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034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34章 第034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综]真昼很忙哒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第034章

    县城里最繁华的商业街只有一条,离机械厂家属区倒不算太远, 慢悠悠的走过去, 也就那么七八分钟的路程, 要是骑自行车那就更快了。

    因为心里揣着事儿, 这天卤肉店很早就关了门, 剩下一些七零八碎的卤味,唐婶儿只简单的归拢了一下,连桌子、搪瓷托盘都没擦,就急急的拉过唐红玫往街面上去了。

    李桃现在提了一句, 那铺子是在副食品店旁边的老糕点铺子,唐婶儿就已经心里有数了。毕竟, 这二三十年来, 小县城几乎没太大的变化, 尤其是最繁华的商业街这边,老城镇居民那是闭着眼睛也知道哪家铺子挨着啥。

    “桃儿可真有本事, 连那么好的铺面都能弄到。对了,老糕点铺子的话, 那咱们都不用太收拾, 很多东西直接就能用了。”唐婶儿边走边跟儿媳解释着,“你很少往街面上去, 不太清楚那边的情况吧?”

    唐红玫点了点头。

    说真的, 假如是副食品商店的话, 她还是有印象的, 好歹以前也去过几趟。可糕点铺子就不同了, 要知道,糕点属于粮食类,但凡买糕点,那都是要粮票的,包括过中秋节时的月饼之类的,实打实的按份量给粮票,更别提其他像□□花、绿豆糕之类的糕点了。

    一句话,唐红玫舍不得,她宁愿买回原材料自己做。摊上做不出来的,宁可不吃。

    “那地儿不算小,我是没仔细看过后厨那块,估摸着比咱们家的厨房能大上个两三倍的。”

    唐婶儿步履匆匆的走在前头,没一会儿,就拿手遥遥的指着一家外表看上去旧扑扑的铺子说:“就是这家。”

    顺着唐婶儿的手看过去,唐红玫终于想起了这家曾经被她忽略过去的小铺子。

    被忽略是有原因的,一个是房舍已经很旧了,另一个则是门脸太小了,大部分都是墙体,只在靠左边开了一道很小很小的门。当然,墙上倒是开了两扇窗户,无奈似乎很久没人收拾了,玻璃窗上满是灰尘污垢。

    这还不是这家铺子被人忽略的真正原因,主要是左右两边太显眼了。

    靠右边就是副食品店,光门脸就是糕点铺的四五倍。靠左边则是一家国营的小饭馆,哪怕这个点还不到饭点,里头瞧着也坐了不少人。

    “门脸是寒碜了点儿,不过不要紧,这位置好。”唐婶儿口中叨叨着,也不知道是自我安慰,还是在安慰儿媳,反正叨了几句后,就一马当先走了进去。

    见状,唐红玫也顾不得细看外头的环境,忙跟着走了进去。

    一进到里头,这家铺子为啥生意不好的原因,也就显露出来了。

    国营的店铺最叫人无奈的,还不是处处都要票证,而是服务态度叫人生厌。甚至不光服务态度,单看这屋里屋外脏兮兮的模样,假如是卖其他东西的,还能凑合,偏偏这是一家糕点铺,这不是纯粹把顾客往外头赶吗?

    这厢,唐红玫正思量着,那厢,人家真的开始赶客了。

    “看啥看?统共就这些了,要买就赶紧买,不买出去。反正也开不长了。”一个梳着两条麻花辫的女服务员站在柜台后头,没好气的冲着唐婶儿嚷嚷着。

    似乎是听到了外头的动静,柜台后头的一个小门被人从里头打开了,出来一个中年大妈,瞧了瞧看透的情况后,冲着唐婶儿赔礼:“大姐,对不住了,咱们这家店就快关门了,她家里人托了很多门路才寻到了这个工作,心里带着气,说话不中听,你别太在意。”

    唐婶儿当然不会在意,她本来就犯不着跟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家家的计较那么多,更别提她是打算盘下这家店的。

    “没事儿,妹子你去忙吧,我就随便瞧瞧。”唐婶儿借着半开的门往里头瞅了几眼,大致的估算出了后厨的面积,又在铺子里四下打量着,回头问儿媳,“红玫,你觉得咋样?”

    “挺好的。”唐红玫指了指有两扇大窗户的外墙,她觉得真要盘下了这家店,完全可以照搬自家卤肉店的模样,在窗户根底下摆个桌子,或者干脆打一排食品柜,这样顾客没必要走进来,就能买到东西了,显眼又方便。

    唐婶儿的想法也差不多,压低声音说:“外头这边大概有七八个平方,里头的后厨我估摸着得有个十来个平方,可比咱们家那连转身都难的小厨房宽敞太多了。”

    “那就这样?”唐红玫盘算了一下,按着二十平方来算的话,一个月的租金就得一块六。当然,这只是毛估估,精确的数字还得看人家单位怎么算。

    “就这样!”唐婶儿很快就拍板定了下来。

    主要是,现在的铺面真的是太难寻了,像居民区里的,也就是底楼的人家可以将自家改动改动,弄个不是铺面的铺面。可这种吧,没人管是一回事儿,一旦有街坊邻居看不下去了,譬如唐婶儿他们家的卤肉店,只要跟机械厂的领导举报一声,一准会面临谈话。毕竟,家属楼是用来住人的,可不是给你开铺子用的。

    眼下,能寻到一处合适的铺子太难了,就算有不少缺点,只要不太出格,唐婶儿都打算忍了。

    大不了等赁下来以后,找人重新弄一番。

    婆媳俩满意的离开了糕点铺,既然都决定了,那就得趁早,万一有其他人看中了就不好了。

    她俩倒是走了,那麻花辫女服务员倒是提高声音“哼”一下,不满的嘟囔着:“就知道不是诚心诚意来买东西的。”

    “你也行了,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可这事儿跟人家有啥关系?”

    “那咋地?我还不能说了?邱姨你说我怎么那么倒霉?一条街上那么多的店铺,凭啥就咱们这个糕点铺要被上头关了?我妈花了大价钱才给我找了这个工作,全白瞎了!”

    “唉,可不止咱们这家,我听说,街对面的文具店也要关门了,好像是学校附近开了不少差不多的店,卖的文具便宜又好看,还兼卖漂亮的头花发夹……变天了。”

    ……

    改革开放真的是把双刃剑,在大多数人的眼里,自打政策开放以后,生活里处处都方便了不少,日子也在一天天的好过起来。可这并不包括少部分利益受损者。

    国营店受到的冲击最大,一方面是服务态度问题,另一方面是货源问题,还有就是明明很多东西都可以不需要票证买到了,唯有他们还坚持要票。

    与此同时,机械厂那边也面临了竞争压力。原本,作为县里唯一的一家机械厂,承担着整个县乃至周边数个县镇的所有小五金件的生产任务。可以说,他们从未想过没有订单该怎么办,反而因为机床不够用,一直以来都实行着三班倒的制度,以便能更好的完成加工任务。

    可自打年前开始,三班倒变成了两班倒,取消了晚班制度,虽然还是有值班任务,可值班是轮流着来的,就拿许学军来说,他要三个月才会轮到一次值夜班的任务,可在以前三倒班制度时,他每周都要上两个晚班。

    订单在减少,哪怕还不到发不出工资的地步,可厂里的领导却已经为此召开了多次会议,总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

    当天,许学军下班之后,听完了唐婶儿宣布的好消息,慢吞吞的说了厂里新出的通知。

    严格来说,新出的通知跟他的关系不大。大意就是,厂子里老龄化严重,希望能和平的输入一批新鲜血液,希望广大员工们配合。

    “啥意思?”这话说的太委婉,唐婶儿没弄明白。

    “就是让快到退休年纪的老员工提前退休,让他们的儿女顶上来。”许学军解释道,不过他没说的是,这话也是听车间里其他工人说的,另外就是,“李叔愁坏了。”

    机械厂是于三十年前建造的,也就是建国之后,兴建的第一批国有厂子。自然,当时招收了不少工人,清一色的都是年轻人。

    然而,三十年前的年轻人,现在多大岁数?就算当时很多学徒工都是未成年人,那也至少有十五六岁了。也就是说,整个机械厂绝大多数的工人,年纪在四十五六岁到五十来岁之间。

    许学军那是例外,他爸意外身亡,这才早不早的从学校离开,进入了工厂。和他类似情况的人很少,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毕竟生老病死也是常态,再有就是,这些年来少有的几次招收新人。

    按比例来算的话,年轻人所占的比例不超过全厂员工的一成。

    “提前顶替也没啥吧?”唐婶儿看得开,横竖他们这一代,除了她这种特殊情况外,哪家都是好几个孩子,只存在说位置不够用,完全不用担心找不到人来顶替的。

    许学军也是这么认为的,还有就是,领导也说了,万一正好发生儿女都有工作,或者不方便顶替的情况,像儿媳、女婿或者侄子侄女之类的,都可以顶替,已经算是很通融了。

    可不管怎么通融的政策,终究还是会影响一小部分人的利益。

    譬如,隔壁的李家。

    李家的孩子跟别人家比起来算是少的了,毕竟李爸李妈这一代人,生上四五个小孩都是正常的,七八个的也不是没有。因此,李家倒是不存在儿女争夺一个工作,甚至李桃一听说这个消息,就立刻申明,她不要。

    “不管你们怎么安排,反正我绝对不会进厂子里当个工人的。”李桃说得异常坚决。

    李桃有钱有能耐,自然不稀罕区区一个机械厂的工作,可二桃还是挺心动的。

    像这种厂区大院里长大的孩子,对于父母辈的工作天然有着好感,甚至在小时候一度认为,灰扑扑的工作服好看极了。当然,二桃现在已经长大了,可正因为她长大了,想的才更多。

    就她现在这样儿,刚离了婚,也不可能立刻说亲,找不到好的先不提,这好赖也得避讳一些,起码拖个一年半载再说这事儿。她现在没有其他的收入来源,又带着个闺女,光靠她姐塞给她的那几个钱,短时间内是不用愁的,可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她很需要这个工作。

    想要,可她不是李桃,她不敢直筒筒的说出来,只是眼巴巴的看看她爸,又瞧瞧她妈,揣摩着他俩的心思。

    李爸李妈的心思倒是很好猜,他们并不想把得之不易的工作让给女儿,很早之前,他们就已经打算好了,给儿子。

    ——工作,房子,存下来的钱,那全都是家里独子李旦的,两个女儿早晚都是别人家的人。

    话是这么说的,没错,现在的问题就是,李家已经等不到李旦长大了。哪怕厂子里允许年纪小的学徒工,可这个年纪小,指的是至少初中毕业。

    然而,李旦去年才刚上小学。

    厂子里既然给出了这个通知,即便允许家里人仔细商议,这个时间也不会很长的。就算豁出去脸面要求上头领导多宽裕些时间,一个月?还是两个月?总不能叫人等你个七八年的。

    “让二桃去吧。”李爸终于开了腔。

    李妈又急急的接上一句:“不过得先说明白,二桃你生的是个闺女,你自个儿年岁也轻,说不得啥时候就改嫁了。等你弟弟长大了,你得把工作再给他。”

    二桃刚听到她爸这话时,心里高兴的几乎要炸烟花了,结果被她妈当头泼了一盆冷水,顿时耷拉着脸,拖长音调说:“知道了。”

    “不是光知道就成的!”李妈一听这口气,就知道二桃不情愿,赶紧又添了一句,“这样好了,你给我写个字据,等回头你弟弟念完了初中,你得把工作还给他。”

    “妈,我也是你闺女啊!”

    “不然你以为你爸能把工作给你?行了,写个字据给我,然后以后你的工资也要拿出来养家,不然咱们一家好几口,吃啥去?”李妈盘算了又盘算,干脆又说,“这样好了,以后你的工资我去领。放心,家里不会短你和十金的吃喝。”

    二桃还能说啥?事情都还没定下呢,她要是现在说不愿意,保不准回头她妈就能找其他人顶了工作。毕竟,李家虽然就仨亲生的儿女,可旁的亲戚可也不少,光她妈娘家的侄子就有十来个呢。

    立字据的时候,李桃因为懒得搭理这帮子傻货,转身出去溜达消食了,正好在外头碰到了抱着胖小子出来遛弯的唐婶儿,就顺势问起了店面房的事儿。

    因为是单位房子,不存在讨价还将的可能性,全都是统一价,也就是早先李桃提过的,一平方八毛钱的月租金。至于那个铺子精确面积是多少,得看上面是怎么量的,不过唐婶儿的估算应该是错不了的,约莫二十平方左右。

    还有一点,单位的店面房是需要有担保人的,以防租客在里头干违法犯罪的事情。这个倒是不用李桃操心了,因为她当初报了许学军的名字,机械厂正式职工作为担保也就够了,正好做买卖的人又是他的亲妈和媳妇儿,完全说得通。

    关于这一点,李桃也仔细的说清楚了。

    “婶儿,咱们多年的老邻居了,我也明着跟你说,这个铺面呢,你要真只是卖卤肉那是没关系的,国家政策再怎么改动,卖点儿吃食肯定没问题。可万一你涉及到了其他的东西,那就不好说了,保不准会影响到许哥的工作。”

    其他的东西值得是啥,唐婶儿也不傻,当然是懂的。

    闻言,她忙点头答应:“桃儿你放心,我们家只卖卤肉、卤蛋这种,而且保证弄得很干净!”

    干不干净就跟李桃没啥关系了,横竖她又不打算光顾。事实上,在港城那边,流行的是咖啡牛排,她早就不爱味大的东西了。

    横竖该说的就说了,俩人就约好第二天下午去敲定个合同。本来也可以上午去的,无奈许学军明个儿得上早班,这事儿担保人肯定得在场,还得带上户口本等证件。

    好在,一切顺利。

    等唐红玫把自家的卤味儿卖了个七七八八时,唐婶儿和许学军就将签好的合同拿回来了。

    合同上的精确面积是十八个平方,也就是每个月的租金是十四块四毛钱。因为是单位房,上头本来要求是一次性付清一年的租金,不过在李桃的说合下,改成了半年付一次。

    “幸好咱们先前攒下了不少钱。”唐婶儿拍着胸口,一脸的庆幸,“就是又得挪红玫赚的钱了。”

    “谁赚的都一样,横竖是用在正经的地方,又不是给祸霍了。”唐红玫想着铺子已经租下来了,就问什么时候才算正式归自家所有。

    唐婶儿:“桃儿帮着说了,租金是从下个月开始算的,咱们还有半个月时间收拾鼓捣。不过人家糕饼铺得三天后才能搬走,我就琢磨着,要不先把人找好,好歹也要把墙面都刷白一下,再多打几个柜子。”

    “妈,我还是想要这样的。”唐红玫指了指自家小店,“窗台前卖东西多好,客人不会硬挤进来,屋子里能干净一些。对客人来说,也方便不是?”

    “那窗户倒是够大,应该能成。大不了就弄两边,咱们可以把食品柜沿着靠窗户那边的墙摆,另一边当厨房,专门卤肉。”

    大致的商量了一下后,唐婶儿又给家里人分配了任务。

    唐红玫依然得待在家里,毕竟新铺子还没开呢,总不能先把旧的关了,且不说这样一来就少了收益,光这个说法也不吉利。

    许学军因为厂子里的订单少了,他现在比以前轻松多了,所以他得多往铺子里跑几趟。用唐婶儿的话来说,精细的活儿干不了,把房子弄干净不是最简单的?

    至于唐婶儿,她永远都是负责统筹规划的,顺便还给了刚从乡下赶回来没多久的唐耀祖一个新任务。

    “我去找泥水匠、木匠?哎哟,根本不需要,我就会!乡下地头盖房子都是大家伙儿一道儿帮忙的,哪里会专门请人?要是婶儿你着急的话,那我回头叫俩堂哥过来帮一把?横竖离春耕还有些日子。”

    唐耀祖的这个提议,得到了唐婶儿的赞同。于是,屁股还没坐热,他又急匆匆的往乡下跑了一趟,因为还没到开工的日子,他也是跟人说定了时间,让两个堂哥到日子过来。

    当然不会叫人白帮忙,依着村里的规矩,包一日三餐,完工后再给个红包。

    其实,如果是正经的泥水工、木工,一天的工钱少说也要一块,唐婶儿在问了儿媳村里的规矩后,决定到时候工钱仍照着村里的算,再多给包几块肉回去。

    “要是能弄到烟酒就好了,你说啥时候,买烟酒才能不要票呢?”唐婶儿颇为可惜的道。

    “大概要等到买自行车、电视机都不要票的时候吧?”唐红玫随口猜测道,她其实无所谓,毕竟家里也没人好这一口。

    因为家里离不了人,尤其是胖小子,哪怕跟着许学军也是乐呵呵的,可终究年岁太小,离不开妈。因此,从这天后,唐红玫就再没去街上看过铺子如何了,只是每天吃晚饭时,听家里人说这些事儿。

    三天后,糕饼铺如期搬走,留下了一大堆烂摊子,光是清理那些垃圾,就把唐耀祖累了个半死。他还回来抱怨说,垃圾是全都留下了,有用的东西是丁点儿没有,连个破笤帚都没给留。

    等清理完垃圾,乡下的两个堂哥也过来了,唐耀祖索性不回家了,跟堂哥们在铺子里打起了地铺,正好晚上能多干会儿,也好早点儿开工。

    唯一容易弄的是,铺面那边全是清一色的水泥地,就算早已被踩得脏兮兮的,总归还是很平整的。

    地面不用太折腾,墙面就麻烦多了,唐婶儿本来只打算把外头客人看得到的地方粉刷一下,后厨不打算弄了,没想到等她亲自走到后厨,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圈后,不得不举双手投降,多追加了一笔钱,让干脆把后厨的墙面也给粉刷一下。

    “红玫你是没瞧见哟,那天不是天气不大好吗?糕饼铺门小,窗户又黑乎乎的一片,再说我也光顾着估算后厨有多大了,都没仔细瞅那墙。”

    “那墙啊……”

    “太渗人了,茅坑都不带黑成那样的,就跟人家学校里的黑板一样,乌漆嘛黑的。还不如黑板呢,起码人家黑板是黑成一块的,它那边,黑还不是黑成一个色儿的,东一块西一块,瞧着就恶心。”

    “这还是糕饼铺子,怕不是人家说的黑店吧?还好咱们家的人不爱吃糕饼,浪费钱也就算了,看了那后厨,都能把去年的年夜饭给吐出来。”

    自打亲眼看过那后厨后,唐婶儿是一叠声的抱怨,饶是唐红玫没瞧见,也被她说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于是,都不用唐婶儿再解释,唐红玫就已经赞同连带后厨一并粉刷的事儿了。

    别以为顾客看不到就无所谓了,既然是做吃食买卖的,别的可以不讲究,这卫生是必须要搞好的。事实上,像之前卖卤肉,唐红玫也是每次都弄得干干净净,厨房一天至少打扫两次,地面、墙面、玻璃窗等等,全是格外洁净的,台面上更是得一尘不染,毕竟那是要入口的东西。

    最最重要的是,待在一个墙面脏成那样的后厨里,唐红玫觉得自己迟早要被逼死。

    又过了几天,据说墙面都粉刷一新了,对面的那两扇大玻璃窗,也仔细的修缮过了。玻璃是好的,就是窗户框子已经被腐蚀得差不多了,得拆了重新打。

    唐耀祖的木工活儿不过关,所以他被俩堂哥差遣去清洗玻璃,回头他就跟他三姐哭诉,说那几块玻璃哟,不知道是不是一二十年没擦了,换了几盆水都是黑乎乎的。等全部洗干净后,他简直不敢相信,前后是一样的东西。

    别看铺面挺小的,等全部完工已经是月底了,唐婶儿亲自去验收了,也给帮忙的两人塞了红包和卤肉,让他们顺便帮着带个口信,自家铺子下月一号开张,要是唐红玫的娘家人有空,就过来凑个热闹。

    考虑到临近春耕,唐婶儿也不强求,横竖到时候可以让她的娘家人来凑数,再买上一大盘鞭炮,好生热闹热闹。

    铺子装修期间,还发生了几个事儿。

    其一,是胖小子终于会说两个字了,只不过,他喊的是“妈妈”、“奶奶”,仅此而已。好在,这也是个不小的进步了,比之前单个字儿的往外蹦,好多了。

    就是吧,许学军不太满意。可唐婶儿去说,这傻小子像爹。于是,当爹的只好默默的把不满意咽回去了。

    其二,尽管李家那边没透露出意思来,可还是有人上门提亲了。

    时代真的在变化,搁在以前,自愿离婚也好,被抛弃也罢,吃亏的永远都是女人。甚至有很多人觉得,娶个小寡妇也比娶个被抛弃的来得强。可到底,时代不同了。

    许家还等着二桃自食其果,最好是日子过不下去了,哭着跑回来求复婚,到时候就是许家拿乔的时候了。没想到,这才过了多久,就有人托街坊大妈帮着说亲,对方的条件是不算太好,跟许建民是没得比的,可到底也有人提亲不是?

    二桃这回倒是没点头,理由很简单,她连许建民都看不上,还能看上一个不如许建民的?至于李爸李妈,考虑到工作要给二桃顶了,哪怕她已经立下了字据,也没的转身就嫁人的。眼见二桃不答应,他俩立刻摇头拒绝。

    甚至于,二桃还重新跟父母做出了个约定。

    这事儿还是李桃跟唐红玫说的。

    李桃为人傲气,可就算看在钱的份上,街坊邻居对她明面上还是很尊重的,敏感如她还是轻易的看出大家伙儿暗地里对她的鄙夷。说白了,无论时代再怎么进步,一个离异单身的女性一样会被人瞧不起,好像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就注定得不到幸福一样。

    还有一些街坊,譬如唐婶儿之流,真不是看不起李桃,而是打心底里心疼她。这种好意李桃是接受了,可她要的并非同情。

    在一众或鄙夷或同情的目光中,唐红玫成了特例。

    说真的,唐红玫不觉得李桃有什么值得同情的,李桃长得漂亮,是那种叫人眼前一亮的明艳美貌,身段子也好,一点儿也看不出来是生过三个孩子的,加上她见过世面,谈吐方面也跟县城里的人不同,更别提她还有很多的钱。

    无论如何,唐红玫都不觉得她可怜。

    不觉得她可怜,更没必要瞧不上她,这生男生女又不是自愿的,凭啥因为别人生了女儿而瞧不起,尤其唐红玫自家也是三姐妹。至于被夫家赶出来,在目前看来,后悔的人是蔡家。

    也因此,在闲来无事时,李桃就会来卤肉店窗口站一会儿,跟唐红玫随口聊一些事儿。

    自然,也就难免提到了自家的事儿。

    李桃告诉唐红玫,二桃已经跟父母商量好了,允许改嫁,但一定要找个好的。

    所谓找个好的,首先得有独立的房子,她受够了跟公婆同一个屋檐下的见鬼日子;其次得有工作,倒不一定是像许建民那种稳定又体面的工作,可一定得有钱,哪怕是个体户也无所谓,反正就是得有钱,还得是把钱捏在自己手里的,不能是叫公婆捏着的;再然后,要长得好看,个头要高,还不能是方块脸,总之就是外貌一定要出众;最后,也是最最重要的一点,得对她好,至于具体的表现形式就是,彩礼一定要高,至少得出一千块,而且这个钱是留给家里的,不是叫她带着嫁过去的。

    ‘这些条件,缺了一个我都不嫁!’

    这是二桃的原话,李桃听了全程,她觉得她妹妹多半是疯了。

    李桃的意见不重要,反正李爸李妈非常赞同,在商定了具体细节又重新立了字据后,李爸就把工作给了二桃,当然,二桃的闺女十金是由李妈代为照顾的,这也是字据里写明白的。

    “我怎么会有那么傻的妹妹?她真的是我的亲妹妹?怕不是抱错了吧?”李桃一脸的不敢置信。

    当然,她也只是吐槽而已,她妈生她们姐妹俩都是在家里,还是由李奶奶接生的,完全不存在抱错的可能性。倒是李旦是在医院出生的,不过李旦跟李爸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绝对的李家种。

    “所以,现在二桃去厂子里上班赚钱,养你们一家子?”唐红玫也有点儿懵。

    “我除外,我是给了生活费的。”李桃迅速申明,“而且我过两天就要走了。”

    “走了?去哪儿?”

    “港城。”李桃一脸的骄傲,“挪出这点儿时间也不容易,我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商机瞬息万变,我忙着呢。”

    唐红玫原先最敬佩的人是她娘家二姐,如今又添了个李桃。只是没想到的是,二桃刚因为吓死人的择偶条件惊退了一大波热心大妈,蔡家又来人了。

    就像所有人猜想的那样,蔡家早就后悔死了。

    其实也不用猜想,从蔡家把二婚妻子逼得离婚的那一天起,他们家在打什么主意,已经再明白不过了。

    帮着从中说和的,还不是别人,正是最初给李桃说媒的马大妈。

    “桃儿她妈,你也听我一声劝。这女人呢,太硬气了不好,还得性子软和一些,家里才能太平不是?男人本来就是要哄的,那会儿小蔡跟桃儿闹别扭时,本来只要桃儿放下身段哄个两声,这夫妻没有隔夜仇,床头打架床尾和,再说两人都生了仨闺女了,怎么可能说分就分呢?”

    李妈:“那他们不还是分了吗?”

    “那怪谁?你说怪谁?男人发脾气,桃儿不顺着点儿,非得火上浇火,人家说她一句,她能回个十句。她婆婆上去劝架,她居然指着婆婆的鼻子骂祖宗。你说说看,你自己说说看,有这样的吗?”

    还真别说,这话李妈完全相信,那的确是她大闺女能干出来的事儿。

    见李妈没吭声,马大妈愈发来劲儿了:“都说宁拆一座庙,不毁一门亲。早先闹成这样,我也说过他们了,本来都劝好了,哪知道桃儿那孩子脾气那么冲,找都找不到了。你想想,要不是为了把桃儿找回来,就蔡家那么好的条件,能等上个大半年才娶媳妇儿?后娶的那个条件又不好,长得没桃儿好看,身段也不好,还是个乡下姑娘,再娶也没得那么差的。”

    李妈有点儿动摇了,因为据她所知,蔡家的确是去年初秋才再娶的。难道真的是舍不得她家桃儿?

    马大妈再接再厉:“要我说,再娶的哪里有原配好?你家桃儿跟小蔡都有仨闺女了,万一再娶的苛待那仨闺女咋办?有了后妈就有后爹,万一后妈生了个弟弟,姐姐们还有好日子过?”

    “对对,可怜了我那仨外孙女。”李妈完全被带着跑了,连连点头称是。

    “这当闺女的糊涂,你这个当妈赶紧劝劝呗,原配夫妻,这是多少年修来的福气啊!趁早赶紧复婚呗,孩子们盼着亲妈回家,桃儿她婆婆也说了……”

    “我婆婆?我婆婆死得特别惨,让大卡车给来回碾了十七八回,然后丢到荒郊野地里叫野狗给啃了个精光,剩下的骨架子呀,可怜她儿子死了,这辈子也没得个孙子,最后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更别提捧灵摔盆了,怎叫一个凄惨哟……不过也难怪,坏事做绝,可不得遭报应吗?”

    就在马大妈滔滔不绝的给李妈洗脑时,李桃得了信儿,赶回了自家,慢悠悠的说出了先前那番话。

    没错,李桃说话的时候,没有带上丁点儿的愤怒,而是慢条斯理的说着,轻飘飘的不带有丝毫份量,却足以把每个字都砸到马大妈脸上。

    当年,能被蔡家挑来说亲,就表示马大妈跟蔡家的关系不错,事实上他们是连着亲的,还挺近的,李桃的前婆婆跟马大妈是亲姐妹。又因为马大妈嫁给了机械厂的员工,这才帮着两家牵线搭桥。

    也正是因为马大妈跟蔡家的关系更近,所以她本能的偏向于蔡家,话里话外全是贬低李桃,偏偏李妈是个容易被人带着走的,愣是没听出人家的弦外之音来。

    李妈没听出来不要紧,反正李桃听明白了,直接怼了马大妈一个没脸。

    “你怎么说话的?你……”

    “老话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我今个儿大白天的见了个经年老鬼,还是死不要脸的那种,不准我说两句大实话?要我说,有些人呀,好好的人不当,偏干那些畜生才会干的事儿,也不怕六道轮回,死后进了畜生道。”

    李桃翘起手迎着从窗外透过来的阳光细细看了看,她的手跟她的脸比起来,显得有些粗糙,一看就是干过苦活的人。不过,她的指甲却很漂亮,粉粉的,边缘修得很圆润,似乎是涂了一层很淡的指甲油。

    瞧着自己一双修长的手,李桃朱唇轻启:“还是说,畜生就是畜生,连人话都听不懂了,非得打在身上才知道疼?”

    马大妈原本被气得一脸铁青,等听了这话后,忽的反应过来,忙不迭的跑了出去,及至跑出了李家,才回过头来破口大骂:“小蹄子你给我等着,我看你能落得个什么下场,到时候你就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帮你说一句好话!”

    “谁家的狗在乱吠,惹毛了我打死再说,大不了多赔几个钱!”

    没等李桃出来,马大妈转身就跑,不曾想却跟闻讯出来看情况的唐婶儿撞到了一起。

    唐婶儿听了个半茬,本能的帮衬李桃,忙把身子往后挪。撞了一下失去了平衡的马大妈,一个重心不稳“啪叽”一下砸到了地上,嘴里哎哟哎哟的叫唤了起来。

    “马大妈你这是咋了?太不小心了,来来,我扶你。”唐婶儿连拖带拽的把人给弄了出去。

    等把祸害弄走后,唐婶儿又去了李家:“桃儿她妈,不是我说你,儿孙自有儿孙福,桃儿又不是那不懂事儿的三岁小屁孩儿,她心里有的是成算,你让她自个儿选不成吗?对了,我家卤肉店明个儿开张,记得来捧场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