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053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53章 第053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快穿之教你做人带着传承穿六零盛世医香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053章

    “你去要吧, 反正我是不会准备的。”

    这一次, 难得的唐婶儿尚未开口, 唐红玫就直接拒绝了,还是断然决绝, 没有留下半分余地。

    李妈一瞬间脸都涨红了, 明显是没料到唐红玫会这么说,憋得眼珠子都凸了出来,好半晌才不敢置信的问道:“那可是你侄儿!亲侄儿!是你爸妈的大孙子!”

    唐红玫纠正道:“不是大孙子,我爸妈的大孙子是哲哲。”

    哲哲是唐光宗的长子, 也就是他跟前妻所生的儿子, 小名哲哲, 大名唐文哲。

    这话对于唐红玫来说, 纯粹就是一个陈述性的话语,不带别的意思的。可在李妈听来, 却好似直接往她脸上扇了一巴掌。

    “你这是嫌弃我家二桃不是原配?你这人也太刻薄了!”

    唐红玫一脸的冤枉, 她提都没提二桃一句, 而且她也并不歧视再婚, 真要说起来,二桃是再婚的,她大弟也是啊,俩人一路货色, 谁也犯不着嫌弃谁。

    “李大妈, 我没那个意思, 就是提醒你, 哲哲才是我爸妈的大孙子。”见李妈一脸的气急败坏,唐红玫也知道自己这个解释基本没用,遂放弃了解释,妥协道,“就算是大孙子好了,哲哲当年出生,我妈也没叫我准备喜蛋呢。”

    然而,李妈并未就此放过唐红玫,事实上听到这话后,她愈发生气了:“你是说,我家二桃生的儿子还比不上前头生的那个?”

    唐红玫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面上、眼神里俱是满满的震惊:“小的还能跟大的比?”

    这话却是真的点了马蜂窝,李妈一口气堵在嗓子眼里,差点儿没直接噎死过去:“你你你……你真是好样子!我这就去你娘家问问,你妈到底是怎么教养女儿的!”

    “噢。”唐红玫无所谓的答应了一声,示意自己知道了。

    连威胁都没起效果,李妈是真的恨不得原地爆炸。恨恨的瞪了唐红玫几眼后,她转身往街面的另一头走去,那方向肯定不是回机械厂家属区,看着像是要去唐红玫娘家。

    见她走了,唐婶儿担心的皱了皱眉头,说真的,两百个喜蛋不算什么,哪怕家里刚花了一大笔钱置办了房子,买些食材的钱还是掏的出来了。当然,掏的出来不代表她愿意掏,可假如因此闹得儿媳跟娘家产生了矛盾,唐婶儿还是愿意忍下这口气的。

    “红玫……”

    “妈你放心吧,她要是能要来喜蛋,算她有本事。”唐红玫是真的无所谓,都说知女莫若母,其实反过来也是说得通的,她很了解她妈,知道李妈这一次去告状绝对是会铩羽而归的。

    唐婶儿还有些不大明白,在她看来,亲家母别的都好,就是有时候略偏心了点儿,就拿唐红玫两个弟弟来说,明摆着耀祖比光宗强得多,可亲家母就好似看不到耀祖的优点一般,径自把光宗碰上天。

    这还是俩儿子搁在一块儿比较,要是儿子跟女儿比呢?说真的,唐婶儿信不过亲家母。

    仔细想了想,她索性把话挑明了说:“红玫,我的意思是,你妈会不会因为这事儿怪你?我看她挺疼你大弟的。”

    “她当然疼大弟,我娘家爸妈爷奶都拿我大弟当成宝儿。”唐红玫奇道,“可这跟李大妈有什么关系?”

    俩儿子比较起来,肯定是光宗的地位高于耀祖,当然也比唐红玫姐妹仨更强。然而现在是这个问题吗?是谁告诉你,儿子跟儿媳是一样的?假如是一样的,为啥唐光宗前妻会被坑得那么惨?

    唐红玫很有信心,假如李妈非要闹腾,她妈能建议光宗再换个媳妇儿,横竖离一次跟离两次也没差了,更别提孩子都已经生下来了。

    当下,唐红玫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婆婆,直把人听得目瞪口呆。

    许久之后,唐婶儿才憋出一句话:“你妈这脾气搁你们姐弟身上挺气人的,咋搁在这事儿上头那么解气呢?”

    不由的,唐婶儿开始期待起李妈的乡下之行了。

    ……

    李妈是带着一肚子火气去乡下那头的,也亏得她之前就去过一趟,就是年关里送十金过去那次,她记性不错,一趟就把路给记熟了,加上这会儿可比过年那时好走多了,约莫两个钟头后,她到达了目的地。

    就是把她热了个够呛。

    找准了地头后,她顾不得擦把汗,就怒气冲冲的闯进了唐家院子,然后又飞似的跑了。

    正是农忙时节,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条体型庞大的土狗趴在堂屋檐下打瞌睡。

    别看只是条土狗,先前也因为热得不行,显得无精打采的,可一看有生人进来,那狗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弓着背眯着眼睛,危险的低吠了两声,一副随时随地都要进攻的可怕模样。

    李妈差点儿没给吓尿了,顾不得腿软,转身就夺路而逃。

    还好,唐家养的狗子没打算追出去,毕竟它只负责看家,捉贼不是它的任务。

    话虽如此,李妈还是吓坏了,冲出去百十米后才勉强挺了下来。本来顶着大太阳走了这么长时间的路就已经挺累了,还被这么一吓,只感觉在酷暑时分被惊了个透心凉。

    撑着膝盖缓了许久,她才勉强起身,沿着乡间土路,边走边四下张望,打算找个人问问。

    乡下地头不比县城里,家家户户都挨在一块儿,一般每户人家跟乡亲们都会有段距离,除非是连着亲的,可能会毗邻而居。

    走了一段路后,李妈才勉强找到了一户人家,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太,怀里抱着个孩子,旁边搁了俩摇篮,还有几个小屁孩在院子里追逐打闹,滚了一身的尘土。

    忍着嫌恶进去问了情况,李妈费了很大的劲儿才从老太太浓浓的乡音里把事情给弄了个清楚明白,又根据人家的指点,摸索着去了唐家的承包田里。

    其实吧,搁在几年前,还是赚工分的时候,家里多半都会留个人,烧饭做饭之类的。可现在不是土地都分了出去吗?给自家干活可不能惜力气,所以唐妈把大孙子哲哲托付给了亲戚家的老人,全家齐上阵下地干农活。

    等李妈好不容易找到了人,她已经没了先前的气愤,只觉得又累又渴又饿,背后还都汗湿了,就是不清楚是热的还是刚才被吓的。

    把前因后果一说,唐妈满脸惊讶:“哦,你说老四家的又生了个儿子?嗯嗯,谢谢亲家母你来报喜……喜蛋?没问题,回头我会准备的,是该给自家亲戚发喜蛋乐呵乐呵,放心吧,这事儿我有数,亲家母你不用操心。”

    李妈听到这话时,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可随即一琢磨,却发现这话好像有点儿不对味儿,索性就把话说开了。

    “我来你们这边一趟也不容易,你干脆收拾一下,我拎走好了,染色我自己来。”

    “拎走?”唐妈愕然的抬头,似乎有些不明白,转瞬才恍然大悟,“对对,是该给亲家母几个喜蛋,你等等,我回家给你拿几个。”

    话是这么说的,唐妈心里还直嘀咕,都说城里人大方,她咋觉得亲家那么不上台面呢?特地跑到家里讨几个喜蛋,也是真能耐了。

    不过,到底唐妈还是回家拿了几个喜蛋,觉得给两三个不好看,干脆就拿了六个,又给找了个草编小篮子装上,递给了李妈:“拿着。”

    李妈:…………

    这不对啊!!

    懵了半晌,李妈终于彻底的把话说开了:“这些不够啊,我要给亲戚朋友分喜蛋,起码也得准备两三百个啊!要我说,本来我都不用跑这一趟,都是你那三闺女,就是叫红玫的那个,我去跟她要鸡蛋,她还不给,可真是气死我了!”

    “什么?”唐妈本来给了鸡蛋又顺手灌了水,正准备回地头上时,却听到了后头那一席话,惊得她连手上的水壶都没拿住,啪嗒一下掉在了地上,湿了一地。

    “还有什么?许学军家的太小气了!她弟弟家添了儿子,她这个当姑姑的给出两三百个鸡蛋不是应该的吗?她居然不给!有她这么做人的吗?”李妈气呼呼的给唐红玫添罪名,完全没发现唐妈已经吓白了脸。

    片刻,唐妈才哆哆嗦嗦的张开了嘴:“你、你叫红玫给你拿鸡蛋?她婆婆知道吗?”

    “知道啊,她婆婆也在。”

    唐妈差点儿没撅过去:“那她婆婆咋说啊?哎哟,我的三儿啊,她婆婆那么厉害一人,回头还不得说她啊!你你你……你这人咋这样呢,我家要发喜蛋是我家的事儿,不用你说我也会给亲戚家发的,你凭啥去找我的三儿啊!……算了,我去一趟县里,我跟亲家母解释去!”

    说罢,唐妈也顾不得捡水壶,先往地头上跑了一趟,把事儿简单的说了一遍,忙要往县里跑。

    亏得唐家的地紧挨着唐红玫二叔他们家,见唐妈急成这样,二叔家的三儿子自告奋勇送她一程:“大伯母你别急,我骑车送你进城,我那自行车还是托你家我二堂姐买来的呢!”

    有人送当然好,唐妈一叠声的道谢,赶紧跟人走了,完全不记得还有个倒霉催的李妈被她丢在了家里。

    骑自行车肯定要快很多,就是唐妈这急吼吼的奔了一路,却是把唐红玫吓了一跳。

    “妈,你这是……”

    “红玫你先等等,我同你婆婆说两句话。”唐妈一到店里就直奔主题,一叠声的跟唐婶儿道了歉,态度之诚恳直接把唐婶儿弄了个一脸懵逼。

    好在,这事儿本来也不算复杂,很快唐婶儿就明白了前因后果,她几乎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忍住了没笑出声儿来。

    唐婶儿终于理解了亲家母那神奇的脑回路,忙安抚道:“放心放心,红玫是什么人我还能不知道吗?还有那个李家,跟我几十年的老街坊了,就是个能折腾的主儿,天天想着占便宜,对了,你给她鸡蛋了没?”

    “就算她要占便宜,我家到底添了个孙子,喜蛋还是该给的,我给了足足六个呢。”唐妈一副我很讲道理的样子,“今个儿来得急了点儿,回头我也给你们送点儿,沾沾喜气。”

    六个啊,足足给了六个啊!

    唐婶儿憋笑憋得肚子疼,又问:“你家还准备给亲戚发喜蛋呢?”

    “肯定啊,近亲隔房都得准备。放心吧,这事儿我有数的,比照着当初文哲那样来就好了。”唐妈一副我办事你放心的样子,弄得唐婶儿狠掐了自己一把才再度把笑声憋了回去。

    是啊,添丁进口要发喜蛋,可唐妈明显只算了自家亲戚,像唐二叔、三叔几家,还有其他几个隔房家里,估计村子里交好的人家也不会忘记的,当然亲家也在其中。问题是,假如亲家要发喜蛋给别人沾沾喜气,关她什么事儿你?你要是嫌浪费,你可以不发喜蛋的。

    唐婶儿还是很能安抚人的,劝了几句后,还硬塞给唐妈一包卤肉:“不用客气,红玫她二姐上回还给胖小子哥俩寄了好些礼物过来,再说这是自家卤的肉,拿着。”

    “这怎么好意思呢?都是能卖钱的东西。”唐妈实在是推辞不过,这才收了下来,心下盘算着等忙过这阵子以后,趁着中秋节,也置办一些礼物,毕竟她家小儿子还叫人家带着呢。

    及至唐妈走了,唐红玫也没跟她说上话。

    主要是在她确定了唐婶儿并不曾因为傻亲家的一番话记恨上自家闺女后,唐妈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惦记着家里的活儿,赶紧回去了。

    唐红玫一脸无奈的目送她妈走远。

    “你妈也是个妙人,先前她叫你带耀祖时,我也没看她客气呢。”唐婶儿奇道。

    “耀祖是我亲弟弟……”唐红玫想了想,解释道,“我妈她不在乎儿媳妇儿,尤其是已经生完了的儿媳妇儿。”

    为了一个毫无用处的儿媳妇儿得罪闺女的婆婆,太不值当了。唐妈最怕唐婶儿因此给自家闺女小鞋穿,更别提唐耀祖还在这边讨生活呢。

    “那她就不怕开罪李大妈?”

    “……她大概不在乎吧?”唐红玫想起了她大弟的前妻,以前好像也是这样的,没见家里人跟那头有什么联系,反正嫁都嫁了还怕跑了不成。

    唐婶儿点了点头:“也是,她怕我记仇苛待你,又不怕李大妈苛待她儿子。”

    顿了顿,唐婶儿终于忍不住了,抱着肚子好一通大笑,把正好下班顺路接了胖小子回来的许学军吓了一大跳。

    许学军很是认真的上下打量着他妈,一副“你吃了什么奇怪东西”的样子。

    等笑够了回过神来后,唐婶儿终于发现了她儿子那看西洋镜般的眼神,怒道:“还愣着干啥?眼里一点活儿都没有,不会自己找事儿干吗?”

    抱着我惹不起还躲不起的想法,许学军转身找活儿干去了。

    最惨的还是李妈,她是突然兴起了告状的念头,等于说她连午饭都没吃,就急赶着往乡下去了。结果,一来一往费了太多时间,也亏得现在天日还长,总算不至于抹黑回家。饶是如此,跑了这么一天,也差点儿没把她给累虚脱了,等回到了家里直接就瘫坐在了椅子上,两条腿真当是跟灌了铅一样重,坐下就起不来了。

    喜蛋的问题还是没解决,好在也没人会上门讨要喜蛋,正常的情况下,你给我收着,你不给我也就当没这回事儿,当然背后说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李妈觉得丢脸丢大了,尤其是她娘家那头,早先吹嘘了太多回,说二桃嫁得有多好多好,又说那头对二桃有多重视,结果……

    没过多久,又一个重磅消息传来,证实了这世上根本就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本地去南方打工的人不少,因为江诚安的缘故,直接去鹏城投奔的也有好多,没几天,李桃在港城当人情.妇的消息就彻底传开了。

    “听说了吗?李平原那个大闺女是给人当小老婆的,我说呢,咋一个女人啥本钱啥门路都没有,跑到南方一年就赚了大钱,看她花钱那劲儿,比咱们县最有钱的人家厉害多了。”

    “哟,你还不知道吧?她好像还给人拉.皮.条呢,听说她亲妹子就是她帮忙牵线搭桥的,闹得人家俩口子离了婚,这才答应结婚的。”

    “真的假的?还能这样?”

    “我还听说啊……”

    二桃成了唐红玫弟媳妇儿这个事儿,在村子里那是早就已经传开了,可反过来说,县城这边没几个人知道。唐红玫打从一开始就不想承认,巧合的是,李家那头也一样,他们对外一直都说二桃钓了个金龟婿,有钱有貌,对她还特别好。

    托两边互相不愿承认的福,除了极少数人之外,机械厂家属区这边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个事儿。

    知道的没往外说,剩下那些不知道的人,一个两个的都根据道听途说的消息,加上自己的理解,瞬间编排出了一个又一个精彩纷呈的小故事,都不用人催促,自动自发的往外宣传着。

    这就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李妈先前还在为喜蛋那事儿生气,觉得唐红玫和唐家都不给她面子,害得她老脸都丢光了。

    及至这个时候,李妈才终于明白,跟后续的事情比起来,前头那桩事儿连开胃小菜都算不上。

    更惨的是,机械厂这边人人都知道李家断了收入来源,哪怕李爸在腰伤好转以后仍然去找活儿干了,可事实上以李家的开销,主要还是靠李桃去年下半年寄来的那一千块钱。

    一千块钱啊,好好规划能用很久了。

    李妈当时还乐淘淘的炫耀过她家李桃多孝顺,现在却只剩下满嘴的苦涩。

    “他们家用的是闺女卖身子赚来的钱,啧啧,用的还挺舒坦的,真是好爹妈。”

    “生啥儿子呢?生儿子还得倒贴钱,操一辈子心,生闺女多好?你看人家李平原俩口子,这才俩闺女呢,就吃香的喝辣的了,要是多生几个,日子还不过得跟神仙似的?”

    “大闺女当了人小老婆,二闺女把别人好端端的一户人家给拆散了,当爹妈的还到处炫耀闺女们多孝顺,真有脸啊!”

    “啥样的爹妈生啥样的孩子呗,原先我还当李桃是个好的,没了男人依靠自个儿也能赚钱,现在想想哟……”

    “啧啧,一家子坏胚子。”

    外头那些风言风语,简直就跟无孔不入似的,疯狂的钻进了李妈的耳朵里,弄得她寝食难安,夜夜做噩梦,就连李旦也因为学校里的同学嘲笑他,拒绝再去上学。

    也就是十金了,因为年岁小不懂事,成为了李家独一个高高兴兴的人。

    可惜,好景不长,幼儿园里也不一定是太太平平的。在事情曝光后某天下午,李妈去接十金放学,就看到十金哭着跑出来说自己被小朋友欺负了。

    “姥!小朋友们说我妈和姨都是大坏蛋!他们不跟我玩儿了!”

    一瞬间,李妈只觉得眼前猛的一黑,紧接着就是一阵阵天旋地转。要不是撑着十金的小身子,她差点儿就要软倒在地了。

    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这下可怎么办呢?

    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