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055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55章 第055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快穿之教你做人带着传承穿六零盛世医香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055章

    江老二黑着脸, 不言不语。

    好日子谁不想过?可也得看有没有这个本事。作为家里的二儿子, 江老二是真正的爹不疼娘不爱, 尤其在老大能耐滔天,老三又嘴甜会哄人的前提下, 他被忽略了个彻底。

    再一想, 要不是爹妈对自己一直不上心,又怎么会娶这么个倒霉婆娘呢?

    江家三个儿子,当初为了给老大江诚安挑个好媳妇儿,江母是贴了老脸到处找人说媒, 最终看上了唐家二闺女, 也就是唐红玫的二姐, 人长得好看, 干活利索,性子爽朗大方……

    也许单看其中一个方面, 二姐不一定是最出挑的, 可因为她方方面面都极好, 叫人轻易挑不出错来, 倒是叫江家那头万分满意。

    满意之后就是找人说媒下聘礼,可以说,当初为了能让二姐进门,江家也是下了大本钱的。偏偏, 江家的老大和老二年岁接近, 娶了二姐之后, 家里的钱就所剩无几了, 扣扣索索的凑了点儿钱米,江母给二儿子挑了个勉强凑合的媳妇儿。

    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江母对两个儿媳妇儿的态度了,又因为二姐虽然一直没生儿子,可她把整个家都操持得极好,最重要的是,她娘家大姐愿意帮衬她,加上她本人也是极为能干的,可以说十里八乡再没有比她更能赚钱的女人了。

    江母跟唐妈的性子类似,本身就是格外在意长子的,见状,遗憾归遗憾,但因为每年得的钱不少,她就算心有不满,也仅仅是放在心上罢了。

    可江老二就不同了,如果说,老大俩口子是十全九美,那么老二俩口子就是从头到尾没一处看得过眼的,干啥啥不成,连个孩子都憋了那么久,好不容易生下来了,结果还是一对双胞胎女儿。

    从双胞胎女儿生下来后,江老二在家里就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他有心跟大哥去南方打拼,可江诚安不愿意呢。

    眼看同为兄弟,大哥家里的条件越来越好,自己却只能靠着种地为生,他是万分憋屈。

    直至前两天。

    “那老石家的房子卖掉了,你猜买主是谁?就是你那好大嫂的娘家妹妹!”

    “我娘家二嫂的姐姐就嫁到了那个村子里,我门儿清!那处房子不光大得很,位置也特别好,所有要去菜市场的人都得经过那条街。我猜呀,没个一两千块钱,根本就拿不下来!”

    “你说卤肉店生意就算再好,真能攒得下那么多钱?就这种小本生意,费时费力,撑死了一天赚个十块八块的,我就不信他们买这处房子还能全都用自己的钱。”

    “喂!江老二你倒是说话啊!保不准就是你那好大嫂心疼娘家妹子,暗中贴补了不少吧?哼,有啥好处都惦记着娘家弟妹,凭什么?她还是不是我们老江家的人了?”

    ……

    站在卤肉店里,江老二听着媳妇抱怨这个抱怨那个,脑海里浮现的却是前两日他媳妇絮絮叨叨的一席话。

    还真别说,有些话听多了,烦归烦,却也觉得挺有道理的。

    假如说,卤肉店真有那么赚钱,他们家完全可以跟唐红玫学了卤肉的法子,自己也去开一家。反过来说,要是没那么赚钱,那唐红玫是哪儿来的钱买下的房子?别指望她婆家,寡妇拉扯着儿子长大,只怕就算有几个钱,也都花在了彩礼上头了。

    反正说来说去,不管答案如何,他们都有便宜可占。

    可叫江老二没想到的是,他大嫂这娘家妹子,看着倒是一副好脾气好拿捏的模样,可愣是油盐不进,这会儿更是一拧身子径直回了后头厨房里,那可怎么办?

    “江老二!!你到底听没听我说话?”

    他媳妇气炸了,先前盘算得挺好的,也提前商量好了到了卤肉店以后要怎么开口怎么占便宜,没想到她倒是说了,可江老二一点儿也不帮腔,弄得她现在便宜没占到,反而愈发下不来台了。

    “你想怎么样?”江老二无奈了,他们先前是商量了对策,可人家压根就不接招,能怎么办呢?

    “我怎么就嫁了你这个废物呢?”他媳妇气得心肝肺揪在一起疼,索性不管不顾的闹开了,心道,这便宜要是占不了,不如吵闹一通,唐红玫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俩口子吵架闹腾,铁定得出来劝架,只要一出来劝架,就该轮到她提要求了。

    万万没想到,她才嚎了一嗓子,唐婶儿就回来了。

    “干啥呢?跑我这儿来闹腾了?行啊,你去一趟派出所,把这两个闹事的人关进去!”唐婶儿已经在旁边听了一会儿了,大致上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直接上前呛声道。

    江老二本来就怂,闻言赶紧制止了媳妇吵闹,又将自己的身份说了一遍,解释今个儿就是带着媳妇闺女们来逛街的,路过顺便来看望亲戚的。

    唐婶儿也奇了:“看亲戚?你大嫂叫你们俩口子特地来看她出嫁了的妹妹?”

    “呃……”江老二也觉得这个借口有点儿扯,毕竟他大嫂那为人,别说叫他们来探望她娘家妹妹了,那是连她娘家爹妈都不带叫他们探望的。

    “行吧,看过就走吧,别耽搁我们家做买卖。”唐婶儿瞥了这两人一眼,“不然想买点儿啥?我做主把零头给你们抹了。”

    本来吧,江老二媳妇还在盘算接下来该怎么办,哪怕她并没有见过唐婶儿,见这人一副当家人的模样,猜也猜到了身份。正巧,听了这话后,她顺势拿手背抹了抹眼睛:“婶儿啊,我们家穷,吃不起肉。”

    “哦,那就算了。”唐婶儿敷衍的摆了摆手,径直走到了柜台那边。

    江老二媳妇:…………

    没料到唐婶儿会这么不按牌理出牌,俩口子懵了一会儿后,眼见没便宜可占,只得丧气的离开,毕竟他们对县城还是有点儿犯怵的,万一弄个不好真的被派出所的人抓进去了,脸可就丢尽了。

    殊不知,这一幕全叫李妈看了个正着,她本来就是迟疑着要不要进来借钱,没料到还能看到这出大戏,只不过,看完之后原本就忐忑不安的心彻底凉了。

    李妈当然知道唐红玫二姐,这二桃上次回娘家时,说到唐光宗的事儿不多,尽光提二姐了。弄得李妈一度认为,二桃之所以嫁给唐光宗,全是因为他有个能耐的姐姐。

    可她没想到的是,二姐居然那么心狠,连小叔子俩口子都不肯拉拔。再看唐红玫没说两句话就回了厨房,心下更是瓦凉瓦凉的。

    真不愧是亲姐俩啊,咋一个赛过一个心狠呢?

    叹着气,李妈给自己鼓了鼓劲儿,咬牙进了卤肉店:“唐姐,我、我……”

    唐婶儿神色复杂的看了看她,哪怕李妈尚未说明来意,也能大致上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儿,毕竟之前李旦闯祸将副厂长孙女推下楼梯一事,在机械厂里传得沸沸扬扬的。那孩子最后是没啥事儿,可骨折也不是小伤,伤筋动骨一百天呢,哪怕能好,这期间也得吃不少苦头。

    当然,李家赔了大笔钱的事儿,也早已传遍了。

    “李妹子,按说咱们是多少年的老街坊了,真要有个困难,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瞧着。可你也知道……唉,这样吧,我给你指条明路,你手头上多的不说,十几块总该是有的吧?你去车站,找个往市里去的车,我上次坐过的,只要一块二。到了以后,再问路去找市里的邮电局,他们那儿有电话机,李桃不是给你留了电话吗?你跟她说一说家里的事儿,这汇钱呀,可比寄信快得多。”

    李妈面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尤其在听到唐婶儿说“李桃”时,更是忍不住抿了抿嘴唇。

    搁在以前,老街坊们都是管李桃叫“桃儿”的。可现在……

    “我知道了。”李妈垂着头离开了,家里的钱虽然不多了,可别说十几块了,几十块都是有的。可自打票证陆续淡出了市场以后,这物资是一下子丰富了不少,相应的价格也贵了好几成。

    及至李妈离开后,唐红玫才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着双耳大锅。

    见状,唐婶儿也顾不得说旁的,先把卤肉安置好,正巧又到了高峰期,几人齐刷刷的忙碌了起来。

    这一忙,就是一个多钟头。

    店里的生意很不错,忙归忙,可也有盼头。不说唐婶儿婆媳俩了,就连店里的雇工都是高高兴兴的。雇工都是唐婶儿娘家的亲戚,待遇是比着人家国企工人来算的,干的活儿却不算累,而且逢年过节都会给点儿红包,再不济也有卖剩下的卤肉送,福利杠杠的。也因此,大家伙儿动力都很足。

    等忙过这个阶段后,唐婶儿得了空才问起了先前那事儿。

    当然,不是李妈,而是江老二俩口子。

    唐红玫道:“我跟江家不大熟,没出嫁时,也都是在家里忙活的,那会儿我们村还是公社底下的生产队,忙得不得了。等我嫁了,就更加没啥联系了。”

    尽管唐红玫说得不是很详细,可唐婶儿也听出来了,她对江家没什么好感。

    “那今个儿呢?他们来干啥?想白拿卤肉?”

    “应该不至于。”唐红玫想了下她二姐夫的做派,觉得二姐夫应该会把家里人安顿好的,旁的不说,生活费总是该给的,毕竟小凤儿姐俩还留在乡下呢。

    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刚才的事儿,唐红玫又道:“他们刚才提到了石家……就是咱们买下房子的事儿。”

    “咋叫人知道了?”唐婶儿皱了皱眉头,机械厂的福利房还未完全分配好,她不欲在这关卡多生事端。再一个,起平房的钱也还没凑齐,她是想着等钱凑够了,平房也起了,再全家搬到那边去生活。

    “我也不太清楚。大概是因为乡下地头各处结亲吧?兴许是她什么亲戚跟石家在一个村里?”

    唐红玫是随口猜测的,不过也确实是八.九不离十了。

    当然,已经这样了,再去追究这些小事就没必要了。唐婶儿思量了片刻后,只道:“算了,知道就知道吧,横竖是咱们自己赚的辛苦钱,爱咋花就咋花,跟别人有啥关系?”

    不想多生事端,并不代表就是怕事。唐婶儿盘算着,大不了提前搬过去,这样一来,自家就离菜市场近了,离这边商业街远了,其实本质上也差不多。

    唯一有点儿麻烦的是,家属区这边的房子,是分到个人头上,却没有产权证的,假如他们一家子搬走了,这房子怕是也留不下来了。

    才这么想着,到了晚间,许学军带来了一个叫人相当意外的消息。

    “什么?公房转私房?还要贴钱进去?他们是疯了吗?”

    许学军扫视了一圈,见家里人人都瞪圆了眼睛,包括完全没听懂的胖小子和皮猴子,也都学着大人的样儿,瞪着眼珠子瞅着他。

    “妈,这是政策,是大趋势。再说咱们厂子里的领导也就是这么一提,不一定是真的……我就是告诉你一声。”

    唐婶儿皱着眉头说:“你觉得领导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儿干的人?既然都提出来了,那就是马上要推行了。就算不是马上,迟早也会是。”

    仔细想想,公房转私房虽然听着是不可思议了点儿,可比起前些年乍然提出来的“一家生一个孩子”的计划生育政策,唐婶儿由衷的觉得,这个说法还是挺靠谱的,一点儿也不吓人。

    “领导还说了什么?”唐婶儿又问。

    “现在就这么一说,等过几天还会开个大会,具体的等我开完了员工大会再告诉你。”许学军伸手拍了拍皮猴子,“别瞪了,你也不嫌累。”

    皮猴子这才收回了眼神,拿小胖手拍了拍他哥的大脑门,嘴里叽叽咕咕的说着旁人听不懂的话,不过姿态却是学了个十足,全然是刚才许学军说他时的那副样子。

    胖小子好气啊,鼓着腮帮子瞪着弟弟,可这么一来,皮猴子就玩得更起劲儿了,不停的嘀咕着话,好似在劝他别瞪了也不嫌累。

    无视俩傻孩子闹腾,唐红玫很快就宣布吃饭了,吃饱喝足后,不免又提到了房改政策。

    再不可思议的事情,只要提出来了,就有可能实施。

    这一想法很快就得到了证实,在几天之后,员工大会结束后,整个机械厂都沸腾了。

    原来,因为新的福利房面积大朝向好,格局设施等等,样样都比先前的筒子楼好,弄得好多人眼馋不已。

    可假如按着以往的分房制度,其实很多人都是没资格分房的。像唐婶儿他们家,有房子的还分什么房儿?这就是为什么打从一开始,唐婶儿就没对这事儿上过心的原因。

    当然,领导肯定是例外的,可能够破例的领导其实也不多,更多的像一些中层领导,是不可能在有房子的前提下,再度分房的。尤其,那些领导住的房子比唐婶儿这边的要好多了,多半都是七八年前建的那批,还挺新的。

    巧合的是,前不久领导们去省城开了会,尽管主题是关于如何让国营工厂再一次兴旺起来,可在开会期间,领导们也听闻了一些事儿,其中就有关于房改的内容。

    就有那脑子活络的想了个好办法,明码标价,本来是按需分配给各家各户的房子,按照面积等其他元素,算出一个价格,当然总价肯定是低于市场价的,再按资排辈的分下来。

    假如是本身就有房子的,再派人估算一下老房子的价格,回购给厂子里,优先换房。

    至于得来的钱,那也不是叫领导花的,而是用这个钱再买地买砖头水泥,起新的福利房。

    这事儿得到了绝大部分人的支持,尤其是已经有房子的人家,毕竟能分到房子的,本身就是有些本事的。盘算着只要花一笔不多的钱,就能住到宽敞明亮的新楼房里,那得多美呢。

    唐婶儿也不例外,唯一叫她烦恼的是,家里绝大多数的钱都已经砸进了先前买的那处房子里。

    “妈,您也不用着急,咱们就算想要换房子,这处房子肯定不会要了。算下来,花的钱不会很多的。”唐红玫安慰她,“再说店里一直都在赚钱,福利房又还没造好,不用急。”

    “话是这么说,到时候肯定有人开后门的,咱们不赶紧把钱备齐了,等人家都把钱交上去了,还剩下什么呢?”

    开后门这种事儿是在所难免的,不过厂子里也不敢做的太过分,该给的钱肯定得给,只是有门路的人可以优先挑选好楼层好朝向的房子。剩下的,或是论资排辈,或是按照优先原则,肯定不可能叫所有人满意的。

    不过,往好的算,厂子里得了底下工人的买房钱,肯定又会造房子的。所以,只要厂子还在,迟早会叫每家每户满意的。

    ……真的吗?

    回头周大妈就来找唐婶儿哭诉了,本来吧,大儿子家里有房子,虽然面上不高兴爸妈偏心老小,可起码闹得不算过分。现在可好了,同为机械厂的员工,他也有资格换房子,就是吧,钱不够。

    老大一闹腾,其他儿子也跟着闹,反正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等于自从新的办法公布后,周大妈就连一天安生日子都没过过。

    搁在以前,唐婶儿是能劝就劝,毕竟老姐妹也不容易。可现在她不是自个儿也在为了钱的事儿发愁吗?当下就懒得劝了,见她哭诉个没完,索性扯开了说。

    “不是我说你,当妈就该有当妈的样子,你把他们几个都养大成人了,现在就该他们养你了!老摆出一副你欠了他们的样子干啥?就算你家里条件不宽裕,那又咋的?谁叫他们投胎时没擦亮眼睛?敢情生了他们还得负责一辈子?屁!”

    “老哭有啥用呢?你倒是自个儿立起来呢!你是当妈的,你说句话他们敢不听?不听也成啊,滚蛋好了!没房子住就睡大街上去,没听说过结婚成家生孩子了还是小孩的,叫他们滚蛋!”

    “还有啊,你家四个儿子全都是有正经工作的,你怕他们干啥?叫他们一人拿一部分生活费,不用太多,一家十块就成。敢不给?成啊,找他们领导去,直接从每个月的工资里扣!”

    “明明法子有那么多,你一个都不使,就知道哭哭哭,比我家皮猴子都能耐。”

    皮猴子听到有人叫他,猛一抬头,两眼放光的看着唐婶儿。

    唐婶儿冲着他摆了摆手:“玩你的,没吃的。”

    这边,皮猴子又开始掰他的手摇铃了,那边,周大妈彻底懵圈了,坐在凳子上认认真真的想了起来。

    期间唐婶儿见她想得出神,也不去管她,只自顾自的忙活生意。看时间差不多了,她跟唐红玫打了个招呼,往菜市场那边去了。

    等周大妈终于想明白了,抬头一眼,早就已经过了午饭的点,再一瞅摆在柜台靠墙那块儿的三五牌座钟……

    “这都快一点了?”周大妈惊呆了。

    唐红玫一脸同情的看着她:“我妈叫我别喊你,你想坐多久都成。”

    周大妈两眼发直,搁在以前吧,她肯定着急了,毕竟午饭都没做呢,可这会儿,她只慢腾腾的站了起来:“行吧,我回家去了,下回再来找你妈聊。”

    顿了顿,周大妈到底没忍住,对唐红玫说了心里话:“你说我辛苦了一辈子图个啥?六个孩子啊,一个个拉扯长大,看着他们都成家立业,我容易吗?还是你妈说的对,是该我享福的时候了。”

    唐红玫目送周大妈雄赳赳气昂昂的离开卤肉店,不禁开始思考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她婆婆到底跟人家说了什么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