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第035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35章 第035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综]真昼很忙哒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第035章

    “好好, 到时一定去。”

    面对唐婶儿的叮嘱, 李妈只一叠声的答着好, 僵笑着看人进了隔壁,这才忙急急的回了自家, 返身关上门不敢置信的瞪着李桃。

    “你哪儿能这么说话?连诅咒你婆婆的话都说得出口, 怪不得他们家早先容不下去。我还真以为蔡家是嫌弃你生不出儿子来,才赶你出家门的,你怎么敢……”

    “我婆婆?什么我婆婆?妈,我现在单身!”李桃比她妈还震惊, “你不会觉得刚才那马大妈的话没错吧?”

    李妈闻言一怔, 认认真真的回忆了一番, 转而一脸惊讶的看向李桃:“是没错啊, 哪里错了?”

    “他们这么诋毁你闺女,你还觉得没错?”

    “哪儿就诋毁你了?你不是生了仨闺女一直没给他们家生出过儿子吗?你自个儿也承认了, 你骂过你婆婆。还有……”

    “停停。”李桃不想听了, 抱着胳膊眼神冰冷的看着她妈, “敢情你还巴望着我再跳回蔡家那个火坑里去?”

    “这是怎么说的?你居然没打算复婚吗?那你你你……”李妈忽的意识到了一个可能性, 吓得面色煞白,“难不成真叫街坊邻居说对了,你是故意说要复婚,骗蔡家那边把后娶的媳妇儿给休了?你这孩子, 你说你咋能这样呢?你都不打算跟人复婚, 闹了这么一出, 不是缺德吗?人家好好的一个姑娘家, 现在……哎哟哟,这事儿闹的,这事儿叫你给折腾的,你说说看,现在怎么办?”

    说着说着,李妈只觉得手软脚软,连头都开始晕晕乎乎了,整个人直往地上坐,一副天塌了的模样。

    然而,李妈并没有发现,随着她的话,李桃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看向她的眼神里也充满了陌生。

    “这是咋了?大白天的,咋还锁门了?”二桃下班回来推门不开,这才拿了钥匙把家门打开,还没等她抱怨完,就看到亲妈坐在地上边哭边捶腿,亲姐则抱着胳膊冷冷的靠墙站着,吓得她瞬间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结结巴巴的问,“这、这是咋了?”

    “二桃啊,你来品品这事儿,你姐做的也太不地道了,怎么能干出这么缺德冒泡的事儿呢?她自个儿能耐,不稀罕人蔡家,也不能坑了人后娶的媳妇儿呢?叫人家好好的姑娘以后这日子可咋过呢?万一人家想不开去跳了河,这不是造孽吗?”

    李妈叨逼叨逼的把事情给说了一遍,尽管她说的颠三倒四的,其中也夹杂了不少个人的感观,不过因为这事儿本身也不复杂,二桃还是听明白了。

    听是听明白了,可二桃并不敢评理,只畏畏缩缩的往她姐身边凑,拿眼神偷瞄她姐,小声的问:“姐?”

    “你信她这话?”李桃冷冷的问道。

    二桃瞬间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坚决而又果断的说道:“不信不信,姐,我相信你。”

    李妈显然没想到二桃居然会这么说,猛的抬头:“你也疯了?这一码归一码,咋可能牵扯到别人呢?”

    “妈我也帮姐。”二桃的态度相当得坚定,“我可没忘记小时候的事儿,以前姐帮你出头,替你扛了奶的骂,你一回头就充好人,倒衬得我姐多管闲事了。还有,我姐不在家时,奶一骂你你就推我出去,骗我说,我是亲孙女,奶不会打死我的……”

    亲奶和亲孙女的关系不至于那么差的,就算当奶奶的再怎么重男轻女,也犯不着故意去作践自己的亲孙女。这生男生女,跟孙女有什么关系?再说,那个时候李家就桃儿姐俩,折腾她们的意义在哪里?

    以前,二桃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直到她嫁到许家后,听她婆婆平日里嘟嘟囔囔的说着街坊四邻的闲话,这才渐渐的悟出了点儿什么。

    她奶一直都是冲着她妈的,只不过当时,李桃护妈心切,帮着扛了不少骂,她奶气不过孙女只知道护妈,便索性娘仨一起骂。这本来也没啥,却架不住李妈骨子里的奴性,一面忍受不了婆婆的骂,一面又觉得女儿的做法欠妥,当孙女的怎么可能跟奶奶较劲呢?结果就是,李桃里外不是人,二桃夹在几人中间,被养成了外表怯懦内心作天作地的古怪性子。

    可有二桃有句话没错,要不是她姐想护着亲妈,何苦故意跳出来找骂?

    李妈明显没料到二桃会翻出陈年往事来,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同时,也带出了一丝恼怒:“我说的是蔡家的事儿!你提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干啥?也不是蔡家,我就是觉得你姐干的不地道,她要报复就报复蔡家去,拿人家无辜的小媳妇儿出气算什么能耐?”

    “是啊,人家小媳妇儿多无辜呢,只你闺女心肠歹毒,缺德没良知,活该下十八层地狱是吧?”李桃再度开了口,语气里仍旧没有半分温度。

    “你怎么这么说……”

    “闭嘴!听我说!”李桃忽的变了脸色,面露狠戾,“这是我第一次跟你解释,也是最后一次,你最好给我仔细听清楚也记清楚了!”

    “第一,不是所有人都能跟你一样,就算婆婆故意找茬还能跪着舔她脚背!我生了三个闺女怎么了?保不准就是他们老蔡家做了恶意,这辈子活该断子绝孙,怪我吗?”

    “第二,好马不吃回头草,早在蔡家把我赶出家门的那一刻起,我就再跟他们家没有任何关系了!从头到尾,我就从来没有说过我想复婚,谁编排的谣言,就叫她烂舌头烂嘴巴!”

    “第三,你是我妈我才对你一忍再忍,不过也够了,我不欠你了!人要讲良心,就算我对不起这世上任何一个人,我也没有对不起你!”

    “行了,我这就走,你就当没我这个女儿!”

    撂下这话,李桃转身离开,门板被她重重的甩到墙上,又反弹回来。

    “姐!”二桃赶紧叫她,李妈见状,忙拽了她一把:“你个没良心的,倒是先扶我起来啊!”

    二桃一把甩脱了她妈,扭头吼道:“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好赖不分说的就是你!我姐对你多好啊,咱们家最孝顺的人就是她了,你还这么伤她的心,真当她是你生的你就可以随便作践她了?走开,我要去找我姐。”

    “找啥找!你还真说对了,她是我生的,我说她两句怎么了?她还真能不认我这个妈?”李妈气急败坏的叫道。

    二桃嘲讽的扯了扯嘴角:“是啊,我也是你生的,我就不管你,你还能不认我?横竖现在家里就靠我的工资过活,我就算现在去追我姐了,回头你还敢把我赶出去?”

    说完最后一句话,二桃也跟着跑了,剩下一个李妈瘫坐在地上,一口气憋在嗓子眼里,真的是上不去下不来,捶胸顿足了好一阵子,才总算把那口气给缓过去了。

    “这天杀的,没良心的东西……”

    这厢,李妈在家里哭天抢地的,那厢,二桃费了点儿工夫终于追上了她姐。

    也亏得她之前被许妈作践了大半年,虽说现在还不曾瘦回她当姑娘时,不过一百来斤的体重倒是正常的,加上她姐穿着细高跟鞋,本来走得也不快,总算在家属区大铁门前,把人拦了下来。

    “姐,姐你别走,我刚才说过妈了。姐你要相信,我是站在你这边的!”二桃急急的表明立场。

    李桃白了她一眼:“少给我装蒜,你就是有好处跑得比谁都快。”

    “那我也比妈讲道理啊!”二桃委委屈屈的去拉她姐,好在这回她姐没甩开她的手,“咱们那个妈啊,就是拎不清,小时候没少在我跟前说奶对她不好,这两年日子好过了,又觉得奶死得太早了,要是活着该多好啊,好日子一天都没过过,连大孙子都没亲眼看一看。”

    “哼,奶要是多活几年,她还能有命?”李桃抿了抿嘴,见这边人来人往的,不是个说话的地儿,就带着二桃往街面上去,她也不挑,随便找了家个体户开的小馆子,进去后点了俩菜应付走服务员,这才对二桃说起了心里话。

    “咱那个妈,光心疼别人日子不好过,怎么从来不知道心疼心疼我?听风就是雨,人家说我要复婚,她就打算给我牵线搭桥?别人明里暗里的全是贬低我,她听着还觉得特别对?敢情我就得回老蔡家,继续给他们当牛做马?”

    二桃看了看四周,小声的问道:“姐,不是我不信你,复婚那个事儿,真的不是你说的?”

    “要是我说的,就让我被车撞死、被雷劈死,死后下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姐姐姐姐姐姐……”二桃吓得舌头都打结了,赶紧拦住她,“我信,我信!可那到底是谁传的谣言呢?”

    “鬼知道!”李桃满脸的怒容,“从我回来后,就过年那会儿,拿了点衣服鞋子去蔡家给我闺女们,就算那样,我跟蔡家其他人也没说过一个字。”

    “那你也是真的不打算复婚了?那我仨外甥女呢?不然你去把孩子要回来?”二桃又出主意。

    李桃再度翻了翻白眼:“你就是个傻货!离婚带着孩子吃苦又受罪,关键是讨不了好!就该叫孩子爸管着孩子,横竖孩子是我生的,等她们长大了还能不认我?不认也无所谓,那时候我手里捏着钱,就是看着钱的份上,她们也得乖乖过来喊我妈。再说了,我就不信蔡家那个老虔婆会好好对她们,跟着亲爹才知道亲妈有多好!”

    二桃弱弱的垂下头来,乖乖的聆听教训。

    “妈还说我坑了蔡家后娶的媳妇儿?关我什么事儿?他蔡家缺德丧良的,还能栽赃给我?是我娶的媳妇儿,还是我抛弃了媳妇儿?”李桃越说越生气,桌子拍得啪啪响,偏她一副凌厉至极的模样,小吃店老板娘远远的站着,敢怒不敢言,服务员更是一脸惊恐的恨不得躲出去才好。

    “还不就是谣言给闹的……”

    “算了,我今天就走,先去市里,转道再去火车站。”李桃是真的被气炸了,“你也给我警醒点儿!别叫人欺负去了,也别学妈成天作天作地的。你说你怀个孕,从你婆婆手里多抠点儿钱不好吗?吃吃吃,就知道吃,早产的孩子都能有十斤重,要是足月生,你还不得一尸两命?多动动你脖子上那玩意儿,它是脑子,不是夜壶!”

    从随身小包里摸出一沓大团结,李桃也没数,直接往前一推,塞给了二桃:“拿着!别回头又给了妈,她当家做主十多年了,再怎么哭穷也有钱的!回头等我到了港城,会给你写信的,到时候直接写到厂子里。”

    “嗯,好,我都听姐的。”

    就在李妈满心满眼等着俩闺女回来时,李桃已经走人了,她走得半点儿都不留念,只一个小时后,就离开了县城。

    至于二桃,她想来想去,觉得既然已经点了菜了,她姐不吃那就她来吃,总不能给浪费了。于是,她慢悠悠的吃着饭菜,等吃饱喝足了,盘算着家里还没消停,又揣着满兜的钱去街面上逛了逛,给自己买了一身新衣裳,也给闺女买了两样小玩具,瞅着天色将晚,才磨磨蹭蹭的往家里去。

    只不过,她还是没想明白,到底是谁乱编排是非,她姐明明说从来没想过要复婚的。

    ……

    谁编排的?当然是蔡家。

    这世上绝大多数的事情,都逃不过“利益”二字,蔡家想要前妻回来,偏偏现任不肯退让,又不愿意背负抛妻薄情的名头,就索性把锅往前妻身上甩,作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到时候,无用的现任滚蛋了,有钱的前妻回来了,大家只会觉得两个女人争风吃醋,被抛弃的可怜虫,要恨也只会很李桃。

    说真的,被抛弃的那女人确实挺恨李桃的,她已经想好了,等那两个黑心黑肺的东西复婚时,她一定要亲自到场送一份大礼。

    唯一的问题就是,李桃显然不可能配合她了。

    事实上,不止一人盼着复婚那日早早的到来,而其中最殷切期盼的,估计就是蔡母了。

    蔡母等了半天,才终于把马大妈盼来了。这俩是亲姐妹,自然不像外人那么客套,一见妹妹过来,蔡母忙问:“成了吧?有说什么时候办酒吗?按说复婚也不用那么麻烦,不过谁叫桃儿那孩子现在出息了呢?是该大办一场,也好叫人知道,她才是我蔡家的正经儿媳妇儿。”

    马大妈一脸的尴尬,除了尴尬她还带着不少的愤怒:“她没同意,还骂了你。”

    “什么意思?”蔡母愣住了,“你是不是说错话了?赶紧把事儿原原本本的跟我说一遍!”

    对这个要求,马大妈倒是没什么不能满足的,她也没有添油加醋,只一五一十的把自己跟李妈的对话,以及李桃之后跳出来的那一通痛骂都说了,即便做不到完全准确的叙述,起码也说了个七七八八。

    蔡母越听越不懂:“这不句句在理吗?也没说错啊,那她为啥不同意?”至于最后那番痛骂的话,说真的,蔡母已经免疫了,毕竟李桃在去年被赶出门时,骂得比现在厉害多了。

    “你问我,我问谁去?”马大妈一肚子的委屈无处说,“你说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都生了仨闺女了,年纪也不小了,都快三十了,就算长得好看,可好看能值多少钱?会赚钱是不假,可女人的钱不就是为了给男人孩子花吗?现在你家肯再要她,又把前头那个休了,她还不满?有啥不满的?她脾气那么冲,嘴巴还坏,你都不嫌弃了,还想咋样?”

    这两人真不愧是亲姐妹,从三观到脑回路就跟完美复制一般,又把事情从头到尾的细细琢磨了一番,还是想不明白哪里出了错。

    最终,马大妈提出一个建议:“兴许是嫌面子不够?不然姐你亲自跑一趟,就说你不嫌弃她生不出儿子来,也不嫌弃她年纪大了,把态度摆出来。”

    “能成?”蔡母有些犹豫。

    “咋不能成了?她要是不想着复婚,那还回来干什么?光回来还能说是她舍不得亲闺女,可她还打扮成那样,妖里妖气的,男人不就吃这一套?要不是想勾住我大外甥的心,她至于那么费劲儿打扮吗?还有啊,她那么辛苦赚钱是为了谁?一个女人,吃啥不是吃,哪里就需要花钱了?肯定是为了我大外甥,想着闺女们靠不住,多多的赚钱攒钱,俩口子下半辈子就算没人奉养,也照样不愁吃穿。”

    “对对,就是这个道理,我说咋桃儿那孩子一下子就能耐了呢?唉,也怨我,瞧把她给逼的,外头哪儿有家里好?为了能回这个家,也是委屈他了。”

    亲姐俩边叹息李桃的不易,边决定第二天就去李家再度提亲。

    可命中注定,她俩要扑空了。

    因为第二天正是卤肉店开张的日子,李桃是跑了,可其他的李家人还是去捧场了,不单李家人都去了,家属楼里的其他左邻右舍也跟着去凑热闹了。

    当天吉时一到,唐耀祖拿着长长的香,点燃了挂在房檐下的长串鞭炮,“噼里啪啦”的声音顿时响彻整条街。不光老街坊们过来捧场了,连带一些走过路过的人,也都跟着驻足观看,想着是不是有啥热闹可看,就连一条街上做其他买卖的人,也忍不住探出头来细看。

    糕点铺子关门那事儿,不少人都知道。只不过,等发现糕点铺子关门后,再去托人找门路要租这间店面房时,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扼腕不已的生意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边粉刷墙壁、重装窗户、打柜台架子等等。也不是没有人想过要捣乱,可思及有门路弄到这么好位置铺面的人,一定有后台,所以刚有些躁动的心思,就瞬间沉寂下去了。

    这些个私底下的事儿,唐婶儿并不清楚,家里的其他人就更不懂了。

    反正,卤肉店是顺利开张了。

    唐红玫今个儿凌晨三点就起床了,拿出了全部的本事精心卤了好几锅各色卤味儿。这会儿,她已经把卤味一一分装好后,放到了崭新的白搪瓷托盘里,再搁到了玻璃柜台里。

    新的店铺,她很喜欢。

    就像早先说的那般,卤肉店的门依然是保存的,也不禁止顾客进入,不过为了方便起见,窗户底下摆了两个柜子,台面是玻璃的,既不影响食客观看挑选,也能遮挡沙尘。关键是,看着就有档次。

    窗户口下头的柜台,是由唐婶儿管着的,主要是唐红玫面皮薄,以前面对的多半都是老顾客,既不会讨价还价也不会故意找事儿,可现在,等于窗户这边是最忙碌的,自然需要个老手看顾着。

    后厨前头的一排玻璃柜还是摆着的,这些是便宜跟以前的糕点铺子买来的,仔细的清洗改装后,一点儿也看不出来时旧的。

    这边也摆了不少卤味儿,唐红玫站在柜台后头,一面看顾着厨房里的卤肉,一面也招待偶尔进店的食客,算是半过渡形式的,假如窗台那头卖光了,唐婶儿不用进厨房就能补货。又因为铺面本就不大,去掉了大半厨房后,婆媳俩都不用走动,伸长手就能交替卤味儿。

    不过今个儿是个特例,到底是开张,就算没打算买,听着这动静,进铺子里瞧新鲜的人也不少。

    因此,唐耀祖在放完一挂鞭炮后,就赶紧回后厨洗了把手,拿过切肉刀开始负责切墩。

    别看唐耀祖烧饭做菜不咋地,可他却仿佛是个天生切墩的,切起卤肉来,速度奇快不说,切得还薄。虽说大块卤肉吃起来痛快,可要是切得薄点儿,摆盘不是好看吗?以前就有街坊叫他帮忙切好,往后只怕更多。

    “这块您看行吗?要切吗?”唐红玫负责帮顾客挑选,确定后再询问是否要切好,若是不要,她就直接称过算账,要是需要就称好份量再让顾客确认一下,然后交给唐耀祖切块或切片。

    唐婶儿那头是一人在忙的,别看她没上过几天学,算账那叫一个利索,而且她的刀工也还行,没唐耀祖好,不过糊弄人倒是够了。这年头的人还是实诚占了多,对卤肉的要求也是醇香美味,并不会太计较刀工的问题。

    本来吧,很多人都是奔着凑热闹的心思,过来瞧一瞧的,甚至其中还有不少县里其他做吃食行当的个体户,可这热闹凑着凑着,就有点儿控制不住自己了。

    “真香啊!”

    “这是怎么卤的?它怎么就能那么香呢?别是闻着香,吃着一般吧?”

    “那你倒是别挤我啊!后头去,统共巴掌大点儿的地方,哪儿闻不到味儿啊?”

    “我不得尝尝才能知道是不是闻着香吃着一般呢?我说不买了吗?人老板都没赶我走!”

    老板已经忙疯了。

    还是唐耀祖催他姐:“姐你倒是去后厨继续卤啊,这儿有我呢。”

    唐红玫一看这架势,觉得确实得再接着准备,忙抽身往后头去。剩下一个唐耀祖倒也不急不慌,主要吧,他这人稳得住,横竖卤味儿就那么多,急吼吼它也变不出来,慢吞吞的客人也跑不了。

    不光是跑不了,国人都有凑热闹的心理,瞅着这边都排上长队,还以为又出什么特价品了,忙颠颠儿的奔到队伍后头,尤其越排得近越能闻到那股子肉香,就更不愿意走了。

    这个时候,你就是告诉他,不是特价品,是高价卤肉,那人家也得尝尝。

    没钱就少买一点,起码也得尝尝味儿吧?只要尝过了,回头就是吹牛也能添个谈资。

    只不过,尝过以后究竟是心满意足,还是越吃越想吃,那就不得而知了。

    也因着忙碌,唐婶儿这边还不知道李桃已经离开了,她还盘算着回头好好谢谢人家,哪怕还未盘账,光估算下这人数,也知道在正经街面上开店,比在家属区那头赚多了。

    事实上,李桃离开的消息,就连李家人都还没弄明白呢。二桃昨个儿晚上回去后,只含含糊糊的说,她姐走了。李爸李妈以为大闺女是赌气回了县招待所,都没在意。李旦就更不用说了,他还在除了吃喝就是玩闹的年纪,又因为家里添了个只会嗷嗷哭叫的小婴儿,他最近一天到晚的出去疯,万事不理会。

    至于其他人……

    眼巴巴等在李家门口的蔡母和马大妈就是最好的例子了,不过她们很快就有伴了,因为许家也来人了。

    许建民倒是没闹腾,他只是单纯的被伤了心,亲妈他惹不起,媳妇儿又杠不住,怎一个两面受气。然而,等二桃真的带着闺女走了,他左思右想还是舍不得,求了他妈一个年关,终于求得同意,今个儿又过来求和了。

    在许妈看来,二桃尽管狠心闹了离婚,可她不也拒绝了其他人的求娶吗?那就代表她跟以前一样都是在瞎闹,心还是在许建民身上的。

    结果,两边在李家门口顺利会师,相看两厌的同时,又都舍不得就此离开,索性各蹲一边,跟门神一样,戳在了楼道里。

    这些事儿,老街坊们全然不知,他们除了今个儿要上班的人,尽数都去了卤肉店捧场,包括像胖小子和十金这种小孩子。

    李妈抱着十金,羡慕的看着人家婆媳俩把日子过得这般火红,又瞧了瞧同样抱着孩子的许学军,她瞬间就心理平衡了。

    女人呀,还是得倚靠男人和儿子,自个儿有本事有啥用呢?像她多好,以前她男人赚钱,现在俩闺女给她钱花,等以后啊,就该享儿子的福了。

    正做着美梦呢,怀里的外孙女突然哭了起来,李妈赶紧低头哄着,一旁许学军怀里的胖小子却拿小胖手捏住了鼻子,还用空着的手扇了扇:“臭臭!走走!”

    许学军怕他也跟着哭起来,赶紧往旁边挪了挪,幸好他们没挤到店里去,外头的话,风一吹,味儿就散了。

    李妈也明白十金为什么哭了,留下一句“我带孩子回去洗洗”就赶紧开溜了。

    此时,许学军就没顾得上这个多年的老邻居,他只忙向街头方向紧走两步,急得胖小子一个劲儿的挣扎,嘴里更是叫着:“不走!不走!妈!奶!”

    “二姐好。”许学军一面抱紧胖小子,一面上前跟唐红玫二姐打招呼,“大弟也来了?红玫在店里忙着呢。”

    乡下地头正值春耕,自然没法全部人都到齐,唐红玫她二姐就带着大弟进了县城,结果还没看到亲妹子,就已经先看到了抱着娃儿的妹夫。

    “怎么叫你带着孩子?红玫也真是的。”二姐一脸的无语,伸手就去接胖小子,偏偏胖小子早已不认识她了,拧过身子,拿肥嘟嘟的屁股朝着她,愣是不叫抱。哭笑不得的二姐,索性轻拍了他一下,嗔怪道,“小坏蛋这就不认得我了?我是你二姨。”

    胖小子用两只小胖胳膊牢牢的抱住他爸的脖子,抗争的意味相当强烈。

    “这孩子倒认生。”二姐想起自家闺女,跟胖小子不同,那是个来者不拒的。其实,以前并不是这样的,只不过随着他们俩口子的相继离家,小闺女等于是谁有空谁抱一会儿,都没空就由着她趴地上玩,以至于只要有人愿意抱着她玩她就乐得不行,要不是乡下地头没啥生人往来,她还真怕闺女叫人抱走了。

    “回头叫他妈说他。”许学军一脸尴尬的解释着,“我说了他不听,只听他妈他奶的。”

    二姐:…………可看出你在家里的地位了。

    唐红玫她二姐倒没说啥,大弟却忍不住笑起来了,不过他也没点破,只冲着许学军点了点头,说了句:“我进里头瞅瞅去。”

    许学军自然不会拦着:“成成。二姐也进去瞧瞧吧,红玫在里头。”

    对于这个明明比自己大了好几岁,偏一口一个二姐叫着的老实人妹夫,唐红玫她二姐也是深深的无奈了。横竖妹夫他人好,对妹妹也好,家里人口简单,婆婆好相处,所以……就这样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就算是亲姐妹,其实也管不了那么多。

    本来,唐二姐是打算找个空挡跟唐红玫好好聊聊的,没想到卤肉店的生意太好了,就算后面客人没那么多了,可店里店外就没断过人。又不好在人来人往的店里说话,二姐索性掏钱买了十块钱的卤肉,叫上大弟准备回去了。

    “二姐,你这不是特地寒碜我吗?”唐红玫正好端着卤肉出来,可没等她把话说完,唐耀祖已经麻利的切好肉拿油纸包装好,顺手就将钱收进了台面下边的抽屉里了,“小弟!”

    “一码归一码,做买卖哪儿有不给钱的?”

    “就是就是,二姐贼有钱,三姐你倒是心疼心疼我,我切了这半天肉了!”

    眼瞅着二姐和小弟一搭一唱的配合默契,唐红玫也无话可说。其实,她也明白做生意得收钱,不然只怕是各种亲戚都要争相赶过来了。这年头,别的不说,谁家还没几门亲戚呢?别等下开门做生意,辛苦不说还亏本。

    因此,唐红玫只能歉意的冲着二姐笑了笑:“下回得了空,咱们姐妹好好聊。”

    “没事儿的。”唐二姐瞧着生意又来了,只冲着唐红玫摆了摆手,“行了,你忙吧,咱们姐妹什么时候不能聊天?我先走了。”

    “好,下回得空聊。”

    “二姐再见,二姐记得下回再来光顾啊!”

    懒得理会耍宝的小弟,唐二姐提着卤肉出去了,临出门前才发现大弟没跟上来,诧异的回头唤他:“光宗你还看啥呢?走了走了。”

    “嗯。”最后又扫视了一圈,唐光宗眼里闪过一道精光,旋即快步跟了上去。

    都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看隔壁李家就知道了,姐弟仨就是三种性子。其实,唐家那头也是如此。

    唐大姐因为是长女,天生责任感强烈,勤快能干,唯一就是家里负担重,哪怕她男人工资不低,要养活一大家子人还是够呛,她在娘家干了近二十年的活儿,在婆家接着继续熬,且目测还得接着再熬一段时间。

    老二的性子却是几人里头最烈了,加上婆家的催化,乍一看都快赶上李桃了,不过因为唐家整体环境没李家那么糟心,二姐的戾气永远都是对外的,对娘家人完全称得上是尽心尽力的。

    唐红玫自是不必多说,她看着是没脾气,其实却是因人而异的,别人对她好,她自是百倍报答,反之可就又是另一说了。毕竟,好脾气不代表就是面团子。

    至于底下两个弟弟,差别就更大了去了。

    当天晚上,唐光宗就趁二姐回婆家之际,把萦绕在心头多时的念头,告诉了父母:“我跟小五换下吧,卤肉店挺好的,让小五跟着二姐当倒爷去。”

    唐爸唐妈都愣住了。

    最早分配时,唐爸考虑的其实就是让老二带着小五,让老四跟着老三。

    这么安排的原因很简单,老四是家里的长子,有结了婚有了娃儿,还承担着照顾父母的责任,跟着人在县里的唐红玫,不提能学到什么,起码离家近了,再说,在家前日好出门万事难,即便当倒爷赚钱不少,其中的辛苦也是可想而知的。

    然而,这个分配方案还未提出就先遭到了反对。

    老二点名要老四跟着她。

    尽管唐爸很是心疼长子,怕他在外奔波太辛苦,可仔细一想,老二俩口子的本事他是知道的,出去闯闯见到的世面也不是区区一个小县城能比的。再一个就是,在做出这番安排时,唐红玫还没有开卤肉店的想法,许学军又只是个机械厂的车间工人,根本没能耐把老四弄进厂子里,跟着这俩的意义不大。

    当时,摆在唐爸跟前的难题就是,跟着老二俩口子有出息但是太辛苦,跟着老三正好反过来,轻松是轻松了,只怕没啥用。

    正好老二提出由她来带老四,唐爸就顺势做出了改变。

    只不过,唐爸并不知道,他二闺女也是有小心思的,当然现在说这个已经不重要了。

    可世事就是那么难料,唐红玫突然就出息了,先是在自家开店,又不知走了谁的门路,居然能弄到县里商业街的铺面,就算是租的好了,那也不是随便哪个能租到手的。

    见唐爸陷入了沉思之中,唐光宗耐心的开始分说起来:“爸,我是这么想的,我跟媳妇儿已经分开一年多了,她是生了个大胖小子,可我总不能只生一个吧?上头的政策前些日子二姐也跟您说了,什么时候开始说不准,我就琢磨着,我留下来,好再给爸您添个孙子。”

    唐爸面上的神情一下子松快了,这话可真是说到他的心坎上了,毕竟人哪儿有嫌孙子多的?

    就听唐光宗继续道:“还有一个,我离家在外最是惦记二老,都说父母在不远游,偏偏我身为长子,却不能陪在父母身边尽孝,实在是……儿子不孝啊!”

    “好好,你有这份心就好了。”唐爸被他说的眼圈都红了,忙开口保证道,“等明个儿你二姐过来了,我跟她说,都是亲弟弟,带谁不是带?”

    ……

    与此同时,毫不知情的唐耀祖高高兴兴的收拾着卤肉店,他让家里其他人先回去了,自己留下来仔细打扫清理。因为知道他三姐对后厨要求非常严苛,光是台面他就擦了不下十遍,真叫一个锃光瓦亮,都能反光了。其他的边边角角也都弄干净了,店里就更不用说了,卖吃食的店,除了味道好,就是卫生最重要了。

    及至最后检查了一遍窗户,唐耀祖锁好门颠颠儿的回家了。

    家里,唐红玫在做晚饭,他们中午是在店里对付了一顿,所以她晚上想多炒几个菜,正经吃顿热饭热菜,也正好借此庆祝一下。

    哪怕知道开张第一天属于特殊情况,也明白以后未必每一天都会有那么好的生意,全家人依然很高兴。尤其是唐婶儿,生怕自己算错账,连着点了三遍,这才心满意足的把小铁皮箱子搁了回去。

    等唐婶儿搁好钱箱,许学军替胖小子换好尿布,唐耀祖也跟着进门了。

    随着唐红玫一声“开饭了”,一家人和乐融融的围坐在饭桌旁,开始了这顿略有些迟的幸福晚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