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028章

【书名: 七零年代美滋滋 第28章 第028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爷就是这样的兔兔丹宫之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山村名医[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综]真昼很忙哒     第028章

    家里添了个人就是不一样, 尤其还是个成天闹不住自己找活儿干的壮劳力小伙子。

    唐耀祖确实很勤快,他跟别家的小儿子画风截然不同。像这年头,除却极个别的人家, 一般的家庭起码也有三个以上的孩子, 年岁最小又是个儿子,照例说他该是被宠上了天的。可老唐家的情况却是个特例。

    前头就说了, 唐妈嫁人几年后才开怀, 还是接连生了三个闺女。那会儿,唐奶奶年岁还不大,不像现在那样心平气和了, 当时她真能站在院子里插着腰中气十足的骂人。好在,骂归骂,孙女们也一样都养大了。

    等后来, 唐家老四出生了,唐妈早先都绝望了, 一听说终于生下了个带把的,立马激动坏了。也就是这个儿子,她捧在手里怕摔、含在嘴里怕化、顶在头上又怕晒,这已经不是心肝宝贝金疙瘩了, 简直就是活祖宗。

    反倒后面, 小五唐耀祖因着前头已经有个哥哥了, 哪怕也受宠, 那感觉到底不一样了。

    简单的说, 在唐妈心目中, 老四才是将她从深渊里救赎出来的祖宗,至于小五不过是锦上添花。也疼也宠,程度截然不同。

    再就是唐爸了,作为家里的长子,他一贯就格外的迂腐固执,对前头三个闺女也算疼爱了,可他一心认为,闺女迟早都是要嫁出去的,老唐家最终还是得依靠儿子顶门立户,尤其是长子。

    唐爸的看重,唐妈的疼宠,加上唐家爷奶也都是类似的心态,直接导致家里的两个儿子地位相差极大。

    与此同时,心性方面也各不相同。

    ……

    这天,许学军上的是早班,唐婶儿掐着点起了个大早,打算给儿子做早饭。结果,她才推开房门,就闻到了清粥的香味,随后就看到许学军和唐耀祖两个,面对面的坐在木头饭桌上,大米粥配咸菜吃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

    “耀祖做的饭?”

    许学军点了点头。

    “婶儿你再去睡会儿,这天色还早着呢,等下我把碗筷洗了把厨下收拾了,咱们一道儿去菜场。”唐耀祖还记得他姐和他外甥都在睡觉,压低了声音说道。

    唐婶儿倒没回去:“那我也跟着吃点儿吧,等下咱们早点儿过去,没准儿运气好,能碰上难得的好东西。”

    “成。”唐耀祖放下碗筷,转身进了厨房,盛了一碗粥又多添了点儿下饭的咸菜,再度回到了饭桌前。

    这回,唐婶儿没说什么,只是深深的看了许学军一眼,目光无比深沉,似是饱含着浓浓的怨念。

    哪怕许学军再怎么木讷,被这种眼神盯着,也肯定吃不下饭了,匆匆扒了两口,赶紧起身走人:“妈,我上班去了。”

    “去去。”唐婶儿嫌弃的撇了撇嘴,扭头一脸笑意的对唐耀祖说,“在家有啥不适应的?跟婶儿说!中午想吃口啥?告诉婶儿,等下咱们就去买!”

    唐耀祖乐呵呵的答应着:“我不挑嘴,婶儿你照着我哥我姐买就成了。”

    乡下地头有管姐夫叫哥的习惯,当然前提是比较亲近的。

    像唐家仨姑爷,唐耀祖对大姐夫还算好,就是人家不常来,好感归好感,情分没多少;二姐夫就不行了,从某方便来说,唐爸唐妈让小五跟着唐红玫也有这方面的考量,只因为当年老二在婆家受苦受难的时候,小五跟着闹过不止一次,早已坏了情分;如今的三姐夫,唐耀祖觉得挺不错的,人老实,对姐好,这就够了,叫声哥比叫姐夫更亲近。

    一个家属区的,前后左右也就那么几栋筒子楼,莫说谁家来了亲戚,就是哪家添了啥菜,抽抽鼻子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唐耀祖过来才几天,很多人家都听说了,包括跟许学军一个车间的员工们。

    别看许学军不善言辞,整个人就跟闷葫芦一样,可事实上,他这种性格不算很吃得开,在车间里倒是受欢迎得很。尤其他们机械厂里,多半都是男职工,一线车间就更不用说了,一群大老爷们最烦的就是长舌妇,又因着许学军是顶了他老子的职进来的,老员工们索性拿他当子侄看待,哪怕几个年轻的,那也是打小一个家属区长大的,关系都还算融洽。

    这不,往前一年多,还有人来问卤肉怎么个烧法,今个儿就有人趁着休息时,勾肩搭背的又过来套话了。

    “哥们,别藏着掖着,你也跟我说说,这婆媳关系该咋整呢?”

    许学军懵了,这次是彻彻底底的懵了,他先是脑子里一片空白,随后两眼发直的看着前方,好半晌才把这个问题撸顺,扭头看向勾着自己肩膀的发小兼同事,纳闷的问:“婆媳关系?”

    岂止纳闷啊?!

    他的话里,每个字都透露着浓浓的不解和怀疑。

    问话的那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这个问题有些古怪,忙往回找描补道:“那啥……我的意思是,这不我比你早几年娶了媳妇儿,一开始还行吧,我媳妇儿也勤快,我妈那人也不难弄,可没多久家里就不消停了。我媳妇儿怪我妈一天到晚闲着也不搭把手,我妈又说我媳妇儿占着窝不下蛋。我本来想着,等往后孩子生了总没事儿了,可等我儿子真的出来了……哎哟,快别提了!”

    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他家的情况倒还算寻常,就是最基本的婆媳矛盾。而所谓的矛盾,其实也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可每回都能闹起来,日子一天天过得那叫一个精彩,愁得他年纪轻轻都开始掉头发了。

    不过,往前后左右都瞧了瞧,除非是婚后就搬出去小俩口单独住的,只要是住在一起的,矛盾多少还是会有的。

    这么一比较,他也就顺势淡定了下来。

    结果,许学军他们家不走寻常路啊!!

    “说说,你小子也给我说说啊,有好法子咱们一起用,我做梦都想求个清净,可这事儿吧……帮媳妇儿,亲妈难受,我老子也要抽我;帮妈吧,我媳妇儿夜里老偷着哭,回头还能拧我腰间的软肉,那叫一个疼哟!”

    见许学军不吭声,那人一个肘子鼓捣过去:“啥意思?还保密?还藏私?拿我当兄弟看吗?”

    这可真是冤枉了。

    许学军懵了半天,总算挤出了一句话:“她俩感情挺好的,兴许是因为……”

    “啥?因为啥啊!你倒是说啊!”

    “因为我媳妇儿是我妈的远房侄女吧?”许学军提醒道,“没啥血缘关系,说是往上数个七八代,是一支的。”

    现在是新时代了,不兴以前那套亲上加亲了。不过,唐婶儿和唐红玫之间的亲戚关系已经很远很远了,甚至打从一开始就不能算是一家,而是同族的。

    把这个关系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对方听完之后,还是深表怀疑:“这关系都等于没关系了,不就是一个姓氏吗?我媳妇儿当初不也是我妈托人介绍的?那关系可比你这个近多了,我媳妇儿是我妈娘家弟媳妇儿娘家嫂子的亲侄女!”

    许学军:…………并不觉得这个关系叫作近。

    本以为这仅仅是个例,没想到就跟开了口子一样,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许学军不止一次的被人讨教这个问题。

    想也是,其实正常情况下,婆媳关系最和谐的多半都是在初期。毕竟当时还不算熟悉,相互之间也是以客套为主的,等过了这段时日,尤其是生完孩子以后,总是特别容易产生矛盾。这个时候就得看究竟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

    有人就问,为什么不能和平共处呢?可别说婆媳了,亲如母女闹口角的都不在少数,婆媳终究不是母女,只要是住在一起的,天长日久的,产生各种摩擦矛盾简直是再正常不过了。

    和平共处,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等时间一长,连厂里的领导都被惊动了。要知道,许学军家里的情况还挺特殊的。他是幼年丧父,就因为这样,家庭条件比同个厂里的其他员工家庭要差不少,加上他又是寡母带大的,寡母独子穷家的配置,听着就吓人了,更别提他本人还是个锯嘴葫芦。这就是为什么许学军很晚才结婚的理由,同时所有人都认为他将来肯定要面对婆媳矛盾。

    都说媳妇难为,其实当婆婆的也一样难做。

    “真没看出来,小许还是个能耐人。”

    “是啊,不显山不露水的,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把媳妇儿和妈都搞定了。听说家里还开了个卤肉店,就算是小本经营,那肯定也有赚头。”

    “你们还不知道吧?小许家里来了个年轻后生,说是小舅子?他妈居然没反对?”

    “你在说笑话吧?什么小舅子,那是他妈的娘家亲侄儿,小许他表弟!不过他媳妇儿也是真大气,家里凭空添了一张嘴,居然也不恼?”

    “人家有干活的,前头买蜂窝煤,早先都是小许下班以后急赶着去买的,现在人家表弟一个人借了板车就给拉回来了,弄得浑身脏兮兮的,半点儿眉头都不皱。对了,我媳妇儿大清早去买菜,还碰上小许表弟跟着他妈去买菜,他拿菜篮子帮提东西。”

    可怜许学军本身就不爱参与这种没意义的讨论,以至于等他察觉的时候,全厂子都在传,他表弟住进他家了,还有那交情好的,极度委婉的提醒他:

    就算是娘舅家的表弟,那也得避嫌啊!

    “耀祖不是我表弟,他是我小舅子,亲的!”许学军好无奈,更无奈的是,实话往往没人相信。

    没多久,厂子里的领导办酒庆祝儿子结婚。本来吧,仅仅作为一个普通的车间工人,许学军没必要特地去贺喜,偏偏这个领导跟他早逝的爹关系极好,更确切的说,那是他爹刚进厂子时的师傅。

    把这事儿回去跟亲妈一说,唐婶儿当即拍板:“去!这哪儿能不去呢?要不是老关主任,你爸留的位置早就被人抢走了。说的再难听点儿,当年抚恤金能不能下来都是个问题。去,一定去!”

    一旁的唐红玫听了这话,好奇的问:“老关主任?他是咱们家的恩人吗?”

    “可不是?”唐婶儿来了兴致,索性把这事儿从头到尾说了详细。

    许学军因为很小就听着他妈讲古,讲了还不止一次,对这些事儿实在是提不起兴趣了,横竖他妈说了要去,那就去呗。

    顺手从唐红玫手里接过胖儿子,许学军低头逗儿子:“咱们去找小舅舅玩好不好?”

    这个点,店门已关,唐耀祖正牟足了劲儿在收拾后院,力求把后院的棚子收拾得比国营饭店还干净。他做梦都不会想到,三姐夫能这么坑他,居然抱着胖小子来捣乱。

    胖小子也不是存心捣乱了,他这个年纪正是最好奇的时候,左看看右瞧瞧,瞅见个熟人就嗷嗷的叫着,也终于开始学说话了,不过口水音太重了,几乎听不出他在说哪国话。

    整个家里,唐婶儿是核心,唐红玫敬着婆婆,许学军怕着亲妈,胖小子已经大概的知道只有他爸有闲心带着他到处瞎转悠,目前处于讨好亲爸的境地,唯独唐耀祖……

    他怕胖小子。

    永远的底层小五子。

    这档口,唐婶儿也把老关主任和自家的渊源说了个大概,又提起了别的事儿:“说起来,老关主任也是可怜。你娘家是仨姑娘打头,他是一溜儿的五朵金花,所以呀,明明他比我们家老许年岁都大,儿子却比学军小上不少。他妈也是个厉害的,得亏有他护着媳妇儿闺女们,不然都不知道日子能不能熬过去。”

    如今这个年代,且不说重男轻女,反正每户人家都必须要一个儿子。要是没儿子,哪怕当爹妈的把闺女当成掌中宝,总有人会明里暗里的说三道四。长辈要是体贴些还好,但凡厉害点的,绝对是鸡犬不宁。

    这个时候,就得看一家之主的男人是个什么态度了。

    像唐爸,基本上就是坐视不理,也许是因为他也觉得唐妈太没用,不能给他生儿子;隔壁的李爸,态度也差不离,面对责难多以沉默应对;还有李二桃她男人许建民,差不多也是一副‘我有罪’的态度。

    因此,像老关主任这样的男人已经算是很不错了,他凭着自己的实力,早早的晋升到了厂委领导班子里,又很快分到了房子,带着妻女搬离了父母家。哪怕逢年过节还会碰面,只要不是住在一个屋檐下的,总归会好很多。

    闲聊之后,就是准备礼物了。

    既然是办喜事,这礼物就更该精心挑选了。其实,也可以直接送红包的,但是考虑到老关主任还在领导位置上,实打实的送钱就有些不合适了,最好是送一些不打眼又实惠正好需要的东西,假如本身就有好的寓意就更合适了。

    这个事儿,唐红玫直接表示办不了。

    “我娘家那块儿,亲戚都直接包红包,也不多,给个五毛一块的,改口钱也就两块。要是手头紧不给红包也没什么,东家半篮子鸡蛋,西家一捆青菜,都成。妈你说好寓意的东西,怎么算?卤肉算不算?”

    “这事儿还是我去办吧。”唐婶儿想了想,又道,“就是吧,最近这大半年里,家里开销不老小,光胖小子每个月的奶粉就去了不少钱……”

    “家里没钱了?”

    “那倒不是,卤肉店每个月都能赚七八十块。就天冷那会儿,一个月百来块都行。”

    唐红玫纳闷了,既然有钱为啥不用?

    似是看懂了儿媳的困惑,唐婶儿无奈的笑着:“这不是你赚的钱吗?当初说好了,妈帮你保管着。”

    “那我不是咱们家的人吗?赚的钱不归家里吗?再说这也是正经的花销,店里的事儿妈也有帮忙,学军也有。”唐红玫明白了婆婆的顾虑,笑道,“妈您有需要就尽管去花,钱赚来就是用来花的,藏着掖着它也不能下崽呢。等过了这阵子,天气转凉了,店里的生意一定会更好,到时候只怕数钱都数不过来。”

    “那就等着过这样的好日子!”

    一周后,到了老关主任小儿子的正日子。

    唐婶儿掐着点出了门,她的左手边是帮忙拎着贺礼的唐耀祖,右手边特地挽着她的唐红玫,三人并排前行,浑身上下都洋溢着幸福温馨的感觉。

    在他们的身后,许学军关上房门抱上胖儿子,还要腾出手来拿着儿子的奶瓶水壶,落后前头三人几步遥遥的坠在后头。

    许学军低头瞧了瞧因为能出门而一脸兴奋的胖儿子,又抬头看了眼走在前头无比和谐的三人组,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相邻的书:渣攻们全都追上来求复合有一点动心无敌天下内半世情半世暖凡界凡劫老师有点坏英雄联盟之全能天才蛊世录住手!这是你师弟啊!邪王宠妻要上天神武天骄重生之大咖