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036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36章 第036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快穿之打脸之旅爷就是这样的兔兔带着传承穿六零[综]真昼很忙哒     第036章

    第二天一大清早, 唐爸就让人叫来了二闺女,把昨个儿家里人商量好的事情告诉了她。

    “这算什么意思?水往低处流, 人往高处走?瞧着他三姐家里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 就嫌弃我这个当二姐的没用是吧?”唐二姐才听了个开头就皱起了眉头,等听完之后, 脸拉得老长, 下意识的就去用眼神搜寻大弟,可大弟并不在堂屋这边。

    唐爸也不太高兴:“你怎么能这样想你大弟?光宗是什么人,你这个当姐姐的, 还能不清楚?”

    见二闺女低着头不吭声,唐爸又道:“你自己想想看,诚安他一个人南下那阵子,你心里能不惦记?你大弟他们俩口子年岁比你们还轻, 老这么分开来,能成?再说了,你大弟是咱们唐家的长子,不得趁着那什么计划政策没下来之前, 赶紧多生几个儿子?”

    都不用细想, 唐二姐也知道这些话一定是她大弟说的, 她爸是绝对想不到这些的。偏偏每句话都在理, 还正正好戳中了她爸的心,她就是想反驳, 一时半会儿也寻不出理由来。

    不得已, 唐二姐只能点了点头:“我倒是没啥, 可爸你得想想,这事儿是我说了就算的?”

    “诚安不都听你的?南下做买卖肯定有出息,就是光宗这两年没法跟着去。不然这样,跟老三商量一下,这两年先让光宗跟着她,等回头耀祖娶媳妇儿了,两人再换回来就是了。”

    唐爸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事实上,两家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就说唐耀祖好了,他离得倒是近,也没人亏待他,瞅着就比以前胖乎了许多,年底还得了红包,可真要算起来,赚的钱是完全不能跟唐光宗比的。

    这年头的倒爷,是真的在赚血汗钱,起早贪黑、累死累活的,闹个不好还有可能被抓进去。可不能否认的是,利润也是极大的,要不然怎么会有人不断的下海捞金呢?

    钱得赚,孙子也得要,这俩是一样重要的。

    而且在唐爸看来,这两者并不矛盾,横竖就是俩儿子交换一下,都是亲生的,有啥大不了的?

    唐二姐听了她爸这番话,忍不住开口泼冷水:“还是那句话,这事儿又不是我说了算的!”

    “你答应了,诚安还能有意见?还是你怕你那婆婆闹腾?”

    “诚安没有意见,我婆婆爱闹就闹,谁在乎。可红玫那头呢?耀祖呢?”

    “没事儿,你就说是我的意思,让他俩听话就行。再说了,带谁不是带?光宗不比耀祖更机灵?红玫性子好,不会反对的。耀祖就更不用说了,他要是不干,你让他来找我!”唐爸自信满满的说。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唐二姐就算心有不满,也不能再反对下去了,只好含糊的答应着:“那行吧,我回头跟红玫说说。”

    “他们不是开着店?今天有点儿小雨,生意一准好不了,正好方便你们姐俩说话。”

    “行行行,我这就去!”

    唐二姐本来还想找大弟问个清楚,可没想到唐爸连这个机会都不给她,只催着她立刻动身。今个儿下雨天,一般来说,生意是不会太好,可怎么都不想想,这乡下的路本就难走,一到下雨天,简直折腾死个人。

    等她费劲千辛万苦赶到县城里时,已经是快中午时分了。

    “二姐?二姐你咋来了?三姐!二姐她来了!”守在窗户后头的唐耀祖回头高声唤了一声,转而就匆匆的跑出来把人拉进了店里,还不忘寻了块干净的毛巾给他二姐擦擦脸,焦急的问,“是不是家里出了啥事儿?还是我姐夫又被谁怂恿了跟你吵吵?”

    唐二姐还没开口,先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四月里,还属于乍暖还寒时,平常艳阳高照倒还算好,偏偏今个儿从早上起就在下雨,看着倒是不大,可下雨天往往都伴随着刮风,对于刚脱去冬衣不久的人们来说,着实冷得慌。

    从他们村里到县城,壮劳力快步走过来都得要一两个钟头,唐耀祖看他二姐鞋子上、小腿裤脚上全是泥巴,又算了算时间,怕是走了得有三个钟头了。

    要不是出了事儿,谁会在这种天气进县城逛街?

    “没事儿,家里一切都好。”唐二姐缓过来后,先报了平安,这才接过小弟递过来的毛巾,她倒是打了伞,可路上耽搁得太久,身上好些地方都湿透了。

    这时,唐红玫也从后厨出来了,手里端着一杯热水:“二姐你先喝口水暖和暖和,我去给你煮点儿姜汤。”

    “不用了,诶……”没等二姐阻止,唐红玫已经回了后厨。想着有些话不好叫小弟听到,二姐索性道,“这屋是挺冷的,不如我也进厨房暖和暖和?”

    唐红玫停下了脚步,招呼二姐:“好啊,厨房暖和得很。耀祖,你有事儿叫我一声。”

    “包在我身上!”唐耀祖很是干脆的应承了下来。

    等进了厨房,二姐略喝了两口水,组织了一下语气,才道出了来意。说完唐爸要求转告的话后,她自己都觉得脸红,又急急的描补道:“这事儿我是反对的,可大弟他……”

    唐红玫一脸的迟疑。

    其实,究竟是大弟还是小弟跟着她,对她来说,区别还真的不大。也许大弟是没小弟那么勤快,可有婆婆唐婶儿在,不怕他不干活。唯一的问题就是,小弟跟她二姐夫是合不来的。更确切的说,不单单是合不合得来的问题,而是早些年为了二姐多年未孕受到婆家蹉跎一事,小弟能大闹过几次,为姐姐出头。

    亲戚情分这东西,根本就很微妙,要是近房血亲倒也罢了,姻亲之间一旦有了裂痕,再想要弥补修复是很困难的。假如是一年到头见一次面的,哪怕装装样子,也能糊弄过去。可小弟要是跟了二姐,那他跟二姐夫等于就是朝夕相处,这不迟早得闹僵吗?

    见唐红玫熬着姜汤不吭声,二姐以为她是不愿意,忙又开口劝道:“这事儿怎么说呢?爸既然提了出来,只怕由不得咱们不乐意。要不然,且暂时换换,回头我想个法子,再换回来?”

    “没旁的法子了?”唐红玫问道。

    “不然呢?爸那脾气你又不是不清楚。唉,人心都是偏着长的,咱们当儿女的,除了顺着他们,还能怎么样?”

    “是呀,人心都是偏着长的。”本来,唐红玫还在犹豫,听了这话后,她就不犹豫了。大弟跟着她是没啥,可小弟要跟了二姐夫,少不了得吃苦头。她很确定,两个弟弟里头,她更心疼小弟,“让我婆婆拿主意好了,横竖我说了不算。”

    唐二姐一愣,她当家做主都习惯了,忘了自家妹妹似乎做不得主。

    正说着呢,唐婶儿提着饭盒过来了。

    本来,他们是商量着,中午在店里对付一顿,晚上再吃正经饭菜。可唐婶儿瞧着今天的生意一般,胖小子又一直在打哈欠,索性把胖小子抱回家托邻居看着,她把饭菜做出来后,拿过来叫大家一起吃。

    “红玫呀,我做了你爱吃的红烧鱼。”

    因为他们县不临河,鱼虾贵不说,还得碰运气。唐婶儿就是回家做饭时,看到有人在家属楼下卖鱼,瞧着鱼新鲜得很,她也顾不上贵,赶紧买了一条大的。

    “哟,她二姐也在啊?来来,一起吃点儿。”唐婶儿一面把饭盒摆在靠里的台面上,一面滔滔不绝的说着,“要我说,回头把调料啥的都买一份,再买点儿油啊米啊面粉啊,都往这里搁点儿。咱们开店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每天中午都对付,哪里对付得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赚钱再要紧,肚子还得先填饱。”

    说话间,唐耀祖已经搬了凳子,也拿了筷子勺子,都摆好后,乖巧的请唐婶儿坐下。

    店里的凳子倒是够的,因为今个儿许学军上早班,正好把他的位置让给了唐二姐。

    二姐客气了两句后,就顺势坐了下来,她出门急,从娘家出来又没回自家过,口袋里一分钱都没有,再让她空着肚子走上两个钟头,怕是熬不住。

    唐婶儿坐了三个菜,红烧鱼是一个,还有一盘蒜苗炒鸡蛋,一盘家常豆腐。她坐下后,先顺手拿过筷子,将红烧鱼上头最好的那块肚皮肉挟到了唐红玫碗里,笑脸盈盈的说:“吃,你不是爱吃这块吗?赶紧吃。”

    二姐有点儿懵,不过看看弟弟妹妹都一脸习以为常的样子,就默默的住了嘴,挟了一筷子蒜苗扒饭吃。

    普通人家都没有“饭不语”的习惯,多半都是边吃边聊天的。不过二姐心里揣着事儿,就没吭声,唐耀祖是壮小伙子,哪怕早饭吃得饱饱的,这会儿也饿了,自然是忙着吃饭。

    就听着唐婶儿在那儿继续叨叨着:“我刚才还看到有人在卖大樱桃呢,我买了一把,等下吃完饭,洗给你吃啊。”

    “对了,刚才我听你周大妈说,像咱们家胖小子这样的,已经可以送托儿所了,我琢磨着,要不然就送他去?一个月也才六块钱,包一顿午饭呢。”

    “回头我问问二桃,看她送不,省得见天的都听她闺女在屋里哭个没完,嗓子都快哭哑了,还不如送去托儿所呢。”

    对于唐婶儿的话,唐红玫一律都是服从,只是告一段落后,她小心斟酌着语句,把二姐的来意说了出来。

    唐婶儿尚未发表意见,唐耀祖已经气得吃不下饭了:“我在婶儿这里干得好好的,凭啥叫我换?二姐,我不是嫌弃你,就是、就是……”

    二姐苦笑一声,这事儿闹的……

    “耀祖说的没错,他干得好好的,换啥换?咱不换!”唐婶儿拍板决定,“耀祖你放心,你爸妈既然把你送到我这儿来了,依着咱们这一带的规矩,你得干满三年才能走的。没的说,想走就走,想换就换的。要是你爸妈不乐意,也没啥,回头我问问这条街上的其他店铺缺不缺学徒工,帮着介绍一个就成。”

    “那还是算了。”二姐赶紧制止。

    学徒工有多辛苦,哪怕没做过的人也能猜到几分。这要是亲戚,多少还能照顾着点儿,倘若真的落到毫无关系的人手里,那可真得做好在苦水里熬三年的准备。甚至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碰上那些苛刻的,只怕往后逢年过节都得送礼,不送有闲话,送少了还能说你的不是。

    “那就算了吧。”唐婶儿愉快的做出了决定。

    唐耀祖:…………这就完事了?

    懵了好一会儿,唐耀祖到底还是老老实实的继续扒饭吃。

    等吃过饭,唐婶儿拿大樱桃去后厨水龙头底下仔细洗了洗,拿了个小碗装好,出来招呼道:“红玫来吃点儿樱桃甜甜嘴,她二姐也吃。”

    二姐笑得一脸僵硬,总觉得自己好像走错了场子。

    就算方才她心里揣着事儿,也不代表就没看到某些细节。

    红烧鱼的鱼肚子全给了唐红玫,翻过面也是一样,唐婶儿自己只吃鱼尾巴部分;还有蒜苗炒鸡蛋,蒜苗是唐婶儿吃的,鸡蛋则叫唐红玫和唐耀祖分着吃了;家常豆腐大家倒是都吃了。轮到吃饭后水果时,唐婶儿又顺势把装着大樱桃的小碗给了唐红玫,之后用眼角瞄到她,才又添了一句。

    据二姐观察,唐婶儿做这一切太顺手了,完全不像是故意当着她的面做戏。再说这也完全没有必要,就算她是娘家姐姐,也不会脸大到要去插手妹妹家的事儿。

    这真是婆媳?亲生母女都不带这样的吧?

    尤其她还看到,唐红玫真的连让都不让,伸手拿过一颗大樱桃就吃了起来,动作之自然令人侧目。

    其实,这还真是二姐错过了她。不是唐红玫不谦让,而是她以前让过的,可每次她都败在了唐婶儿手里,久而久之,她也懒得说了,反正说不过。

    “二姐你也吃啊。”

    二姐吃不下,她不馋这些果子,就觉得心酸。人跟人的差距太大了,在她跟婆婆各种见招拆招、斗智斗勇、闹得不可开交时,完全没有想到,还有如此清新脱俗的婆媳相处模式。

    “我还是先回去吧,跟爸说下这事儿。”二姐嘴里苦涩不已,相较于婆家,娘家的情况更叫她无奈。毕竟,她可以跟婆婆大吵大闹,却实在是狠不下心来不理会亲爸亲妈。

    唐婶儿倒是看出了她的为难,不过依旧回答得相当霸气:“对,你回去告诉你爸妈,这是我家的店,让谁来,不让谁来,我说了算!”

    二姐尴尬的笑了笑,偏她那个傻人有傻福的傻妹子还在那儿点头附和着,还是边吃边点头,气得她彻底败下阵来,赶紧走人。

    本以为这事儿已经了结了,没曾想,第二天快中午时,唐光宗来了。

    跟前一天不同,今个儿那叫一个艳阳高照,感觉连温度都高出了好几度。不过开春就是这样的,晴一天雨一天,一会儿觉得热到不行,一会儿又冻得人瑟瑟发抖。

    唐光宗来得比头天二姐早了大半个钟头,正是临近午饭时间,好多人都赶着这个点过来买卤肉,好回家下饭吃。

    “我本来昨个儿就要来了,就这天,说下雨就下雨,一时犯懒就没往这边来。结果这夜里翻来覆去的,想的就是这个味儿。可真香啊,又香又好吃,吃了还想吃!”

    “大哥你这样还算好呢,我家邻居俩口子昨个儿就为了这卤肉,还干了一架呢!”

    “为啥啊?就因为没吃到卤肉?不该吧?又不是三岁的小毛孩子,还能为了口吃的干架?”

    “瞎说啥呢,才不是因为没吃到卤肉。我告诉你们,我邻居俩口子也是开熟食店的,离这儿不远,所以前两天这家开业时,就叫当家的过来买点儿尝尝味儿。哪知道当时买少了,吃了两口就没了,那当家的觉得没吃够,昨个儿又来了,顶着风雨特地过来买了两斤卤肉。气得他媳妇儿差点儿没拿板凳砸他个满头包!”

    “自家卖熟食的还来这边买?他是不是傻啊?该,真是活该!哈哈哈哈哈!”

    “还真别说,那俩口子为了这事儿,吵吵了有个把钟头,后来都打起来了,等咱们几个当邻居的听着动静不对叫开门后,才发现,这俩是因为谁吃最后一块肉打起来的。”

    “这俩口子真逗!哈哈哈哈……”

    别说排队的食客笑开了,连忙着称肉收钱的唐婶儿都忍不住了。不过,她仔细回忆了一番,还是想不起来是哪个人了。也是,昨个儿生意是一般,这里是指不像开业当天排着长龙,毕竟下雨天,除非是路过顺便买了,特地绕道过来的终究是少数。

    正说笑着呢,唐光宗进了店里。

    相对于店外头,店内显得要冷清得多。人们有时候真的很奇怪,宁愿在外头等着,也懒得多走那两步路。当然,前提是前头人不多,假如要排长队,人家还是愿意来里头的。

    唐光宗进店的时候,唐红玫在后厨里头,门没关,卤肉的香味充斥着整个店面。

    而唐耀祖此时正在招呼店内仅有的一个客人,等收了钱递过肉后,这才抬头:“同志你要什么……哥?”

    想到昨个儿二姐说的事情,唐耀祖的脸色明显不好看了,不过他也没冲着他哥发火,而是扭头冲着后厨喊道:“三姐,我哥他来了。”

    唐红玫闻声走出来:“大弟来了?是家里有啥事儿吗?”

    “三姐你忙不?咱们出去说会儿话?”

    “我很忙,这里说也一样,我得盯着火候。”唐红玫站在后厨门口,侧过身子瞄了眼灶台,又回头道,“究竟啥事儿呢?”

    “就是昨个儿二姐跟你说的事儿,我就想问问看,怎么就不能换了?三姐,你是不是觉得我没小弟勤快?不是我自夸,我既然要来帮忙,那肯定是勤快的,小弟能干的事儿,我一准儿没问题。”唐光宗拍着胸口保证道,“三姐你想想,当倒爷多磨砺人呢,我连那苦都吃得了,怎么就干不了店里的活儿了?这风吹不着雨打不到的……”

    唐红玫留神注意着后厨的情况,正好需要她了,她就先进里头把火调小了点儿,往里头添了些料,弄好后,又出来:“怎么不说了?”

    “三姐,我就想跟小弟换换,小弟你同意不?”

    唐耀祖当然不同意,可他从小已经习惯了什么都让着他哥,闻言只不高兴的别过脸去,没吭声。

    场面一时有些僵持。

    不过很快,唐婶儿就发现了里头的不对劲儿,她高声唤着:“耀祖,你来这边管着。”

    唐耀祖自然乐得如此,赶紧颠颠儿的离了这边,去窗台前守着了。

    “这是光宗啊?你二姐昨个儿回去没把话说清楚?咱们不换。”眼见唐光宗要开口,唐婶儿直接截过了他的话茬,“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离得近了好孝敬父母?舍不得离开妻儿?想再要一个孩子?来我这儿干活可不兴这样的,你以为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还是欺负我家人少?既然干活就要好好干,我看耀祖挺好的,啥都上手了,就这样吧。”

    “可婶儿……”

    “不然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干脆别走了,乡下地头不是已经开始承包土地了吗?你留下来给家里干活,让你爹妈好好歇着,也不耽搁你跟你媳妇儿生孩子,前头那些问题不都全解决了?”

    “不是啊,我……”

    “行了,别说了,趁着日头还早,赶紧回去吧。我跟你说,我家跟你家不一样。在我家,我说了算,我儿子儿媳孙子都得听我的,我最烦人家跟我顶嘴了。这一点,耀祖可比你好多了。你爸妈真要是不干,那把耀祖领走也行,我回娘家去找个子侄过来帮忙也成呢。”

    “可婶儿你娘家子侄,那不是不方便吗?”被抢了好几次话,唐光宗终于找到了理由,哪怕现在不像以前那么封建了,可没有血缘关系的男女还是得避嫌的。唐婶儿的娘家子侄虽然也姓唐,可两支离得太远太远了。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大不了我找我侄女,侄媳妇儿也成。老首长都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说完,唐婶儿直接赶人,“说一千道一万,这事儿还是我说了算,你走吧。”

    唐光宗来之前只想到自家三姐好说话,没想到她婆婆虽然是个油盐不进的,饶是他自认能说会道,摊上个完全不听他说话的人,还有什么法子?无奈,他只能先离开了,琢磨着要不要让他媳妇儿跑一趟,兴许女人跟女人之间容易说得上话?

    这一点,唐婶儿也想到了,她感觉到唐光宗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老觉得接下来有的烦了,没想到的是,一连戒备了数日,尽数都落了空。

    别说唐婶儿纳闷了,连唐红玫和唐耀祖都傻眼了。

    私底下,唐耀祖吐槽道:“三姐,你说我哥他咋了?以前他想要什么就一定要拿到手,这回咋那么容易就收手了?总不能是被婶儿吓跑了吧?”

    “我倒是认为他是有事儿耽搁了?”

    唐红玫并没有纠结这个事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的处境跟唐耀祖是完全不同的。说白了,耀祖迟早要回家去,乡下的唐家才是他真正的爹,得罪亲爸亲妈亲哥,对他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儿。可唐红玫是真的无所谓,她已经结婚生子了,假如她爸真的责怪她,她无非就是少往娘家去两趟,不妨事儿的。

    比起这个,她更在意的是胖小子上托儿所的事儿。

    机械厂本身就有托儿所,事实上连小学和初中都有。教学质量如何暂且不提,反正听说老师们还是挺靠谱的,而且厂职工子女就读收费相当便宜。

    托儿所还算是贵的,毕竟孩子太小照顾起来很是困难,又要管一顿午饭,每个月得收六块钱。小学和初中则是按学期收费的,连带书本费算在内,一个学期也才十来块钱。

    这两年,厂子虽然不景气,可工资却没停止过涨。就说许学军好了,现在每个月到手的工资都有差不多五十块了,当然就算这样,舍得叫孩子去上学的也是少数。除非是夫妻双方都是厂子里的职工,又没有长辈帮着带,这才不得不送到托儿所的。

    别人舍不舍得暂且不提,反正唐红玫是挺舍得的。主要是,现在家里人都太忙了,加上店里做的又是吃食行当,胖小子已经学会走路了,走得稳当不说,速度还挺快的,就担心他哪天偷溜进厨房,万一伤着了可怎么办?再一个,家里是做生意的,人来人往,县里又不是村里,每个人都认得,假如有人抱走了胖小子……

    只这么着,在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里,唐红玫把胖小子送进了托儿所。

    胖小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穿上了合身的新衣服,蹬上了小鞋子,还背了个单肩小挎包,高高兴兴的被妈妈牵走了。他以为是出去玩,没想到妈妈居然把他送到了一个全是小孩子的可怕地方。

    “妈妈妈妈妈妈!”胖小子本来是不想哭的,可周围的小哭包太多了,一个两个三个,数都数不过来,吓得他扭头去找妈妈,却看到狠心的妈妈冲着他摆了摆手,然后转身走了。

    走了……

    一脸懵逼的看着妈妈走远,等走过拐角处后,再也见不到时,胖小子才后知后觉的放声大哭:“妈妈不要我了!”

    托儿所的阿姨赶紧过来安慰他,本来是想把他抱起来的,可考虑到自己的老腰,最后还是放弃了,只蹲下来搂着安慰道:“你妈妈刚才不是告诉你了,等晚上会来接你的吗?你还答应会乖乖的。”

    胖小子懵了,有这回事儿?不管有没有,也不管是真的假的,他后悔了,他要妈!!

    于是,胖小子加入了哭包团队,跟其他小泪包们一起演奏出一曲此起彼伏的要妈之歌。

    ……

    另一边,唐红玫是半点儿担心都无,填了资料交了钱放下胖小子后,她就离开了托儿所。

    这真不是她心大,而是她不觉得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因为乡下地头,所有的孩子都是放养着长大的,不管受宠不受宠,哪怕家里有年老的长辈在,那也是得干活的,除非是不会走路的小婴儿,但凡会走动了,就是由着他们到处浪的。

    受宠如唐光宗,农忙时节一样会被丢在家里,唐红玫有时候会带他出去玩,有时候她懒得出门,就把院门一关,任凭弟弟在院子角落里捏泥巴玩。

    也因此,把胖小子送到有阿姨全天候照顾、有同龄小朋友随时陪伴、以及有诸多玩具的托儿所后,唐红玫一身轻松的回到了店里,浑然不知胖小子哭成了一个小泪包。

    直到下午放学时,唐红玫去接他放学,他还在小凳子上坐着运气。

    太生气了,就算妈妈来接他,他也会继续生气的!他保证!

    “妈!”胖小子就跟个小炮弹似的,一下子冲到了唐红玫怀里,委屈得像个肉团团。

    唐红玫才刚到教室门口,幸好她听到那声呼唤做好了心理准备,不然保不准还能被胖小子撞倒。

    “走了,回家去,晚上咱们吃肉肉。”牵起小胖手,唐红玫不知道一般家长会在刚开始几天多跟阿姨沟通,只打了个招呼,就把胖小子牵走了。

    胖小子本来是打算控诉的,可比起运动神经,他的语言能力还不完善,还在琢磨话呢,就被“肉肉”打断了。一瞬间,他口水开始分泌,彻底将告状一事抛到了脑后。

    当妈的不知情,当儿子的又忘了说,至于托儿所的阿姨在送走了一位担心不已的家长后,转过身来就发现唐红玫母子俩不见了踪影。

    同样的情况经历了差不多三天,胖小子麻木了。

    行吧,只要在这个地方待上大半天光景,陪那帮流鼻涕的小朋友玩会儿游戏,妈妈就会来接他了。

    就这样,胖小子放弃了当个小哭包,认命的在托儿所里安营扎寨了。

    与此同时,卤肉店来了个熟人,隔壁李妈抱着外孙女十金颠颠儿的跑过来,直筒筒的问唐婶儿:“听说你家胖小子上托儿所了?唉,费这个钱干啥?交给我来带啊,这带一个是带,带俩还是带,咱们多少年的老邻居了,我照顾的不比那些小年轻强?你要是叫我带,一个月只两块钱,我还可以每天一早上门来接胖小子。”

    凭良心说,一个月两块钱真的已经很少了,然而唐婶儿并不感动。

    “你连这一个还带不好呢,我再丢给你一个?再说,两人差不多年岁也就算了,差了有近十个月呢,都快一岁了,咋带?”

    “有啥不能带的?别说差一岁了,差个十岁不也一样带?你还不信我?”

    唐婶儿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目光还在她怀里的十金身上停留了一番,然后果断的摇头:“不信你。”

    天已经被聊死了,李妈抱着十金气呼呼的转身离开。

    结果,就在这天下午,唐红玫照例去接胖小子时,却在门口碰上了二桃。

    “许嫂子,我找你有事儿。”

    尽管对二桃的性子敬谢不敏,可自家那铺子到底是承了李桃的人情,唐红玫还是冲着二桃笑了笑:“什么事儿?我能先去接下胖小子吗?”

    “一起去吧,我也想看看托儿所是啥样子的。”

    唐红玫没有拒绝,领着二桃进了托儿所。

    二桃边走边看,一副很认真打量的样子,遇到不解的地方还会开口询问。但凡唐红玫知道的,都回答了她,包括每个月收费多少,每个班大概几个孩子,阿姨态度如何,中午吃什么,她都尽可能回答了。

    “许嫂子,你说我把十金也送来成吗?”二桃挺满意的,就是不知道人家收不收那么小的孩子。

    这一点,唐红玫也不清楚,只给她出主意:“问问阿姨呗,可十金断奶了?这么早?”

    “不断奶怎么办?我要上班,还能时常溜出来给她喂奶?早就断了。之前我姐买了几罐子奶粉,十金吃了一些,多半都进了李旦的肚子。你说,这孩子是不是轴,有糖不吃,非要吃奶粉,跟一个小婴孩儿抢吃的。”

    “那十金现在吃什么?”唐红玫已经知道二桃为什么会来这边堵她了,想着十金那孩子之前胖成了球,现在反而越养越瘦了,心下也不大好受。

    “米汤、米粥。”

    二桃不欲多说,正好胖小子的班级到了,唐红玫顺势叫住了阿姨,询问收不收小婴儿。

    “去年七月才生的?不收不收,这连一周岁都还没呢。其实,按规定是得两周岁才收的,要是只差一两个月通融一下也没啥,你这差得也太多了。”

    被拒绝后,二桃很是失落,好在她这人除非是被逼急了,通常情况下,脾气还是不错的。在跟阿姨和唐红玫道了谢后,她只能失望的离开。

    等回了家,唐红玫顺口说了刚才的事儿,唐婶儿告诉她,李妈根本就没有好好带外孙女,哪怕现在李家只有二桃一个人在赚钱,她和李爸都歇在家里,对十金也是随便养养的。

    “饿不着冻不着,就是李旦妈这人懒,尿了拉了有时候懒得换,就把脏东西抖一抖继续包着。这冬天还凑合,等天气热了,还不得闷坏屁股蛋子?”唐婶儿就是知道这个情况,才会在最初提了一句要问问二桃送不送十金去托儿所,可她后来听人说,托儿所只收会走路知屎尿的孩子,就歇了这份心。

    说了一会儿别人家的闲话,唐婶儿忽的提到一个事儿:“你二姐那个婆家,是不是姓江啊?”

    “对,我二姐夫叫江诚安,怎么了?”

    “傍晚那会儿你不是先走了吗?来了几个顾客,好像是早以前你娘家同个公社的,说起了江家的事儿,好像他们家在闹什么,听口气闹得挺厉害的。我在想,是不是因为这个,你大弟才没往咱们这边来?”

    唐婶儿说这话时,唐耀祖还没回来。事实上下午那几个客人来时,店里的卤肉已经所剩不多了,她就让耀祖先去后厨整理,因此这些事儿还都瞒着耀祖呢。

    听到这些,唐红玫很是有些担心。

    跟大姐不同,因为二姐嫁得近,加上婚后多年未孕,当初跟江婆婆闹了个天下皆知。其实最开始,二姐也是忍着的,忍到忍无可忍时,索性豁出去大吵大闹。唯一幸运的是,二姐没生,她婆家那俩弟媳也一样没生。

    现在,江家三房里,只有大房得了个闺女,也就是小凤儿。另外两房都一无所出。

    “不该啊,现在江家唯一的孙女是我二姐生的,赚钱最多的也是我二姐、二姐夫。江家那头能闹什么?还是其他人也怀孕了?”

    唐红玫觉得不太靠谱,江家那俩弟媳她都是见过的,如果说她们生了儿子拽起来,那她信。可仗着怀孕就闹事的,应该不太可能,毕竟又不是人人都像李二桃。

    再仔细一琢磨,她隐隐有了猜测。

    怕只怕还是大弟想跟小弟换活儿这事闹的,大弟不愿跟着二姐夫吃苦受罪,有的是人愿意接档。别的不说,二姐夫那俩亲弟弟是肯定愿意的。

    把自己的猜测一说,唐婶儿也觉得很有道理:“人家都说摘了芝麻丢了西瓜,我看就是这样!他想换个轻巧的活儿,没想到自己那活儿早就被人盯上了吧?不过也怪了,为啥他不带自己的亲弟弟,反而带了大舅子?”

    江家的情况跟唐婶儿这边是不同的,依着唐婶儿的想法,假如她有其他的儿子儿媳,那肯定优先拉拔自己人的。因此,她不明白江家这是什么情况。

    “我二姐不放心二姐夫一人在外,怕他学坏,非要跟着去。她去了,小叔子总不好跟着。再说了,江婆婆做梦都想抱孙子,哪里就会让江家老二老三跟着去?横竖我二姐夫赚了钱,多半也是交了家用。”唐红玫回答得有些心不在焉,她倒是不担心大弟,横竖那就是个不吃亏的,可她担心二姐,刚把日子过顺畅了,又摊上了糟心事儿。

    又等了几日毫无消息,唐红玫盘算着是不是叫耀祖回去一趟,可她又怕耀祖性子太冲,万一江家那头闹腾得太厉害,恐怕耀祖又要忍不住替二姐出头。

    出头倒没啥,就怕到时候没帮上忙反倒添了乱。

    终于,快月底时,二姐过来了。

    “我刚把你二姐夫、大弟送到了车站,顺便来你这儿转转,跟你说个好消息。”

    “好消息?”唐红玫一脸的诧异。

    “大弟想跟小弟换个活儿,没曾想我那俩小叔子早就盯上了,想着大不了把媳妇儿也带上,怎么着也不能光便宜了我娘家弟弟。知道这事儿后,光宗也不闹了,就想赶紧走人。正巧,我查出了怀孕,问题解决了。”

    二姐说得格外简单,而且语气异常轻松,单看她这样,绝对想象不出来那是怎样一场闹剧。

    不过,她现在确实也轻松多了。别说她不信小叔子们,想也知道,当弟弟绝不会拦着哥哥在女人上头犯浑,保不准还巴不得他们俩口子闹翻。而她大弟,为人是自私了点儿,可绝对不傻,有他盯着,她自然放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