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033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33章 第033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综]真昼很忙哒爷就是这样的兔兔快穿之打脸之旅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第033章

    “三姐!三姐!”

    才刚到村口, 唐红玫就听到了一阵既亲切又熟悉的叫声,抬眼一看,可不就是提前回来的唐耀祖吗?

    思量间, 唐耀祖已经奔了过来,顺势接过了唐红玫手里拎着的东西,高高兴兴的道:“三姐!妈已经在家里念叨你好几回了,咱们赶紧走吧!”

    “怎么不在家里等着?我还能走错路不成?”唐红玫笑道,“等急了吧?”

    “不急,不急。要急也不是我!小胖子, 胖小子,几天不见, 你还认识我不?”唐耀祖打完了招呼就去逗弄胖小子, 后者哼哼唧唧的表示嫌弃, 不过还是从他自个儿身前的小兜兜里摸出了一块糖递了过去。

    “不错嘛, 长大了就是比小时候好。”唐耀祖很满意, 扭头对许学军说, “对吧姐夫?丁点儿大的小屁孩儿,那是连抱着都小心翼翼的, 现在就好多了, 肥嘟嘟的,等再圆乎一些,我也可以抱着他玩了。”

    许学军并不想理他, 内心只想呵呵哒。

    “天冷, 咱们先回去吧, 回去慢慢说。”唐红玫忍着笑意帮忙打圆场,顺势拉过小弟,又问起了家里的事儿。

    先问二姐和大弟回了没,得知早几日就回来了,又问怎么没去县城那头转一圈。

    “本来是想去找三姐你的,可谁知道帮着亲戚朋友带的东西太多了,就干脆叫爹和我拉着牛车拖回家了。想着你正月里肯定会回门,到时候碰面了再说也成。对了,不单二姐他们,连大姐和大姐夫也来了,兵兵都跟着一道儿来了。”

    兵兵是唐红玫大姐家的儿子,全名宋兵兵,据说淘气得跟个猴儿似的,成日里上蹿下跳的,没一刻安生。

    “还有还有,二姐给你俩捎了辆自行车来,簇新簇新的,凤凰牌呢,瞧着可洋气了。姐夫,三姐夫,回头借我使使,成不?”唐耀祖浑然不知他刚刚跟胖小子联手气了许学军,扭头就套起了近乎,讨好的哀求着。

    许学军倒不会拒绝,只是诚恳的提出了一个建议:“那我回头在自行车大杠上绑个小座儿,你带着你外甥出去转悠?”

    唐耀祖:………………

    这算啥!!

    借一赠一?!

    他能不能只借自行车,不要胖小子呢?肥嘟嘟、肉墩墩的,稍稍一戳就瘪着嘴嗷嗷大哭……

    没等唐耀祖想出妥当的拒绝话来,唐家已经到了。

    今年,唐家来的人特别齐全,难得的是大闺女和大女婿也都来了,还带来了大外孙子宋兵兵。这会儿,宋兵兵正在唐家大院子里撵鸡逗狗,愣是将本来就热闹的唐家,闹了个鸡飞狗跳,气得他爸撩起袖子黏上来就要揍他。

    二姐和二姐夫也在,包括二姐家的小闺女。说起来,那姑娘比胖小子还要大上两个月,可要是单从体型上来看的话,却比胖小子瘦了好几圈,不过瞧着倒是个大眼睛的漂亮小姑娘。

    老三也就是唐红玫了,她一进院子就直奔二姐家的姑娘去了,伸手接过后,先亲香了两口,稀罕的说:“我就想再要个漂亮闺女,哪知一直没再怀上。”

    “去去,你还想拐带我闺女不成?”二姐好笑的瞥了妹子一眼,倒是在闺女眼巴巴的看过来时,帮着介绍道,“凤儿,这是你三姨,来,叫三姨。”

    “三姨……”小姑娘声线弱弱的,不过口齿倒是清楚得很,不像胖小子至今也只会往外蹦单个字儿,外加说话带着浓重的口水音。

    唐红玫一面高兴的答应着,一面又她二姐:“她叫凤儿?哪个字?”

    “江凤,凤凰的凤。你家那个呢?光听你‘胖小子’、‘胖小子’的叫了,我这个当二姨的,还不知道自家外甥叫啥名儿呢。”

    “小名儿就叫胖小子呀,我婆婆给起的。大名叫许浩。”

    “大名挺好的,这小名儿呀,等孩子大了,看他跟你闹不?”二姐顺势往抱着胖小子的许学军那头看去,不其然的,却正好看到她男人一脸艳羡的瞅着胖小子。

    “二姐?”唐红玫明显感觉到二姐眼神一黯,连情绪都低落了很多,下意识的顺着二姐的目光看过去,看懂了却仍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三妹呀,有时候我是真羡慕你和大姐,还有大弟妹。”

    唐家五个儿女里头,已经嫁娶的有四个,唐红玫和她大姐都是嫁人后没多久就怀孕生子的,至于她大弟媳妇儿更是在嫁人前就有喜了,跟着也生了个儿子。

    唯独只有她一人……

    好在,二姐本身也不是那种自哀自怨的人,跟妹子说了这番话后,她就丢了这事儿,只从兜里摸出个红包,起身道:“我给我家胖外甥送压岁钱去,其他人都给了,只差他了。”

    唐红玫笑出声儿来,也从兜里摸出几个红包,给了小凤儿一个,又转身找着她大弟媳,往襁褓里塞了一个。

    最后一个倒是不用麻烦了,淘气猴儿一样的宋兵兵甩开他爹,蹬着小腿儿冲过来,险险的在唐红玫跟前急刹车,仰着小脸笑呵呵的说:“三姨,我的呢?”

    “给你。”

    唐红玫倒是给了,可红包却注定落不到宋兵兵手里,因为转眼间他爹就撵了上来,抬起手就在他脑壳上敲了一记:“你跑啥跑?压岁钱给你妈收着,省得又拿去买鞭炮!”

    宋兵兵挂着两泡眼泪,委委屈屈的把红包给了他妈,还没等唐妈过去安慰他,他就已经瞬间恢复了斗气,又去撵鸡斗狗了。

    “这孩子性子倒是好。”唐红玫抱着小凤儿,冲着走过来的大姐说道,“大姐没想着再给兵兵添个弟弟或妹妹?”

    “正添着呢,明年抱给你看。”大姐都嫁人七八年了,早已过了害羞劲儿,随口答应了一句后,又拉过唐红玫悄声说,“听说上头的政策有变,我倒不担心二妹,横竖他们俩口子都是农村户口,头胎又是闺女,肯定能再生一个。你呢?你家学军是正经的工人,只怕不赶紧着点儿,往后想生都生不了了。”

    “那也得看缘分呢?”唐红玫一面好笑,一面也替大姐感到高兴,“对了,大姐夫今年怎么有空过来了?铁道局不用加班吗?”

    “今年没轮到他。”大姐犹豫了一下,索性说了实话,“这不是你大姐夫带着二妹俩口子,还有大弟跑运输,赚几个辛苦钱吗?他两个妹妹看着眼热,两个妹夫也想跟着一起干,还有他弟弟也是,铁了心想要铁道局。家里也是乱糟糟的,他干脆就跟着我回娘家,起码能图个清净。”

    顿了顿,大姐又问:“你到底是咋想的?不想叫学军跟着一起干?”

    “还是算了,我家里挺好的,学军拿一份工资,家里又跟婆婆两个开了个卤肉店,小本经营,生意倒也还不错。再说了,我现在再加入,不是给大姐夫添麻烦吗?”

    “添啥麻烦?诚心诚意卖力干活的,怎么会是添麻烦呢?怕就怕,只想要甜头不想出力气。也不想想,倒爷是这么好干的?赚的还不就是几个辛苦钱?”

    提起这个事儿,唐家大姐就是一肚子火气。其实吧,她娘家妹子妹夫,还有大弟是沾了她男人的光,这个没错。问题是,也就仅仅是沾光而已,要的就是铁道局家属坐火车免费这个福利,除了这个之外,她娘家这头可没麻烦过其他的事儿。

    偏偏,她婆家俩小姑子一小叔子,全都不是省油的灯,只顾着念叨倒爷赚钱,让他们去干吧,又怕东怕西,干啥都放不开手脚。就盼着最好有人帮着把所有事情都给办成了,他们坐等着天上掉下钱来。

    哪儿有那么美的事儿!

    当然,更细节方面,她也不好跟娘家人说,毕竟她男人还在这儿呢,说东道西的,叫人面上无光。

    “三妹哟,回头我得空了,也去你家里转转,说起来,从你当年说亲到出嫁,连生孩子我都没跟着去,也是我这个当大姐的不对。以后补上,一定补上。”

    唐红玫知晓她有难处,自然不会怪她,只顺势道:“成啊,那我就在家里等着。”本来还想提一句开春打算去街面上找铺子,不过这原就是没影儿的事儿,话到嘴边转了个弯儿,她最后还是没说。

    她们姐妹在这儿说话,二姐也从许学军那头抱了胖小子,凑过来问:“说啥那么高兴呢?也算我一个成不?”

    “成成,当然成。”大姐又把计划生育的事儿说了一遍,“你倒是不用怕,生肯定是能生的,不过啥事儿都是赶早不赶晚,趁着年纪轻,恢复也快,赶紧把事情都料理清楚了。等回头也好安心的赚大钱。”

    自个儿的妹妹自个儿清楚,大姐太明白底下俩妹妹的心思了。

    老二本来就是个要强的,现在更是因为当倒爷吃到了甜头,肯定丢不下手上的事儿。可也不能因为这个事儿不生娃儿了呢,真要这样,除非江家另两个儿子没生出男孩儿来,不然就算老二俩口子攒下了万贯家产,到时候一样都是替别人赚的。

    至于老三,她只能说老天疼憨人了,不过仔细想想,老三性子虽然软和了些,可打小也是个心里有成算的人。既然这样,还是叫老三过她自个儿喜欢的日子去吧。

    正说着呢,小弟唐耀祖蹭蹭蹭的过来了,跟仨姐姐诉苦道:“我觉得我太吃亏了,我得给四个小孩儿发压岁钱,亏大了。”

    唐红玫一愣,遂问:“你这是想跟我要压岁钱呢?还是想娶媳妇儿生娃儿了?”

    这话一出,唐耀祖脸色爆红一片,惹得另两个姐姐笑成一片,连带胖小子和小凤儿也跟着拍小巴掌起哄般的笑起来。

    “小弟也想讨媳妇儿了?行,开春就让妈给你相看一个,挑个顶顶好的。”

    “哟,还是三妹脑子活络,我还真当他是舍不得钱了。哪曾想,人家是想要媳妇孩子热炕头了。我看都不用等开春了,回头我就帮你问问,等着啊,二姐亏不了你。”

    “是呀,正月里相看,月底就可以订婚了,最快年底就能娶上媳妇儿了。等明年,你也能抱着娃儿要压岁钱了。”

    唐耀祖:………………

    “我、我还是干活去吧。”说不过说不过,溜了溜了。

    本来吧,唐耀祖只是随口这么一说,没曾想却被姐姐们好一番挤兑,吓得他赶紧脚底抹油乘机开溜了,叫都叫不回。

    另一边,唐爸唐妈并唐家爷爷奶奶,都笑看着儿孙们闹腾。兴许年轻时候他们也有上进心,也有着这样那样的梦想,可到了如今,只想看着孩子们都太太平平的,横竖这日子是越过越好了,确实没啥好犯愁的。

    至于唐耀祖的婚事,唐妈暗暗记在心头,是该相看起来了。

    这一日,唐红玫姐妹仨倒是好生商量了一下,大姐不太能确定准日子,倒是二姐,她表示过几天肯定会往县里去一趟的,至于离开家再度往南方去,估计得正月过后了。还有就是,二姐帮着捎带的自行车。

    因为唐红玫身上没带钱,索性就商定,下回在县里见面时给。她二姐倒是没啥意见,只是提醒她:“人呀,还得多留些私房钱的,别什么都叫婆婆捏着,就算她人好,你也得留一手。”

    对于这个,唐红玫不欲多说,只笑着点了点头。

    二姐也看出来了,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笑妹妹天真的同时,又不自觉的带上了点儿羡慕。

    天真,也是要有资本的。

    ……

    因着顾忌冬日里天黑得晚,唐红玫一行人吃过午饭没多久,就离开了村子。去的时候,他们是走着去的,回来时却是骑着簇新的自行车,倒是意外的比预算的时间早到了不少。

    自然,簇新闪亮的自行车,伴随着一阵阵“叮铃铃”的铃声闯进了家属区里,顿时引起了一阵子骚动。

    已经是八十年代了,可饶是如此,在他们这个小县城里,自行车仍旧是个稀罕东西,更别提许学军骑的这辆还不是一般般的杂牌车,而是一辆凤凰牌高档的自行车。

    这玩意儿贵就不说了,关键是票太难弄了,可把大过年闲得没事儿干的一帮小孩崽子给眼红坏了,倒是胖小子在爸妈都下车后,非要坐在后座上,还整个人往前扑,把自行车座儿搂在怀里,一副宣誓主权的模样。

    “这是干啥呢?赶紧先进屋,进屋再说,别把我家大孙子给冻坏了。”

    关键时刻,唐婶儿出来了,今个儿她本来也要回娘家的,不过心里惦记着儿孙,想着也不差这么一天,就决定明个儿再去。至于卤肉店,早先就跟老顾客们打了招呼的,要初八以后才开门。

    一开门,唐婶儿就瞧见了这辆崭新的自行车,也就立马想起了去年的事儿,当下神情倒是没变,只催促着让许学军赶紧推自行车进屋,毕竟,谁叫胖小子怎么也不肯放开自行车座儿呢?

    好不容易将半大小子们哄走了,唐婶儿把门一关,就拿眼瞪儿子:“你还不如你儿子有出息!到底是我的乖孙子,咱们家的好东西可不能随随便便借人家,就不说借了不还,万一磕了碰了咋办呢?”

    许学军老老实实的点头,完了还是没忍住问道:“那谁来都不借?”

    “借谁也不能借给半大小子啊!他们懂个球!”唐婶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转过身来哄胖小子,“来,奶奶抱,咱们下来好不好?”

    “不!”胖小子就跟扎了根一样坐在后座上,两只小胖手牢牢的抱住自行车座儿,说啥都不松手。

    唐婶儿能怎么办呢?扭头继续瞪儿子:“你看着他,别叫他给摔了!”

    “妈,我来帮你做晚饭。”唐红玫投给许学军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拉着唐婶儿去了厨房。

    照例,婆媳俩一面淘米做饭,一面闲聊着今个儿发生的事儿。

    唐红玫简单的把娘家姐姐弟弟们的事儿说了一遍,重点是几个外甥外甥女侄儿有多可爱,也提了她二姐过几日应该会往县里来一趟,再就是娘家那头许是已经开始准备给唐耀祖相看起来了。

    “耀祖都要讨媳妇儿了?他才多大岁数呢。”

    “不小了,翻过年他也十八岁了,乡下地头结婚早,订婚更早,再说这也只是相看相看,能不能成还是另一说。”

    “也是,趁早相看出不了岔子。”唐婶儿对唐耀祖还是很看好的,“耀祖这孩子人机灵,也会说话,眼里有活儿,手脚勤快,找个好的不难。”

    “这可难说。”自家事情自家清楚,唐红玫不怎么看好这事儿,“我娘家那情况吧,咱已经嫁出去的姐仨倒不会添乱,只是我娘家爸妈更偏向于我大弟,这事儿吧,在村里也不是啥秘密,就怕有的姑娘家在意这个。”

    “那是要在意的,哥几个的人家,要是嫁给了最不受宠的那个,就等着以后吃亏受罪吧,哪怕生了儿子也不讨好。”唐婶儿说着就想起了她年轻那会儿的事情,跟儿媳滔滔不绝的念叨了起来。

    许家爷奶生了好几个儿女,不幸的是,许学军他爸正好卡在了中间,加上本身有些木讷不善言辞,典型的就是爹不疼娘不爱。以至于,等那场事故发生后,许家爷奶第一反应就是想将二儿子的工作给大儿子,至于许建民他爸,因为本身有工作也不差,反而看不上车间工人这种活儿。

    事实上,许学军堂兄弟好几个,就是每一房都有儿子,按说就算不喜欢儿媳,也该多为孙子着想一些。可其实许家爷奶一直表现得很明显,他们不喜欢儿媳唐婶儿,不喜欢孙子许学军,究其根本原因,就是看不上自家的二儿子罢了。

    唐家的情况不至于那么夸张,不过,唐耀祖确确实实是较为不受宠的那个,要不然,当初他也不会被分配给唐红玫,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老二俩口子更能来事儿,倒爷的钱途也比一个车间工人更广。

    “老天爷不欺老实人。”唐婶儿顿了顿,似乎觉得这话有点儿问题。

    “噗,妈,耀祖还是老实人?得了吧,他打小就鬼精鬼精的,哪里老实了?学军才是出了名的老实人。”

    “学军就是太老实了!”唐婶儿好气啊,转身探出头往外头瞧了一眼,回来更加气鼓鼓了,说,“这都多半会儿了,他还没把胖小子哄下来!哄不好倒是来硬的啊,才一岁多的儿子都没法下手收拾,他还能干啥?”

    “他心疼儿子呗,跟妈您一样。”唐红玫笑眯眯的添了一句,也不看唐婶儿面上的神情,径自开始炒菜,还问,“家里今个儿有什么事儿吗?妈您没去窜窜门子?”

    “今个儿回门日呢,我跟着窜什么门子?对了,建民那孩子白日里来了一趟,在李家门口又是哭又是求了,说是不想离婚,叫二桃跟他回家。可惜哟,李家的门就是不开,要不是我知道他们一家子都在,还道是里头没人呢。”

    “不想离婚?这么说,二桃是没离成?”

    “红玫,妈教你一句话,没有离不成的婚,除非自个儿根本不想离。”唐婶儿说着说着,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二桃这回,怕是铁了心要离了。你说何必呢?”

    “为啥?”唐红玫被这话吓了一跳,正好油在锅里爆了很响的一声,她赶紧往后退了一步,才没叫油溅到身上。

    “你这孩子小心着点儿!”

    “没事的,妈。”

    眼瞅着油锅安生了些,唐婶儿边干活边说出了自个儿心里的想法。

    早些时候,二桃就已经闹过一次了,那次是以许家赔了一笔钱作为结点,尽管具体的数目不知,可能叫李妈耐着性子帮许家劝自己亲闺女的,想也知道肯定不是一笔小钱。可这次,情况却完全不同了,李家摆明了不想谈,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不是铁了心离婚又是什么呢?

    要唐婶儿说,应该是李桃在这里头起了不少作用。

    “女人嘛,都怕被人抛弃,可有桃儿这个例子摆在跟前,她以前有男人时过得啥日子?现在过得又是啥日子?听说她还给自己起了个很洋气的名字,叫啥来着……哎哟我这脑子,给忘了。”

    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李桃现在的日子确实过得相当好,她还去前夫家看了仨闺女,给每个闺女都带了新衣服新鞋子新背包,衣服还是特别洋气的羽绒服,搁在他们这儿见都没见过的,听说全都是特地从港城带来的。甚至于,她还给前婆婆送了礼,具体是啥不太清楚,好像是什么补品,反正礼节到了,心意也就到了。唯一可惜的是,东西还没进蔡母的肚子,就被后头那个儿媳砸了个稀巴烂。

    “那复婚的事儿呢?真有这个说法?”

    “听他们瞎说,桃儿那闺女是个啥性子,咱们街坊邻里的,哪个不知道?老话说的好,好马不吃回头草,她呀,最多也就是把礼数尽到了,好叫蔡家那头对她那仨闺女好一点,才不会复婚呢。我都听李旦妈说了,桃儿过几天就要去港城了,还问二桃跟不跟着去呢。”

    “那她去吗?”

    “不知道,怎么着也得把事儿抹平了吧?总是这么拖着拖着不像话。再说了,二桃跟建民是扯了证的,没男人同意,她一人开不出证明来,离不了县里。”

    说到这个,唐婶儿就忍不住心疼李桃。

    这年头出远门是那么好玩的?要不是因为太辛苦了,她也不至于不让许学军跟着姐夫大舅子去当倒爷了。实在是因为太苦太累了,就算打了证明出来,火车一坐就是几宿,卧铺票那是想都别想的,就算唐红玫大姐夫在铁道局,那也一样买不到卧铺票。光坐个几天还不算太吃苦,这会儿的火车根本没有热水供应,想喝碗热水都得去餐车花钱买,热饭热菜也有,仍旧需要粮票不说,关键是价格太贵了。

    熬过了火车上还不算,火车不可能直接开到目的地的,到时候下了火车还得找长途车。有时候,半夜里到就得缩在长椅上将就一宿,热天还好,寒冬腊月的太折磨人了。

    而李桃当时的情况更惨,她孤身一人就带了点儿换洗衣服和少有的几十块钱,也没有证明,等于就跟个黑户似的,东躲西藏的,花了比正常时间多好几倍的工夫才勉强到了沿海的鹏城。之后,又辗转去了港城,日子这才有了起色。

    当然,李桃没把细节说得那么详尽,可无论哪个都猜到了。主要是她那个性子典型的报喜不报忧,饶是如此,也在言谈中提到了之前不大容易,好在已经过去了。

    是啊,之前不大容易,能叫她这种要强的性子都说出不大容易这种话来,究竟是多么的艰难?

    唐婶儿不觉得二桃会跟着她姐去,就她看来,二桃那性子看似软和,实则还不如她姐呢。她姐只是要强,个性泼辣,反而二桃看着好脾性,实际上却是强压着的,本质上却是个好逸恶劳的人。

    “就二桃?还跟着去南方发大财?我看呀,倒不是叫桃儿去发财,回头从指缝里漏点儿出来给她花用还算实在。”

    跟唐婶儿一样,唐红玫也不看好二桃,她只道:“饭菜好了,喊上学军吃饭吧。”

    就算是亲戚家的事儿,可两家久不来往,倒也没必要牵扯进去。

    万万没想到的是,许家次日一早就来了,还二话不说,敲开了她家的门,强拉着唐婶儿要她帮着说话。

    唐婶儿一脸的懵圈。

    “啥意思呢?不是,我这还要回门呢,建民他妈你行行好,我这家里自打开了店以后,就走不开人,起码有大半年光景,我没往娘家去了。走走,让我过去。”

    许建民他妈差点儿没给她这个曾经的妯娌给跪下了。

    “二嫂子啊!二嫂你这回真得帮帮我,我没活路了!建民那孩子昨个儿回家以后,就不吃不喝的躺在床上。我今个儿一早去看他,他两眼都直了,嘴里只念叨着‘二桃’、‘二桃’……我这不是替他来接媳妇吗?”

    唐婶儿很想说,关我啥事儿呢?可瞅着许妈这样儿,她还是勉强忍住了,只拿手指遥遥的指了指李家大门,说:“你亲家住那屋,去吧,去敲门。”

    “他们不开啊!”

    “那你找我也没法子呢,我总不能帮你把门砸开吧?”唐婶儿一脸的无奈,摊着手表示自己也无可奈何,“再说你这是打算说和,砸门也不合适呢,不如你多敲会儿,总会开门的。”

    “二嫂你……”许妈觉得唐婶儿这就是单纯的站着说话不腰疼,可人家滑溜得很,说话间就给闪了出去,没多久,许学军俩口子也抱着孩子推着自行车出来了,看他们一身崭新的棉衣,还有车篮子里装的礼品,明显是打算去走亲戚的。

    “我走了,回头有空咱们再好好聚聚,你先忙你的吧。”

    唐婶儿麻溜的走人,她前脚刚出楼道,后脚就有人听着声儿从楼上窜下来看热闹。

    大过年的,缺的不就是个喜庆气氛吗?虽说这边没啥喜气,可起码热闹啊!

    呃,或许应该说是闹腾?

    等唐红玫抱着胖儿子走出家属区跟婆婆汇合时,还看到婆婆一脸的惊魂未定,忙安慰道:“不用担心,我感觉他们打不起来。”

    “单建民他妈一个肯定打不起来,可我这不是担心他爷奶也跟着来凑热闹吗?”唐婶儿颇有些懊恼,“早知道这样,就该叫你们在乡下多待几日的,现在倒是好了,我是不在乎,怕只怕叫他爷奶瞧见了学军和胖小子,又要闹腾一番。”

    许学军这会儿也赶上来了,听了这话,纳闷的问:“还能真打起来?不想离的还能打起来?”

    “建民妈不会,你奶就说不准了。”

    在唐婶儿的解释下,小夫妻俩大概的明白了,许建民他妈属于智商型的泼妇,会暗地里使坏给人穿小鞋,可明面上的打骂还是极少的,就算之前二桃口口声声的她婆婆打她,却始终拿不出证据来,身上也没有任何伤痕,若不是打在了很隐蔽的位置,那就是挑了不容易露馅儿的地方打。

    可许家奶奶就不同了,兴许唐婶儿的说辞有偏颇,毕竟她是实打实吃过亏的,可不得不说,许家奶奶确实是个彪悍性子,除了最中意的大儿子一家外,其他的儿子儿媳都被她蹉跎过。

    “不然,妈您在姥姥家多住几天?”唐红玫提议道。

    不想,唐婶儿两眼一瞪:“开啥玩笑呢?我躲着不见人,叫你俩小的去面对那老巫婆?别介,看谁横的过谁!”

    “可我俩不认识她呀。”唐红玫一脸的无辜,又看了看许学军,问,“你呢?”

    许学军:“不认识。”

    都不认识的,难不成你说啥就是啥?小夫妻俩皆是一脸的淡定,反而衬得唐婶儿不由的开始反思起来。

    不得不说,许家奶奶对唐婶儿还是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恨是恨的,就是没想过要正面杠。当然,小夫妻俩也不会正面跟许家奶奶对上,他们只需要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成。

    这天之后,唐婶儿还真就决定暂时在娘家留两天,当然她还是时刻准备着,就算不想跟昔日的婆婆对上,她也得护着儿子儿媳。

    然而,她这回却是失策了。

    许家奶奶在之后的两天里,真的被请到了机械厂家属区,可她刚刚才开始谩骂大闹,就被闻讯赶来的警察叔叔们,请到了局子里喝茶。

    在坐上县里唯一一辆警车时,许家奶奶的脸色是煞白煞白的,一副随时随地会撒手人寰的神情。

    当然,最后她还是没死成,单单闹事撒野而已,别说刑罚了,连拘留都谈不上,毕竟她除了谩骂之外,也没干其他的事儿。再说了,到底年岁大了,真要拘留也怕出事不是?

    于是乎,在详细的追问了事情的经过后,警察又把许家奶奶给放了。只不过,平白受了这番惊吓,连带丢了老脸,她回头就怂在家里说啥都不出门。

    怂归怂,气还是得出的。

    让人唤来了许爸许妈以及许建民,老太太捣着她的拐柱,愤怒的训骂声响彻半空。

    “你你你……我就知道你是个扫把星,一进门就生了俩闺女,好不容易得了个儿子也不知道好好教养,你看看你都把他教成什么样子了?怕老婆,居然怕老婆!男人怂成这样,还有什么用?”

    “那个李二桃是吧?她要离婚就让她离!我看看她以后能混成啥样儿,还以为她是她姐?做梦!那个李桃,别以为我不知道,她在港城还不是靠了什么大老板?一个漂亮女人在外头发了大财?哼,能干净到哪里去?真本事啊!”

    “离!等民政局一开门,立马去离!”

    “还有,那个丑闺女不准要了,她不是能耐吗?我看她一个离了婚还带着个闺女的破鞋能怎么样!听着没有?闺女给她,再叫她拿钱出来,想离婚就得付出代价,世上没那么便宜的事儿!”

    “听到没有?!……”

    许建民哭得那叫一个肝肠寸断,家里人劝也劝了,骂也骂了,怎么说都没用,他咬定了就是不离婚,可无奈许家长辈太强势了,他本身又是个窝囊的。等回到家里,他妈一哭二闹三上吊,他不得不同意离婚这个决定。

    至于丑闺女,媳妇儿都没了,他要闺女做什么?正好依了他奶的话,带着个闺女,二桃想改嫁也难。

    只要不改嫁,就还有复婚的可能性,不是吗?

    抱着同样想法的人,还有城北的杀猪匠老蔡家。在他们全家人不懈的努力下,终于在正月十六这一天,逼得后娶的妻子同意离婚。

    同一天,二桃和许建民也去了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两对还是有很多不同的,蔡家那边,后娶的妻子哭得差点儿没背过气去,她是真不愿意,可再拧下去,怕是真能被人逼死了。而许家这边,二桃乐颠颠的办了离婚手续,哭得气噎声堵,几乎要撒手人寰的却是许建民。

    这两对属于关系匪浅,但本身并不相识的,然而却架不住李桃陪着妹妹来了。

    蔡家先办完了离婚证,高高兴兴的走了,全然不顾二婚妻子哭得瘫坐在了地上。就在这时,李家姐妹进来了,跟在后头的是哭成泪人的许建民。

    “是你!就是你!就因为你这个搅家精,我男人才跟我离婚的!全都是因为你!”一看到李桃进来,那女人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声泪俱下的控诉道。

    李桃倒是认出了这人,不过她并不以为意,柳叶眉轻轻一挑,万般风情跃然眉梢:“你放心,我跟你不一样,不爱捡剩饭剩菜吃,更不会在馊水桶里找男人。”

    “你什么意思?你不会跟他复婚吗?那我……”原本绝望的眼神里,再度燃起了希望,那女人狠狠的抹了一把脸,激动难耐的说,“你真的不会跟他复婚?真的?”

    “重点是这个吗?”李桃微微颦眉,勾嘴一笑,“我从来没说过‘复婚’这两个字,可他就是为了争取这万分之一的机会,毫不犹豫的把你抛弃了。你现在还要去找回他?去吧,我还能拦着你犯蠢不成?”

    那女人还想说什么,可李桃已经不耐烦了,她是陪妹妹来办离婚手续的,又不是来热心大妈的。

    ……

    等李家姐妹回来时,俩人都是单身了。

    还真别说,年代已经完全不同了,搁在以前,别说二桃了,本事如李桃怕是也会被人嫌弃。然而,没几天,热心的街坊们就开始帮着说亲了,李桃挑明了没兴趣,可这不是还有二桃吗?

    嫌家里闹腾而出来散心的李桃,逛到了唐红玫的卤肉店前,往窗户里瞧了瞧:“唐婶儿呢?她前头托我办了个事儿。”

    唐红玫自是认得她的,也知晓唐婶儿托她办的正是自家铺子的事儿,忙高声唤婆婆出来。

    “婶儿你托我妈跟我说的那事儿,已经办成了。铺子就在以前的副食品店旁,早先我记得是专门卖糕饼的。单位房统一价都是一平方八毛钱的月租金,我也不清楚那地儿多大,你自个儿去瞧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