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037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37章 第037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破道[修真]盛世医香快穿之打脸之旅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爷就是这样的兔兔带着传承穿六零[综]真昼很忙哒     第037章

    别看唐二姐说的简单, 事实上却在老江家起了一场极大的风波。

    江家有三兄弟,按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江诚安有了发财的路子,哪怕是有点儿风险, 可跟那巨额的利润比起来, 这点儿风险又算得了什么呢?

    前年, 江诚安只是探探路, 累得很, 却没赚着几个钱。那会儿,老江家的人都嫌弃他瞎折腾, 不好好在家里种地, 偏搞那些个花样。结果,地里的收成不好,钱也没挣着多少,反而差点儿把人累出毛病来。

    可事情就是这么奇怪,哪怕去年一整年,比起前年更累、更艰辛、更磨砺人,然而因为利润惊人, 仿佛所有一切的劳累都变得值得了。

    这个时候, 老江家就开始眼红了。

    就在去年春节前夕,江诚安带着媳妇儿和大舅子回到了久别的故乡。旁人家过年最多也就是割几斤肉, 买两身新衣裳, 唯独江诚安大包小包的一大堆, 足足装了一整辆牛车。

    吃喝倒是没多少,最多也就是一些包装别致、色彩鲜艳的糖果块块。可那些颜色艳丽的成品衣服鞋子、需要凭票开后门才能弄到手的收音机、自行车等等,就跟不要钱似的,装满了整辆牛车,看得乡亲们两眼发直。

    即便后来,江诚安也解释了,这里多半都是别人托付他带来的,小部分也是掏了本钱打算运到老家赚个差价的。

    可跟那成堆的紧俏商品比起来,他的解释显得既苍白又无力。

    反正在乡亲们眼里,江诚安这是出息了,本事了,发大财了。

    别人都这么想了,更别提他那两个亲弟弟了。

    就在旁人家都和乐融融的准备过年时,老江家很是闹了一场,江婆婆被俩小儿子怂恿着去找了大儿子,非要他开春离开时再上弟弟们。

    江诚安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一再解释南下当倒爷真的真的很辛苦。

    “挣钱哪儿能不辛苦?放心吧,你那俩弟弟都是能吃苦的,再说了,你是当哥哥的,就算他俩有啥做不了的,你帮他们干呗。”

    这是江母的原话,也是她的心里话。

    在江母看来,大儿子既然有赚钱的门路,当然得紧着二儿子、三儿子来,哪儿能白白便宜了唐家呢?没听说过谁家有亲弟弟不带,特地跑去带大舅子的。

    不止江母是这么认为的,江父以及江家两个弟弟、弟媳妇儿,全都是这么想的。

    倒不是他们眼皮子浅,而是这一年来,江诚安确实捞了不少钱。

    头一年,刚改革开放不久,干啥都是束手束脚的,生怕啥时候政策再改回去,那他们这些倒爷等于就是出头鸟,只等着被打吧。可人呢,都是这样的,尤其是那胆量,就是一点儿一点儿的练出来的。最开始,做一些小本买卖,像手绢、头花一类的,就算被抓应该也算不上什么大罪过。后来,江诚安开始插手一些紧俏商品,南方城市里最流行的鲜亮成品衣服鞋子利润就很高,再往后干脆连收音机、电视机等等,都忍不住入了手。

    八十年代初期,南方沿海城市真的是遍地黄金,只要你有本钱有胆子,还有能耐将南方的东西运往内地销售,那就没有亏本的可能。

    而江诚安又有头一年踩地盘打底,各处人脉都有,加上后来插手了紧俏的家用电器,根本就不需要他出面兜售,有的是人打探清楚消息后,急吼吼的连夜蹲守在火车站里,一看到他甚至连货品都还没看清楚,就已经亟不可待的从兜里掏出钱往他手里塞。

    辛苦是难免的,从南至北,这年头又全是慢吞吞的绿皮火车,整个旅行中吃不好睡不好,更多的时候连口水都喝不上。而且别人是偶尔坐一次火车,他们则是连轴转,还经常昼夜颠倒,或者干脆几宿几宿的忙活。

    多亏几人年岁轻,这才勉强熬了下来。当然,等年底盘算账目后,看着这么丰厚的利润,再多的辛苦也值当了。

    江诚安也想带亲弟弟们一起发财,可他也不是完全没有顾虑。

    “妈,我这门路是从哪儿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不是我媳妇儿的大姐夫是铁道局的,给我们批下来了免费乘坐火车的条子,光路费你知道要多少吗?我这么给你算,从咱们这儿去海城,单趟坐票就要四十五块钱。要是去的是鹏城,中途还得转车,一来一回,利润就全砸里头了。”

    全砸当然是不可能的,不过路费也确实是大头。更重要的是,唐家大姐夫因为在铁道局工作多年,认识的人多了,门路自然也宽了,他本人没打算做买卖,家里的弟妹不是年岁小就是窝里横没能耐。这人情不用过期作废,他自然愿意拉拔一下连襟,顺便也能捞几个钱改善一下家里的情况。

    可以说,江诚安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起码得有三百天是在火车上度过的,这笔开支可真不是小数目。

    道理江母懂,可她还是认为大儿子应该带上俩小儿子。

    “你把你媳妇儿留在家里,那不就少了一个人的路费吃喝?正好,现在地都是自家的了,叫你媳妇儿留在家里种地多好?你带着你俩弟弟,兄弟齐心,年底不是能赚更多的钱?再说了,你们四个大男人一起出门,咱们这些当长辈的,待在家里不也更放心?到时候,你们三兄弟偷摸着分账,那个唐光宗,给他吃喝不就结了?分啥钱,就数你大方!”

    江诚安一点儿也不大方,他只是比他妈聪明而已。

    偏巧,就在他犹豫时,唐光宗自己作死,闹着要跟唐耀祖换活儿,一听到这事儿,老江家直接炸锅了,纷纷要求把唐家姐弟一并留下,正好江家三兄弟齐上阵发大财!

    那段时间,江家和唐家简直就是整个村里经久不息的笑话,茶余饭后的谈资就倚靠他们两家了。

    关键时刻,唐二姐怀孕了。

    “红玫,我也实话跟你说吧,你别以为你二姐夫就真心对他那俩弟弟好。光宗跟着他,他什么苦活累活都是叫光宗去干的,轮班熬夜时,也是他先睡舒坦了,再换光宗去眯俩钟头。可要是换成他那俩亲弟弟,那就保不准了。我敢说,到时候活儿多半都是他的,利润肯定得三人平分。你以为他舍得?”

    唐二姐看得相当透彻,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能借着肚子里的这块肉闹了一场,顺势将这场风波轻松摆平。

    与其说是她厉害,不如说打从一开始,江诚安就没打算带着弟弟们一起发财。

    “老江家那头就没说点儿啥?”唐红玫也很好奇,亏她早先还提心吊胆的,生怕大弟固执得想要交换,没想到,一山更比一山高,恶人自有恶人磨。

    “说了,怎么没说呢?这不,还特地让大姐夫发了个电报过来,说是不准撇下唐家,不然年后的条子他是不会盖章的。”唐二姐一个没忍住就笑喷了出来,“大姐夫呀,他初五就去上班了,电报又不是写信,连个笔迹都不能分辨,可就算这样,还是把老江家的人给唬住了。”

    “二姐夫可真能耐。”唐红玫由衷的夸赞道。

    “他也就把心思全花在这种事儿上头了。”

    “可是二姐,你都怀孕了,怎么还往县城里来?这事儿托人带个信儿就好了,或者等我这儿空下来了,往村里跑一趟,横竖又不着急,你慌什么?”

    “怀孕啊……”唐二姐下意识抚了抚肚子,她的月份还太小,加上现在天气也不是很热,乍一看完全看不出来显怀的迹象,“也不知道这一胎能不能生个儿子。”

    过年那会儿,大姐已经怀了孕,她说的倒是含糊,可姐妹几个都听明白了。现在,二姐又怀上了,估摸着也就相差了两三个月。可比起已经有一子傍身的大姐,二姐的压力太大太大了。

    “我陪你上医院瞧瞧?不说男女,起码让医生看看你这怀相好不好,毕竟你前一年可没少吃苦受罪。”

    事实上,唐二姐就是这么想的,哪怕算算日子,这孩子应该是在回家过年才怀上的。可不得不说,去年一整年,二姐太辛苦太辛苦了,好几次都是带病熬着的。加上她前年才生了孩子,本来月子就没好好坐,之后又一直奔波劳累,身子骨有所亏损也是很正常的。

    本来就有些心里发虚的二姐,在唐红玫的一再劝说下,还是松口同意去医院看看。

    老一辈的想法是,没病没灾的往医院去干什么?那又不是什么吉利的地儿。好在,二姐也算是去南方见过世面的人,没那么封建迷信,再说这也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确实应该小心着点儿。

    也幸亏去医院看了看。

    医生告诉她,因为上一胎生完后没好好养,加上她本身体质也算不上很好,这一胎有先兆流产的迹象。

    只这一句话,就吓得二姐面色大变,亏得她本身就坐在就诊的凳子上,不然都能直接腿软瘫坐在地。

    唐红玫虽然生过一胎了,可因为当时所有的事情都是唐婶儿帮着操办的,她本身怀相也不错,从怀孕到生产再到出院,一直都很平顺,以至于听医生说了这话后,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缓了缓后,唐红玫问医生,是要吃药还是打针,或者挂水?

    这年头的医生相当得有职业道德,三个选项皆不是,而是建议唐二姐回家卧床休养两个月。

    头三个月本来就是不稳定期,唐二姐这情况,最好是一直卧床到四个月,等彻底把胎坐稳以后,再适当的运动锻炼。考虑到孕妇是农村户口,医生特地叮嘱,春耕秋收就别参与了,即便是坐稳了胎之后,最多也就是收拾收拾家里,喂喂鸡鸭鹅之类的。

    等唐红玫扶着二姐从医院回到铺子里后,她第一时间叫来了唐耀祖。

    “耀祖,你回家一趟,把你姐夫的自行车骑来,我给二姐下碗面条垫垫肚子,等下你就把二姐送回去。记得千万要慢点儿骑,小心为上,哪怕耽搁得久了,你晚上歇家里,明个儿一早再过来也没事儿。”

    唐耀祖说啥都是好,看向二姐的眼神里更是满满的担忧,等唐红玫说完后,他就快步飞奔回家了。

    这时,唐婶儿也抽空问了一嘴,得知唐二姐这胎不太稳当后,她也急了:“你说你这孩子平日那么要强干什么?赚钱是要紧,可身子骨不得更要紧?赶紧先坐着歇会儿,红玫你快去给她下面条,这都过了饭点了,记得再卧俩鸡蛋,还想吃点儿啥?婶儿给你买去。”

    到了这时,二姐其实已经缓过来了,她本来就不是什么脆弱的人,早先也是一鼓作气从村里往县里赶。只是刚才听医生说得那么严重,有点儿被吓到了,这会儿仔细想想,她觉得也没那么糟糕,真要是情况不妙,医生早就建议住院了,哪儿还会让她回家歇着?

    “婶儿,我没事儿。其实我不饿,就是刚才在医院有点儿心慌慌的,现在好多了。”

    “不饿也得吃,你不吃你肚里那个总要吃吧?”唐婶儿索性不管前头了,叫唐红玫看着,自个儿转身进了厨房,还边走边说,“你别看红玫卤肉喷香,其实别的小菜,还是我炒的好,面条也是我做的好吃。红玫你陪着你二姐说说话。”

    还真别说,二姐自己也觉得,这会儿有个人陪着说话能减轻不少压力。等姐俩随便聊了些别的,唐婶儿也端着碗细面条出来了,二姐本来是不忍辜负了唐婶儿的好意,等吃了两口,胃口也开了,没一会儿一碗面条就下了肚。

    “婶儿你的手艺真好。”二姐由衷的夸道。

    “还要吗?现在条件好了,不像以前想吃细粮都难。我呀,前几日叫耀祖买了三十斤上好的细面粉,你想吃多少都成!”

    “我真的吃饱了,说起来,这还是半个月里第一次吃得那么舒服。”她其实也不想责怪谁,可不得不说,婆家的小叔子和她娘家亲弟弟闹腾起来,夹在中间的她是真的左右为难,平白受了夹板气。

    就算没听全乎,唐婶儿也猜到了七八分,只安慰道:“你现在别的啥都不要想,赚钱有你男人,种地有你公婆小叔子们,你就安心只管好好养胎。对了,先前一年赚的钱,你男人给你了吗?”

    “给了,刨去带去南方的本钱,余下的都在我这儿。”二姐笑了笑,“我可不像红玫那么乖,我婆婆跟婶儿你也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你男人有俩亲弟弟,这当妈的,手心手背都是肉,恨不得把钱和疼爱都平分给几个儿子,你是该警醒着点儿。”唐婶儿相当得赞同,其实,若不是她就一个儿子,当初那钱她根本就不会收,单保存就不行,因为谁也不能保证,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儿。当妈的,绝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儿子发大财吃香的喝辣的,而另几个吃糠喝稀。

    这天,是唐耀祖送二姐回家的,因为怕路上太颠簸,他根本不敢骑车,而是叫二姐坐着,他推着自行车,慢悠悠的把人送回去。

    自然,这天晚上他没能赶回来,好在卤肉店又不是早餐店,第二天早上他就骑车飞快的赶了过来,到店铺里时,唐婶儿都还没到呢。

    据唐耀祖所说,江母被吓了个半死,尤其在听了转述的医嘱后,更是惊得面无人色,跟搀老佛爷似的,把唐二姐迎进了家门,亲自扶她去床上躺着,并保证接下来的日子里一定会把儿媳照顾得精细无比。

    因为那模样不太像是装出来的,唐耀祖倒是安了心,不过他还是跟唐妈提了一嘴,在他看来,除非是唐婶儿这种婆婆,不然一般情况下,婆婆肯定是不如亲妈靠谱的。

    不提江、唐两家人又再一次乱成了一锅粥,县城这边好歹是恢复了平静。

    唐光宗已经离开了县城,算算时间,这会儿怕是已经坐上了南下的火车,依着去年的情形,估摸着下次见面就该是今年春节前夕了。对此,唐耀祖相当得庆幸,庆幸自己保住了卤肉店跑腿小二兼切墩的活儿。

    就是唐婶儿偶尔念叨两句,她的胖孙女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来,更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来。

    有些事儿吧,它就不能念叨。

    这不,在唐二姐这胎渐渐坐稳时,唐红玫越琢磨越不对劲儿,自己那日子好像已经推迟了有五六天?还是七八天了?

    揣着心事,她切卤肉时,差点儿没把自个儿的手指头给切了,吓得一旁的唐耀祖赶紧把活儿抢过来,只忙不迭的说:“三姐你去收钱!你去收钱!”

    收钱一样能出问题,倒不是找错了钱,而是有顾客深觉不满。

    “都是肉,咋就你家的肉卖得那么贵呢?前头自由市场里,上好的五花肉一斤也才九毛钱,你家肉卖多少?半个猪蹄都得三块钱了!”

    这问题太深刻,本来就在想心事儿的唐红玫傻眼的看着眼前的中年大妈,很想问问她,既然这样,那为啥不去自由市场买呢?一共才几分钟的路程。

    她还没问出口,旁边忙着切墩的唐耀祖却忍不住了:“那你咋不去自由市场买呢?”

    听唐耀祖这么说,唐红玫一时间都差点儿以为是自己脱口而出了,等回过神来,忙笑着问对方:“那您还买卤猪蹄吗?”

    “买啊,咋不买了?可你们不能卖那么贵啊,便宜点儿!”中年大妈显然是讨价还价的好手,一张嘴就来了个超狠的砍价,“你看着猪蹄还有骨头呢,给你按五花肉的价钱算,你还赚了呢!”

    唐红玫并不觉得赚了,她只是认为自己被当成傻子了:“我们店里不接受讨价还价,要是熟客,可以给点儿杂碎当添头。”

    “买东西哪有不还价的道理!”中年大妈不屑的翻了翻白眼,“不然你告诉我,为啥你家的肉卖得那么贵?”

    “因为好吃啊!”

    “再好吃也就是猪肉啊,不行不行,这个价我是不买的。”中年大妈还要说话,后头的顾客却忍不住了。

    “我说你到底买不买?不买就让开,我就是因为窗口那头人太多了才特地进来买的,赶时间呢,让让,让让!”

    “让什么让?你有点儿公德心吗?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尊老爱幼?我排你前头你知道不?得等我买完了才能轮到你!”

    “那你倒是买啊!”后头的人也不耐烦了,“这是卤肉,又不是白菜萝卜!嫌贵你咋不自己买肉自己卤呢?”

    “卤肉咋了?卤肉就能卖那么贵?街尾拐角处那边也有一家熟食店,他们家的卤肉才没那么贵呢!”中年大妈来了气,偏她心里惦记着过两个月就要高考的小儿子,想着儿子不好别的就好这一口,既想咬咬牙买了,又忍不住一阵阵的肉疼。

    咋就那么贵呢?

    这是猪肉,又不是龙肉!

    就算好吃也不能那么贵啊!!

    “街尾拐角处的熟食店?”唐红玫惊讶的挑了挑眉,“大妈你说的是那家夫妻店?就年轻俩口子的那家店?”

    “对呀!他家的卤肉可比你家便宜多了,你说,不都是卤肉吗?”说着,中年大妈忍不住抱怨了两句,“我家小子咋就非要吃你家的呢?都是他老子惯的!”

    唐红玫迟疑了一下,指了指正在唐婶儿守着的窗口前伸长脖子排队等候的年轻女子:“大妈你说的是她吗?街头拐角处熟食店的老板娘。”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