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048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48章 第048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带着传承穿六零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快穿之打脸之旅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破道[修真]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第048章

    改良卤方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尽管唐红玫脑海里有着格外清晰并且详尽的古卤方, 可问题是, 现阶段她根本就没法配齐所有的配料。而一样样的寻找缺失的配料, 即便能提升口感,可她并不能寻到一样就往里头丢一样, 得一次又一次的常识改良, 在失败了数次后,才能得到一份相对于先前更好的卤方来。

    很难,相当的具有挑战性,可人生不就是需要经历种种常识, 才更有趣味吗?

    事实上, 自打正月里开了新店以后, 唐红玫是彻底撂开手不管店铺里头的事儿了, 只专心致志的埋首于改良卤方,以及更专注的卤肉中。

    当然, 这也多亏了唐婶儿在年后雇了人, 不光是先前帮忙的柳舅妈回来了, 还额外又请了两个人, 一个是唐婶儿的亲妹子,另一个是她的堂弟媳妇儿,都是手脚勤快又吃苦耐劳的传统劳动妇女。

    考虑到菜市场那边人流量相当大,又是集中在两个时间段的, 唐婶儿就索性两边跑, 忙的时候说在菜市场那边, 得空了就往商业街这边跑。至于柳舅妈, 算是常驻在菜市场了,跟她搭班的是唐婶儿的亲妹子。另一位就来商业街这边驻守着,务必将两边都完美的拿下。

    还有唐耀祖,他现在只负责采购食材。

    因为有了三轮车方便了不少,他甚至不光只是在菜市场这边买食材,还经常跟人家约好了去乡下地头拿鸡鸭,偶尔还有人家杀猪前,会提前过来通知他前往。久而久之,他算是把县城周边的几个村子都摸遍了。

    瞧见自家小弟越来越能干了,唐红玫也深感欣慰,还想着要是下回再开分店,倒是可以叫唐耀祖也守着一家。

    管店,总是比风里去雨里来的舒坦多了。

    这期间,二姐他们又再度南下了,照例临走前来唐红玫这边瞧了瞧,可以看得出来,二桃似乎有话要说,可惜从头到尾也没寻到私下说话的机会,只在临走前托唐红玫帮她多看着点儿十金。

    唐红玫并没有应承下来,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看着十金?她以什么身份帮忙看着十金?按血缘来说,十金的亲爸跟许学军是堂兄弟,那么她就是十金的堂伯母了。偏偏眼下二桃嫁给了唐光宗,十金勉强也可以唤她一声姑姑,可惜唐家那头明显不想承认这个事儿。

    等二姐一行人都离开了,唐婶儿瞧着没啥客人在,低声嘱咐唐红玫:“别管李家的事儿,人家亲姥姥、姥爷在,咱们凭啥插手?”

    唐红玫本就没想管,当下便点头答应了。

    就听唐婶儿又说:“这儿女本来就该是当爸妈的责任,跟别人有什么关系?要是二桃觉得她爸妈没把她闺女照顾好,那就干脆带走,谁还稀罕带了。”

    “二桃说了什么吗?”唐红玫微微皱眉,刚才肯定是没有,二桃只说了唯一的一句话,就是叫她帮忙看着点儿。

    “先前听周大妹子提过两句,好像是上次二桃送十金回娘家时,让她妈年后送十金上幼儿园,还特地叮嘱了以后要让十金上学,不准中途辍学。”唐婶儿认真的回忆了一下,又道,“还提了一句,好好读书才有出息。”

    唐红玫瞬间无言以对。

    谁不知道好好读书才有出息,可你倒是掏钱叫你闺女上学呢。虽说这年头读书也不算太贵,就幼儿园来说,一个月六块钱听着是不算多,可一年下来不得要百八十块?这还没算上其他的衣食住行。

    “那二桃给她爸妈钱了吗?”憋了半天,唐红玫才蹦出这么一句话。

    这个钱,指的不是孝敬赡养费,而是单指十金的抚养费。

    “想啥呢,当然没有,她又不会赚钱。”唐婶儿说着,还叹了一口气,“儿女都是债哟,我估计你李大妈上辈子大概欠了二桃一屁股债。”

    欠了二桃一屁股债的李妈都快烦死了。

    就前两天,李爸出门干活时,一不留神踩到了还没完全化掉的冰上,倒没啥大问题,就是闪了腰。

    这事儿看着不严重,可特别烦人,贴了几贴膏药也不管用,医生只说在家养几天,横竖日常生活影响不大。

    是影响不大,就是没法干力工了。

    连正月都还没出,李妈就已经在算生活费了。一家四口的日常嚼用是一笔钱,每月的水电气又是钱,李旦要上学,书本学杂费也不老少,二桃又叮嘱她年后送十金去幼儿园,这又是一项花费。

    尽管先前李桃寄了一千块钱过来,还了欠债后也还剩下多半,可钱这个东西本身就不经用,坐吃山空的感觉更是叫人心里难受得很。

    李妈还盘算着,等二桃下回过来,劝她把十金带走,不然就每个月固定寄钱回来,哪儿能就这么光嘴皮子说说就成的?

    她的想法倒是不错,可当天晚上,就从唐婶儿口中得知,二桃已经走了。

    “啥?她走了?她咋能走了呢?都没跟我说一声她就走了?”李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本来她是临时发现家里的酱油用完了,拿了个小碗过来借点儿,可这会儿她已经忘了自己是来干啥的了。

    唐婶儿也纳闷呢:“她就是走了啊,今天上午走的,跟红玫她二姐、二姐夫,还有她大弟一起走的。我记得他们应该是先去汽车站坐车去火车站,对吧?”

    “对。”唐红玫自个儿是没出过远门,可她听二姐说过不止一次,倒是清楚得很,“应该是下午三点的火车。这趟是没说,可早以前都是这一班的,应该错不了。”

    李妈整个人就跟活在梦里一样,恍恍惚惚的就转身走了。

    等她走了,唐红玫才愕然的问唐婶儿:“她来咱们家就专门问这个事儿?”

    “哦不,她是来借酱油的……还是老醋?不然是来借……管她呢!”唐婶儿很快就不纠结这个事儿了,横竖真有急用,就算走了也会再来的,毕竟就隔了一道墙。

    然而,李妈并未去而复返,她甚至连吃饭的心思都没了。

    在外人看来,李家的日子应该是很不错的,旁的不说,他们家至少出了个能耐的大闺女。可李妈却知道,家里不可能长长久久的靠着李桃。

    这么说吧,李桃要是愿意给钱,那没问题。可只要她哪天不乐意了,李妈根本就毫无办法,对于这个闺女,她早就拿捏不住了。

    偏偏,日子还得照样过。

    待出了正月,李妈还是把到了年岁的十金送到了幼儿园。

    与此同时,县里还发生了一个事儿,那就是从邻县搬过来一家店,卤肉店。

    按说,别人开什么店那是他们的自由,就像卖衣服的店,整个县里起码有二三十家,甚至更多。其他的小吃店、饭馆子等等,数量也很多,包括吃货夫妻俩开的熟食店,哪怕并不全卖卤肉,有部分商品还是重叠的。至于菜市场里,更是多半摊位卖的东西都是差不多的。

    也因此,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唐婶儿压根就没往心里去,甚至都没跟唐红玫提过。

    有啥好提的,总不能自家开了卤肉店,就不准别人开吧?太霸道了。

    没想到,唐婶儿是没在意,对方却上了心。

    卤是一种烹饪方式,卤味则是专指初步加工处理后的食材放入调配好的卤水里熬煮制成的菜肴。

    而卤味菜的历史,其实已经传承了千年之久,哪怕先前因为某些特殊原因,致使传承断开,可到底还是有胆儿大的人拼死护住了传承。

    只不过,就算勉强护住了,也不代表这些人还愿意重新出山。更多的,都只愿意守着老方子度过余生,压根就没这个心思再重现祖上的光辉了。

    就有那玲珑心思的人重金买了方子,做起了饮食生意。

    邻县那家好巧不巧的,就是买了几个卤方,他们不像唐红玫拥有成百上千个古方,只得了少少的几个。其中熬制的最好的,就是豉油卤水,招牌卤味则是豉油皇鸽。

    唐红玫最常用到的,是精卤水和川味卤水。豉油卤水她也会,只是先前一直没上心。

    两家类似的卤肉店,竞争起来那是顺理成章的。只不过唐婶儿这边还未在意,对方就已经碰了壁。

    那家卤肉店老板姓方,在邻县已经开了三家卤肉店,打算今年扩充到附近的五个县,再稳扎稳打的进军市里,争取在三年之内,往省城里开店。

    结果,宏图伟业尚未展开,就在这里碰了壁。

    最惨烈的是,对方压根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方老板是个年近三十的男子,早先就觉得衣食住行是最来钱的。不过,他这人对衣服没感觉,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典型的直男审美,反而对吃有很大的执念。于是,在改革开放后,他就想法子弄到了几个卤方,决定当个卤大王。

    卤大王怀揣着雄心壮志做起了生意,花了一年时间在自家那个县城里开了三家卤肉店,自信满满的杀到了这里。

    叫他意外的是,生意并不好。

    也不能说很不好,而是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好。

    邻县因为有一条河流经过,吃各种河鲜相对方便得很,他在仅有的几个卤方之中,选择豉油卤方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因为豉油卤味是以咸和鲜为特点的,豉油卤水主要卤制的也是禽肉、海鲜、河鲜。

    “这个县城的人不爱吃卤肉?”

    刚出正月,天气还冷得很,方老板瞅着店里寥寥无几的客人,急得都快上火了。

    别看只是区区一家小店,这关系到他日后的事业发展方向。都说十里不同俗,假如只隔了这么点儿距离,人们就吃不惯卤味了,那他还怎么往外头扩充?

    耐着性子仔细的品尝了放凉的卤味,方老板品了半天也没觉出问题来。

    “哥,卤肉肯定没问题,早先我也是这么卤的。”

    方老板是做生意的,他自己也会卤,可多半情况下却是家中兄弟帮忙的,毕竟他得统管所有事情,不可能面面俱到。

    今次因为新店开张,他带过来的厨子是他亲弟弟,也是所有人中卤得最地道的一个。所以,问题应该不是出在卤味本身上头。

    “总不可能真的是这里的人不爱吃卤肉吧?这卤肉多香呢,味儿多好呢,百吃不腻!”

    “也许是兜里没钱?”

    “咱们店里除了豉油皇鸽贵了点儿,其他也还好吧?”方老板盘算了一下,因为眼下交通不便,他取消了在本县卖得很好的卤水产,只专卖禽肉类。

    卤鸡翅、卤鸡腿、卤鸡架、卤鸡脚、卤鸡杂……

    除了招牌菜豉油皇鸽外,其他全是清一色的鸡肉,叫人看了简直以为老板是跟鸡干上了一般。

    至于价钱,凭良心说,是有点儿小贵的,可这个价格还是挺对得起这个味道的,起码在他们县城里是这样的。

    纠结了好几天,方老板就是没寻到原因,最后的最后,他将原因归咎于地段不好。

    这个县城多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城东主要是几个学校,初高中都在那边,最近两年也应上头的文件,又建了两个中专技校,这个是给城里人的福利,报考的其中一个要求就是拥有本县的城镇户口。

    那边,最火爆的店是各种文具店,以及小吃店、路边摊。

    城西和城南都是各大工厂的聚集地,相较于城南有个本县最大的机械厂,城西那边就比较杂了,像纺织厂、肉联厂等等,都在那头。

    至于城北,撇开刚造好不到一年的大型农贸市场,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菜市场,多以居民区为主。

    换句话说,本来就是因为城北的人口最多,县政府才决定将菜市场建造城北的,最大程度方便老百姓嘛。

    可这位方老板,因为时间紧迫,当初就选择了正好有现成店面出租的城西,紧挨着的就是肉联厂。

    当初想的是,挨着肉联厂挺好的,买肉容易不说,肉联厂的福利也不错,工人们各个都有稳定的工作,花起钱来肯定也不手软。

    结果,他猜错了。

    连着一个月生意冷清后,他终于下定决心,要给自家店挪个位置。首选自然是本县最大的菜市场。

    紧接着,他就意外的发现了门庭若市的卤肉店。

    “婶儿来半斤辣卤凤爪!”

    “大姐,我要一个卤猪蹄、一斤猪耳朵,再给我半斤猪皮冻,我要你们家那个辣椒酱!”

    “猪杂猪杂!给我来半斤猪杂!”

    “别挤啊,排队知不知道?婶儿啊!我家今天请客,给我来两斤猪颈肉……”

    今年过年比较晚,加上方老板开店时已经出了正月了,他又纠结了不短时间,到了今时今日,已经是四月初了。

    按说过了清明后,天气就一天热过一天了。可方老板站在热闹非凡的菜市场门口,却觉得寒风刺骨,犹如瞬间回到了寒冬腊月一般,只觉得满满的恶意扑面而来。

    原来啊,这个县里的人不是不爱吃卤味,仅仅是不爱吃他家店里的卤味。不信你瞧,这家卤肉店的生意多好啊!

    是挺好的,本来菜市场的人流量就颇大,唐红玫卤制的卤味又经得起市场考验。在连着开了近俩月后,几乎来过菜市场的人都知道这边新开了家味道极赞的卤肉店。

    恰好,今个儿又是周末,来的人比平日里更多,很多人忙活了一周,可不得趁着难得的休息天多买点儿食材,回家做一顿好的犒劳自己和家人?

    尤其是越来越多的双职工家庭,一方面想吃顿好的,另一方面又不想太累着自己,这个时候卤肉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买个半斤一斤带回去,随便切一切就是一盘上等的美味佳肴了。要是连切都懒得切,完全可以叫卤肉店里的员工帮忙,切完以后拿干净的食品袋装起来,拎回家倒出来就能上桌了。

    如此这般,几乎一到休息日,卤肉店里都会忙得不可开交。

    唐婶儿掐着点过来帮忙,就连负责食材、卤肉运送的唐耀祖,看到排队的食客太多了,也赶紧锁好三轮车进店帮忙。

    称肉、切肉、装包、收钱……

    即便几人的速度并不慢,因为一直有食客源源不断的过来,卤肉店门口的长龙愣是没少过。还有人瞅着排队的人太多,索性先进菜市场买菜,没想到等溜达了一圈出来后,外头的人还是那么多,只得耐着性子等在队伍后头。

    看着人来人往的别人家卤肉店,想想门庭冷清到食客比员工还少的自家卤肉店,方老板还能说啥?

    他什么也没说,只默默的在菜市场里转悠了一圈,看有没有空的铺面出租。

    答案当然是没有,不过他并不灰心,决定想法子一定要盘下一家店,或者离得稍微远点儿也不怕,反正一定要将铺面搬到城北来。同样都是卤肉店,没道理自家无人光顾,别人家却忙不过来的。所以,一定是地段的原因。

    打定主意后,方老板也没多做停留,转身离开想其他法子去了。

    本来吧,他还是想顺便买个一两斤回去尝尝的,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可问题是,他遭遇了跟之前买菜的人们一样的问题。那就是,等他从菜市场里溜达一圈出来后,等在卤肉店门口的人只多不少,瞅着那条长长的队伍,他只想捂心走人。

    正因为如此,方老板错失了了解真相的机会。

    又一月后,当唐婶儿再度跟唐耀祖一起来采买今天的食材时,却愕然发现,自家店铺的正对面,新开了一家卤肉店。

    人家还有招牌,上书:方哥卤肉店。

    还真别说,人家就是比唐婶儿更舍得花本钱,不光装修看着就上档次,还在外头挂了一串的菜单,全是用刻了字的木牌牌串成的,瞧着格外得抢眼。

    唐婶儿拿胳膊肘鼓捣了下唐耀祖:“上头写着啥?”

    “招牌是方哥卤肉店,木牌牌上是菜名……我看看,招牌菜豉油皇鸽?啥意思?他们把鸽子染黄放油里卤了?”

    可怜唐耀祖看的是一脸懵圈,他虽然是地道的乡下汉子,可因为上头哥姐一串,农活倒是会干,做饭真的够呛。当然,单纯的煮个稀饭热个饼子肯定没问题,可一些繁复的菜肴却是难倒他了。

    而这时,唐婶儿也慢慢回过味儿来了:“早先就有食客跟我说城西肉联厂附近开了一家卤肉店,好像就是卤什么鸽子的。他们在城西开了还不够,又来这边开分店了?倒是有眼光。”

    “婶儿你还夸他们!!”

    “菜市场里卖菜的卖肉的,也都不是只有一家,许咱们开卤肉店,还不兴别人跟风学样了?瞧把你给小气的。”

    唐耀祖一琢磨,道理是这个道理,可他还是气不过怎么办?

    “不就是卤鸽子吗?我姐那么能耐,还能不会卤鸽子了?”

    “去去去,进里头买菜去,别先折腾。”

    这唐婶儿是真的绷得住,主要是她对唐红玫充满了信心。唐耀祖就不行了,年轻气盛的他回头就趁唐婶儿没注意,跑去买了两只肉鸽。

    鸽子肉是大补之物,他们这一带有习惯给产妇或者病人炖鸽子汤的习惯,因此肉鸽倒是不难买。唯一的问题就是,炖汤的鸽子和卤肉的鸽子那是两回事儿,当然,也不是不能卤,只是会影响口感而已。

    唐耀祖不知道内里,提着两只肉鸽,拉着一车食材回到了商业街这边,回头就央求唐红玫:“姐,三姐,亲姐!你给我卤个鸽子吃呗。”

    “你又不坐月子,吃鸽子?”唐红玫有些诧异,不过难得小弟提了要求,又已经把肉鸽买回来了,她倒不会拒绝。

    只不过,卤鸽子不能用现成的川味卤水和精卤水,得重新配一锅豉油卤水才成。

    豉油卤水不难配,早先只是因为其他两种味道更好,唐红玫才放弃了更好配的豉油卤水。更确切一些说,是因为她自己更喜欢另外两种而已。

    取猪骨、老鸡肉若干,香叶、桂皮、八角、小茴香……各色配料足足十余种,再取新鲜葱头、蒜头、香菜少许,厚肥肉一条,再有就是隔渣袋一个。

    当然,调味品也不能少,不过因为反复使用的卤水也需要经常添加调味料,这些反而是最充足的。为了方便起见,唐红玫还特地买了十来个陶瓷小罐子,摆了一条排。

    一切就绪,开始熬煮豉油卤水。

    比起其他的卤水,豉油卤水不单用料相对简单,连卤制的时间也较短。

    前后不过一个半小时,豉油卤水基本成型。更确切的说,现在已经可以卤鸽子了,只不过新鲜熬制成的卤水不像老卤那么浓郁香醇,这个没办法,谁叫卤味本身就是一种需要时间来磨砺的美味呢?

    卤水制作完成后,接下来就简单多了。

    肉鸽已经被唐耀祖处理干净了,倒是不用唐红玫再费心,她要做的就是加水倒酒卤鸽子。

    豉油皇鸽跟先前那些卤鸡鸭不同的就是,在卤的过程中,要加入少许料酒,以及冰糖。还有一个注意事项,卤鸽时一定要使用小火慢卤,一来能让鸽肉更入味,二来也能保证鸽肉皮的完整,使得卖相极佳。

    一句话,就是万万急不得!

    而且为了能更入味,卤鸽时通常是一锅只卤一只鸽子,不像卤猪肉之类的,一大锅大十几斤。

    所以说,豉油皇鸽卖得贵是有道理的,本钱就不少,费的工夫更多,偏偏还急不得,一锅出一只最是美味。

    第一只鸽子刚出锅,胖小子屁颠屁颠的钻进了厨房:“妈,陈曜曜出水痘了,老师叫我们放假几天……好香啊,这是啥?你们每天中午都吃好吃的吗?”

    胖小子委屈唧唧,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他在幼儿园吃白菜萝卜的时候,家里每天中午都做这么香的好吃的!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