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第040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40章 第040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带着传承穿六零山村名医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综]真昼很忙哒     第040章

    唐大姐的情况有点儿复杂, 按说, 大姐夫是铁路局的正式员工, 她家应该不穷才对,可因为大姐夫的父亲早逝, 母亲身子骨也不好, 底下又是一撮弟弟妹妹,年岁相差大不说,到现在都没有分家。

    也就是说,整个家里十几口人, 全靠唐大姐俩口子撑着。

    在这种情况下, 就算大姐夫的工资着实不低, 家里的生活条件也是够呛的。

    这边, 唐耀祖负责带东西,唐妈护着唐红玫, 江母搀着唐二姐, 一行五人都没顾得上歇口气, 径直赶往了唐大姐家。

    一路上, 倒也不算走得太艰难,只是因为已经快中午了,太阳烈得很,加上只匆匆吃了口干粮, 等赶到唐大姐所在的镇上时, 就已经天黑了。偏生, 大姐他们家还不住在镇上, 而是位于镇上靠西南的一个小村子的祖屋里。

    草草休息了一晚后,直到第二天下午快傍晚时,一行人才总算是到了大姐家。

    唐大姐一脸的惊讶。

    “这是怎么了?妈,二妹,三妹你们……快快,先进来再说。”惊讶归惊讶,唐大姐还是先把人迎了进来。

    这个时间,已经临近秋收了,年岁小的几人都去上学了,其他人不是去地头上忙活,就是忙着多拾点柴禾备着农忙时用,家里只有唐大姐一人。

    再看她本人,肚子已经很大很大了,差不多到了临盆的点儿。

    唐红玫和二姐都累坏了,饶是她俩身子骨一贯都不错,也架不住这么折腾,这会儿忙着歇口气喝口水,压根就没顾得上回答。唐妈和江母的情况也差不多,到底上了年纪,跑了这两天一夜的,可累得不轻。

    于是,唐耀祖变成了解释事情前因后果的人。

    简单的说了一下事情经过,唐大姐表示相当理解。

    “计划生育对吧?早先我就听我男人说了,不过不要紧的,暂时应该到不了我们这儿,他还跟我说,叫我生完了这胎后,千万别推脱,该上环就上环,犯不着为了多生个孩子跟上头较劲儿。他还说,上环这玩意儿吧,以后想取也容易,大不了等政策松一点儿了,去掉后再怀也成。”

    唐大姐是铁路职工家属,自然清楚这个情况,再一个,她家的情况也不一样,她小叔子小姑子一大堆,家里人口多得很,加上前头第一胎就生了个儿子,为了自家男人的事业,她是愿意配合的。

    前提是,肚子里的这个先出来再说。

    “以前不怀也没啥,但肚子里这个总要生出来吧?”唐妈歇了一会儿,总算是缓了过来,只是面上的愁容却是不减,“大妹倒是没啥,你也快生了吧?”

    “大概就这么几天里吧。”唐大姐笑得很是幸福,“这两年日子好过多了,他爸工资也涨了,前头不是帮大弟和二妹夫批了条子吗?他俩赚了钱也有经常帮我带东西,这一胎可比先前养得好多了。”

    “我就盼着晚点儿,再晚点儿。”唐妈双手合十,一个劲儿的念叨着,“咱们可不是想跟国家作对,实在是几个孩子怀上的时候,这不是还没出政策吗?等这回生完了,一定老老实实的上环,不再怀了。”

    唐妈是当妈的,现在是仨闺女都准备要生了,她其实是最犯愁的那一个。这会儿,她早就顾不得生男生女了,就盼着赶紧生,平安的生下来,甚至真要是生不了,那也希望女儿们都平平安安的。

    相较而言,江母的心情就复杂多了。

    除了揪心儿媳肚子里这胎是男是女外,她也从唐大姐这话里得知了两个事儿。

    其一,这次政策是来真的,不存在讨价还价的可能性,至于说以后可以取环啥的,她也听懂了,可这个以后到底是多久?五年十年还是二十年?真要是需要那么久,取了又能怎样?儿媳们还能再怀?

    其二,她也不确定唐大姐刚才那话是无意脱口而出,还是有意在敲打她,特地提了唐家大姐夫给大弟和二妹夫批了条子……

    人家当姐姐是给大弟批了条子,或者干脆就是想偏颇娘家弟妹!江母只要一想到先前家里俩小儿子闹着要代替唐耀祖,她面上就臊得慌。

    之后,一行人在唐大姐的安排下,匆匆吃了点儿东西,跟随后回家的其他人打了个招呼,就先行休息了。

    唐大姐的人口多,房舍也不少,乡下地头前些年批宅基地还是很容易的,加上大姐夫有出息,他是六十年代末的高中生,一毕业就分配了好单位,工资也不低,全交给了家里用来改善生活。

    在这家里,唐大姐和儿子住一屋,已结婚的两个小叔子和媳妇儿们各有一屋,未婚的小叔子一屋,小姑子又是一屋。还有一个靠厨房的小屋子则是给年迈又身子骨不好的婆婆住的。

    因为是娘家人过来,唐大姐让儿子去跟婆婆挤挤,她那屋是一长条炕,多躺几个人也不是问题。至于唐耀祖,就只能去跟她未婚小叔子们挤一挤,横竖他第二天一早就得走人。

    次日一早,唐耀祖就骑车离开了这边,他还得帮着去带口信,他自己家里,江家那头,还有唐婶儿处。

    只这样,唐红玫姐仨暂时安顿了下来。

    在别人家肯定不如自家来得自在,好在看样子,唐大姐在家里的地位不低,加上二姐格外会做人,当着一大家子人的面,把钱递给了大姐的婆婆,好话也是不要钱的往外冒,把老婆婆哄得眉开眼笑的,当下拍着胸口表示,想住多久都行。

    “别担心那些人会来查,咱们这个村子全是自己人,多少年没生人过来了,真要是来一个脸生的,连村口都进不来!”

    想起自己一行人进村时,差点儿没被当成贼给逮住了,唐红玫等人后怕的同时,也安心了不少。

    又因为孕妇不方便干这些农活,唐妈和江母主动帮着收拾家里家外,留她们姐仨在家里休息。

    说来也是无奈,自打大姐出嫁后,她们姐妹仨就很少能聚在一起。哪怕偶尔有机会碰面,那也是逢年过节时,匆匆的见个面吃顿饭,最多再闲聊几句,没多久就又得分开了。

    “你俩过得咋样?我看我都不用问三妹了,瞧她这脸圆乎的,在家没少吃好吃的吧?你家那小店咋样了?生意还成?”大姐随口问着。

    不等唐红玫开口,二姐就噼里啪啦的说开了:“大姐你可别担心她了,她呀,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别提有多舒心了。先前还是把自家后院打了个窗户卖卤肉,现在她可能耐了,在县城里大街上租了个铺子,就是以前的国营糕点铺,愣是被她给拿下了,专卖各种卤味儿,生意好得不得了。”

    “真的?那敢情好,我还怕她那软绵性子被人欺负呢。”

    “怕啥?她那个婆婆哟,我都不知道该咋说了,比咱妈都像亲妈,吃鱼都帮她挟肚皮上那块最好的肉,还给她买老贵的稀罕水果吃,你要知道,那会儿她还没怀孕呢!”二姐说着,还抬了抬眼皮横了唐红玫一眼,“这叫啥?傻人有傻福?”

    唐红玫笑眯眯的看着她:“对呀,二姐你羡慕不?”

    “羡慕你傻啊?”二姐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要说羡慕吧,也不是没有,我特羡慕你们俩,一胎就能生儿子。”

    “小凤儿不好?你这话可不能叫她给听到了,别以为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回头她得记着。”大姐劝道,“我也知道你家里的情况,可这事儿急不来,再说了,你那俩弟媳不都没生吗?”

    “我现在也只能这么想了,不然还能咋样?”二姐边说边伸手抚着肚子,她的月份也不小了,肚子早就鼓出来了,加上夏日里衣裳穿得少,瞧着格外得显眼。

    大姐看了看俩妹子,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早先吧,她肯定更担心三妹一点儿,毕竟那丫头太实心眼儿了,好在如今看来,三妹总算是心里有谱。再看二妹,倒是个能立得住的人,却偏偏摊上老江家这种情况,儿子不少却一个孙子都没得,也难怪江母天天在家闹腾上火了。

    又想起先前那一出,大姐道:“你那俩小叔子安分了?也真是好笑,我让我男人帮着娘家弟弟妹妹寻条发财的路子,跟她老江家有什么关系?还想把我弟弟挤走,让她两个小儿子去?亏她想得出来!”

    二姐也跟着叹气:“快别提这事儿了,那阵子家里闹得鸡飞狗跳的,幸好我跟着发现怀孕了,不然还不知道咋解决呢。”

    “唉,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唐红玫好脾气的听着大姐和二姐絮絮叨叨的说着各家的事儿,只安心做着针线。

    就因为上头的政策太吓人,她也就是怀孕最初往医院跑了一趟,确定了是怀孕后,就再没敢去医院。之后,也不曾给肚子里的孩子准备什么,唯一有的那几样东西,还是临出门前,翻找胖小子以前用过的旧东西。

    并不是说嫌弃旧东西,像她们这种从苦日子里熬过来的人来说,弟弟妹妹穿哥哥姐姐的衣服裤子是很寻常的事儿,可一般来说,只要是家里过得去的,还是会给新生儿准备点儿新东西。哪怕是个襁褓皮,或者是小肚兜、小裤衩之类的,总归还是有那么一两样的。

    正好,她现在总算闲下来了,缝制个一两样,再把胖小子的旧东西稍稍改改,看有没有磨破损坏的,修补一下,还能接着用。

    除此之外,手头上有点儿事情做,也省得她想东想西的。

    ……

    一下子离开了自己熟悉的地方,不提唐红玫,连二姐这种要强的人都有些不大适应了。她跟唐红玫还不同,后者是想着一撮人,孩子老公婆婆她都惦记,二姐却是只想着她闺女小凤儿。

    小凤儿最初是由江母带着的,可自打她今年开春觉察到怀孕后,就干脆自己带着小凤儿了。小凤儿年岁虽小,却很懂事,加上亲妈和奶奶到底是不同了,才带了这大半年,就已经跟妈妈的感情极好了,平日里恨不得一天到晚黏着妈妈,乍一下分开了,估计这会儿该在家里哭闹了。

    二姐对唐红玫诉着苦:“我真担心我那俩弟媳妇儿不好好照顾小凤儿,现在不单我走了,我婆婆也跟着来了,你说小凤儿还能不哭不闹?要不你也帮着劝劝,我自己一个人有什么不行的?再说不是还有妈在吗?让我婆婆赶紧回去。”

    唐红玫倒是依言劝了,可惜毫无效果。

    江母很是自信:“你还怕那俩不下蛋的母鸡害了小凤儿?我跟你说,我来的时候叮嘱过她们了,要是我不在家的时候,小凤儿少了一根头发我都会找她们算账的。嫁到我们江家都那么多年了,光吃不生,还敢闹事!大不了离婚!”

    见她都说到这份上了,二姐只能暂时按下这个念头,想着也没多久了,等她生完孩子肯定就能回去了。

    再一个,她担心的是俩弟媳不好好照顾小凤儿,害人那是不可能的,就算那俩敢,她两个小叔子也不会让的,到底是江家的独苗苗啊!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着,这天一大早,大姐先发动了。

    村里就有产婆,大姐当初第一胎也是在家里生的,请来的产婆加上有着丰富经验的大姐婆婆,并唐妈三人一起帮忙,大约快中午时分,大姐就平安生下了一个大闺女。

    产婆得了红包就走人了,横竖这家人口多,本来也不用她来操心。

    唐妈只盼着闺女们都平平安安的把孩子生下来,对于生男生女她早就没感觉了,因此只高兴的帮忙收拾这个收拾那个,又去厨房里给做好吃的。

    唯一有些失望的大概就是大姐的婆婆了,好在前头已经有一个大孙子打底了,再说现在整个家里都靠有出息的大儿子,她就算失望也没太露出来,只抱着孙女哄她入了睡,之后就跟着去厨房忙活了。

    唐红玫和二姐是等屋里都收拾好了,才相继进来的。

    其实,按着某些风俗,孕妇是不能进产房的,甚至是收拾好了的也最好避免。不过,她俩也不是那么讲究,再说也没法太讲究,晚上她们还得住这屋里呢。

    大姐的二胎闺女份量不轻,因为前些年苦日子太难熬了,现在还是习惯以新生儿的份量说事儿。长得胖乎就是有福气,顺便也证明了这家对媳妇儿好,不多吃点儿咋可能养胖呢?

    只是,大姐一生,二姐就开始紧张了。

    她还拉着唐红玫说:“刚才我真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就那个产婆说,大姐生了个闺女,我一下子又是高兴又是想哭。你说,都到这份上了,我万一再生个……”

    最后那话,她没说完,不过唐红玫还是听明白了。

    “别担心了,你看大姐有了个儿子,她是想着儿女双全,老天爷才给她送了个闺女。放心吧,咱们姐仨都能儿女双全的。”

    “嗯,希望是这样吧。”

    事实证明,希望跟现实还是有一段距离的,距离居然还不小。

    二姐最后生下来的是个女儿。

    胖乎也好,漂亮也罢,就算按上了再多的赞美之词,还是盖不住这是个小闺女。

    江母当场就瘫坐在了地上,那哭声一下子就盖过了刚出生的小闺女。至于其他人,也只能选择沉默了。

    当天晚些时候,江母缓过来后就说要走,好说歹说才劝着她再留两天。不然,她倒是走了,二姐怎么办?跟着留下来是不可能的,孩子已经生完了,也没听说政策下来,所以得赶紧趁早回去把孩子的户口给上了,晚了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后悔都来不及。

    可就在二姐生完孩子的第二天,唐耀祖骑着自行车匆匆赶来。

    坐在外头屋檐底下做针线活儿的唐红玫第一个发现了他,忙问:“出什么事儿了?是不是政策下来?天,就差一点儿,二姐她昨天刚生了。”

    “不是政策下来了,是政策推迟了,市里头出了大事儿!”唐耀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还有就是,二姐她小叔子,就是江老二来唐婶儿那头报信,说他媳妇儿有喜了,叫江大娘赶紧回去。”

    唐红玫愣了愣,正要起身回屋叫人,就见江母一下子冲了出来,跟疯了一样,猛的伸手拽住了唐耀祖,差点儿没把他直接带倒在地:“你说啥?你刚才说啥?你这孩子,赶紧把刚才那话再跟大娘说一遍,我家咋了?你说啊!!”

    “江老二叫你赶紧回去,他媳妇儿怀孕了,吐得很厉害。”唐耀祖的脾气还是很不错的,哪怕被人差点儿拽到地上去,还是好声好气的解释着,“反正这儿也有我妈在,不然你先回去?等等,三姐你刚才说啥?二姐昨天生了?”

    “我回去,我这就回去,哎哟我的孙子哟,奶奶这就回来找你!!”江母瞬间松开了抓住唐耀祖衣服的手,转身又冲回了屋子,估摸着是去收拾东西了。

    乡下地头的房子几乎谈不上隔音,基本上在地头上嚷嚷一嗓子,附近的农户都能听到。

    自然,院子里这么大的动静,屋里的人肯定是能听到的。

    唐二姐满脸的苦涩,她只对后一步进屋来看她的唐妈说:“妈,帮我把东西收拾一下,正好耀祖在,叫他带着我走,总比叫我一个人抱着孩子背着行李走几十里来得强。”

    一听她这话,唐妈的眼泪“唰”的一下就落了下来,只是她还记得月子里不能哭,生怕自己引了闺女伤心,慌忙拿袖子抹掉眼泪,强颜欢笑的说:“好,妈帮你收拾,叫你小弟载你回去。”

    江母归家心切,她倒是不在乎唐二姐母女俩回不回去,只一心自己赶路。

    没奈何,唐耀祖接过了所有的差事儿,跟唐妈保证一定将二姐母女俩全须全尾的送回家去。

    转眼间,原本热闹的农家小院仿佛一下子安静了许多。

    大姐婆家人都各有事儿做,平日里是不往家里待着的。就连已经出了月子的大姐,也有很多事情要忙活,她先前生的闺女倒是安生,几乎不哭不闹,一天到晚就光顾着睡觉了,只大姐掐着点儿回来给她喂奶兼换洗尿布。

    现在,大姐不在家,二姐母女俩以及江母都离开了,偌大的农家院子里就只剩下大着肚子的唐红玫以及偷摸着抹眼泪的唐妈。

    唐妈不敢在二闺女跟前抹眼泪,她也同样不想惹得三闺女跟自己一道儿伤心,只得一个人借口去做饭,躲在灶间里偷着哭。

    以前老江家只得小凤儿一个,哪怕是个闺女,江母也不得不对她好。现在又添了个小闺女,唐妈本来就犯愁得很,偏偏江老二的媳妇儿还赶在这个点儿怀上了……

    别说唐妈了,唐红玫心里也是闷闷的,很不好受,这个时间,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小板凳都不能坐了,只能拿了大姐婆婆以前老爱坐的藤条躺椅,半躺半坐着想心事。

    等唐妈收拾好心情再出来时,对唐红玫说:“起码你倒是能如愿了,你婆婆早先就跟我说,一直想要个胖孙女,我看呀,小孩子都是扎堆生的,你们姐仨都得生小闺女。”

    顿了顿,她还是忍不住想起二闺女的处境,眼泪又要冒出来,忙又说:“我去看看小娃儿。”

    唐红玫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开始回想刚才唐耀祖说的事儿。

    她依稀仿佛记得,耀祖说市里出了大事儿?会是什么事儿呢?大到足以让计划生育政策推迟?

    这个疑问,没过两天就得到了解答。

    是外出进镇上打短工的大姐那俩小叔子说的,尤其可见,事情也的确闹得相当大,大到连着偏远的小镇上都听说了。

    “太惨了,不过这下你们倒是不用愁了,出了这种事儿,推迟个两三月的,肯定不成问题。”

    “就是可怜了那家人……”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市里计划生育查得分外严格,有专人大街小巷的乱窜,就为了抓住那些超生的妇女。可怎么判断到底是超生的,还是人家就是第一胎呢?

    说难也难,说容易也特容易。

    一般情况下,就算是城里人,女孩子结婚也很早,多半都是刚成年就结婚的,也有人十六七岁就结婚了的,极少极少数才会超过二十嫁人。加上这年头化妆品、护肤品太稀罕了,判断人的岁数极为容易。

    打眼看过去,一看就是过了二十岁的,又鼓着个大肚子,十有八.九就是超生的。如果是过了二十五岁的,那一准错不了。

    当然,也得考虑那种特殊的情况,比如说因为某些原因,晚嫁了的。这种是有的,医院也不会随便处置,那就得看到底生没生过孩子了。

    生过孩子的,最直观的一点就是妊娠纹,这个外行人也看得出来,衣服一撩就明显了。偶尔极为罕见的出现没有妊娠纹,那就让医生看一眼,内行人也能通过其他手段判断是否头胎。

    如果是已经到了这一步,那么任凭你说破嘴都没用了,你说你还是头胎?你说你有户口本?你说可以问街坊邻里?

    没用!

    户口本又没带照片的,不能拿家里其他人冒充?不然二姐怕个啥?她完全可以说自己是江家二媳妇儿或者三媳妇儿,横竖等孩子生下来再说。至于街坊邻里就更扯了,就不说是交情好的,哪怕交情一般,人家都问到你头上了,有仇也得护着啊,不然还不得叫人恨死?

    然而,就算市里已经很严格了,却照样出了事儿。

    因为当初领导在制定策略时,遗漏了一个很特殊的情况。

    有没有人,她的确是生过孩子了,可她又确确实实是头胎呢?这个很好理解,就是她先前平安生产了,可惜孩子却早夭了。

    那个出事的女人就是这样,她非但生过孩子了,还生了两个。可那两个孩子却在好几年前,因为夏天贪凉去公园的湖里玩耍,溺水身亡了。偏偏那女人在生第二个孩子时坏了身子骨,得知孩子们出事后又狠狠的大病了一场,之后几年哪怕用心的调理了,也一直没有好消息。

    直到今年,好消息姗姗来迟,她差不多是跟唐红玫一个时间怀孕的,可惜她是市里人,还是有工作的人。更惨的是,她年纪已经不小了,今年三十有三,加上前些年受到了不小打击,看上去年纪比她实际岁数还要更大一些。

    悲剧就是这么造成的。

    明明她有奋力抵抗,也有拼命的解释事情经过,可那些人完全不信,只当她在扯谎。在确定她有很明显的妊娠纹后,她被推上了手术台打了引产针。

    再之后,又一次失去孩子的她,从医院楼上跳了下去,大头朝下,当场死亡。

    事情闹大了。

    出了这种事儿,接下来的所有安排全部都被打乱了,包括将计划生育政策推行到各个县城、乡镇上。

    及至唐红玫也平安生产,急吼吼带着孩子回到了县里的家中,唐婶儿和许学军心急火燎的帮孩子上户口,为此差点儿跑断了腿。

    等一切尘埃落地,政策也还没实施。

    就是吧,唐婶儿没顾得上欣喜,先对着怀里的孩子一阵叹息:“我的大孙女哟……没了。”

    是的,哪怕唐妈已经安慰过了唐红玫,依然无法改变新生儿的性别。她又生了个胖小子,当然,这个孩子的小名就不能随哥哥了,他的小名叫皮猴子,大名许瀚。

    户口都登记上了,就再也不用担心那些随时会下来的可怕政策了。

    唐红玫躺在床上,时不时的看一眼在摇篮上睡得喷香的小儿子,又偷偷的瞄了眼黑着脸生气的大儿子。

    “胖小子,不生妈妈的气好不好?妈妈给你吃果果。”

    胖小子的小肥脸已经在这几个月里渐渐消了下去,也是在这个时候,唐红玫才发现她的大儿子居然是张瓜子脸,眉清目秀的,看着格外得秀气可爱。

    “胖小子?妈妈的胖小子,真的还生气啊?你都当哥哥了,不高兴吗?”唐红玫好无奈,她真的不会安慰别人,更不会安慰气鼓鼓的胖小子。

    “妈妈坏!妈妈不要胖小子了!妈妈不见了!”胖小子好气啊,气到快要原地爆炸了!

    他一觉睡醒发现妈妈不见了,还被奶奶哄着说,妈妈去了店里。他信了,乖乖的去上幼儿园了,本来以为到了晚上放学的点,妈妈一定会来接他的,结果他又错了,妈妈没来。

    再这之后,他听了无数个版本的“妈妈为什么离家”,有去外婆家的,有去其他亲戚家的,有去生宝宝的……

    反正借口是一大堆,然而他的妈妈就是没回家。

    好气啊!

    “小斌家里也有弟弟,他妈妈就是在家里生的弟弟!妈妈你为什么要去别人家生弟弟呢?你为什么不能待在自己家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唐红玫:………………

    她也好想问为什么啊,为什么她家胖小子明明以前只会一个字一个字,最多也就是两个字两个字的往外蹦话,怎么她就生个孩子的工夫,胖小子一下子变成话唠了呢?

    胖小子,你为什么不能像你爸爸呢?

    最惨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唐红玫即便不像许学军那般少言寡语,本质上来说,她也同样不是一个能言善辩的人。

    所以,怎么跟胖小子解释这个问题,成了她回家之后的头一个大难题。

    “那你喜欢弟弟吗?”逼不得已,唐红玫只能把话题扯开去。

    胖小子挪啊挪,挪到了小摇篮旁边,低着头认认真真的开始打量着摇篮里的小娃儿,不久就露出了嫌弃的神情来:“奶奶说,妈妈去生妹妹了,爸爸也说妈妈去生妹妹,妈妈到底是去生弟弟还是去生妹妹了?”

    “生弟弟。”唐红玫决定少说话,横竖她也是多说多错的。

    “好吧,弟弟起码比妹妹好。”胖小子好半天才总算接受了这个设定,只是面上那嫌弃的神情并未就此收敛。

    一个没忍住,唐红玫问:“为什么弟弟比妹妹好?”

    “弟弟可以打,妹妹不能打。”胖小子还真就回答了,非但回答了,他还给唐红玫举了好几个真实例子,全是他幼儿园的小朋友。

    听罢大儿子的话,唐红玫一脸心疼的看着还在摇篮里睡得喷喷香的小儿子,觉得这娃儿以后的路估计会很坎坷。

    ……

    一个月后,唐红玫出了月子,再度回到了铺子里。

    卤肉店并没有跟她料想的那般,少了她直接关门大吉了,事实上她留下了不少卤水,唐婶儿配卤水不行,盯着火候还成。当然,也有老顾客反应,卤肉的味道好像没有之前那么好了,不过这么说的人很少,估计是少有的几个金舌头。

    对此,唐婶儿也做出了解释,她没说唐红玫怀孕生孩子去了,只说儿媳妇儿回娘家了。

    因为当时县里头风声鹤唳,就算她不明着说,还是有人猜到了。然而,被要求主动上环的,只有厂子里的女工,唐红玫属于家属,不在上环的名单之列,至少暂时是不用的。

    妇女主任心里也有数,不过她真没那么坏,一方面假装不知道,另一方面也是紧盯着上头的政策,盼着能晚一天是一天。只要卡过那个点,就一切太平了。

    差不多就在唐红玫出了月子,重新回到卤肉店没几天,先前被暂时叫了停的政策姗姗来迟。

    可很多事情却已经晚了。

    因为有些女工胆子小,听上头一而再再而三的宣传开会,心里就已经怂了,一个没崩住就听话的去了医院,先把月份还小的孩子给流了,然后老老实实的上环。

    谁能想到呢?

    政策说来就来,说停又停了。

    等看到唐红玫放在柜台边摇篮里的小婴儿,有些人忍不住哭了。就差那么一步啊,早知道崩住了,自家是不是也会多这么个可爱的孩子呢?

    就差一步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