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第060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60章 第060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巅峰外卖爷就是这样的兔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重回六零全能军嫂     第060章

    “还、还有这种事儿?”

    唐婶儿眼睛都直了, 因为年关忙碌的原因, 她已经有许久没同老街坊们闲聊了, 就连往常还能给她递个消息的周大妈,也因为孙辈儿们都放假了的缘故,忙里忙外的照顾孩子以及置办年货, 根本就没那个闲工夫上门聊天。

    因此, 乍一听到这话, 唐婶儿第一反应就是咂舌, 一脸的不敢置信。

    李妈眼圈立刻红了。

    “唐姐, 你说有这种道理吗?我家老李在厂子里干了三十多年, 没功劳也有苦劳吧?就算他现在退下来了,那就不是厂子里的职工了?要真是这样的话,厂领导说一声,退休的全部是机械厂的人了, 对别家也一样,那我就没话说了。”

    唐婶儿砸吧砸嘴, 还是一副魂飞天外的模样, 半晌才开口:“那是不可能的。”

    当然不可能!

    这年头讲究的是,一天是厂子里的人一辈子都是。以厂为家那是很正常的事儿, 毕竟调职这种事情是千载难逢的,正常情况下,一个十来岁的年轻人进了单位后, 这一辈子就不会再换工作了。

    也就是说, 哪怕李爸已经退下来了, 那他依然属于机械厂的职工。

    就好比当初许学军的父亲因工伤过世,那段时间里,等于整个家没有一人在厂子里上班,可对外唐婶儿依然自豪的宣称自家是机械厂的,而每年过节过年发放福利,也从没一次落下过他们家。

    再有就是,像李家这种情况,搁在偌大的一个机械厂里并不是没有先例的。

    尽管厂子里有顶职的说法,问题是,厂子那么大职工那么多,并不是家家户户都会选择让儿女顶职,也有儿女都特别出息,自个儿寻到了好工作的。难道自己退休了,儿女又不在厂子里上班,自家就不算是厂子里的人了?

    开什么玩笑!

    这要是旁的事儿,唐婶儿还能劝着一点,可今个儿这事情明摆着就是欺人太甚了。

    “你就没去寻到领导?问问他们,是针对你们一家子,还是全厂子都这样的。这要是我家俩孙子以后不进厂子,等许学军退休了,我家还不算机械厂的人了?”

    李妈一脸的苦涩,张了张嘴,却到底没开口说话。

    还是唐红玫冷静一点儿,仔细思量了一番后,问道:“李大妈,你要是真想叫咱们帮你,不如把事情都说了吧。”

    “你还瞒了啥事儿?”唐婶儿不乐意了,“多少年的老街坊了,你要真叫人给欺负了,咱们说啥都要护着你,说吧。”

    “还不是因为二桃那死丫头!!”李妈到底还是说出了实情。

    原来,老职工虽然算是厂子里的人,可李家这情况有点儿特殊。等于说,李爸已经把工作给了二桃,然而二桃并未珍惜,任性的撂摊子走人。从明面上来看,她是主动辞职的,可在厂子里的档案里,她却是被辞退的。

    简单地说,国营单位辞职不是你说一声就走的,那是得走流程的,必须先申请,等领导了解情况并批复后,才能结钱走人。

    假如辞职之人的岗位很重要,缺不了人或者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人来代替,那么你还不能立刻走,最起码也得等到接替的人到来后,才能离开。

    通常情况下,这一套流程走下来,快则三五天,慢则十天半个月,而这期间,哪怕你去意已决,也必须把本职工作做完不可。

    国营单位的规矩就是这样的,繁琐归繁琐,可该遵守的还是应该好好遵守。

    “……二桃那死丫头,说不干就不干了,她根本就没跟家里人商量,也没好好打报告,还写了一通埋怨的话,说国家不好,说计划生育政策不对,说她就是还想再生。”李妈提起这事就满满都是绝望。

    厂领导已经算是不错了,也没追究二桃的责任,毕竟诋毁国策这种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了。

    不过,厂子里最终还是给予了一定惩罚,直接让人事部门将二桃开除,理由还是无故且恶意旷工,永不再录用。

    这个处罚决定,李家是知道的,可当时他们也没办法,你说二桃不是无故旷工,那你把她找来呢!李家没办法,只能默认了这个处罚,却没想到隔了这么久,突然就报应来了。

    “唐姐,你说我家该怎么办呢?”李妈欲哭无泪,事实上她在家里已经哭了好几日了。

    唐婶儿能怎么办?她只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要颠覆了。

    虽说是老街坊,可毕竟不是一家人,加上自家又是做生意的,哪怕不是逢年过节那也一样忙碌得很。因此,对于李家的事情,唐婶儿也就知道个大概,根本不清楚内里的详细情况。

    等听完李妈的哭诉,唐婶儿狠狠的抹了一把脸,恶声恶气的说:“你问我怎么办?我知道个啥?不过要我说,你也别怨领导们把二桃开除了,就说我家这小店,雇工也都是提前说好的,不是不让辞工,可总归得支会一声吧?没人顶上来多干几天不成吗?要是哪天谁拍拍屁股就走人了,人家不给我留脸,我还给人家做脸面吗?!”

    李妈缩了缩脖子,不吭声了。

    “你就得了吧,老老实实等着厂领导商量出结果来,横竖就算不给你房子,买房子的那六百块钱也肯定会退给你的,放心好了!”

    “那我……”李妈迟疑的又开了口。

    “还有啥事!”

    “不是不是,就那个,我家二桃啊,你回头托人帮我带个口信呗,要是她回来了,叫她抽空回娘家一趟。”

    唐婶儿冷漠的看了她一眼,不过到底还是没拒绝:“成吧,我记着了。”

    虽说是答应了,可唐婶儿也没叫唐耀祖特地往乡下唐家跑一趟。店里忙碌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舍不得糟蹋人,毕竟冬日里太冷了,就算骑车好了,来回也得要一个多钟头,就为了递个口信,真没这个必要。

    唐红玫也告诉她,二姐过两日会再来县城,到时候一并跟她说就是了。

    果不其然,也就是李妈跑来的第二天,二姐就来了,还领了个小凤儿。

    “赶巧了今天隔房堂哥赶着牛车进县城,我就蹭了他的车,顺便也带小凤儿过来转转。”二姐笑着解释了两句,又对小凤儿说,“去,找你表弟玩去吧。”

    小凤儿是个圆脸的漂亮小姑娘,这会儿正好奇的东张西望着,很快就把目光落在了福娃娃一般的皮猴子身上,刚犹豫要不要过去,就得了妈妈的话,当下立刻飞奔上前。

    她们娘俩出门早,即便路上耽搁了些时候,这会儿也不过才上午九点不到。基本上,这个点算是卤肉店最清闲的时候了,几乎看不到人。

    “婶儿不在呢?去菜市场那头了?”二姐瞧了眼玩得挺好的闺女和外甥,扭头问迎出来的唐红玫。

    “嗯,她一般十点过后才会过来。”

    唐红玫答了话,想问一下关于二桃的事儿,可她本能的知道二姐肯定不喜欢提到二桃,因此很是有些迟疑。

    见她这样,二姐却是误会了,顺势解开外头的羽绒服,从里面兜兜里掏出了一个小布袋子,直接塞到了唐红玫的手里:“给,六百块钱,回头赶紧叫婶儿把房子定下来。”

    “二姐,我不是这个意思……”唐红玫赶紧解释,可是很明显,她二姐并不是一个听得进去解释的人。

    “我管你是啥意思,给你你就收着,啥时候赚了钱再还我就是了。还是你翅膀硬了,不听二姐的话了?”二姐挑着眉,一脸危险的神情。

    唐红玫瞬间认怂,只得把钱接下来,犹豫了一下后,还是问出了准备许久的问题。

    “二桃?”果不其然,二姐听到这个名字就先皱了皱眉头,“她当然回来了,不回来留在鹏城喝西北风吗?这要是咱们家不知道她的底细,说不定她还真能留下来,去那个没影儿的本地家里。”

    除了不喜,二姐的眼里还有满满的嘲讽。

    “我也不管她到底叫李二桃还是李安妮,人家可跟以前不一样了。自打生了儿子以后,整个人可牛气多了,成天打着儿子的旗号要这个要那个,我就问她,我欠她的吗?儿子又不是我的,我凭啥帮她养儿子?真以为自己生了太子爷吗?”

    “二姐……”唐红玫担心的看着她,“她是不是给你惹了不少麻烦?”

    “你也不用替我担心,这人呢,不能惯着,我直接告诉她,要钱自己去赚,不爽就给我滚蛋,我不缺侄子。”

    按说当姑姑的,给侄子买点儿东西也没啥,毕竟二姐有钱不说,还是个爽朗大方的性子。问题是,她主动给是她的事儿,别人闹着要这个要那个,那味道可就变了。

    就拿唐红玫来说,也收到过好几次礼物,哪次她都是万分感激的。可换成了二桃,她只会嫌弃东西太少,或者不够好,给的再多也别想听到一句好话,就跟欠她的一样。

    二姐又不是欠虐的性子,回头当着唐光宗的面就怼了她一脸,吓得二桃分分钟缩回乌龟壳里。

    可惜好景不长,在鹏城二桃还算老实,可回到家乡后,却很快又再度复发了。

    “咱们到家还没十天呢,我还是住在我婆婆家里的,就不止一次的看到她跟妈顶嘴。妈也是个软性子,只知道背着人抹眼泪。”一提起这个事,二姐就只剩下满腔愤怒。诚然,唐妈是有千万个缺点,可再怎么样,那也是她妈,是生了她养了她的亲妈,她凭啥看着亲妈被李二桃那女人这般欺负?

    二姐本身就是出了名的护短,她不光是护着弟妹,也护着爸妈。

    “你都不知道那女人干了什么,她又是说妈偏心眼儿,只疼爱文哲不管文彬,又是非要妈把文哲送到孩子亲妈那头去。你说世上有这种道理吗?自己当了不要脸的小三,翘了别人的墙脚,逼走了原配妻子,现在还要把我大侄子也逼走?她以为她是谁!”

    文哲是唐光宗前妻生的大儿子,而文彬则是二桃生的小儿子。

    就唐红玫对唐妈的了解,偏心这个事情吧,估计是真的。唐妈本身就比较在意长子长孙,文哲这孩子又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怜惜他小小年纪就父母分离,多疼一些也属正常。

    可这话吧,别人兴许说得,唯独二桃没这个立场。只因在最初她和唐光宗刚勾搭上时,二姐就明确的告诉了她,唐光宗是有老婆孩子的。

    明知道对方已有家室还上赶着凑上去,这本身就已经落了下乘。

    “文哲他妈已经再嫁了。”唐红玫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嫁不嫁那是她自己的事,咱们家已经够对不起她了,断没有再把孩子送过去添乱的道理。”二姐就算再怎么护短,也明白在离婚这个事情上,错全在唐光宗身上。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意思了,横竖两人已经分开,不如从此别再联系。

    “嗯。”唐红玫赞同的点了点头,又道,“再说妈那么疼文哲那孩子,真要是送走了,她能哭晕过去。”

    “送啥送!有本事她自己滚蛋!”提到了二桃那不省心的,二姐又想起了二桃那亲姐,“她们姐俩真是一路货色,我先前写信跟你说的那些事情你还记得吧?我后来又仔细打听过了,李安琪跟的港城老头都年过花甲了,家里不光是有老婆孩子,连孙辈都有好几个了。还自称港城的富商,可真有她的,以为做生意是电影里演的那样,打扮得漂漂亮亮,端着红酒跟人谈天说地吗?交际花才这样!”

    高级酒会不是没有,可惜一般人是达不到这个档次的,包括已经成为鹏城有头有脸生意人的江诚安,对外的形象也不是什么富商,而是最典型的暴发户。

    暴发户就暴发户呗,二姐并不在意这些,又或者说,她还没在意形象的阶段。

    姐俩有聊了一会儿后,唐红玫也顺口说了李妈叮嘱的事情,二姐一口答应,只道回家就告诉二桃,叫她赶紧往娘家来一趟。

    “对了,李家买房子了没?”

    唐红玫苦笑一声:“买了,咱们老家属区头一个买的,不过厂子里有人写了举报信,现在还不好说。”

    “咋回事儿呢?”

    简单的把事情一说,唐红玫摊了摊手,格外的无奈:“房子是好房子,这个价格听着是高,其实比外头便宜太多太多了。才六百块啊,随便去县城哪里问,六百块也绝对买不到七八十平方的楼房。”

    “所以就是有人红眼病犯了?还是说,其他人家也在忙着筹钱?”

    “两者都有吧,听说已经有一半人交了钱,剩下的估计都在想办法。当然,放弃的人肯定也不少。”

    “懂了。”二姐勾着嘴笑了笑,“可真有她的,半点儿本事没有,倒是挺会祸害人的。”

    这里的她,指的当然是二桃。

    说完正事后,二姐就要领着小凤儿走了,唐红玫哪里能让她们娘俩就这么走了?赶紧出言留客。

    不想,二姐却道:“你可省省吧,要是你家没开店,我来一趟肯定留下来吃饭。可你是做生意的,年关又忙,何苦那么麻烦?再说了,我还要带小凤儿去百货商店里逛逛,回头下馆子吃顿好的,到了点正好蹭堂哥的牛车回去。”

    论口才,十个唐红玫也不是二姐的对手,很快她就败下阵来,目送二姐牵着小凤儿离开了。

    二姐离开后不久,唐婶儿就回来了。

    唐红玫把兜里的一包钱交给了唐婶儿,简单的解释了两句后,催她赶紧去交钱定下房子。

    “你二姐借你的?”唐婶儿都懵了,“你管她借的钱?”

    “二姐说,南方那头房子都涨价了,叫我只管买下这房子,还说赶早不赶晚,先定下来再说……等咱们赚了钱就还她。”

    唐婶儿还想推辞,可她也发现了,这事估计不是她儿媳想出来的,回忆了一下唐二姐素日里强势的模样,她最终还是把钱收下了:“行,那我干脆先去把钱交了,等年后凑出来了,立马给她,应该能在她南下之前凑够的。”

    卤肉店平常生意就不错,扣除各种成本,每个月都能赚三百以上,要不是因为先前买房子、盖房子等等花销太大了,也不至于一时钱不凑钱。当然,还有年前囤货的关系,肉价不便宜,唐婶儿又一口气囤了好几百斤的肉,这里头又压进去了一大笔钱。

    不过,甭管怎么算,元宵节前,这个钱肯定是能凑出来的。唐婶儿先前盘算着,厂子里的福利房虽然有很多人盯着,可在短时间内能凑出这么一大笔钱的,估计少得可怜,因此也不是特别担心。

    当然,去的晚了好的楼层朝向肯定别想了,可这种细枝末节的事情,唐婶儿是不会去考虑的。

    “行吧,那我赶紧去了,挑个好的!”

    其实她也不是不考虑,而是先前没这个条件。如今手头上有钱了,那不得抓紧时间赶紧把房子定下来。

    眼瞅着唐婶儿颠颠的跑了出去,唐红玫转身往皮猴子脸上亲香了一大口:“宝贝,咱们很快就能住上新楼房了。”

    然而,皮猴子并不感动,他拿手背蹭了蹭被亲过的脸蛋,一副嫌弃的模样。

    唐红玫:…………

    万幸的是,许学军回来了,成功的解救了尴尬至极的唐红玫,还顺手接过了皮猴子,问他今个儿乖不乖。

    趁着生意还不算太忙,唐红玫赶紧说了今个儿的事情,主要是二姐借了钱给自家买房的事,没提二桃。

    “二姐她人好,咱们赚了钱就赶紧还给人家,六百块不是小钱。”许学军掂了掂怀里的小儿子,深以为这小子又胖了,回忆了一下大儿子那体型,顿感不妙。

    也是奇了怪了,他和唐红玫都不胖,甚至可以说是瘦的,哪怕唐红玫怀孕后是圆润了点儿,可都那么长时间了,早就瘦下来了。至于唐婶儿,她是偏矮胖的那种,严格来说是矮墩墩的,也不能说她胖乎。

    当然,这年头本来就少有胖子,偏自家就占了俩,也不知道是随了谁。

    “妈也是这么说的。”唐红玫没注意许学军掂量小儿子的手法就跟买猪肉似的,她只问道,“胖小子呢?平常要上学见不到他,怎么放假了还是没影儿?”

    “找他小伙伴玩去了吧?”许学军也不是很肯定,主要是胖小子年岁不算小了,这年头管孩子也不严,都是由着小孩子四处跑闹蹦跳的。

    “寒假作业还一个字都没写呢。”

    唐红玫有些发愁,她倒是明白了这年头要读书才能有出息,可她本人学问实在是够呛,就算不忙店里的生意,那也没法教导孩子。偏她也舍不得打骂,一来二去的,反倒是惯得胖小子愈发的不怕她了。

    打骂孩子肯定是不对的,可不打不骂,孩子根本就不听话呢。

    许学军把皮猴子的手从嘴里抠出来,轻拍了一下他的手背以示教训,这才开口道:“寒假作业是吗?我盯着他,保证在年前叫他做完。”

    “嗯,那就交给你了!”

    严父慈母才是主流,唐红玫也知道有些人家是慈父严母,可她实在是严格不起来,只能委屈许学军当这个恶人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