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第056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56章 第056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快穿之教你做人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带着传承穿六零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056章

    等唐婶儿回来后, 唐红玫把事儿一说, 连她自己也觉得相当诧异。

    “我说了啥?不就是以前那些话吗?就是早先呢, 我都是有话好好说,也没一股脑的把那些难听的话全砸她一脸……要我看, 也不定是我的缘故, 兴许是她自个儿想通了吧?”

    唐婶儿径自猜测了一阵子,很快就又丢开不管了,她有的是活儿要忙,哪里有闲工夫关心老街坊?

    还真别说, 这一次, 唐婶儿猜得确实不错, 哪怕没全对, 也八.九不离十了。

    周大妈是真的被逼到了绝路上,哪怕以前儿子们闹得再厉害, 因为老大老二惯常不在家, 老小又忍让惯了, 哪怕老三俩口子不停歇的瞎蹦跶, 因为没人唱对台戏,闹得再厉害又怎样?还不是到时间就消停了?

    可现在不同了,事关以后的住房问题,老大干脆把已经大了的几个孩子全丢了过来, 事先又仔细教好了应对的话, 想着儿子不行, 孙子孙女总成吧?没想到, 见到这一幕,老二也有样学样,把他家那仨小豆丁也丢了过来。

    一时间,周大妈家里那叫一个鸡飞狗跳,不大的小两居里成天吵啊叫啊闹啊。偏因为老小已经结婚了,他本人倒是愿意忍耐,架不住他媳妇儿受不了。再有本来就作得不行的老三俩口子……

    周大妈自己也明白了,是到了做出决断的时候了。

    离开卤肉店后,她先把老大老二家的几个小孩崽子全送了回去,又下了最后通牒,在三天里,让老三和老小也都搬走。横竖现在改革开放了,市场经济好得很,哪怕一时半会儿买不了房子,租总是可以的吧?

    ……

    等唐婶儿忙过这一阵,感觉自己有段时间没见过周大妈了,留心打听了一下,才愕然发觉她干了票大的。

    儿子孙子全轰走,看在老三和老小家里条件不好的份上,每家每月给他们二老五块钱,老大和老二则给十块,闺女们已经嫁了就不提了,如有反对直接找领导哭去。

    唐婶儿都懵了,她万万没想到啊,软和了几十年的老姐妹居然有朝一日能干出这种事情来。不过仔细一想也没错,老实人不一定没脾气,可能是没把人逼到绝境上,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人呢?

    不过,这事儿也没彻底了结,等过了半个月后,周大妈那已出嫁的两个闺女结伴回了娘家,她们自个儿也有家室,平日里也不闲,因而直到这会儿才知道娘家发生的事儿。

    她俩来了之后,又请了妇女主任当见证人,说是妇女也顶半边天,没的只叫兄弟们养老的道理。

    等再一次见到周大妈时,她已经不复先前的憋屈和颓废了。

    “唐姐,来两斤卤肉,卤蹄髈!再来一斤凤爪半斤卤蛋!”周大妈喜气洋洋的立在柜台前,嗓门格外得洪亮,颇有年轻时候的风范。

    “行啊你,我这才忙活了多久,你就把家里的事儿都料理清楚了?”唐婶儿嘴上调侃着,却也很是替老姐妹感到高兴。

    日子本来就是人过出来了,自哀自怨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今个儿人全乎,我多买点儿好吃的,也给家里人解解馋。”周大妈笑脸盈盈的,“唐姐你说得对,咱们都这把年纪了,可不得享福了吗?儿孙自有儿孙福,我懒得管他们了。我家小闺女也劝我,老三老小家里条件是不好,可这不是他们不孝顺我的理由。再说了,他们两家不是就一个娃儿就是还没生娃儿,其实还好啦!”

    “那现在你家是怎么算的?”

    “我小闺女当了和事佬,说他们六个兄弟姐妹,一人出七块钱,也够我和老头子花用了。她还说,万一以后不够用了,到时再商量也不迟。”

    就算这几天市场放开了,其实最基础的生活用品包括米粮之类的,涨价幅度并不大。以前三四十块就能养活十几口人,现在养活老俩口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唐婶儿由衷的为老姐妹感到高兴,又给拿了些卤鸡胗利索的切成片:“这卤鸡胗味儿也不错,就当是我给你家添个菜。记得啊,回去拿酸萝卜或者芹菜炒一炒,倒点料酒,再弄点辣椒酱,或者辣椒丝也成,味道可好了。”

    “好好,那就谢谢唐姐了!”

    这两道菜都是胖小子的最爱,也是唐红玫绞尽脑汁才想出的肉菜。

    家里开着卤肉店,吃肉肯定不成问题,有问题的是胖小子那体质,吃啥都胖简直太遭罪了。

    无奈之下,唐红玫只得拼命想辙儿,琢磨着有没有什么菜,既是肉菜,又没那么多肉。好些时候才叫她想到了这两样,酸萝卜炒鸡胗、芹菜炒鸡胗。

    胖小子吃的高兴,哪怕他更喜欢大口啃鸡腿腿,可既然没有鸡腿,炒鸡胗也不错嘛。就他自己感觉,上学就算有千万种不好,最起码中午饭的确是回家吃了。

    可胖小子是知足了,唐婶儿却又愁上了。

    还是老问题,钱。

    以前吧,家里穷的叮当响,又因为是配给制度,每天连做饭都是数着米粒的,不然今天吃得多了,到了月底可就没粮食了。

    那个时候,唐婶儿虽然也觉得过日子不容易,可说句实话,她并没感觉缺钱。

    钱有啥用呢?买啥不都要票吗?紧着点儿过日子,钱总归是能攒下来的,可票呢?那才是最最紧要的好东西!

    然而,这世道说变就变,跟以前比起来,现在的日子肯定要好过多了,可家里的钱也确实是不凑手了。

    唐婶儿现在是每日一盘账,到了月底,再重新核对这个月的收入支出,而且她还准备了两本账,一本是店里的,一本是家里的。

    还真别说,哪怕唐婶儿没念过两年书,可她那个账本哟,做得可仔细了。以前许学军好奇得瞅过两眼,发现完全看不明白。

    别人看不懂无所谓,反正唐婶儿自己是门儿清,一条条账目是无比清晰,而且日子一久,她连啥时候哪种食材卖得便宜都能记住,比菜市场里的菜贩子都能耐。

    非但如此,她现在越来越精了,因为肉的需求一直就没少过,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她已经不去菜市场买肉了,而是让唐耀祖在附近几个乡镇里绕,看谁家的猪快出栏了,赶紧定下来。不然一时半会儿的还不能开杀,也无所谓,赶紧先记下来,掐准了日子上门去收。

    还真别说,有唐婶儿在,想不赚钱都难。毕竟,小本生意就是这样的,控制成本,增加客源。

    他们店里的客源倒是没增没减,不过因为各家各户手头上都宽裕了不少,来买肉的频率增加了不少,而且也不像以前那么斤斤计较了,要是家里来了客人,三五斤买也成了家常便饭。

    可问题仍然没有解决,还是缺钱呢。

    唐婶儿盘完这个月的账目后,也没急着收起来,就坐在凳子上长吁短叹。

    许学军就纳闷了:“店里的生意不好?”

    “好啊,都快忙不过来了,我琢磨着,回头再招个人吧。”

    “那妈你怎么了?”许学军很是不可思议,在他看来,他妈不是一贯看到钱就眉开眼笑吗?既然生意好得很,月末盘账就该很高兴才对吧?

    听到儿子难得的关怀声,唐婶儿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觉得也是时候让儿子为难为难了,不然凭啥难题都丢给她了?她就算愁死也想不出辙儿来。

    “这不是,先前咱们家掏了一千五百块买了菜市场那头的房子……”唐婶儿决定以这个为突破口,把家里的经济状况好好跟儿子掰扯掰扯。

    熟料,许学军很是惊讶的挑眉:“咱们家居然有那么多钱?一千五百块?”

    唐婶儿死鱼眼的看向他:“不然呢?你还听不听我继续说了?”

    “妈您继续。”

    “那一千五百块,已经是咱们家这些年来积蓄里的一大半了。”唐婶儿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哪怕买房子已经两个月了,一想起这事儿她的心还是很痛很痛。

    “这么多钱还没把咱们掏空?那咱们家是挺有钱的。”许学军惊呆了,他承认他确实没关心过家里的财政问题。事实上,就算厂子里现在已经不忙了,他得空也常常去店里帮忙,可他并不管收钱这事儿,干的多半都是体力活儿。

    唐婶儿已经被气到翻白眼了:“平常三棍子也打不出一个闷屁来,这会儿倒是学会抬杠了?还听不听啊!”

    “听听,您说。”

    “你想听我还不想说了!”唐婶儿气呼呼的收拢着跟前的账本,想着哪怕再算上几遍,短了的钱也不能凭空变出来,有这个工夫,她还不如早点儿歇觉,明个儿也好早点儿起来开门做买卖。

    许学军只能目送他妈赌气回了房里,无奈的捞起胖小子就丢到了自个儿那屋。

    屋里,唐红玫正把几匹料子铺在床上,比划着该做些什么衣服,又该怎么做。听到许学军进来的声儿,她头也不抬的问道:“跟妈在外头说什么呢?我怎么听着妈像是生气了?”

    “没啥……”许学军简单的把事儿说了一遍,又见唐红玫似乎是真想做衣裳,只道,“还做衣裳?你都这么忙了,有工夫做吗?不然还是买成衣吧。”

    唐红玫现在内心同情了一下婆婆,想着明个儿开店以后,再跟婆婆好好说一说,看到底短了多少钱,要是能解决的就赶紧想辙儿解决,不然就算了,任谁也没法事事顺遂。

    又听到许学军后面那一席话,她好笑的直起身子:“全买成衣?那可败活多少钱呢?成衣呀,有那么一两件撑场面就够了。要我说,成衣是好看,可自己做的衣服更舒服呢。”

    “那你来得及?”许学军又看了眼,指了指胖小子,“不然别给胖小子做了,横竖二姐先前寄来的衣服也不少。皮猴子也不用了,让他穿胖小子的旧衣服。”

    已经爬到床上正准备乖乖睡觉的胖小子:………………

    幸好,唐红玫没那么狠心,只笑道:“放心吧,就算我来不及了,这不是还能找裁缝帮着做吗?再说了,现在已经快冬天了,以后只会越来越冷,到时候咱们店里能忙得脚不沾地,可不得现在先忙活起过年的新衣来?”

    瞧着差不多了,唐红玫把料子归整好了搁到了大衣柜里,边盘算边说:“过年的衣服其实还好,料子棉花都是够的,只是我想回头给咱妈弹一床新的厚棉被,她那床棉被已经很久了,上回天气好晒被子,我摸着里头的棉花都成块块了。”

    “棉花不够?”见唐红玫点头,许学军又道,“正好这几天厂子里没任务,我回头骑着车去附近转转,应该会有人卖棉花的。”

    “成,要是碰着了,多买点儿回来。”

    “就是妈刚才还说了,家里缺钱……”

    唐红玫一听这话就笑开了:“妈缺的是买房子的钱,可不是买棉花的钱。再说了,你看妈每个月都有给我零花钱,我又没啥可花用的地儿,攒了也有六七十块了,明个儿都拿给你。”

    棉花不贵,就是吧,个体户开的杂货店里都不卖这个。百货商店倒是有专门卖棉花的柜台,问题是那头仍然是需要票的。

    这两年,市场呈很奇怪的趋势,很多事物都是并存的。

    像凭票购买的粮油依然还有,可不需要票证的也有。而且吧,乡下挑着担子进城卖米的人,人家的米又新鲜又便宜还不要票。弄得很多人都想不明白,为啥国家不干脆取消粮票得了。

    当然,像棉花仍然很麻烦,不过百货商店也有卖不要票的棉花,叫蚕丝棉,是外地过来的货,价格是本地棉花的十五倍。

    唐红玫还真心动过,不过也仅仅是心动而已,压根就没下手。

    真正辛苦赚钱的人很清楚钱来之不易,自然愈发的舍不得花用了。

    在接下来几天时间里,许学军还真骑着自行车满乡下的乱窜,看有啥好东西能收购的。

    也亏得家里年初买了三轮车,唐耀祖是骑三轮车收食材的,家里的自行车也就没人骑了,毕竟唐婶儿和唐红玫都没学会怎么骑车。

    没想到的是,本该去收棉花的许学军碰巧遇上了人家杀猪办喜事,除开自家请客用以及留点儿过年吃,剩下的还有不少,想卖掉换钱。正好看到了许学军,那人还认识他,直接拉着他非要卖给他。

    许学军是想解释的,结果人家一句话把他堵得半晌没找到话来接。

    “我认识你,你是县里开卤肉店唐婶儿的女婿!”老乡很是热情,“来来,我知道唐婶儿收购猪肉的价钱,我不坑你,这些猪肉刚才都称过了,我给你算个便宜价,你直接拖走,也省得我回头再进城了!”

    “……成吧。”

    原本用来买棉花的钱,全变成了猪肉。

    看着后座上那近五十斤的猪肉,许学军也没心思再收购棉花了,再说钱也不够了,只得打道回城,径直去了店里。

    唐婶儿都惊呆了,她冲着许学军左看看右看看上看看下看看,用眼神表明她觉得儿子脑壳坏掉了。

    “你想帮着家里收猪肉咋不跟我要钱呢?还骑着自行车去……为啥不骑三轮车?你不是会骑吗?”

    “三轮车不是耀祖在用?”

    “他爷病了,他今个儿回乡下去了。”唐婶儿提到这个,愈发不可思议起来,“他说自行车你要用,他就干脆走路回去了。”

    唐红玫娘家离县城实在是太远了,就算要收购食材也不会往那边去的。再说一路上的路况也是糟糕,自行车也就算了,顶多就是颠簸一些,三轮车真心够呛,速度快不了,人反而更受罪。

    许学军:…………

    好在,唐婶儿也没继续追究下去,主要吧,她一直觉得儿子挺傻的,现在顶多也就是坐实了这个猜测,没啥好说的。

    而唐耀祖这一回去就是两天,及至第二天傍晚才赶到县城里,一进屋就高兴的跟唐婶儿说道:“婶儿,我家几个堂兄弟联合起来办了个小工程队,专门给乡里乡亲的建房子打家具,我问过了,要是叫他们起房子的话,便宜好多呢!”

    唐家人口多,近房隔房兄弟一大堆,里头泥瓦匠木匠都有,还有人特地跟着县里的人学了电工,加上全都是一群棒小伙子,觉得单纯的给人打短工没出息,干脆就联合起来干一番事业。

    事业能不能干成还不好说,反正就目前看来,生意挺好的。

    “能盖怎样的房子?怎么算价格的?”唐婶儿一听就来了兴趣,临时又想起来了,“你爷咋样了?”

    “他没事儿,就是想我哥了。”唐耀祖无所谓的一摆手,就开始给唐婶儿掰手指算了起来,“我都仔细问过了,他们现在只接平房,也可以盖那种一层半的小楼,就是底下一溜儿平房住人,上头的屋顶是平的,人可以走上去晒衣服晒粮食,特方便。要是你愿意的话,也可以给上头结个顶,当杂物间使。”

    只接平房当然是为了安全,毕竟乡间多半都是一层的,最多也就是有个阁楼。像县城里动辄三五层的楼房,他们可没这个本事。

    “那啥材质呢?”

    “泥墙瓦房咱们就不说了,他们能盖砖瓦房,红砖青砖都成,还跟人家砖厂说好了,大量拿货便宜。咱们要盖房子直接跟他们要砖头就好了,比外头卖的,每块都能便宜一分钱呢!瓦也是,他们都有门路,干惯了的。”

    唐耀祖兴冲冲的给唐婶儿算:“咱们要是盖一排平房,依着原先那个算法,交给我堂哥他们,能便宜足足好几十块呢。”

    “对了!”唐耀祖说着又想起来了,“光盖房子还不够呢,到时候不得打货柜啥的?咱们两家店里的货柜都是我堂哥他们打的,结实耐用!”

    就是长得不咋地……

    最后一句话,唐耀祖还是没说出来,毕竟这年头,家具就是讲究一个结实耐用的,要好看的话,像新婚用的大床衣柜之类的还是挺好看的,可一般的桌椅板凳根本就分不出来好看难看,全都一个样儿。

    唐婶儿很是心动,她当然明白房子闲搁在那边是没意义的,早一天动工就能早一天开店,一旦开了店,肯定有生意上门,这钱不就又来了?

    认真盘算了一会儿,她干脆拍板决定了:“成,那就赶紧叫他们开工,咱们争取年前完事儿,年后新店开张!”

    “那成,我明天再回去一趟,跟他们把时间定一下。”

    平房造起来容易,算算日子,离过年还有好三个月呢,怎么算都该造好了。当然,光造好没用,还得装门窗打家具。重点是,一旦家里准备把那边当成据点后,唐红玫和俩孩子肯定是要搬过去的,也就是说,厨房少不了。

    方方面面的事情都考虑进去的话,这么点时间还挺紧张的。

    唯一麻烦的是,福利房那边就真的悬乎了。

    平心而论,唐婶儿真的挺喜欢楼房的,等于说她是县城里第一批住到楼房里的人,哪怕只是一楼,也一样高兴得很。为了这个事儿,早以前她可是在小姐妹和妯娌面前倍儿有面子的。

    可惜,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既然选择了盖平房,福利房这边势必就要放弃了。

    确定了之后,唐耀祖借了许学军的自行车,又往乡下跑了一趟,之后那边就开工了。唐婶儿倒是很放心,因为先前两家店的柜台之类的,也是他们打的。

    而许学军在连着被人叫了好几次“唐婶儿的女婿”后,也终于收购到了足够数量的棉花。人家卖棉花的还问他收那么多干啥,他自然如实回答了,是给他妈弹厚棉花被用的。

    于是,许学军得到了众口一词的称赞,纷纷赞扬他是个天底下难得一见的好女婿。

    许学军:………………

    就这样吧,还能咋地?

    等棉花收齐之后,接下来的弹厚棉花被倒是简单得很。家里棉布不少,又自己准备了足够的棉线,出了工钱叫人弹,半天就彻底搞定了。拿回来给唐婶儿看了后,她是既觉得惊喜又感觉白败活了钱。

    “这么好的被子给我用干啥?拿去拿去,我那床被子挺好的,你们小俩口自个儿用吧。”

    唐婶儿说啥都不要,实在是推脱不下了,索性去他们那屋抱走了棉被:“那就交换一下!”

    他们那屋的棉被是当年结婚前特地弹的,保存得倒是挺好,可毕竟不能跟新棉被相比。无奈唐婶儿素来做主惯了,她非要这样,小夫妻俩是没法子的。

    倒是胖小子乐坏了,一头栽进了厚棉被里,恨不得把自己裹成蚕茧,并且郑重宣布:“晚上我要跟妈妈睡!”

    许学军:…………呵呵,你猜我会不会把你丢出去。

    且不提胖小子最终是否能如愿以偿,倒是唐婶儿在第二天碰上了一个难得的客人。

    这天,她在菜市场这边的卤肉店里忙活着,过了一会儿后,柳舅妈用手肘捣鼓了一下,提醒她:“对面的方老板来了。”

    唐婶儿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直到抬头看清楚了来人,她才忽的醒悟过来。

    这不是“方哥卤肉店”的老板吗?她为了膈应对方,都给自家卤肉店起名叫“唐妈食府”了。听着就比对面的高贵大气上档次。

    “方老板这是来给我拜早年?”唐婶儿笑眯眯的走出柜台,跟方老板打着招呼,“新年好哟!”

    方老板一脸的无奈:“唐老板都这么说了,那我当然要给您拜个早年了。顺便也来告诉你一声,我这家店开到年底,明年就不开了。”

    这话倒是挺出乎唐婶儿意料的。其实吧,严格来说,两家哪怕都是做卤肉的,但冲突并不大,反正唐婶儿本人是没感受到有啥冲突。再想想菜市场里,一样卖肉卖菜的摊位不知道有多少,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家店里的生意就一直没差过,自然就更不在意了。

    可方老板显然就不成了,他是有着大梦想的人,本来依着他的估算,三个月内就能在这个县城里扎稳脚跟,半年内开第二家分店,一年内三到四家分店齐头并进,直接垄断整个县城里的卤肉业。

    然而,一年时间转眼就快到了……

    “明年我换个地儿再开。”方老板苦笑连连,摇着头说,“是我手艺不佳也没啥好说的,谁叫唐老板你闺女那么能干呢?”

    唐婶儿:………………

    没等唐婶儿解释,方老板又开了口,这回却是压低了声音:“我也提醒你一句,小心明年租不下这铺面,上头有人想给自家亲戚行方便。”

    这话却是完全出乎唐婶儿的意料了,她诧异的问:“就为了菜市场的一个小铺面?”

    “小铺面咋了?唐老板你不懂,现在呢,讲究的是一个市场经济,只要有合适的铺面,卖啥都是赚钱的。你看看你家这铺面,位置多好呢!小是小点儿了,可甭管是卖熟食还是开个小杂货店,生意都绝对好!”

    说着,方老板叹了一口气:“横竖我是外地人,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我换个地方重新开起来,正好也能避开你们家。你说都是做卤肉的,咋你们家就那么好吃呢?算了,我认栽。”

    “至于唐老板,您就自求多福吧,怕只怕好不容易做出个招牌来,人家一过来,直接抢了你家的店,也不卖别的,就专门卖卤肉,还挂你家的牌子,你又能怎么办?”

    “这世道啊,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就这样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