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043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43章 第043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爷就是这样的兔兔带着传承穿六零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第043章

    等李妈走了之后, 唐耀祖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李妈刚才口中所说的蔡家, 就是早先为了跟李桃复婚而不惜跟二婚妻子离婚的那人。

    “所以这是又要结婚了?不对,这叫复婚?”唐耀祖表示大开眼界。

    乡下地头本就保守得很, 别说结婚后再离婚了, 就连订婚后反悔这种事儿都极少发生。倒是前几年知青返城,当时他们村还是隶属于永安公社下属的生产队,有几个知青为了返城不惜离婚、装病等等,反正能使上的手段都使了, 很是叫他们这些庄稼把式大开眼界。

    可就算这样, 也没听说过谁家结婚离婚、再结婚再离婚, 然后居然还又复婚了?

    这么能折腾, 居然也还嫌累得慌?

    唐耀祖一脸的震惊,唐婶儿瞅着左右没事儿, 索性跟他叨叨了起来。

    “你别看蔡家现在是不咋地, 以前可牛气了!父子俩一个是肉联厂的, 一个是屠宰场的, 全都是跟肉沾边的。你别看现在咱们买肉可容易了,往前十年,那是拿着票都别想买到肉,家家户户都是数着米粒下锅的, 一个个都瘦巴巴的, 也就是蔡家时不时的能吃到一点儿猪下水, 或者拿猪大骨炖汤喝, 瞧着气色还不错。”

    其实都不用唐婶儿说,唐耀祖也知道早些年的日子有多苦。这城里起码有供应粮,每个月都按时发放的,就算忍饥挨饿,也出不了什么大问题。要是搁在乡下地头,那可真的是饿得挖草根吃,肉之类的,没有,完全没有。

    “那咋还离婚了呢?”唐耀祖只知道个大概,具体的情况却不清楚。

    “你应该问为啥这俩能结婚。”

    唐婶儿提起这个事儿也是一肚子叹息,她早先是没想到这俩人能离婚,可她却也相当清楚,那俩人凑一块儿是不可能把日子过好的。

    却说李桃原先是有一个对象的,还是机械厂里的人给介绍的,有正式工作,长得人高马大,对李桃也相当得好,可以说自身条件确实不错,唯一的问题就是家里的负担太重了。

    爷奶老迈病弱,爹妈年纪也不算轻了,上有哥嫂下有弟妹,他不但要赡养长辈抚养弟妹,甚至还要时不时的接济哥嫂家的侄子侄女们,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一开始,李爸李妈倒也没咋反对,毕竟闺女的性子他们也很清楚,找个脾气相对软和会包容的,肯定日子也能过得顺遂一些。没想到,这俩还没订婚呢,李妈突然发觉自己怀了孕,找了有经验的人仔细看过后,只道这胎一定是个儿子。

    这有儿子没儿子却是两种过法,李爸李妈开始盘算怎样才能多给儿子攒些家当。恰好,此时蔡家过来说亲,愿意出高价彩礼。

    “所以他们就把桃儿姐给卖了?”唐耀祖惊讶极了,“这也太过分了吧?”

    唐婶儿反问道:“收高价彩礼卖闺女不是挺常见的吗?你们村儿里没有?”

    “有有有,可没那种已经有相中对象还拆散的。”唐耀祖欲言又止,“那个李桃不是很厉害吗?她能同意?”

    “有啥不同意的?她爸妈先去前头那家把话给说死了,她就是不同意也得同意。可她也是个倔脾气,愣是跟她爸妈顶牛,也不知道跟蔡家那头咋说的,一分钱彩礼没到手,她直接就嫁过去了。”

    这时,唐红玫端着装了卤肉的白搪瓷托盘出来,正好听了最后那话,惊讶的道:“妈你在说李桃?可以前李大妈跟我说,她家李桃是有了婆家忘了娘家,出嫁好多年都不回。”

    “她还说李桃是白眼狼呢!”唐婶儿顺势接过托盘,嫌弃的撇了撇嘴,“她就那样儿!以前被婆婆欺负狠了,她反而怕了她婆婆,倒是对一直护着她的大闺女嫌弃这个嫌弃那个。后来大闺女不要她了,她又开始折腾二闺女,等二闺女也开始作幺了,她倒是又在乎上了。当初街坊就劝她把十金抱给许家那头去,二桃不肯,她说了两次也就软和了。我看呀,她就是欠的,谁对她好她就作幺,人家不稀罕她了,她又贴上去。”

    唐红玫无言以对,她觉得自己还是回厨房继续卤肉算了。

    要唐婶儿来说,李家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儿问题,就连一贯存在感最弱的李爸,在她看来也不是什么好的。明明是个大男人,又是一家之主,以前眼睁睁的看着亲妈欺负媳妇儿闺女,等亲妈去世后,又继续瞧着媳妇儿作践俩闺女,后来俩闺女一个比一个能折腾,他仍然就这么瞧着。

    “耀祖啊,婶儿跟你说,当男人一定不能这么窝囊,得有顶门立户的气魄,和稀泥可不兴。”

    “嗯嗯,婶儿你说得对。”

    “那我问题,以后你娶了媳妇儿,你媳妇儿和你妈闹了矛盾,你站哪边?”

    唐耀祖:…………

    这不是正在说隔壁家的闲话吗?咋就忽然将战火蔓延到他身上了?他连媳妇儿都没有,他知道咋办啊?

    “嘿嘿嘿,婶儿你看着生意,我好像听到我姐在厨房里头喊我帮忙呢,我过去瞧瞧,瞧瞧啊!”

    “有吗?”唐婶儿纳闷的回头看。

    “当然有!……那个三姐啊,你别喊了,我这就过来帮忙了,我来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唐耀祖麻溜儿转身走人,第一次感觉到聊八卦也是一件危险性相当高的事情。

    ……

    却说另一边,李妈把信寄了出去,还特地问了邮局的工作人员,寄信所需的具体时间。听说去港城还不是直接邮的,顿时急得不得了。

    “同志你帮我想想法子吧?我是真的有急事,特别紧要的事儿!”

    “急事发电报呢,写信本来就慢吞吞的,你还是寄去港城的,没一两个月到不了。”那人态度还算不错,又提醒了一句,“回信的时间估摸着也差不多。”

    “那不得三四个月?”

    “不是跟你说了发电报?去那头,电报是五到七天就能收到的,你要是发加急,三天就成。”

    李妈是真的不懂这些事儿,就连写信都是破天荒的第一遭,问了人家电报该怎么发,又问了详细的价格,得知一个字就要一毛钱后,吓得面无人色。

    人家还提醒她:“你要是知道电话号码,还可以直接打电话,我们这儿倒是没电话机,可市里的邮电局有。年前刚装上的,一分钟好像是要八毛钱,不过你是打给港城的,这个估计得转接,还得更贵。”

    李妈:…………

    寄封信只要八分钱,发电报一个字就要一毛钱,打电话居然更贵?

    “我还是寄信吧。”等不住也得等,不行也只能叫她男人撑着点儿,起码在李桃把钱寄回来前,不能叫家里断了炊。

    当然,李桃没有辜负她妈的期望,一接到信就立刻给家里汇了钱。然而,等她接到那封远道而来的家信时,已经是两个半月之后了。这就是后话了。

    此时的李妈对于邮局的速度还没有一个真切的体会,她只是揪心家里的日常生活,再有就是欠唐婶儿的钱。

    甭管这人有多少缺点,起码欠债她是认的,而且还会觉得相当有压力,偏她自己没有赚钱的本事,只能想方设法叫她男人出去干力工,后又跟李旦商量,让他干脆别念书了。

    李旦有点儿懵,他是不爱学习,可再怎么不爱学习,去学校也成了习惯,毕竟他这个岁数,不去学校还能干啥?

    “你在家里看着十金,妈出去给人打短工。”李妈是仔细盘算过的,她并不清楚唐婶儿店铺里打算招人,可因为这一两年里,县里多了不少个体户,请人的不在少数。当然,人家更倾向于雇佣自家亲戚,可真的铁了心想要找个活儿干,也不算特别难。

    于是,李旦更懵了。

    指望一个十岁的熊孩子去照顾一个两岁的小娃儿?

    李妈代入的是当年李桃照顾二桃时的情形,又想着自己没出嫁前,一样在家里照顾弟妹们,只觉得这个想法相当得靠谱。正好,这个学期也没多少日子了,干脆第二天就没叫李旦去学校,直接守在家里看孩子,她本人则开始寻找靠谱的活儿。

    结果,活儿还没找到,机械厂附属小学的老师上门来了……

    不出几天,李家又成了家属区里的大笑话,甚至连车间里都开始传这些事儿,还有人问到了许学军身上。

    谁让李爸已经没了工作呢?李二桃又留下那么一封离职申请溜之大吉,再算上之前李桃姐俩排着队离婚的事儿,所有不管以前熟悉不熟悉的人,都对李家充满了好奇。

    作为李家的隔壁邻居,许学军自然遭到了盘问,可惜他什么都不知道。

    被逼得没辙儿了,他这天下班随口问了几句,没想到亲妈和媳妇儿还没开口,就被话唠小舅子。

    “三姐夫你是不知道哟,李家简直各个都是人才!那个二桃啊……那个李大妈啊……那个李大爷啊……”

    许学军才开口问了一句,唐耀祖就一口气叨逼了小一个钟头,要不是唐红玫想哄皮猴子睡觉叫他闭嘴,他还能继续叨逼下去。

    及至唐耀祖闭了嘴,许学军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还抹一把额头渗出的冷汗,不敢置信的说:“我就问了一句……”

    “是厂子里谁提了这事儿吗?”唐红玫一猜就中,毕竟许学军看着就不是好打听的人。

    “最近老有人来问我李家的事儿。”许学军也是佩服李妈的,让刚上小学的儿子退学回家带孩子,这种操作也是闻所未闻。

    彼时,已经是八一年了,过去彻底远去,又因为国家急缺人才,知识分子的地位瞬间一跃而起。现在,最光荣的变成了考大学,谁家要是出了个大学生,那绝对是足以光耀门楣的大喜事儿。

    这档口,李妈还能想出这种神奇的操作来,不得不叫人对她的脑子报以极大的怀疑。

    用唐婶儿的话来说:“可算看出二桃是她亲生的了。”

    说她坏吧,其实也不一定,说白了这人就是蠢。然而,蠢到了极致,比坏还要可怕。

    偏偏又是几十年的老街坊了,唐婶儿惦记着李桃当初帮过自家,之后虽然没直接拿钱给李妈,倒也在忙不过来的时候,唤李妈过来帮着洗肉切肉,用卖剩下的肉来结账。

    凭着李爸打散工赚的钱,凭着李妈时不时回娘家拎两斤米三两油,凭着唐婶儿以及诸位老街坊隔三差五的拉拔一把,李家四口人勉勉强强活到了李桃寄钱过来。

    李桃寄钱其实比李妈想象中的要更快,毕竟邮局的人帮她算的是回信的时间,而李桃并不想给她妈写信。

    她直接汇了钱过来,汇款单上还写了一句话,急事发电报。

    拿到了大闺女给寄来的一千块钱,李妈在邮局里就哭开了,哭得那叫一个伤心欲绝,看得工作人员目瞪口呆,差点儿误以为这不是汇款单而是丧报了。

    回头,她就把钱还给了唐婶儿,另外又多买了好些卤肉,打算给街坊邻居分一分,感谢两个多月以来的关照。她还跟唐婶儿说了一番掏心窝子的话。

    “谁说闺女就是赔钱货了?我看我们俩口子以后还得靠闺女养老。我家桃儿是个好的,我老早就知道,她比二桃那个死丫头好太多了!”

    唐婶儿默默的接过钱,默默的帮着切肉打包,默默的目送她走远。

    直到李妈走得连背影都瞧不到了,她才忍不住说了一句大实话:“作践了十七八年,又骂了十年的白眼狼,还能接着给钱,真挺好的。”

    不过,唐婶儿心里还是觉得悬乎,离家千里从来不知道给家里写信,李桃怕是早已对父母生了埋怨。

    再一想,距离李桃上次离家又过去了一年多近两年光景,李爸李妈除了寄过一封要钱的信外,也没关心过李桃半句。这么看来,还真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正吐槽着呢,不想李妈却去而复返。

    “你家的信!你家没人我就给要过来了,还特地帮你送来,我好吧?”李妈把手里捏着的信塞给了唐婶儿,还好奇的问,“谁会给你写信啊?”

    唐婶儿也有着同样的疑惑,捏着信看来看去看了半天:“红玫啊!”

    信封上是有个“唐”字,可后面那俩字她不认识啊!

    “我二姐寄来的。”唐红玫接过信看了一眼,又揣回了兜里,“现在忙,晚上再看吧,应该没啥要紧事儿。”

    打发走了一脸好奇的李妈,唐红玫最终还是没忍到晚上再拆信,回头就坐在厨房门口,把信拆开看了起来。

    看完之后,她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完全是一副怀疑人生的模样。

    唐婶儿忙完一波就看到儿媳面色不对劲儿,回忆了一下那信是儿媳二姐寄的,当下就想起了二姐婆家那堆糟心事儿。

    “咋了?是她婆婆又作幺了?四个孙女还不够她折腾的?非要生孙子也该去催小儿媳呢!不对,这隔了老远呢,折腾不到呢。难道是你二姐和你二姐夫……”

    男人有钱就变坏,唐婶儿当下就眉头紧皱,觉得唐二姐太苦命了。

    “是我大弟俩口子闹矛盾了。”

    唐婶儿一脸“你逗我”的表情看了过来,见唐红玫不像是在说笑,她更傻眼了:“那俩口子一起南下了?还是隔着老远写信闹矛盾?”

    都说远香近臭,照唐婶儿看来,小夫妻俩相隔千里是不太好,可也不至于闹矛盾吧?特地写信来的意思,是矛盾已经大到难以调解了?

    想起上次看到的那满脸精明样儿的唐光宗,唐婶儿本能的就不喜。

    其实,客观来说,唐光宗长得比唐耀祖好,他个头高挑、身形匀称、五官深邃,又天生有副好口舌,格外得会讨人喜欢。

    可唐婶儿是看颜值的人吗?她一贯觉得,勤快能干的人才是最好的,比如她自己,比如唐红玫,再比如唐耀祖。

    唐光宗哄得了唐家爷奶、爸妈,也能哄得他读中专的同班女同学不顾一切的跟他在一起,却独独哄不了唐婶儿。

    “说呀,咋了?”唐婶儿等着唐红玫给她解惑,可唐红玫还是一副三观俱裂的模样。

    半晌,她才开口:“我二姐说,大弟在南方有人了。”

    “啥?你大弟?你二姐夫没事儿吧?”见唐红玫摇了摇头,唐婶儿更无奈了,“不是说你二姐夫赚了大钱吗?你大弟应该就跟耀祖那样,跟着帮做些事儿吧?就算给辛苦钱,也是年前给点儿,他能有钱?不是……这跟有钱没钱是没多大关系,可他都没钱,咋有人愿意跟着他呢?还是人家不知道他在老家乡下有媳妇儿子了?”

    唐红玫低头看了看信纸,再度抬头时,还是一脸的懵逼:“二姐说对方什么都知道,还说我大弟想跟现在那个结婚,还要跟我弟媳离婚,而且已经瞒着她偷偷写信回家了,她想截没能截住,叫我赶紧回家一趟,千万不能叫我弟媳看到那封信。”

    话音落下后,婆媳俩同时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中。

    许久之后,唐婶儿先开了口:“现在是年轻人的时代了,我老了,我跟不上了。耀祖呢?等下他过来了,你赶紧跟着他回娘家一趟,能劝就劝吧,好好的一个家……唉。”

    唐红玫却觉得,这事儿怕是不好劝。假如是因为家庭琐事,或者婆媳矛盾之类的,那她肯定能帮着劝。可现在是她大弟在外头有了人,还铁了心要离婚,那咋劝?能咋劝呢?

    偏生,她还不得不回娘家一趟。

    等唐耀祖过来后,她顾不得解释,就让他骑车带自己回娘家。

    可就算这样,还是晚了一步。

    事实上,二姐发现不对劲儿时,那封要求离婚的信已经寄出去有一周时间了。不过,乡下地头并不是天天都有邮递员去送信的,一般会囤个几天,一次性送完。好巧不巧的是,唐光宗寄来的那封信,就提前了一天送到了他媳妇儿手里。

    反正等唐红玫和唐耀祖急匆匆赶到家里时,整个儿家都是鸡飞狗跳的。

    唐妈一看到儿子闺女回来,忙抹着眼泪哭诉:“红玫,光宗家的也不知道咋了,非闹着要回娘家,还要把文哲抱走,说什么光宗不要她了,她也不要留这儿了。你说这不是瞎胡闹吗?”

    “她没把信给你看?”话一出口,唐红玫就知道自己说错了,因为唐妈不识字。

    事实上,唐妈这一代人基本上都是文盲,像唐婶儿是生活在县城里的,好歹还随大流上过几年学,可也仅此而已。

    果不其然,唐妈没好气的道:“给我看有啥用?我又不认得。”又把唐红玫往屋里拽,“赶紧帮我劝劝,好好的说啥分不分的,这不是拿正经事当儿戏吗?”

    唐红玫无奈的进了屋,紧接着就看到哭成泪人的大弟媳,也看到了她手里已经被揉成一团的信纸。

    及至看完了信,唐红玫再一次的刷新了三观。

    她什么都不想说了,默默的把信递给了唐耀祖。

    信的内容挺多的,足足写了三页信纸,总结一下差不多就是两个意思:第一,你配不上我;第二,我们离婚儿子归我。

    要是说得更详尽有些的话,就是唐光宗在信上,大段大段的数落了妻子的不是。说他最初愿意跟她在一起,是因为她是个城里姑娘,看着就跟那些地里刨食的乡下姑娘不一样,又白又嫩又有气质。然而,她变得太快了,从怀孕到退学,再到下农村生孩子带孩子做家务等等,她现在就跟一个普普通通的乡下妇人一模一样,两人已经没了共同语言。

    “……‘你已从珍珠沦为鱼目,我们早就渐行渐远,干脆就这样分开吧,至少还能留下些许美好的回忆。’”唐耀祖惊呆了,“我哥这是想离婚?”

    唐妈一巴掌拍在他背上:“瞎说什么?你哥咋会想离婚呢?他哪里有说‘离婚’这俩字了?不准胡说!”

    都要分开了,这还能不是离婚?

    “妈!你自己听……‘我在鹏城找到了一生的挚爱安妮小姐,她是蒙尘的明珠,我要跟她在一起。’……这不是离婚是啥?”唐耀祖艰难的吞了吞口水,“我哥疯了吧?”

    “反正我不会让什么泥巴小姐进门的!”唐妈信誓旦旦的说着,又转身去劝儿媳,“老四家的你放心,外头的狐狸精想要进门没那么容易,在我心里你才是我儿媳妇儿!”

    本以为唐光宗媳妇会跟以前一样沉默不语,或者干脆接受了唐妈的说法,然而这一次,她却一反常态的爆发了。

    “进门没彩礼我忍了,在乡下办酒我忍了,他要南下跟二姐夫做买卖我忍了,现在呢?我忙着操持家里家外,忙着给他生儿子带儿子,还要照顾他父母,他又在干什么?我嫁的是唐光宗!不是嫁给了你们唐家!!”

    唐妈懵了,在场的其他人也有些缓不过来,这档口,她已经抱上了儿子,径直出了门。

    “快!快!快拦住她啊!耀祖!!”

    眼见她要把自家唯一的大孙子抱走,唐妈连站都要站不住了。如果之前唐妈只是因为儿子儿媳在闹别扭,那么听了刚才那一席话,总算是明白了。

    这不是闹别扭,就是在闹离婚啊!

    唐耀祖到底是壮小伙儿,真要拦住一个抱着孩子的妇人还是很容易的。可等真的拦下来了,他又不知所措了:“嫂、嫂子……”

    “你们家都是混蛋!!”眼见走不了了,唐光宗媳妇儿直接火了,“要不是你死活不跟他换,南下的人就是你了!你怕啥,你又没媳妇儿,南下又怎么了?你偏不去,非要叫他去,现在好了他偷人了,他在外面有人了,我能怎么办?我们俩口子结婚三四年了,处的时间连三四个月都没有……你为什么不换?”

    唐妈匆匆赶了过来,一把抢过了自家大孙子,左看右看好一番折腾,见没啥事儿后,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退后几步回到屋里,站在门口冲着大儿媳说:“文哲是我唐家的孙子,我不管你们俩口子闹成啥样儿,不准把文哲扯进来!”

    顿了顿,唐妈又忍不住抱怨起来:“耀祖你也是,早知道当初就换一下好了,多大的事儿呢?你哥能吃的苦,你就不能吃了?红玫也是!都是你弟弟,你怎么能老偏心耀祖呢?”

    唐红玫、唐耀祖:…………

    姐弟二人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一模一样的迷茫无措。

    趁着这个机会,唐光宗媳妇儿转身走人,因为她这回没抱上儿子,唐妈倒也没上前拦住她,只是一叠声的念叨着:“怎么就成这样了?唉,这事儿咋就闹成这样了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