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第054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54章 第054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快穿之教你做人带着传承穿六零盛世医香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054章

    小县城就那么大, 虽然近两年附近乡镇的人进县城来打工了, 可总得来说, 人还是不算多。

    这直接导致了风言风语传播的速度极快,甚至有时候也不一定是别人的问题, 可李妈走在路上, 总觉得别人在偷瞄她,偶尔有老街坊站在拐角处闲聊,她也认为那是在说她家的闲话,哪怕只是从不远处传来的阵阵笑声, 她一样会联系到自己身上。

    更糟糕的是, 李爸自打从厂子里退下来后, 就一直没找到稳定的工作, 只能拖着年迈的身体跟一帮年轻人抢活儿干。

    以前吧,看在他年纪大的份上, 有些轻便的活儿还是轮得到他的, 赚的钱虽然不多, 可好赖也够勉强糊口了。可自打李桃当人情妇的事情传开后, 李爸就再也找不到活儿了,无奈之下,他只能蹲在家里,经常半天不挪窝也不吭一声。

    现在又轮到了十金……

    李妈勉强崩住了才能直接在十金面前哭出声儿来, 她早就知道这世道对女人严苛得很, 先前二桃闹着要离婚, 她还担心这个担心那个。没想到, 离婚那事儿倒是顺利的过去了,可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儿。

    踉踉跄跄的把十金带回了家里,彼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可她也没心思做晚饭,只开了一小点儿门,时不时的瞄上一眼,注意着楼道里的情况。

    又一个钟头后,唐婶儿一家子回来了,李妈掐准了时间,跑出家门去了隔壁。

    唐婶儿一脸的愕然:“你干啥呢?”

    瞧不上归瞧不上,两家也没闹到彻底撕破脸的地步,唐婶儿见李妈一脸的恍惚,眼底里还透着浓浓的绝望,也不好直接把人赶出去,只让开一步,叫她进来说话。

    眼见李妈进来了,唐红玫倒是没太在意,就算嫁过来多年了,其实她跟家属区里的老街坊也就是混了个面儿熟。像周大妈这样的还好,因为时不时的会往卤肉店去说说话,还算是比较熟稔的。可李妈……

    敬谢不敏了。

    “学军家的!”这时,李妈忽的开口叫住了要往厨房去的唐红玫,哆嗦着嘴唇,结结巴巴的开口问道,“你、你知道不知道……那个,我家桃儿……说桃儿坏话的消息是……假的吧?”

    唐红玫侧过身子看了李妈一眼,没有立刻开口。

    其实,是真是假完全可以自己判断的,再说了,唐红玫的消息也不过是来源自二姐,真要说证据实锤之类的,她也没有。

    李妈没听到回答,片刻后又追问道:“是不是假的?你告诉我,那些话都是别人编排出来陷害我家桃儿的,对不对?”

    “李大妈你觉得呢?”唐红玫反问道。

    很多事情都不能往深了想,一旦仔仔细细的把事情从头到尾撸过一遍后,先前忽略的细节会徒然放大,逼得你不得不相信这些事儿。

    简单来说,李桃发财这个事儿本身就不正常,从她被前夫家里赶出来,到她荣耀归乡,期间只过了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而且当时才刚改革开放,也许南方沿海城市充满了机遇,可毕竟不是遍地金子,怎么可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发了大财呢?

    还有,她是没有本钱的,蔡家不可能在赶她出门时,还给她一大笔钱,哪怕她之前偷偷的攒了点儿私房,又能有多少呢?去南方不要钱?路上吃喝不要钱?真的到了那边,没本钱、没门路、没人手……

    说句难听的,她凭什么发财?

    唐红玫本人没去过南方,可她不止一次的听到她二姐抱怨辛苦。要知道,二姐夫和唐光宗都是壮年人,即便这样也累了个半死,物离乡贵人离乡贱,远在离家千里之外的陌生城市,哪怕只是生存都是千辛万苦的,更别提创业本身不易,纵使机遇再多,你也得拼尽全力抓住。

    想想唐光宗被逼得都把主意打到跟小弟交换上头了,大概也可以猜测出创业有多辛苦了。

    “李大妈,我只能这么说,我二姐他们也在南方做生意,做的是倒卖生意,起早贪黑不说,经常熬夜赶路送货。赚钱不易,我二姐就算赚了些钱,也不敢乱花,因为不知道啥时候就需要付货款了,万一临时有急用呢?他们赚了不少钱,也砸进去不少钱,为了路子铺得大一些,还请了同乡帮忙……”

    这些话,唐红玫说得很慢,她想给李妈多留点儿思考的空间,好叫她知道,创业这事儿真的很难很难。

    难到什么程度呢?别看二姐家里赚了不少钱,可论起穿着打扮,却完全不能跟李家姐俩相比。

    辛苦赚来的血汗钱,随时可以用到生意上,谁能肆意挥霍在没必要的地方?

    “还有,我二姐长得也不错,可我上次看到她,她老了不少,双手很是粗糙,眼圈也是黑黑的。她告诉我,出门在外很多事情都要考虑周全,尤其我二姐夫忙得脚不沾地,作为妻子,她肯定得帮着一起扛……”

    李妈越听越面色煞白,她其实不傻,哪怕小毛病一大堆,这些话她还是听得懂的。

    同样都是做生意的,明显人家江家俩口子的生意做得更大,钱赚得也更多,怎么人家就那么辛苦,还舍不得乱花钱,可她闺女就无所谓呢?

    天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每天说的不是港城最时兴的衣服,就是顶级手工匠人做的珠宝,还有哪家的茶餐厅味道好,什么地方经常会举行舞会……

    二姐也去过港城,当然她主要还是待在鹏城那地儿的。然而,直到现在她都不清楚鹏城哪儿好玩,毕竟每天忙活生意都来不及,空出来的时间也用来补眠了,谁有心情鼓捣这些有的没的?

    “你、你是说……”李妈浑身都在颤抖,她还是不相信,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不愿相信、不敢相信。

    唐红玫没了法子,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要是李妈还是不信,她又能怎样呢?总不可能叫她拿出确凿的证据来吧?

    见状,唐婶儿开了口:“红玫她娘家二姐做的是倒买倒卖的生意,为了方便做生意,买了烧柴油的三轮车,先前还说要买辆小货车方便送货……李大妹子,我就想问问你,你知道李桃做的到底是什么生意吗?”

    “不知道。”李妈两眼空洞,几乎用气声挤出了一句话,“她就说她做生意赚了大钱,做生意。”

    说着说着,李妈眼泪就掉了下来,拿手挡了挡转身跑了出去,只留下一句话。

    “我回家做饭了,你们忙……”

    胖小子高高兴兴的跑去关了门,没等他转身回来,就听到他爸在后头磨牙的声音:“回来写作业。”

    一瞬间,胖小子就蔫吧了。

    写作业啊!!!!!!!!!!!

    可怜胖小子在幼儿园愉快的待了好几年,愣是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可怕的事情。偏偏,他被忽悠去了小学,哪怕只是学前班好了,那跟幼儿园也是截然不同的。

    在幼儿园里,是一群小朋友围着老师唱歌跳舞做游戏。

    在小学里,是老师站在讲台下,所有的学生都有课桌,天天除了上课还是上课。哦,对了,还有考试。

    胖小子委屈巴巴的从门口走到了饭桌前,仰着头看着许学军:“爸,马上就要吃饭了。”

    “没关系,可以等你写完作业再吃饭。”许学军完全不接受这种蹩脚的借口,“赶紧写。”

    抄写作业有两份,语文要抄写笔画,算数要抄写数字,不难,数量也不多,可胖小子还是被这些作业弄得生无可恋。

    “爸,皮猴子好像拉臭臭了。”

    皮猴子听到哥哥叫自己,迅速扭头看过去,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写你的作业!”许学军曲起手指敲了敲桌子,再度无视了胖小子的借口。

    眼见前途无亮,胖小子只能一边叹气一边写作业,顺便哀叹自己的不幸人生。

    他的好多幼儿园同班小朋友还在欢快的玩耍着,为什么人家就能这么快活,他就那么可怜呢?早知道,他就不答应去上学了。

    还有皮猴子,多开心啊……

    外头饭厅里,父子俩正在不间断的交锋,里头厨房里,唐红玫侧耳听了一会儿,偷笑不已:“没想到学军还挺适合当严父的。”

    “也就这点儿用处了。”唐婶儿日常嫌弃儿子,同时快手快脚的准备起了晚饭,“李大妈也是惨,可这能怪谁呢?世道在变啊!”

    是啊,世道在变,以前的人不管心思多还是少,日子总归得过,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琐事就能把人的全部耐性磨光,保准再没任何精力去想东想西。

    可现在不同了,漂亮成了一种资本,只要你愿意抛弃底线,就能轻易的获得你梦寐以求的一切。

    李桃败在了现实面前,只是手段太叫人不齿。

    如果说,夫妻不和离婚是件很私人的事情,那么在明知道对方有家室还自甘堕落当人情.妇,就已经是道德层面的问题了。

    为了能有好生活,这么做值得吗?

    “值得吗?”唐婶儿想起当年那个笑得肆意的漂亮小姑娘,很是唏嘘不已。

    唐红玫边琢磨晚饭的菜色,边分神答道:“谁不想过好日子?那就努力呗,像我二姐那样,拼命赚钱,自然能过上好日子。”

    “咱们家也不错呢,没那么辛苦,日子不一样挺好的?”

    “嗯,以后还会越来越好。”

    眼下他们家是两个摊子铺开来,以后肯定还会有越来越多的店铺。都不用说太久以后了,单就是等先前那个房子修缮之后,再开起来就是第三家了。不过,因为那房子离菜市场较为近,估计会互抢生意,要是往后租金涨起来了,倒是可以把那边的店关了,专心弄自家房子这块。

    唯一的问题就是,修房子又得一笔钱。

    早先,为了买房子,家里就出了一千五百块买下来那处带院子的房子。如果仅仅是修缮一新,那花费的钱倒是不算多,可因为房子是坐北朝南,院子对着街面的,等于说,他们要做的是再重新起一排,那价格就贵多了。

    原先那瓦房还挺新的,家里人先前也商量了一下,到底是舍不得拆掉。干脆就打算再攒点儿钱,把靠着街面的那堵院墙给推了,在那边盖一排平房,只用来做生意。

    这主意倒是不错,可说来说去,还是为了一个钱字。

    也是这个时候,唐红玫愈发的相信了二姐先前那封信上的内容。试想想,他们家也算是赚得不少了,可花起钱来还是跟割肉似的。

    一大家子日常的吃喝用度要花钱,两处店面房要租金,水电煤也都是钱,还有雇工的工资,买做生意用的各种食材、调料等等。

    试问,哪处的钱能省下来?而且做生意吧,本身就得抠小钱,如果是特别爽朗大方的性子,那根本就别想攒下钱来。

    简单的说,真要是不把钱当一回事儿,你就别想赚到钱。

    唐婶儿盘算了许久,保守估算下来,到年底应该就有钱起房子了。她的意思是,既然要干,就得干得漂亮。那房子本身就是比较宽的房型,推掉院墙后,能起一排平房,而且朝向好,大喇喇的面朝街面,还是去菜市口必经的一条街,完全不用担心没人光顾。

    为了能早日达成这个目标,婆媳俩干活更卖力了,连带雇工们也被带动了积极性,加上过了九月以后,天气就逐渐转凉了,生意一天好过一天,哪怕累点儿苦点儿,心里头总是美滋滋的。

    这期间,胖小子已经被作业包围,许学军眼瞅着家里的生意自己帮不了什么忙,索性一心督促胖小子写功课。间或得了空,他也去幼儿园问了下情况,看啥时候能把皮猴子也塞进去。

    他们这边倒是一切如常,哪怕是辛苦了点儿,可人有盼头精神面貌都是不同的。

    然而,隔壁李家才叫真的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都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那些流言蜚语尚未散去,李旦又出了事儿。

    小学跟幼儿园是截然不同的,如果说十金仅仅是在幼儿园被小朋友们集体孤立,那么李旦的处境更糟糕。只因很多时候,孩子比大人都恶毒。

    李旦不止一次的跟父母诉说过在学校里的遭遇,可大人是无法对孩子们所说的事情感同身受的,只道是小孩子之间的闹腾,完全没当回事儿。没想到的是,十月下旬的一天,李旦跟同学打了架,推搡之中,有个女同学被推下了楼梯。

    得亏小学只是一栋二层小楼,楼梯也不高,人家孩子从楼梯上滚了下来,虽然把腿摔成了骨折,可至少没出更大的事故。

    小学是机械厂的子弟小学,里头的学生家长全都是认识的,只是有时候越认识越不好办。

    最要命的是,这个女同学完全没有参与到整个嘲笑事件之中,她是全然无辜的,只是正好路过被波及到了。还有就是,她爷爷是副厂长。

    闹到最后,李家赔偿了五百块的医药费,各种好话说尽,李妈差点儿没给人跪下磕头了,这才叫对方松了口,没再咬着这事儿不放。

    可经过了这事儿,就算对方不再追究,李旦还是退了学,他年纪还太小,上工肯定没人要,更别提现在国营的厂子人员过剩,怎么可能再招新。而私营的个体户,只要是县城里的,谁不知道他姐姐的事儿,都不用开口就会被人拒之门外。

    一时间,整个李家除了尚且年幼的十金仍旧每天哭哭啼啼的上幼儿园外,其他三人全都赋闲在家。

    闲在家里不是最大的问题,关键是坐吃山空。

    早两年前,李桃给家里寄了一千块,在那会儿,这绝对是一笔巨款,当然现在也差不多。可这都两年过去了,各种开销本来就不少,赔偿医药费又是一大笔钱,直接导致李家瞬间拮据了。

    李妈不想再跟李桃伸手,她嫌李桃的钱来路不正,脏得很。可她又没本事自己赚钱,有心先跟老街坊们借点儿救救急,然而这一次,却再也没人借钱给她了。

    不得已,李妈再度找上了唐红玫。

    偏凑巧的是,江老二俩口子也在卤肉店,还有他们家的双胞胎女儿。

    说来,这还是唐红玫头一次见到江家的这对双胞胎。其实,江家的人长得不怎么好看,男的还勉强凑合,放在小姑娘身上就很减分了。好在,年岁尚小都占便宜,瞧着白嫩嫩的一团,哪怕不好看也很讨喜。

    尤其是,双胞胎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脑袋上都扎了个冲天辫,配上滚圆的包子脸,确实叫人忍不住笑开来。

    唐红玫因着她二姐的缘故,不大喜欢江母,可小孩子总归是无辜的,她拿了糖块给俩小姑娘吃,又把皮猴子放下来陪小妹妹们玩。

    皮猴子已经会走路了,还走得挺稳当,只是他太安静了,不吵不闹,要不是每天都咧开嘴傻笑,还真当他像极了许学军。

    这会儿,见有小朋友来了店里,他好奇的凑近瞅了两眼,然后就转身走了。

    唐红玫:………………

    “三妹你不用忙。”江老二的媳妇笑眯眯的拉过唐红玫的手,“你是我大嫂的亲妹子,我随她叫你一声三妹可以吧?正好,我也比你大了一岁,没占你便宜。”

    “你随意就好。”唐红玫笑了笑,横竖糖块也给了,她便准备继续忙她的,“想要什么你说一声,我给你算便宜点儿。”

    “不急不急,你要是没事儿,陪姐姐说几句话嘛。”

    江老二媳妇一副自来熟的模样,先是把店里打量了一圈,而后抓着唐红玫的手就是一通称赞,只道她能干。

    唐红玫猜到她是有话要说,仔细想了想,无非就是想有个赚钱的门路,可说真的,假如江家是在县里,那雇江老二媳妇当员工也无所谓。可这不是离得远吗?来去不方便,包住更不切实际,所以打从一开始,唐红玫就没考虑过这些事儿。

    正思量着,就听江老二媳妇压低声音问了个事儿:“城北菜市场前头那条街的石家房子,是叫你们家买了吧?”

    一开始,唐红玫都没反应过来,等她回过神对方说的是自家先前置办的房子时,才惊讶的抬眼看了过去。

    原房主的确姓石,可因为这个事儿从头到尾都是唐婶儿托娘家人办妥的,其实她就是在房子到手前后各去看了一眼,旁的都不大清楚。

    “是吧?……我也不大清楚这里头的事儿,我家的事儿都是我婆婆安排的。”

    “怎么能不知道呢?你说你这人呢,婆婆又不是亲妈,你咋就放心把啥事儿都交给她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家的店全靠你的手艺在支撑,那赚来的钱不都应该归你?”

    江老二媳妇一副我是为了你好的模样,只是这样子在唐红玫看来,就相当不喜了。

    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哪怕唐红玫在里头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也绝对不可能抹掉其他人的全部功劳。

    旁的不说,租店面、装修、采买食材、接待食客等等,别看这些事情琐碎得很,可就是这些小事足以磨掉人的全部耐心。

    唐红玫现在只剩下卤肉这唯一的一个事儿,就连肉买回来后的清洗工作都有人包了,还有切墩的活儿,也有人干,她要做的事情很少很少,而且做得相当开心。

    “我婆婆挺好的。”不欲多言,唐红玫顺势挣脱了江老二媳妇的手,准备回厨房,“你们先看看吧,我去后厨了。”

    “诶!”江老二媳妇气得跺脚,偏店里的雇工眼神不善的打量着她,加上这里到底不是她熟悉的村子里,在外头,她多少还是有些犯怵的。

    “她们姐俩咋都这样呢?她姐就知道拉拔娘家的弟妹,都不管咱们的死活,人家是兄弟一起上阵,咱们家倒是好,当哥嫂的富得流油,咱们穷得要喝西北风!”

    “妈也是,好像给了吃喝其他都不用钱一样,你看小凤儿她们姐俩平常过得什么样儿,进口的奶粉、从港城买来的衣服鞋子。咱们家俩孩子呢?扯布自己做衣服!”

    “江老二!你倒是说话啊!我嫁给你可不是来过穷日子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