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041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41章 第041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带着传承穿六零山村名医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综]真昼很忙哒     第041章

    政策正式在县里落实后, 出现的情况却叫人大为意外。

    兴许是因为之前早已有了心理准备, 暂停的那两三个月反而弄得大家心有不安。现在总算定了下来, 多半人都感觉像是最后一只靴子落了地,即便心里五味杂陈, 却也没人跳出来说什么。

    机械厂里, 绝大多数的已育女工都上了环,还有像唐红玫这种职工家属,也在政策下来后,老老实实去了医院。

    大环境就是这样, 县里瞧着反倒是比市里头平静得多。

    这期间, 又一个年关过去了, 所有人在走亲访友的同时, 也算是都接受了这个事实。日子总得过,人总归还得往前看。

    至于卤肉店的生意, 也在唐红玫回归之后, 又上了一个档次, 那些已经习惯了唐婶儿手艺的老顾客, 猛的再度吃到了唐红玫亲手卤的肉,都纷纷赞叹不已。

    “我说咋以前尝着有些不对味儿呢?早先就一直没想明白,还觉得挺好吃的。”

    “可不是?以前是挺好吃的,这个是特别特别好吃啊!嫂子你可得继续卤啊, 叫咱们婶儿也歇歇。”

    “哈哈哈哈哈, 婶儿歇不了, 婶儿可以负责切肉收钱啊!”

    唐婶儿笑眯眯的看着食客们打趣她, 手上一刻不停的帮着切肉、称肉、算账、收钱。先前唐红玫躲乡下生孩子去了,店里主要靠她和唐耀祖撑着,忙是忙得过来,因为人手少了,食客也少了啊!

    现在可好了,儿媳回来了,食客们一尝这味道,再帮着左邻右舍这么一宣传,好多有日子没见的老饕鬄都纷纷现身。也是到了这档口,唐婶儿才清晰的了解到自家儿媳的手艺究竟有多好。

    等晚间盘账时,唐婶儿乐得眉开眼笑,这以前虽然收入也不少,可那种看着一日不如一日的账目,哪怕钱不少她也高兴不起来。自打唐红玫回来后,店里的生意那才叫一个蒸蒸日上,每天都有新顾客到来,还有回归的老食客们呼朋唤友的赶来一饱口福。

    “红玫啊,我原先还犯愁,万一咱们家这手艺叫人学了去可咋办?对了,就街头拐角处那家熟食店,你还记得不?那俩口子都是好吃的,以往就老来咱们店里买卤肉,我就怕吃着吃着,就叫他们给学走了。”

    唐婶儿正感概着呢,儿子儿媳尚未接口,倒是唐耀祖冷不丁的冒出一句来:“那我吃了那么久的卤肉,咋还没学会呢?”

    “真要是学得会,那也是人家的本事,咱们凭什么拦着呢?”唐红玫也道,“以前就听人家说书的说过,有些人天生金舌头,一尝就知道用了什么料,每一种料搁了多少份量,是用大火熬煮还是用文火慢炖,连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儿都能尝出来……”

    “啧,编的吧?我咋只能吃出肉味儿来?”唐婶儿完全不信。

    “兴许真有这种人也说不定,万一真的有,那也是老天爷赏饭吃,人家正经花钱买肉吃,咱们也没辙儿呢。对了,我回来那么长时间了,咋没瞧见那俩口子呢?”唐红玫说着,还认真的回想了片刻,她确定自己这些日子都没瞧见人。

    “城北那头新建了个大菜场,那俩口子年前就搬过去了。就算没搬过去你也瞧不着他们,自打你去乡下以后,他们就只过来买了一回肉,之后就再没来过。我看呀,他们是没金舌头,银舌头倒是有,学不走你的手艺,可一尝不是你卤的肉,就再不来光顾了。”

    唐婶儿也纳闷呢,难道自己的手艺真就那么差?再一想,横竖儿媳回来了,管他呢,自己只要负责管账收钱就成。

    很快,唐婶儿就调解好了心情,美滋滋的把她用来记账的小本本收了起来,又把归整好的纸币硬币都搁到了小钱箱里,欢欢喜喜的放回了自己房里。

    家里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这才是好日子的征兆。唐婶儿几乎都想不起来以前冷静的日子了,她觉得像现在这样就挺好,真的很好。

    ……

    不光是唐婶儿家里变化很大,其实县里各家各户的变化都不小。哪怕好多人是对某些政策心有不满,可不得不说,现在的生活确确实实比早几年以前好上太多太多了。

    就像唐婶儿提到的城北新菜场,这是年前建起来了,光建这个菜场,就给了县里、乡镇不少壮劳力打短工的机会。等菜场建完了,那还不算完,稍微有些远见的菜农都掏了钱租了一个摊位,实在是拿不出那么多现钱的,就几户人家拼一拼,怎么着也要在菜场里弄个地儿。

    等新菜场正式开张那天,唐红玫倒是已经回来了,可她那会儿忙着坐月子,并不清楚外头的事儿。事实上,那天菜场里是人山人海,几乎整个县城的婶子大妈都过来凑热闹了,你买一把青菜,我买几颗萝卜,没多久,就将整个菜场席卷一空。

    菜农们自然乐呵,还有一些舍不得钱的就只能扼腕不已了,因为当初承租的时候,全都是签了正式合同的,而且有约定,这些已承租的有续约的优先权。

    因为是整个儿的大菜场,其实不光有乡下的菜农,还有从临县特地赶过来的渔夫,临县县内有大河经过,渔业可比他们这儿发达多了,他们这边的农村只是承包土地,人家却早在前年就琢磨上了承包鱼塘。当然,临县那头的人不可能直接驻扎在这边,就有人跟已经承包了摊位的菜农商量,每天清晨过来送鱼,以批发价兜售。

    没多久,连鱼虾蟹都进入了菜场。自然,像鸡鸭鹅、猪牛羊这些肉类,更是少不了。

    仿佛一夕之间,家家户户的餐桌一下子变得丰盛起来。本来以为没了票证的限制市场上的东西肯定会涨价,没想到的是,有了竞争,鱼肉菜价不升返降。当然,对于菜农们来说赚头肯定是有的,瞧着他们每日里乐呵呵的,就知道赚得不少。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在这个遍地是黄金的年代里,富人和穷人就差一个眼力和胆量。

    等菜市场步入了正轨后,县里又一气建造了两个商场,鼓励个体户加入。

    到了这个时候,再没有人怀疑政策了,想发财就得上,光靠几个死工资能干啥?不过,唐婶儿这边倒是没参与进去,在她看来,临街的铺面怎么说都要比商场里的好。再说了,人家进商场是买衣服鞋子、买电视机等等日常用品,谁会上商场里买卤肉呢?这不是扯淡吗?

    不过,唐婶儿也曾动过心,想跟着去菜市场那头,实在是因为那边的人流量太大了,每天早上四五点就开门了,能一直热闹到上午十点,等下午三点多又开始闹腾,持续到晚饭前。

    可心动归心动,离行动还是差了点儿的。主要是商业街这边生意也不错,又跟人家单位签订了租房合同,离各个住宅区也不远。当然,最重要的是,现在的铺面是较为靠近城南的,跟自家很近,要是搬到了城北的菜市场,一来一回却是麻烦得很。

    这么一犹豫,等之后再心动,却有些晚了,只因菜市场里已经一铺难求了。

    唐婶儿挺懊恼的,这个懊恼在唐二姐到来后,愈发强烈了。

    二姐是四月初过来的。她本来应该在去年生完孩子做完月子就离家南下的,可因为舍不得丢下两个年幼的女儿,想着有自己的亲弟弟看着,应该没啥问题。干脆,就打算先把小女儿养大一些,视情况再决定是否南下。

    这一等,半年光景就过去了。

    也是这天天气好,她把小女儿托给了唐妈照顾,自己牵着大女儿,坐了牛车进了县城里。先去商场里逛了一圈,给自己和女儿都换了一身新春装,又买了几件鲜亮的夏衫备着,这才提了几样点心来卤肉店看妹子。

    她过来时,唐婶儿正在懊恼着呢,懊恼的点在于,这边的生意真不错,实在是舍不得丢掉,可菜市场的人流量又太惊人,毕竟来商业街这边逛街的人虽多,却不一定会买肉,菜市场那边却恰恰相反。

    这头丢不下,那边也一样舍不得,就这么迟疑的工夫,菜市场已经一铺难求了,可越是这般紧俏,唐婶儿越是后悔。

    二姐听她说了个大概,就惊讶的挑了眉:“婶儿你既然有余钱,干嘛不先租下几个摊位?管它以后会咋样,先租了再说呗,就算自己不做买卖,也可以转手租给别人呢。再说了,为什么要纠结去哪边好?你大可以让红玫专心后厨的事儿,前头的事情雇人呗,派个专人每天来回卤肉店跟菜市场,权当是开个分店。”

    唐婶儿有点儿懵,她是真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

    “还能这么干?那不成了资本主义了?”懵过之后,唐婶儿这回是真的心动了,就是担心会不会又引来是非。

    “婶儿你逗我吧?雇几个人干活就成资本主义了?那我男人在南方雇了几十个人帮他到处跑腿接货,还有专人给他开车送货,那他成什么了?”二姐索性把自家的事儿掰开了给唐婶儿说。

    原来,最初那阵子,二姐夫是借了大姐夫在铁路局上班的便利,把南方沿海城市的紧俏货物,免运费送往各地内陆城市。可那是最初了,他现在学得更精了,采买紧俏货物的是一拨人,负责送到火车站的又是另外的人,他只带货走火车,到站之后还有专人等着接货,送往各处急着要货的老板处。

    甚至于,他现在都不提前给钱了,先拿货再结账,或者一个月结算一次,有些因为已经做熟了,还有半年结算一次的。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今年过年二姐夫连个人影都没看到,当然唐光宗也是,俩人倒都寄了钱过来,写了信叫家里人别担心,一切都好。

    二姐有时候也在盘算,她男人连过年都不回家是不是因为她又生了个闺女。可看着家信里那些详尽的生意内容,她又觉得是自己多心了。她也跟着南下过,知道做买卖有多忙多累,再说年关时正是做生意的好时机,赚钱哪里还能挑日子?当然是能多赚就多赚。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她男人年前给她寄来的那一大笔钱,足以表明心迹了。

    “婶儿你就放心吧,你这点儿家底算得了什么?不怕告诉你,我男人年前光给我婆婆就是三千块钱,至于我嘛,早就是万元户了。”

    唐婶儿越听越感兴趣,招呼唐红玫一起听,把也想凑过来的唐耀祖赶去窗口做买卖了:“你接着说,现在外头都这么玩了?”

    “南方那头,万元户已经算不了什么了,十万元户都出来了。”二姐给她算了一笔账,“我这么说吧,我男人不是专门做哪一行买卖的,他是什么都买都卖。比如说,他今天弄到了一千件新款春装,拿到手是批发价,转手出去却加了一两成的利润,往少了算,每件赚个三块钱,那不就是三千块了?他把各处都安排好了,扣掉自己人的工资,那也落得不少钱。”

    最赚钱的永远是二道贩子。

    假如是开厂子的,怕没好的原材料,怕工人临时撂摊子不干,怕出来的衣裳款式不够好,怕卖不出去砸手里,怕……

    可要是二道贩子,那就无所谓了,他先拿了你的货转手交给个体户,能卖掉当然好,卖不掉退给他,他再转手还给厂子里,只结算卖掉部分的钱。至于你会不会因此亏本,关他什么事儿?

    当然,特殊时期特殊对待,反正迄今为止,除了个别瑕疵品,还真没碰上过卖不掉退回来的东西。更多的时候,就连瑕疵品也有人抢着要,大不了比完美的货物便宜个五毛八毛的,人家还乐呵呢。

    “婶儿呀,我早先就叫我三妹夫跟着一道儿干,偏你说他玩不转。玩不转就玩不转吧,横竖赚钱的法子那么多,我看,你家既然铁了心做卤肉,干脆多开几家。”

    “那还不得把红玫累坏了?”

    “怕啥?买肉切肉谁不会?把那些琐碎的事情都包出去,她只一心卤肉就成,也不用站柜台后头称肉收钱啥的,这些是个人都干得了。你呀,就叫她往厨房待着,别的事儿全帮她包圆了不就成了?”

    只要一说起生意经,二姐整个人就焕发了神采,其实要不是为了俩闺女,她老早就跑去南方找她男人了。

    老首长都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

    唐婶儿边听边点头:“有道理,那我找找人,看能不能在菜市场那头弄个摊位下来。”

    “最好是铺面,你家毕竟是卤肉,总不能跟生的肉啊菜啊,摆一道儿。”

    二姐又帮着完善了法子,等说完了,扭头一看,自家大闺女正跟自家三妹一起围着摇篮打转,都两眼晶晶亮的看着摇篮里的胖娃娃。

    没法对着亲闺女生气,二姐冲着唐红玫狂瞪眼:“说你没出息你还真没出息,咱们运气多好啊,正好摊上了好时候,你呀你,就知道围着家里灶台转。”

    唐红玫笑眯眯的看过来:“二姐你一贯就厉害,我婆婆也能耐,那我还能怎样?反正卤肉店的生意挺好的,现在我呀,天天能吃上肉,也能穿上没补丁的新衣服新鞋子,还不够好吗?”

    “当然不够!”二姐见唐婶儿忙生意去了,索性叫过了唐耀祖守着里面这边,自己拽着唐红玫去了厨房里头。

    这一幕当然叫唐婶儿瞧见了,不过她无所谓,人家亲姐俩还不兴说说私房话了?背着她又怎么样?横竖她就一个儿子,赚了再多的钱也是给儿子儿媳孙子们存着的。

    至于唐耀祖……

    他就不明白了,难道他真的是社会主义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去哪里?然而,唐婶儿他惹不起,打小就厉害的二姐他更惹不起,毕竟唐婶儿最多凶他,二姐毛了就把他的耳朵拧下来。

    “小舅舅。”小凤儿仰着脸看他,又指了指摇篮里蹬着小胖腿的皮猴子,说,“弟弟好玩!”

    唐耀祖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自我催眠着,我是一块砖,我是一块砖,我是一块砖……

    可去他的,砖现在都要负责看孩子了吗?!

    不提外头崩溃的唐耀祖,厨房里头的姐俩倒是聊得不错。当然,事实上是二姐在说,唐红玫负责听而已。

    “当初听说爸妈要把你许给一户独生子,我是又犯愁又庆幸,愁的是你性子软,家里再没人帮衬,以后叫外人欺负了可怎么办?不过再一想,独生子也挺好的,没妯娌少了多少是非呢,起码不会被家里人欺负。”

    “别光顾着笑,我知道你婆婆对你好,也亏得这样,不然你就知道婆媳矛盾有多糟心了。”

    “就说我那个婆婆,幸好我男人不糊涂,他还知道侄子再好也没亲生的闺女好,给了他妈那些钱也算是把面子情做好了,大头部分还是叫我拿着。不然凭啥辛苦的是我们俩口子,赚的钱却叫别人花了去?”

    听到二姐说起婆家的事儿,唐红玫这才开了口:“你家还好吧?不是说江老二他媳妇儿怀孕了?算算日子快生了吧?”

    “还有一个半月近两月呢。”提起婆家二弟媳,二姐嘴角浮现了一丝冷笑,“她还想仗着怀孕当祖宗?做梦!我婆婆都不能叫她如愿了。跟我前后脚进门的,我都生了两胎了,她才怀孕,还不知道男女呢,就敢作幺。也不想想,她男人是个窝囊废,又是夹中间爹不疼娘不爱的,她自个儿的娘家一门废物,连个立得住的都没有。就她那样儿还想当祖宗?就算生的是个儿子,那也是我婆婆仗着有孙子管我男人要钱,她算什么?一个生儿子的机器而已。”

    “所以她闹了?结果没成功?”唐红玫隐约觉得,这个剧情有点儿耳熟。

    “就作了一回,立马就被我婆婆收拾了。”二姐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

    说白了,这年头有钱的才是大爷,二姐自身有能耐,她娘家大姐夫又是铁路局的,妹子也在县里开了家生意兴隆的店铺,大弟又一直跟在她男人身边。去年那会儿,她生的是女儿,婆婆是不高兴,可也仅仅是不高兴而已,却不敢作践她。

    “你也不想想,她怕我闹腾,一个是怕大姐夫断了财路,一个是想要长子嫡孙。明白了不?她要的是长媳生的长孙,而不单单是孙子。当然,孙子也好,可不代表生了孙子的儿媳就能爬到她头上作威作福。”

    直到现在,二姐还记得,她婆婆当日当着全家的面,冲着作幺的江老二媳妇儿吼了一句“爱生生,不生滚”,把江老二俩口子吓得瞬间怂成了球。

    本身就不受宠,又没有赚钱的本事,如果连生孩子都不能,要他们有何用?

    可以说,在这之前,江母不光是反感老二媳妇儿,连带她亲生的二儿子都烦得不得了。

    这长子是用来顶门立户的,再说江诚安也确确实实有几分本事在。小儿子是用来疼用来宠的,再说小儿子娶妻晚了好几年,本来就不能放在一起比较。现在好了,连老二家的都要翻天了?

    江母那一天是兴冲冲的赶回来,隔天就被气到原地爆炸,简直不明白为啥人家当婆婆的,都是作威作福,她却要捧着儿媳妇儿?凭什么!!

    这天临走前,二姐私底下叮嘱唐红玫。

    “你日子过得顺,我本不该说这些丧气话。可这钱,你得捏在手里才算钱,都说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你得自己立起来才算真能耐。你看我,我先前是想生个儿子,可不是想叫儿子护着我,而是我跟你二姐夫齐心打下一份家产,供俩孩子花用。记住了没?你要自己强硬了,谁都不怕。”

    唐红玫默默的点头,她觉得她能记住,却未必做得到。

    亲姐妹仨人里头,大姐一贯是长姐如母的形象,把妹妹们照顾得很好;二姐一直以来都是掐尖要强的,个性硬得不得了,用唐妈的话来说,人家生儿子都没她这个闺女牛气;至于唐红玫本人,说真的,排行靠后的孩子容易被养娇,偏偏她是姐妹里排行最后,得了姐姐们庇护,又习惯了打小让着弟弟们,直接导致她没了那份上进心。

    卤肉店生意蒸蒸日上,家里婆媳和睦、夫妻和乐,还有俩小混蛋给她不停的制造麻烦和惊喜,她觉得这样的生活已经很幸福了。

    二姐离开后的这天晚上,唐婶儿在吃晚饭时,忽的来了一句:“你们这一代真的是幸运的,早以前女人要过得好,就得嫁个好男人生一串儿子。现在,国家给了你们机会,生男生女还真就是一样的,就看自个儿有多少能耐。”

    很显然,二姐是属于特别能耐的那个,不过特别的二桃也不予多让,就在第二天,二桃跟厂子里递交了离职申请,包袱款款上了长途车,转道上了南下的火车。

    莫说街坊邻里都懵圈了,连李爸李妈都彻彻底底的傻眼了,哪怕看到了她离家前留下的信,还是满脸的不敢置信。

    二桃跑了,因为厂子里硬性规定已育女工必须上环,哪怕是像她这种离异的,但凡已经生过一个的,上环是一定的。

    百般推诿都不成,二桃拖了一个月又一个月,眼见厂子里给她下了最后的通牒,她干脆来了个招狠的,拔腿走人。

    她是跑了,留下爹妈小弟还有她亲生的闺女十金,四口人张着嘴等饭吃等钱用。李爸豁出去老脸求厂领导,想回到厂子里继续上班,却被断然拒绝。

    这回是真的怪不了厂领导,因为二桃不光辞职了,还在离职申请上写了一堆牢骚,反正一句话,提倡计划生育政策的就是蠢蛋,这个政策从头到尾都是不合理的,她就是不愿意配合,所以道不同不相为谋,再见了诸位。

    假如是在几十年后,言论相对自由的年代,只是发几句牢骚不至于如何。可她偏偏在这档口,执行国策的关键时刻,闹出了这么一桩事情。要不是厂领导看在李爸是多年的老工人,把这个事儿压了下去,还不知道会闹出怎样的后果来。

    二桃拍拍屁股走人了,李爸为了一家人的生计,不得不拖着年迈的身体走上了力工的道路,天天大清早的往车站那头跑,给人抗包,帮人搬家,去建筑工地打短工。因为社会正在飞快发展,这种打短工的机会倒是不少,可人家出去干力工的全是年轻人,从十七八岁到三十岁的都有,李爸却已经是差不多五十岁的人了。

    唯一好的是,厂领导经过了商量,还是保留李爸退休职工的身份,等他到了法定的退休年纪,仍可以拿到退休工资。

    转眼又是半个月,在二桃闹出来的事情渐渐在家属区里销声匿迹时,二姐眉开眼笑的背了个大包袱赶到了卤肉店。

    “我二弟媳生了!她可真是太能耐了,那话是咋说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进门多少年了都没开过怀,一开怀不得了,早产了一个月不说,还一口气生了俩。”

    “可惜是俩闺女。她现在啊,就窝在自己那屋里,当鹌鹑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