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第050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50章 第050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快穿之教你做人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带着传承穿六零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050章

    福利分房就好似一颗石子投入了平静的水面, 瞬间惊起了一圈圈涟漪。

    说起来, 机械厂也是有过辉煌时刻的, 毕竟是建国之后第一批造起来的厂子,哪怕一直以前也就是生产一些五金配件以及厨具、农具, 那也曾是县里的纳税大户。

    可惜, 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

    至于机械厂的家属区,唐婶儿他们住的是第一批的老区,全是五六十年代建造的筒子楼。尽管在当时而言,这些筒子楼也是叫人羡慕不已的, 可搁在现在, 确确实实已经是老建筑了。

    筒子楼的缺点有很多, 房型小、功能区划分不合理、层高低、隔音差、通风效果堪忧等等。

    当然, 优点也是有的,毕竟也只有筒子楼这种形式, 才能尽可能的容纳更多的人。

    别说当时了, 就算现在, 能得到一个房子都是一件足以叫人欢呼雀跃的事情。甚至一个单间都有的是人抢, 毕竟住房条件这么紧张,有总比没有来得强。

    偏偏,机械厂进入七十年代末后,就一下子跌入了谷底, 从以前的纳税大户, 瞬间陷入了连自家工人的工资福利都拿不出来的窘境。这些年, 年年都在提建造福利用房, 可依然每回都只是一纸空谈。

    谁也没想到,就在所有人都不抱希望的时候,造福利房的事儿就这么成了。

    那可是分房子啊!!

    说是轰动都不为夸张,从确凿消息公布之后,整个机械厂就处于沸腾之中。饶是像许学军这种沉默的人,回家时忍不住说起了厂子里的事儿。

    没办法,实在是太轰动了,领导们如何他们不知道,可一线工人全都没心思上班了,一个劲儿的谈论着从各处听来的消息。

    有人说,这回厂子里是下了血本,买下了离厂子约有三四里地的一块空地,打算全部建造六层的高楼,还说要仿照大城市里那种门对门的单元楼,而不是以前一条过道串起来的无数个小单间。

    也有人说,这次的房子全都是又大又敞亮的,清一色都是七八十平方的大房子,里头怎么说也能隔个三间卧室。如果是楼上的,还有一个大大的阳台,洗晒衣服不要太方便了。

    还有人偷摸着打听到了另外一个情况,听说这一回很有可能是厂子里最后一次分房了。

    乱七八糟来源于各种渠道的消息,或真或假的全凑到了一起,叫人心动的同时又忍不住心慌慌,彻底没了安心上班的年头。

    也亏得最近机械厂本来就没几个订单,倒不至于耽搁进度。

    不过,分房这事儿对许学军倒是没什么影响,他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深知自己是没什么希望分到房子的。

    他们家的这套小两居的旧房子,还是许学军他爸千辛万苦到处托人才分到的。而当时,许学军也已经出生了,因为唐婶儿跟婆婆关系极差,实在是没办法继续住在一起,辗转了好几道手,终于才弄到了这套房子。

    房子看着是小,住得也有些艰苦,可平心而论,跟其他的老街坊相比,他们已经算是很宽敞了。

    像其他人家,多半都是上头公婆下有儿女,儿女都老大了,还经常兄弟姐妹们挤在一间房里。别的不说,他们楼上就有户人家,当爹妈的住在小间里,又把大间一分为二,儿子们住一半,女儿们住一半,听说还正在筹划着改造饭厅,好给大儿子结婚用。

    各家各户都为了能分到房子使尽了浑身解数,尤其在听说这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分房后,更是恨不得学那孙悟空,把七十二般本领都拿出来。

    ……

    唐红玫本以为这事儿跟自家的关系不大,顶多就是喜糖收的多了,得盯紧了胖小子别吃糖,没想到不出几日,店里的生意却一下子好了起来。

    前段时间,就因为春日里疫病泛滥,除了水痘还有流行性感冒之类的,一时间连街面上都冷清了不少。可这几日,因为好多小年轻急赶着扯证结婚好打报告申请房子,就跟冰雪消融一样,瞬间冷清寂静被打破,直接就跟往油锅里泼了瓢油一样,哗啦啦的,别提有多闹腾了。

    商业街这边的卤肉店,原本生意是不如菜市场那头的,没想到随着一对对新人相继扯证,家家户户都得办酒请客,就跟集体约好了一样,呼啦啦的全涌到了这边,跟不要钱似的把卤肉五斤十斤的往家里拎。

    这里头,也包括了一贯跟唐婶儿交情不错的周大妈。

    周大妈最近心情相当好,困扰了她多年的小儿子婚事终于解决了,前个儿小俩口领着证,因为分房近在眼前,倒是没太计较家里住房紧张的事儿。毕竟,只要能分到房子,先熬个一两年也无所谓。

    最叫她高兴的还有另外一个事儿。

    “唐姐哟,你是不知道,我那亲家居然还挺有本事的,居然把我小儿媳妇儿给弄到厂子食堂里去了。这下可好了,他们小俩口都在厂子里上班,这回分房,怎么着也该分到一间了。”

    唐婶儿也相当意外,要知道,机械厂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对外招人了,新人进厂也是因为顶了父辈们的工作。

    别看只是个食堂的活儿,只要能进入厂子里,那就是一份工资,再有就是,分房的时候优先考虑双职工家庭。

    “这下好了,你们家本来人口就多,老领导们都知道的。现在俩孩子又都在厂子里上班,这回铁定有份!”唐婶儿也替老姐妹高兴,“就算分不到新的,领导们搬走了,空下来的估计也不少。”

    “我就是这么想的!我特地跟我儿子说了,要好好写申请表,别光盯着新房子。咱们不跟领导们抢,就住在老区挺好的,离得近互相还能有个照应。”

    “可不是?你看这回,去年刚升任当了科长的牛家一定能搬走,他家就在咱们隔壁一栋,也是小两居,还是朝南的边套。我看呀,你盯着他们家就挺好的。”

    “对对,就是这个理儿!”

    像唐婶儿和周大妈经历了很多事儿的人,跟那些好高骛远的年轻人想法截然不同。这无论新房子说得有多么的好,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到时候新房子一造好,还不是厂领导先搬进去了?好在,厂领导一旦搬家,空下来的房子还是可以分给其他工人家庭住的。

    俩人兴致勃勃的聊开了,也畅想了未来,聊得相当尽兴。

    唐婶儿是替老姐妹感到高兴,觉得她总算是苦尽甘来了。这当妈的,一辈子都在为儿女们操心,前头几个不管怎么样,都结了婚生了娃,哪怕日子稍微有点儿紧巴巴的,可终究还算过得不错。也就是最后这个老小,一直都是周大妈的心病,好在总算是过去了。

    周大妈也是这么想的,她一直对小儿子心怀愧疚,毕竟前头几个孩子婚嫁花了太多的钱,小儿子年岁最小受得委屈却是最多的。幸好,他运气不错,刚顶了父职没多久,就迎来了福利分房的好事儿。

    然而有句话叫做好事多磨。

    福利房才刚开始建造,分房一事还遥遥无期,家属区这边从最初的兴奋,很快就过渡到吵闹争抢了。

    谁都想要房子,偏偏房子就这么多,先不提厂子里会如何分,光是每家每户的兄弟姐妹闹起来,就够当爹妈的吃一壶了。

    前两天还乐颠颠的过来买肉办酒的周大妈,一转眼又苦闷上了。

    偏巧,等她再度过来时,唐婶儿去菜市场那边还未归,管店的是唐婶儿的娘家亲戚,跟周大妈并不熟,就去叫了唐红玫。

    唐红玫正在厨房盯着火候呢,其实,卤肉习惯后,倒还真的不算费神,毕竟他们店里用的是煤气罐,火候都是很稳的,不存在乡下土灶那样需要无时无刻不盯着炉灶。也因此,唐红玫有空时,还能出去帮着看会儿店。

    见周大妈来了,唐红玫拿了跟板凳给她,俩人一齐坐在厨房门口。

    “我妈大概再过半个钟头就回来了。”唐红玫看了一眼摆在柜台上的三五牌座钟,估算了一下唐婶儿平日的时间,安慰道,“周大妈您要是没事儿就等会儿吧,最多半个钟头肯定回来。”

    “我有什么事儿呢,儿女都大了,孙子也送学前班了,可不是闲了吗?”周大妈满脸的愁容,边说话边忍不住长吁短叹起来。

    如今的她跟前两天那浑身洋溢幸福快乐的模样判若两人。

    唐红玫不清楚出了什么事儿,好在家家户户都有孩子,正好周大妈也提到了她孙子,谈论孩子这个话题总归是没问题的。

    “说起学前班,我家胖小子过个一年也该上了。”

    “你们不急,七岁上也来得及,正好八岁上小学,孩子大点儿老师好管。”周大妈愁归愁,还是帮着拿主意,“你别看有几家六七岁就把孩子往小学里面送,还不定性呢,根本坐不住。老师一看闹腾成这样,还能有好脸色?闹个几次,铁定把人往最后面丢,没好好学,考试能好?一来二去的,怕是垫底都成了习惯。”

    “还有这样?”唐红玫听得一脸惊讶。

    她哪里懂这些?乡下地头虽然也上学,可公社小学、初中素来都是放牛班,你爱学学,不学拉倒,一年到头也就考两回。不过,就算是一学期一次的期末考试,也没几个父母会在乎的,考个鸭蛋又如何?该咋过还咋过。

    要说唐红玫姐弟几个,其实都还算挺聪明的,可唐爸唐妈都不管学习的问题,看着大家都把孩子往学校里送,也就跟风送去了。

    唐大姐和二姐念得少,因为那会儿家里缺生火做饭的,毕竟大人都要下地赚工分,家务活只能由她们俩大的操持。也因此,她俩一共也没上过几年学。

    到了唐红玫这儿,因为她跟两个弟弟年岁差距小,尤其跟她大弟,一共也就差了一岁半。因此,她是九岁时才跟着大弟一起上了小学一年级。然而,等她大弟上了初中后,她读了一年就回家了。一方面唐爸唐妈是觉得闺女读书多没意义,另一方面唐红玫本人也确实不爱读书。

    及至嫁了人生了娃,唐红玫的某些观念还是没能转换过来。她把胖小子送到幼儿园,不是因为她觉得幼儿园有多好,而是想找个地方帮着带孩子,毕竟家里人都要围着卤肉店打转,没精力照顾好孩子。

    怎么说呢,谁都知道应该倾尽全力教育孩子,可在教育之前,得先有钱养大孩子才行。

    有些局外人或许觉得,当爸妈的应该为孩子做这个做那个,又或者干脆就站着说话不腰疼,认为你这个没做好那个又不妥当。可他们并不知道,很多人为了生存就已经倾尽全力了。

    周大妈也算是过来人了:“红玫呀,我这么跟你说吧,早送有早送的好处,晚送也有晚送的好处,就看你自己怎么看了。”

    “这话是怎么说的?”

    “孩子嘛,要是打小就特别乖特别聪明的,那行,到了七岁就送上学,也可以再早一点,六岁、六岁半都成,横竖咱们机械厂的附属小学管得也不严。早点儿上学,就能早点儿毕业,干啥事儿都比别的人早个一两年,你说好不好?就是将来算工龄,你早上个一年班,工资级别、分房福利啥啥的,不都比别人抢先了一步?”

    “那周大妈你为什么先前说晚送点儿好呢?”

    “我先头说了,孩子听话聪明就早送,可要是皮得要命呢?我家大孙子那会儿就是没人看着,早不早就给丢到学校里去了。哎哟,老师是见天的告状,他爸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压根就不管用。我大孙子就跟屁股上头长了钉子一样,坐不住啊!考试就从来没及格过,也亏得咱们子弟学校不讲究这个,人人都能上初中。可等以后念完了初中咋办呢?往前十年,初中生也是香饽饽,你看现在,高中生都不稀罕了。”

    唐红玫认真的想了想,觉得这话相当有道理,可她又吃不准胖小子属于哪一挂的。

    周大妈看出了她的心思,建议道:“回头你先叫他上学前班,那个叫啥,先适应一下。不成的话,叫他上两年学前班也成啊,到时候再问问他们老师,老师比咱们懂得多。”

    “也对,问老师一准错不了。”

    话是这么说的,可唐红玫心里却很是没底,就算接送孩子这事儿多半都是由许学军负责的,可胖小子有多淘气她还能不知道?老师都说了好几次了,说他没少气哭同班小朋友。

    没等唐红玫想好对策,唐婶儿倒是回来了,一脸的高兴。

    “红玫……哟,周妹子也在呀。”跟周大妈打了个招呼,唐婶儿继续兴冲冲的跟唐红玫说道,“分店那头接了个大订单,人家要二十斤卤猪肉,后天就要,能来得及不?”

    “来得及。”唐红玫稍稍一盘算,点了点头,“前头那一拨办喜酒的过去了,昨天和今天生意又回落了些,肯定来得及。”

    “那就好,那就好。”唐婶儿喜气洋洋的凑到周大妈跟前,“周妹子来寻我有事儿不?”

    周大妈本来跟唐红玫聊着孩子上学的事儿,忘掉了自家的烦心事儿。可这会儿听到这话,又再度勾起了心事,当下先长叹了一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倒没什么事儿,就是在家里呆不下去。”

    见有人待客了,唐红玫转身进了厨房,不过因为天气炎热的缘故,厨房门仍旧是打开的,外头的声儿直往里头钻。

    就听周大妈边叹息边说起了自家的糟心事儿。

    福利分房本来是个好事儿,可再好的事儿也架不住窝里反。

    周家孩子多,撇开已出嫁的俩闺女,光是四个儿子之间,就是一笔糊涂账。

    在周大妈看来,她对几个孩子也算是一碗水端平了,真要说偏心的话,那也是对大的那几个。毕竟大的几个结婚时,家里都帮衬了不少,可以说,轮到老小时,家底早就被掏空了,她就是想帮衬都没法子。

    问题在于,她的几个孩子并不是这么想的。

    老大觉得爸妈偏心弟弟,自己能过得好全是因为自家俩口子努力工作赚钱的缘故,当然还有自己绷得住,没听爸妈的话贴补家里。

    老二自认最委屈,老话都说了,‘阿二头夹扁头,爹不疼娘不爱’,说的就是他这种家里排行中不溜丢的。尤其他们俩口子明明是双职工却直到现在还住在学校分配的单间里,家里又有仨孩子,真的是在家连转身都难。

    至于老三,在他看来,父母最是偏心不过,偏心哥哥偏心弟妹,他绝对绝对是兄弟姐妹中最可怜的那个。你问为什么?没看到俩哥哥都有房子吗?不像他,孩子都上学前班了,还跟父母挤在一块。更惨的是,连父亲的工作都给了小弟,他是丁点儿好处都没捞到。

    随着这次福利分房的消息传出,周家几个儿子瞬间全都炸锅了,一开始还只是夫妻之间私底下商量,这两天似乎是商量好了,一下子全涌到了周大妈老俩口面前,抢着要房子。

    凭什么呢?工作给了小弟,房子也要给他?都是儿子,怎么能这么偏心呢?

    周大妈前两天还在高高兴兴的给小儿子办喜酒,转个身就被另外仨儿子逼着讨要房子。除了懵圈之外,更多的也是被伤透了心。

    “唐姐,你说我这辈子辛辛苦苦的,到底是为了谁呢?一个两个的,都恨不得把我们俩口子掏空,有这么当儿子的吗?”

    唐婶儿跟周大妈是同龄人,肯定代入的是周大妈这边。她认真的想了想,假如许学军逼着她要房子,不给就闹就吵,她大概会……

    “能耐得他!咱们自个儿赚下的东西,想给谁就给谁,哪国的法律规定了钱和房子必须给孩子?”唐婶儿气炸了,她觉得假如许学军这会儿在她跟前,她绝对忍不住揍他。

    周大妈却没她这么硬气,说到伤心处,还忍不住拿手背抹了抹眼睛,眼眶红红的说:“道理我是懂,可孩子们……”

    都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但凡有法子,她肯定是舍不得他们吃苦受罪的。

    “该收拾的时候还是得收拾,棍棒底下出孝子!”唐婶儿边说还边握了握拳头,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话是这么说的没错,可咱们辛辛苦苦了一辈子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就图孩子们过得好?”周大妈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来,说白了,她是来跟唐婶儿诉苦的,而非讨主意。

    唐婶儿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也就没多劝,毕竟周大妈也是过来人,该怎么做心里清楚得很,端看她狠不狠心罢了。

    要是狠得下心来,当长辈的本身就有天然优势,哪怕真的闹起来了,舆论也是站在周大妈这边的。可要是实在是不忍心,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自个儿都立不起来,别人怎么帮你?

    帮不了,没法帮,总不能忙没帮成,还平白惹得一身骚吧?

    大概是哭诉了一通,总算把心底里的苦水给倒干净了,等离开的时候,周大妈的情绪倒是比先前好了不少。

    及至周大妈离开后,唐红玫才再度出了厨房,把刚才她在里头盘算好的事儿,一五一十都告诉了唐婶儿。

    当然,是关于胖小子上学一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