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057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57章 第057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综]刀剑攻略巅峰外卖不死佣兵     第057章

    看得出来方老板是好意, 唐婶儿没提自家已经另有打算了,只是谢过了他。

    方老板也是言尽于此, 俩人又叨叨了几句后,他就回对面去了。

    一旁忙活的柳舅妈听了个全程, 当下有些担心,忍不住问道:“咱们不是花钱租的这个铺面吗?还能这么着?就算铺面收回去了, 还能抢咱们的生意?”

    唐婶儿就算并不愁接下来的事儿, 也难免有些不愉快, 毕竟任谁摊上这种事儿都不可能高兴的, 闻言只道:“只要没贪咱们的房租,能怎么办?”

    私人房子都可以随时收回使用,公家的自然也不例外。别说是到了年底, 就算年中突然赶人也没辙儿, 哪怕追究合同问题,最多也就是赔付一个月的房租, 跟每日里的营业额相比,一个月的房租唐婶儿还真没放在眼里。

    “那怎么办啊?”柳舅妈忍不住叹起气来。

    唐婶儿无语的瞥了她一眼:“你是忘了吗?我买前头那处房子,你不也帮忙了吗?”

    提到这事儿, 柳舅妈当下一拍巴掌:“对呀!我咋把这事儿给忘了呢?我看前头一排房子都快成型了,最多半个月, 就完工了!”

    “不着急, 就算要开张也得等正月里再说了。”想了想, 唐婶儿又道, “自家的房子跟租来的不一样, 我打算好好归整一下,弄得好看点儿。”

    “应该的,气死那些抢店铺的人!”

    店铺的问题不难解决,唯一犯愁的是,假如人家非要用他们家的招牌,卖一样的东西,似乎是没啥办法。

    到底心里揣了事儿,唐婶儿这之后心情一直不大好,她不忿自家辛辛苦苦做出的招牌叫别人用了去,偏这事儿不是你想拦就能拦得住的。

    家里人倒是很快发现了她的异常,问了之后,却也一样没啥好法子。

    只唐红玫道:“咱们家的店在前,来买卤肉的又多半是老顾客,不可能不认识店里的人,不该弄错吧?就算弄错了,我感觉应该也能吃得出来。”

    唐婶儿:…………对哟!

    食客们又不是傻子,假如是一样的价格,味道全然不同了,最多也就上一次当,哪儿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光顾?反过来说,要是对方卖得极便宜,那就更无所谓了,菜市场里本来就不止一家卖卤肉的,像他们相熟的熟食店老板娘,店里卖的一小部分东西就是跟他们重了的。

    那家老板娘还挺自豪的,直言,虽然她家的东西味道一般,可她卖得便宜啊!

    唐婶儿琢磨再三,觉得对方真的开起来了,哪怕有原先的招牌在,也只能蒙蒙傻子。

    这么一想,她这心里就痛快多了,径自继续做自个儿的事情,每日里开门营业忙活个不停,得闲了也是跑新房子那头,看施工进度,还得托人买大块的玻璃。

    买玻璃还是唐红玫帮着出的主意,她犹记得年初那会儿,他们去市里买三轮车时,也曾去市里的几个大商场逛过,那里的玻璃柜台给她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就问了堂兄能不能帮着打几个。

    玻璃柜台倒没什么难度,堂兄弟几个商量了一下,大不了就当是安装大衣柜上的镜子,或者把几面窗户拼起来嘛,不存在工艺上的难度,顶多不如人家市里头商店里的柜台那么好看。

    甚至于,为了更好的研究唐红玫所说的玻璃柜台,几人还坐车去了一趟市里,回来就设计出了具体方案。

    市里的玻璃柜台是铝合金包边的,他们肯定做不到,不过完全可以改成木条条的,就当是安装窗户了,做成前面和上面都是玻璃的,底下和靠收银员处是木板的,其中靠里的那面还是移动的,拿东西很方便,也考虑到了防尘问题。

    当然,因为自家卖的是卤肉,柜台不需要太大,加上大块的玻璃本来就挺难买到的,几人研究了一下,只做了个扁长型的柜子,高度跟一条小板凳差不多,中间搁了块板子,算是两层式构造,直接搁在木桌子上,正好是方便人拿取东西的高度。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其实也是蛮复杂的,关键是玻璃这玩意儿太不好伺候,一个不小心就给弄裂了,费了好几天工夫,几人才总算弄好了第一个样品。

    这天天气有些不大好,北风呼呼的刮着,路上的行人少得可怜,偶尔还有几个骑自行车的经过,结果被风吹得不停往后退,不得不下车推着走。

    看着店里的生意一般,估算着剩下的应该够卖了,唐红玫唤上刚回来的唐耀祖,说要一起去菜市场买年货。

    “姐!三姐!我的亲姐姐哟!你可放过我吧!你要啥年货不成呢?等明个儿天气好转了,我给你拉来!”

    唐耀祖叫苦不迭,这天气出门太糟心了,他今个儿拉了两趟了,每趟都是一头大肥猪,偏偏从城南这头去菜市场还是逆风,吹得他连脑门子都给冻僵了,头发是根根立着,瞧着有一种喜剧片的感觉。

    “叫你不戴帽子。”唐红玫又是心疼又是埋怨了数落起了小弟,“我前头给你做的棉帽呢?你看看胖小子多听话,让他带帽子就乖乖戴上,你呢?”

    “哎哟我的姐姐,你能不拿我跟胖小子比吗?”唐耀祖快哭了,他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跟个小屁孩子比,也是够了。

    唐红玫横了他一眼:“是不能比,你可比胖小子叫人操心多了。”

    “什么操心?”许学军进了门,先抖落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和帽子,“这是飘雪子了?”

    “看吧看吧,都飘雪子了!”唐耀祖立刻找到了借口,高兴的嚷嚷了起来,回头见姐姐、姐夫都一脸看傻子的表情,又临时改了口,“不然姐夫你带我姐去菜市场那边呗,这叫什么来着?雪中漫步,浪漫啊!”

    唐红玫没觉得这有啥浪费,只觉得傻。

    “你要去菜市场?”许学军本来已经摘掉帽子了,又给戴了回去,“走吧,咱们可以坐公交车去。”

    “看见没?聪明人才不会傻到在雪中漫步呢。”唐红玫顺手拿过竖靠在墙脚的大伞,又被许学军接了过去,俩人撑着伞往公交车站台走去。

    改革开放的好处真挺多的,别的不说,光是县城里的公交车就多了好几辆。像以前,只有往城东和城南的公交车,现在每个方向都有,基本上十几分钟就能等到车子。

    因为今个儿天气不怎么好,这个点也不是上下班的点儿,车上位置相当得空,吱吱咯咯的公交车驶过大街小巷,没多久就停在了菜市场附近的站点。

    说来也是凑巧,这个站点正好就在唐红玫他们家刚买的房子旁边,间隔不到十米的地方。

    “这个位置好,回头不说卤肉店了,就是开家小杂货店,生意也不会冷清的。”唐红玫下了车,倒不急着走,四下张望了一阵后,很是满意的道。

    许学军笑道:“妈就是看中这个,才宁愿花比别处高一些的钱买下来的。”

    “妈就是聪明,咱们跟她比差远了。”

    俩人说着话走到了自家房子前头,也就是以前的院墙处。

    原本那一人半高的院墙被拆掉了,因为院墙的主体是黄泥,基本上没啥太大作用,直接敲了了事。现在新盖起来的平房,清一色全是青砖大瓦房,不过顶上是平的,看样子是从后头上去的,方便以后晾晒东西。毕竟,盖了一排平房后,原本宽敞的院子被挤没了一多半,剩下的地方干啥都不够用了。

    平房很敞亮,因为早先就想好了是用来开店的,门脸开得很大,哪怕今个儿没出太阳,依旧不显昏暗。

    “没想到地方不够还有这种好处?里头都是亮堂堂的。”唐红玫细细的看了一遍,早先考虑到院子不算太大,因此盖的平房进深不太够,原还担心地方不够用,没想到现在造好了一看,反而正中下怀了。

    许学军也跟着看了一圈,还跟正在忙活的堂舅子们打了招呼,看完了问唐红玫:“咱们家用的了那么大地儿吗?”

    平房的进深是不够,可长度却是够了,毕竟本来就是由狭长的院子改造成的。负责建房子的又是唐红玫的娘家堂兄弟们,愣是仔仔细细的把能用到的地方全给用上了,分割成了好几间。

    “这应该是妈的主意吧?我记得她早先提过一句的,好像是说,咱们家自个儿用个一间,其他都租出去,赚几个零花钱。”

    这也是为什么唐红玫觉得公交车站点就在自家附近好得很。哪怕开杂货店的不是自家,租给人家生意好了,作为房东的自家不也有好处吗?

    唯一的担忧就是,怕早些年的事情重演,被人戴上资本家的坏帽子。

    可再一想,要戴早就戴了,光凭他们家现在一南一北开了两家卤肉店,这资本家的帽子就已经摘不掉了。所以,还是既来之则安之吧。

    俩人把新起的房子都瞧了一遍,重点看了刚打好的玻璃展柜。

    还真别说,尽管没市里商场中那些玻璃铝合金柜台来得敞亮,可木头边框又是另外一种感觉,瞧着一点儿也不比人家差。

    就听唐红玫其中一个堂兄提议道:“你们家回头还可以去买个吊扇来,就跟百货商店顶上那种的,转起来风呼呼的响,大夏天的吹得可舒服了。那玩意儿已经不用票了,贵是贵了点儿,可我感觉在店里装一个还是很不错的。”

    言下之意,自家用还是太奢侈了。

    “这倒是挺不错的,现在是自家的铺满了,是该讲究一些的。”唐红玫琢磨着,等过年时,二姐回来了,可以跟她打听一下,凡是稀罕的东西,问她一准儿没错。

    聊了一会儿后,俩人就往菜市场那头去了,本来是想先跟唐婶儿打个招呼,再去里头买点儿年货的,不想却正好看到自家店里挤了好几个人。

    唐婶儿正皱着眉头跟人说话。

    “真要这样?可咱们不是签了那啥合同的?就算要赶人,也得到年底吧?你可问清楚了,这回被赶的都是卖卤肉、卖熟食的?没其他家?”

    面对着唐婶儿,但正好背对着店门口的人焦急的说:“就是啊!我都问过了,前头有个卖腊肉的,已经被他们给吓住了,直说换个地方保平安……婶儿哟,你说咋能这么干呢?咱们的店开得好好的,房租也按时交了,咋说赶人就赶人呢?这眼瞅着就要过年了,这会儿走,我上哪儿寻合适的铺面去?”

    “他们是咋说的?直接叫咱们走?还是最迟到年底?”

    “说啥要做到年底也是可以的,到时候一分钱都不赔给咱们。要是提前半个月走,就多给咱们一个月的租子。”

    “提前半个月搬走,就只给一个月的租子?这里头半个月的租子本来就该是咱们的吧?不走,我反正不走,半个月的租子我几天就能赚回来了。”唐婶儿没好气的嘀咕着,“哄小孩子呢。”

    “话是这么说的,我担心他们使坏。”那人顿了顿,又道,“你们家对面的方老板好像就同意了,说是干脆提前走,回家过年去。”

    “他本来就是外地人,我干啥呢?不走,不干到最后一天,我是肯定不走的。”

    唐婶儿盘算了一下,估摸着对方是想提前入住乘机赚年前这一笔钱。毕竟,传统就是年前得吃好点,哪怕再穷的人家,也会想方设法买几两肉回家打打牙祭。

    那人似乎是被说服了,想了想,也说:“那我也不走,反正年后都不干了,凭啥便宜他们。”

    旁边还有几人愁眉苦脸的看着这两人,眼见谈到了这份上,大约是知道没指望了,叹着气相继离开了。

    等人走得只剩下跟唐婶儿说话的这人时,唐婶儿也发现了儿子儿媳,惊讶的道:“你俩咋来了?”

    当着外人的面,唐红玫不好说他们刚才去看了新房子,毕竟这个事儿家里头还没对外宣扬,因此只道:“店里生意冷清,咱们过来买点儿年货。”

    唐婶儿不疑有他,又劝了几句,对面那人这才转身离开了。

    及至人家转身走了,唐红玫才总算认出了来人是谁:“妈,她不是以前咱们店那条街拐角处熟食店的老板娘吗?”

    “就是她。”唐婶儿眉头紧锁,简单明了的道,“前头方老板说的事儿成真了,有人想联合亲戚们卖熟食。”

    市场一复苏,衣食住行一下子就提上了章程。

    他们所在的菜市场,无疑跟食物是紧密联系的。这平常的蔬菜瓜果都是蝇头小利,再说好多都是几十户菜农联合起来才租下了一处摊位,真的要下手也不容易。

    反而是熟食店,因为利润不少,又多半都是一家人开的,成了别人下手的目标。

    说句实在话,熟食这个事儿吧,九成以上的家庭妇女都会做,以前只是因为条件所限,再说连肚子都填不饱了,谁还会去想这些有的没的?可现在就不同了,眼瞅着家家户户的条件好起来了,自然而然,肉类的地位愈发的水涨船高了。

    在某些人看来,只要是肉,味道本身就差不了,再仔细用各种调料卤着或者蒸着,肯定卖得上价。

    这么想其实也没错,毕竟这年头的人对吃食的要求确确实实不算高,像街面上开的小吃店,卖一些油条大饼,一样生意兴隆。还有前头开的那家馄饨店,别提有多少回头客了。

    哦对了,馄饨店也是被清退的店家之一。

    “人家想要便宜亲戚,咱们有啥法子呢?”唐婶儿有些丧气,毕竟辛辛苦苦忙活了一年,闹到最后变成了给他人做嫁衣裳,哪怕她还有后招,也难免情绪低落。

    唐红玫转了转眼珠子,压低声音道:“妈,刚才我和学军看了看新房子那边,铺面有四间呢,大是不算大,可架不住位置好,再说也够用了。”

    “你想干啥?”

    “咱们家卤肉店最多用一家铺面,还有三家呢?假如是租给亲戚们,你说是收租子好,还是不收的好?再说,三间铺面够租给谁?怕回头还落了埋怨。”

    “那租给刚才熟食店的老板娘?”唐婶儿明显得犹豫了起来,“咱们是不怕他们家抢生意,可有些人贪便宜,还是会买他家的卤肉。”

    “妈,往后可不止她家的卤肉卖得便宜了。”唐红玫意有所指,“再说,咱们租给她店,大不了跟她约定好,不准卖卤肉。而且我觉得吧,等年后,菜市场里一家家肉店开起来,她自个儿就会歇了这份心的。”

    比滋味,比不过唐红玫所做的卤肉;比价格,估计后开的那几家也不弱。

    那还有啥好说的?不如直接卖卤凉菜,以及其他的熟食。

    唐婶儿心动了:“这个不错,回头还可以留一间给馄饨店,那家馄饨做得可好吃了,胖小子顶顶爱吃……呃。”

    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唐婶儿忍不住有点儿心虚。

    听到这话,唐红玫哭笑不得,她说呢,咋胖小子在她的严格管制下依旧胖成了球,原来是家里有人帮他暗度陈仓呢。

    要是干这事儿的人是唐耀祖,唐红玫回头一定收拾他,可换成唐婶儿,她就没辙儿了,只能装作没听到这话,笑着表示:“妈您做主就好了。”

    唐婶儿说:“本来我还真想便宜租给亲戚的,现在还是算了吧,顶多留一间租给熟人开杂货店。”

    一家卖卤肉的,一家卖凉菜熟食的,一家开小吃店卖馄饨饺子等面食的,最后一家开成杂货店也确实挺合适的。

    关键是冲突不大。

    他们倒是盘算好了,之后也确实去菜市场里头买了不少年货,但因为事情还未完全确定,就暂时没跟熟食店老板娘提。

    转眼,又是十来日。

    这几天时不时的就刮风下雪,不过越是临近年关,店里的生意反而越好,似乎刮风下雪也难以阻挡人们的热情。毕竟,年总归是要过的。

    也就在这个时候,厂子里终于公布了福利房的换房要求。

    规定得不算特别细致,大致就说,新盖的房子不论楼层面积,统一都是八百块。当然,假如是已经申请过福利房的,先前的房子要归还,厂子里会按照新旧这算钱。

    唐婶儿跟周大妈都去仔细打听过了,回来告诉家里人,他们这边的老家属区房子统一都是两百块。

    也就是说,假如要换房的话,中间要出六百块的差价。

    说实话,这个价格不算高了,任凭你怎么讲价,这个价格也绝对不可能在县里买到类似的房子,哪怕已经很破旧的老房子也不可能。

    可反过来说,这也不算便宜了,至少没厂子里其他人原先料想的那么便宜。

    六百块的差价,一般的员工是绝不可能掏得出来的。

    周大妈就快速的放弃了,假如今个儿只要一两百,她怎么说也凑凑了,可惜这个价格太高了,她就算把仅剩的养老钱都砸进去,那也还是不够。

    唐婶儿又为难住了,先前盖平房花了不少钱,打柜台的钱也不便宜,一下子叫她出那么多,她一样出不起。

    倒是隔壁李家,在其他人家还犹豫不决的情况下,李妈格外痛快的掏了差价,成了他们家属区里头一个交钱的人家,也有了优先挑房子的权利。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