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第052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52章 第052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快穿之教你做人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带着传承穿六零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052章

    唐婶儿忍不住连连叹气, 就像当初她老想不明白, 自己这么精明一人儿, 怎么就生了个木鱼脑袋兼锯嘴葫芦的儿子呢?现在,她依旧没有想通, 大孙子怎么就傻乎乎的那么好骗呢?

    被亲奶盖上了傻乎乎戳的胖小子, 这会儿已经迈开小短腿,吭哧吭哧的搂着有他半人高的大包裹,费劲千辛万苦,终于进到了店里。

    把大包裹往地上一放, 他开始埋头翻找礼物。

    漂亮的天蓝小海军服是他的, 印着卡通画的小书包也是他的, 还有彩色文具盒、铅笔橡皮等等, 反正胖小子掏出来的东西里头,十有八.九都是他的。

    除了两件明显小了一大圈的衣服, 以及拨浪鼓和摇摇铃。

    “弟弟, 给你。”胖小子极有兄弟爱的把小衣服和玩具全倒在了皮猴子的摇篮里, 然后美滋滋的跟他那一大堆的礼物相亲相爱去了, “二姨真好啊!”

    彼时,听到外头动静的唐红玫也走了出来,瞧了眼整个人都几乎要埋到包裹里头的胖小子,她用眼神询问许学军, 怎么回事儿?

    许学军从衣兜里掏出一封信, 走上前递给了唐红玫:“从包裹里拿出来的。”

    他能说他刚才在邮电局里, 才拆开包裹瞅了一眼, 就被胖小子强行挤到了边边上。亏得他胳膊长,好赖抢到了信,至于别的东西,他瞄了一眼,也就由着胖小子犯蠢了。

    唐红玫接过信,上头没有贴邮票,连封口也是随便折起来的,倒是摸上厚厚的,抽出信纸一看,果然少说也得有七八张。

    当下,唐红玫忍不住纳了闷。

    二姐是什么性子,她这个当妹妹的还能不知道?假如真的有什么突发情况,也该是发电报过来。要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二姐才不会给她写那么多字,毕竟论文化程度,她二姐还不如她呢。

    回头瞅了眼还在咕咕响的大铁锅,唐红玫靠着厨房门,低头细看起了家信。

    看笔迹,信肯定是二姐写的,那手弯弯扭扭的字迹,一般人还真模仿不出来。开头那一页还算正常,就是最普通的问候信,问下家里什么情况,各人是否安好,皮猴子会说话会走路了没,胖小子是不是又胖了一圈……

    唐红玫边看信边忍不住抬头瞅了眼胖小子,心下暗道,别的不好说,胖小子的确是又胖了,还是胖了不止一圈,当然个头也高了不少,整个人瞅着愈发像是一个发面大馒头了。

    等翻到了第二页,事情就有些不对头了。

    看着明显比之前更扭曲的字迹,唐红玫仿佛感受到二姐写信时,那愤怒的心情,对比第一页,后面的那几页明显就不是同一天写的。

    翻着看着,唐红玫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之中,甚至颇有些怀疑人生。

    ……

    唐婶儿和她娘家弟媳一道儿把一波波客人送走,眼见柜台里放着的卤肉已经不多了,便扭头招呼唐红玫,却看到她一副懵圈样儿。

    再看其他人,胖子还在跟他的礼物作搏斗中,皮猴子对哥哥拿过来的摇摇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很是高兴的抓起来往嘴里送,许学军赶紧上前制止他……

    兵荒马乱之中,唐红玫的迷茫更显得突兀。

    “咋了?总不能是你大弟又打算再离一次婚吧?”唐婶儿绕开蠢儿子笨孙子,走到唐红玫面前,边问边扭头往厨房瞧,“卤肉好了没?”

    唐红玫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回去先关了火,只是面上的失魂落魄却并未因此减少多少。

    “还真……”唐婶儿被自己脑补出来的事情吓了一跳,“不会吧?这结啊离啊,还真没个消停了?”

    “不是离婚。”唐红玫关了火,掀开盖子叫卤肉凉着,缓了一下后,才道,“是我二姐发现了一个事儿。”

    “啥事儿?二桃的事儿?你没告诉她李家是啥情况?我记得耀祖跟我提过,他说他把二桃的底都给掀了,连许建民是二桃前夫的事儿都说了,还有啥事儿是不知道的?”

    唐红玫满脸苦涩,她忆起了年初开春那会儿,二姐离开家乡前,曾委婉的跟她提了一句,说李桃那些钱恐怕不干净。那会儿,她还没反应过来,想着李桃一直在鹏城和港城来回转悠,还倒是类似于买卖的货物来路不正。

    这事儿吧,错是肯定错的,可真要唐红玫说的话,她是真的没啥感觉。

    早几年,投机倒把不也是错的?如今国家还大力提倡呢。可她没想到的是,李桃……

    “你别不说话啊,二桃咋了?”唐婶儿掰着手指头算了算,“我记得她过年那会儿就说自己怀孕了?那现在也得有八.九个月了吧?生了?”

    “信上没提这事儿。”唐红玫低头翻看了一下信纸,神情有些晦暗不明,“妈,我二姐说,李桃在港城给人当情.妇,对方有家有室还有好几个孩子,年纪都可以当她爸了。”

    唐婶儿:…………

    她先前满脑子都是二桃又咋了,是作死了还是作幺了,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哪怕再度离婚好了,头一次离婚的冲击都比较大,这一回生二回熟的,感觉也没啥不能接受的了。

    万万没想到啊,人家二桃还没咋地,倒是李桃被掀了老底。

    真要开口时,唐红玫又说:“二桃会跟我大弟看对眼,也是李桃唆使的。而且,她最初帮二桃挑的目标还不是我大弟,是……是我二姐夫。”

    唐婶儿真的是一口气卡在嗓子眼里,差点儿没缓过来。

    “啥意思啊?李桃叫她妹妹去勾搭有妇之夫?”甭管是唐红玫的二姐夫还是大弟,那会儿全是有家室的人。

    “嗯,据说李桃最最开始还帮着相中了另外一个港城老板,就是年纪太大了,好像已经超过六十岁了,二桃不愿意,李桃才帮她改了目标,挑上了我二姐夫。”

    叫人没想到的是,这一票又没成。

    其实吧,唐红玫的二姐夫卖相真的不大好,个头有点儿矮,又因为赚了钱日子好过了,人到中年就有些发福。二桃倒是勉强说服自己看在钱的份上忍了,可那会儿二姐已经南下,饶是二桃胆子再大,也不敢在人家妻子跟前明目张胆的撬墙角。再一个,别看二姐夫卖相不好,人家可不瞎,手头有钱了眼界就高了,他还看不上二桃这样的。

    退而求其次,二桃把目标从鹏城富商江诚安,挪到了江诚安的大舅子唐光宗身上。

    总的来说,二桃没爱过江诚安,就连一开始设定了目标,那也是私底下自己琢磨盘算的,事实上她就没真正行动过。等她真的开始施展手脚时,目标已然改变。

    可这话要怎么说呢?就算什么都没发生,这番做派叫人家当老婆的发现了,也是够恶心的。

    更恶心的是,这人还成了自己的弟媳妇儿,这会儿还怀着自己的亲侄儿。

    二姐恶心坏了,也气疯了,看在二桃身怀六甲即将临盆的份上,她勉强忍下了这口气,毕竟说一千道一万,二桃只是有撬墙角的想法,她从未真正做过什么,至少没去二姐夫做过什么事儿。

    对二桃,二姐她忍了,可对帮着亲妹妹择目标拉皮条的李桃,她就没这么好的气性了。

    “我二姐说,先前因为知道他们家在鹏城已经干出了名堂来,老乡们有不少慕名去投奔他们的,这事儿已经在鹏城闹开了,早晚都会传到咱们县里来。”

    唐红玫心里很是有些不是滋味,在她心目中,李桃和二桃虽然是亲姐妹,可两者给她的印象却是截然不同的。

    二桃好逸恶劳,明明没本事还成日里各种作,且不提许建民家里人怎么样,最叫唐红玫无法接受的是,二桃当初卷走了家里所有的钱,完全不顾家人死活的举动。

    而李桃,能在被前夫家里扫地出门后,坚强的离开家乡南下经商,最终在赚了大钱后,荣耀回归,还不计前嫌的给了父母孝敬钱,帮助妹妹从泥潭里站起来,等等一切,都叫人对她不由的产生了敬意。

    更别提,李桃还曾经帮过自家,就连卤肉店能顺利开起来,都离不开她当初的帮忙。

    结果,二姐却说,这人根本就不是表露出来的那个样子,她赚的是不干净的钱,是依靠破坏别人家庭赚来的,又因为钱来得太容易了,花起钱来大手大脚也好不心疼。甚至二姐还揣测道,这人荣归故里,为的根本就是炫耀,而非所谓的不计前嫌孝顺父母。

    ——我就是想要那些曾经瞧不上我的人看看,离了你们我过得有多逍遥自在。

    这些是二姐揣测的,不过按照现有的依据,可能性非常非常得大。

    换句话说,李桃跟二桃真不愧是亲姐妹,从性子到人品都是一模一样的,兴许区别只在于一个聪明一个傻。

    “……我二姐在信上就是这么说的。”唐红玫将信中的一切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唐婶儿,瞅着锅里的卤肉渐渐没了热气,她拿大漏勺将肉都捞到大白搪瓷盘子里,准备端到外头去。

    唐婶儿大脑还处于当机之中,愣是半晌没能回过神来。

    如果说,对于唐红玫而言,李家姐妹只是普通邻居,顶多就是二桃换了身份变成了她的大弟媳妇儿。可问题是,她跟大弟的感情都快被磨光了,弟媳如何跟她关系还真不大。

    可唐婶儿就不同了,李家姐妹都是她看着长大的,说实在的,要不是因为李妈这人一贯不好相与,兴许当初她都能让许学军娶了姐俩之一为妻。事实上,就连当初妇女主任帮着做媒,她嫌弃的也都是李妈,而非在她眼里完全无辜的二桃。

    “这都是什么事儿哟!”许久以后,唐婶儿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伸手接过儿媳手里的盘子,转身走出了厨房。

    唐红玫伸手摸了摸兜里的信,也跟着叹息了起来。

    二姐的意思她明白,就是叮嘱她警醒一点,别叫人哄了去,毕竟就算李桃姐俩在南方,李家却还在她家隔壁住着。用二姐一贯的思维方式来说,能生出这么俩祸害闺女的,当爹妈的能有好的?

    好不好的,现在也难说,反正唐红玫向来都很听姐姐的话,她觉得跟李家断交也无所谓,哪怕仅仅是为了二姐心里能舒服一点。

    她也不担心唐婶儿和许学军的态度,别看二桃的闺女十金是许建民的亲闺女,可一来唐婶儿跟许家那头的关系相当恶劣,二来连许建民这个亲爹都不管闺女了,他们家凭啥管?

    唯一有些麻烦的是,二姐在信的末尾所说的话,这事儿已经闹大了,传到县里完全只是个时间问题。

    偏偏现在不比从前了,无论是写信、发电报,还是外出打工的人回来,多的是法子让事情彻底传开。

    又仔细盘算了一阵子,唐红玫最终还是决定避开妥当一些。

    “妈,你先前不是说在找人看宅基地了吗?我是想着,咱们也没必要买空地,要是有人家愿意卖旧房子,也成呢,大不了出点儿钱修缮一下,比咱们自家起房子方便多了,还省钱。”

    唐婶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她也明白,在这个事情里,最为难的就是唐红玫。

    说白了,唐婶儿早二十年前就跟许家那头彻底闹掰了,再多掰一个老邻居又算得了什么呢?偏偏二桃现在是唐红玫的大弟媳妇儿,这点才是最恶心人的。

    “行,我会考虑的。”

    光说不做假把式,唐婶儿完全是个行动派,刚答应好了,下午就抽空回了一趟娘家,愿意把条件改一改。

    要是有大块并位置好的空地当然是最好的,没有也行,只要位置在菜市场附近的,面积别太小,房子旧点无所谓,她愿意出钱买下来。

    条件一改,选择范围瞬间就广了许多。

    在胖小子开学的第三天,就有了结果。

    那地位置还算不错,离菜市场的大概就百来米的距离,起了个农家小院,就是最普通的那种,四间大瓦房带院子的。房子看着还算挺新的,看得出来主人家有好好的维护,地方也蛮大,屋前屋后都有院子,而且还在去年菜市场热闹起来后,接通了自来水管道,电线也是拉好的。

    啥啥都还成,就是价格有点儿高。

    早先吧,唐婶儿觉得这瓦房迟早得扒掉,因为她想要的是县城里这种两层或者三层的房子,最好是前头一溜儿宽敞的店面房,后头才是院子。可这个房子却是正好相反的,屋后只有两垄葱蒜地,约莫十来平方的样子,屋前倒是有个大院子,就是他们家用不上。

    盘算着这个样子接下来,瓦房是算钱的,扒掉又要钱,然后再盖房子还是得要钱,那就太不划算了,而且钱也不凑手了。

    可主意都是一时的,唐婶儿现在改了想法,觉得这房子也还成,大不了先买下来囤着,横竖店铺一时半会儿的也抢不走。

    抱着这样的想法,唐婶儿在跟家里人商量之后,以一千五百块的天价买下了这个面积足足有三百多平方的瓦房加院子。

    哪怕买了下来,完成了过户等一系列的复杂手续,唐婶儿还是心疼得直哆嗦。

    一千五百块是什么概念?

    他们家忙活了这些年,统共也就积攒了不到两千块,这一下子就去了一多半,可不得心疼死她了?要是拿许学军的工资打比方的话,他干一年都攒不下五百块来,尤其在工厂效益越来越差的当下,只怕得干个至少四五年,还得不吃不喝才能有这些钱。

    心疼到差点儿要心梗的唐婶儿怎么也不会想到,她花了一千五百块买下的这个房子,在几十年后会涨成真正的天价。当然,后世的房子本身就是天价,别说这个地段那么好了,哪怕是闭着眼睛瞎买乱买,想要亏本也挺难的。

    不过,就算已经买下了房子,唐婶儿却完全没有声张的意思。

    “先把消息瞒着,横竖一时半会儿咱们也搬不走,我看呀,最少也得等福利房的消息落实后再说,不然我怕有人又要嚼舌根闹事情。”

    唐婶儿指的是先前出了工伤意外那人的家里人,因为闹着要分房,他们没得到厂领导的同情,反而惹恼了厂子里的其他工人。

    试想想,你多拿一套房,就意味着别人得少了一套房,偏受伤那人平日里也不是埋头苦干的人,以前不得人心,现在多的是人落井下石。那家人相当得不服气,甚至还攀扯到了许学军已故的父亲。

    同样是工伤意外,怎么待遇就这么不同呢?

    这些话,唐婶儿听说了,平白惹了一肚子气。要知道,许学军他爸当初是因为机械故障才意外身故的,并不是本人操作不当。还有就是,在意外发生之前,他们一家三口就已经搬进了家属区里。事实上,在那个年代只要是正式工人都能分到房子,跟现在完全是两个极端。

    意外发生后,厂领导没有将房子收回去,还帮着保留了工作,等许学军长大后叫他来厂子里上班,一时成了厂子里的美谈,人人都觉得厂领导有人情味儿,大家伙上班也更有动力了。

    一句话,这两出意外是完全不同的,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然而,那家人却不这么认为,他们固执的认为,既然是因公负伤的,厂子就该负责到底,给钱给房给养老一辈子。

    得了这些消息后,唐婶儿气归气,却没有跳出来理论的打算。

    说白了,她完全不相信厂子里会因为那些跳梁小丑不停的闹腾而妥协给房。假如今个儿真的松口给了房子,她敢保证,下一刻人人都能跑去厂长跟前一哭二闹三上吊。

    这个口子开不得,那家人绝不可能如愿的。

    既然都知道结果了,唐婶儿决定冷眼旁观,只是在这之前,她不打算叫外人知道自家买了房子。

    肉要埋在饭里吃,闷声才能发大财。

    唐红玫其实挺想搬的,她是真的被李家姐妹恶心到了,不想再跟那家人打交道。不过,仔细想想,李家那头又不来买卤肉,她每日里早出晚归的,哪怕只隔了一堵墙,想见面也不容易。

    才这么想着,李妈却颠颠儿的跑来了。

    “唐姐,我家二桃生了!生了个大胖小子!哎哟,红玫也在啊,你们唐家有后了!”

    然而,唐红玫并不稀罕,她有大侄子,哪怕前大弟媳性子有些闷,不太讨喜,可比起二桃简直要好上太多太多了。

    李妈不知道唐红玫心里的想法,只径自高兴的说着:“我前头还担心呢,生怕二桃这孩子随了我和她姐,万一又生了个闺女可咋办呢?旁的不说,这费劲巴拉的跑到港城那头,钱都花了不老少了,还生闺女就太亏本了。还好还好,二桃是个有福气的,现在有了儿子,她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唐婶儿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哦,那可真是挺好的。”

    “可不是?我这颗悬着的心啊,总算是放下来了。”

    李妈沉浸在难得的喜悦之中,完全没察觉到唐婶儿婆媳俩的不对劲儿,自顾自的掰着手指头算着。

    “二桃没法回来,我琢磨着,该办的还得办,席面就算了,喜蛋还是得给的。正好,红玫你不是会卤蛋吗?喜蛋肯定也没问题,也不用太多,弄上两百个喜蛋就成,这事儿就交给你了,你记得上色要匀点儿,我明天过来拿,省得我跑乡下找你妈要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