸,赶紧起身往厨房去。

    看到这一幕的胖小子嘿嘿的笑着,他可没忘记他爸前些日子逼着他写寒假作业的事儿。结果,太高兴了一下子没能收到,正好被端着汤出来的许学军看了个正着,后者冲着他就是一个冷笑。

    胖小子瞬间怂了,缩着脑袋就跟个鹌鹑似的。

    “哈哈哈哈哈哈……”这回大笑的人变成了皮猴子,他已经吃过晚饭了,捏着块奶味饼干在那里磨牙。见到亲哥吃瘪,顿时开心的手舞足蹈,别提有多乐呵了。

    唐婶儿一个没忍住,吐槽道:“当爹的跟当儿子的,傻到一块儿去了。”

    “噗!”唐红玫抿着嘴偷笑,可惜演技不过关,父子三人都看了过来,她索性也不装了,光明正大的笑开了,又问唐婶儿,“妈你刚才想说什么来着?什么猜测?”

    “哦,那个呀。”唐婶儿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句,“我想起二桃说过,她是入夜了去厨房里寻摸吃的,才正好看到了你妈给耀祖钱。都说是入夜了,怕是你二姐不知道吧?两家离得近,到底有多近呢?”

    “不近的。”唐红玫解释了一下,其实都说二姐嫁得近,这是相对来说的,毕竟比起大姐和唐红玫,当时一个公社不同生产队的二姐婆家肯定是近了。可严格来说,从唐家到二姐家,步行至少要十来分钟,要是冬日里路不好走,走上个二十分钟都是常事。

    唐婶儿点了点头:“那肯定不知道呢,估计你爸妈安抚一下,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吧。”

    家丑不可外扬,这是大部分人的心态。

    这时,唐红玫也想起了去年那事儿,当时她和耀祖就是不小心脱口而出捅破了二桃的身份,那会儿唐爸差点儿没给气死。也就是说,唐婶儿的猜测十有八.九是对的。

    “回头我问问耀祖吧。”

    唐红玫也不是个较真的人,再说一家人,闹得彻底撕破脸本来就不太可能。不过,她也是有底线的,那些钱确实是这几年耀祖赚的辛苦钱,只要钱还是到了耀祖手里,旁的事儿装个糊涂也无所谓。

    至于二桃编排的那些话,唐红玫并不在乎。

    说白了,她都已经嫁出去这么多年了,弟媳跟嫂子是不同的,假如是嫂子,至少在她未出阁前相处过几年,怎么着也是有点儿感情的。换做是弟媳,还是第二任的那种,哪怕唐红玫早就认识了二桃,也完全没有加深交情的想法。

    能处则处,实在是不能处,也就是过年碰上一面,要是凑巧的话,还能正好错开,没啥好在意的。

    唐婶儿也是这么想的,事实上她娘家那头,先前处得也不是很好。主要是,当初娘家人是希望她再嫁的,毕竟她男人死的时候,她也才二十岁。把儿子丢给婆家,自己回娘家再嫁一次,这才是她娘家人尤其是她爸妈最大的希望。

    可惜,她爸妈直到闭眼也没等到这一天,好在这都是过去的事儿了,现在随着日子越过越红火,娘家那头早已恢复了来往。

    说白了,本来就不是什么生死大仇,多一门亲戚也好多条路。

    次日一早,唐婶儿带着儿子儿媳并俩孙子,就往娘家去了。虽说她爸妈已经没了,可兄弟还在呢,回门这事还是省不得的。

    那边早就等候多时了。

    按理说,年初二才是回门的正日子,到了今天,也就是初三了,唐婶儿的娘家人到了全。有趁着昨个儿就陪了媳妇儿回娘家又赶紧回来的,还有已经嫁出去但是听闻姑姑出息赶过来看个新鲜的,当然更多的也想问问能不能帮着寻份工,或者出个赚钱主意啥的。

    往前几年,谁都不敢张口闭口都是钱,一副清高的做派。到了现在,假如还是目不染尘的模样,保准被人怼一句假清高。

    改革开放了啊,就是要谈钱,毕竟连国家都提倡经济发展,他们这么做都是顺应潮流。

    人嘴两张皮,上下一拨弄,话就瞬间变了味儿。

    “姐来了!”

    “赶紧把红糖水煮上呢,别直接用开水泡,不对味儿,要煮上,带放点儿姜片,去去寒。”

    “这是皮猴子吧?瞧着小胳膊结实的,长得也好,像姐你!来,叫声舅婆!叫一声就给你一块糖,来,叫舅——婆——”

    “胖小子来,过来叫姨婆抱抱,咱们的胖小子哟,一年没见了,都成大小伙子了?听你奶说,你去年就开始上学了?瞧你这模样,一看就是个聪明娃儿,来,告诉姨婆期末考试考得咋样?双百分?第一名?”

    前头说话时,家里人都是高高兴兴的,轮到胖小子时,他已经盯上了人家手里的糖块花生米,心道抱完以后该给吃的了吧?就像搂着他弟不放手的舅婆那样,水果糖一抓就是一大把,直接往他弟兜里塞。

    结果轮到他时,画风突变!

    胖小子本来是笑着的,一听到“期末考试”这个关键词,瞬间就变了脸。

    ——你问啥不好,非要问考试成绩?

    ——为啥不问问长高了多少长胖了多少,不然叫人也好呢!

    ——爸,爸你别瞪我,这次真不是我的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