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042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42章 第042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破道[修真]盛世医香快穿之打脸之旅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传承穿六零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综]真昼很忙哒     第042章

    二姐是收拾了行囊打算今个儿就坐长途车去省城火车站的, 也是顺路经过这边, 才跟唐红玫打了个招呼。

    唐红玫也问了俩外甥女的情况, 二姐一一答了,其实她先前之所以一直留在家乡不曾南下, 也确实是担心婆婆对她那俩闺女不上心。虐待倒是不可能的, 怕的是江老二媳妇儿生了儿子,江母光顾着孙子忽略了孙女。现在倒是好了,横竖都是孙女,不求别的, 起码公平对待是没问题的。

    临分别前, 唐红玫给二姐拿了些卤肉, 又特地装了两斤卤蛋。也亏得现在天气还不算太热, 吃的也还算放得住,哪怕她自己没坐过火车, 先前也听大弟抱怨过火车上有多辛苦, 经常连口水都没得喝。

    亲姐妹倒不用那么客套, 二姐道了谢, 又跟唐婶儿道了别,偏巧唐耀祖这时不在店里,二姐是掐着点过来了,索性不等他了, 提上行囊拎着卤肉离开了。

    及至二姐走得没影儿了, 唐红玫这才恋恋不舍的回到了柜台后头, 唐婶儿见状, 安慰道:“你不是知道你二姐先前住的地方吗?得空了多写写信呗,不然就叫耀祖往你娘家多跑两趟,顺道去瞧瞧你那俩外甥女。这当妈的,出门在外肯定惦记自己的娃儿。”顿了顿,她又添了一句,“就是不一定惦记爹妈。”

    “妈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唐红玫收了离别的心情,乍一听这话当下就奇怪上了,“我二姐这人特孝顺,别看她跟我书信联系不多,前两年南下那会儿,她每隔半月都往家里寄信。”

    “我怎么会说你二姐呢?她是什么人,我还能不清楚?”唐婶儿叹了一口气,“我说的是二桃。”

    这话一出,唐红玫也沉默了。

    二桃离开的太突然了,真的就是毫无征兆,一下子说走就走了。当然,二桃还是留了书信的,给厂领导的一封离职申请,以及在她那屋枕头旁边留了一张便笺。

    离职申请的内容具体是什么,外人不得而知,只知道厂领导几乎气炸天,要不是因为李爸为人忠厚老实,又在厂子里勤勤恳恳的干了差不多三十年,就光凭那离职申请上的内容,真可以给二桃按个不轻的罪名了。

    至于那张便笺,因为李爸李妈识字不多,李旦又才上了两年小学,估计也没怎么用心,最后便笺还是让正好在家忙活的唐耀祖帮着念的。

    据耀祖所说,二桃在便笺上写了她要南下去港城找她姐姐,还说天大地大总有她施展才华一展抱负的地方,让爸妈别担心她,等她发了大财就回来。

    那会儿,耀祖还私底下吐槽道,只说二桃那张便笺上,统共也就几十个字,字迹歪七扭八丑得要命也就算了,还缺胳膊少腿儿的,为了辨认那些字,差点儿没叫他瞪成斗鸡眼。

    二桃走得干脆,留下家里四口人却差点儿没集体扎脖。

    “这做人呢,有啥别有病,没啥千万不能没良心。要说李家那俩口子,就算他们是有些小毛病,可对仨孩子也算是尽心尽力了。真说亏欠,那亏欠的也是桃儿那孩子,她是老大,这年头哪家不是当老大的最吃亏?”

    撇开独生子女不提,多子女家庭里,确确实实是第一个孩子最吃亏。

    唐婶儿边拿抹布擦着柜台,边跟唐红玫叨叨着:“大的吃亏,小的占便宜,夹中间的爹不疼娘不爱,吃亏倒不至于,疼爱也少。”

    这是适用于大众的,当然肯定有例外,唐红玫娘家就是个特例,谁叫唐妈一口气生了仨闺女,对于千辛万苦盼来的儿子当然是恨不得宠上天去。

    别人家的事儿终究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等没多久,生意又忙活起来了,唐婶儿瞬间就把隔壁家的倒霉孩子倒霉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生活条件好了,最先改善的可不就是吃食吗?

    就不说其他人家了,连唐婶儿最近就喜欢往菜市场去,天不亮就去,运气好还能买到大个头的活鱼。就算没有大鱼也有旁的好东西,像以前他们这地儿,只有苹果和橘子这两种水果,再不然就是上山摘点儿野果子提着篮子卖。可自打新的菜市场开门后,水果的种类一下子多了,今个儿买两斤梨,明个儿买个小瓜,偶尔还有大樱桃和草莓卖。

    唐婶儿就喜欢买这些稀罕东西,买回来她自个儿根本就不吃,洗干净收拾好,该削皮的削皮,该切块的切块,归拢好搁盘子里,叫儿媳、孙子一道儿吃。

    呃,不光她自己没份,连许学军和唐耀祖基本上也轮不到,反正苹果橘子有的是,金贵东西还是紧着儿媳孙子的。

    对此,许学军已经习以为常了。唐耀祖也是高高兴兴的告诉街坊邻里,他婶儿拿他当亲儿子看,反正他的待遇跟许学军是一般无二的——都不受待见。

    而唐婶儿往菜市场多跑了几趟,就又招来了老顾客。

    就是早以前,开在街口拐角处那家熟食店的老板娘,先前老来他们店里买卤肉解馋,只是因为唐红玫躲乡下生孩子去了,她觉得味儿没以前好了,加上店铺也搬家了,已经很久很久没过来了。这回,还是唐婶儿老往菜市场跑,俩人碰面聊起来了才知道唐红玫回来了。

    “大妹子你这卤肉味儿就是好,可比我家做的好多了。我呀,这一年多就光惦记这个味儿了。”熟食店老板娘一边挑着肉一边跟里头的唐红玫打招呼,“就是咱们现在离得远了,我家那店就我们俩口子忙活,不然下回叫婶儿帮我带个两斤?”

    唐婶儿倒是无所谓,闻言当下就答应了:“我现在天天往那头跑,啥时候想吃了你跟我说一声,我第二天保准帮你拎过去。”

    “那敢情好。”熟食店老板娘高兴了,“其实要我说,你们也可以搬去那边,横竖我们家又不止卖卤肉,我家那口子做的酱肉、腊肉味道都可好了!”

    卤肉店是专门卖各种卤制品的,事实上唐红玫这边主打还是卤猪肉、卤杂碎,以及辣卤鸡爪、鸭头之类的,连卤蛋都是附带的。

    可那家夫妻熟食店,品种却是着实不少,卤肉只有少少的一两种,主打是各种酱肉以及腊肉,他们家的腊肠能保存很长时间,煮熟后切几片就能下饭吃,在县城里很是受欢迎。

    严格来说,两家卖的东西虽然偶有重叠,但问题不大,唯一的问题就是……

    “我当时一个犹豫,没来得及盘个摊位下来。现在就算想去都不成了。”唐婶儿那叫一个懊悔啊,每每想起来都忍不住扼腕叹息。偏偏现在菜市场的生意太好了,傻子才会把到了手的铺面让出来。

    熟食店老板娘也点头称是:“对对,就连我守在店里,都老能碰上来问铺子租不租的。不然我帮婶儿你留意下,到底我也是天天蹲菜市场里的。”

    “好好,你啥时候想吃了就跟我说一声。”

    唐婶儿特地给多加了些添头,喜笑颜开的把人送走了。唐红玫却忍不住陷入了沉思中,家里开的是卤肉店,可她梦境里的卤肉却不仅仅只有这几种,也许是时候重新制作新的卤方了,再不济也该将原先的方子更为优化一些。

    卤是传承了千年的烹调方式,品种更是多得数不胜数,光是各类卤方就有成千上万种。

    梦境里的那些极品卤方,无一不是经典中的经典,有些更是耗费了几十年的工夫精心制成的。可唐红玫当初复原时,因为材料有限,其实是做了很多简化的。

    认真的考虑了一下,唐红玫决定暂且不增加新的品种,不过可以将卤水加以改良,只要卤水能更为接近古方,卤出来的肉类自然味道会更加香醇鲜美、润而不腻。

    不过,唐红玫也有个顾虑,她不能直接将原材料说出来,这跟先前要辣椒不同,毕竟辣椒本来就是她能够接触到的调味品,可古方里头的很多调料,都是寻常人根本连听都没听说过的。

    思来想去,她只能借口想去菜市场逛逛,希望借此看能不能寻到有些调料,再以尝试的方式,匀出一些卤水小范围内改良。

    这些事儿想想是挺容易的,实际操作起来却比她预料中的难上很多。

    他们这儿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县城,就算现在改革开放了,各类日常生活用品都已经不限量了,可很显然,中药材类的佐料并不在此之列。加上他们这边并非盛产中药材的地方,哪怕只是想要寻到其中的几样,都难上加难。

    忙活了月余时间,唐红玫也只寻到了三样新佐料。然而,能放入卤水里改善口味的,仅有其中的一种而已。

    古方卤水里需要用到的佐料太多太多,偏偏每一个方子都有着不小的差距,唐红玫寻到的三种佐料正好分别适用于不同的三种方子。无奈之下,她只能在着手改良的同时,把暂时用不到的佐料密封保存。

    她还是相信时代在进步的,总有一天,古方上的百余种精细原材料,她都能一一寻获。

    而就在重新静下心来,认真的开始改良卤水后,唐红玫又一次的梦到了曾经的梦境。

    梦里的她,还是那样一脸虔诚的站在灶台前,将精心挑选的上等好肉小心翼翼的放入卤水中,细火慢炖的照料着,在经过一层层慢卤后,锅内的卤水逐渐浸透渗入肉中,迸发出浓郁的香味,引得人食指大动……

    心无杂念。

    待到梦醒之后,唐红玫心中只余下这四个字,她不记得这是梦里的谁说的,可她却牢牢的记住了,只有做到心无杂念,才能卤出真正的极品卤肉。

    再一次站在自家那口大铁锅前时,唐红玫终于找到了久违的感觉。

    卤肉,不应该只是为了赚钱,而是将这门特殊的烹调手艺传承下去,一锅卤肉十里飘香,为的是让更多的人能够感受到来自于卤肉的绝顶魅力。

    ……

    这天早上,唐婶儿险些被吓出毛病来。

    她照例大清早的起床去菜市场买食材,唐耀祖是跟着她一道儿去的,毕竟自家是开店的,需要用到的食材着实不少,那份量也是够呛。就因为这个,自家去年托二姐买的自行车,基本上都是唐耀祖在用,许学军根本摸不到。

    因为起的早,唐婶儿回到商业街这边时,其实也才上午八点,就这还是因为她在菜市场耽误了时间,不然还能更早一些到。

    家里一般情况下,都是唐红玫吃过早饭送大儿子去幼儿园,然后抱着小儿子去店里安顿到摇篮里,再就是开始调制卤水。要知道,就算不改良,卤水也需要每天将杂质剔除,加入缺少的原材料,高温熬煮消毒。而等新鲜食材买来后,才开始正式卤肉,正好能赶上午饭前那一拨。

    毕竟,正常情况下,也没人会大清早跑来买卤肉不是?

    呃,也有特殊情况。

    唐婶儿才刚迈入商业街,就被眼前的情形唬了一跳,上百号人排成长队的样子太吓人,让她不由的一朝梦回数年前,连夜排队抢购物资的可怕情形。

    更吓人的,等她沿着长队走到尽头时,看到的是她家铺子。

    一直跟在她后头的唐耀祖也懵了,因为脑子发懵,差点儿没稳住自行车,又因为自行车前头篮子、后座两边挂着的大筐子全都是今天要用的食材,吓得他愈发的脑子发懵。

    懵过之后,他才抽了抽鼻子,忍不住眯起眼睛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真香啊!婶儿我饿了……”

    唐婶儿一个白眼飞过去,顺便掏兜拿钥匙开门。

    当初租下店铺时,她也是很讲究的,除了里外都重新粉刷装修过之外,门窗都换了新的。尤其是门锁,深知这个钱绝对不能省,她还咬牙买了个比较贵的锁头。

    每次店里只有一个人管着时,这门都是锁着的,毕竟有窗口那个柜台也够了。只有当店里有两人以上时,这边的门才会敞开着,省得生意太好的时候忙不过来,叫顾客白白浪费时间。

    可这次,当唐婶儿开了锁推开门的那一刹那,那种浓郁至极的香味,直接扑面而来。一下子,外头排队的人齐刷刷的长吸了一口气,而遭受正面攻击的唐婶儿,瞬间肚子里发出一声响亮的咕噜声。

    “婶儿你也饿了?”唐耀祖颠颠儿的跟在她后头把自行车往店里推,立好又赶紧把食材卸下来,“哈,怪不得那么香呢,三姐没关厨房的门。”

    头一次,唐婶儿觉得,像她儿子许学军这种八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性子挺好的,至少不会掀她的老底。

    什么叫作她也饿了?她那是饿了吗?她是馋的!不光肚子造反,连口水都要下来了!

    唐红玫听着外头的动静,忙出声叫耀祖把食材送进来。

    “你在熬卤水啊?三姐你咋那么厉害呢?卤水都那么香,放了肉不得更香?”唐耀祖吸溜着口水进厨房帮忙洗切起来。

    “说什么傻话,卤水里不得有肉?我把昨天留下的两副猪大骨熬了,你把鸡肉给我,有老母鸡肉吗?老鸡肉更入味儿。”

    唐耀祖不说话了,反正他姐让干啥他就干啥,除了乖乖听话外,他更怕的是自己再张嘴时,口水会忍不住滴下来。

    等忙过这一段后,唐耀祖还真发现有人忍不住流了口水,不是别人,正是躺在摇篮里的皮猴子。其实人家一点儿也不皮,这会儿睡得也香,就是边睡边吧唧嘴,那哈喇子,简直就是飞流直下三千尺。

    唐婶儿抽空给小孙子换了条口水巾,真就是能滴下水来的那种湿法,她还没说什么,唐耀祖就在那头嘴欠道:“跟尿了一样。”

    “你今天没得吃肉!”唐红玫正好熬完一锅,想叫唐耀祖拿白瓷盘子端出去,就听到了这话,直接威胁道。

    “不不不,姐!三姐!我的亲姐哟!”搁在平时真无所谓,一来唐耀祖也不是很馋,二来家里现在正不缺肉。可今个儿不是特例吗?闻了那么久的香味,结果不让他吃肉???

    一旁的唐婶儿也横着眼睛看过来:“我猜你吃不着,咱们估计都吃不着。”

    那感觉怎么说呢?就跟多年前,唐红玫刚嫁过来那会儿,她第一次做了卤肉,直接把整个机械厂家属区都给祸害了。

    这回比上一次更厉害,没见外头那么多排队的人吗?

    还真叫唐婶儿也猜着了,哪怕卤肉一锅一锅的往外端,外头排队的人感觉就没少过。当然,唐红玫已经放弃了称肉收银的活儿,她一直都待在厨房里,等肉好了,才端一白搪瓷盘子出去。

    没人知道她先前经历了什么,以及她暗自下的决心。

    像她二姐,还有她婆婆唐婶儿都喜欢做买卖赚大钱。可说真的,她不适合。不是不会做,而是真的不适合。人各有志,她决定对自己好一点,老老实实的在厨房卤肉,旁的事情交给别人处理吧。

    唐婶儿本就事事顺着她,再说吧,切肉称肉收银之类的事儿太简单了,反正是卤肉无可替代。

    于是,唐婶儿更坚定了在菜市场盘个铺子开分店的想法,而在此之前,她决定得再招个人过来帮忙。

    还没等她想好找谁帮忙,李妈就急吼吼的找了过来,吓得她还以为李妈新学会了读心术。

    “你家孩子在不?那个耀祖啊,帮大妈念念信!”

    一听是这事儿,唐婶儿就无所谓了,摆手叫李妈自个儿进来,继续忙活起来。

    生意都是一阵一阵的,李妈过来时,最先排成长龙的那帮人都已经如愿的拎着卤肉回家吃午饭了。这会儿属于饭后,相对的顾客少了很多,等唐婶儿忙过跟前这俩顾客后,扭头一看……

    “人呢?耀祖,你李大妈哪儿去了?”

    “信念完了,她就跑了。”唐耀祖龇牙咧嘴的说道。

    唐婶儿就奇怪了:“你咋了?牙疼?那正好,今个儿的肉还不够卖了。”

    “不是我牙疼,我是……”唐耀祖想啊想,绞尽脑汁的拼命想,然而他自己也不过是初中文化程度,还是那种没好好学习的,所以直到最后他也没有寻到合适的形容词,只挪到唐婶儿身旁,压低声音说,“李二桃给家里来信了。”

    “那咋了?”唐婶儿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唐耀祖,不明白离家的人寄回家信有啥值得他牙疼的。

    “信上说,她在外头找到了第二春,对方是个特别好的人,长得好看,能赚钱,对她特别好,还说家里有一门贵亲戚。”唐耀祖捂着腮帮子,边说边觉得牙根发酸,“她还说,她不去港城找她姐了,打算就在鹏城住下了,她要跟那人结婚,要给那人生儿子。”

    信上的内容更直白,唐耀祖这说的起码还是美化过的,较为委婉的版本。

    可就算这样,也把唐婶儿惊得不轻:“她脑子给驴踢了?”

    唐耀祖猛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

    即便现在已经改革开放,并且步入了八十年代,可自由恋爱更像是电影、电视上才有的东西。最起码,在他们这个小县城里,没听说谁家俩口子是自由恋爱在一起的,甚至很多上了年纪的人,还会把自由恋爱跟耍流氓划上等号。

    别说老一辈儿的不太能接受自由恋爱,哪怕像唐耀祖这样的年轻人,也觉得够呛。

    乖乖的等相亲不好吗?知根知底不好吗?如果是一个县里的,那还凑合,像这种隔了千山万水,连对方是啥底线都不清楚的,真敢结婚?

    一想起信里那掩饰不住的甜蜜气息,唐耀祖除了牙根发酸外,还忍不住佩服起李二桃了。

    “我一男的都不敢随便找个人,她还是女的呢,她胆子咋就那么大呢?真不怕叫人给骗了卖到大山里去?胆儿真肥!”

    “那不叫胆肥,那叫傻!”

    唐婶儿一语定乾坤,不过就算二桃是她看着长大的,可又不是她的闺女,她能怎么样?只得叮嘱唐耀祖别把这个事儿说出去,二桃在外面咋样都成,李家俩口子还是要颜面的。

    “我知道,我这不是跟婶儿你说说嘛?”唐耀祖拍着胸口保证不会乱说,事实上他在县里好几年了,因为素日里太过于忙碌,根本就没什么朋友,能说得上话的也就是家里人了。

    算下家里人,唐婶儿自己的口风肯定是很紧的,唐红玫现在一门心思都在卤水、卤肉上头,懒得理会外头的事儿,许学军就更不用说了,唯一有可能漏出去的,大概只有胖小子了。

    “不准跟胖小子说,那孩子也不知像了谁,嘴皮子忒利索。”

    “好好,谁都不说,我连我姐都不说。”

    他们这边倒是保密了,没想到才隔了一天,又有事了。

    李妈把十金送还给了许家,也就是孩子亲爸那头。不知道两边是怎么商量的,反正李妈抱着十金出去,却是独自一人回来的。

    这事儿没有避着人,很快多半街坊邻居都知道了。可因为是别人家的家事,再说也不是把孩子丢了,而是给了亲爸,多数人也只在心里有想法,明面上倒没怎么样。

    没等老街坊们感概完毕,许家那头又把孩子送回来了,中间只隔了不到半个月,原本养得胖乎乎的孩子,整个儿瘦了一圈,还面色泛红,嘴唇开裂,稍微有经验的人就知道这是烧糊涂了。

    送孩子回来的是许建民本人,把孩子往李妈怀里一塞,他只匆匆撂下一句话后,扭头就走:“哄不好,不吃不喝好几天了,赶紧想法子吧。”

    想啥法子?还能咋样?当然是立刻送医院啊!!

    李妈哭都哭不出来,家里因为二桃辞工不干,已经很久没稳定收入了,全靠李爸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打零工。别看现在县里缺人手的地方不少,可比起年近五十的李爸,人家更愿意招收年轻人,李爸只好把工钱往下压,钱拿得少活儿干得却不少,这才勉强养家糊口。

    本来是被二桃伤了心,李妈才狠心把外孙女送走,现在看到自己一手带大的外孙女病成这样,又心疼又后悔,差点儿没把自己给呕死。

    还是街坊提醒她赶紧去医院吧,她才急吼吼的回家拿了所有的钱,马不停蹄的往医院赶。

    等唐婶儿再次看到李妈时,就见她两眼肿成了大核桃,还没开口先落了泪。

    “唐姐你先借我点儿钱吧,我回头就写信给桃儿,叫她寄钱回来还给你。我家十金……医生说要住院,要钱,我没有啊!”

    唐婶儿被她唬了一大跳,偏她说话带着浓重的哭腔,反复问了好几次才总算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赶紧掏了钱叫她先把住院费给交上,旁的回头再说。

    还好,孩子不是什么大毛病,交了钱住了院,又挂了几瓶水打了几针后,渐渐就退了烧,不到三天就出了院。不过,就算烧是退了,孩子还是吃了大苦头,脸上的肉肉全没了,整个人也没了精气神,蔫蔫儿缩在李妈怀里,小拳头还拽紧了李妈的衣服,一刻都不松手。

    等十金稍微好点儿了,李妈才拿着纸笔叫唐耀祖帮她写信。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大家才知道,原来二桃并不是空着手离开的,她非但拿走了早先她姐留给她的钱,还把李妈的压箱底积蓄全给拿走了。

    “我能怎么办啊?她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还能报警抓她吗?唐姐,你说她咋就那么狠心呢?把钱全拿走了,这是铁了心想要饿死家里人啊!就算她不心疼我和她爸,她弟她闺女总不能不管吧?”

    李妈这几天也累得不轻,亏得李旦皮归皮,总算岁数大了点儿能把自己照顾好了,不然等十金好了,她也该病倒了。

    唐婶儿认真的想了想,她觉得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别是二桃以前桃儿给了你很多钱,想着你是不是分开放了?我咋觉得她不至于那么心狠呢?”

    “她不狠就是蠢!桃儿是什么性子,她这个当妹妹的不知道?就算给我钱,那也是叫我花用的,桃儿也要做买卖,大头肯定是自己捏着的,能给我?”李妈真的是眼泪都要哭干了,“你说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二桃以前还怨我重男轻女,只疼李旦,可谁家不是紧着最小的?她弟比她小了十多岁啊!”

    唐耀祖默默的低头写信,基本上常用字他还是会的,就算偶尔遇到几个不会写的字,他也会用其他话替代,反正整封信就两个意思,一是说二桃不好,二就是要钱。

    他私以为,第二个比第一个重要多了,毕竟李家现在已经山穷水尽还倒欠了钱。

    力工是很难攒下钱来的,假如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当然例外。可李爸是一个人要管四张嘴,偏生他们这儿,一到夏季就多雨,倒不一定是暴雨,就是阴雨绵绵。这种天气生意一般都会受影响,力工那种活儿就更别提了。当然,也有人不顾下雨也要出门干活,可要是年轻人也就算了,像李爸这种,下雨天出门干体力活,回头赚的钱还不够药钱的。

    认认真真的把信写好,唐耀祖还从头到尾念了一遍,又问李妈还有没有要添加的。

    李妈想了想,忽的又道:“你告诉桃儿,小蔡那个早先离婚了的后老婆又回来了,俩人居然又复婚了,上个月还去民政局扯证了,可气死我了!”

    唐耀祖还在努力理解这番话的意思,一旁的唐婶儿忍不住了:“你快别给桃儿添乱了!她都跟小蔡离婚了,分开了,管他坟头草有三尺高,两人以后再没关系了!你还跟她说这些有的没的干啥?嫌糟心事儿还不够多?”

    “我这不是……”李妈努力辩解着。

    “耀祖可以了,把纸给她,叫她自个儿上邮局买信封买邮票去!”唐婶儿一声令下,唐耀祖瞬间把笔放下,该听哪个他一贯心里有数。

    见状,李妈也没辙儿了,只得接过纸笔,弱弱的说:“那个……我没钱买信封邮票了,昨个儿下大雨,李旦他爸没出门干活……”

    送佛送到西,唐婶儿赶紧掏钱送客,她还念着李桃帮过自家大忙,又加了一句:“记得就这么寄过去,别再往上添糟心事儿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