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第058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58章 第058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综]刀剑攻略巅峰外卖爷就是这样的兔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不死佣兵     第058章

    唐婶儿他们家所在的老家属区,是属于机械厂建厂之初, 头一批建造的福利房。因此, 住在这里的也都是厂子里的老职工, 多半都是元老级别的。

    好汉不提当年勇, 时至今日,已经没人在意这些了,毕竟真正能耐的人,这些年来也该爬到了管理层。像许学军他爸当年的几个至交好友, 至少也是车间主任级别的。

    这二三十年里, 机械厂陆陆续续的建造了几次福利房, 但凡有本事、有门路的, 相继都搬离了这边。还留下来的,不是没啥能耐, 就是格外恋旧的。

    又因为前些年乱了太多日子, 其实仔细算起来, 最近的十年里, 机械厂是没有再造过福利房,一下子新房子的消息放开之后,自然叫所有人放在了心上。哪怕又有消息说,这并不是最后一批,还是早有人按捺不住了,恨不得第一个交钱, 第一个选房子。

    人人都想抢第一, 然而第一却只有一个, 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最终在他们这个家属区里夺得头筹的,居然会是李家。

    “李平原他们家前些日子不还到处借钱吗?早先李旦那小子打伤了人,赔了五百块的医药费啊,咋还能拿出那么多钱呢?”

    “是六百吧?那个谁,徐家的,你娘家姐夫不是管这个的吗?你问过没?是真的吧?”

    “真的真的,钱已经付了,名字也签了,到时候房子一修好,他们家就可以去挑房子了。”

    “啧啧,可真有钱啊,毕竟是出来卖的,得钱可比咱们这些干苦活的容易太多了。”

    “你还羡慕啊?我看不好说,现在李桃是年轻漂亮,可算算年纪,她也三十了吧?那一行吃的就是青春饭,她往后还能干几年?李家迟早喝西北风。”

    “那房子也买了,人家可比咱们强……”

    风言风语好似在一天之内成功发酵,不光是他们这个老家属区,就连上工的车间里,都不停的有人提到这个。

    李家彻底成了是非的漩涡中心。

    其实,准确的来说,李家并不是真正第一个交钱的人,在他们家前头,已经有好些个领导交了钱,甚至提前选好了楼层朝向。

    更早一些,在最初设计规划的时候,新造的单元楼就是分成两种的。一种是专门为领导们建造的,每个房子至少一百平方,有些是一百二三十个平方的,又大又敞亮;而另一种则是统一的七八十个平方,这些才是针对普通职工的。

    两种房子是相对独立的,等于领导们和普通职工在日常生活中是很难碰面的,至少不会在楼道里碰面。

    当然,领导们也考虑到的名声问题,对外明言他们分房也是要交钱的。只不过,他们原先的房子就挺好,回购的价格不低,新的单元楼又是统一的八百元价格,差价并不高。

    而撇开领导们,李家就成了第一个。

    都说枪打出头鸟,假如打头的是有真本事的,那自然是无所谓的。问题在于,哪怕没深入了解,大家伙儿也都知道李家买房子的钱来路不正。

    前段时间,因为李旦伤人一事,李妈还愁过好些日子,也跟亲近的人家借过钱,可惜包括唐婶儿在内,都没人愿意借钱给她。倒是唐婶儿帮她出了个主意,叫她去市里的邮电局给李桃打电话。

    李妈照做了,因为除此之外她再也想不出还有其他的法子。

    再然后,她收到了来自于李桃的汇款,背着人去取了钱,一声不吭的过着自家的小日子,尽可能低调不生事。

    因为这个缘故,家属区这边确确实实有段时间没注意到他们家。可惜,这次换房一事,又一次将李家炸了出来,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还有人跑到唐婶儿这边来问。

    “唐姐啊,你家店里的生意不是挺好的吗?咋没换房子呢?老房子兑给厂子里,再出六百块钱就够了,你家又不是出不起,怎么着也不能叫那家人占了先呢。”

    唐婶儿心道,现在说这些有啥用?她要是真的赶在第一个付了钱定了房,还不知道怎么被人在背后嚼舌根呢。当她不知道这两年里,有多少人在盘算卤肉店的利润吗?

    尽管内心呵呵哒,她面上倒还是笑盈盈的:“生意好也不能说赚得多呢,本来就是赚几个辛苦钱,这些肉不得花钱买?店铺租金不得要钱?还有我雇了人,一大家子人的吃喝嚼用,哪样儿不花钱了?”

    “说的也是,吃食生意嘛,本来就是又苦又累,赚的是辛苦钱。”

    “也还行,比那些卖早饭的总归要好,要是卖馄饨饺子包子这样的,怕是一年到头连个安生觉都别想睡了。”

    “那是那是……对了,唐姐你们家不换房啊?还是打算再缓缓……凑凑钱?”

    唐婶儿想了想,其实她也不是说完全拿不出来,问题是,肉价确实不便宜,考虑到年前好多人家都会杀猪,而正月里又可能一头猪都收不到,正好现在天气冷得很,她就想着多囤些肉,反正肯定能卖得掉。

    这样一来,她手头上就只剩下百八十块钱了。

    “房子肯定是想换的,到底我家也有俩孙子呢,不为咱们这些老的打算,总该考虑家里俩小的。可这一时半会儿的,我是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我就想吧,年前年后生意好,趁着过年多干活多攒钱,回头再跟亲戚朋友们借点儿,兴许来年开春就凑够了呢。”

    来人代入自己想了想,深以为这个法子还是可行的,高兴的道:“对对,我回头也去娘家问问,东家凑一点,西家凑一点,说不准就够了呢!唐姐你接着忙,我去凑钱了!”

    唐婶儿目送傻子离去,心道,借钱哪里就有那么容易了?

    六百块,看着好像是不多,算下现阶段工人们的工资,好像一年半就过了。

    问题在于,这年头多半的人家都是一个人上班养活一大家子的。就不说这两年改革开放以后,各家花钱的速度猛得快了不少,单说前些年好了,哪怕各种供应都限量发售,那一个人的工资也就堪堪养活家里人。

    要是碰上勤俭持家的家庭主妇,一个月或许可以省下个四五块钱,一年到头撑死也就五六十块。

    可这年头,谁家的亲戚都多,碰上哪个办喜酒,这个办满月酒,光随礼只怕都能去掉不少。还有每家的孩子也多,哪怕学校收的学费、书本费极便宜,零零碎碎的加在一起,一样不是小数目。

    就拿唐婶儿来说,她以前抠得要命,这些年来也就攒了不到一百块,给儿子娶媳妇儿花了掉一笔,置办新的被褥衣裳,又添置了两样家具,剩下的也不多了。

    家属区里类似情况人家不少,除非是改革开放以后做起了小生意的,不然光靠死工资,那六百块钱的差价就能逼死人了。

    借钱是个好选择,怕只怕,你想借别人不乐意借。

    唐婶儿边忙活边在心里吐槽,当然也顺便盘算了一下自己凑到钱的时间。

    要是一切顺利的,大概能在三月份把钱凑够,最多四月应该没问题了,就是到时候流动资金为很紧张,毕竟肉价真的不便宜。

    她怎么也没想到,刚放出了自家钱不凑手准备跟亲朋好友借钱的消息,周大妈就捏着钱匆匆来找她了。

    “唐姐你还差多少?我这儿还有两百块,借你!你赶紧去把房子定下来,晚了好房子都叫人给挑走了!”

    唐婶儿哭笑不得,不过心里也确实是挺感动的:“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有数啥啊!你以为咱们厂子里都是穷光蛋?才不是!他们先前是怕第一个交了钱被人说家里富得流油,就先等了几天。现在好了,李平原那傻媳妇儿一把钱交上去,后头连着十来个交了钱。你要是再晚点儿,就算房子还有,也只剩下被人挑拣剩下的了。”

    “你当是挑白菜萝卜呢?还挑拣剩下了。”唐婶儿把钱推了回去,笑道,“我是说真的,我心里有数。这要是真的没剩下了,也只当是没缘分呗。”

    周大妈狐疑的看了看她,半晌才道:“算了,你一贯都是个有主意的,不过说好了,要是真差了钱,你跟我说,反正我这钱也不够换房子。”

    “成成,咱俩谁跟谁呢!”唐婶儿一口答应下来,随后又奇道,“早先你不是还说没钱,过不下去了,咋又突然有钱了?”

    “要不怎么说唐姐你聪明呢?我就是个死脑筋,见天的盘算怎么对孩子们好,我对他们掏心掏肺,他们不见得就领情呢。后来,我索性硬了心肠,该赶走的立马赶走,该收钱的绝不手软。这不,他们反而对我好了,每个月一发工资就过来交钱,趟趟不落,还不用我催!”

    周大妈说着,还砸吧了下嘴,自个儿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别是他们跟我一样,天生欠得慌!”

    “我看不见得。”

    唐婶儿低头盘算了一番,她觉得,可能真的应了那句老话,不患贫患不公。

    老大觉得自己一直在付出,小时候照顾弟妹,长大了还得往家里交钱,凭啥呢?老二觉得自己中不溜丢的不受重视,又见老三老四一直住在家中,更是越发不平起来。老三的情况也类似,瞅着爹妈一直偏疼老小,觉得老小年岁小吃亏了,肯定心里也有想法。至于老小,或许成家之前是真的纯孝,可成家以后呢?他媳妇儿就真的那么孝顺?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吃了亏,兄弟占了便宜,能对爹妈好才叫奇了怪了。

    现在倒是好了,人人都别想往爹妈家里住,谁也甭想占便宜,赡养费每家都要出,还是一模一样的数目,甚至连已经出嫁的闺女都得出钱,这不就是他们苦心求的公平吗?

    再有一个,唐婶儿也不愿意太把人心往坏了想,可既然现在国家提倡男女平等,周大妈的六个儿女又都是交了同样数目的赡养费,是不是意味着老俩口百年之后,所有人都有一样的继承权?

    这最后一点,唐婶儿没直接说出来,毕竟万一猜的不对,她就成了挑拨离间的人,要是不凑巧正好猜对了,周大妈该多伤心呢。

    不过前头几个猜测,她倒是都说了,又特地强调道:“……反正你别心软,说好的条件该咋样就咋样,咱们是当妈的,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小孩崽子喂大,现在可不得轮到咱们享福了?”

    “对对,唐姐你说的太对了,我以后都听你的!”

    周大妈急匆匆的来,不过离开时倒是欢欢喜喜的,她还买了些卤猪杂,打算给她家老头子添个菜。

    等周大妈前脚刚走,唐家二姐后脚就来了。

    唐婶儿看到她过来还有些回不过神来,愣了一下之后才回身喊人:“红玫!你二姐来了!”

    人在厨房的唐红玫倒是听到了喊声,可就连她也没能在第一时间里缓过来。过了片刻后,她才探出头问:“妈你刚才说什么?我二……二姐!”

    二姐穿了件洋红色的长款羽绒服,款式是港城那边的,在这个小县城里保准是头一份,走在街上回头率不要太高。事实上,就这么一小会儿工夫,店门口就聚了一撮人,尤其是大姑娘小媳妇儿,眼睛一错不错的盯着她……身上的衣服。

    “咋了?这一年不见,你还不认识你二姐了?”见自家傻妹子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二姐在跟唐婶儿打过招呼后,笑着走上前,将手上拎着的一大包东西搁在了柜台上,顺势走进了柜台里,一把将肥嘟嘟的皮猴子揽在了怀里,“来,叫二姨,二姨给你买糖吃。”

    皮猴子一脸懵逼,他完全不记得他这个二姨了,只努力的扭过头来去看亲妈,嘴里嗯嗯呀呀的求救着。

    唐红玫见小儿子这副模样顿时乐了,也不上前解救,只笑着说道:“二姐,回头胖小子要是见了你,一准乐颠颠的扑上来叫二姨。皮猴子就算了吧,他肯定不记得你了。”

    “啧。”二姐把皮猴子放了回去,顺手解开了带来的大包裹,从里头拿出了个色彩斑斓的小棉帽,直接就套在了皮猴子头上。

    皮猴子摸摸小脑袋,又把帽子给拽了下来,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个没完,一副既好奇又高兴的小模样。

    二姐又道:“你忙不?不忙咱们说几句呗。”

    “肉在锅里卤着呢,我盯着点儿火就好了,又不是娘家的大土灶,还得时不时的添点儿柴禾,那才费劲儿呢。”

    唐红玫笑盈盈的给二姐倒了水,又搁了两块土红糖,叫二姐捧着暖暖手也暖暖胃。

    算算时间,姐俩也是有将近一年没见面了,一时间,既有千言万语要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口。

    还是二姐喝了口红糖水,主动道:“我呀,这一年忙归忙,收获还不少。你姐夫半年前终于买了车子,最早买的是小面包车,后头的座位给拆掉了,能拉不少货。然后吧,大概三四个月前,他又买了一辆东风牌大货车,那才叫真的好,能拉好几吨的货物呢。就是后头得跟着人,怕丢货,怕那些不要命的爬车抢货。前头天气热还好,这个月太冷了,南方也冷,在后头看货的人出去一趟,能叫风给吹傻了。”

    “噗嗤……”

    见二姐一如既往的乐观开朗,唐红玫彻底放下心来,也顺着说起了自家的事儿。

    等说到自家在城北买了块宅基地,请堂兄弟们盖了一排平房时,二姐的眼睛都亮了。

    “哟,看不出来你婆婆倒是挺有魄力的。难怪呀,我说就你们家这个赚钱速度,不该连几百块钱都拿不出来,这是把钱都填在城北那块了?”

    “什么几百块钱?”唐红玫愣了一下,一时跟不上二姐的节奏。

    “你别装傻,我在你家店门口待了有一会儿的,听到你婆婆的朋友说,她家不打算换房,愿意借你家两百块,不过你婆婆没要。”

    因为刚才在忙活,唐红玫还真没注意到外头的动静,因此周大妈来了又走的事儿,她完全不知道。

    当然,这也是因为现在是冬天了,搁在以往,厨房的门是不关的,方便通风换气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卤肉的时候味道实在是太香了,一阵阵香味飘扬出去,弄得那些原本没打算光顾的客人也忍不住驻足,经常一个立场不坚定就被腐蚀了。

    没办法,卤肉的味道太勾人,把持不住也是很正常的嘛!

    可冬天就不一定了,有时候就顺手关上了,或者是半开半关的,也因此没注意到外头的情况。

    及至听到二姐的话,唐红玫才弄明白了大致情况,笑道:“二姐你可冤枉我了,我真不是装傻,是一时没回过神儿来。”

    “嗯,我知道了,你没装傻你是真傻!”

    二姐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又问:“说吧,还差多少钱?”

    唐红玫再度愣了愣,随后忙推辞:“二姐,真的不用,其实家里是有钱的,这不是过年囤了太多的肉吗?等这批卖出去了,就有钱回来了。”

    “问你你就答,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还是你嫁人了不听二姐的话了?”

    “二姐……”唐红玫真的是苦笑不得,其实吧,像她娘家这种情况是恰恰跟周大妈家相反的,唐家那头一贯的教育方针就是叫小的听大的话。亦如唐红玫从小就被教导要听大姐二姐的话,两个弟弟也是一样的,在决定跟姐姐后,唐妈不止一次的叮嘱他们,一定要听姐姐的话。

    唐光宗就是因为二姐太凶,他怕了怂了,才想着换到打小性子好脾气软的三姐这边。只是他没想到,三姐压根就不能做主,像唐耀祖名义上是跟着姐姐,实际上却一直在当唐婶儿的尾巴。

    当然,最后的结果已经很清楚了,唐光宗非但没能如愿,更是在去了南方后又被二姐狠狠的收拾了一顿。

    “叫姐也没用,说吧,还是你想叫我自个儿去打听?”

    听到二姐这么说,唐红玫是真的没办法了,毕竟她二姐打小就比较强势,还真是那种说得出做得到的人。当下,她只得好声好气的劝道:“二姐,真的没多少钱……六百块。”

    怂就是怂,最终唐红玫也没扛得住二姐的眼神攻势,瞬间就把自己的老底给掀了。

    二姐笑眯眯的瞅着自家亲妹子:“早这样不就好了?行了,别苦着个脸,回头叫你婆婆瞧见了,还道是我欺负你了。我这趟过来没带那么多钱,下回给你,你记得赶紧去把钱交了,听到没?”

    “二姐……”

    “叫你干啥你就干啥,我是你亲姐还能坑你不成?我跟你说,南方那头房子涨价得飞快,还听说,最晚也就这两三年了,国家肯定得插手房子市场。以后,有没有福利房还是两说。”

    见唐红玫一脸的惊讶,二姐又道:“不光是福利房可能会被取消,保不准你家我妹夫他们那个厂子也得垮掉。别瞪眼,跟你说真的呢,南方已经有厂子快不行了,是纺织厂。”

    相较于机械厂,纺织厂才是真正的倒了血霉,面对市场的冲击,他们是最先玩完的,其中又以南方沿海地区为最。

    其实,不光是纺织厂,像一些制作的糕点的食品厂,还有罐头厂、肉联厂经受的压力也不小。就算没到生死关头,也确确实实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国家不可能放任那么多人没工作的。起码这几年不会发生国营厂子大规模的倒闭,可以后就不好说了。”

    二姐说着,还挺赞赏的看了傻妹子一眼:“你有手艺怕什么?世道再怎么变,老天爷也饿不死手艺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