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第061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61章 第061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盛世医香巅峰外卖山村名医不死佣兵快穿之打脸之旅重回六零全能军嫂     第061章

    越是临近年关, 机械厂里反而越是热闹。

    倒不是临时又增添了新的订单,而是忙着发年货、结算奖金。

    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话用在机械厂里是再合适不过了, 当然也适用于一切国营单位。哪怕今年一整年厂子里也没能接到几个大订单,依然不妨碍年底职工们乐呵乐呵。

    厂子里没收益还可以跟上头单位化缘,毕竟这么多职工呢, 总不能叫大家伙儿都去喝西北风。再一个, 工人阶级可是领导一切的,哪怕陆续有国营单位倒闭,他们仍坚信厂子一定能长长久久的办下去。

    真的吗?

    ……

    唐婶儿因为忙活自家卤肉店的缘故, 已经很久很久没往厂子里来了。依稀记得,上一次过来好像为的也是福利房的事情, 不过那时候消息刚公布,房子连个影儿都没有。

    而现在, 福利房已经快结顶了,年后就可以进行外部装修了。这年头还没有后世那种豪装的概念, 一般都是铺平水泥地, 再把墙面用石灰粉刷几遍, 拉几条电线,安装好电灯以及电源插座, 齐活了。

    等唐婶儿从厂里小路上走来, 一直走到厂领导办公楼这块时, 已经不止一次听路过的职工说最迟来年四月就可以搬家了。

    对了, 即便这会儿才十点半光景, 可职工们已经提着饭缸子往食堂去了,还有人跟唐婶儿走来一路,跟到了领导办公楼的楼下小仓库,才停下了脚步,拿厂牌翻找花名册,确认之后提走了年货。

    暗暗把这事儿记在心上,唐婶儿没跟路过的职工打招呼,只径自上了二楼,她记得很清楚,主管福利房的季副厂长就在二楼靠左手边第三间办公室里。

    机械厂当然不可能给所有的领导都安排独立办公室,因此季副厂长那屋除了他本人外,还有好几个干事。不过这会儿,季副厂长并不在办公室里,倒是干事们正聊得欢呢,可赶了巧了,说的正是福利房的事情,还跟李家有关。

    “李平原又来闹了?以前瞧着蛮木讷一人,还当他真是个老实人,这不碰上事情了也闹腾吗?领导怎么说?”

    “不就是想给个教训,杀鸡儆猴懂不懂?”

    “真不把房子分给他们啊?可他们不是给了钱吗?万一不给房子,他们家真的闹腾起来了,咋办?”

    “怎么可能真的不给呢?领导也怕底下的职工寒心。说白了,给还是要给的,可不能这么痛快的就给了。听说是打算各退一步,房子还是给,可不能随他们选了,得等其他人交了钱挑好了房子,只剩下最后那一套,就是归他们的。”

    “那万一人家不干呢?”

    “爱干不干,你猜领导能稀罕他们不能?哈哈哈哈……你谁啊?来这儿干什么?”

    尽管扯不上偷听,不过唐婶儿也确实在门口站着听了会儿,眼下见人家注意到她了,她忙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进办公室,掏出钱来:“我是来下定钱的,房子。”

    干事们年纪都不算太大,一般也就二三十岁的,也有今年刚高中毕业的,又因为唐婶儿本身就不大往厂子里来,哪怕来了也不会往领导办公楼挤,这些人听唐婶儿仔细说了好半晌,也才堪堪确认了她的身份,还不大肯定。

    “许学军……是有这么个人,可你怎么不叫他来交钱呢?这样吧,你先把钱交了,我把单子开给你,可要是回头许学军来闹,这个钱还是还给你,房子也不给了。”

    唐婶儿满口子答应下来,想起一个事儿,又问道:“我问问厂子里是啥时候交上旧房子?不会是交完钱就要咱们搬家吧?”

    “哪儿能呢,咱们厂子还是很照顾职工的,你只管住着你家旧房子,等来年搬了新家,再把旧房子腾出来就成。”

    “那旧房子呢?”唐婶儿又问。

    “腾空以后,再叫其他职工买呗。”

    这法子算是比较人性化的,而且唐婶儿仔细盘算了一下,他们家那老房子才两百块,像周大妈拿不出六百块的巨款,凑个两百块应该没什么问题。她家老三和老小,自打被她轰出去以后,就租了个老破小凑合过着日子。老三且不说,老小顶了他爸的工作,是有资格分房的,买个小房子不是挺好的?

    因为不确定这个事儿周大妈是不是知道,唐婶儿决定回头碰着人了,就提一句。依着干事们的说法,新房子搬进去都是来年开春以后了,旧房子腾空登记再宣布购买,还早着呢。

    等手续办妥了,唐婶儿捏着凭据,也没直接往店里赶,而是先乐颠颠的回了家,把单据锁到了她屋里那小铁皮箱子里,这才心满意足的关门出去。

    走到楼道口时,她才忽的想起一个事儿,又转身回去,敲响了隔壁李家的门。

    开门的是李妈。

    “唐姐?”

    “跟你说个事儿,厂子那头没打算真跟你过不去,听说房子还是会给你家的,就是不让挑了,到时候剩下哪套就是哪套,你要是不想要,钱还是会退给你的。”

    李妈最初还没理解这话,等细细的品了品后,虽然心底里很不是滋味,可到底先前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总得来说还是高兴的:“谢谢唐姐了,打听到事儿还特地回来告诉我,我今晚总算能睡个安稳觉了。”

    有总比没有好。

    也不是李妈有多看得开,而是形势比人强。

    唐婶儿又道:“今天我家红玫她二姐又来了,红玫问了她二桃的事儿,也叫她带了口信,你就等在家里吧,左右也就这几日了,该回来看看你们了。”

    “二桃回来了?”李妈先是笑了一下,可紧接着却有垮了脸,“唐姐你忙不?你进来坐坐,跟我说会儿话呗。我家没人,都跑出去了。”

    说句实在话,唐婶儿挺不情愿进李家说话的,可到底是几十年的老街坊,李妈一副凄惨到极点的模样,唐婶儿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抹不开面子,进了李家。

    “唐姐,我可真羡慕你,儿子儿媳都孝顺,还有俩大胖孙子。我呀,人家都说老了该享福了,你说我这过得是什么日子。真的是一天不如一天,儿子女儿全都是来讨债的。”知道二桃已经归来,却压根没往家里后,李妈更丧气了,又想到自打在学校伤了人后就辍学彻底野了的小儿子李旦,她愈发的感觉苦涩难耐。

    唐婶儿还想安慰她:“二桃是有些不靠谱,可她不是还年轻吗?”

    “二桃啊……我就不说她了,唐姐你知道不,那时候你叫我打电话给桃儿,我听了你的话,坐车去市里的邮电局给桃儿打电话,也说了家里的事情,还问她……问她是不是真的做了那些。”

    这话说的含糊,可唐婶儿毕竟是知情者,再说那时候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装傻充愣才是不可取的。不过,唐婶儿也算是给老街坊留情面了,点头表示听懂了,示意李妈继续往下说。

    李妈眉眼全耷拉着,完全是一副典型苦瓜脸的模样,好在万事开头难,都已经说出来了,顺下去倒也不难。

    原来,她给李桃打电话要钱时,实在是忍耐不住了,提了几句流言蜚语,本来是想叫李桃主动澄清此事,万万没想到,李桃居然一口承认,还反将她好一通训斥。

    ‘妈你念的是哪门子的老经?世道变了,笑贫不笑娼你懂不懂?现在这世道,有钱的就是老大,没钱的死了也不足惜。’

    ‘别劝我,有什么好劝的?你以为我愿意干这个?说来说去,还不是全怪你,要不是你非要拆散我的姻缘,我至于赌气嫁进了蔡家吗?还说什么这门婚事好,好个屁!你看看我的下场,我给他们家当牛做马十年啊,生了三个闺女,每次都是拿命生的,可他们呢?他们老蔡家又是怎么对我的?大冬天的,把我赶出家门。’

    ‘为什么不去找你们?我是那种没脸没皮的人?说好了从此跟娘家一刀两断再不来往,你以为我会上门哭着喊着求你们?得了吧。不过我也算对得起你们了,有钱时漏点儿给你们倒无所谓。’

    ……

    李桃训归训,钱还是照样给了,又是一千块整,让李家成功回血的同时,还有余钱换房子。

    然而,只要一想到这些钱是亲闺女用身子换来的,李妈就觉得浑身难受,膈应得很。可她不花也不成,毕竟家里再没有其他的经济来源了。

    花了难受,不花没命。

    几个月下来,李妈的心态差点儿就崩了。

    唐婶儿还能说什么?她是真的连劝都不知道从何下手。瞅了眼窗户外头,她赶紧借口时间不早了,乘机脱身离开。

    好在,李妈似乎只是想找个人倾诉一下,如今心愿达成,又接连收到了两个好消息,不说彻底放宽了心,起码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只不过,李妈的轻松并未持续太长时间。

    这天,唐婶儿回到店里后,先是告诉家里人,房子已经定下来了,之后又提了提拿年货的事儿,叫许学军跑了一趟。许学军也没白跑,就拿年货那点儿工夫,他正巧就看到上蹿下跳恨不得化身成猴子的胖小子,气得他左手提着年货右手领着儿子,就这样回去了。

    光这样肯定不够,之后几天里,胖小子一下发现日子难捱了,他爸不知道犯了什么毛病,愣是一天到晚的盯着他不放,既不让出去玩,还得写寒假作业,简直叫他委屈成球。

    寒假作业啊!

    那不是说着玩儿的东西吗?他倒是记得放假前老师说过要好好写作业,可这话不是随便说说的吗?以前放短假时,老师也这么说的,他都没写,不一样没挨批吗?

    许学军其实没上过学前班,他是到了年纪以后直接上了小学一年级。当然,就算是小学一年级好了,那也是极少有作业的,老师不管,家长不问,一切全凭自觉。

    可那是以前啊!

    世道变了,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

    胖小子差点儿没叫亲爸给逼死,好在学前班的寒假作业不算多,哭丧着脸做了两天后,就完成了个七七八八。可惜许学军并不满意,他还帮着看了,挑出错误的让胖小子重写,直把胖小子写得怀疑人生。

    直到大年二十九,胖小子才终于完成了全部的寒假作业,累得他整个儿呈大字摊在床上。

    而此时,唐耀祖也离开县城回到了乡下老家。唐红玫没跟他一起回去,倒是给他准备了不少年货,叫他一并带回去给家里。唐婶儿也照例塞了他一个红包。

    只是在分别前,唐红玫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叮嘱了唐耀祖,让他找个合适的机会跟唐妈把钱要回来,毕竟无论年后是想做点儿小生意,还是干些别的,本钱都是少不了的。

    再接着,就是过大年了。

    跟往年一样,家家户户都是热闹非凡。当然,不同的地方还是有的,比如说经济条件好了以后,就有人咬咬牙买了些鞭炮,叫自己过过瘾,也能让过年更喧闹一些。

    接下来就是各种走亲访友……

    而就在正月初二,二桃气呼呼的回了趟娘家,她没抱儿子,更没带上唐光宗,就独自一人冲到了娘家。

    “妈!你可真多事!我又不是不懂规矩的人,年初二还能不回娘家来瞧瞧吗?你做什么让人捎口信给我?还找谁不好,偏找了我二姑姐,叫我平白挨了一通数落。大过年的,真晦气!”

    二桃这连珠炮一般的埋怨声,把李妈弄得愣了半晌都没回过神来,也把十金吓了一大跳,瘪着嘴委屈的哭了起来。

    “我爸呢?李旦呢?”二桃扫视了一圈,见家里只有光知道哭的十金,不耐烦的冲着她喊道,“哭什么哭!闭嘴!”

    十金又被吓了一次,迈着小短腿躲到了李妈身后,边小声啜泣着边打着嗝。

    “你爸带着你弟去走亲戚了。”李妈有心想叫二桃别嚷嚷,可不知道是因为二桃气势太盛,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哪怕心头带着气,她开口时,也是添了些心虚,一听就没啥底气。

    “那你怎么不跟着去?”二桃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催促道,“给我倒杯水来,这一路过来,又冷又渴的。”

    李妈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最终只化为了一声叹息,转身倒水去了。

    不光倒了水,她还拣了几样好的点心,凑了一盘子端到了桌上:“吃吧。”

    “什么破玩意儿。”二桃嫌弃的撇了撇嘴,压根就没拿正眼瞧上一瞧。倒是一旁的十金,满脸渴望的看着桌上的点心,想吃又不敢伸手拿,可怜兮兮的去拉李妈的衣袖,直到李妈拿了一块放到了她手里。

    二桃更不忿了,不过这次她没说啥,端着杯子暖了会儿手,才不冷不热的问:“急吼吼的找我过来到底有什么事儿?”

    “你一走就是一年,连个信儿都没有,我这不是担心你过得不好吗?”

    “我看你是生怕我过得太好吧?”二桃没好气的哼哼着,“是啊,我是过得不好,要是早知道光宗家里是这么个情况,我说啥都不会嫁给他的!”

    不等李妈开口发问,二桃主动说了这一年来在南方发生的事儿,尽管谈不上声泪俱下,却也是满腹苦水。

    诚然,唐光宗的二姐夫是个能耐人,也确实在几年间攒下了一笔钱,可这钱却跟唐光宗本人没多大关系,因为二姐夫只给工资,甚至就连工资也不过是比其他人多上一倍而已。

    “……一个月才给八十块!这世上还有比他更小气的人吗?还大老板,我看他简直就是周扒皮!我二姑姐也不是个好东西,自家的钱倒是看得牢,可光宗的工资都不让我沾手,每回我想要买个什么东西,都得一次两次的跟他讨要。就是买盒雪花膏都得手心朝上要钱去买,这日子过得有什么意思?”

    “光钱少也就算了,他们家还死抠死抠的,我姐还雇了个老妈子打扫做饭,二姑姐小气到连请短工都舍不得,我嫁给光宗是来享福的,不是给人当老妈子的!”

    “这也要管那也要管,我就不明白了,这是亲姐还是亲妈?!”

    “说到光宗他亲妈,简直太不像话了!把大孙子当成了宝,一天几十遍的叫‘文哲文哲’……恶心谁呢!我说要把那小子送走,她居然直接哭开了,什么心肝宝儿的叫了一通,还赶巧叫我二姑姐看到了!哎哟,可气死人了,就那天,我二姑姐差点儿没活扒了我的皮!”

    二桃越说越气,捏着杯子的手指都开始泛白了。李妈倒是还好,十金是真被吓得不轻,捏着已经变了形的点心颤颤巍巍的躲到了里间屋子里,只敢透过门缝小心的往外头张望。

    李妈听她说了一通,好不容易停了下来,忙乘机劝道:“二桃,你……”

    “叫我李安妮!二桃二桃的,难听死了!”

    “行行。”李妈不欲在这种小事上头跟她吵嘴,只跳过称呼,继续劝道,“你也别太任性了,到底已经嫁过两回的人了。再说,你不是生了儿子吗?以后的日子会好的。”

    “没用!!”二桃将手里的杯子重重的放到桌上,气得五官都几乎挪位了,“妈,你是不知道我婆婆有多恶心,我真不骗你,她眼里只有她的大孙子,我都回家这些天了,她从没主动提过要帮我带孩子。就今天,我说要回娘家,叫她帮我看一天,你知道她说什么?她说她忙,她仨闺女都要回门,没空帮我带孩子,还问我怎么不把孩子抱回娘家,叫娘家人也瞧瞧。”

    闺女还能跟孙子比?二桃一想起今早发生的事情,就恨不得打死唐妈,更可气的是,唐奶奶也在旁边附和着,说没空!

    偏李妈低头琢磨了一番后,也问她:“那你怎么不干脆把孩子抱来?我还没见过小外孙呢。”

    “说的轻巧,那么冷的天,冻了病了怎么办?”

    眼见二桃又要发火,李妈赶紧息事宁人:“好好好,你说啥就是啥。我就想问问,你男人对你还行吧?”

    “他对我好有啥用?一个月就赚那么点儿钱,他又要抽烟又要喝酒,还老跟哥们打几把小牌,能剩下几块钱?”二桃也不折腾手里的杯子了,只恨恨的拧着自己的袖口,一叠声的念叨着,“有钱人怎么就那么小气呢?我二姑姐有的是钱,还老给她妹家的孩子买衣服鞋子玩具,怎么就不想着点儿我家呢?她妹都嫁出去了,管她死活!”

    提到隔壁家,李妈就不太开口了。不说别的,在别人连跟她说话都嫌脏的时候,也就只有唐婶儿愿意帮着拿个主意出个力儿,有消息还记得通知她,光这些她就不能不领情。

    幸好,二桃没聪明到这份上,并没有察觉到她妈有什么不对的,只继续做着各种抱怨。

    李妈很想帮着劝劝,可几次开口都被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弄到最后,她索性就只听不说了,还琢磨着是不是闺女在外头受了大委屈,想找个人吐露一下。

    正琢磨着,就听二桃又说了个事儿:“就昨天!文彬闹着不睡觉,我想抱着他去厨房瞧瞧还有啥吃的,结果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我婆婆居然塞钱给她小儿子!”

    “还有这种事?”李妈也惊了,“我怎么记得你婆婆一贯偏心你男人呢?”

    “嘴上说说罢了,暗地里还不知道做了什么。我都看到了,一沓的大团结呢,少说也有好几百块了,就这么贴补给了她小儿子!她怎么不想想,她小儿子吃住在姐姐、姐夫家里,又没讨媳妇儿,更没孩子的,哪里就用得了花钱了?倒是我家,出门在外,一针一线都得花钱,就那么点工资,怎么够用呢?”

    李妈一时间不知道从何安慰起,憋了半天,只问:“那你没告诉你男人?”

    “说了!我当时就闹开了。搞笑的是,我婆婆居然说那是耀祖的工钱,好几百块钱啊,这还能是唐耀祖自己赚的?他有这个本事?”

    “然后呢?”

    “我闹了,他们还说有证人,就许学军他媳妇,说是她给的工钱。啧啧,越掰扯越离谱了,就唐婶儿那小气劲儿会给她儿媳那么多钱?多到都能贴补娘家了?这种鬼话,谁信谁傻!”

    说到这里,二桃忽的俯下身子凑近说道:“唐婶儿在家不?你帮我去问问呗,保不准是她儿媳偷的钱。”

    “这……这不太好吧?大过年的,闹得人家家里不安生。”李妈明显迟疑了,她犹记得早些时候听人说过,唐婶儿没凑够买房子的钱,后来又说好不容易凑齐了,可这样的话,肯定就没有余钱给唐耀祖了。

    可惜,二桃早已不是曾经那个畏畏缩缩胆小如鼠的姑娘了,眼见她妈不赞同,她索性自己去隔壁敲门。

    没一会儿,外头就传来啪啪的拍门声,以及二桃略显尖利的叫喊声:“唐婶儿你在家不?你开开门啊,我有事儿跟你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